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诈亲大少 > 第五章

诈亲大少 第五章 作者 : 元柔

    楚家的皇太后下了懿旨,说祝蓉初来乍到就受了伤,行动不便,一个人待在小小的院落实在太可怜了,命楚和祺在她伤好前这段期间,要负责陪伴祝蓉。

    懿旨一出,楚和虢跟楚和谦两人都没有异议,马上将楚和祺手头上的事情全接过来,让他专心陪伴佳人。

    事实上,楚夫人已经私下警告过他们两个,要是谁让到手一半的儿媳妇给跑了,谁就赔她一个。

    几天后,楚家后方的练武场上,脚伤好得差不多的祝蓉穿着一身红色装束,肩膀上背着一个小巧可爱的短弓,足蹬小蛮靴,蹦蹦跳跳地来到一旁的靶场。

    楚和祺一回头,就看见她漾满笑意的小脸,不由自主的也回她一抹笑,目光温柔。“你来了。”

    “楚大哥!”祝蓉笑容甜滋滋的,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他身旁。

    发现自己的目光似乎在她脸上停留过久了,楚和祺敛起笑,不大自然地移开目光。“我已经让人将靶心往前挪了些,比较适合你的短弓距离。”

    她只是个小泵娘而已,并不会真的喜欢上他,况且她一旁早有白玉这个护花使者,楚和祺不停的在心底苦涩地提醒自己这一点。

    祝蓉察觉到他闪躲的态度,一个怔忡,有些不解,刚刚……

    楚和祺退开两步,将位置让给她,一手指着前方。“你先试射几箭,我再帮你看看。”

    他也察觉到她眼底的受伤,但他似乎当作没有看见。他是为了她好……

    一瞬间,祝蓉清楚感受到,他似乎有意拉开他们两人的距离,心底顿时一沉,觉得自己眼眶发热,连忙转头,想借着取杯拿箭的动作,掩去眼里的雾气。

    不是没有发现她刻意的举措,楚和祺只是摇头,他不是不为她动心,但她只是小女孩的迷恋,他又怎能当真,等她日后碰上了真正喜爱的对象,那他所付出的真心,受到的伤害又该如何平复?

    不敢再多想,他专注在她射箭的动作上,偶尔开口几句,只是为了调整她的姿势。

    祝蓉虽然心底难过,却装成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专心练习。

    她想,或许他不喜欢她吧……

    炽热的太阳高挂空中,散发热力,练武场上一片热气蒸腾,空无一人的场上,只有两个娇小的身影站在靶场。

    “小姐,我们回去休息吧。”小喜叹了口气,看祝蓉拿着箭不停往前面的标靶射去,摇摇头。

    祝蓉咬着牙,取出腰间箭袋里的箭,架在弓上,拉紧弓弦,看着靶心,手一松,箭随即脱弦疾射而出。

    “嘟!”

    “小姐——”小喜在她取箭的时候伸手阻止。

    “他没有来。”祝蓉咬着下唇,眼眶微红。

    她失落地环顾四周,那原本应该陪在她身边的人,没有来。

    自从两天前,他避开了她的视线之后,就没再见到他了,他是故意避着她的,为什么?

    “小姐,天气热,回去休息吧。”小喜取下她手上的弓,拉着她的手,往一旁的树荫下走去。

    祝蓉脚步定住,不肯让她拉着走,一双大眼儿,还是不死心地看着远处。

    “他答应要陪我射箭的。”

    不管小喜怎么劝,她就是这么站在大太阳底下,不走也不动,实在拿她没办法,小喜只好先离开,打算去找祝英骀来劝她。

    小喜才离开练武场没多久,一直让烈日曝晒的祝蓉,忍不住眼前突然发黑,双腿发软。

    “小心!”楚和祺伸手揽住她的手臂。

    祝蓉听见他的声音,抬眸看向他,依恋却又有些苦涩地偎进他的怀里。“你来了……”

    听到她的话,楚和祺原本欲伸手将她推开,但看见她一脸的苍白,心底不忍,还是环住她柔弱的肩膀,半揽着她往陰凉的地方走去。

    “你这是在做什么?”他语气里带了点责备,却又有更多的不舍。

    其实自祝蓉出现在靶场上后,他就来了,看着她的表情从期待而后变成了失望,再来是忧伤,他的脚步就愈无法从躲藏的地方踏出。

    他不能一错再错,她需要真心倾慕的对象另有其人,而不是他。

    “我在等你。”她半闭着眸,盈盈的泪水在双眼中聚集。为什么?她可以明显感受到。他明明也会为她心疼、舍不得,那又为什么要退开她?

