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诈亲大少 > 第四章

诈亲大少 第四章 作者 : 元柔

    一早胜州的大街上,祝府门口人来人往,护卫跟家丁们忙里忙外,热闹滚滚。

    街上排满一辆辆绘有祝家标志的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这等大场面,自然引起不少人注目。

    “这么大场面是要到哪去啊?”住在对面的张夫人睁圆了眼,眼巴巴地打量着那抬上车里一箱又一箱的行李。

    “听说是要到四川成都去呢。”左边的李夫人答道。

    “怎么突然要去成都?”张夫人好奇地追问着。

    “听我家那口子说,跟祝家有生意来往的楚老爷就住在成都,下个月正是楚老爷五十大寿呢,两家交情匪浅,定是要去祝寿。”

    “喔,原来是这样啊。”张夫人了解的点点头。

    两个三姑六婆凑在一起,不停说些有关祝府的八卦。

    祝府的大门口,一道纤长的身影正好从里面走出来,来人穿着一身男装,却有一张绝美的脸蛋。

    在议论纷纷的人群里,一个陰暗偏远的角落,有一个男子静静听着她们所说的一切,黯黑的眸底,直到那绝美的身影出现在祝府大门口时,才变得炽热,他一手握拳,冷冷一笑。

    成都是吗?

    “哇……好多人喔。”

    祝蓉掀开马车布帘,透过窗口看着街景,惊讶地睁圆了眼,饱览这美丽的都市。

    “少爷……”小喜陰沉的声音自前座传来。

    祝蓉吐吐舌,闭上了嘴,但一双大眼还是贪心地瞧着街上,一点都没有把布帘放下来的意思。

    “小喜,英骀他们是到哪儿去了?”祝蓉乌溜溜的黑眼珠转了圈,心想,反正不管怎样都逃不了英骀的责骂,干脆趁着被骂之前,先玩个够,那才划算。

    “少爷快咱们两个时辰进城,现下应该是在祝家的商行休息了。”早在出门前,老爷就跟她交代过少爷的行程。

    “那咱们也先找间客栈休息一下嘛。”

    “去商行不也可以休息?”小喜摇头,她连日驾车,累得骨头都快散了,只想好好找个地方睡一觉。

    “不一样啦。”祝蓉打开车厢驾车座后方的暗门。“咱们要是现在就到商行,肯定被英骀给骂到臭头。”

    “然后呢?”不是出门前早就该知道了吗?

    “要被骂之前,也要先玩个够本啊,你想想,我们要是现在就给英骀知道咱们偷偷跟来了,接下来肯定被关在商行里哪儿都不能去,你想要这样吗?”

    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先是哀求白玉帮她忙,然后她跟白玉才又去跟爹哀求,在她的努力之下,加上白玉的游说,爹终于答应让她跟在英骀后头来到成都。

    “我想。”小喜点点头,非常不给面子。

    “小喜!”祝蓉气鼓了双颊,嘟着嘴。臭小喜,真的跟英骀愈来愈像了。

    “唉……”仰天长叹之后,小喜妥协了。“只准今天,明天一定要到商行去。”

    “嗯!小喜,就知道你最好了!”祝蓉开心地点头,从后头抱住小喜的腰。

    没一会儿工夫,她们就来到城里最大的酒楼,将东西都弄妥之后,祝蓉便开开心心地拖着她上街去了。

    祝府所在的胜州,是靠近边关的大城市,故商业十分发达,而成都也是一座大城,来往的商人,光是每天出城、入城的商队已多不胜数,但与胜州大街又有些许差别,可能是成都靠近内地,街上多半是城里的学子,与胜州四处可见豪爽的胡人形成了有趣的对比。

    祝蓉很少见到文质彬彬的男人,往常在胜州所见都是大剌剌的汉子,成都城里的男人,身形明显纤瘦许多,说起话来也都文诌诌的,有气质多了。

    打小到大,她可是第一次离开胜州,眼前所见都有趣,自然玩得不变乐乎;小喜则是在一旁垮着脸,随她去了。

    等到夕阳西下,祝蓉心满意足了,“啊!这趟真没来错,成都真是有趣。”

