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侯爷的败金妻 > 第七章

侯爷的败金妻 第七章 作者 : 艾林

    受困的两人最后是被风及川找到的。他从天极岛返回帝京本有要事禀报,因此一路追在他们身后,在船只出意外后他立即展开救援,先救起大难不死的蛤蟆,他们焦急的搜寻好几天后,终于找到狼狈不堪的两人,将他们救出这片荒山野岭。

    脱险之后,朱守镇先到了南方重镇养伤。

    驿馆外布满了护卫,日夜来回巡逻,严防朱桓杨随时有所行动。

    秋风透凉,朱守镇蹑手蹑脚地坐在床边,看着疲倦睡去的钱朵朵,她脸上的伤已经淡得看不出痕迹,可留在他心头的印记,却逐渐加深。

    他爱怜地轻抚着她略微削尖的下巴,她为他吃了许多苦,原本圆润的身材,在重重折磨下瘦了不少。

    “朵朵,身为你的相公,保护你为我此生的责任。”

    “爷,东阳将军来了。”风及川的身影映在纸窗上,压低音量叫唤道。

    “他来了?”

    “是。”

    “嗯,你先去准备,本侯随后就到。”

    斜对着窗口的宽大铜镜映入一轮明月,就着月光,朱守镇看着镜中的自己,沉甸甸的重责大任重重压在他心头。

    三年前,山阴兵变,叛军在东阳将军的指挥下,侵占山阴诸地。当时厉王出兵平乱,叛军因缺乏粮草,再加上厉王的猛烈攻势,只能败走漠北。今晚,他要见的人,就是当年的叛军。

    他有钱、东阳有兵,两人合作,足以抵挡冬楚皇朝大半兵力,他需要的只是时间。

    朱守镇没带随从,只身前往后院,坐在石桌前,气定神闲的饮着酒。

    “侯爷真是胆识过人,不带随从就敢与本将军相见。”深厚的嗓音从石桌前的枫树上传来。

    “你也不差,三年前带兵反叛的行为震撼了整个皇朝。不过,你是属猴的吗?一定要待在树上?”朱守镇半开玩笑地啜了口醇酒。

    “你四处放消息找本将军,不会只是为了话家常吧!”当年被厉王打败,被迫带着属下流亡的东阳将军,毫不掩饰自己对皇室中人的戒心。

    “本侯欣赏你,你是一名汉子,叛乱流亡之时却不曾伤害百姓。”树上的黑影杀气腾腾,朱守镇却依旧闲适自在。

    “哼!”巨大的人影跳了下来,眼神带着防卫的落在朱守镇身上。

    “本侯看中你这一点。”

    “我不需要你的青眯。”

    “当年朝廷派你去镇压灾民,你却义无反顾地为灾民挺身而出,实属难能可贵。”

    “我只是个粗人,没你说的那么伟大。”

    “本侯需要你的人马。”

    “我不信你!”东阳将军两眼瞪着桌上的烤鸡,满怀戒心的说道。

    朱守镇拿起手上的银针,刺入鸡肉中,再慢条斯理地拔出来,语气平稳的说道:“请用。”

    见他用银针试毒,东阳将军便直接捧起整只烤鸡,大口大口的啃着,他连日赶路,又饿又累,现下不再拘束的大口吃了起来。

    “我给你一千万两,让你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招兵买马,这是银票。”朱守镇将一叠银票推到他面前,证明自己所言不假。

    东阳将军忍不住皱起眉,他实在不懂榆林侯为什么会资助叛军。

    “不必惊讶。”

    “你不是狗皇帝的皇叔吗?”

    “所需的粮草,本侯亦会负责准备。”

    “为什么?”

    “你只需要说,接不接受?”他温雅的姿态中蕴含着不容拒绝的霸气。

    “若我说……不呢?”

    “叛军被厉王打败后,流亡漠北,日子清苦,与其在漠北与青狼族争斗不休,不如与本侯合作,我绝不亏待自己人,难道你想继续让兄弟们吃苦吗?”朱守镇一针见血的道。

    东阳将军似乎也颇同意他的说法,“好!你要是骗我兄弟,我誓死不会放过你。”

    “记住,你得听我号令,不可伤及无辜。”他用粮草掌控东阳的势力,再加上他看准东阳爱民之心,确实可以助他达成目的。

    “哼!”东阳轻哼了声,继续啃着他的鸡肉。

    “一个月之后,在常州起兵,顺势向西推进。皇朝的兵力图,近日我会派人送到你手上。”

    “你要我打下整片冬楚江山?”

