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诈亲大少 > 第二章

诈亲大少 第二章 作者 : 元柔

    楚和祺伸手轻扶住来人的肩膀,她也正好回头看向他,看清楚她的五官后,眨眼间,黝黑的眸底闪过一道光芒,抿唇一笑,退开几步。

    像个野丫头般乱闯乱跑的,当然就是在外头玩到尽兴的祝蓉了,发现自己撞到人之后,急忙转头,一回头,她就对上一双深邃的黑眸,一时之间,她无法转移视线,怔然地看着他。

    “丫头!没规没矩的像什么样!”祝老爷瞄到儿子沉下脸来,赶紧上前一步拉开她。

    惨了!这下儿子又要骂人了。

    “爹……爹。”祝蓉这下才回过神,有点不知所措。奇怪,她是怎么了?怎么会看一个陌生男子看到傻了。

    忍不住地,她的目光追寻着那退到一旁去的身影,他……是谁?

    祝老爷瞧她这模样,心底窃笑了下。

    “乖女儿,这位是成都楚伯父的大儿子楚和祺。”还偷偷用手肘推推女儿的手臂,小小声地道:“是个好货色喔。”

    平常祝蓉要是听到祝老爷这么讲,通常都会对天翻个白眼,一脸受不了,可是不知为什么,今天听他这么说,她却反常的红了脸。

    “这位想必就是北方第一美人祝大小姐吧?”楚和祺对她轻笑着点头,其实她的五官与祝英骀十分神似,只不过祝英骀是男儿身,表情轮廓自然冷硬刚毅些,而她的五官却是倾城之姿,有着纯然的柔美。

    听到他这么夸奖她,祝蓉羞怯地低头一笑,低垂的睫羽轻颤两下,悄悄地抬起,看向楚和祺勾人的双眸,两人四目相交的那瞬间,就像有道电流滑过她的心窝,窜向四肢,他的眼睛澄澈中带着温柔,不见丝毫邪气。

    祝英骀一直默默站在一旁观察他们两人,自然也觉察楚和祺见到祝蓉绝世美貌后的反应,结果,很令他满意。

    “还不快叫楚大哥?”祝老爷贼贼地笑瞇了眼,看样子这门亲事十拿九稳了,两个孩子彼此似乎都有些感觉。

    红嫩的唇勾勒出一抹动人的笑靥,晶亮透澈的眸子透露些许羞涩,她娇滴滴的喊道:“楚大哥。”

    大厅里,除了早看惯的祝家父子还有小喜之外,其它人都看傻了眼,为她的轻笑而失了魂。

    楚和祺微微怔愣了下,心底一紧,察觉自己失态后,瞥开视线,心底一沉,眸底染上几缕复杂的神色。

    “老爷、老爷!不好了!”负责守门的旺来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紧急时刻杀出程咬金来!祝老爷气呼呼地伸手就给他一个爆栗。

    “你才不好!老子我好得很!”呸呸呸!死旺来,一开口就咒他不好。

    旺来捂着头,痛得眼角都挤出泪了,委屈地看着老爷,“老爷,小的不是那意思,小的是说,不好了,官差又上门了!”

    又?楚和祺挑高眉,站在一旁不插话。

    祝老爷跟祝英骀对看一眼。

    “什么事?”祝英骀快了一步开口问。

    喔……祝蓉一听,心底一凉,吐吐舌,悄悄地移动脚步往厅堂大门走去,站在她身边的小喜倒吸了口气,瞪大双眼看着祝蓉。

    祝蓉对她挤眉弄眼的,还一直挥手,两个人都默默地往大门移动。

    “好几个差爷都围在门口,说要咱们把小姐交出来。”

    祝英骀脸一沉,该死的!祝蓉每回只要出门就一定闹上衙门!想到这,怒目一转,又瞪着自己的父亲,冷冷地刺他一句,“都让你给宠坏了。”

    祝老爷感受到两道热箭射来,擦擦额际的汗水,当作没看见。“有说是为什么吗?”

    旺来柔柔头,一脸无奈。“还不就跟上回一样,有人吃小姐豆腐,小喜又跟人打起来了,不过这次严重些,官差说,小喜打的是太守的儿子,县太爷正在公堂上烦恼着,请少爷快快过去处理,也请小姐去一趟公堂说个明白。”

    打太守的儿子?!

    这事可不得了!祝英骀气黑了一张俊脸,转过头寻找祝蓉的身影,一面大吼,“祝蓉!”

