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侯爷的败金妻 > 第六章

侯爷的败金妻 第六章 作者 : 艾林

    一艘看似普通的中型商船顺江而下,直驶常州。

    顺风而行的商船在江上快速前进,两岸的景色如画,但船舱的人已无心欣赏。

    “相公,你不必陪我回常州,只要处理好事情,我就会马上赶回帝京,你还是留在帝京比较好,以免出什么乱子。”钱朵朵与朱守镇一起窝在雅致的船舱里,一边用手推了推他的身子。

    “这么急着赶我回帝京?你在担心什么?”朱守镇悠哉的躺在软榻,顺便揽她一起上床。

    “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还问!”她早就习惯他对她抱来抱去,也懒得挣扎,不过即便习惯了,只要两人肌肤相贴,她还会害羞不已。

    “脸又红了。”朱守镇邪笑着抚过她如花娇嫩的粉颜。

    “色老头,你有没有在听人家说话!”没事不要动手动脚啦!

    “好,我不闹你,你快说。”他朝她勾起迷人的微笑,微眯上眼仔细听他的亲亲娘子有什么高见。

    “朱桓杨不会放过对付你的机会,我要是你,绝不会离开帝京。”

    “小笼包,你到底被朱桓杨抓住什么小辫子,为何这么怕他?”他也不以为意,一手搂紧她,把脸枕在她的肩窝,轻声问道。

    钱朵朵一听,没接话,神情不安,似有犹豫。

    “是你杀了人?还是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为什么会和朱桓杨有牵扯,这件事她一直没老实跟他说。

    她静默了一会,他也不说话等着,直到她暗叹口气,开了口。

    “色老头,你可真不了解我!”钱朵朵学他闭上眼睛,小手与他的大掌交握。

    “我不仅不做罪大恶心极的事,还专做劫富济贫的事。”

    “哦?”朱守镇难掩好奇,挑了挑眉。

    “是啊!还未及笄,我便随着蛤蟆扮一起打劫金陵知府。”她得意的扬起下巴。

    “前金陵知府,为官无道,贪婪成性,做得好!难不成当年金陵知府丢了十几万两银子,就是你所为?”

    “哼!他怕被人骂是贪官,才不情愿的向外宣称只去了十几万两,我得手的银子,少说也有一百万两。”

    “你只劫贪官?”

    “还有为富不仁的商贾。”

    “这样看来,你这几年打劫来的银两还不少是吧?”没想到他的小笼包也算“学有专精。”

    “对呀,要不怎么惊动朝廷。”不过一想到失风被抓就觉得呕。

    她终于肯松懈心防跟他聊往事,让他忍不住轻笑出声。“你终于愿意对我坦诚了,小笼包。”

    闻言,她没多解释什么,只是将头往他胸膛贴,听着他平稳的心跳说:“所以我叫你回去,是因为不想失去你。”

    “但我怎么能放心你一个人去呢?”

    她故作轻松的说:“担心什么?我曾犯下十省抢案,大家都怕我才是。”

    “朵朵……”朱守镇睁开眼睛,托起她的下巴,直视她的眼睛,深情且认真的说:“本侯会好好的保护你,不论你人在哪里,我都会保护好你的心、你的人、你的一切。”

    钱朵朵听出他话中深意,这男人在给她承诺,不论她是皇上的一颗棋也好,他都会保她全身而退。

    她不再需要靠自己强撑,现在有人愿意当她头顶上的天,替她承担所有悲伤苦痛。

    她何德何能拥有他的疼庞,思及此,不争气的泪水滑落,原本以为会尝到满嘴咸涩,没想到他早她一步,温热的双唇吻去她的泪。

    “我舍不得你掉眼泪。”

    “我是在笑。”她是喜极而泣啊。

    “我只知道你一掉泪,我就觉得心好疼。”他的吻更为深浓,沿着细白的颈子而下,并用力地将她搂紧在怀里,像要把她揉进自己体内。

    “不许诱惑我。”她双手抵在他的胸膛。

    “……小笼包。”朱守镇咽着嗓子,硬止住了动作,拧眉睇着双颊绯红的她,经过**的洗礼,她流露出诱人的韵味。

    “趁现在离帝京还不远,你掉头回去还来得及。”她不能因为贪恋他给予的温暖而害他出事。

    “我明白此时的危险,但如果我不跟着你,我无法想像朱桓杨做出什么让我痛苦一辈的事,我绝不允许。”他格外谨慎,只为这份得之不易的感情。

    “色老头……”钱朵朵柔声唤道。

    “我一直不明白朱桓杨的心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他为何这么憎恨皇朝?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几年要不是我适时防范,冬楚早就已经毁在他手上。”

