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侯爷的败金妻 > 第八章

侯爷的败金妻 第八章 作者 : 艾林

    解决钱府的问题,朱守镇立刻带着钱朵朵回帝京。

    东阳带领的叛军也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按照计划,迅速占领两个州府。

    朱桓杨一见天下风云乍起,难掩兴奋,隐约也猜出叛军与朱守镇脱不了关系。

    战火会加速冬楚皇朝走向灭绝,他以看热闹的心态,发动二十万大军,在冬楚皇朝的四十个州府急募粮车,随时准备迎战。

    而叛军也在朱守镇庞大的财力支持下,招兵买马、购置精良兵器,与皇朝军队势均力敌,难分轩轩。

    朱桓杨热切地等待对决的那一天,他能预见冬楚的半壁江山将染上战火,这是他日思夜想的结果,他就是要逼朱守镇跟他翻脸。

    然而战局迟迟分不出胜负,朝中的情势就更加微妙,朱桓杨与朱守镇皆按兵不动,等待最佳时机。

    眼看己经僵持好久,江仲宁再也沉不住气了,“侯爷,不如冲入宫中,软禁朱桓杨。”

    “不可操之过急,朱桓杨并非你所想的这么不堪一击,现在只要谁先出招,谁就输了。”

    “爷,除了没有兵权,我们还有其他弱点吗?”

    “有。”朱守镇垂眸沉吟,不着痕迹的岔开话题,“小笼包呢?”她就是他最大的弱点。

    “嗯?”江仲宁隔了半晌才明白爷在问什么,“夫人被珍太妃请到万佛寺吃斋。”

    “怎么会选在这个时候?”他眉峰一拧,心头闪过不安。他与生母并不亲近,他只不过是她在宫中生存下去的一颗棋,更何况娘摆明了就讨厌朵朵,怎么还会找她一起吃斋?

    朱守镇的心一紧,不好的预感顿时布满胸臆。

    太阳还没升起,天色微暗,钱朵朵便一大早起身,打算去万佛寺会会珍太妃,毕竟朱守镇的生母相请,她不便推辞。

    还没到万佛寺,珍太妃的人在半路便挡下她的去路,直接将她带回宫里。

    “为何要去宫里?”钱朵朵不解,不是约好了要去万佛寺吗?

    “回侯爷夫人,太后想请夫人入宫,再一同乘轿前往。”

    “真麻烦。”天真的钱朵朵不疑有他。

    到了青霄殿,钱朵朵见到盛装打扮的珍太妃。

    “朵朵给太妃请安。”她微微福了福身。

    珍太妃面无表情,只是高傲的睨了她一眼,随后意味深长的与福公公交换了眼色。

    他们的反应,让钱朵朵敏感地察觉事情似乎不太对劲,她好像掉进设好的陷阱里了。

    她暗自分析情势,蛤蟆扮被挡在宫外,而且朱守镇还不知道她来到宫里。

    不管珍太妃找她来打算做什么,她决定先溜再说。但才刚一提气,足尖轻点,她就踩在自己拖地的长裙上,整个人直直趴向地面。

    她果然永远无法适应这种碍事的衣裳。

    还来不及摸摸摔疼的地方,她就被三、四个太监给五花大绑。

    “你这是做什么?你到底想干么?还不快放了我!”钱朵朵又惊又恐。

    “放了你?那哀家该找谁来指控皇上惹出的麻烦?你作恶多端,竟然还能混进皇族,败坏我儿名誉,你死不足惜。”珍太妃早就打听清楚她的底细。

    “太妃娘娘,这事是否再商量一下,还是别轻举妄动的好。”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身穿青色宫袍的老头,面露难色地规劝。

    “你是哀家的同胞兄弟,难道非得要哀家颜面扫地你们才高兴吗?”珍太妃不悦地道。

    “眼下皇朝局势难测,娘娘还是三思而后行啊!”老头为官多年,深知目前局势有多危险,此时若轻举妄动,反而可能招致杀身之祸。

    “哀家今日就是要让皇上还榆林侯一个公道。”自大与骄傲使她不顾一切,甚至想借机为自己的儿子夺下皇位。

    “求求您放了我!您不也说我配不上侯爷吗?只要您放了我,我马上收拾包袱回常州。”逃跑不成,先骗过老太婆也好。钱朵朵露出一个无害的笑,打算脱身之后再来个死不认账。

    珍老太妃轻蔑地哼笑,缓缓地走到她面前,捏住她又变圆润的下巴。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你的死期到了!”她相信她的儿子会选择江山,她也沾沾自喜的以为胜券在握。

    没有人理会钱朵朵的哀号,珍太妃带着五花大绑的她直奔御书房。

    坐在龙椅上的朱桓杨,看似专心的听着大臣的谏言,实际上正在盘算如何再帮自己找点乐子。要不要再调些兵马去南方,扰乱朱守镇的计划?一思及此,他马上笑弯了眼。

    “皇上,听老奴一言,请厉王回来吧。”穆公公看见主子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想惹些什么乱子了。

    “找他回来干么?你很想为朕收尸是吗?还有,自从杜雨青回到他身边,他只会嚷着天下太平,无聊透了!”

