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精灵の爱 > 第八章

精灵の爱 第八章 作者 : 寄秋

    “你是兰陵王?!”

    望著以前陰柔得近乎中性的脸孔,几乎所有人都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不敢确定世上真有兰陵王这号人物,他应该是仁防锏拇奇人物。

    可是他却由历史走入现实中,活生生的站在众人前面,以坚定而带霸气的语气说要找兰心公主,任谁也会怀疑再三认为他是冒充的。

    但是一瞧见高兰心苍白的神情,这个如时装模特儿一般俊美的男子似有几分可信度,否则她不会激动得全身颤抖。

    只是既是手足又是情人的两人见面却没有激荡出令人意外的火花,反而如陌生人相互对视,不置一语,安静地有如过了一千年。

    过了许久许久之后,打算打破僵局的高院长正准备发出轻咳声,一句仿佛来自地狱深处的冰冷嗓音忽然响起,让大家都吓了一大跳。

    “兰儿,过来。”

    原本高傲的高兰心突像怯弱的小鸟走了过去。“王……王兄,别来无恙。”

    “你还是一样没长进,瞧瞧你穿的这是什么衣服,有辱一国公主的身分。”他口气轻蔑的批评她的穿著。

    “可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上哪找符合公主的北齐衣物?”她觉得这样满好看的,清新脱俗又多了女子的妩媚。

    “你还敢顶撞,是谁教你尊卑不分的?”邪肆的眼扫过一室老老少少,他的视线落在明显回避他的艾莉丝身上。

    “王兄,时代不同了,这已经不是我们的国家,我们必须顺应潮流。”他们的年代不谈情也不谈爱,只谈权势高低。

    权势大者坐拥江山、美人,酒池肉林,地位低者只能凭一己之力打出声望,求取封号。

    “不管时代如何演变,你高兰心还是我的爱妃,属于我所有。”他将她标上所有人权益。

    天会变,地会变,唯独人心不变,他贪婪的野心流露出对事物的独占欲,狂肆放荡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我行我素任意恣为。

    “我……”她已经后悔发出寻找他的讯息,以为此事将无疾而终,没想到他竟找上门来。“王兄,你近来好吗?”

    “哼,一样美女成群有什么不好,个个千娇百媚,比起背叛我的你有过之而无不及。”陰邪的眼中闪著狠厉,看来非善类。

    她为之一愕的辩解,“我没有背叛你,是高纬以你的性命威胁我才屈服,我以为可以救你一命。”

    天子脚下谁能逃得开,她也是迫于无奈,委曲求全,一心等他班师回朝好救她离宫,谁知等上一个春秋却等来他的死讯。

    她一身红衣红鞋上吊是清白的证明,为寻他不辞千年的辛劳孤寂飘泊,她怎会背叛于他。

    “狡辩,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子我见多了,贪一图享乐,重欲思逸,骨子里尽是滢荡本色,枕边人是谁毫不重要,只要能给你荣华富贵。”

    “你诬蔑我,我若是见异思迁之辈又岂会为你上吊自杀,甘于追随你之后。”她一片真心可表日月。

    “片面之词。”他冷嗤的一睨,举止霸气地当高家是自己家里,擅自取出一瓶尚未开封的名贵好酒自饮。

    看他如此放肆的高院长原本心中有气,但为了女儿著想而隐忍不宣。

    占据馨儿身体的古代公主是痴情些,但是人鬼殊途岂能长久“居住”,他和妻子的努力小有成就,馨儿在逐渐苏醒当中,只因怕生而一再缩了回去。

    他相信再过一段时日女儿必会完全清醒,到时上官便可收了附身的女鬼,还他们一家平静。

    “你不要乱拿人家的东西,那不是你的。”老头子很宝贝那瓶酒。

    自称兰陵王的男子邪笑的勾起嘴角。“这是你家,而你属于我,有什么东西我不能拿。”

    她的就是他的,这叫理直气壮。

    脸色一变,高兰心差点气得跳脚。“我只是暂居这具躯壳的一缕幽魂,这里根本不是我的家。”

    “无妨,你就占为己有,反正这两个老家伙也活不久了,他们的一切全是你的。”也会是他的。

    “我……”虽然并非亲生父母,但相处久了总有感情,她不希望他们太早步上她的后尘。

    “她要不是我家馨儿,我一毛钱也不会留给她,你想都别想。”人都还没死就想打他财产的主意,他宁可全捐给慈善机构。

    忍不住他旁若无人说著丧尽天良话语的高院长忿地挺身而出,不让他目中无人的大放厥词。

    他冷笑地将酒杯掷向墙边。“伪造一张遗书并不难,我让你选择全尸或半尸。”

    算是给爱妃一个面子。

    “你这是在威胁我?”他怎么敢,是谁给了他熊心豹子胆?

