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招財下堂妻 > 第七章 戚郡王妃來添堵

招財下堂妻 第七章 戚郡王妃來添堵 作者 ︰ 梨雅

    原本以為戚勤業只是說說,畢竟這小農超市雖說紅火,但說到底就是一家賣雜貨的店鋪,有什麼可逛的,世子爺縱然好奇,應該也是不會去的。

    只是過了晌午,當戚勤業真的騎馬前往西市,停在小農超市前,遠雲真不曉得要說什麼,只能尾隨著打點一切。

    戚勤業一走進小農超市,馬上成為注目焦點,不少官宦家的管事都認出了他,他本人倒是好整以暇地無視他人,徑自細細觀察起這間小農超市。

    細節和動在線的規劃都非常詳盡,甚至還提供購物後專人送貨到府的服務,這倒是很省事,也不怕買的貨量大了帶不走,尤其種類精細,分門別類,只是這門戶不緊實,萬一遇上心思不正的人順手牽羊,豈不造成損失。

    清貴眼尖,發現世子爺大駕光臨,立刻上前,「世子爺,您怎麼有空來?」

    戚勤業問道︰「覺得新奇就進來逛逛,你們這店鋪門戶大開,萬一有人拿了東西沒付賬就離開該怎麼辦?」

    「不會的,我們的收銀櫃台設在門口,也規定進門的客人若有隨身包袱一定要寄放,這寄放處是有鎖匙的櫃子,由客人自行放置,鑰匙自行保管。」清貴指著門口一旁高有七尺的酸梨木櫃,看上去非常顯眼,若有人在櫃前鬼鬼祟祟也十分惹眼。

    戚勤業贊許地點頭,「這倒是好方法,誰想出來的?」

    清貴恭敬的回答,「這店里的規劃和陳設均是當家的巧思。」

    全是葉宜秋的杰作?戚勤業有些訝異,他知道她的陪嫁挺有本事,只是不知道她自己也身懷絕技,有些巧思可不是宅內婦人想得到的,光說這個置物櫃,若是沒有在商場上經營,怎麼會想到要防賊,而且還想出這種應對方法。

    「這店籌劃了多久的時間?」

    「大概四十天左右,畢竟還要跟木工溝通,幸好當家畫了一些詳盡的說明圖,所以進行得很順利。」

    戚勤業可就好奇了,「那些說明圖呢?」

    清貴回答,「當家的收走了,按當家的意思是未來開分店時還要用呢。」

    戚勤業挑眉,「分店?」

    「我們當家說要把小農超市開遍燕朝每個角落。」清貴之所以會如此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皆是葉宜秋授權,只是他也訝異啊,世子妃是怎麼猜到世子爺會親自造訪小農超市的,難不成世子妃是掐指神算?

    越想,清貴就越佩服自家主子,尤其親眼見了那些說明圖稿,他開始慶幸自己沒有沖動,本來他覺得空有一身才能卻不受重視,頗有志不能伸的遺憾,思索著想自請回葉宅,幸好他堅持下來了,更感謝的是夏書的提醒。

    「開遍燕朝的每個角落?她真的這麼說?」志向真弘大,戚勤業越發覺得這妻子變得不一樣了。

    「當然,我們當家可不是空口無憑。」

    戚勤業暗暗搖頭,終究是後宅之婦,要知道燕朝幅員廣大,就算是皇商也不敢這麼大口氣,他就想不透了,她怎麼敢夸口,也不怕咬到舌頭,「那麼她仰賴什麼?」

    「世子爺何不進內室詳談。」清貴迎著他進入內室。

    戚勤業尾隨著清貴,有點訝異這店鋪內有乾坤,本以為就是一方陋室,但是推開門,映入眼簾的卻是一方天地,幾張月牙矮凳散落在雪白的牆邊,牆上還搭著一個小竹蓬,頗為閑適。

    「這兒是給伙計休憩使用,當家說員工松快舒活,干活就會更有精神。」清貴解釋。

    「這些都是世子妃交代你告訴我的?」否則清貴沒道理這麼坦白。

    清貴也不遮掩,「世子妃的確有交代若是世子問起就坦白告知。」

    「那麼她想做什麼?」

    「世子妃提到一種叫加盟的概念。」清貴只要想到這些就熱血沸騰,畢竟連他在商場拚搏多年都沒听說這種方法,但經過世子妃的解釋,又覺得不是不可行,不,應該說是大大可行。

    戚勤業蹙起眉頭,「加盟?」

    「就是類似與人合伙,只是我們不用出資金,而是幫忙對方把店鋪的裝潢和所售的物品兜齊,講白一點就是我們收取一定金額的『加盟金』,並在當地復制出一間和這里一模一樣的小農超市,再交給合伙人經營,利潤盈虧由合伙人自行承擔。」