    在马车上颠簸这么多天,都值得了。

    “咱们该回去了。”小喜提醒她,天以渐渐转黑,还是不要在街逗留较妥当。

    “嗯!”祝蓉看了看四周,许多小贩也正在收拾东西,街道上的人也少了许多。

    两人慢慢往酒楼的方向走去,她们落脚的酒楼是在东大街,回去的路上,祝蓉瞧见一间店铺,好奇地睁大眼,伸手抓住了小喜的衣袖。

    “小喜,你看。”她指指不远处的屋宇。

    小喜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往前望去,原来波澜不起的双眼跟着一亮。

    那间铺子的建筑雕刻精致,门口处摆着许多架在木架上的锋利武器,敞开的门上挂着一个门匾,写着“兵器楼”。

    “我们去看看。”两个人兴匆匆地一起往目的地迈进。

    就在她们两人抬脚要踏入店铺的同时,里头正好也有人走了出来,她们与来人互相错身而过,而后顿住!

    祝蓉原本开怀的笑脸,刹那间凝住,移动到一半的身体也僵住了;小喜倒吸了一大口气,半空中的两手抖啊抖的。

    与她们错身而过的男子同时也回过了头,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回走,祝蓉听见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抖得全身的骨头都快散了,小喜恨不得地上有个洞,让她能躲起来。

    “祝蓉!”一道激昂的怒吼震天响起。

    “哇——”这声巨吼就像触动了祝蓉的开关,惊叫一声,在店铺里四处窜逃!

    “祝蓉!你竟敢偷偷跟来?!不要跑!”祝英骀铁青着一张脸,火冒三丈地追上去。

    小喜悄悄地捂着脸,踮着脚尖,慢慢地走到角落的木柜子后躲起来。

    “不要生气啦!”祝蓉一边跑一边回头大喊,看祝英骀一脸像要吃人的模样,惨了啦!他真的生气了!

    “你给我过来!”祝英骀何止生气,简直就是快气疯了。

    “不要!”祝蓉一转身,看到前方有个门,想也不想的就往门那儿冲过去,心惊胆跳的回头,祝英骀的手就快碰到她了——

    “危险!”祝英骀注意到门后有人走了出来,大叫一声。

    “啊——”一直往后看的祝蓉根本没注意到前方,先是撞上人之后,往后一弹,眼见人正要往一旁摆着长剑的架上倒下去,害怕的闭上眼尖叫!

    下一刻,她突然感到腰间一紧,随后撞上了一堵厚实的墙。

    “姊!”祝英骀赶紧冲到她身边,被她的莽撞吓出满身大汗。

    “呜……”连续两次撞击,撞得祝蓉头昏眼花,等到四周景物不再天旋地转之后,她才发现自己腰间多了一双手臂,吓了一跳,一抬眸,更是吓傻她了。

    “没事吧?”

    抱住她的人,眼底有着淡淡的担忧,低沉的嗓音如同她记忆中的温柔。

    “楚、楚……大哥……”怔然地看着他,祝蓉几近无声地喃语。

    她不是在做梦吧?

    一行人回到楚府,厅堂内满室寂静,有种诡异的氛围淡淡扩散,令房内的众人都不敢随意开口。

    祝蓉低着头,怯怜怜地偷瞄坐在她前方的人,不安的小手紧握,十指都泛白了,眼中流露恐惧,自小到大,她从没看过祝英骀的脸色那么难看过,真的吓到了。

    眼见气氛如此僵,楚和祺淡淡一笑,“祝小姐,方才那一撞,身子没什么大碍吧?”

