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十八章 作者 ︰ 風光

第七章

“……所有的宮儀你都知道了,服侍二皇子原本是個天塌下來都遇不到的好差事,不過現在……”趙公公幸災樂禍地看了一下靈心。“你記得,千萬不能讓二皇子出什麼事,連二皇子掉一根汗毛都唯你是問,屆時可不只杖責那麼簡單,知道嗎?”

靈心乖巧地答道︰“知道了。”

趙公公哼了一聲,他知道這個丫頭身上撈不到油水,話說完轉身便走。在他的理解中,二皇子半死不活的,搞不好哪天就直接掛了,所有宮女太監都要跟著陪葬,搞得現在服侍二皇子的宮人們人心惶惶,跟等死也沒兩樣,這丫頭被派來也算是救其他人了。

待趙公公離開了,靈心才松了口氣。這個老太監當真看她不順眼,一路由織染局唆到二皇子的寢宮。不過他卻也沒有夸大其詞,現在服侍二皇子可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差事,君不見除了門口的侍衛,二皇子宮里一個下人都沒有嗎?

不過這對靈心來說才是好事,她很快的來到了床上的奚辰身旁,他還是猶如精工雕琢的琉璃人偶那般躺在那兒,俊美無儔,四周還燃著檀香,讓他更有一種飄然成仙的飄逸感。

靈心簡直看呆了,這時她身後的奚辰表情微妙地揶揄道︰“怎麼樣?著迷了?上回你豆腐吃得可愉快了,這回還想下手嗎?”

靈心想起上回自己因為他無法回魂,緊張察看他的肉體,不注意之下幾乎把他全身摸遍了,不由得嬌嗔地白了他一眼。不過他的提議她卻興致勃勃。帥哥啊!現在毫不設防讓她摸,這不摸就沒天理了!

于是她伸出了手指,先是在奚辰的頰上戳了一下,之後又在他肩膀上戳了一下,再之後在他的腹部戳了一下——當然是隔著棉被的,玩得不亦樂乎。

“上回還是大片大片的摸,現在居然才這麼點膽子,我都要替你感到羞愧了。”奚辰沒好氣地道。

“誰說我不敢?這只是熱身!”兩人的關系已然親密,所以開玩笑都像調情一般。靈心只是表面上不服氣,事實上她比誰都清楚自己色厲內荏,有色心無色膽。

不過事關面子,此時可由不得她退縮,于是她硬著頭皮抓起奚辰被褥的一角,唰的一聲翻開來——

靈心連滾帶爬的退了好幾步,差點把昨天的晚膳也吐了出來,奚辰見她的模樣,雖不明原由,也心急地問道︰“怎麼了?”

靈心余悸猶存,哭喪著臉道︰“天啊!不翻開還不知道,這一翻開……你到底幾天沒洗澡了,這麼臭啊?!”

原來,棉被一掀開後,還沒看清想象中精壯的男人體魄及任何養眼的畫面,漫天的臭氣倒先散發了出來。她忍住那刺鼻的味道望過去,奚辰的肉體在棉被下的部分根本是骯髒污穢,足見平時服侍二皇子的那些下人只是虛應故事,表面上看起來干淨就好,根本不用心清理,難怪還要點檀香掩飾。

靈心看見奚辰的表情相當難看,她一時間覺得自己的反應好對不起他,二話不說端起了水盆就要替他清理。

奚辰飄過去擋在她面前。“其實你不必……”

“先不說這是我的工作,”靈心一臉認真地正視他,“光就你是我的情郎這一點,我便絕對不容許有人這樣欺負你!等你醒過來以後,一定要把這些人都揪出來好好揍一頓,惡奴欺主真是太過分了!”

奚辰就這麼看著她穿過他走向床沿,先剝下了他的上衣,忍住臭氣很仔細很仔細地擦洗起來,那股子認真及細心,好像在擦拭著什麼寶物一樣,即使驕傲如他,都動容得無法以任何言語說出他那夾雜著感謝、羞愧以及深深愛意的情緒。她的舉動不只洗滌了他的身體,似乎連一身冤氣都同樣被清洗了一番,淡了不少。

靈心才做不到一刻鐘,寢宮的門突然不客氣地被打了開來,一名衣著華麗的麗人帶著下人走了進來,看到靈心時,突然冷笑了起來,“你便是太子妃派來照護二皇子的宮女?”

靈心微微一楞,一時忘了宮里見到這種疑似貴人的人都要先行禮,只是耿直回道︰“呃,對啊!”

那名麗人听她承認了,立刻一臉嫌惡地道︰“太子妃的手都伸到二皇子這里來了?二皇子這里不需要人照顧,你可以離開了,以後也不需要再來。如果太子妃問起來,你夠聰明應該知道該怎麼回答。”

顯然的,靈心被卷入了權力的角力之中,不過單純的她可沒這個心眼,一听到要被趕走,杏眼都瞪大了。

“不需要人照顧?”靈心可不服氣,一說到這個她就滿腔慍怒,指著奚辰髒污的身子說道︰“根本就沒有人替二皇子清理身子,他怎麼會不需要人照顧?原本在這里的宮人們,都沒有好好看護二皇子……”

那麗人听到靈心的不滿,所有的警戒都提了起來。難道這個小宮女還想去向太子妃告狀,說二皇子的看顧出了問題?

