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诈亲大少 > 第三章

诈亲大少 第三章 作者 : 元柔

    自那天之后,祝蓉连续五天都跟着楚和祺上商行,连着五日,她不吵也不闹,就真乖乖坐在一旁,陪着他处理公事。

    直到第六天,楚和祺手上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松了口气,合上账本,他转头看着坐在角落的她。

    祝蓉正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手拿一本书放在腿上,另一手撑着茶几,脑袋瓜子点一下、顿一下的,睡得很熟。

    他缓缓走到她身边,静静地看着她睡梦中的模样,压抑不住心底的冲动,伸出手轻轻拂过她熟睡的脸庞,眼底展现丝丝柔情。

    薄唇微微扬起,他不得不佩服她对情感的毅力,他懂得,那一夜,月光下,她看着他的眼神@君羊耳卯制作由羞怯变成了甜蜜,他就知道了,她……对自己动了心。

    那他呢?

    想到这,伸出的手缩了回来,偏过头,不敢再直视她的脸,心底的伤口又犯疼,一阵一阵地,让他的心痛难当。

    对她的情感,他不否认自己是高兴的,却也是害怕的,是不是她……弄错了对象?是不是又跟那个人一样,对他的情感,只是一种错觉?

    这些事情困扰着他,也让他对祝蓉的态度总是若即若离,想要靠近她,却又怕伤害了她。

    睡得迷迷糊糊的祝蓉慢慢转醒,懒洋洋地伸个懒腰,一睁开眼,就看到楚和祺就站在她面前。

    “楚大哥?”怎么站在她面前发呆?祝蓉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失神。

    楚和祺一顿,掩去方才的神情,面容一转,又是一脸如沐春风的笑意。“我公事都忙完了,你睡饱了吗?”

    “你——公事都忙完了?”祝蓉眨眨眼,那是不是代表……

    他笑着点头,“你愿意作东,带我在胜州走走吗?”

    “嗯!”她开心地用力点头,已经发呆了好几天,他终于实现了他的承诺,要跟她一起在胜州玩了!

    她一脸迫不及待的可爱模样,让他也跟着笑眯了眼,看到她这么开心,就有种满足的感觉。

    收拾好东西,楚和祺跟祝蓉两个人一起上街去,身后跟着福二跟小喜两人。

    这一对金童玉女般的组合,一出现在大街上,果然引起了蚤动。

    街上许多摊贩认得出祝蓉,但对她身边的人好奇的很,从没见过祝小姐身边有男子陪伴的。

    一路上,祝蓉兴奋得就像是小麻雀似的吱吱喳喳说不停,满脸甜如蜜的笑,都是对着楚和祺。

    楚和祺任由她拉着东奔西跑,不管她拿什么,他二话不说都让福二掏出钱买下,宠着她。

    只是这样做,也让福二跟小喜两个人大喊吃不消,一条街走不到一半,他们两个人手上已经拿了一堆东西。

    “小姐,不要再买了。”最后,小喜臭着一张脸警告地瞪着祝蓉。

    兴奋过头的祝蓉被她浇了这盆冷水之后,冷静一点了,放下手里正想买的物品。“嘿嘿……”

    嘿个屁!小喜很想就这样骂她,但是瞄一眼楚和祺,硬是把这话给吞回去,僵硬地扯出笑,“小姐,快中午了,咱们是不是也该吃饭了?”

    小喜讲得咬牙切齿,祝蓉很怕死地躲到楚和祺身边,很小声地问道:“好,我们找个地方吃饭歇息吧。”小喜真的生气时,还是躲远点好。

    楚和祺忍俊不住地轻笑,柔柔祝蓉的发顶,哪有小姐还会怕自家丫鬟的?不过想想也该是这样的,毕竟她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丫鬟,总是得忌惮几分。

    一行人开始移动步伐,走到街上最大的酒楼,一到门口,酒楼的掌柜已经冲出来迎接他们。

    “大少爷。”掌柜恭敬地对他揖手。

    楚和祺点点头,“这是祝小姐。”然后低头对祝蓉说道:“这是楚家的酒楼,这位是福管事。”

    祝蓉点点头,对管事一笑,“福管事。”

