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侯爷的败金妻 > 第九章

侯爷的败金妻 第九章 作者 : 艾林

    钱朵朵听见马蹄声,可是她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全身虚软,脸上似乎还被人盖着一块薄布。

    她在心中不停咒骂着朱守镇,他怎么可以在最危急之时推开她,难道他不知道与其她一人独活,不如同死的决心吗?

    她不怕死,只要有他在就好。

    意识混沌之间,她好像又听到另一个狂奔的马蹄声加入同行。

    “混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家朵朵?”

    她听得出来,是蛤蟆扮的声音。

    “废话,以她的性子,你以为她会留下朱守镇一个人吗?如果不把她迷昏,我们根本没办法在约定的时间前上船,只要错过一个时辰,就会有更多牺牲。”

    没想到平日古怪的风及川,一旦正经起来,也有股慑人的魅力。

    蛤蟆这下无言以对。

    钱朵朵眼角噙着泪,耳边只剩下马蹄声回荡,整个人再次坠入黑暗中。

    当她再次醒来时,她听到了海潮声,而且终于有办法睁开眼睛了,她最先看到的是蛤蟆扮担心的面容。

    “朵朵?你醒了。”蛤蟆小心翼翼的唤道。

    钱朵朵不理会他,面无表情的四处张望,然后推开关心她的蛤蟆扮,冲出舱房。

    散乱的发丝在海风里扬起,她舔舔干裂的唇瓣,似乎尝到了血腥味。

    她仰头看向天空,任凭雪花落在脸上,厚重的乌云似乎就压在船头上,仿佛会有更大的风雪来袭。

    船?这表示她离朱守镇越来越远,一想到这,她像发了疯似地直奔船舱,眺望着早已看不清楚的陆地。

    “不,我要回去!”钱朵朵提气奔向船尾,就算用游的,她也要游回去找相公。

    “朵朵!”蛤蟆不放心地追了出来。

    “钱朵朵!”风及川厉喝。

    他们两个合力将钱朵朵即将跳船的身子给抓了回来。

    “你疯了不成!”

    “你们才疯了!难道没办法救相公吗?你们跟我一同回去。”

    “我只信守与侯爷的约定。”风及川忧虑地看向远方,他也不确定朱守镇与江仲宁是否能顺利逃出来。

    狂风大作,雪下得更急。他们的船向北方前进,冬楚离他们越来越远。

    “调转船头,快回去!”钱朵朵歇斯底里地大吼着。

    “不可能。”风及川懒得陪她胡闹。

    “你疯了吗?相公在帝京没有兵力,仅靠都督帮忙,他们会死的!”钱朵朵揪住风及川的前襟,失控的哭喊。

    风及川额角青筋暴起,不发一语。

    “你就这么冷血吗?要不你让我回去,我一定要跟相公在一起,你听到了吗?”

    “你被打入天牢时,侯爷回府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他将你托付给我,你若死,我便没命。所以,就算杀了我,这里也没有人会带你回去。”

    “蛤蟆扮,带我回去,我要回去。”

    蛤蟆于心不忍的看着亲如妹妹的钱朵朵痛苦哀求,但他真的没有办法让她冒这个险。

    “蛤蟆扮,连你也不肯帮我?”钱朵朵血红的双眼透出一股绝望。

    “我要是你,一定会好好留住这条命,因为你的命,是侯爷用自己的命换来的。”风及川沉声说道。

    船越往北驶,风雪越大,天气也益发寒冷。

    破浪前行的大船上,已铺满一层薄雪,仿佛将尘世的一切全都冻结起来。

    钱朵朵突地停止哭泣,恍惚间,她好似看见朱守镇就在她面前对她温柔的笑,仿佛还能听到他用低沉的嗓音喊她小笼包。

    望着眼前苍茫一片,钱朵朵蓦地暴出惨烈绝望的哭声。

    在海上浮啊沉沉过了十天,这段期间钱朵朵不言不语,只是呆望着海面,终日以泪洗面。

    就连蛤蟆强行喂给她的粥,也全都被她吐了出来,本来圆润可爱的身形,如今被折磨得形销骨立。

    第十一天,船终于停了。

    钱朵朵踏上天极岛的土地,无力且茫然的看着四周,自从知道回不去之后,她有如行尸走肉,也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安置在这栋气势宏伟的宫殿里。

