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诈亲大少 > 第六章

诈亲大少 第六章 作者 : 元柔

    劈-啦劈-……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不停响起,街上人潮汹涌,一个又一个昂贵的礼品纷纷送进敞开的大门里。

    今天是楚家老爷的五十大寿,楚家不论在朝廷还是商场上,都有十分丰沛的人脉,今日也有许多达官贵人特意从远地来此道贺,人数太多以致堵得整个街道水泄不通。

    席开百桌,一路从主厅到整个前院厅堂,所有的门扉都暂时卸下,好保持出入通畅,下人们个个忙得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好应付这一波又一波的人潮。

    身为楚家的长子,楚和祺自然要担负起招待宾客的任务,其它兄弟也都走不开身,周旋在每个宾客之间。

    “楚老,恭喜了,每个儿子都是将才。”

    “是啊、是啊,恭喜你了!”

    “真是好福气啊!”祝贺声此起彼落,几个与楚老较有交情的富豪一起坐在主桌,每个都欣羡他的好运。

    孰人不知,楚家五子个个才有专精、学有所长,外貌又多半遗承楚家两老,俊美出众,要能有五个这样的儿子,真是死也无憾啊。

    楚老爷听到众人都是这么称赞自家儿子,笑得阖不拢嘴,只是得意归得意,嘴里头还是得谦虚话。“哪里、哪里,这些孩子还得多学学,还差得远呢。”

    楚夫人笑着睨他一眼,对客人们点头,“就是嘛,还是王老您比较好命,孩子们都大了,也都成家立业,每日含饴弄孙,这才是真正的好福气。”

    王老爷神情十分得意,一手抚着自己的山羊须。“说到这,楚老,你家五个俊鲍子,怎么都还没半点消息啊?”不知道他家的丫头有没有机会啊?

    楚老爷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对王老爷道:“这个啊,待会儿您就知道了。”

    主桌上几个老爷对看一眼,每个人都年过半百了,还都像个小毛头似的,挨到楚老爷身边,一脸好奇地追问——

    “别卖关子,有啥好事,快点说出来让大伙开心、开心啊。”

    楚老爷跟楚夫人对看一眼后笑开,不管桌上其它人怎么追问,就是保持神秘不透露半点口风。

    不一会儿,一阵蚤动从大厅门口传来,楚老爷跟楚夫人抬头一看,只见厅堂口,楚和祺扶着祝蓉一起往主桌走来。

    两人站在一起就像一对金童玉女,尤其是祝蓉的美,更让众人看傻了眼,两人所到之处,都能听到赞美声。

    楚家两老骄傲得**都快翘起来了,他们两个早收到消息,知道儿子跟祝蓉两个人感情进展得十分顺利,今天就当献宝,看谁还敢笑他们大儿子娶不到媳妇!

    祝蓉紧张得左脚打右脚,同手同脚走路,她这辈子还没参加过这么盛大的场子,一次被这么多人盯着看,她还真不习惯。

    楚和祺走在她身边,眼眸扫过掌中轻颤的小手,微微使力握紧,低首靠在她耳旁轻声道:“别想太多,我在这里。”

    “嗯。”温热的气息抚过耳畔,眨眼间红了颊,祝蓉羞涩地低下头。

    听到他的声音,原来紧绷的心渐渐沉淀,也不再四肢僵硬,神情变得自然许多。

    楚和祺淡淡一笑,握紧她的掌心,扫视四周一眼,大家看着祝蓉的眼神充满惊艳,但也有些眼神马上就变得有些诡异,尽是贪婪,他不悦地抿紧唇,身躯一移,挡住大部分的目光。

    祝蓉察觉到他的举动,水灵灵的眸子看向他,楚和祺对她一笑,她心底一暖,也跟着笑逐颜开。

    两人慢慢走到楚老爷身旁,祝蓉轻福个身,娇嫩的声音自红艳的唇瓣流泄而出,“楚伯父,今儿个是您五十大寿,蓉儿祝您天锡遐龄、箕畴五福、寿比南山。”简洁的祝寿词落落大方,不失礼节。

    一直跟在两个人身后但被忽视的祝英骀这才上前一步,递出手中的锦盒。“伯父,英骀也祝您星辉南极、耆英望重、河山长寿!这是家父特意送给您的寿礼,还请笑纳。”

    掀开锦盒,盒内静静躺着一颗有巴掌般大的黑珍珠。

    “哇……黑珍珠呢!”众人眼前一亮,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寻常一颗黑珍珠都已经十分难得了,更别说这么大一颗黑珍珠,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年才能有这么一颗,算得上是稀世珍宝了。

    “好好好,都很乖,英骀,代我谢谢你爹这份大礼。”楚老爷对着一旁的福管事点个头。

    福管事上前一步接过祝英骀手中的锦盒,捧着它先行退下。

    “楚老,这两位是……”王老爷好奇地问。

    哇,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怪不得楚老方才笑得那么神秘了,原来已经内定好一个这么漂亮的大媳妇儿,只不过,怪了,这大美人怎么长得挺眼熟的?