    “朱桓杨的秘密?”钱朵朵不禁也对这个娃娃脸皇上多了几分好奇。

    “他是先皇最疼爱的儿子,不像厉王受尽苦难,可到头来,想毁掉整座江山的人,却是他。”

    “怎么会?”她眨眨眼睛,完全无法理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年的战乱,冬楚早已耗尽元气,我竭尽全力守护江山,成了他的眼中钉,他已经越来越无法忍耐了,正准备一举拔除我在朝中的势力,现在这种混乱的局面非常危险,我更不可能让你离开我半步。”

    “难怪他要我想办法削弱你的财力。”

    “之前你劫富济贫时,都是将抢来的银子一半送给穷人一半带回常州吗?”她虽然精明调皮,但他知道其实她的心地很善良。

    “嗯,战乱让好多人流离失所,百姓们又穷又苦,我抢来的银子可以让他们温饱,这样有什么不好?”她的表情相当认真。

    “可是你家不是南方巨富吗?为何还要你出来打劫?”

    “哎呀,肚子饿了,我叫蛤蟆扮在上船前给我买了小笼包,吃小笼包去。”她的话都还没说完,人就已经窜到了舱门边,调皮地向他做了个鬼脸才离去。

    朱守镇哭笑不得的看着她的身影,不自觉勾起唇角。

    钱府一定有什么秘密,他等着揭穿。

    是夜,钱朵朵在一阵猛烈的摇晃中惊醒,她揉揉双眼,看到朱守镇已经起身,披衣正准备要出船舱。

    “怎么了?相公。”钱朵朵也跟着起身穿衣。

    “你留在这,我们好像遇上暴风雨,我去外面看看。”