    自他方才救下人之后,祝英骀始终黑着一张脸,什么话都没说,就是跟他要了个安静的房间。

    兵器楼虽是楚家的铺子,但总是在外头不方便,楚和祺想了下,就将一行人给带回楚府。

    祝英骀依旧一声不吭,只是冷冷地看着祝蓉。

    “我没事……”祝蓉吞口口水。惨了、惨了,英骀好可怕喔。

    在兵器楼见到她的时候,楚和祺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会在那种情况下遇见她,虽然讶异,但他的双眸依旧温润如水,神情镇定。

    不能否认的,他心底某个地方升起一股淡淡的喜悦,早上祝英骀到达的时候,没有瞧见她的身影,其实心底某处有些惆怅,如今见到她,那抹惆怅也消失了。

    从眼前一片死寂,他大概可以想见发生了什么事。祝英骀来时,并没有说祝蓉也跟来了,再加上祝英骀现下这么生气,想必是她不听话,偷偷跟来成都,一点也没注意到自身安危,祝英骀才气成这样。

    想到这,楚和祺忍不住笑逐颜开,突然觉得祝英骀与他的小弟有几分相似,总是有些护自家人过了头。

    “爹知不知情?”祝英骀总算压下满腔怒火,不想在楚和祺面前失去礼教,力持平稳淡然的问。

    祝蓉犹豫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不该出卖爹,不过那也只有一下下而已,在祝英骀的瞪视之下,她不敢撒谎,慢慢地点点头,不过她还是很够义气,至少没出卖白玉。

    他就知道!祝英骀咬牙切齿、一脸狰狞,早就知道那老头疼姊姊疼得不象话,还以为他不敢这么做,一路上,他还特意拆开所有封起来的木箱,确认祝蓉并没有躲在木箱里,没想到她根本就是大剌剌地跟在他们**后头。

    “你是不要命了是不是?就跟小喜两个人上路,也不怕半路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怎么办?”忍了又忍,怒火还是喷发了,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爹有想到这一点嘛,我们也乖乖跟在你们后头,只有一段距离,真要有什么事,小喜赶一下路,就能追上你了啊。”祝蓉也觉得满腹委屈。“况且,当初是你说爹若答应,你就让我跟来的,你怎能出尔反尔!”

    “你是白痴吗?不让你跟自然是为了你的安全,你现在是闹什么脾气?”祝英骀红着眼,摆出一副“你再说就劈死你”的骇人模样。

    “你自己说的,你又凶我!”祝蓉压抑不住心底的不平,气红了眼,没一会儿,泪水就滑出眼眶。

    “你还哭?你以为用这招我就会不生气了?”祝英骀虽然不忍心,但是他也不想任祝蓉这么胡闹下去,这次是运气好,平平安安到达,那下一次呢?还能这么好运吗?

    祝英骀说话这么不留情面,祝蓉哭得更伤心,楚和祺又在一旁,一时之间,她觉得面子全没了,捂着脸,哭着冲出门。

    “我最讨厌你了!臭英骀!”

    “姊姊!”祝英骀起身想追上去,没想到楚和祺却伸手挡住了他。

    “楚大哥?”

    “祝弟,让我去吧,你们彼此现在应该都要静一静。”楚和祺不赞同地摇摇头。语气一顿,想了下之后才又道:“祝弟,我知道你是关心你姊姊的安危,不过话是两面刃,责备与怒骂并无法解决什么,换一种说法,或许会让令姊更能接受,不是吗?”

    意味深长说完这些话后,楚和祺转身先离去了。

    房里,祝英骀烦躁地抓抓头,他并不是故意要说那些话惹祝蓉伤心,只是一急,他就忍不住脱口说了那些浑话,他不是有心的。

    哭着跑出门的祝蓉,没头没脑的乱闯一通,乱跑的下场,就是又狠狠的摔了一跤,这次可没半个人扶她了。

    狼狈地摔倒在地,祝蓉更是悲从中来,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可怜?想着想着,豆大的泪珠又掉落,可怜兮兮地缩着脚,趴在腿上呜咽地哭着。

    哭了好一会儿之后,“啪”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那是脚踩在地上枯叶的声音,抬起哭红的双眼,她下意识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黑夜中,一个颀长的身影缓缓从暗处走了出来,一袭月牙色的衣衫在月光的照映之下,多了股出尘的儒雅气息,来人眼神轻柔,缓缓地举步来到她面前。