    他曾因为一时玩心大起,故意设计让厉王夫妇失散多年,使得厉王现在只要一见到他,就想报当年之仇,他才没这么笨呢!

    “老奴是希望皇上不必如此操劳。”穆公公干笑,连忙掩饰心绪。

    “朕倒觉得相当有趣。”他皮笑肉不笑地瞄着穆公公。

    “启禀皇上,珍太妃绑着侯爷夫人,带着刑部、礼部还有吏部的官员们求见。”

    “穆公公你看,马上又有乐子自动送上门了!”叛军攻下常州后,他失去对钱朵朵的钳制,一步好棋就这么没了,如今她自动送上门,他怎能不好好利用一番。

    “爷,珍太妃这是要……”穆公公呼吸一冷。珍太妃在朝中有一定的地位,但后宫向来不许干政,她联合一些大臣求见,到底想要做什么?

    “准!”不等穆公公想明白,朱桓杨稳坐在龙椅上,笑吟吟命道。

    珍太妃带着几位官员来势汹汹的杀进御书房。

    “太妃这么劳师动众,可别累坏了。”朱桓杨笑得很无害。

    “皇上,哀家年事已高,没心力再过问宫里的是是非非,但皇上识人不清,让宵小贼子混入皇宫,哀家不得不拖着老迈的身子,亲自向皇上问个明白。”

    珍太妃眼眉一挑,福公公连忙把被绑成粽子的钱朵朵推跪在地。

    “太妃这话从何说起?”朱桓杨起身走向她,垂眸扫过钱朵朵一眼。

    “钱朵朵出身卑微,虽说是常州首富之女,却是庶出,年纪轻轻便四处行抢,犯下十省抢案,这样的人怎配成为榆林侯府的女主人?”

    “啊?果真如此?”朱桓杨佯装吃惊的蹲下身子,对着挣扎的钱朵朵道:“义妹,你怎么从未告诉过朕这些事?”

    “义妹?谁是你义妹啊?”钱朵朵才刚吼完,身上的哑穴便被朱桓杨点中,只能不停张口,却再也骂不出声。

    “当初,为兄以为你出生巨富之家,与皇叔应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没想到你竟然敢欺骗朕?”朱桓杨装模作样的指控着。

    钱朵朵嘴巴急切的又开又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朱桓杨演戏。

    “你怎能陷朕于不义?朕的十四皇叔差点因你而染上污名。”朱桓杨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早已做好兴师问罪准备的珍太妃,心下暗骂他这狡猾的狐狸,事情发展至此已和她想象中的不同了。

    “太妃,朕错了,朕不该轻信钱朵朵。”朱桓杨扫了一眼那些跟着珍太妃身后,闭口不言的大臣们,忽然道:“这件事确实是朕的失误,害了皇叔,朕实在于心难安。看来这个皇位,我朱桓杨已无资格拥有。明日,朕将公布罪已诏,同时将皇位让给十四皇叔。”

    “皇上此言当真?君无戏言啊!”珍太妃瞪圆了眼,压抑内心的狂喜。

    “不过……”朱桓杨眼中闪过一丝狡诈,“在那以前朕要亲手处置这名罪妇。就是这个女人,害朕愧对天下人。”朱桓杨眼神锐利的瞪着钱朵朵。

    “皇上,她早就该死,上回还偷供品,亵渎先祖英灵,早该被处以极刑。”突来的惊喜冲昏了她的头,她完全没看出来朱桓杨的心机。

    “所幸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太妃息怒,朕这就下令。”朱桓杨转身走回桌案前,“来人,将这个女人推倒宫门外,凌迟处死。”

    钱朵朵一听,身体顿时变得冰冷僵硬,头脑里乱哄哄的,事情为何会演变到这个地步?