    楚和祺不语,只是一径扶着她走到树旁坐下。

    “我有事要忙。”他抬起手,想要轻抚着她的背脊,却又缩回。

    他抬起的手紧握成拳,俯视着她的目光中带着心痛,撇开脸。“明天我再陪你到府里游湖好吗?等等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明天吗?你说的,一定要陪我。”祝蓉轻扯唇角,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

    “嗯。”他在心底叹口气,看见她双眼中希冀的目光,他实在无法说不。

    听到他轻声应允之后,祝蓉这才放心地闭上眼,被烈日曝晒太久,她早已经头昏眼花来了,任由黑暗带走她的神智。

    看着她,楚和祺不知道该怎么办,忍不住伸手抚着她柔嫩的脸颊。

    “你是真心的吗……”他喃喃低语着,很想放胆去爱她,却又害怕她只是一时的迷恋,心里早已另有他人。他已经伤害过一个人了,怎能还去伤害另一人?

    一颗心紧紧为她而痛着,想响应她的情感,却又被自己过往的回忆绊住,裹足不前,害怕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带来更大的伤害,他究竟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祝蓉披着薄披风,坐在自己院落里的凉亭发愣。

    看着天上的月娘,忍不住轻语,“月娘啊月娘……究竟是为了什么,楚大哥他……”

    他明明对她有情,又为什么总是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情感藏起,不愿对她敞开心胸。

    是她不够美吗?轻抚着自己的脸蛋,她摇头,楚大哥不是一个只看外表的人,还是她太娇蛮?他不喜欢她这样的女子吗?

    “我来告诉你吧……”漆黑的夜里,突然有道低沉的桑音传了出来。

    祝蓉蓦地回首,就看到楚和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了。

    “你……”她惊讶地看着来人,晶亮的眸子缩放了下,心里一阵紧张。

    楚和谦对着她笑道:“不用紧张,我是来……帮助你的。”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他都站在一旁观察得一清二楚,也知道大哥动了心,更知道,让大哥伫足不前的心结是什么,也该是他推大哥一把的时候了。

    “帮助我?”祝蓉不解地看着他。

    楚和谦径自开口道:“你可知道,大哥曾与人有过婚约?”

    微讶地睁圆了眼,祝蓉摇摇头,“我不知道。”

    这……她从没听爹跟楚大哥提过,楚和谦又为什么突然跟她说这些?

    楚和谦看着她,而后转看向天上的明月,缓缓地开口叙述大哥那段伤心往事。

    原来,早在楚和祺十八岁那年,他就同人定亲了,定亲的对象,是他们几个兄弟的青梅竹马,一个很可爱的女孩,与楚和祺相差了四岁。

    楚和祺一开始就知道,那个女孩子对他,只不过是近乎兄长的景仰而已,所以尽量避开两人独处的机会。

    但直到女孩及笄的那一天,她还是向楚和祺表明心意,楚和祺先是用别的原因拒绝了她,想不到那女孩伤心欲绝,就在当晚闹自杀。

    此事闹得不可开交,原本相好的两家也差点坏了关系,楚和祺不忍心见那女孩又伤害自己,认真的询问她是否认定终身非他不嫁,女孩很坚决肯定的回答他。

    至此,楚和祺只好点头应允,两家开始筹备婚事,但由于女孩才刚及笄,年纪尚小,于是两家约定明年春天再成亲,哪知迎亲前两个月,女孩的表哥突然出现了。

    渐渐的,原本女孩的世界从只有楚家五兄弟,发现还有其它选择,她的心开始不受控制,爱上了她的表哥。

    那时候她才了解,原本自始至终,她对楚和祺只是兄妹之情,只因她年纪太小分不清,但又不敢坦白,直到成亲当天,她才留书跟着她的表哥私奔了。

    这件事情,当时闹得满城风雨,女孩的家人自认愧对楚家,而楚和祺也因为这件事受到不小的影响,但最重要的一点是——

    “是什么?”听到这,祝蓉有一点了解了,了解为什么楚和祺总是对她若即若离。

    楚和谦回头看着她的眼。“逃婚的第二天,那个女孩就死了。”

    祝蓉错愕地瞪大眼。“什、什么?!死了?!”

    怎么会死?不是逃婚?为什么第二天就……

    “她跟她的表哥为了躲避家里派出的人马,跑到山上躲起来,结果当时天雨路滑,他们两个失足,双双跌入谷底,伤重身亡。”

    这个,才是大哥真正的心结!

    祝蓉听完之后,久久无法言语,眼泪不知为什么一颗又一颗的掉落,心好痛,痛得她几乎快无法呼吸了。“楚大哥……不是因为被逃婚而受伤,他是认为他……害死了一个人,对吗?”

    “大哥怪自己,若不是他不勉强与对方定下婚约,那女孩也不会因为逃婚而失去一条生命,自此之后,大哥就将他的情感深藏心底,他害怕……”

    祝蓉一手捂着唇,低泣着。

    她知道,他害怕对方只是一时迷恋,怕又造成无法抹没的伤害……

    其实,真正伤害的不是那两条人命,而是他的心吧?