    “朵朵,这是朱守镇半年前偷偷派人修筑的,连我们都不晓得呢!你瞧瞧,不比侯府差,说不定和冬楚的皇宫不相上下。”蛤蟆牵着她在宫殿里四处观看,想尽办法要逗她开心。

    钱朵朵知道蛤蟆对她的关心,但她真的无法放宽心,朱守镇私下为她计划好逃亡的路,而他自己却……一想到他,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

    “好端端的,怎么又哭了?”蛤蟆忍不住叹气。

    他们站在长长的回廊尽头,看着廊外白茫茫的天地,忽地,他们同时听到另外一头有三个人在交谈。

    “不好了,风爷,行程太仓促,我们带的药草不够,船工和妇孺都得了严重的风寒,怎么办?”侯府的下人们也一起来到天极岛避难。

    “风寒只是小问题,但若无法及时治疗,等到病况加重,后果不堪设想。”这是府中大夫的声音。

    “天降大雪,时值深冬,上哪去找草药?”风及川苦恼的道。

    “再这么下去,会……”

    “大家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最后还是得……”

    闻言,钱朵朵原本死气沉沉的双眼渐渐闪过一丝亮光,她的理智被敲醒,她绝对不能让朱守镇白白牺牲。

    她疾步上前,没料到一阵晕眩顿时止住她的脚步,蛤蟆见状,连忙扶住她,支起她孱弱的身子。

    “风及川,生病的人呢?”

    三个人闻声,同时转头看向憔悴的钱朵朵。

    “别发愣,快告诉我人在哪里?”

    “夫人,你最好回房休息。”风及川忧虑的劝道,毕竟她十来天都没什么进食,身体哪撑得住啊!

    “让我去见他们。”她红着双眼,非常坚持。

    “风爷,让夫人去瞧瞧吧,让她一个人待着,反而……”大夫轻声说道。

    风及川想了想,妥协让路,“夫人这边请。”

    来到宫殿北边,有一座宽大的院落,所有染上风寒的下人都在此休养。

    一踏入院内的厢房,钱朵朵马上问道:“为什么这么冷?多加点火盆。”

    “回夫人,岛上已没有多余的木炭。”

    “把我房里的都搬过来。”

    “不行!”蛤蟆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从今天起,我要住在这里。”钱朵朵下定决心,要替朱守镇好好照顾追随他的人。

    “夫人使不得。”大夫及病患都反对。

    “你们安心养病要紧。”钱朵朵担忧的看着身体虚弱的男女老少,勉强扯出笑容安抚他们。

    “夫人……”离乡背井又身染重病,很多人一看到钱朵朵便哭了出来。

    “风及川,哪里能找到木炭和药材?”

    “如今大雪寒冬,恐怕只有离我们最近的天枢岛上会有。”风及川开始欣赏起这个聪慧坚强的侯爷夫人。

    “那我们就去天枢岛借。”

    “恐怕……”天枢岛岛主不知道会不会帮忙。

    “不借,就别怪我用抢的。”钱朵朵下令风及川备船。

    她强打起精神,觉得朱守镇似乎就守在她身边,他们虽然不能在一起,但至少可以为了同一件事努力。

    两日之后,钱朵朵及风及川从天枢岛“借”回来许多必需品,其中当然不乏木炭和药材。

    回到天极岛,钱朵朵并没有歇息,反而如她先前所说,住进病患们的厢房,拖着疲惫的身躯,不分昼夜跟大夫一起为身染重病的大伙煎药,再细心的喂众人喝药。

    “夫人,您折煞小人了。”马夫红着脸,又惊又惧地接过夫人手上的药碗。

    “贺大叔这是哪的话,快把药喝了。”钱朵朵像对待家人一样照顾每一位下人。

    “夫人,时候不早了,快回宫里休息吧。”风及川挡下她的脚,阻止她走向西厢房。

    “只剩西厢房了,我把药送完就去休息。”钱朵朵喘了口气,用下巴指指旁边,示意风及川让路。

    “我来就好。”

    “也好,我再去烧几个火盆送过来,西厢真的好冷。”钱朵朵也不坚持,让风及川接手整个药碗。

    才一转身,钱朵朵的眼前突然一片黑,身子不由得往下坠,闭上眼睛之前,她还听到众人都在喊着她,但她实在太累了,再也支持不住。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身体里像是有把火不断烧着她,疼痛蔓延到她的四肢。

    她是不是快死了?昏迷之间,她绝望的想着,声声呼喊着朱守镇的名,她好想他,想着他温热的大手,还有他对她的眷宠和爱怜。

    如果失去他,她真的没有勇气一个人面对未来。

    突然她感觉到有一双大掌紧紧地将她拥住,是谁的怀抱这么舒服?钱朵朵动了动身子,一闻到那股熟悉的气息,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落。