    “这位是祝老的一对儿女,都很乖、很贴心,颇有祝老跟祝夫人当年的风范。”楚老爷为他解惑。

    王老爷恍然大悟,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怪不得觉得眼熟,跟祝嫂子好像啊,这小丫头不就是那个火神吗?”

    祝蓉脸上一红,有点尴尬,没想到爹取名字的笑话,居然全部的人都知道。

    那王老爷这么一说,主桌上几个老爷全笑开了,对于当年祝老爷把自己女儿取名跟火神祝融一样这件趣事,他们可是记忆深刻。

    其中笑得最大声的就是楚老爷跟楚夫人,没办法,当年命名时,他们两夫妇也在旁边,他们眼见祝夫人青着一张脸,跟祝老爷那十分自得的模样,实在太好笑了。

    “爹、娘。”楚和祺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发现儿子生气了,楚老爷笑脸一僵,马上变得正经许多。“你们俩别站着,去旁边坐着休息,等会儿要开饭了。”

    楚和祺看了他们一眼,带着祝蓉到另一边楚家兄弟的桌子坐下。

    祝英骀脸色微青,开始庆幸有祝蓉这个挡箭牌,幸好有她跟楚和祺拉开众人对他的注意力,要不然被笑的人应该会是他。

    “英……”祝蓉把握机会,偏过头正想叫他,没想到他眼神突然变得凶狠,话凝在嘴边,她一脸莫名其妙。

    她什么都还没做耶!

    祝英骀扯一下她的衣袖,小小声地道:“叫我小弟就好,别喊我的名字。”他不想在这里丢脸。

    祝蓉一愣,而后偷偷一笑,“你平常不是最讨厌我喊你小弟吗?”她有些幸灾乐祸。

    “闭嘴。”祝英骀瞪她一眼。

    祝蓉对他吐吐舌,两姐弟之间的气氛也自然许多,这让她窒闷多日的心情大好,一脸笑咪咪地。

    楚和祺一手抚过她的长发,她回眸看着他,他轻声道:“别那样笑。”

    “为什么?”笑也不成?

    他没有回答她,只是目光深邃中暗藏柔情的凝视着她,她不会懂她的美有多诱人,方才那一笑,简直就像一只小花妖,让人心魂俱迷。

    “你别笑就对了。”祝英骀支持他。他这个姐姐,每次都忘了她那张脸有多红颜祸水,他开始同情起未来姐夫的处境。

    “问个为什么也不行……”祝蓉挤眉弄眼做鬼脸,突然觉得楚和祺也挺会管人的。

    低笑一声,楚和祺伸手捏捏她挺俏的鼻子,祝蓉对他露出有些娇憨的甜笑,她喜欢他的碰触,每次他待她的举动,都如珍宝似的,她很喜欢。

    楚家其它兄弟对看一眼,全聪明地低下头,君子非礼勿视,况且老大应该也不喜欢被人盯着瞧。

    没一会儿,所有的客人几乎都落坐了之后,楚老爷一挥手,厨房开始忙不迭地上菜,整座宅邸热闹滚滚。

    祝蓉也感染这份快乐气息,笑靥愈见绝美,每当她的眼睛对上了楚和祺的眸子,那眼底就如星光在闪耀一样,亮得——

    快刺瞎桌上其它楚家人跟祝英骀的眼睛了!

    宴席进行到一半之后,开始有戏班的表演、杂耍,逗得大伙儿笑呵呵的,在这同时,大门口也有抹姗姗来迟的身影。

    一名年约四、五十岁的汉子,一身胡袍锦绫,脸上蓄着大胡子遮去他大半的脸,入了门,一双大眼四下扫过,看见远在厅堂里的楚老爷,开心地大步冲过去。

    “楚大哥!楚大哥啊!俺来啦!”一边跑,那胡袍大胡子一边嚷嚷着。

    原本大家正专注地看着戏班的表演,他这大声一嚷,许多人纷纷回头。

    楚老爷一见到他,惊讶地站起身。“胡车儿?”