    “不必,你只需要控制住常州及其以西的海岸,还有,随时带兵协助本王。”

    “你真的很奇怪,不过这笔买卖,成交!”东阳豪气的将怀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起身准备离去。

    “东阳将军,我朱守镇向你保证,等任务完成后,我会好好安置你和你的兄弟们。”朱守镇郑重地承诺。

    大步迈开的脚步霍然顿住,东阳回头,斜睨着月光下的俊美男子,仅透过眼神的交会,他便信了这个人。

    夜越深,风越冷,花瓣上的露水映着月光,晶莹得发亮。

    朱守镇在东阳将军离去后,缓步走回寝房,才一进房,就看到某只贪睡的小笼包,半边身子已经挂在床外,随时都有掉下床的可能。

    他忍着笑,宠溺的抱起仅着薄衫的她,将她重新安置到床上,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扑鼻而来,再加上她软绵的娇躯,他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想要她的欲望像烈火一般焚烧着他,他感到双腿间突然一紧。

    她这个磨人的小东西……爱怜之情油然而生,他紧紧拥住钱朵朵,和衣躺在她身旁。

    “不要!相公,不要死!”钱朵朵再一次作着相同的恶梦,她紧张的挥舞四肢,好似想抓住他。

    “朵朵,我在这里……”他握住她挥动的小手,双唇贴在她的耳上,柔声轻哄。

    “你没事吗?没事就好。”一感受到他温热的吐息,钱朵朵终于冷静下来,还在睡梦中的她,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只知道心爱的他没事就好。

    “让你受惊了,对不起……”他愧疚着挑起滑落在她颊边的秀发,细细地亲吻着。

    “没事就好……”她突然绽出一抹微笑,“你不能比我先死哦!一定要比我活得更久,一定要!”

    她的呓语震撼了他的心,与朱桓杨交手,他并无万全之策,他的顾虑太多、负担太重,他要保护的人真的太多,这次能否全身而退,他真的无法预料。

    “朵朵,我不明白为何老天在最危急的时候,将你赐给了我,我多想让你无忧无虑的生活,不必担心任何事,可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的娘子今生只有你一人!”

    犹在睡梦中的钱朵朵转过身,顺势把手挂在他的腰上,仿佛感受到他的愧疚,用行动安慰着他。

    朱守镇突然觉得心好痛,他深情回拥着她,亲吻着她的脸颊、细颈、双手,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她的睡颜,直到天露出鱼肚白。

    *********

    半月过去,朱守镇背部的伤已经愈合,身体也调养得差不多了,风及川这段时间也很尽责的为他打点好各方事务,一切处理妥当后,众人再次起程,回到钱朵朵的家乡——常州。

    一到钱府,便看见钱家老老少少已聚在门前,热切地迎接钱朵朵回家。

    “相公,你发什么呆呀?”钱朵朵率先跳下车,向家人招招手,再回头却发现朱守镇站在马车上,一动也不动。

    “好多丸子啊!”朱守镇垂首低笑。他不是故意要取笑她的家人,只不过钱家人都长得圆滚滚的,表情憨直,和钱朵朵有着明显相似的特征。

    “色老头,你笑够没?”她不悦的撇撇唇。

    “还没。”朱守镇边露出坏笑,边从容的下了马车。

    “你这坏蛋!”钱朵朵握起粉拳就想捶打他。

    “这是鱼丸,那个肯定是贡丸,还有那边那位好像狮子头。”风及川从马背上跳下来,小声地调侃着。

    哼!她受不了这两个无聊的男人,自顾自地蹦蹦跳跳的奔向家人。“二姨娘、四姨娘、二哥二嫂、三哥三嫂、大姑二姑五姑、四姐、六哥六嫂,我回来了。”

    场面顿时变得格外热闹,朵朵的家人一下子便将她团团围住,热情的拉着她进钱府。

    “这位是?”一直到入厅落坐后,才有人留意到带着大批人马跟进来的朱守镇。

    “他是……”钱朵朵害羞地别过头,小小声的回道:“朵朵的相公,榆林侯朱守镇。”

    “你嫁人了?”众“丸子”发出一阵惊呼。

    钱朵朵瞄了朱守镇一眼,随即扬起幸福的微笑,用力的点点头。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先跟我们商量?”钱家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叫道。

    “你不是说北上做买卖吗?怎么反而把自己给卖了?”

    “朵朵,你给干娘说清楚!”