    “小笼包,别哭。”朱守镇冰冷的唇贴在她小巧的贝耳上,哽咽地哄道。

    “相公。”钱朵朵虚弱的呢喃。

    “我在这里。”朱守镇一脸风霜,不舍地凝望着怀里倍受折磨的容颜。

    “相公。”她的身子好沉,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只能微弱的唤着。

    他们终于重逢了,她甚至分不清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乖,好好睡。”

    “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你知不知道我好担心你?你好自私!我宁愿为你去死,也不要与你分离,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我的心意你难道还不懂吗?”恍惚之际,她哭诉着这阵子强忍的委屈。

    “我怎么舍得让你陪我去死……”朱守镇握着她的手,心痛的吻着。她瘦了好多,圆脸也变成了小小的瓜子脸。

    “不要再丢下我了,不可以!”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抱住他,不肯放手。

    “朵朵,你需要休息。”他握住她瘦弱的肩头,柔声劝慰。

    “不!相公不要走,我怕睁开眼就看不到你了。”她紧黏着朱守镇不放,用力吸着带有他气息的空气。

    “朵朵对不起。”虽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但让她这么伤心难过,他还是觉得很愧疚。

    “不可以……”她逐渐失去力气,汗水浸湿了她的衣裳,高烧依然折磨着她的身体。

    “朵朵,朵朵……”朱守镇紧拥着他的小笼包,反复念着她的名字。

    这一夜,虽然风寒让她身体极度不适,但她的心却不再那么疼了。

    一道晨光射入朵朵的床畔,她微微的转动眼珠,睁开眼帘。

    她蓦地浑身发冷,她的身旁没有人,昨夜安抚她的怀抱,不过是她的美梦吗?

    泪水再次涌上眼眶。

    “这个王八蛋。”钱朵朵倔强地抹去泪水,粗鲁地站起身,套上外衣,决定要用其他事来填满她空洞的心。

    不过她才刚跨出房门,突然好几颗圆滚滚的脑袋挤到她面前。

    “二哥二嫂?大姑?你们怎么来了?”她一直都担心家人会受到威胁,所幸常州是在朱守镇的人马控制下,只是她没想到,一觉醒来,便能见到自己的亲人。

    “小妹……你怎么瘦了?脸都变尖了,哇!大家快看,小妹的腰好细喔!”二嫂大声疾呼。

    “小妹,你辛苦了。”大家将她团团围住,吱吱喳喳说个不停。

    “这个岛好大喔!听说等春天到了,景色会很美耶!”

    “这里也没有债主。”

    “啧!今日这么开心,能不能别提讨厌的事!”兴奋的钱家人你一言我一语,相当热闹。

    “等等!”钱朵朵的身体尚未完全恢复,现在又被这些人吵得头开始痛了起来,没好气的问道:“你们怎么来的?爹呢?”

    “你相公接我们坐大船来的,爹也来了,方才他还催促着大夫给爹把脉呢!”

    “什么?再说一遍!”钱朵朵这下真的傻眼了。

    “我们坐大船来的。”

    “不是这句!”

    “大夫在给爹把脉。”

    “不是这句。”

    “你到底想听什么?”

    用力推开家人,钱朵朵迅速的瞄到在冬日暖阳下,一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朱守镇!”钱朵朵放声大喊。

    那道人影缓缓转过身来,俊眸含笑,温柔地看向她。

    钱朵朵没有动,只是一味瞪着眼。

    “小妹,没想到你还挺悍的!”二哥打趣道。

    “小妹,做人媳妇不可以这样。”大姑劝道。

    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钱朵朵,又喜又悲,更掩饰不了对他的怨恨。

    他毫发无伤地回到她身边了,原本被掏空了的心,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突然被喜悦充盈,从今以后,他们要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哪怕是死,她也不会再放手。

    朱守镇带着浅笑,优雅的缓步来到她面前。

    “小笼包,好点了吗?”他担忧她的身体。

    钱朵朵原本挂着笑容的脸突地一冷,疏离地向后退了一步,接着她高举左手,当众甩了朱守镇一记响亮的耳光。

    朱守镇没有躲,平静地受了这一掌。

    “我说过我饶不了你,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她的威吓令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小妹,你疯了。”

    钱朵朵倔强的扫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回到朱守镇的脸上,狠声道:“我今日就搬离这里,你别来找我!”

