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十九章 作者 ︰ 風光

秋獵,是紫淵國一年一度的大事,表面上是貴冑子弟們炫耀自己的騎射技巧,比較獵物數量多寡的活動,事實上更多大官們卻是借著這個機會交流親近,替自己拉點人脈,所以一直以來,秋獵與其說是打獵大會,不如說是聯誼大會。

每年的秋獵都是在皇城附近的神霄山上舉行,從一個月前開始,皇宮就會封山禁止百姓進入,然後侍衛們會先進駐神霄山,確定山上除了獵物之外沒有會威脅到諸位大人的東西,同時,皇家用來休息的別苑,自然也要先布置得當。整個秋獵會維持半個月的時間左右,而今年最受矚目的,當然就是剛當上太子又武藝高強的奚陽了。

秋獵開始當日,皇帝領著百官,心情愉悅地由皇宮往神霄山前進,抵達後經過一連串的儀式及祝禱,諸位皇室貴族都迫不及待地帶著自己的狩獵團隊,策馬入了綠蔭蔽天的神霄山,只有奚陽自恃武藝,帶著兩名武功高強的侍衛便進神霄山的最深處。

紫淵國幾百年的歷史,秋獵卻始終選在這一處,並不是沒有原因的。神霄山腹地廣大,山峰連綿,物產豐富,就算不想打獵,在山里逛一圈,也不難采到一些年分足的草藥。而經過紫淵國這麼久的開發,神霄山也隱約分為了內外圈,外圈的動物就是些沒有殺傷力的野兔水鹿什麼的,適合純粹把秋獵當成郊游,或者身分貴重不容有任何閃失的大官;至于內圈,越往內的動物就越危險,什麼豹子熊羆都會出沒。

奚陽進的自然是內圈,而且他像是想挑戰自己的極限,比往年走得更深入,幾乎要出了先遣侍衛們檢視的範圍。然而,在秋獵第三天後,就听到太子遇襲,令人意外的是,奚陽並不是遇到了什麼猛獸,而是一群黑衣人。

這群黑衣人有組織有紀律,而且一出手就是殺招,讓奚陽差點來不及反應。不過他這幾年的武藝不是白練的,有資格被他帶在身邊的侍衛也不是飯桶,很快的奚陽便由下風轉為上風,最後甚至擒下了幾個黑衣人,其余刺客見勢不行才分頭逃脫。

就在奚陽欲盤問黑衣人時,幾名黑衣人卻莫名地毒發身亡了,令奚陽訝異那幕後黑手策畫得果真天衣無縫,將時間拿捏得精準,且不留後患。因此,當奚陽將尸體帶回時,皇帝震怒,連忙中止了秋獵,將尸體帶回京里,嚴查此事。

然而,當皇帝獨自召奚陽密議,推敲刺客一事時,曲如雪突然求見。皇帝允其進入後,赫然發現曲如雪不是自己一個人來,還帶著一名宮女,說是二皇子身邊伺候的隨婢,名為靈心。

曲如雪劈頭便問奚陽道︰“太子殿下,臣妾欲問,殿下是否已將三皇子的嫌疑告知父皇?”

奚陽皺起眉頭。“皇弟的事情尚未清楚,不得妄下定論。”

曲如雪卻不以為然,直接向皇帝稟報道︰“啟稟皇上,三皇子奚英對太子之位覬覦已久,先前二皇子遭毒害,已有證據指向是三皇子所做;如今太子遇襲,臣妾身邊這名宮女,曾親耳听到三皇子欲對太子不利,臣妾盼皇上明察,請皇上傳三皇子前來對質。”

皇帝第一次听到這些,難以置信這些小輩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玩手段,而他居然都不知道!盛怒之下,他宣了奚英前來,不一會兒,滿心不解的奚英便出現在皇帝面前。

皇帝把曲如雪的質疑說了一遍,之後便朝著奚英怒喝道︰“孽子!你有什麼話說?”

奚英嚇得跪下,求饒道︰“父皇,兒臣什麼都沒做啊!”

曲如雪嘆了口氣,對靈心說道︰“把你知道的全說出來。”

靈心不懂為什麼這個場面會叫她來,難道太子妃是想加強自己說話的可信度?