    “可是……事情很复杂耶,反正嫁都嫁了!”钱朵朵含羞带怯地移步到朱守镇身旁,顺便给蛤蟆使了个眼色,要他替她挡下这些难缠家人。

    蛤蟆无奈地翻翻白眼,还是乖乖的举起长手,替她拦住所有人。“有事就问我,朵朵与侯爷一路舟车劳顿,让他们先回后院歇息吧!”

    钱朵朵调皮的向大家做了个鬼脸,马上带着朱守镇向后院溜去。

    “你跟你的家人说去做买卖?”朱守镇似笑非笑地在她身后问道。

    “有什么不对吗?”她用圆圆的大眼,天真的望着他。

    “很好、很好!”天大地大,娘子最大,他还能说什么?

    “我带你去见我爹。”她回头拉起他的手,加快脚步往前走。

    一路上,朱守镇留心观察四周,除了大门看起来较为华丽,钱府内部每个院落,都显出一股令人惊讶的萧条,花园已长出野草,约五亩田地大的水池,也变成积满黑泥的大坑,左右厢房,有的更是破旧不堪。

    钱府真的不像外界传言那么有钱。

    朱守镇凝神暗忖,钱大富,那个仅凭十余年的时间,便稳坐南方首富之位的男人,到底出了什么事?

    钱朵朵一路拉着他,走到府中靠西北处的院落里,她轻巧的推开房门,领着他走进幽暗的厢房内。

    “爹,我回来了!”钱朵朵来到床榻前,握住钱老爷枯瘦的手。

    朱守镇漫步跟上,神色复杂地看着紧闭双眼的钱大富。

    “爹,朵朵嫁人了哦!”

    床上的老人听到这句话,奋力的睁开凹陷失神的双眼,喉间困难地发出几个简单的单调。

    “好了好了,朵朵都知道。”她很窝心地给钱大富一个温暖的微笑。

    老人垂着口水的唇角也僵硬的勾了勾。

    “爹爹,这是朵朵的相公。”她把朱守镇拉到床边,欣喜地向钱大富介绍。

    老人突然激动起来,费力的伸出枯枝似的指头,指着朱守镇。

    “钱老爷,在下榆林侯朱守镇,我一定会好好替您照顾朵朵,您请安心养病。”朱守镇真诚的说道,他看得出来钱大富非常爱护这个女儿,只不过力不从心。

    听到朱守镇的话,老人还是指着他的鼻子,似乎有话要说。

    “爹,不许为难人家啦!”

    “钱老爷,我绝不会辜负朵朵,若有违誓,死无葬身之地。”

    “相公……”听到他的誓言,她的眼眶红了。

    钱老爷终于满意的放下了手,嘴角扬起的弧度似乎更为明显,然后又转向钱朵朵,接着又咿呀说了好长一串,朱守镇完全听不懂。

    “相公一定会好好对我的,别操心了!嗯,二哥太善良,容易被人骗,我会看好他的,你放心。”不知为何,钱朵朵就是听得懂钱大富想要表达什么。“我也知道三哥会乱花钱,我一定会叫他注意点。”

    病入膏肓的钱大富似乎还是放不下府中的事,一直对钱朵朵耳提面命。

    好不容易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钱大富也累极了,闭上眼,马上沉沉睡去。

    钱朵朵又在房里待了一会,确定爹没事,才悄声的领着朱守镇离开。

    “相公……”一走出厢房,钱朵朵就像被人抽走所有力气一样,软绵绵地靠在朱守镇的怀里,想要从他身上汲取一些可以支持下去的力量。“六年前爹突然一病不起,看了大夫也治不好,只能用药续命而已,哥哥们安逸惯了,对商场上的事根本一窍不通,爹生意上的朋友,还坑了我们好大一笔钱,大哥又……唉……”

    那段时间,她真的好害怕这个家会从此支离破碎。

    “从小,姨娘和哥哥们都对我很好,我不想让他们受苦。”所以她带着蛤蟆四处犯案,只是没想到好死不死竟会被朱桓杨抓到。

    朱守镇圈住她娇小的身子,温柔笑道:“如果你不出来行抢,说不定我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呢!”

    “嗯!所以说劫富济贫,发发小财也是对的。”钱朵朵很认真的点头。

    “不好了朵朵,债主又上门了!”蛤蟆匆匆而来,忙不迭的指着大门的方向。

    她一听说债主上门,连忙挣脱朱守镇的怀抱,气势骇人地冲向大门。

    “听说钱朵朵回来了?快叫她还钱!”

