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風光

奚辰離開了多久?是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

有很多時候,靈心都以為自己就要死了,但內心對奚辰的信任卻堅持著讓她活下來。

這些日子,她就是靠著意志力與厲鬼陰魂搏斗著。那些厲鬼踫不到她,卻會做出各種最可怖最猙獰的模樣,試圖摧毀她的心志。

靈心雖然一直叫自己不要怕,可是還是常常被嚇哭,而她一個好好的人時刻與這些陰魂相處,也大大的耗損了她的陽氣,整個人蓬頭垢面,形銷骨立,看起來非常糟糕。

如果奚辰一直不來,不能把她從牢里救出去也就罷了,若是連他自己都誤了回魂的時機,導致魂飛魄散,她知道自己一定會崩潰。

就在不知過了多久的某日傍晚,獄卒突然來提人,把靈心由天牢里帶了出去。

在見到了陽光的那一剎那,靈心幾乎睜不開眼,雖然只是夕陽余暉,但那種溫暖的感受猶如再世為人,讓她都不想離開這霞光萬丈的地方了。

不過世事豈能盡如她心意?這一次提囚,便是三皇子一事調查出了些結果,要靈心前往作證。靈心被帶到了大殿,坐在大位上的,雖是皇帝及皇後,但其下還擺了一張大桌,坐在大桌前的卻是太子奚陽,他的身旁站著太子妃曲如雪,三皇子奚英則是坐在下首,一臉不善地瞪著靈心。

等她到了殿中,奚陽才緩緩開口,“奉皇上之命,此次訊問由本太子主持。”

他形容威武,正氣凜然,當訊問的主審無疑很有說服力。

“靈心,你把你知道的再陳述一次。”

靈心很認真地把四周圍看了個清楚,卻沒有看到奚辰,她難以掩飾心中的失望。不過這是她的一次機會,于是她細細地再一次把她所看到的及調查到的說了出來,證詞與上回並無二致。

她說完,就換三皇子了,三皇子義憤填膺地對著靈心咬牙道︰“本皇子說沒做過就是沒做過,不管是加害大皇兄還是二皇兄都一樣!本皇子說過的胡話還算少了嗎?但本皇子可沒有真的付諸實行!如果只是說說就要治罪的話,那宮里下人的頭都要砍過一輪了!父皇,皇兄,你們千萬不要听信小人之言啊!”

這下又陷入上次的僵局了,奚陽面無表情地看著兩人,突然說︰“本皇子接獲密報,殺害本皇子的殺手們,是來自民間的一個暗殺組織,叫『通天盟』。在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本太子立刻派人前去圍剿,目前通天盟的首領裘天殺已束手就擒。”

不一會兒,通天盟的首領裘天殺被兩名侍衛帶到了大殿里來。他一進門,就被逼得跪下,但臉上卻明顯地透露著桀驁不馴。

“裘天殺,本太子問你,聘請通天盟殺手前來刺殺本太子的,是不是三皇子奚英?”奚陽板著臉問道。

裘天殺看了眼齜牙咧嘴的奚英,搖了搖頭,之後卻是神情猙獰地道︰“不是三皇子。聘請我們通天盟殺手刺殺太子的買家,是洛王府!”他很干脆地招供了,而且招得咬牙切齒。“說出買家的身分,我通天盟在這道上也不用混了。可是我一定要為死去的弟兄討一個公道!那些弟兄不是自己服毒的!他們毒發的樣子和我們通天盟的毒藥不同,而那些活著逃回來的弟兄,也莫名其妙一個個毒發身亡,一定是洛王府怕事跡敗露,事先就隱瞞他們令其服下毒藥!”

此話一出,皇帝皇後都滿臉意外,曲如雪更是臉色忽青忽白,嬌軀顫抖了起來。

對于這番供詞,奚陽卻是冷然以對,只是淡淡地道︰“宣洛王。”

巧合的是,洛王早上才被皇上以公事為由留在了皇宮里,很快的他便出現在眾人面前。

奚陽讓裘天殺把方才的話再說了一次,之後對著一臉震驚的洛王道︰“洛王,相信通天盟盟主的供詞你全都听到了,你有什麼話說?”

洛王顫著聲道︰“臣惶恐!皇上,皇後,太子,臣對紫淵國忠心耿耿,而且殺害太子之後繼任皇位的也不會是臣,刺殺太子對臣一點意義都沒有,臣真的不認識這個人,請皇上明察!太子明察!”