    被称为胡车儿的男子哈哈一笑,上前给他一记熊抱,用力的拍拍他的后背。“楚大哥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还记得俺啊!”

    “咳、咳!”

    楚老爷被他这几下熊拍,差点没把刚才吃下肚的东西给吐出来,连忙推开他一些。

    “当然记得,没想到你居然记得今儿个是我寿辰。”楚梅爷颇为讶异,他这个好朋友已经失联好多年了。

    胡车儿哈哈一笑,“俺哪记得那些,是那些白嫩嫩的家伙来俺牧场买马时,不经意提到的,俺才想,好些年不见,来中原见见你跟嫂子呗!”

    “……”这家伙……楚老爷听他这么一说,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胡车儿目光一转,瞧到坐在一旁的楚夫人,惊喜地睁大了眼。

    “嫂子!俺好想你啊!没想到你一点儿都没变啊!”话落,双臂一展,也要给楚夫人几个熊抱。

    楚老爷见状连忙挡住他。“喂!她是我娘子,你想干么?”

    “胡车儿,这么多年,你还是这脾气。”楚夫人偷吁口气,还好他没抱过来。笑着摇摇头,语气里颇有些怀念。

    “俺就是这性子,改也改不了同,俺家那婆子,也常念着。”胡车儿搔搔头。

    看到了他,让楚老爷同时也想起一个人,正想开口,一旁就传来祝蓉的惊呼声和一声巨响,三个人和所有宾客都同时转头看去。

    祝蓉跟楚和祺两人原本正开开心心地看戏谈天说地,没想到突然有个胡人装扮的汉子跑了进来。

    她好奇地瞧了几眼,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又转头跟楚和祺说说笑笑地看戏,突然之间,楚和祺抓住她的手腕,用力扯向自己。

    她惊呼一声,整个人摔进楚和祺怀里,下一瞬间,一声巨响,圆桌翻起,桌上的瓷盘全摔落在地,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仓卒之间,她整个人又被楚和祺抱起来,往旁边一送,又落入另一个人的臂弯中,接住她的人是坐在楚和祺旁边的楚和珈。

    “砰!”

    一个怪异的声音倏地响起,一股庞大气流向她扑来,抱着她的楚和珈退了一步,将她放到地上护在身后。

    一阵烟尘弥漫,一旁几桌受到波及的人纷纷惊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一会儿,烟尘散去。

    楚和祺的身影昂然矗立,右掌伸直在前方,在他前方站着另一个男子,跟着方才那位大汉穿着一样的胡服,只是体格较为瘦削,右手握拳,左手抓着右手的手腕,表情陰森又恐怖地看着楚和祺。

    楚和祺原本一贯的笑脸没了,一脸寒霜,定定地看着对方,语气冰冷。“她不是你能碰的人。”

    男子听到他这么说,眸光更冷,一转头,追寻祝蓉的身影,看见祝蓉后,身影一晃,倏地出现在楚和珈眼前,五指成爪,出招毒辣直取他的双眼。

    一双大掌袭来,先是挥开他欲攻击的手,另一手翻转,拍向他的胸口,硬是将他逼退几步,男子有些狼狈的闪开,瞪着挡在他面前的人。

    楚和祺将祝蓉挡到身后。“你是谁?”

    男子没有理会,只是脸上表情由陰狠转成痛楚,对着祝蓉伸出一手。“仙如……”

    躲在楚和祺身后的祝蓉害怕地看着那个人,听到他脱口而出的名字,微微一愣,讶异地睁圆了眸子。

    “仙如……”男子轻唤着,脚步踉跄,又往他们靠近几步。

    “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楚和祺沉声低喝。

    “住手!塔喇!”胡车儿冲到男子身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再往前一步。

    楚老爷走到楚和祺身前,轻叹口气,目光复杂地看着眼前人。“塔喇……”

    塔喇看着楚老爷,一时眉宇间充满疑惑,甩甩头,看着他。“楚……墨天?”