    “祝小姐,晚了,回去吧。”楚和祺蹲下身子,对上她的眼,轻笑着说道,怜惜地看着她一身狼狈,也瞧见她手心微微沁出的红丝。

    “我不要!”虽然见他来找她,心底是开心的,可是祝蓉还是赌气的不想见到祝英骀,谁教他太过分了。

    伸手将脸上的泪痕乱抹,一点也没发现自己手上沾满了泥,如今混着湿湿的泪水,在她脸上画出一道又一道的灰痕。

    这小泵娘,脾气还挺倔的嘛。

    楚和祺强忍住笑意,轻咳一声,“都晚了,玩了一天,肚子也该饿坏了,我让下人备好饭菜,正等你回来开饭呢。”

    听到饭菜,祝蓉肚子马上有反应,发出轻微的响声,脸一红,撇过头去不敢看他。

    “我不要回去。”反正回去又要被英骀骂。

    他很君子的装作没听到那阵肚响,换了个方式继续说道:“跌了一跤手都磨破皮了,至少也要回去上药,不然会留下疤痕的。”

    肚子饿还可以忍,但一听到会留下疤痕,她紧张了。“真的吗?”

    翻开掌心,柔嫩的手心里,有着几道磨伤的口子,深深浅浅地,上头还沾染许多灰尘。

    “当然是真的,我没必要骗你不是吗?”仔细看了她手上的伤,刺痛他的眼,连带心底跟着怞疼,语气一顿,楚和祺唇边的笑微微敛起。

    看着他,祝蓉迟疑一下,一张红唇咬了又咬,眼儿还红红肿肿的,怕留下伤疤,但又吞不下那口气。

    楚和祺适时提议,“要不,我先带你到别的院子休息吧,这样可好?”

    祝蓉微微偏头看着他,脸蛋红扑扑的,点点头。

    他扬唇一笑,站起身。“走吧。”

    祝蓉拍拍衣摆,笑着跟着起身,楚和祺等她站稳身子,才领着她往前走去;她一举脚,脚踝处立即传来一股剧痛。

    “啊!”她吃疼的拧紧眉,身子颠簸了下。

    楚和祺察觉到她的异样,迅速转身,扶住她的手臂,脸色微凝。“祝小姐?”

    “我的脚,好像扭伤了……”她痛苦的攥紧眉头,站都站不稳,一定是方才摔倒时扭到的。

    “能走吗?”

    祝蓉半依着他,试着走了一小步,脚踝处一阵针刺般的痛楚,让她不由得身子一矮。“好疼。”

    刚才是气哭的,现在则是痛哭的。

    天色愈来愈暗,楚家的后院花圃也愈来愈陰暗,楚和祺衡量一下目前的情况,要是他脱口说让祝英骀来抱她,只怕还在跟祝弟呕气的她一定不肯,那只好……

    “祝小姐,失礼了。”弯下腰,一手穿过她的膝后,另一手搂住她的肩膀,巧劲一施,轻松地将她抱起来。

    “啊——”祝蓉惊呼一声,脚下的悬空感让她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双手攀上他的颈子,稳住摇晃的身体。

    “失礼了,但我想,这样应该比较快。”楚和祺安抚地对她一笑。

    心跳失序地飞快跳动,一颗心如同小鹿乱撞般,祝蓉羞红了脸,全身几乎都紧贴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他的体温,羞得连颈子都泛红了。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偷偷抬眸,由下而上看着他的侧脸,心口一暖,绽放了朵自己都不自知的甜美笑容,大大的眼儿里,只有他。

    发觉她炽热的注目,楚和祺强压下内心的悸动,只是淡淡一笑,但双手仍紧紧抱住她的身子,眸底清柔的光芒染上一丝哀伤。

    也许少女情怀总是诗吧,她该是未曾见过像他这样儒雅的男子,一时迷恋罢了。

    一想到这,楚和祺抱着祝蓉的手臂不自觉地一紧,心底跟着怞疼,刹那间有点喘不过气,察觉到自己的情绪起伏,他苦笑了下。

    “楚大哥?”他怀中的祝蓉不解地看着他。

    楚和祺这才发现自己停下步伐,低下头,看着她泪痕狼藉的小脸,心底一疼,唇线弯起,安抚地对她笑了下。

    难不成……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走到他心底了?