    「那之後呢?既然合伙人可以自行開設和盈虧自負,為什麼還要給你們加盟金?」

    「為了取得穩固的貨源,而且當一家、兩家、一百家的小農超市出現後,質量的穩定和充足的貨源就會在市場上形成一定口碑,信譽卓越,屆時小農超市會成為金字招牌,也會有不少人沖著這品牌來買東西,客源穩固後獲利自然就會成長,合伙人並不是單打獨斗,這是一個利潤共享的商業模式。」清貴把當時葉宜秋的說詞全部說了一遍,越說越有自信。

    戚勤業又問︰「那你們賺什麼?」

    清貴回答,「我們會成為中間商,把持和審定所有能在小農超市上架的物品,當然,我們也會將產品配送到全國各分店,屆時會形成一個聯絡網。」

    戚勤業一驚,若是將這聯絡網善加利用,說不定可以替他收集更多信息,也可以替皇上監督各地民情……

    或許他現在的想法也在她的計劃之中,所以她才會讓清貴一一解釋?

    「這些很耗時間,並非一蹴可幾。」

    「世子妃知道,所以才想了解世子爺有沒有打算合伙?」清貴終于揭曉答案。

    「她早就猜到我會來?」

    清貴拱手,「這倒沒有,世子妃只說她喜歡把事情想通透,今天就算不是世子爺來,也可能是其他富貴的人來。」

    聞言,戚勤業心底有些不是滋味,「所以她並不是只找我合作。」

    清貴說得客氣,「既然都說利潤共享,這合作的對象當然是要雙方都有意願,細節才好談。」

    「好,我會考慮。」戚勤業沒立刻答應,但也沒把話說死。

    清貴問道︰「那麼美食街開幕時,世子爺要來嗎?」戚勤業一怔,「美食街?」

    清貴詳細解釋,「就是挨著小農超市開設,里面分有五個小鋪,販賣有糖水、米

    飯、面食和糕點,其中一個小攤未來是專售一些長安城的流行小食。」

    「這也是世子妃的想法?」小農超市吸引的人潮絕對不止當地人,還有一些外來客,如果未來成為一種趨勢,那麼來訪人數只多不少,兼賣吃食當然可以再賺一筆。

    清貴笑得十分得意,「是的,因為價格不高,食材也是小農超市提供,所以佔有絕對成本上的優勢。」

    戚勤業也是人精,「西市里賣小食的多著,小農超市的售價明顯比較貴,不一定大家會買賬。」

    「貴在新奇、好吃又便利,我們推出的每一道小食絕對只有這兒才吃得到,只是這美食街就不會跟著小農超市一樣開遍全燕朝了。」

    「為什麼?」戚勤業被勾起好奇心,只有在美食街才吃得到的美食,難道就跟那什麼獅子頭一樣?

    他還記得那齒頰留香、入口即化的鮮嫩滋味,所以回郡王府後,他又要廚房弄了兩回,其中一回是給父王和母妃品嘗,他們吃過後也是贊不絕口,還賞了廚房紅封。

    清貴仔細解釋,「食材有運送上的難度,而且因為只有這兒有賣,才更顯珍貴。世子妃的意思是對街山海樓是京城里最有名的酒肆坊,舉凡遇上要事商議,名門貴冑都會選擇在山海樓里,所以美食街要當平民百姓的餐桌。」

    「平民百姓的餐桌這句話也是她說的?」戚勤業內心訝異萬分,表面卻不動聲色。

    「是的,我們當家是這麼期許。」

    「我越來越期待她之後的表現了。」

    戚勤業站起身,離開內室,尾隨在側的遠雲則是斂起驚詫的表情,尾隨在後離開。

    就這樣?什麼都沒有?沒有驚為天人求著要合作,也沒有遞帖子來要約見面?

