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二十二章 作者 ︰ 風光

第八章

此時,殿里突然刮起了一陣風,這陣風里帶來的氣息,令靈心十分熟悉,一瞬間她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毫不猶豫就躲到了奚陽身邊,希望靠他的正氣能擋去一部分的陰氣。

奚陽也沒有攔她,她一有動作時他就默默遞給侍衛一個眼色,侍衛們便讓靈心輕易闖到了他身旁,與曲如雪隔桌站立著。

這時殿中的油燈突然忽明忽滅起來,此刻外頭的天色已然昏暗,以長眉道長的話來說,日夜交替之時就是天地陰氣最重的時候,像要印證這句話似的,好幾盞油燈赫然熄滅,接著殿中幽幽地出現了一抹白影。

這道白影出現得突然,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清晰,最後出現的,卻是一臉戾氣,身著宮女服的曲如霜。

曲如霜一現身,靈心就倒抽了一口氣。

照理說應該只有她看得到才對,但其他人也同時將目光放到了曲如霜身上,一臉驚嚇,顯然大家都看到了,是不是曲如霜耗費元氣現形就不得而知了。

曲如霜冷冷地瞥了眾人一眼,轉向了奚陽直接道︰“你們不必再逼姊姊了,二皇子奚辰是我買通李公公毒害的,而之後李公公也是我滅口的。”

奚陽沒有作聲,只是死死地瞪著她,等著她的下文。

曲如霜冷冷地道︰“二皇子不愛我姊姊,他怎麼可以?!我姊姊拋下自尊向他求愛,他竟漠然拒絕,令姊姊只能負氣嫁給她不愛的人。我知道姊姊始終有遺憾,這口氣她咽得下,我咽不下,這天下沒有人能負我姊姊,即使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也一樣!”

她惡狠狠地瞪著奚陽,奚陽娶了她姊姊,也是她憎恨的對象之一。“所以趁著幾次入宮的機會,我買通了李公公,讓他在二皇子的膳食里下藥,想不到二皇子居然被姊姊救了,在姊姊手上,我就不能下手了,不過讓奚辰成了個活死人也好,也算替姊姊出了口氣。之後我殺了李公公,自己也自殺,因為我不能讓這秘密泄露出去……”

曲如霜連自己都敢下手,只為保守秘密,這女人手段之狠、心理之變態已經超乎常人認知了。每個人都被她說出來的話所震撼,看向曲家姊妹的表情也多了一絲難解的意味。

說到這里,曲如霜突然怒目轉向靈心,讓靈心嚇了一大跳,干脆直接躲到奚陽椅子背後,只露出兩只眼楮。果然曲如霜接下來針對的便是她。

“我本來以為,只有死人才能真正的守密,想不到出了你這多管閑事的女人,居然看得到鬼!我到了陰間之後,才知道還有你這等人,而且奚辰的生魂竟然也知道了這個消息,準備去找你,那些多嘴的鬼魂啊……所以,我搶在奚辰之前要去殺你,只是想不到你身邊居然還有高人護持!”

靈心這才終于明白自己怎麼會倒霉的惹上曲如霜這惡鬼,原來還是地府那批常客的大嘴巴使然啊!

這方曲如霜說得面容扭曲,好不可怕,但奚陽卻是不動如山,表情一絲變化都沒有,只有看向曲如雪時,他的臉上才出現了那麼一絲失望與難過。

他問著曲如雪,“你救下二皇弟,因為你當時還不知道是曲如霜下的手。但你在洛王府招魂後,應該已經明白了一切,為什麼還要替她隱瞞?”

因為心虛,曲如雪不敢直視他的眼,只是失魂落魄地道︰“因為如霜的身世是王府的丑聞,無法公開,但如霜做的事幾乎可以讓王府抄家滅族,為了整個洛王府,為了爹,也為了我自己太子妃的地位,我只能把這件事隱瞞下去,甚至……甚至嫁禍給三皇子及靈心也在所不惜。”

這下換成奚英憤怒了,要不是有父皇及太子在,還有那一抹陰風慘慘看起來怪可怕的幽靈在,他早就沖上去狠狠的暴打曲如雪了!

他也算和她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雖然和她交情沒有到二皇兄和大皇兄那樣好,但她要害人時,居然毫不猶豫就坑了他?!

奚英自然不會想到,這也是他平時做人做事太機車使然。

一陣洋溢著遺憾與淒涼的氣息突然在這殿中彌漫開來,突然間,曲如霜尖笑一聲,那刺耳的聲音讓所有人都皺起眉來。

“姊姊,洛王府完了,妹妹對不起你,對不起父王,妹妹只能為你做最後一件事,讓你離開不愛的男人。”

說完,她渾身青光大盛,周圍陰風大起,神情也頓時變得詭譎凶殘,惡狠狠地撲向了奚陽。

在場的侍衛們即使想擋,不是她針對的對象,根本踫不到她,而她顯然已不顧元氣的消耗,攻勢又狠毒又猛烈,眼見奚陽就要被她撲上——

“啊!”