    只差一步就可以逃出大门了,给他一吼,祝蓉吓得整个人都跳起来了,看到弟弟那张黑脸,丢下一句“不是我的错”后,拎起衣襬、拉着小喜就往外冲。

    “妳给我站住!”祝英骀气呼呼地追上去。

    “那你不要追啊!”祝蓉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

    人都跑了,大厅里,祝老爷尴尬地看着楚和祺,抓抓头发,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解释了。“嘿嘿……贤侄,这……”

    楚和祺忍着笑意,点点头,“伯父,和祺明白。”

    看样子,这胜州第一美人,不是一个乖乖待在家里刺花绣字的大家闺秀,而是个十足十的野丫头啊。

    闯了大祸的祝蓉,下场呢,当然是被祝英骀给下禁足令,关在府里头哪儿都不能去。

    祝老爷本来盘算着,趁机让祝蓉跟楚和祺多相处,两人培养一些感情,但他忘了一点,楚和祺还得天天出门上商行去查账,失算!

    祝蓉深深叹口气,无聊的双手撑着下颌,另一只手在石桌上画圈圈,一副快闷坏的表情。

    在她叹第二十六口气的时候,坐在凉亭另一边的小喜终于忍不住皱起眉,“小姐,你不要一直吵好不好。”低下头,咬牙切齿地瞪着手中的东西。

    瞥她一眼,祝蓉才不理她,继续再叹口气,“我好无聊嘛。”

    臭英骀!把她关在家里头什么地方都不准去,她都快闷死了!

    小喜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她大小姐再喊无聊,她这苦命的丫鬟就惨了,因为帮她打跑了太守的儿子,得罪了太守,虽然最后拿钱压下来了,但祝英骀那家伙居然要扣她薪俸,还要她在十天内缝好十个绣帕,多一天就扣一两薪俸!可恶!

    被小喜带有怨念的目光刺得有些发酸,祝蓉有些心虚地转向另一个方向,原本无精打采的眸子突然迸出光彩。

    远处一道玉树临风的身影缓缓走过凉亭外的小径,垂放在两颊的发丝随风飘扬,温润如玉的双眸笑意如斯,不经意地回首,看见了她。

    原本懒洋洋瘫坐在凉亭石椅上的祝蓉马上正襟危坐,一朵红云飞上她柔嫩的双颊,心跳得飞快,对他绽放一朵笑花。

    远远地看见这抹笑,楚和祺眸光闪烁了下,回她一抹笑,对着身后的福二说了几句话,两个人渐行渐远离开了。

    怔然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顿时间,她的心好像有一根细针扎进去一样,微微的发疼、发酸,怅然若失。

    “小喜,怎么臭着一张脸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主仆俩身后突然多出一个俊秀的少年。

    少年一身白衣,手持着一把扇子,唇红齿白的看起来十分可爱,看上去没多大岁数。

    一见到他,祝蓉抛开方才心底奇异的感觉,开心地道:“白玉!你哪时候回胜州啦?”

    被称为白玉的少年露齿一笑,摇摇扇子,伸手柔柔祝蓉的头。“今儿个刚回来,怎地?想我吗?”

    祝蓉对他这种举动早习以为常,一点也不觉得让他摸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嗯!你不在我好无聊哦!”

    “会吗?”瞥一眼小喜,她幽怨的模样真令人发噱。

    祝蓉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白玉是她很远房的表亲,算得上是表……哥吧?虽然看起来比她还小,但实际上还大了祝蓉一岁。

    她一直觉得白玉这个表哥很神秘,来无影、去无踪的,小喜还曾经跟她说过,她觉得白玉的武功比她更好,认识将近六年了,每次都是白玉表哥突然冒出来,她刚开始都会吓一跳,现在久了也习惯他这样神出鬼没的,不过……她有点怀疑白玉是不是妖怪,因为他都不会老。

    “不要又盯着我的脸说我是妖怪。”白玉没好气地瞥她一眼。

    祝蓉尴尬地笑了笑,“嘿嘿,谁叫你一点都没老的模样嘛。”

    “白玉,你怎么突然回来了?”祝蓉好奇地问着。

    “因为、所以,然后回来了。”白玉撇撇嘴,很明显在敷衍她。

    他不肯说,祝蓉也没追问,早习惯他这样神神秘秘地。

    “你方才看谁看傻了眼?”白玉揶揄地问道。

    听他这么一问,祝蓉神情有些慌了,结结巴巴地否认着,“没、没有啊。”

    “听姨丈说,他是楚家的大公子是吗?看上去还不错嘛。”白玉摸摸下巴。

    “是啊,他……是个正人君子。”

    “你怎么知道他是正人君子?”白玉纳闷地看着她。不是才认识没几天,光这样就知道是正人君子啦?