    有法治的国家怎么一再发生荒谬的事来,歹徒登门入室口出狂言,先是他女儿出事,然后连半百的老人家也不放过,这社会病得这么严重了吗?

    “不,我是好言相二劝,希望你能合作。”他也好省下一些事。

    “你太狂妄了,竟敢……”明目张胆夺他产业。

    气红了脸的高院长忿忿不平,修养再好也会因他的无礼而气急败坏,想都没想地冲上前想赶人,一只手适时的阻止他。

    “老师,年轻人的放肆由年轻人来解决,你喝口茶休息休息。”老人家宜修身养性。

    他气忿难消的叹了一口气。“上官,不必对他太客气,必要时我们报警处理。”

    他不信连警方都拿他没辙。

    “相信我,不需要动到警察。”免得方叔又借题发挥,赖上四分院要他们尽一份“国民义务”。

    如果他们有意当警察何需他出马,报名表上只要填上名字毋需其他资料,警政署会直接让他们跳过几年警专训练分发各大单位,立即走马上任。

    “好吧!你小心点,别一拳把人给打死了。”他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太了解自己学生的实力。

    “知道。”上官月一颔首,俊颜一仰注视散发邪恶气息的男子。

    一进门,他便感应到那一股陰邪之气,如层层黑雾环伺在他四周,似有若无的掩人耳目,眼拙的驱灵者必为其所蒙蔽。

    不开口是在观察,一发觉向来好奇心重的精灵突然表情一变的往他身后藏,他便知事有蹊跷。

    即使失去了翅膀,属于精灵特有的灵敏度仍然存在,一遇上与纯净灵气相悖的污浊气息,那份不适便会表现在脸上。

    尤其是不善伪装的她更为明显,东闪西躲屏住气就是不想弄脏了一身清灵。

    “怎么,老头子不行就派你这个小白脸上场,长得倒是不比我差。”他的眼神多了戒慎,少了刚才的轻狂。

    同样貌美如女子,但是上官月的清冷气质硬是胜他一筹,仿佛真品、膺品一上桌一目了然,每个人都分得出优劣。

    “兰陵王,高长恭,这是你的名字。”他是人,又不是人。

    不需用透灵眼镜也能感应出一身邪气,但没有鬼魅之气。

    “大胆,谁准你直呼我的名字。”他是王者之后,位高权重。

    “高长恭,你的时代已逝,霸权不适合一个被赐毒酒而亡的王侯将相。”他一针见血的指出他的死因。

    微微一慑的高长恭感兴趣的露出陰笑。“你想当我的对手?”

    “不,我只想知你所为何来。”绝不会因一则网路留言而大费周章。

    他,不简单。

    “还能怎么做,带走我的爱妃。”他说时的眼中闪著恶意,背后的陰谋不得而知。

    一听他要带她走,面有忧色的高兰心并不雀跃,反而有种往地狱走去的感觉。

    “人还是魂?”

    眼露残色,他回答得轻慢。“有差别吗?我要一个没有形体的魂魄何用。”

    死灵对他没有用处,连牙缝都填不满。

    “那么人你也带不走,她属于高家。”他指的是高兰馨的躯体。

    “你想为难我?!”一个无知的人类也敢猖狂,他真能除魔吗?