    船只在狂风暴雨剧烈摇晃,劲风拍打着窗户,咚咚直响。

    “不好了,前方有泥石滑落,阻塞河道。”窗外传来船夫的警告声。

    倏地,一个大浪打来,船只差点翻覆。

    朱守镇冲出船舱,只见滂沱大雨中,视线所及皆是一片迷蒙,一道闪电横空划过天际,能看见的也只是白茫茫的雨幕。

    “怎么办侯爷,雨太大了,船身根本稳不住。”护卫和船夫焦急地上前禀报。

    这时,河道两边的山石随着骇人的雨势纷纷坠入河中激起阵阵水花。

    “侯爷,怎么办?”狂风暴雨逐渐增强,再不想法子,所有人都要命丧于此。

    钱朵朵穿好衣服,也来到船舱,冒着大雨,奋力走到朱守镇身边。随行的蛤蟆也从船尾跑了过来,一边拉住缆绳,边顾着钱朵朵,怕她掉进水里。

    “把所有的帆都收起来,命人放下铁锚。”朱守镇握紧钱朵朵的手,喝令众人一起抵抗风雨的侵袭。

    船夫们手忙脚乱,突地一个大浪猛然卷来,泥水夹着豪雨倾倒入船,折断的桅杆横倒下来,甲板顿时一片混乱。

    “朵朵小心!”蛤蟆一心顾着钱朵朵,却忘了及时放开手中的缆绳,就在桅杆倒下的同时,被冲力狠狠抛了出去。

    “蛤蟆扮!”蛤蟆对她而言如兄如父,两人一同出生入死,她没办法见死不救。

    钱朵朵顾不得风急浪大,伸手想抓住膀蟆,不小心脚下绊到一团绳子,整个人往前摔了出去。

    “小笼包!”朱守镇及时伸手扯住她的腰带,无奈风雨太大,加上船身摇晃得相当厉害,一眨眼,两人便掉入黑暗无边的巨浪里。

    桅杆随着着船身左右摇摆,摆地拍向甲板,众人不得不弃船逃命,船身承受不了桅杆的重量,吃进大量泥水,渐渐沉入水底。

    “朵朵!朵朵!”朱守镇落入水中,大雨重重地打在他的头上,他挥动着双臂,想在黑暗中找到钱朵朵的身影。

    大水卷动的碎石划破了他的衣裳和皮肤,污黑的沙泥塞满了他的袍子,他在水中越来越难行动。

    “小笼包!”他担心的狂吼,被轰隆隆的雷声掩去,他不顾危险,一心只想尽快找到钱朵朵的身影。

    “相公,我在这里!”钱朵朵在一丈远的地方艰难地回应着。

    山上不时有大石坠入江中,湍急的水流生出许多漩涡,朱守镇借助浪头,好不容易游到她的身边,用尽全力托起她的身子。

    “小笼包,别怕!河道并不宽,只要再坚持一下,很快就能游上岸,快点抓住我!”

    “我还没有找到蛤蟆扮……”钱朵朵紧张得都快哭了。

    “我先送你上岸,再去找他。”朱守镇领着她,奋力朝河游去。

    “蛤蟆你在哪儿?”钱朵朵一边划着水,一边使尽全力大喊。

    轰!轰!又是几声巨响,闪电再次划破天空,借着短暂的光芒,两人同时看见堵在河道中央的巨石。

    “抱紧我!”朱守镇用身体做盾,将她护在怀中。

    等他们顺利绕过巨石,好不容易快靠近河堤时,朱守镇抱住她的手臂猛地一收。

    “怎么了?”钱朵朵感觉到他的不对劲,连忙紧张的问道。

    不知被什么异物刺中,朱守镇的背部传来一阵剧痛,他明显感觉到背上汩汩流出的热血,与冰冷的江水交融,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

    他告诉自己还要保护她,不能现在就倒下,因此更加的加快速度,只不过每次一用力,流出的血便更多了。

    “告诉我怎么了!”钱朵朵一阵心慌,哽咽地大吼,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朱守镇凭着意志力,成功将钱朵朵推上岸,但他却没有力气爬上岸了,看到她已经安全,他挂着欣慰的微笑,整个人无力的往下沉。

    “不!”钱朵朵挣扎着站起身,及时抓住差点被湍急的河水冲走的他,拼命的往岸上拖。

    朱守镇的身体逐渐失温,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不!不要离开我,朱守镇,你听见了吗?”她使尽全力的扯着他大叫,眼泪也不受控制的奔流而出。

    朱守镇在朦胧之间,听到她令人心碎的哭喊,心中不舍的他努力凝聚全身的力气,配合着她往河岸上攀,好不容易上了岸便马上晕过去,身子半挂在岸边的大石。“不许死,听一没?朱守镇,你还有很多事要做,你还欠我好几百万两银子,听到了没有?”

    闭上双眼的朱守镇感觉到自己正向无止境的黑暗深渊滑落,但耳边传来的吼叫,蛮横地阻止他继续沉沦。

    “你不是说过要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吗?日子还长得很,你敢就这么死了,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她焦急的边哭边骂,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用力揪着他的衣襟将他整个人拖上岸,因此看清了横贯他整个背部的血口子。

    “你不许死!欠钱的人不许死!”这一道述目惊心的伤口,抽走了她脸上最后一丝血色。

    虽然他们得救了,但朱守镇的伤势严重,要立刻处理,可这各糟糕天气要上哪去找大夫替他治疗?