    “你不懂,第一次看到我的人,通常都是惊艳着我的容貌,再来眼神就会变得奸邪,让人觉得不舒坦,只有他,虽然也是惊讶我的美貌,但他后来的眼神却只是纯然的欣赏,没有其它令人讨厌的感觉。”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她另眼相看了。

    白玉扯唇轻笑,“你太单纯了吧?说不定他心机深沉,把他真正的感觉藏了起来,逮到了机会,还说不准就对你…………”

    祝蓉哼了一声,白他一眼,“才不是!他不是个坏人,因为他的眼神很温柔!”

    她才不理会白玉的恐吓,她相信她所看到的。

    “好好……这样也要发脾气。”白玉很敷衍的点头,不再着墨于此,他偏过头跟小喜右一句没一句聊着。

    气鼓了双颊,祝蓉当然看得出他敷衍的态度。

    臭白玉!一回来就跟英骀一样,专惹她生气,下意识地回头看着凉亭外的小径。

    他才不是白玉说的那种人……绝对不是!

    祺哥……

    祺哥……

    祺哥……是我对不起你……我真正喜欢的是别人……忘了我吧……

    黑夜里,楚和祺倏地睁开双眼,从睡梦中醒了过来,额际滑过一道冷汗,深吸了口气,缓缓地自床上坐起。

    一道微弱的的银光自窗外洒落房里,楚和祺看着那道光芒,深吸口气,掀开锦被,自床上起身,拿起一旁的外衫披在身上,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出门,夏夜的清风拂面,带来几许凉意,也吹散了他心底的郁闷,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缓缓地在庭中散步。

    抬首看着银月,只有露出那浅浅的晕黄光芒,没想到住在这里,又让他回想起往事了,也许……是因为那一抹笑吧。

    楚和祺回想起今日正午,因为忘了东西而回来拿时,在中庭的凉亭遇见祝蓉的情形,心底一紧,她的眼神,让他不由得想起一个人——一个他已经遗忘很久的人。

    轻笑一声,他知道,这一趟胜州之路,是爹跟娘特异为他安排的,想必……也是为了让他见到祝蓉吧。

    祝蓉虽然貌美如花,却也难得的没有骄纵的脾气,她应该不知道,其实这回并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在这之前,他已经见过她了。

    昨天他站在楚家所开的酒楼三楼,听见大街上传来蚤动声,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娇小的小辣椒,一点都不知死活地站在前头挑衅,他原本还想着她是凭恃着什么可以这么大声讲话,直到后来,她身边的小厮出手了,他才知道原来她身边有高手护卫。

    后来到祝府再遇见她,有些讶异,却也有些高兴。

    “啊!”

    一道娇呼声自身后响起,楚和祺下意识地回头,月光下,他看痴了眼。

    祝蓉肩上披着一件白色薄被,月光照映在她身上,衬出她天仙般纤尘不染的气息,姣美的脸蛋洁白如玉,任谁看了,都会震慑于她此时的美。

    “楚、楚大哥?”祝蓉不是很确定地看着那黑暗中的身影。

    楚和祺借着黑暗的遮掩,深深地注视着她,良久,才从暗处走出来,声音轻柔地安抚她,“祝小姐。”

    一确定是他之后,祝蓉才松口气,接着好奇地问道:“楚大哥,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就寝?”

    他们两人所住的楼宇相隔这座中庭院落,只要两人打开门走出来,首先看到的就是这个院子。

    “你不也是?”楚和祺很聪明地转开话题,并君子地转移目光,不再盯着她。

    祝蓉脸一红,白天白玉在凉亭里说的话对她影响不小,让她整个脑子都乱哄哄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才心烦的出来透透气,没想到遇上也还没就寝的楚和祺。

    “楚大哥,你睡不着吗?”

    “想起了一些事情,有些心烦意乱。”楚和祺身形顿了下,缓缓地点个头,自然而然地脱口说出这些话。

    她偏着头,猜想道:“是为了商行的事情忙吗?不用想这么多嘛!”