    葉宜秋瞪著夏書,仍然不死心的瞪著她問︰「有沒有漏掉沒說的?」

    「世子妃,奴婢重復第三次了,清貴真的就只有說這些。」夏書一臉無奈。

    葉宜秋整個人癱在桌上,把額頭貼著桌面,「這死家伙一定是認出清貴了,不然堂堂戚郡王世子逛什麼超市。」

    「世子妃不就是故意要讓世子爺認出清貴的嗎,否則為什麼交代清貴遇上世子爺,凡是世子爺問什麼都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夏書實在不懂世子妃的想法。

    「我只是猜他總有一天會找上小農超市,但沒有料到他來得這麼快啊!小農超市現在才剛開幕,未來景況怎樣都不確定,我估計至少要發展到有五家以上的規模才會有人商談加盟,現階段還太早了。」葉宜秋知道現在只是因為大家感覺新奇才有這一窩蜂的

    熱潮,要等熱潮過後才會知道實際營收,偏偏現在就被那家伙發現底牌,而且他也只說有興趣,連投資的意願都沒有。

    此時春畫端著一個白瓷盤進來,「世子妃,這是作坊做好的涼皮,您要試試嗎?」

    葉宜秋馬上轉移注意力,「當然要,我嘗嘗!」

    涼皮便是把大米磨成粉,和水變成米漿再入鍋熬煮,待冷卻凝固後切成條狀,老抽、醋、蒜泥和辣油拌炒後加上芫荽就是完美的醬汁,再切些黃瓜絲點綴,入口輕爽又美味。

    春畫問︰「世子妃覺得口味如何?需要再改進嗎?」

    葉宜秋笑得燦爛,「就是這個味道,你們真的太厲害了!讓廚房再送一些來,今天午膳就吃這個,如果再放些雞絲上去更好。」好懷念,差點熱淚盈眶。

    其實涼皮也有用綠豆做的,到了夏天可以換成綠豆,用來降暑火。

    「世子妃會知道這些東西,也是之前夢里的奇遇?」冬琴好奇的問。

    葉宜秋一愣,忙不迭的點頭,「是啊!我們分享了很多事情。只是大都是她在說,我當听眾,畢竟她的世界對我而言比較新奇,有太多意想不到的理論。」

    夏書做最後的確認,「世子妃,美食街販賣的菜單都確定好了,目前預訂是下月初三開幕,清貴問您這日子行不行?」

    葉宜秋點頭,「這些交給清貴全權處理就好,開幕我就不過去了,免得人擠人。」

    「這才是正理,世子妃雖然胎象穩,但萬事還是要小心。」冬琴一直是容易緊張的性格,「只是這肚子一天天大起來,瞞不了人的,過陣子莊子里的下人便會瞧出端倪,屆時消息很快就會傳回郡王府。」

    這也是葉宜秋煩惱的事情,雖然第一胎比較不顯懷,加上又是冬天,穿上厚重的衣裳就可以遮掩一二,但是這些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只要她繼續住在隴南莊園,秘密就有外泄的可能。

    「找個理由搬到農莊去住干。」葉宜秋想來想去就只有這個方法。

    夏書問︰「什麼理由?世子妃是來這里養病的,若搬到自個兒的產業上住,外面不知情的人會怎麼想?」

    「誰會這麼無聊盯著我?」葉宜秋不以為然。

    「世子爺的那些姨娘和通房,還有三房的人,只要是想給世子妃添堵的人,都會緊盯著您。」

    夏書的說法無疑是往葉宜秋頭上倒一桶冰水,「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煩死了!」

    「奴婢不明白,為什麼不能把懷孕這件事告訴世子爺?這可是好事啊。」冬琴碎念著。

    「我現在一門心思放在生意上,而且我對和離這件事還沒有死心,如果讓世子爺知道我懷有身孕,和離這件事基本上就是寡婦死了兒子——沒指望了。」

    夏書蹙眉,「世子妃為什麼一個勁兒想著和離?只要您證明了自個兒的能力,便能贏得世子爺的尊敬不是?夫妻關起門來,怎麼相處難道還要旁人指手劃腳?」

    「你以為這件事我沒有想過?」葉宜秋淺笑,「未來王爺百年後,世子爺就是繼任人選,我若佔著世子妃這位置,確實能享有這頭餃帶來的榮耀、財富和權勢,但同時也有『生下嫡子』這項義務要履行,此外還有那些姨娘和通房,甚至二房、三房、族里的事情都要我負責打理,我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

    「但是世子妃已經有孕,難道您舍得下孩子?」夏書點出實際面。

    葉宜秋深深嘆口氣,就是舍不下啊,畢竟是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所以她才會陷入這種兩難的局面,「總之,過段時間肚子就遮掩不住了,到農莊住是必然的事。」