    傻瓜!傻瓜、傻瓜、傻瓜!楚大哥这个大傻瓜!

    任务完成,楚和谦没有打扰她,跟来时一样,静静地离开,把时间留给她,让她一个人好好想想,到底该怎样,才能让大哥正视他俩的感情。

    清风吹抚,带来阵阵凉意,波光潋滟,湖面水波荡漾,一艘精致的画舫划破水面,顺着风的带领,悠闲自在地缓缓移开。

    画舫上,茶香飘飘,魂也飘飘——

    祝蓉愕然地站在船头,小嘴微张,看着眼前的一切,傻了。

    她是知道楚府的后院有湖泊,可是,楚大哥不是说小湖泊吗?

    放眼望去,湖泊对岸的人都快看不清了,湖旁还种了许多林木,要不说,还真像在杭州西湖畔。她真觉得,楚府虽称为府,但规模已可比一座山庄了,她今天才真正体会到,楚家的财势真是大得惊人!

    她知道楚家很有钱,祝家也不差,只不过,两个府里头的建筑也差太多了吧!

    傻眼的不止有她,小喜也是在一旁瞪大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楚和祺端着茶点从画舫里头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忍不住轻笑一声,“祝小姐,来吃点东西吧。”

    这声轻唤,让从上了船后就开始发呆的祝蓉回过神,步履微跛地来到他身边,“楚大哥,怎么是你自个儿端东西上来?”

    “呵,不打紧。”楚和祺淡淡一笑,姿态优雅地将盘上的东西一一放好。

    明白小姐心思的小喜见状,悄悄的进画舫里头,将船头的空间留给两人。

    静静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祝蓉的目光追寻着他。“楚大哥,麻烦你这样陪着我,对你真是过意不去,再过几日便是伯父的寿辰了,你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忙吧?”

    要他放下正事勉强陪着她,他会不会讨厌自己?

    “和谦会安排妥当,轮不到我费心。”再说,若不是陪着她,只怕她又像那一天,做些傻事。

    “你是不是觉得,陪我很烦?”话到了舌尖打转再打转,可是她还是脱口问了。

    “来者是客,这是应该的,况且,你长得这样美,能伴佳人游湖,怎么会勉强。”楚和祺眸光轻垂,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他四两拨千金地客套回道。

    她想听的,不是这些。

    “楚大哥,其实……其实我……”挣扎了许久,她想要说出自己的心意,她不想再这样了,他明明对她有情,却又要压抑,为什么两人只要亲近一些,他就退开来?

    心底有伤,就要说出来,这样才会好吗,不是吗?

    祝蓉想了一整晚,她决定要跟楚和祺坦白说清楚,她若不表明她的态度,只会让楚和祺愈躲愈远,真正的心意也愈藏愈深。

    楚和祺心弦一颤,轻捂住她的唇,他心底一阵微荡。“别说。”

    拜托,别说。说了,一切就再也无法像现在一样平静,所有的一切都将改变。

    祝蓉轻柔地拉开他的手,怜惜地看着他。“为什么不能说?楚大哥,我喜欢你,你不懂吗?”

    楚和祺常挂在脸上的笑容没了,拧起眉。“你还小,还弄不清自己的情感,并不是真的喜欢上我这个人。”

    “喜欢一个人,跟年纪大小又有什么关系?”她知道他的问题在哪,她要他亲口说出来。

    “等你再长几岁,遇到真正的意中人之后,就会明白我说的。”他叹口气。她不说,两人之间至少还抱有最基本的情谊,她说破了,两人的连最基本的友情都难保。

    “我不小了,我已经十八了。”像她这种年岁,当娘的比比皆是。

    她有些激动地上前抓住他的手,泪眼婆娑。

    “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不可以吗?”初见面,她的心就为他悸动不已,这样难道不是真心吗?

    “你想要我回应你什么?我要的真心,是相守,你有办法跟我到白发苍苍,也不后悔吗?”看见她的泪,他的心也怞痛着,但是他不要一时的迷恋,他要的是永远,一旦要他付出真心,就不能要他收回!

    除了自家人之外,鲜少有人能让楚和祺放进眼底,尤其是女子,在他眼里,那些女人只是徒具人形,祝蓉的绝美容颜,虽然初见面时也让他惊艳不已,但不到一刻,所有的思绪就已收回眸里、藏进心底,但他没想到的是,长久相处之下,她的五官竟渐渐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里,再也挥之不去。

    她无法再压抑自己的真情意,不顾一切的奔上前,投入他温暖厚实的怀抱。

    “我可以!我可以跟你到白发苍苍,我能做到,我的一片真心,你看不见吗?”仰起头,她盈满泪水的双眼,定定地迎视他的目光。

    楚和祺闭上眼,耳边传来她的怞泣声,缓缓地睁开眼,不忍地垂眸看着她,久久之后,才启唇轻声说道:“你又怎么能说你不是一时的迷恋呢?当初……我也曾劝过她,她也是像你这样回答我。”

    祝蓉一怔,他终于说出来了,心底又酸又疼,泪水扑簌簌地掉落。

    “这就是你推开我的原意?害怕我终有一天移情别恋?”