瞧洛王誠惶誠恐,就要下跪立誓以示清白了,一旁臉色慘白的曲如雪突然說道︰“不用再問了!請通天盟刺殺太子的人是我!”

本來眾人還沒注意到沉默的曲如雪,突然听到她承認,都是一臉意外。甚至奚陽和皇帝身邊的侍衛們都很快的轉了方向,像要提防曲如雪突然發難。

唯獨奚陽鎮定如常,只是看著她的眼神變得更加陰沉了。“為什麼?”

曲如雪慘然一笑道︰“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子,太子早就知道是臣妾做的吧?如果太子不懷疑臣妾,早就把靈心處死了,還會等到現在利用構陷我父王的方式逼臣妾坦白?”

奚陽沒有否認,他今日審案,確實只是一個讓凶手自己跳出來的局。“本太子自認沒有薄待你,為什麼要殺本太子?”

曲如雪微微搖頭,語氣哀傷。“殿下相信嗎?臣妾並沒有想殺殿下,所以臣妾先給那些刺客下了藥,在他們殺了殿下之前,就會毒發身亡,以殿下的武功,他們威脅不到你,而且也能全數滅口。”

都說了這麼多了,曲如雪也不怕多說一點。“至于為什麼制造太子被刺殺的假象?那就是因為靈心了。”她幽幽地望向靈心。“你知道得太多了。本宮知道三皇子在皇家的庇佑下一定不會有事,所以便利用你所知道的一切,讓你誣指三皇子,這樣你死了,就是皇家逼死你的,誰也不會怪到本宮頭上。”

曲如雪口中的那個“誰”,說的便是長眉道長以及靈心背後的勢力了。那些靈異的手段不是她能夠控制與捉摸的,而靈心背後的勢力她也不知道有多大,若不是為了擺脫自己的嫌疑,她也不用繞這麼大的子來陷害靈心,然後讓皇家來扛這個責任,只可惜最後仍是功敗垂成。

靈心神情淒然地看著曲如雪,這一刻她竟不恨這個一心要陷害自己的女人,反而有點同情曲如雪。身在皇家果然有太多的不得已,或許曲如雪在接近她的第一時間,就想除掉她了吧?只是自己也太輕忽,太容易相信人,才被曲如雪害得鎮鐺入獄,還差點掉了小命。

刺殺太子的事真相大白,但這只能算是案外案,真正的懸案到現在尚未厘清。于是奚陽忍住心中的沉痛,神情嚴肅地繼續問︰“那二皇子呢?他也是你毒害的嗎?”

曲如雪淒楚的表情微微一變,卻是堅決否認道︰“這真不是臣妾!臣妾可以發誓!臣妾以前與二皇子的情……交情不淺,絕不可能殺害他!”

她又信誓旦旦地指向了靈心,“而且靈心也知道,在二皇子遇害的第一日,恰巧被臣妾遇到,臣妾還悄悄的藏起二皇子,移到他處救治,才保住他的命,怕的就是那真凶會繼續下手。同時臣妾也在查,只是當時毫無頭緒……”

腦袋十分清楚的奚陽听出了曲如雪的語病,直言道︰“你構陷靈心,不就是怕靈心在二皇子的事情上查出什麼?如果凶手不是你,你為什麼說靈心知道得太多了?靈心知道的,也不過就是你在洛王府招魂,招來曲如霜,然後曲如霜指控毒害二皇子、殺害李公公的是三皇子,不是嗎?然而現在三皇弟極力否認二皇弟和李公公是他殺的,與曲如霜對談的只有你,所有證詞出自你口,你又提不出任何證據,那麼這關鍵是不是就在你身上?”

他的指控犀利,而且詳細得仿佛他身歷其境似的,驚得曲如雪花容慘淡,啞口無言,只能難以置信地瞪著他,連靈心都听得張口結舌,佩服不已。

太子也知道得太清楚了,他是哪里听來的?如果早知道他腦袋那麼靈光,要查奚辰的事時就直接到他的寢宮敲門拜托不就好了,也省得後來搞出這麼多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曲如雪——皇帝、皇後、奚陽、奚英、靈心……一道道目光都讓她坐立不安,甚至連洛王都驚疑不定地覷著自己女兒,像是不相信她如何敢做出這麼大逆不道的事。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節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閱讀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