    冬琴還想再勸,卻讓夏書以眼神阻止,世子妃現在心意已決,多說無益。

    戚勤業背負著戚郡王府的榮耀,責任重大,打從啟蒙後他就搬到外院獨立生活,只有晨昏定省才會進入內院向戚郡王妃請安,這習慣一直維持多年不變,除非他領了差事離家,否則不曾間斷。

    只是今兒個傍晚到內院請安時,他發現母妃正笑盈盈的和兩位姨母聊天,路明雪和三弟房內的柔姨娘也在一旁。

    大姨母嫁給了鴻臚寺少卿王大人,育有兩子,兩人現在都還在秘書省婦著;至于六姨母則是嫁給御史中丞李大人,育有一子李承允,擇武棄文,目前在邊關擔任校尉,戚勤業與李承允比較談得上話。

    「母親,兩位姨母安好。」

    王夫人笑呵呵地說︰「好!我听說你幫皇上辦好了差事,今早皇上還在大殿上盛贊你一番,妹妹你啊就是有福氣的,生了這麼個優秀的兒子,光耀門楣了。」

    「姨母過獎了。」戚勤業作揖。

    「業兒,母妃想問問你對你表妹依蓮的印象如何?」戚郡王妃言笑晏晏的詢問。

    王依蓮是王夫人的女兒,只比戚勤業小四歲,在京城素有才女稱號,容貌隨了王夫人,清麗端莊。

    戚勤業自然見過這位表妹幾次,只不過都是小時候,及長就因為男女不同席漸漸淡了,現在見面也只是不冷不熱地打聲招呼,母妃怎麼突然問起她來了?

    「表妹才貌兼備,孩兒曾听同僚贊賞過表妹做的詩文,說意境甚好。」說著,他話鋒一轉,「聖上最近對于世族之間的聯姻總有過多的揣測,尤其朝中風向難定,三皇子和六皇子即將前往封地,也需要確定側妃人選,如果大姨母想要幫表妹訂親,還是多等些時日才好。」

    王夫人一愣,隨即揚起笑容,「業兒提醒的是,真正要過些時日才好。」

    「母妃,那麼您繼續聊,孩兒先告退。」戚勤業拱手後就離開了。

    他一出了內室,就朝候在門外的遠雲招手,「這是怎麼回事?都快到晚膳時間了,怎麼兩位姨母還在府里?」

    遠雲稟道︰「方才郡王妃的大丫鬟芙蓉說了,郡王妃有意讓王依蓮當世子爺您的側妃。」

    戚勤業一听,蹙眉甩袖,「荒唐,父王都沒有立側妃,我立什麼側妃,母妃到底在想什麼?」

    遠雲嘆了口氣,「郡王妃不喜世子妃,所以才趁著世子妃不在府里給她添堵吧。」

    「放肆!」

    「小的踰矩。」遠雲低頭告罪。

    「待會兒自己去領罰。」雖然他知道遠雲說的沒有錯,但議論主子就是錯。

    「是,小的遵命。」

    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落幕,誰知道在有心人士的刻意安排下,消息傳進了隴南莊園。

    「這消息可正確?」葉宜秋听了秋棋的匯報,瞠大眼。

    「我們院里的大芽捎來的消息,應該錯不了。」秋棋無奈的說。

    「太好了!」葉宜秋額手稱慶,「冬琴,快點,咱們把包袱整理好。夏書,你去通知吳管事備馬車。」

    「要回郡王府?」冬琴歡快的說。

    「應該是去農莊吧。」夏書潑了冬琴一桶冷水,「世子妃莫不是要藉這理由搬到農莊去?」

    「當然——」葉宜秋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媳婦生病去莊子休養,婆婆卻拱著兒子再討一房小妾進門,擺明了就是不待見媳婦,那麼媳婦騰位置到農莊去不是正好?」

    「可如果世子妃只因為這理由就搬到農莊,豈不犯了七出之罪?」春畫很快指出問

    題。

    「那也是郡王妃行事不厚道在先。其實依我的看法,嘴巴長在別人身上,要怎麼天花亂墜就隨他們去,我一點都不在乎。」雖然這理由很牽強,但如今她也想不到更好的了。

    冬琴還想再勸,「世子妃,現在出了莊子,如果世子爺不去帶您回來,那麼——」葉宜秋斷然回答,「那麼就不要回來,最壞的打算就是休書一封。」夏書也不贊同,覺得世子妃太沖動行事了,「世子妃,和離和休棄不同,被休的婦人往後日子是很艱難的。」

    「日子是人在過的,相信我,我會過得很好!」葉宜秋黑黝的眸子,閃著光亮,她已經開始期待下堂後的生活了!