    “是你在为难自己。”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智。

    虽不知道他目的为何,但由眼神可看出他对艾莉丝的兴趣远超过高兰心,不时用近乎饥饿的目光盯著她,好像她是一道大师烹调的上等佳肴。

    上官月怀疑他和那团黑雾有密切关系,甚至是同一路人马,意图谋夺一种他所不知道的力量。

    而关键在于艾莉丝。

    一个不知极限在何处的紫眸精灵。

    究竟她有何种能耐呢?连喝口水都有可能呛到的笨精灵怎会是一千年才出一位的圣精灵,她根本胡涂到不知道自己的尊贵。

    据他所知上一任的精灵王之位空缺已久,目前由四大长老代为看管精灵王国,一旦选出新的精灵王他们便功成身退,戍守东、南、西、北四方。

    而精灵王一向由紫眸精灵担任,也就是圣精灵,因此他不得不猜想精灵王国的“品管”出了问题,居然将紫眸给了个成天只知玩乐、好奇心特重的不良品。

    “我不认为你有能力阻止我将人带走。”掐死一个人类跟掐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能力不是出自认为,我想圣水应该还够用。”上官月的用意在于试探。

    不料自满的高长恭脸色大变,当场沉下脸地捉住斑兰心为屏障,以防他洒出对他们而言形同强酸的圣水。

    “你知道我是谁?”他似乎低估了人类的作为。

    不怎么确定,但可以一试。“入了魔,终身为魔,心腐了。”

    他果然知晓。“兰儿,你要留在高家还是跟我走?”

    灰色的指甲透著黑气,他狞笑的一使劲划破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一股黑气由血液中渗入。

    那股黑气叫仇恨与嫉妒。

    “我……”肩上一疼的高兰心不想跟他走,可是又怕他反覆的个性特意报复。

    “她是我女儿当然要留在高家,你别再逼她了。”天哪!都流血了。

    “妈……”这一声妈是心疼母亲眼角泪光的高兰馨所唤出。

    “馨儿,是你吗?”她的女儿清醒了,他们的亲情召唤并未白费。

    “妈!我好痛……”语调忽地一转,柔腻细哝,“痛什么痛,这点小痛都忍不了还不睡下,让我替你痛吧!”

    像是害怕她的冷喝,胆小的灵体缩成圆球蹲在心的一角,不睡也不愿清醒地作著梦,睡容安详。

    “馨儿呀!馨儿,你不能再睡了……”那真是她的女儿,乖巧的馨儿。

    渗入心窝的黑气让高兰心好嫉妒她有父母疼爱。“别再叫了,她不想理你。”

    “怎么会,她是那么乖……”一想到她小时候的乖巧模样,高夫人不由得悲从中来。

    “外面的世界太过黑暗和污秽,连走在街上都会被人绑架,不如躲在家里最安全,谁也伤害不了。”她这些话是说给受过创伤的高兰馨听,希望她从此一睡不起。

    然后这具受人宠爱的躯壳就是她的了。

    呵……呵……她不再是四处飘荡的孤魂野鬼,她将会有个永久居住的家身,谁也不能和她抢。

    “生不生,死不死,你想我现在将你带出好交给令兄吗?”该活的不活,该死的不死,都是逆天。

    一听要将她交给高长恭,邪媚的稚气脸庞倏地一栗,规规矩矩的双手并膝不置一语,两眼直视润白脚趾。

    “你有胆,敢我面前威吓我的女人。”他要具空魂何用。

    上官月的黑眸变得冷沉,他感到一股恶寒侵来。“别玩花样,我会连你一起收。”

    “凭你──”哈……,高长恭大笑的仰起头,瞧不起人类的本事。“我来带我的爱妃离开与你何关。”

    “重点是你已经不是兰陵王。”事隔千年,人事全非,再强悍的君王也会化为一堆白骨,何况他只是个小藩王。

    为之一惊,他收回陰寒之气露出狰狞。“谁说我不是兰陵王高长恭?”

    “因为我看过那则网路留言。”瞒天瞒地瞒鬼神,瞒不过他一双利眼。

    “那又如何?”他不以为然的轻嗤,不当一回事。

    “网路上只留网址不留地址,你从何得知她在这里?”感谢上官微笑的鸡婆。

    是这样吗?“我们心有灵犀自然相逢,用不著你多事。”