    “启禀皇上,榆林侯求见。”

    “侯爷,皇上未宣召不可擅闯!”内廷侍卫的怒吼夹杂着拳脚打在身上的闷声一并响起。

    穿过层层阻碍,朱守镇出现在御书房的门口,锐利的眼眸淡淡扫过跪在地上的钱朵朵,最后定睛在珍太妃身上。

    “皇叔。”一见朱守镇,朱桓杨马上快步迎上前,肉麻地拥住他。

    “皇上请自重。”朱守镇温和地把他推离几寸。

    朱桓杨像是突然良心发现似的垂头道:“皇叔,朕不该将钱朵朵指婚于你,朕错信了她,还请皇叔原谅。”

    “哦?皇上不必自责。”朱守镇直视朱桓杨,冷言道:“本侯明白皇上的一番苦心。”

    “皇叔别再说了,朕已决定将钱朵朵凌迟处死,并下诏将皇位让给皇叔。”朱桓杨在心中快速的思量着,朱守镇若真的爱上钱朵朵,那么他必输无疑。

    朱守镇面无表情的回道:“皇上,此等大事岂能如儿戏?”

    朱桓杨看他举止淡然,忍不住心生猜疑。莫非他对钱朵朵根本没有感情?

    “皇叔,好歹你和钱朵朵也做了半年的夫妻,朕今日若杀了他,不晓得皇叔会不会舍不得?”朱桓杨试探的问。

    “皇上觉得本侯会不舍吗?一个没才没貌的女贼,又怎么配得上本侯呢?”朱守镇语调冰冷,眉目无情,但藏在赤袖里的手,早已紧握成拳。

    朱桓杨虽有些讶异,但反正他本来也没对这枚棋子抱太大希望,朱守镇若是对她有感情,自是可以借此打击他,即使没有,也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奴才而已,他没什么损失。

    钱朵朵望着疏离冷淡的朱守镇,心像被人割去一块,不停滴着血,原来与她山盟海誓的男人,竟然自始至终都在骗她?

    珍太妃不屑的瞥了钱朵朵一眼,难掩得意。

    “皇上,不如将钱朵朵拉至宫门外凌迟处死,以昭告天下,也给冬楚皇朝的百姓们一个交代。”朱守镇出人意表的说道。

    “何必劳师动众。”朱桓杨不以为然。

    “皇上,若不如此,实在难堵天下悠悠之众口,再说,要不是皇上的疏忽,本侯哪会娶到一个贼婆子?”

    朱守镇踱步上前,优雅地与朱桓杨对视,两人之间涌起的那股令人窒息的强烈紧张感,压得旁观众人几乎喘不过起来。

    “皇叔说得有理,那就照你说的做吧!来人,将钱朵朵拉至宫门外,午时三刻行刑。”朱桓杨笑容诡异,他倒要看看朱守镇要怎么走完这一局。

    命令一下,内廷侍卫毫不客气的拉起钱朵朵,将她拖离御书房。

    瞄了一眼屋外的日晷,朱守镇懒散地说道:“还有两个时辰,本侯先回府歇息,到时宫门外见。”说完,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他一走,众人也随即告退离去。

    “皇上,老奴不懂。”等众人散去,穆公公摇头问道。

    “穆公公,我们来赌一把,朕赌皇叔绝对会回来救他的娘子!总算被我等到了,穆公公,你说接下来会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掀起龙袍,坐回宽大的龙椅,朱桓杨兴奋道:“看来皇叔想跟朕摊牌,他在帝京毫无兵力,要拿什么跟朕斗?厉王为了心爱的女人抛下朕,眼下皇叔又为了钱朵朵要跟朕翻脸……”

    原本他还真以为朱守镇对钱朵朵无意,直到他提出要将她拉至宫门外处死的要求,他才确定他一定有什么计划要进行,否则以朱守镇的性格根本不会这么说。

    朱桓杨喜孜孜的期待着接下来的发展,穆公公深知主子的性子,静立一旁不再多言。

    “唉!谁叫皇叔你一直阻碍我毁掉冬楚皇朝,我只好对不起你了。”朱桓杨勾起一抹阴森的笑。

    钱朵朵被押出御书房后,随即被关入天牢,等待被处死,透过小小的窗户,十二月天微弱的阳光落在她惨白的小脸上。

    离午时三刻还有一段时间,却没有人来看她,她忍不住落泪,想起朱守镇刚才无情的一番话,他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突地,牢房外响起一阵疾速的脚步声,一张令她心痛的俊颜带着愧疚的神情出现在她眼前。