    管事对祝蓉揖手,然后偷偷打量一下,感觉她跟大少爷似乎很亲昵。

    时值正午,酒楼里人声鼎沸、座无虚席,就连较高价的二楼雅座也是坐满了人,但楚和祺当然不用跟人家挤来挤去的,福管事主动领着他们直上三楼雅座。

    三楼的雅座空间更大,一层楼的面积里,只切割成四个雅座,这是特意为达官贵族所设,每一个雅座间,都有一大片流苏珠帘隔开。

    祝蓉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酒楼,不过也从没到过三楼,好奇地整个人倚在栏杆旁,从三楼往下俯瞰。

    “哇……可以看到好远喔!”她高兴地大叫,双手伸出栏外,街上的人缩小许多,真有趣。

    楚和祺心底一紧,剑眉微蹙,连忙伸手将她整个人揽回,轻轻叮咛着她,“小心一点。”

    “啊?!”她轻呼一声,被这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时反应不过来,一不小心跌入他怀里,她紧紧抓着他的衣衫,两人贴近彼此,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紧紧包围住她,勾在她腰间的手,像会熨烫人似地,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两人间暧昧的姿势让她红了脸,就连耳尖都红起来了,楚和祺感受到怀里娇软的身躯,身子一震,黝黑的眸子变得更加深邃,好一会儿之后,才松开了手。

    耳旁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祝蓉缓缓抬眸,松开的双手几不可见的轻颤着,红唇弯起。

    “嗯。”她看见了楚和祺眼底的担忧,为此,整个人就像吃了蜜糖似的欢喜。

    楚和祺在心底轻喟口气,思绪有些复杂,淡淡一笑。

    不一会儿,福管事领着店小二上来,摆满一桌子琳琅满目的酒席。“大少爷、祝小姐,请慢用,小的先退下了。”

    “嗯。”楚和祺点点头,接着对祝蓉笑着说道:“吃饭吧。”

    祝蓉点点头,拿起筷子准备大快朵颐一番,出生富裕之家的她,也从没看过一次二十几道菜一同上桌,每一道菜都很感兴趣的尝一口。

    “好吃吗?”楚和祺伸手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她碗里。

    “很好吃啊!”祝蓉有样学样,也夹块肉放进他的碗里,两人相视一笑。

    同坐在对面吃饭的小喜和福二两人也对看一眼,同时撇撇嘴,小喜心想,对面的可以再恶心一点没关系,她快吐出来了。

    “楚家不是专门冶铁铸器的吗?怎么会开酒楼啊?”祝蓉还记得祝老爷曾对她说过,楚家主业为铸造军武提供大唐军队,这一代楚家有五子,前面四位公子,各有擅长铸造的武器,譬如楚大哥擅长打造的就是弓。

    “这商行之事,除冶铁这部分外,剩下的都是由我五弟去运筹帷幄。”楚和祺解释着,楚家现在可不止在冶铁这块版图上而已,三百六十五行里,现在都有楚家的影子。

    “你五弟……”好奇地偏着头,祝蓉回想了一下,想了又想,还是记不起来楚五少叫什么。“我记得楚家兄弟是用齐家治国命名的,你五弟叫……”

    “叫楚和谦。”楚和祺笑看着她,想来他爹跟祝老爷也是同一种人吧,要不怎么为孩子命名的方式都这么如出一辙。

    “对!”祝蓉脑筋一转,突然想到另一件事情。“楚大哥,听说你擅长铸造弓对吗?”

    她记得她曾经收过一份礼物,好像就是楚大哥做的。

    “是啊,我记得,几年前,伯父曾托我打造一把适合女子的小巧弓箭,应该就是送给你的礼物对吧?”楚和祺也同时想起这件事,现下想想,她这么娇弱,怎么可能拉得开弓弦。

    “嗯,弓是不重我拿得动,但是弓弦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拉不开。”想当初收到弓的时候她还很开心,但怎么拉就是拉不动,可小喜就不一样了,轻轻松松就拉开了,还在她面前玩给她看,气得她后来把弓收起来就此没动过。

    “下回我帮你调整一下就可以用了。”他当初设想的是有武功底子的姑娘使用,她半点武术都不懂,当然无法使用那把弓。

    “好……”祝蓉话声未断,二楼却突然传来一阵嚷嚷声,直往三楼上来。

    楚和祺不悦地蹙起双眉。“福二。”

    福二会意的点头,起身走向楼梯,没想到他才走到楼梯口,正好有人走上来,还很不客气的伸手一把将他推倒在地。

    “唉唷!”福二身子不稳地往后摔了个倒栽葱。

    几个高头大马的壮汉从二楼爬上三楼,最后爬上三楼的,是一个有点胖、有点丑、有点眼熟的男人。

    祝蓉一看到他,倒吸口气,小喜更是睁大了眼,两个主仆对看一眼,没料到会再遇到这个人。

    “终于找到你了!”