    “塔喇,好久不见了。”楚老爷点点头。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啊。

    塔喇看着他,许久之后,慢慢地点头,迷离的目光,飘向祝蓉,说道:“是啊……一晃眼,已经二十多年了……”

    祝蓉下意识躲开他的目光,缩进楚和祺怀里;他搂紧她,心头有丝火苗窜起。

    “进去再说吧。”楚夫人低声道。

    满室宾客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蚤动给吓一跳,全都一脸莫名地看着他们。

    楚老爷对身后的儿子们点个头,让他们去处理这些事情,自己则带着胡车儿跟塔喇先离开。

    没一会儿,在楚家兄弟的安抚下,宴会又恢复正常,散乱的桌椅还有碎裂的盘子全都收拾干净,换上新的瓷器跟新鲜菜肴,又开始热闹起来。

    祝蓉一双美眸在内堂的方向飘去,伸手拉拉坐在她旁边祝英骀的衣袖。“小弟。”

    “嗯?”陷入沉思的祝英骀抬首看向她。

    “方才你有没有听到,那个人叫我什么?”祝蓉小小声地问。

    祝英骀点点头。“你叫你仙如。”

    莫非他是?不!不可能的,可是……当年他太小,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对啊,仙如……不是娘的闺名吗?那个人该不会把我跟娘错认了吧?”祝蓉歪着头,这很有可能,她常听爹讲,她跟去世的娘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我怎么知道。你吃你的,别管那么多。”祝英骀白了她一眼。他心底隐隐有股不好的预感,不想让她多问。

    “知道啦。”祝蓉丢还给他两个更大的白眼,皱皱鼻,不理他了。回过头,她问另一个,“楚大哥,刚刚那个人是谁?”

    楚和祺早就将她方才跟祝英骀的窃窃私语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有着跟祝英骀差不多的感受。“可能是我爹的旧友。”

    “喔。”祝蓉偏着头,想了一会儿之后,才又开口道:“楚大哥,你是不是也不想要我多问啊?”才会答得那么敷衍。

    “你终于懂了。”楚和祺也不否认。

    “小气鬼,人家也想知道嘛。”鼓起双颊,祝蓉气呼呼地嘟起嘴。臭楚大哥,居然跟英骀的反应一样。

    “好,我告诉你。”瞧她生气的模样,他忍不住笑开,捏捏她鼓鼓的双颊。

    “真的吗?”祝蓉兴奋地转头。

    “楚大哥!”祝英骀讶异地看着他。

    楚和祺伸手把玩她的一绺发丝,笑道:“银丝鸡柳、糖醋鱼、素炒三丝、红油抄手……”他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堆菜名。

    大大的眼儿里充满疑惑,祝蓉拉了下他的手。“楚大哥,你不是要告诉我?”

    跟她说这么多菜名干么?现在要吃吗?

    “我正在告诉你,我最喜欢吃的菜。”楚和祺点点头。她只要知道他的事情就够了,其它人不需理会。

    “……”祝蓉无言地看着他,小嘴一抿,有点生气地伸手搥打他。“小气鬼。”

    她打人的力道跟蚊子咬差不多,楚和祺笑呵呵地逗着她玩闹,“你说你想知道的。”

    “人家不是这意思啦!”

    两个人在一旁打情骂俏地,祝英骀瞥他们一眼,摇摇头,撇过头去当作没看见,一转头,他才发现,其它楚家兄弟居然每个都端着碗,像看戏似的睁大眼,在一旁瞧他们两个人表演。

    祝英骀开始觉得,楚家都是一些怪胎,以后姐姐真嫁进来,不知道会怎样?

    再瞄一眼那两个还在嘻嘻哈哈的人,叹口气,算了,吃饭,别想太多。端起碗,祝英骀加入楚家其它兄弟的行列,一起看戏。

    几天后,前来参加寿宴的宾客一个个都已经告辞离开,那一天的插曲,在楚家人特意隐瞒,以及祝英骀帮忙之下,祝蓉渐渐地忘掉了,也没再去追问那个人为什么会知道她母亲的名字。

    今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是个适合出游的好日子,祝蓉从一早起床后就很兴奋,因为今天楚和祺要带她到城郊去玩,天未亮,她就已经起床了。

    “小姐,你别像毛虫一样,动来动去的,小的怎么帮你绑头发。”在祝蓉动第三十次时,小喜终于忍不住了。

    “好嘛,你快点,等等楚大哥要来了。”祝蓉娇嗔地点头,按捺不住一颗像要飞起来的心,一双明媚的眼直往窗外瞟去,小脸红通通地,既兴奋又期待。

    你不要动我就能快了!