    她走到他身边,瞧着庭里的大石头正合用,也不怕脏,一**就坐在大石头上,抬头看着他,脸上不自觉流露出女儿家的娇态。“真不懂你们男人。”

    “不懂什么?”楚和祺一笑,也许是黑夜的关系,让他的心防松懈了一些,对她的态度也自然许多。

    “英骀每天也都是忙着商行里的事情,真不懂你们每天这样忙着赚钱,有什么好玩的。”

    这话一出,惹得楚和祺禁不住轻笑出声,“做生意不是为了好玩而已。”

    他的笑让祝蓉看得怦然心动,就像一颗石头丢到她的心湖一般,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一颗心不受控地悸动着。

    这一瞬间,她明白了,她……喜欢上这个人了。

    这一晚,她坐在石子上,跟着楚和祺两人喁喁低语,彼此闲聊,直到远处传来更夫敲梆的声音之后,他才说夜深了,该歇息了。

    回到房里后,扰乱了她一整天的复杂心思没了,抱着香暖的被子,她沉沉地进入梦乡。

    一早,楚和祺如同前日般,跟着福二就要上街到商行去,苦笑了下,这五弟还真会物尽其用,拐着他来,也要他顺道核对账册跟处理事情。

    才刚踏出门口,就看到祝蓉站在他的房门前,有些不解地微拧起眉,走出房门,“祝小姐?”

    祝蓉拍拍自己的脸颊,想让自己气色好一些,高兴地迎向楚和祺,“楚大哥!”

    楚和祺漾着笑意,不着痕迹的从头到尾打量她,而后道:“祝小姐,这么早就起床了?”

    祝蓉开心地点头,“嗯,我在等你啊。”

    福二疑惑地看了下楚和祺,什么时候大少爷跟祝小姐的感情这么好了?还好到楚小姐特意在门口等大少爷?

    “等我?有什么事吗?”希望不是他心里所想的那样。

    “楚大哥,我听爹说,你要上街去对吗?”祝蓉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若有所求地看着他。

    “不是上街,是到商行,怎么了吗?”她的表情昭然若揭,楚和祺心底一软,浅浅地勾起抹笑。

    祝蓉先是害羞地低下头,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开口,“那个……”

    站在她旁边一身侍童打扮的小喜用白眼看着她,不耐地催促,“你快点讲啦。”

    祝蓉对她吐吐舌,“你不要吵啦!”

    臭小喜,跟英骀越来越像了。

    “大少爷,时间不早了。”没时间等她们两个,福二看了看天色,算算时间,管事们应该都聚在商行里头等了。

    楚和祺点点头,“祝小姐,商行里管事们正在等着我,我先走一步了。”

    “喔……”祝蓉回眸看着他,咬着唇,欲言又止的。她想开口说她也要去,但他是要忙公事,她去……好像也不太好。

    定定地看着她一会儿,楚和祺没有开口说什么,举步往前迈开,两人交错而过。

    “走吧……”祝蓉低落地看着地板,心里头酸酸的,眼睛也有点花花的,有气无力地拖着脚步往她自己的院落走去。

    小喜盯着她的背影,有些不耐地抓抓头发,真受不了这大姑娘,喜欢又不敢开口说,平常的热情开朗,这下子都跑到哪儿去了?

    她们两人才走没几步,突然楚和祺的声音又从她们背后冒了出来——

    “祝小姐。”

    祝蓉赶紧柔柔发红的眼睛,若无其事地扬起笑脸回头,“什么事?”

    楚和祺站在转弯处看着她,淡淡一笑,“我处理公事,要一些时间,若是你不怕无聊,是否同我一道过去瞧瞧?或许等我忙完后,你会愿意陪我一游胜州?”

    祝蓉一听,开心极了,用力的点头,毫不迟疑地冲向他。“嗯!”

    见她飞奔而来的身影,楚和祺轻轻地叹口气,眸底闪过几缕怜惜,伸手摸摸她的发顶,“走吧。”

    “嗯!”祝蓉眼睛都笑弯了,高高兴兴地跟着他出门去了。

    福二跟在主子身后,瞄一眼祝蓉,而后露出抹笑。

    楚和祺瞧一眼身旁笑眯眯的大美人,不自觉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原本他跟福二已经要离开了,但她闷闷不乐的表情一直不断在他眼前晃过,叹了口气,还是不忍她那美丽的容颜流露失落,这才回头喊住她。

    她的情感是那么的明显,明知道不该,但他却不知如何拒绝,或许……在胜州停留的这段时间,陪陪她也无妨吧,他有些逃避似的闪躲心底的声音,目前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诈亲大少最新章节 | 诈亲大少全文阅读 | 诈亲大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