    雨势稍缓,钱朵朵咬住冻得发紫的唇,脱掉身上的罩衣,勉强拧吧,盖在朱守镇的背上。

    “我一定会把你救活,一定!”她心如刀割,暗自在心中立下重誓,她绝不容许深爱的人在自己眼前死去。

    钱朵朵举目四望,透过迷蒙的水雾,她依稀看见远方有一抹微弱的火光。

    奋力背起比她高大许多的身体,吃力的往前走。

    她摇摇晃晃、极为艰难的挪动脚步,平时看似简单的动作,此时此刻却困难的不得了,湿滑的泥地几乎吞没她半个足面,而朱守镇的重量,也压得她喘不过气。

    “我警告你,不许死,你要是死了,侯府所有的珍宝可都归我所有了。”她咬紧牙关,拼了命的向前移动,根本无暇顾及四周的藤蔓不停划伤她细嫩的肌肤。

    就快到了,她不停的鼓励自己,看着与那盏灯火的距离慢慢在缩小。

    “朵……朵……”朱守镇恍惚之中,感受到她为了救他不顾一切,可是又觉得自己只是在做梦,无法分辨现实与幻影。

    “你死了,我一定会被狗皇帝凌迟处死,你怎么忍心丢下我一个人面对这一切?”钱朵朵突然法到满嘴腥甜,原来她不知道何时咬破了唇。

    一路上,她的脚陷入好几个深坑,早已被路上的尖石划破脚底,添了好几道血痕,冰冷的雨水亦已渗入她全身。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看到那抹温暖的火光,一座堆满稻草的木棚子出现在她眼前,里头没有人,只留有一团即将熄灭的火堆,不知是谁生的火,她急着将朱守镇拖进干燥的木棚子里,接着拿起大把干草,丢入快要熄灭的火堆中。

    她不敢休息,马上回到他身边,将两人湿透的外衣脱掉,架在火堆旁烘干。

    突地,身后,干草堆传来微弱的声响,钱朵朵连忙回头,只见他打着哆嗦,她先撕下一块裙摆盖在他的伤口上,再把可以用来御寒的干草,全堆到他身上。

    她瞄了自已身上的伤一眼,没放在心上,她担忧的躺在朱守镇身旁的硬地上,紧紧拥着他冰冷的身子。

    “你看我这一身的伤,一道口子收你十万两,应该不算过分吧?所以你一定不能死,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债主,你是侯爷耶,没有赖账的道理,睡饱了就快点醒过来嘛!”说着说着,她的泪水便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逐渐觉得暖和的朱守镇渐渐不再颤抖,感觉到阵阵温热传来,他觉得自己正在作一个很真实的梦,他的小笼包好像在哭,可他现在好累,完全睁不开眼睛,等他醒来,他会好好的抱住她,吻着她,让她不再哭泣。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你只要肯醒过来,欠我的钱都可以不用还……”钱朵朵哭到上气不接下气。

    从她懂事以来,她就不曾这么伤心过,此时她才明白,她的人生早已因他而变得不一样。

    “相公,我还没说过我爱你,从来没有,所以求你不要死,我不想得追你追到黄泉,才能弥补这个遗憾。”

    最后钱朵朵哭累了,偎着他的臂膀睡着了。

    翌日,终于雨过天晴,钱朵朵套上残破的衣物,拖着满身疲惫,沿着木棚外的山路走到一座小村庄。她用身上仅剩下的一些银两和饰物,请来一位大夫,替朱守镇处理伤口,好心的大夫见她可怜,又施舍了些食物和草药给她。

    服了几次药,朱守镇总算退烧了,背部的伤口也不再流血,她这才总算比较放心了。

    朱守镇就这么睡了好几天,直到第五天的黎明才醒来,他忍住背上的剧痛,转过身子,定睛看着睡在他身旁、紧急着眉的钱朵朵。

    破烂的衣衫遮掩不下她满身大大小小的伤痕,朱守镇难抑心疼,却又有说不出的满足,他忍不住背部像火烙的疼痛,将她瘦了些的身子圈进怀里。

    他疼惜的吻轻轻落在她有着几道小伤痕的脸上。

    钱朵朵突然觉得双颊一阵搔痒,如扇的眼睫眨了眨,霎时与他四目相对,她随即红了眼眶,眼泪无声的夺眶而出。

    “我不是在作梦吧……”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又不可置信的眨了眨满是泪水的双眼。

    “小笼包,为夫活得很好,你一长串的碎念,我哪还敢死!”他的俊脸勾起笑容,想让她放心。

    “得了便宜还卖乖!”钱朵朵娇嗔着,脸上是无法遮掩的喜悦。

    “小笼包,我还以为那一晚我们会就此天人永隔。”朱守镇突然道。

    “不要说,我不想听。”她捂住自己的耳朵,拒绝想起那令从害怕的一夜。

    “是你的勇气留住了我。”他轻柔的抚触她微微发抖的身子,凝视着哭红的双眼,柔情万千的说道:“我爱你……”