    “她这次回来,带了这么多人,还有这些马车,别跟我说没钱还啊!”二十多个债主拿着借据在门口大声嚷嚷。

    钱朵朵很快杀到债主面前,一个人与吵闹不休的讨债团对峙。

    “张老头,去年我不是已经拿地抵债了吗?”

    “还有你,不是早把借据给撕了吗?”

    “钱朵朵,这是钱府新欠的债。”

    她气呼呼地定睛一看,的确,这些全是钱家今年五月时所欠下的债。她圆滚滚的黑眸锐利地扫向丸子军团,用眼神拷问他们。

    “好啦,是我们借的……”丸子们个个低头认罪。

    “你们?我不是有拿银子回来吗?”她至少弄了五十万两回来,怎么可能三两下就没了!

    “那一点钱不够啦!”二哥的头垂得更低了,声音也越来越小。

    她就知道,这些过惯奢侈生活的家人。永远都学不会怎么节省。

    怎么办?她得出去再抢几趟才能还清这些钱啊!钱朵朵突然觉得很难过,肩上又多了莫名的重担。

    “各位,少安勿躁,我相信你们都累了,不如进来休息片刻,等会我就吩咐下人,马上还清所有欠银。”

    朱守镇神态自若的站在她身旁,淡淡说了几句,所有债主全都乖乖的闭上嘴,被他的贵气所震慑。

    “你是?”

    “榆林侯朱守镇。”

    债主们一听,忍不住发出声声惊呼,这个头衔,代表的只有两个字——财富。

    债主们连忙陪着笑,说着拍马屁的话,态度逆转得相当快。

    “你、你要帮我还钱吗?”钱朵朵不可置信地看着朱守镇。

    “小笼包,回后院歇息吧,等我把这些人打发走了就去找你。”他心疼她舟车劳顿,现在还要面对这些牛鬼蛇神。

    “可是……”

    朱守镇摇摇头,阻止她再说下去,直接命人押她回房。

    一回到房间,她便往床上一倒,觉得既感动又惊喜,过没多久,她的眼皮逐渐变重,最后进入梦乡。

    等她再次睁开眼时,只看见烛火映照下,朱守镇专注的侧脸。“在看什么?”她清清嗓子问道,顺便看了看他手中的帐册。

    “钱家可真是一贫如洗啊……”

    钱朵朵闷哼了一声,起身问道:“债主都走了?”

    “朵朵,钱府这么多年来都是靠你一个人在硬撑,你这是何苦?”

    “你知道钱家名下有多少善堂、学堂和店铺吗?如果钱家一倒,他们全都会走投无路,所以即使再辛苦,我也要撑下去!爹刚病倒时,大哥和大嫂带走所有家产,那时比现在更困难,我都挺过来了,我想往后……”

    “往后都交给我。”朱守镇没有抬头看她,依旧仔细看着手上的帐本。

    “什么?”他愿意帮她扛起肩上的大石,她顿时觉得心头一阵暖热。

    “不要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家那些人很会花钱的。”她吸吸发酸的鼻头,再次强调。

    “嗯,看得出来,不过我自有办法。”

    “我家下人也好多,还有各个店铺的主事、帐房、掌柜。”

    “他们都是可用之人,钱家的铺子虽然赔钱,但只要加点资金,与我在各地的商铺联手,情况势必会慢慢好转。”

    “那些善堂……”钱朵朵边说边缓缓走向朱守镇。

    “当然会继续下去。”

    钱朵朵动情地从身后搂住他,欢欣地整个人都在颤抖,她做梦也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给她这么大的惊喜,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谢,只能紧搂着他不放。

    朱守镇笑着把她拉到跟前,让她坐在他的腿上。“明日我叫几个商铺的老板过来,好好打理一下钱家的生意,也会派人长期住在钱家,负责所有事务并照顾你的家人。”

    “相公。”她开心得主动献上热吻。

    她的吻很笨拙,但就是这股清涩,反而更撩拨起朱守镇按捺许久的欲望。

    热情一触即发,两人急切的索求着对方的身子,仿佛再多的触碰也无法传达内心的渴求,灼热的感情在屋里流窜。

    两人一路吻回床上,唇没有离开过对方,他撕扯她的衣服,在肌肤上留下他的烙印,他要证明,她只能完完全全属于他。

    他们纠缠、细语、吟哦、抚摸,忘我而深沉,融入骨血,此情浓得再也化不开。

    爱,在今夜开出艳丽的花朵。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爷的败金妻最新章节 | 侯爷的败金妻全文阅读 | 侯爷的败金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