上回奚辰消失後就沒再出現,靈心也不知他去了哪,這會兒只好自己硬著頭皮面對。

曲如雪的用意,靈心總覺得哪里不對勁,只是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也不由得她不說話,靈心只好小心翼翼地道︰“奴婢在冊立太子大典那天,親耳听到三皇子欲加害太子,他還說什麼太子那種好武勇瞻前不顧後的個性,可以好好利用一番。此外,之前二皇子遇毒害一事,也很可能是三皇子所做,因為當時二皇子是太子呼聲最高的……”

人事時地物她都形容得很詳細,只是沒有說出原本三皇子是要利用曲如雪藏起奚辰身體一事構陷大皇子,這也是她答應曲如雪的。

奚英听得臉色忽青忽白,可是他仍堅持不認罪,咬牙道︰“啟稟皇上,二皇兄為什麼會被毒害,兒臣當真不知!就算指控兒臣下毒,也要有證據啊!豈能憑一個宮女的話便要定兒臣的罪?”

皇帝陰著臉點點頭,“那刺殺太子一事呢?”

“那兒臣就更冤了!”奚英哭喪著臉,“兒臣承認,確實覬覦太子之位,也曾說過……說過一些氣話,像是要對太子不利之類的,可是兒臣當真沒有下手去做啊!那些刺客,兒臣一個也不認識,兒臣幾個月內壓根沒出過皇宮,兒臣的親信也都在宮里,就算出宮也沒有獨自一人,根本不可能去替兒臣辦什麼見不得光的事,請父皇明察,兒臣是無辜的啊!”

奚英說得涕淚縱橫真情洋溢,皇帝听得半信半疑,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這個兒子愛說大話卻缺乏膽色的毛病。但那宮女也不像是騙人的,而且還是太子妃帶來的,如果是誣告的話,委實太可恨了……

想到這里,皇帝不滿地望向曲如雪,要她提出一個說法。

曲如雪早有準備,她突然轉向了靈心,厲聲說道︰“靈心!今日三皇子全盤否認你的指控,你所說的話可有人證物證?若沒有,只怕皇上今日就要治你一個誣告之罪了!”

靈心听得傻眼。這哪招?曲如雪明明知道奚辰一案的人證,就是她那死去的妹妹啊!李公公的陰魂被她妹妹滅了,令她連找長眉道長復活李公公的機會都沒有。

至于物證就更別說了,從頭到尾這件事根本就怪力亂神毫無證據,要她拿什麼出來?

顯然的,靈心啞口無言,皇帝因此氣得怒發沖冠,不過他也不愧坐了許久的帝位,知道三兒子不是完全沒有嫌疑,只是暫時查不出證據罷了,也不好立刻斬了靈心讓所有線索斷絕,只是陰沉著臉,思索著該如何處置這兩個人。

曲如雪見機乖巧地說道︰“啟稟皇上,靈心一事是臣妾不察,听到有線索就急忙帶著她來。不過三皇子的嫌疑卻也擺脫不了,不如分別關押兩人,再細細盤問,應該有助于查明真相。”

在沒有辦法之下,皇帝也只好接受了這個建議,將兩人分別關押。只是說是說關押,但奚英可是三皇子,哪里可能真的關他,頂多是送回他的寢宮軟禁起來,至于靈心,皇帝正在氣頭上,她可就倒了大霉了,手銬腳鐐加身送入天牢那是免不了的。

雖說靈心只是因為供詞有疑,要留下來盤查,然而只要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就算最後查出來靈心所說的全是真的,她的小命也不可能保得住了。皇室的顏面豈容一個小人物挑戰?即使她證明三皇子有罪,立了大功也一樣,她知道的越多,只會死得越慘。

很清楚這一切內情的奚陽,很同情傻里傻氣還不知道自己小命不保的靈心,眼看著她一臉不明所以的被帶走,不由得凝重的看著曲如雪,但曲如雪只是對他搖搖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嘆息道︰“她,留不得。”

確實,靈心若不除去,只會是皇家丑聞的一個大患,更不用說利用皇上的勢力解決掉她,或許能讓她背後的勢力有所忌憚,曲如雪也不必直接面對那股勢力的反撲。

奚陽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曲如雪的手段卻令他極為不舒服。或許,他一直誤會了這個妻子,他一直以為她只是有點小聰明,單純喜歡賣弄美色及權勢罷了,但事實上,她的權謀城府或許比他所想的要重得多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節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閱讀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