    楚和祺黑眸幽黯,一颗心因为发现自己的情感而鼓动着,虽有担忧,却又不自觉的欣喜若狂。

    “没事。”甩开自己紊乱的思绪,他抱着她快步走回客房。

    他没有注意到,月光下,他的笑靥有多么动人,惹得祝蓉看痴了,眼底,只有他与莹白的月光,还有她……那为他而心动的心跳声。

    一早,祝英骀就来到祝蓉房门口,想要进去关心,但又开不了口,在门口走过来、走过去,一双手举起来又放下,来来回回好几遍。

    楚和祺梳洗过后,也来到祝蓉所暂住的院落,一来,就看见祝英骀的窘状,轻笑一声,慢慢来到他身后,拍拍他的肩膀。

    “祝弟。”

    祝英骀吓了一跳,回过头,看见是他才松口气。

    “楚大哥。”看到他,就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楚和祺知道他不好意思,没取笑他,只是开口问:“祝弟,来了怎么不进去呢?昨晚不是担心祝小姐一晚,还不赶紧进去看看?”

    “呃……好。”祝英骀僵硬地笑笑,跟着楚大哥一起进去,应该不会被轰出来才是。

    楚和祺伸手敲敲门扉,扬声轻唤了一句,“祝小姐。”

    没一会儿,房里传来脚步声,房门由内而外推开来,探头而出的是小喜。

    “请进。”小喜看祝英骀一眼,退开几步,将门整个打开来。

    一进门,楚和祺就嗅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唇角微扬,环视四周,这栋小楼自建好后从没有人住进来,一直空置在此,没想到才一晚上,里头已充满女孩子家的迷人香气。

    “小姐呢?”祝英骀跟着楚和祺进了房,并没有看见祝蓉的身影。

    关外跟内地建筑最大的不同点,就是花厅的设置,关外的楼宇通常一进门,就是一个小厅堂,卧室就设置在最后端,也就是厅与房是在同一个空间里,而内地的建筑就不同了,入了门,还得要经过一个花厅之后,才会走进内房。

    正因如此,一进门还没看到人的祝英骀才会疑惑地问道,他一时之间没想到这个差别之处。

    小喜走进内房里,不一会儿,她搀扶一个穿着粉色宫妆的娇小女子走了出来。

    祝蓉满怀着期待的心情,低垂着皓白的颈子,缓缓的抬首,双眼绽放着光彩,对上了楚和祺深邃温柔的眸子。

    祝蓉注意到祝英骀就站在他旁边,轻哼一声,撇过头去。

    “你来干嘛?”她还没消气,昨晚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就拼命骂她,现在还要来吵架吗?

    “别生气了,昨晚是我不对,说话冲了点,我只是怕你出事。”祝英骀轻叹口气。天地反喽,没做错事的要跟做错事的道歉,唉,算了,谁教他没抢在她前头投胎。

    “我现在不是没事又平平安安到了成都,又没有怎样。”祝蓉慢慢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她真不懂,她已经安全抵达,为什么还要骂?

    听听她说的是什么歪理?祝英骀一口气梗在喉里,深深吸口气,“问题不在这里。”

    “那问题到底在哪里?”

    “咳!一大清早的,两位消消气吧,祝小姐,要到饭厅一起用膳吗?”楚和祺开口打圆场,拉开两人僵持的局面,同时转了个话题。

    心思一转,想到她的脚伤,他又道:“还是我让下人送来房里?”