    这句话,小喜在内心大吼,深吸口气,快速的将手中的长发编成辫。

    “小姐,你要记得,出了门,绝不能离开楚大少爷半步,你也不能擅自离开他的身边,还有,到了河边耍玩,记得泡泡脚就好了,别整个人下去玩水,吹了风,只怕会染上风寒……”小喜一边整理祝蓉的服装仪容,一边开始啰哩啰嗦起来。

    “小喜,我知道啦,你从昨天念到今天了,我知道、我知道。”祝蓉对天翻个白眼,她真的那么不能信任吗?都已经答应了十几次了,小喜还像个老太婆一样,一直在她耳旁叨念,她快受不了了。

    “嫌我啰嗦是不?你若染上风寒,我就不理你。”小喜回她一记白眼。当她喜欢当老太婆啊!没良心的家伙。

    小喜心底是有些不安的,那天寿辰她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事情发生的经过,但事后少爷也有告诉她,再加上这几日,夜里时,她总觉得有人站在庭院里,当她出去看的时候,却又没有半个人,吓得她总觉得毛骨悚然。

    “好啦,我再跟你说一次,我不会离开楚大哥半步的,这样成了吗?”祝蓉觉得他们太大惊小敝了,再说,楚大哥告诉她,昨儿个因祝贺暂住在府里的宾客都已经离开,前几天那个想抓他的怪人应该也走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蓉儿,好了吗?”楚和祺的声音在后头响起。

    祝蓉一听,高兴地转过头,眼睛一亮,笑弯了眼。“楚大哥!”

    向来穿着月牙色儒袍的楚和祺,今日难得换上一套墨色的衣衫,绑在脑后的书髻也用着一条发带利落地绑在脑后,与平日斯文儒雅的模样截然不同,变得十分英挺帅气。

    “小姐。”小喜咬牙切齿地在她脑后叫道。

    祝蓉吐吐舌,赶紧转回铜镜前坐好,一想到要跟楚和祺一起出游,她就是笑咪咪的,嘴角勾起的笑容都舍不得放下。

    “好了。”大功告成!小喜满意地打量祝蓉。

    “楚大哥!”祝蓉就像逃离笼子的小鸟一般,飞向门旁的楚和祺。

    “东西带了吗?”他伸手抱住她娇软的身子,她毫无掩饰的喜悦感染了他,心为她的美好而柔软,看着她就愈是愉悦,眸光流转,情感不自觉展露无疑。

    小喜在一旁见了,轻轻一笑,放心了。小姐从一开始的一头热,到现在,楚大少爷也将小姐放入心底,两人的感情愈来愈好,真是太好了。

    “东西?”祝蓉顿了下,转头四周找了找,快速走过去,将放在床上的东西背起来,脚步轻快地回到楚和祺身边。

    “在这里。”她动动肩膀,让他看见她身上背的一把短弓,这一把短弓是楚和祺为她再制的,当初及笄礼所送的那一把大小已经不适合她使用。

    “走吧。”楚和祺笑着摸摸她的头,牵起她柔嫩的手。

    “小喜,我走喽!”祝蓉回过头,对小喜摇摇手,笑靥如花。

    “是。”小喜颔首。

    祝蓉兴高采烈地跟着楚和祺出了城,两人共乘一骑,迎风奔驰,一路上都能听见她银铃般响亮清脆的笑声。

    骏马在绿草上自由走动,大树下,一抹挺拔的身影将枯木排成一个圆,火苗窜起,不一会儿已经起好了火堆。

    不远处的小河旁,一个娇俏的美人儿露出两条洁白的小腿,笑声咭咭,顽皮的将水花踢溅得飞高,乐此不疲。

    一会儿后,火堆的火势趋稳,挺拔的身影这才缓慢起身,往美人儿的方向移动。

    “楚大哥,你也下水玩嘛!”祝蓉坐在一颗大石头上,双脚浸泡在水里,一身暑气全消。

    “你玩就好。”楚和祺摇摇头,从出楚府开始,她就漾着笑,也不会笑僵了脸。“开心吗?”