    他仿佛忘却了疼痛,伏身吻住他此生最爱的女人。

    钱朵朵整个人傻了,她瞪大双眼,像被固定住的木头人。

    他居然说他爱她?她的思绪顿时纷乱不已,无法思考,可一颗心却像浸了糖蜜水似的,只觉得好甜好甜。

    “等……等……”颈间传来阵阵酥麻,她迷茫地低吟。

    “嗯?”现在就算伤口再痛,也难以阻止他继续往下深探的唇舌,他没有停止动作,只是挑眉哼了声。

    “你刚才说什么。”

    “我、爱、你。”他眼中含笑,用低柔的嗓音重复道。

    这三个字敲入她心底的那一瞬间,她顿时觉得了阵天旋地转。

    “小笼包,你对我说那三个字的时候,我可是很开心呢!”朱守镇奋力撑起身子,笑看她多变的表情。

    “我什么时候说过啊!”

    “想抵赖?”

    她脸儿一红,嘴上仍不服气的道:“你不是晕过去了吗?怎么还会听见!”她当时实在很害怕如果再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

    他躺回她身边,紧紧抱着她,“我突然明白,即使没有财富地位,只要有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他一定要与她安安稳稳、幸福的白头到老,因此定要想出可以让两个人全身而退的完美计策,当和朱桓杨的斗争结束后,世上便不会再有榆林侯,他的世界从此将会简简单单,只会有她。

    “只要有我钱朵朵在,你就不能死!”她没读过太多书,很多心里话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能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对他的感情。

    “好,我答应你。”朱守镇当然明白她话中的意义。

    “你要敢违背誓言,我饶不了你!”

    “为夫全听娘子的就是了!”他心甘心愿的被她管。

    钱朵朵这才放心的用力吸吸鼻子,满足的缩进他怀中,闭上眼睛,在他的呵护下安稳睡去。

    ***********

    一眨眼,挂在天上的月亮已由满月变成弦月,算算日子他们流落此处差不多有十来日了。

    两个人这几天皆靠山间野果、野菜,还有一些肉干、面食果腹,幸好他平日身体还算健壮,伤口的复原情形也相当不错。

    某日早晨,朱守镇醒得早,却没看见钱朵朵的身影,他自个起身稍微活动一下筋骨,身体状况,似乎还算不错,背上的痛楚已变成酥痒,表示他的伤口快好了。

    他盘腿打坐,敛气调息,直至日正当中,却还不见她的身影。

    朱守镇免不了的开始担心起来,顺着山路走去,才发现原来路的尽头是个小村庄。

    他缓步来到村庄口,只见大树下几个村民衣衫褴褛,面有菜色,他们稍稍打量了朱守镇一会,又再继续刚才的对话。

    从那些谈话的内容,他大概了解这是个贫瘠的小村庄,村民们靠着几亩薄田和养猪过活。

    朱守镇放慢脚步,仔细回想,这几日朵朵是怎么在这么穷困的小村子里找到足以供两人温饱的食物?甚至还有肉干可以吃?他气自己真是病糊涂了,这么不寻常的事,他怎么都没发现。

    “希望村长说的祈福真的有用,能让今年收成好一些。”

    “今年会的,村民已经把最好的食物都拿去山神庙祭拜,山神一定会保佑我们的。”村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闻言,朱守镇心里忽然闪过一个不好的预感,他用最快的速度进到村子里,向一个小孩打听山神庙的方向,随即赶去。

    当他翻过一道上墙,看见山神庙就在眼前,同时也注意到有十几个村民站在庙前时,他们高亢激动的咒骂声随即传到他的耳里。

    “你竟敢偷供品。”

    “吴大婶,快叫人来帮忙。”十几个愤怒的村民团团围着钱朵朵。

    “我求求你们,我是逼不得已才偷的。”钱朵朵没有逃跑,她抱紧手中的食物,含泪跪在众人面前。

    从远处遥望的朱守镇看到这一幕,一颗心被揪得很紧,他焦急的举步想要冲过去救她,心绪的波动加上动作过大,不小心扯到背部正在结痂的伤口,突如其来的刺痛,让他不由得减慢速度。

    “你太可恶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从你进村后,山神庙的祭品就逐渐在减少。”纯朴的村民们被她偷窥供品的行为激怒,一个大婶气不过,狠狠甩了她一耳光。

    这一巴掌不担打得钱朵朵眼冒金星,在她白嫩的脸上也留下清晰的五指红印,但她自知有愧,躲也不躲,默默承受村民的指责。

    “这些供品是整个村子的希望,村里有许多老人宁愿饿肚子,也要拿供品祭神祈天,你怎么还下得了手?”