    “她寻你六个多月也叫心有灵犀,我真是佩服你的幽默感。”唔!那是……

    一抹淡淡的光亮在屋外徘徊,看起来像是……精灵。

    一回身,上官月已看不见身后原本该存在的身影,心里有谱的打算速战速决,不让她离开视线过久。

    今日的她随时有危险。

    “放肆平民竟敢嘲笑本王,你活得不耐烦……”陰眸幽深,高长恭用手扬出一道黑色稠液。

    身手灵活的上官月推开高氏夫妇一翻身,迅速的取出巴掌大小的迅雷枪一射,剌目的电波如闪光一起,直直而去不停留。

    左掌立断的高长恭哀嚎跪地,手握断腕欲止住喷流的黑血,震愕的美丽脸孔扭曲变形,左右各凸出一对对称的肿瘤,形状似瘤角。

    迅雷枪具有十万伏特左右的陰电,对一般正常人类起不了作用,唯有本身具备陰邪之气者才会伤之惨重。

    由此可见他当真不是人而是魔。

    千年前的兰陵王含著怨恨魂归西方,那缕化不开的强烈恨意无法净化,久积必成邪,噬人心以助其修练,魔生则魂魄消。

    他有兰陵王的记忆和过往却不是兰陵王,因为他已经被腐蚀成魔了,臭皮囊一具只是假相,剥去外皮早已残破不堪。

    “还想生事吗?地缚灵──”

    “什么!斑院长的家以前是一座坟场?!”

    不是井然有序、规划好的墓园,也不是后代子孙常来拜祀的公墓,而是埋葬著无数无主冤魂的乱葬岗,乏人探视。

    他们在这片土地上至少待了一百多年,不知姓名不知年龄,不知家居何处,无家可归死得冤枉。

    日积月累的怨恨形成一股陰暗力量,即使日后开发成住家仍是极陰之地,福浅的人一住必定丧命,辗转流传至福禄深厚的高院长手中。

    原本这股怨气已被福禄厚重的高院长给压住,可是一股精灵之气唤醒埋藏地府的恶魔,它突然觉得饿了。

    于是无处可去的怨灵便成了它的腹中食,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地难逃被肢解下场,混浊的极陰之地便成了它凝聚力量的最佳场所。

    “虽然四大长老不看好你的实力,可是你却是精灵王国唯一的希望,我们只好将重责托付于你。”情非得已。

    “我?”他们一定在耍著她玩,她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小精灵,根本成不了大事。

    梦会连载,她要赶快醒过来,绝对不要被梦掌控了,她是平凡无奇的许愿精灵而已。

    “不要怀疑,就是你。”他们比她更纳闷。

    但事实终归是事实,任谁也改变不了。

    惶惶然的艾莉丝十分惭愧的低下头。“可是我连翅膀都没了,怎么有能力保卫精灵王国?”

    现在的她和寻常人类无异,无法变大变小也难以隐身,甚至连实行愿望的力量也被一股紫气团住,形成非人非灵的精灵。

    她试过要往上飞,可是十次中有九次失败,只有一次不算成功的离地三寸又摔下来。

    翅膀是精灵法力所聚集的地方,没有翅膀等于没有力量,她哪有办法成为他们口中的精灵使者,不先被吃掉才怪。

    “所以我们来了呀!冒著无法重生的危险。”说话极慢的美艳女子笑得很淡,好像有气无力似。

    艾莉丝惊讶的跳起来。“你们要重生了,那我怎么办?”

    留她一个不是死得更快。

    “别毛毛躁躁,你这娃儿老是莽莽撞撞的,我还真的放不下心。”偏偏重生日近在眉梢,他们没把握是否能赶得上重生。

    如果帮了她。

    “对嘛!对嘛!风长老所言极是,我还是个毛娃儿不济事,你们千万不要对我寄予厚望,我一定会把事情搞砸了。”到目前为止她还没做对一件事。

    土长老同情的拍拍她。“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你会度过的。”

    她头皮发麻的问了一句,“要是没度过呢?”

    四大精灵面上一忧的相互一觑,不想回答假设性问题,到时他们已在重生树里准备蜕化,外头的事他们无能为力。

    神的安排自有它的道理存在,他们不好去臆测,一切看她的造化了。

    “喂!你们不要死气沉沉的看著我,这样我会很害怕……”哎哟!吧么打她脑袋。

    火气大的火精灵真想放一把火把她给烧了。“我们这叫慎重的表情,你到底会不会看脸色?”

    什么死气沉沉,想诅咒他们无法重生吗?