    她要让他也尝尝被丢下的滋味,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对她。

    “小笼包……”抚着被打的左脸,朱守镇只能摇头苦笑,其实他早就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蛤蟆,我们先去看爹,然后收拾东西搬去南边的石屋。”南边有一片港口,还有几幢石屋。

    交代完毕,钱朵朵头也不回地走掉,脸上虽然挂着泪痕,但她的嘴角却扬着笑。

    朱守镇无可奈何的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又气又怜,看来他得想想该怎么把她喂回以前那副可爱的小笼包模样。

    “侯爷,就这样让夫人出去好吗?”与朱守镇全身而退的江仲宁皱紧眉头问道。

    “本人自有妙计。”

    “仲宁,你与侯爷是怎么打败皇上的?”风及川笑嘻嘻地看完好戏,接着吐出闷了许多的疑问。

    昨晚朱守镇的船靠岸,几乎没有什么人伤亡,甚至还带来了东阳将军及其麾下士兵。

    “本侯并没有打败皇上。”朱守镇摇摇头。

    “我不相信皇上会放过我们。”

    “他当然不会,你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吗?”追随朱守镇一起到岛上的东阳将军冷声哼道。

    “皇上派出二十万大军来对付我们,所到之处,一片火海,简直是不把帝京毁掉他不甘心似的。”江仲宁补充。

    “整个帝京陷入战火,百姓流离失所,皇宫也被烧去大半,侯爷府也被夷为平地,我们鏖战了七个昼夜,幸好有东阳将军的人马来支援,在城外拖住朱桓杨的精兵强将。”

    “本侯当时不过只有两万兵力,还以为……”他当时真的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我们的两万人马,有囚犯也有流民,战斗力和朱桓杨的兵力相比,简直不堪一击。”

    “早知如此,我应该留下来和你们并肩作战才是。”风及川深感遗憾,他错过了与同伴们浴血杀敌的时刻。

    “最后一战,所有人都抱了必死的决心。”江仲宁拉开衣袖,露出尚未愈合的刀伤。

    “看到没?我差点因流血过多而死,侯爷也有多处受伤,东阳……”

    “哼!可惜,我没砍到伤我的平原将军。”东阳仍愤愤不平。

    “怎么回事?最后一战……”他们到底是怎么活着回来的?

    “是厉王。”江仲宁抢先一步代朱守镇回答。

    “厉王特地赶回来阻止侯爷和皇上相争,在厉王的调停下,皇上乖乖地放走了侯爷,而侯爷也答应留下一半家产,皇上才肯罢手。”

    “厉王不是带着王妃云游四海去了吗?”听说厉王已不问世事很久了,风及川不懂他怎么又突然出现了。

    “因为厉王妃同他闹脾气,离家出走。”江仲宁开心地答道。

    “错!是撇下丈夫,自己偷跑出去玩了。”朱守镇纠正道。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风及川还是听不明白。

    “厉王找不到厉王妃,发起脾气来要比皇上恐怖好几倍,他出来找自己的娘子,看见冬楚大乱,更难掩怒气。”

    因为上一次的夺嫡宫变,让他们小俩口失散了好几年,为了避免悲剧再次上演,他单枪匹马杀入皇宫,以一人之力要求双方停战。江仲宁很认真地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厉王果真不好惹,皇上一看到侯爷跟厉王联手,当然不再坚持,只是他不知道是太笨还是故意的,明明小小的战役便能分出胜负,他偏要用整座江山当赌注。”

    “他贵为九五之尊,为何竟做些令人费解的事?”

    “谁也猜不透他。”朱守镇深幽的眼睛一片茫然,朱桓杨对皇朝的恨意仍是个谜。“不管怎么说,总算休兵了,这次多亏东阳将军和风及川救回的难民,还有厉王从中调停,和谈的结果就是,本侯的人可以安全撤离皇宫,但要留下治国所需的银两。”天知道那些银两朱桓杨到底是用到哪去了,他一心只想搞垮冬楚,他才不信他会拿那些银两用在治国上。

    “原来如此……”

    “厉王虽然有劝侯爷留下,但侯爷觉得还是离开帝京比较好。”

    “别再说了,先与本侯去后山处理运过来的东西。”朱守镇心想要是再不阻止江仲宁,他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才甘愿。

    “那夫人……”

    “本侯有一个惊喜给她。”朱守镇心情大好地望着转晴的天空,整个人轻松无比,他终于可以和心爱的女人长相厮守了。

    **********

    钱朵朵皱着小脸倚在门边,恶狠狠地瞪着屋前的小路,很好!他竟然还不来道歉,她还天真的以为他会追过来,结果他不但没有,甚至还让她苦等了五天!