橫空出現的一柄桃木劍,直接擊在曲如霜的身上,讓她即使身為靈體也痛叫了一聲,硬生生飛退。

原來是長眉道長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武仕書也一身道服,手持桃木劍護在一旁,師徒兩人像是早有準備,取出了一張網,直接往曲如霜身上扔去。

曲如霜哪可能就範,拚了形神滅也要拉奚陽陪葬,只是這一張加持了法力的網將她困在了一隅,她索性動用念力,讓這大殿中的雜物全砸向了奚陽,幸好奚陽本人武功高強,他身邊的侍衛也不是吃素的,有些狼狽的擋下了那堆雜物。

長眉道長哪可能讓曲如霜得逞,桃木劍一伸就刺向了她的胸口。

“不要!”曲如雪驚叫一聲,但已經來不及了,曲如霜動用了太多元氣,現在再被刺一劍,網中的身形幾乎變得完全透明,似乎只要再吹一口氣,就會魂飛魄散。

長眉道長不動聲色地用個葫蘆收了曲如霜,這樁天大的陰謀,似乎也隨著曲如霜的消失而落幕。

皇帝及皇後眉頭深鎖,搖頭嘆息,奚英一臉驚嚇,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洛王則是垂頭喪氣地站在那兒。曲如雪如受雷擊,呆立當場,至于奚陽,只是神情復雜地直看著曲如雪,像是也不知如何處置她。

而唯一能夠反應過來的靈心,卻是沖向了長眉道長,忙問道︰“奚辰呢?他為什麼沒有出現?”

一見到長眉道長師徒便可知道,有人知道會有方才那一幕,事先讓長眉道長為眾人開了天眼。能把皇室的人和長眉道長師徒連結起來的人,曲如雪和靈心都不可能去做,要說這其中沒有奚辰的參與,靈心絕對不相信。

被她這麼一說,皇帝等人才想起來奚辰還昏迷不醒,齊齊看向了長眉道長。

長眉道長卻是臉色一變,長嘆道︰“此事已畢,二皇子冤氣已消,現在等著回魂,只是現在事情有了變數……說不得還得用上這東西。”他搖了搖手上的葫蘆。

“道長,奚辰的情況不太妙嗎?”長眉道長的神色,令靈心整顆心都懸了起來。她從被提出天牢後沒見到奚辰,就已經覺得很不對勁了。

“命懸一線。”長眉道長沒有多解釋。

靈心差點當場昏了過去,急忙求著長眉道長與皇帝等人,一群人飛快的趕到了二皇子的寢宮中。

生魂回體需要七七十四十九天的時間,照理說奚辰有長眉道長的幫忙,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才是。然而在靈心蹲天牢的時候,奚辰為了保護她,替她戰斗了一天一夜,元氣早已消耗大半,之後又為了查明真相勞碌奔波,相信應該也無暇休養把元氣補回來,所以這次回魂,顯得格外凶險。

靈心幾乎是不眠不休、時時刻刻在旁守護著奚辰。

即使奚辰的呼吸日漸變淺、身體慢慢變冷,有好幾次仿佛要斷了氣息,靈心不僅如往常服侍著他,更是時常呼喚著他,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著他,就像是欲將他從死亡線上拉回來似的。

而在奚陽的命令下,除了太醫每日會來檢查二皇子的狀況,也沒有人會去打擾這對愛情鳥,什麼皇宮的禮儀規定都可以暫時不管,只要奚辰能夠好起來。

四十九天就要過去了,皇帝、皇後及奚陽等人,在這最後的一個時辰,全都圍在奚辰的床邊,神色凝重。

靈心沒有放棄,也無暇理會這些只要一句話就能砍了她的頭的人,她坐在床沿緊握著奚辰的手,在他耳邊不斷叫著他的名字,連皇帝和皇後幾乎都要絕望了,只有靈心帶著微笑,因為她堅信他會回來,她要讓他一張開眼就看到最美麗的自己,絕不能讓眼淚從自己的眼眶里流出來。

“奚辰!奚辰!快醒來啊!我等你好久了……”

“奚辰!你可不能賴皮,你說要連本帶利還給我的,怎麼你還不回來?”

“奚辰,我相信你會醒的,你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對不對?”

這時候,沒有人會介意靈心敬不尊稱二皇子,而是奚辰奚辰的叫,只要她叫叫奚辰就會起來,就算叫他傻蛋也沒關系不是?

慢慢的,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眾人的心也慢慢下沉,靈心說得嗓子都啞了,嘴唇都發抖了,臉上的笑容也快維持不住,然而不到最後一瞬,她絕對不停止。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節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閱讀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