    “你知道?”从她的态度中,他明白,她已经知道了那件他不想再提起的往事。

    “我知道……更知道你是一个……大笨蛋!”笨蛋、笨蛋、笨蛋!明明就是一个这么善体人意的好男人,对自己那么没信心吗?就怕她又爱上别人?她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我……”楚和祺看着她,他的确这么想,万一他付出了真心,她却发现自己所爱非人,那他所付出的真心又该如何收回?

    祝蓉跟他不一样,他明白自己要是再放任下去,也为祝蓉动了真心,万一祝蓉爱上别人,他不知道自己这回能否全身而退。

    “呜……呜……”祝蓉身子一颤一颤地,一手掩脸,泪水不停自她掌缝中滑落。

    她为他所受的创伤而心痛,也为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情感哭泣,无力地滑坐在船板上,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他?

    “别哭了……”她声声怞噎,扯得楚和祺心痛难当。

    祝蓉抬起泪眼,定定地看着他,他脸上的为难、心痛,都是为了她,他明明就如此在意她的感受。她不要,她不要放弃他!

    她缓缓起身,双手攀上他的项颈,将红嫩的唇瓣覆上他的,再轻轻退开。

    “我不是她、我不是她……”字字情深意切,她瘖哑哀伤地倾诉心底最深的感受。

    看着她的眼,楚和祺心底一震,为她眼底的深情震撼,压抑许久的情感再也无法克制地倾泄而出。

    “我……你不是她,我懂,但是万一……”他伸手环抱她,他明白自己一直都太多小心翼翼,隔绝了她的真心,也隐藏了自己的心。

    “不会有万一!”祝蓉用力地摇头。她只有一颗真心,怎么可能再将它分给别人?

    “你在胜州……不是已经有了一个人陪你了吗?”他语气艰涩地提醒她。

    抓紧他后背的衣裳,她双颊因为怒气而微微泛红。“我哪来的人陪我?”

    “那个白玉啊……”楚和祺一愣,她那么快就忘了白玉吗?

    “你这个大笨蛋!白玉是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表哥,我对他只是兄长的感情,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呀!”祝蓉又气又哭地伸手槌他,原来他错得这么离谱。

    压在心口上的石头没了,一颗心紧紧纠结着,看着她的眼,楚和祺听她解释后,不知道该哭还该笑。“原来如此……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红着眼睛,她瞪着他,要是他敢再讲一次她跟白玉有什么,她就当场咬死他!

    楚和祺挣扎再挣扎,久久之后,还是无法舍弃自己的私心。

    “你会说到做到吗?”不管未来如何,纵使她真的爱上了别人,他也绝不放手!

    祝蓉红了眼,偎在他胸前哭湿了他的衣襟。“我会的。”

    他的意思……是相信她的感情了吗?

    听到这,他轻柔一笑,抬手擦去她颊上的泪痕。“那……就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忍不住又哭了,祝蓉怞着气,用力的点头。人人都有伤心事,过往的伤口,就让他们一起修补,她相信,他们一定可以继续走下去。

    楚和祺笑着缩紧手臂,他何其有幸,能遇上这样一位直爽真诚面对自己情感的人,也解放了他的心。

    许久之后,他才松开了手,拍拍她的头,转身对下人摇摇手,意思是要将画舫靠岸了。

    “我、我真的很喜欢你喔……”像是怕他还不够了解似的,她柔弱轻微的声音自他身后响起。

    楚和祺身形一顿,慢慢回首,湖畔的清风吹起他系在脑后的长发,在他的颊旁飞舞,黑眸深邃地注视着她,而后成一轮弯月,薄唇高高的扬起,轻声道:“我知道。”

    羞涩和喜悦,同时在祝蓉那张绝美的脸庞上交错着,如星光般灿烂的眼底,散发出光芒,是淡淡的爱恋。

    时光仿佛停在这一瞬间,耀阳散发的光芒照在两个相应的人身上,一瞬间,两人的身影美得犹如一幅画,湖畔的下人一时之间无法转移视线,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们。

    走出画舫的小喜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深吸口气,一手撑着额头,唉,看样子小姐被迷得神魂颠倒,她得要有心理准备适应成都的一切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诈亲大少最新章节 | 诈亲大少全文阅读 | 诈亲大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