    他的身后跟着一队人,个个黑衣黑裤,腰间插着三四把短刀。其中有些人看起来好面熟,像是她曾经救过的海上难民。

    “快把夫人救出来。”

    众人合力拆了牢房的门,朱守镇走进去,深情的看着止不住泪的钱朵朵,两指一点,解开她的哑穴,而后一把将她揽进怀中,大掌来回轻抚着她的背。

    “你赶快离开帝京。”他沙哑地说道。

    钱朵朵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她现在明白了,朱守镇不是不要她,而是这是保全她最好的办法。

    “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朵朵,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不能不顾那些追随我的人。”

    “我不走我也不走,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一起。”

    “我不允!”他轻轻一笑,蛮横地吻住她的樱唇。

    他的吻好沉重,充满着怜惜与不舍,一直吻到钱朵朵快要无法呼吸,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

    “朱守镇,你这是在告别吗?”她感觉到他的异样。

    “风及川,带夫人走。”

    “遵命。”风及川听命来到钱朵朵身旁。

    “豆沙包,你敢!”

    “带她到我们约定的地方,不可有闪失。”

    “没问题!”风及川丢给朱守镇一个放心的微笑。

    他这位老友,不但生财有道,还相当讲义气,这也是为什么他十几年来愿意为他赴汤蹈火的愿意。

    “你们敢!”钱朵朵放声尖叫,可是没有人理她。

    “禀侯爷,袁都督带兵来助,所有狱中人犯都已放出,江爷正带他们杀来这里。”

    朱守镇想出奇招,赏狱中囚犯万金,将他们集结在一起,协助直捣皇庭,再加上风及川带回来的难民,他手下的人马已小有规模。

    “是时候了。”朱守镇淡淡一叹。

    “风及川,你放我下来!”

    钱朵朵死赖着不肯走,风及川只好一肩扛起她。

    “快带她走!”朱守镇心一横,转过身去,厉喝。

    “朱守镇,我不会原谅你的,我们说好不分开的,你凭什么赶我走?你这个混蛋……我就算是死,也要跟你在一起!”钱朵朵怒极攻心,拼命的挣扎。

    风及川没有办法,只好掏出准备好的迷药,捂住钱朵朵的口鼻,让她安静下来。

    她那令人揪心的叫喊终于停歇,朱守镇深深吸了一口气,步出天牢,他仰头向天,阵阵雨丝落到他的脸上。

    “侯爷,人我都带来了。”江仲宁一身劲装,身后领了五千人。

    “你们分别从东西两翼杀进宫,本侯去会会朱桓杨,这张图是宫中布防图,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朱守镇给江仲宁一张地图,再交代一些事后,便带着贴身护卫,直奔金殿。

    朱守镇不畏重重阻拦,杀出一条血路来到朱桓杨的面前。

    两方人马在殿外拼个你死我活,唯独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朱守镇与朱桓杨两人冷然相对。

    “想不到你竟然有本事在朕的眼皮底下招兵买马。”他真的没想到朱守镇会利用囚犯来对付他。

    “现在知道也不算太晚。”朱守镇冷静地扫过朱桓杨脚边昏迷的侍卫,每个侍卫的额角,都有枣核一般大小的青紫,皆是被他手中的算珠所伤。

    “皇叔,冬楚江山我是毁定了,你又何必硬要跟我作对?”朱桓杨毫无惧色的说道。

    “本侯一直猜不透,你明明就是先皇最宠爱的儿子,为何偏偏要毁掉自己的家园?”朱守镇平静地问道。

    “哈!想知道吗?朕会把这个秘密一起带入坟墓。”朱桓杨笑弯的眼中有说不尽的怨愤。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动手吧!”

    “你来找朕,并不是想杀了朕。”朱桓杨说得自信十足。

    “何以见得?”

    “朕知道你最大的弱点!”

    “不就是银子吗?”不知道朵朵安全了没?风及川有按照计划执行吗?

    “是爱钱……”

    “不是同一个意思吗?”

    “我还没说完呢,是爱钱……朵朵,朱守镇,你当朕是傻子吗?你会来找朕,不就是想拖延时间,让钱朵朵可以顺利脱逃吗?”

    到底是怎样的感情,能让他向来冷情的十四皇叔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她,朱桓杨忍不住皱起眉头。

    “你今天话很多!”朱守镇不耐的回答。

    看似闲适放松的两人,默默对峙着看来僵持已久的权力斗争,今日非得分出个胜负不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爷的败金妻最新章节 | 侯爷的败金妻全文阅读 | 侯爷的败金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