    “一起到饭厅吧,昨晚匆匆忙忙,也没同楚伯父、伯母问安,实在对不住。”祝蓉想了想道。

    “小姐,可是你的脚……”小喜在一旁担心提醒。

    “不打紧,你挽着我,我们慢慢走过去就好了。”祝蓉觉得自己一大早就起来打扮是对的,现在要见楚大哥的爹娘,也不会太失礼。

    祝英骀眉一蹙,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有抹身影挡在他前面,楚和祺淡淡一笑,“那走吧,祝小姐。”

    出了房门,楚和祺特意放慢脚步,就当散步般走在祝蓉身边,这贴心的举动,让祝蓉心底更温暖许多。

    “楚府共有四院、三楼、两阁,后方有练武场,还有一大片花圃和小湖池,四周植满花草,闲暇时,祝小姐可以走走。”他一边跟她介绍楚府四周的环境。

    “练武场?兵器也都收在那儿吗?”祝蓉比较好奇这个,听爹说过楚家的四个儿子,江苏人称“天工四匠”,多少人想要收购四匠打造的名器,但四匠所造的名器可说是少之又少,赠人或买卖更鲜听闻。

    “你想去看看?”

    “嗯!我有把弓带来,有机会还请楚大哥指点一下。”她曾听爹说过,楚和祺擅长铸弓,弓法更是百发百中。

    “好,等你脚好了,我们再比试、比试。”楚和祺一口应允,没发现自己似乎对她太过宠溺了。

    转了个弯,四人一起踏进饭厅,宽敞又飘着香气的厅堂上,楚家人早已落坐,一瞧见进门的人,顿时都睁大了眼。

    小喜松开手,退到一旁去,楚和祺想也不想的,接手扶着祝蓉来到桌旁。

    别说楚家人了,就连饭厅里服侍的下人们,个个都傻了,只能睁大着眼,傻乎乎地直盯着祝小姐瞧。

    “楚伯父、伯母,蓉儿冒昧前来打扰,真是对不住,还希望伯父、伯母能原谅蓉儿的失礼。”祝蓉盈盈一笑,轻福了个身子。

    楚老爷跟楚夫人对看一眼,他清楚看到夫人眼里的光芒,点点头,对她扬扬眉。

    “蓉儿啊,哇……好久不见了,想当年你的满月宴伯母也有去呢,没想到当年的小娃娃,现在已经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大美人了呢。”楚夫人说也不说一声的,抢过楚和祺扶着的那双手,又摸又拍的,对祝蓉上上下下的直打量。

    同时心底也略有感慨,没想到祝蓉长得跟祝大嫂年轻时那么相像。

    “谢、谢谢伯母的夸奖。”祝蓉有点吓到,没想到楚夫人会这么热情,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端吧。

    “娘,你别吓着人家。”硬是被挤到旁边去的楚和祺摇摇头。

    “闭嘴。”楚夫人赏给他一个白眼,亲切地拉着祝蓉落坐。“伯母跟你介绍一下,这是老四和虢和老五和谦,老二跟老三都出远门了,现下不在府里。”

    这饭桌上,除了祝蓉一眼就能认出来的楚老爷跟楚夫人之外,另外还有两个年龄与楚和祺相仿的男子,她发现,楚和祺跟楚和谦长得很像,只不过楚和祺是全身散发文人般斯文儒雅,而楚和谦除了斯文之外,还有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

    桌上,楚和虢和楚和谦两人互相交换个眼神,又一起对祝蓉点个头,意思意思打个招呼。

    楚和祺笑了笑,脚步一移,想也不想的,就在祝蓉身边坐下;祝英骀微愣了下,原本他要坐的位子竟被楚和祺抢先一步。

    “吃饭吧。”楚老爷在饭桌下偷偷踢了妻子一脚,要她别太过火。

    楚夫人瞄他一眼,眉开眼笑,非常满意的直点头。“吃饭、吃饭。”

    呵呵,她未来的儿媳妇终于给盼到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诈亲大少最新章节 | 诈亲大少全文阅读 | 诈亲大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