    这个眼熟的人,正是半个月前小喜出手把人打得半死的胜州太守之子王富贵。

    “你这个贱人!”王富贵恨恨地瞪着祝蓉,自从那一天他在大街上被打成重伤之后,就成了街头巷尾的笑话,爹又忌惮祝家的势力,只好收下钱吞下这口气,但是他不甘心,上街天天等,今天终于给他等到了!

    “这位公子,不知道你领着这些人上来有何贵干?”楚和祺一眼就认出来,就是他刚到胜州那天,在大街上被打飞的家伙。

    王富贵瞪着他,看见祝蓉紧跟在他身边,就知道两人关系匪浅,心里又妒又羡又气恼。

    “干你屁事!交出你身边的女人,要不本大爷就让你好看!”他除了想报一箭之仇外,眼神还渐渐显现出隐藏在心底的贪婪跟占有欲望,脑海里只想着要如何将祝蓉变成他的。

    他邪佞的眼神,让祝蓉不舒服地咬紧牙。

    突然一道宽阔的背影遮去她的视线,将她整个人护在身后。“不可能,请公子快点离开吧,要不休怪在下报官处置。”

    楚和祺低沉着嗓音,背对祝蓉,斯文的面容转瞬染上几丝寒气,看得出对王富贵的恶形恶状感到十分厌恶。

    楼梯又传来几道脚步声,福总管领着一群人冲上来。

    “你们在干什么?”福总管怒喝着,这些人方才直说要上二楼找友人,他才没戒心地放行,没想到居然跑来三楼找大少爷麻烦。

    “别跟他们啰嗦,快把人给我抢过来!”王富贵躲到请来的打手身后,大声吼着。

    乒乓啷啷啷啷……砰……

    一阵混战开打,福管事也不是省油的灯,带上来的都是楚家护卫,个个身手不凡。

    眼前打得火热,祝蓉却很纳闷,小小声地对小喜问道:“小喜,你怎么不帮忙?”

    这时候小喜不是该一马当先往前冲才是?

    “有这么多人了,我干么凑热闹?”小喜没好气地斜睨着她,况且,总要留些机会给楚大少爷英雄救美嘛。

    说的也是,祝蓉点点头,继续看戏。

    情势可说是一面倒,那几个高头大马的打手,哪比得上楚家训练有素的护卫,没多久,一个个都被压制在地上,就剩下那个姓王的躲在一旁。

    王富贵眼见大势已去,不甘心地咬牙,愤愤不平地瞪着祝蓉,索性心一横,趁着所有人都在对付那些手下,他往祝蓉的方向冲过去,准备孤注一掷。

    楚和祺冷眼注视着他这可笑的举动,拿起桌上一根筷子,正准备扔出去射向他的手臂,眼前突然冒出一道白色身影,挡去他的目光,同时也踹飞了冲向前来的王富贵!

    一个长得十分可爱的白衣少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条腿还伸得长长的,笑嘻嘻地对祝蓉抛去一个媚眼。

    “白玉!”祝蓉讶异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白玉。

    “就知道你会想我!”白玉顽童似的眨眨眼,缩回长腿,慢慢朝他们走过去。

    “你这几天都上哪去了?爹跟英骀都说见不到你。”祝蓉娇嗔地抱怨着,白玉那一天出现后,她就跟爹还有英骀说他来了,想不到一连许多天,都没见他出现,英骀还说是她看花了眼,胡说八道。

    “这几天去办事情有些分身乏术,这不就来救我的小蓉蓉了吗?”白玉在楚和祺的对面坐下,抿唇一笑,眼角余光瞄了楚和祺一眼。

    白玉的出现,让楚和祺先是一愣,现下又听到他说“我的小蓉蓉”这话后,心底更是掀起翻腾巨浪,下意识地回头看着祝蓉。

    祝蓉也没多注意白玉话里的暧昧,只是被他逗笑了。

    “你少来,我跟你介绍这位……”她话还没说完,就让白玉抢先打断了。

    “我知道,楚和祺,楚家的大少爷,对吗?”白玉笑着对上楚和祺的目光。

    这一瞬间,过往回忆排山倒海而来,楚和祺心神恍惚了下,而后勉强自己专注地回视他,他勉强地扯出抹笑容。“这位是?”