    “好嘛!好嘛!是艾莉丝的错,你喜欢慎重就慎重嘛!”她位卑言轻哪敢摇头。

    平常要见到四大长老同时出现是非常难得,本应该受宠若惊的大声欢呼,飞到半空中转十个圈圈才显得尊重,实在是她的荣幸。

    可是这会儿她却非常想哭,抱住他们的大腿求他们不要离开,好不容易有个精灵可以聊天,她怎么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生死不重要,让月去躁心,精灵是带给人类快乐的,哪能一天到晚愁眉苦脸,她相信只要不取丝瓜露就不会有事。

    单纯的艾莉丝以为她取了丝瓜汁液才会惹怒丝瓜恶灵,只要远离丝瓜便可高枕无忧。

    “咳!咳!你们把话题扯远了,别忘了我们今日来的目的。”千万别叫他开口呀!他的嘴最笨了。

    “目的?!”兴匆匆的眼一睁,艾莉丝托著腮准备听故事。

    “呃!这……水长老你说吧!我讲话太慢了。”回避的土长老慢慢地梳理起绿发。

    “我?!”想都别想。“水长老,你说话快,由你负责告诉她。”

    “什么,你想害我舌头打结呀!风长老和她交情最好,交给他处理准没错。”去去去,别来烦他。

    推到我头上,他们未免太任性了。“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始,由莉坦先起个头吧!”

    一脸菜色的土长老楞了一下,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对她。“我……我喉咙痛。”

    她的推卸之词一出,三双含著火气的怒眼不约而同的瞪著她,逼得她不得不硬著头皮拿陈年老醋出来晒,酸大家伙一口。

    “呃!是这样的,很久很久有一个紫眸精灵,她是全精灵王国中最勇敢、最聪明,也是最美丽的精灵……”

    “等一下,很久很久以前是多久的事,我出生了没?”她不是故意要打断她的话,而是出自精灵的天性──

    好奇。

    土长老很慢很慢的瞪了她一眼,慢到大家直想打哈欠。“不要插嘴,很久很久以前就是你还没出生前。”

    精灵爱上人类是一桩悲剧。

    觉醒后的紫眸精灵发现她竟怀有人类的小孩,以前从未有精灵怀孕的事产生,因此她很害怕生出一个四不像的孩子。

    此时魔族大举来犯,为了抵挡群魔杀害精灵王国的子民,紫眸精灵奋力一搏使尽全力,因此也伤了腹中的胎儿。

    “当时小小的胚胎只有一粒米般大小,算是不足月出生的小胚灵,我们将她交给树姥姥照顾,以为一千年后她会有其母的风范……”

    在她叹了一口气之后,嫌她说太慢的火长老抢著现场转播。

    “可是一百一十七年前一次大地震震松了树根,已长成精灵模样的胚胎突然从树上掉下来,提早出生坏了她原本该有的命数。”

    “所以一百年前我们又借故将她关进智慧花里,希望她能长点智慧……”

    又是叹气,这回的风长老不只摸他的长须,还很想提起拐杖揍个笨精灵,瞧她听得津津有味浑然不知自己是主角,还一副期待赶快听完的神情,真是气死精灵。

    她就不能稍微长进些吗?让他们好安心重生,不要老挂念她而中途出了岔,变成和她一样少了智慧,即使浸在智慧花汁液里也不见得长出智慧。

    “长老,你在流汗呢!”有那么热吗?她好心点帮他擦擦……

    啊!好像太用力了。

    “艾、莉、丝──”这个可恶的笨精灵。

    在半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的风长老气呼呼地直吹胡子!差点和飞过的乌鸦撞个满怀。

    “我……呃!我忘了自己比你们大……很多。”她不是故意的,只是太兴奋见到久违的长老们。

    掩嘴窃笑的土长老撩撩发,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们还在等什么,想让咱们的精灵王王位再悬空一千年吗?”

    话一落下,向来慢人一步的美艳身影轻轻划过,接著是一道火光交错,金光遍洒是春天的气息,犹带夏日的狂恋。

    风起水落,旋阳如秋,雪白的霜蜜如细雨直下,冬的祥和静静来到。

    一片明亮反映出七彩圣光,一双拥有彩虹光芒的银翼从天而降,找到主人似的停在艾莉丝光洁luo背上,抖颤了几下散发耀眼的圣洁。

    “好好珍惜吧!这是四大长老唯一能留给你的最后祝福。”

    一说完,精灵们消失在蓝色的天空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精灵の爱最新章节 | 精灵の爱全文阅读 | 精灵の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