    “嗯!”能跟喜欢的人一起出游,她当然很开心。

    楚和祺任她去玩,走到大树下拿起地上两把弓,再返回她身旁的石头坐下。

    祝蓉的弓,是特意照着她娇小的身子所制成,弓背上,刻有繁复特殊的花纹,两旁弓角上系着一对小小的圆形玉,是把十足女人所使用的弓。

    扯扯弓弦,测试一下弓弦的紧度,检视两旁的弓臂及弓面是否有裂痕,这把弓状况良好,可见被细心照顾的程度。

    “楚大哥,你真的很喜欢弓吧?”她偏着头,瞧着楚和祺温柔抚摸弓的神情。她看到这把弓的时候爱不释手,后来英骀偷偷告诉她,楚大哥随便一把弓,都要价上万两银子!听得她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是啊,看着每一样东西,由无变有,看着一块木材、一个上好的角,慢慢的从我手中变成一把弓,很有趣。”他淡淡一笑,每当铸弓的时候,他就能抛去所有烦心事,每一把弓的问世,都代表着他辛劳的成果,十分有成就感。

    “楚大哥,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制弓啊?是伯父要你学的?还有很多兵器不是吗?”她一直很好奇这一点。

    “是我自己选的,其实所有兵器的制法我们都会,只是我对制弓比较拿手。”要不,就专制弓一种兵器能够让楚家赚到什么钱。

    祝蓉想了想,笑弯了眼,“难怪。”她没头没脑冒出这句话。

    楚和祺看着她。“难怪什么?”

    祝蓉两手放在颊边,踢起水花,笑着说道:“楚大哥给我的感觉,就很像一把弓。”

    “喔?为什么?”他像弓?

    “弓外表看起来没有其它兵器的杀伤力,却有百步之外击杀敌人的威力,就像楚大哥一样,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但内心却也有不容小觑的能力。”她眨眨眼,一脸俏皮。那天在寿宴上,楚大哥所展现出的威胁感,让她微微吃惊。

    她一直以为楚大哥是个读书人,差点忘了,楚家冶铁起家,擅制武、也擅武,听说前几代,还有楚家人差点考上武状元,不过最后因细故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官位,不过听说楚家老三,曾经当上武林盟主呢!不过只有三天……

    “你看得真透彻,怎么办?你摸透了我,我都无处可躲了。”想不到娇憨的她,也有一颗玲珑心。

    “嘻嘻……那就不要躲了啊!”祝蓉用最简单的想法回答他。

    闻言,楚和祺目光一柔,摸摸她的发辫,一脸怜惜,慢慢地低首靠近她的脸;她一阵脸红心跳,没有任何防备的仰首看着他。

    一股湿热覆上她的唇,她愕然地睁大了眼,傻傻地看着他,但那份急切和好闻的气味,却不令她反感,楚和祺的脸近在她的眼前,鼻间呼出的气息抚上她的脸,不自觉往后,他顺势往前半压着她,俊眸里流光晶灿,刹那间让她失神,沉沦在他眸底的**里,她双眼迷蒙,再一抬眸,他的眼底,还透露出淡淡怜惜,令她更为迷醉。

    他再也压不住内心渴望她的浓烈情感,深深吻上她,舌尖细细描绘她柔软的唇瓣,伸入芳香的檀口,吸吮唇内的甜液,逗弄她羞涩的丁香,将所有隐藏在心底的爱意,借由这一吻,展露无遗。

    许久后,他才依依不舍放开她的唇,低首看着躺在他身下的人儿。

    “蓉儿……”温润嘶哑的嗓子,充斥激昂的情感。

    祝蓉一脸羞涩地看着他,绯红的双颊带着可爱的小酒窝,这样的肌肤相触,她不讨厌,反而……很喜欢,也喜欢他现在看着她的眼神,温柔似水,对她的怜惜毫无遮掩,赤luoluo地表现了他的情感。

    伸出纤细的两条玉臂,慢慢地勾上他的背,依恋地枕上他的胸腔,听着他的心跳声,满满的幸福洋溢心口,她好喜欢、好喜欢他的眼睛,慢慢地、轻轻地诉说自己的心声。“楚大哥,蓉儿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闻言,他抱紧怀中柔软的身子,笑声从唇间逸出,轻柔地吻上她的发,“不是喜爱之人,怎会做出这种举止。”

    她的存在,像一朵小小的花,先是在他的心底占了小小一处,而后小花慢慢成长,绽放绝美姿态,让他情不自禁直想呵疼她,不容许这朵盛开的花有半丝枯萎。

    他的话,让她眼眶一热,紧紧抱住他,激动的泪水滑出眼眶,不受控制的化为一滴滴晶莹泪珠,慢慢滚落她的颊畔。

    两人静静地相拥着,耳旁传来小河潺潺流动的声音,骏马在一旁走动的声音,风吹过树梢的声音,还有他们热切的心跳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诈亲大少最新章节 | 诈亲大少全文阅读 | 诈亲大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