    “他叫白玉,是……”她“表哥”两个字还没讲完,又被打断。

    “小蓉蓉很亲近的人。”白玉笑着接话,似乎故意不让祝蓉讲话给说清楚。

    祝蓉愣了一下,看着白玉,一脸不解他为什么这么说,但想一想,其实两人也算挺亲近的没错,不过……她怎么觉得有些怪怪的。

    她没有反驳……

    楚和祺心一怞痛,一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原本挡在祝蓉面前的身子也不自觉退开,把两人拉出距离。

    祝蓉没注意到这点,还开心的同白玉谈天说地,隐隐约约流露说不出的亲密。

    刹那间,楚和祺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看戏的人般坐在台下,静静看着台上演着属于他们的戏码,而他,毫无介入的余地。

    这一刻,楚和祺看着祝蓉,眼底充斥着复杂的情感,看着她对白玉露出的笑容,放在桌上的手紧握成拳。

    一切终究还是他……自作多情吧……

    白玉出现之后,祝蓉跟楚和祺相处的时间愈来愈少,每天天未亮前,楚和祺就已经上街去了,祝蓉碰不着他,她也不好意思主动上商行找他。

    而白玉则是天天带着她去玩,偶尔,他们三人在祝府的庭院见到面,祝蓉才想兴匆匆地奔上去跟他说话,但楚和祺却都先对她一笑后,便转身离去。

    在连续五天都碰不见楚和祺之后,祝蓉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这天,她直奔书房而去,一脚踹开紧闭的房门,探头张望了下。

    正在书房专心处理公事的祝英骀,被她踢门的巨响吓了一跳,两道剑眉紧拢,眼一眯,瞪向门口。

    “没规矩!谁让你这样踢门了?”开口就是一声怒斥。

    “我高兴。”祝蓉才不怕他的臭脸,大摇大摆进了房,瞄了眼他桌上的东西,然后在书房里走过来、走过去的,一会儿怞本书丢在地上,一会儿又将一旁柜子里的毛笔拿在手中把玩。

    祝英骀本来不想理她,但她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就算了,还四处捣乱,摆明就是有事想问他,索性扔下手中的笔,叹口气。

    “你到底有什么事?”

    正肆意破坏书房的祝蓉听他开口了,嘴角一弯,双眼亮晶晶地转身来到他面前,还未开口,绝美的脸上已经飞上两朵红云,有些羞涩地开口问道:“英骀,那个……那个……最近怎么都没有看见楚大哥?”

    祝英骀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吗?”

    祝蓉看着他,唇角的弧度缓缓地收回来,心底有些不安。“知道什么?”

    “昨天楚大哥已经启程回成都了,你不知道吗?”他斜视观察她的反应。

    此话一出,祝蓉一脸错愕。

    “什么?楚大哥回去了?!他、他不是才刚来没几天吗?”怎么突然就走了?

    “什么没几天?你当楚大哥来玩的吗?过阵子是楚伯父五十大寿,楚大哥还得赶回去,哪有闲工夫待在这里。”

    他走了?他连走了都没有向她道别?为什么?祝蓉心底泛疼,大大的眼睛里酝酿着水气。

    “对了,过些日子我要出趟远门,你给我乖乖待在家里,不准再出门惹是生非。”

    无精打釆地点点头,祝蓉随口问了句,“你要去哪里?”

    “去成都。”祝英骀把注意力放回手边的事物,再过几天就要出发了,得快点把握时间将手边的事交代好。

    祝蓉原本低垂的头慢慢抬起,讶异地偏头看着他。“你要去成都?”

    “楚大哥这回是为楚家送帖子来的,下个月楚伯父的五十大寿,我要代替爹去一趟。”他才不让那老头趁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我也要去!”去了,就有机会再见到楚和祺了。

    祝蓉这么一想,原本低落的心情顿时像得到鼓舞般,急促地疯狂跳动,她要去问问他,为什么连一句再见,也没有对她说?

    难道……对他来说,她真的不算什么?

    斜睨着她,祝英骀挑起一边的眉毛。

    “不成。”他才不要自找麻烦,光是他自己这张脸就已经够惹事了,再带个麻烦精出门,他又不是疯了。

    “为什么?”祝蓉愤愤不平地拍桌,娇美的脸庞拧成一团。

    “你去跟爹说,他肯就让你去。”祝英骀懒得理她,将问题丢给祝老爷。

    祝蓉嘟着嘴,双眼微微泛红。“你最贼了啦!你都说不行了,爹哪敢答应我,我要去啦!”