    “这些我都知道,如果打我能让你们消气,你们就打吧,但求求你们,我真的很需要这些食物。”钱朵朵的脸上早已挂满泪痕。“我跟相公前些日子遇到暴风雨,不得不流落在此,我家相公身受重伤,如果没有食物充饥的话,他捱不过去的。”

    “这些食物都是大家省吃俭用凑出来的,你拿走了,我们怎么办?”

    钱朵朵含泪以众人保证,“我答应你们,只要我能找到出去的路,这些食物我会加倍奉还。”

    “不要被她骗了!”

    “我求求你们。”钱朵朵抛下尊严,用力的磕着头,额头一下又一下,硬生生撞击着泥土地。“我相公伤得很重,不能没有食物,求求你们。”她声泪俱下的哀求。

    朱守镇看她这个样子,心疼不已,再也顾不了背上的伤因为刚才的牵动而微微渗着血,尽可能加快脚步,赶到她身边。

    “相公?”跪在地上的钱朵朵眼角余光瞄到他的身影,不禁惊叫出声。他什么时候跟来的?

    “我娘子的过错都是因我而起,该打的人是我。”朱守镇话才说完,便双膝一弯,和她一起跪在村民面前。

    “你快起来,你是什么身份,怎么能随便向人下跪!”她大惊失色,心痛不已的说道。

    “各位大叔大婶若要责罚,朱某绝不会皱一下眉,只是请你们别再为难我娘子。”

    朱守镇相貌不凡,即使现在一身狼狈,众人仍能看出他尊贵的气质,更重要的是他那诚恳护妻的态度打动了村民们善良的心。

    “你们走吧……”村长的妻子蔡大娘特意别开头,不让人看见她早已红了的眼眶。

    “蔡大娘,这是村民们献给山神的祭品呀,难道就这样放他们走吗?”少数几个村民仍不罢休,纷纷表示抗议。

    “多谢大娘!”朱守镇怕再待下去村民若又被煽动情绪,恐怕情况会难以收拾,便拉起钱朵朵准备离去。

    岂知她抬头起身时,额上的血顺势往下流。

    那些原本还想再骂些什么的村民,无不瞪大了眼,完全说不出话。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想山神也不愿见她的相公饿死。”蔡大娘无奈地摇摇头,“快走吧,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有下次,我们不会轻易饶了你们!”

    “多谢大娘!”钱朵朵欣喜的抱着食物,跟着相公的脚步,慢慢往村外的落脚处走去。

    回程,两人经过一口井,朱守镇忍住背上的灼痛,打起一桶水,为钱朵朵洗去额上的鲜血和尘土,等清洗完毕,他忍不住吻上她前额的伤口。

    “我朱守镇何德何能,让你如此为我?”他用低哑的嗓音叹道。

    钱朵朵眼中含泪,她不发一语,只是默默的扑到他怀中,紧紧抱着他。

    朱守镇温柔的拥着她,一会儿后牵起她的手,两人沉默不语的往前走。

    “相公,已过正午了,先吃饭吧。”

    一回到木棚,钱朵朵正准备为他张啰食物,却被他狠狠固定在怀中。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的手爱怜地环着她明显瘦了一圈的腰际。

    “我总不能让你负伤去找吃的吧?我知道这里的村民生活困苦,但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她侧过身去,想躲避他的视线。

    不过他可不容许她躲避,他双手稍微使力,让她不得不面对着他。

    钱朵朵紧张得连忙惊呼,“小心你的伤。”

    她才刚与他眼神交会,双唇就已被他霸道的吻住。

    他闭上眼,忘情地吻着她,百般怜惜着为他牺牲许多的娘子。

    历经千辛万苦才要回来的食物此时已被遗忘在地上,深情拥吻的两人在短短几日内,体验了几近死别的痛苦,却也成就了彼此之间更深刻的感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爷的败金妻最新章节 | 侯爷的败金妻全文阅读 | 侯爷的败金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