若真是這樣,所有二皇子的妾室都逃不了責任。

那麗人的美目一轉,陸然惡毒地冷笑了起來。“一個小小的宮女,居然一點奴才的樣子都沒有,一進二皇子的宮里便沖撞主子,誰給你的權力?來人啊!給我掌嘴,接著將她帶到司禮監,就說她以下犯上,治她個死罪!”

這便是硬要強按靈心一個罪名了,靈心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已然被兩名太監架住,接著一名宮女站了出來,清秀的臉突然浮起了猙獰的笑,手一舉就要往靈心的臉揮下。

靈心倒抽了口氣,正覺得自己這回慘了,這時候旁邊架上的花瓶突然倒下,直直地往那名宮女砸了下去,那名宮女來不及反應,馬上被砸了個頭暈目眩,倒在了地上。

麗人皺起眉頭,讓人把那宮女拖走,又叫了一人給靈心掌嘴。然而誰都沒有發現,靈心的臉上連一絲的恐懼都沒有,反而表情古怪地望著某個角落,而那個角落里,奚辰正陰著臉看著這一切。

雖然他變臉了,她卻不怕,她知道,只要有奚辰在,他不會讓她吃虧的。

這次,那行刑的宮女連手都還沒舉起來,不知怎麼地腳邊突然多了一支筆,她一腳踩了上去,直接撲倒來了個五體投地,抬起頭來一臉的血,比上一個被花瓶砸頭的還要慘。

如果只是一個人遇害還能說是巧合,兩個人就邪門了。麗人左右張望了一下二皇子的寢宮,覺得四周陰冷了起來。“真是晦氣!我就覺得這里有問題!直接把她給我拖到司禮監去!”

兩名太監就要行動,忽然間寢宮的門無風自開,接著刮來一陣大風,居然把外頭院子的落葉給吹了進來,啪啪啪地飛到了兩名太監身上,而兩名太監忙著伸手格擋,一下子也顧不得押住靈心。

至于靈心雖然也是首當其沖,但別說是一片落葉,連一顆沙子都沒落在她身上。

那名麗人見狀,秀顏慘白,害怕的左顧右盼。此時她身邊的宮女知道今日事不可行,便雲地證︰“側妃,既然有人服侍二皇子,還是太子妃指定的,那主子們不就輕松了嗎?而且上回御醫說,二皇子恐怕……所以如果二皇子出了什麼問題,那可怪不到主子們身上呢!”

紀側妃挑了挑眉,很快也想通了,陡然轉怒為喜。“你說的對!御醫說二皇子的時間不多了,太子妃就算想耍威風,也不過就這些日子,屆時二皇子出了什麼事,就是這宮女看護不力,太子妃就跟著倒霉吧!”

既然有了這個理由,紀側妃冷冷地瞪了靈心一眼,像是施恩般刻薄地道︰“本妃就暫且饒了你的不敬之罪,好好伺候著二皇子,若有什麼事唯你是問!”

說完,紀側妃與下人們避之唯恐不及似的快步離開,留下了仍在狀況外的靈心,這群凶神惡煞闖進來就要打人,現在連離開都莫名其妙,令她忍不住問道︰“奚辰,她們是誰啊?”

奚辰的眼神微黯,沒有直接回答她的話,只是意有所指地道︰“等我醒過來之後你就知道了。”

既然他不明說,靈心也懶得問,她只是笑嘻嘻地朝他說道︰“謝謝你剛才幫了我,我真以為會被她們打死呢!”

“幫你,也就是幫我。”奚辰可沒忘了她方才不顧自己要被掌嘴,一心只牽掛著他沒被照料好的事呢!

靈心甜甜一笑,再次掀開被子,替奚辰擦起身子。上半身完成後,她接下來要清理下半身時,拎著他的褲頭遲疑了一下,突然轉向他的生魂。“你……我要繼續,你怎麼一點也不害羞?”

“請。”奚辰還真是老神在在,甚至露出了個邪魅的笑容。“你放心,你今日如何摸我,我以後一定會連本帶利摸回去的,這件事遲早會發生,有什麼好害羞的?”

這可不像上回被她純吃豆腐,反正現在兩個人的心意彼此都知道了,就當做以後做某件事前的預習好了。

他這麼一說,反倒變成靈心紅了臉,忍不住把手上的濕布砸向他。“你怎麼臉皮這麼厚?”

奚辰雖是靈體,什麼都打不到他,不過還是哈哈一笑,順著她扔來的濕布消失在原地。他倒是真的一點也不害羞,而是怕她害羞呢!

靈心皺了皺鼻子,確定他不會出現後,才轉回床上奚辰的肉體。不消說,這男人除了得天獨厚的帥之外,身材也真不是蓋的,躺了這麼久,身上的肌肉線條居然還在,讓她忍不住多摸了幾下……

突然間,她鬼鬼祟祟的低下頭,飛快的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接著拉開他的褲頭,將手往里頭一伸——

“你自己說的,我現在這麼對你,你以後也要連本帶利的還回來喔!”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節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閱讀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