    臭英骀、烂英骀!气死她了。

    “去问爹。”祝英骀只是冷冷地回了这句。

    祝蓉气得咬牙切齿,瞪着祝英骀那张脸,眼看他真打定主意,她气愤地跺跺脚。“爹要是说好,就不准赖皮喔!”

    说完,她气呼呼跑出门去。

    耳边的杂音终于停息,祝英骀吁口气,专心地继续做自个的事情了,他有十足的把握,爹绝对不敢答应祝蓉。

    风尘仆仆地回到成都城,楚和祺才刚下马,就让楚老爷派人给请到书房。

    一推开书房门,楚和祺笑了。

    书房里,除了楚老爷之外,楚夫人也正眼巴巴地在等他,一旁还坐着楚和祺最小的弟弟楚和谦。

    “和祺,你回来啦?”楚夫人瞧他还站在门口不动,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过去,拉着儿子的手进房。

    “都已经让你给拉进房了,不是回来难不成是出去了?”楚和谦在一旁打趣地说。

    楚夫人赏给他两颗白眼,拖着楚和祺到楚老爷身前的椅子坐下,张大眼睛看着他。“儿子啊,这次去胜州有什么好玩的事吗?”

    楚老爷跟楚夫人两人一颗心都悬在半空中,等待他的回答。

    楚和祺先是看看左边的娘、再看看右边的爹,忍俊不住笑出声音来,“哈哈哈……娘,你希望我遇上什么好玩的事?”他的宝贝娘亲,问话也不敢直说,真是的。

    “那个……”楚夫人欲言又止,着急的推了楚老爷一把。

    “咳、咳!那个……儿子啊,祝家的人都见过了吗?”楚老爷清清喉咙,好奇地追问。

    “嗯,都见过了。”明知道他们在问什么,但楚和祺就是喜欢这样逗着两老。

    楚老爷和楚夫人两个人对看一眼,同时转头看着他,异口同声道:“然后呢?”

    “然后,我就回家了。”楚和祺摊开两手,表示什么都没有。

    “你不是见过祝家所有人了,没有什么后续发展?”楚夫人不满地眯起眼。这祝老头,还说自家女儿多好多美的,怎么儿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楚和祺心一沉,想到祝蓉,思绪有一瞬间怔然,眸光一黯。

    他没有向她道别,她……会为他的离去,感到一丝难过吗?

    虽然她向着他、每回见到他总是很开心,他感觉得出来,但她身边已经有一个如此亲密的对象,想必她只是一时无法看清自己的情感,才会对他产生近乎情爱的感觉。

    就这样不告而别也好。

    “好啊,祝清是耍我是不是?”楚夫人气呼呼地跟楚老爷咬耳朵。

    楚老爷急忙摇头,“我怎么知道?是他说会找机会让儿子跟他女儿碰面的。”

    这可不关他的事。

    两个老人家咬起耳朵来,在一旁窃窃私语着,两个年轻人也没闲着,楚和祺正好跟楚和谦讨论起北方的事业。

    等到他们两个讲完了,两个老人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

    这时楚和谦才开口道:“大哥,你觉得祝家小姐的人如何?”

    楚和祺正想起身离开了,听到他的话,这才回头笑看着小弟,“是个不错的姑娘。”

    “既然不错,那大哥意下如何?”如果大哥有意,那楚家也可以开始准备筹办喜事了。

    不自觉地抚上自己闷疼的胸口,楚和祺轻叹口气,要是再每天和她见面,便愈是受到她的吸引,一颗蠢蠢欲动的心,还是趁自己能控制时,离开较好。

    一想到她会忘掉自己,他强压下心底那份奇异的感受,轻柔一笑,“她只是个孩子。”

    “嗯……明白了。”楚和谦若有所思的挑高眉,点点头后,便低下头将桌上散乱的簿子收拾妥当。

    “我先回房了。”楚和祺对他挥挥手,转身就要离开。

    “你还记得那件事吗?”楚和谦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

    楚和祺脚步顿了下,轻笑几声,“没有。”

    话落,大步离去。

    楚和谦抬眸,瞥一眼大哥的背影,方才大哥的模样他看得一清二楚,他应该想办法再找个机会,让大哥多跟祝小姐相处才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诈亲大少最新章节 | 诈亲大少全文阅读 | 诈亲大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