    「冬琴,我幫你收拾吧。」嘆了一口氣,春畫率先被說服了,終歸她們都是世子妃的陪嫁丫鬟,主子的決定她們也只能遵從。

    更何況從世子妃清醒到現在,哪件事情世子妃不是處理得干淨利落,她算是心服口服了。

    葉宜秋知道她只要前腳一離開隴南莊園,吳管事就會馬上通知戚郡王妃,但她抱著破罐子破摔的心態,隨便戚郡王妃怎麼處理,最好是能逼著戚勤業寫封休書來。

    只是她萬萬沒有想到,消息確實傳到了戚郡王府,卻讓戚勤業攔截並下達封口令,還說若是讓人知道世子妃不在隴南莊園,泄漏消息的人就提頭來見,所以葉宜秋以為的事一直沒有發生。

    當然,這是後話。

    葉宜秋遠遠就看見農莊上擱了塊竹牌匾,上頭寫著「悠活農莊」,這是上回她隨口取名的,沒想到周管事惦記在心,讓人制了個牌匾。

    「世子妃,您來了。」周管事已經領著所有農莊里的奴僕候在門口。

    葉宜秋讓春畫扶著下了馬車,帶著微笑說︰「讓大家都回去做事吧,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是!」周管事立刻讓大伙都散了。

    之前葉宜秋已經大概了解了農莊的環境,這次既然要長住,當然要布置得更舒適,所以清貴拉的嫁妝中,有部分就是移到農莊來。

    農莊主要是生產農糧,自然比較樸實,門板糊的是普通的棉宣紙,但是葉宜秋喜歡這種風格,行事不用小心翼翼,這才是實在的生活。

    跨進大廳,牆上掛著四尺紅線毯,繡著喜慶的紅柿連枝,搭配整套的紫檀矮櫃和案幾,主家氣勢顯現得極好,只要再放上一些小崗件,倒也不失大氣。

    周管事恭敬地說︰「世子妃看看,如果還有什麼地方要改進,小的再吩咐下去。」

    「這樣極好,你也忙了一陣子,先下去歇息吧。」葉宜秋打發周管事離開後,才癱坐在矮榻上,「也不曉得怎麼回事,一個上午就累了。」

    春畫忙說︰「世子妃,之前奴婢听屋里的嬤嬤說,懷了孩子的女人很容易累。」

    這倒是,幸好她只是犯困,倒沒有什麼不適,至少沒有吐得死去活來,看樣子這孩子挺乖巧。

    葉宜秋接過熱毛巾拭著臉和手,再喝了口熱茶才覺得緩過來,「冬琴,你等會兒幫我找套男裝,越厚實越好,再找些毛毯和棉布。」

    「世子妃是要做什麼用?」

    葉宜秋理所當然的說︰「之後我要出門巡視產業,總不能一直以女裝示人,當然要穿上男裝才方便。」

    冬琴一驚,「萬萬不可,世子妃這肚子萬一大起來,怎麼瞞得過?」

    「所以才需要棉布啊。」葉宜秋早就設想齊全了。

    她必須為未來做通盤考慮,做好最壞和最好的打算,如果戚勤業一直沒有意願要投資,她勢必要尋求更有力的投資者,官商之間互惠互利才能走得長遠。再者,如果戚勤業不投資也就罷,萬一他以後反過來打壓她呢?她不能不謹慎。

    冬琴找清和借了一件全新的男袍,厚棉襖織成,套在葉宜秋身上遮蓋住了玲瓏的曲線,她在肚子上綁上厚實的棉布,讓它看起來像是大肚腩,再把發髻拆掉改成束發,黛眉畫粗,接著拿起假胡子一戴,不到片刻就出現一名粗獷的中年男子。

    這種神奇的轉變讓四婢看得嘖嘖稱奇,沒想到世子妃居然有這種巧手。

    接著,葉宜秋特地在走路姿態上稍微豪放一點,大步邁進,手勢也不再輕柔,這麼看起來十足十有男子氣概。

    秋棋轉了一圈說︰「世子妃,您這樣真的很像個男人。」

    「到了外頭,你們就要改稱呼我大爺,至于名字……就叫葉誼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招財下堂妻最新章節 | 招財下堂妻全文閱讀 | 招財下堂妻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