    “朵朵,我们还是回去吧。”蛤蟆望着宫殿的方向道。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她才不会这么没骨气,除非朱守镇亲自来接她,并向她道歉。“你假装没事不就得了!”

    “那样太没志气了。”

    两个人正在拌嘴,只见风及川神色焦急地冲向码头。

    “你怎么来了?”蛤蟆连忙放声问道。

    “我要出海。”

    “为什么?”原本染病的人都康复得差不多了,为何还要出海?

    “我要去其他岛找药材,侯爷有伤在身,而且伤得不轻。”风及川边说边登上大船,风风火火地准备出航。

    “什么?”钱朵朵胸口猛然一紧。

    此时两人又突然看见江仲宁一边伤心地哭着,一边半伏在雪地上,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这是怎么回事?”钱朵朵三步并作两步,毫不客气地抓起江仲宁就问。

    “侯爷快不行了,我希望岛上有大夫所说的药材。”江仲宁假装抹眼泪的时候偷偷笑了一下。

    他真的受伤了?那天看起来明明就很好,该不会他又刻意隐瞒她吧?钱朵朵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得心乱如麻,不由得拔足狂奔。

    当她紧张的跑入殿内,才发现自己上了当,只见广阔的厅堂里张灯结彩,一片喜气。

    “朱守镇!”钱朵朵气得直跺脚,还来不及找到罪魁祸首,就被钱家的女人们给困住,拖进一旁的偏厅。

    “你……你们……”

    那些女人哪管她要说什么,拉着她便是一番梳洗打扮。

    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新嫁娘顿时出现在大家眼前。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钱朵朵被折腾得脑袋一片模糊。

    她们铁了心不跟她说话,见她都打扮妥当了,最后替她戴上凤寇,盖上盖头,将她押出房外。

    “我的新娘来了。”朱守镇含笑的声音响起,其中有着掩饰不了的喜悦。

    钱朵朵愤怒的大吼,“听说你得了重病,我看你倒活得很好嘛!”

    “我的确得了重病。”

    “什么病?”上前两步,钱朵朵一把扯去盖头,与朱守镇四目相对,见他也一身红衣,胸前结彩,一时之间火气消了一大半,目光留恋又担忧的望着他俊雅的脸。

    “思妻病。”

    “哼!”钱朵朵娇嗔。

    “小笼包,我知道你还在生气,这场婚礼算是我对你的道歉。”

    “不接受!”她哪这么好打发。

    “朵朵,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弥补你,每次只要一想到让你难过,我的心就痛得不得了,从今以后,我会乖乖听你的话,你别再生气了好不好?”

    看着钱朵朵有些动摇的表情,朱守镇就知道装可怜这招一定有效,他打蛇随棍上的使出最后绝招。

    “你看!你爹已经在那里等了快一个时辰了,他老人家原本高高兴兴地等着看咱们拜堂呢,但一看到你扯下盖头,他似乎有点不高兴了……”朱守镇迷人地笑道。

    “你……”一对上他深情的目光,她连话都说不好了,哪还有力气抗拒。

    “朵朵,别再生气了,你要是再生气,我的心就真的要痛死了……”朱守镇低下头,可怜兮兮地说道。顶着华丽的凤寇,钱朵朵忍不住一阵欢喜,噗哧笑出声。

    “风及川和江仲宁是你派去的吧?”

    “他们是自动请缨,听说两人比唱戏的还投入。”

    “你们还在这里磨蹭什么,别误了吉时,喜婆!喜婆快来这!”某颗贡丸急得满头大汗。

    “我们洞房见。”朱守镇丢给她一个暧昧的笑,便将她交给了贡丸,走出门廊去准备。

    钱朵朵笑得阖不拢嘴,再一次被红通通的盖头罩住,喜乐在耳边轻快的奏起,每个人都沉浸在无比的欢欣之中。

    从此,这里便是他们的新家,幸福就在眼前。

    欲知被朱桓杨捉弄而导致夫妻分离的厉王和王妃杜雨青的故事,请见——一王三帅之一《魔皇的卖艺妻》。

    想知道朱桓杨身上到底背负着什么秘密,又是谁能收服任性乖张的邪帝,敬请期待——一王三帅之三《邪帝的偷情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爷的败金妻最新章节 | 侯爷的败金妻全文阅读 | 侯爷的败金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