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十四章 作者 ︰ 風光

奚辰心頭狠狠一震,抬起頭來深深地看著她。

剛才那幾個女人其實是他的妾室,而且各個都是出自名門,若沒有今曰的變故,他還不知道這群女人對他竟全都是虛情假意,平時的順從溫婉都是裝出來的。

總是被捧得高高的,一朝由高處跌落,那種痛苦及失落可真是難以言喻。雖說他對她們稱不上有多疼愛,但也沒有薄待過任何一個,想想自己一直都是被朦騙度日,在她們眼中的他,沒有了利用價值就什麼也不是。

這下真稱得上眾叛親離了,在他被逼到了絕境,連能不能回魂都還不知道的時候,唯一在他身邊的人,居然是這個單純又傻氣的女孩,奚辰知道靈心說的一切都是出自肺腑,也是這一片真心,令他方才被重傷的心,適時的得到了慰藉。

如果沒有她這一句及時的話,他相信自己寧可化作修羅,不管耗費多少元氣,也會現身跟剛才那幾個女人好好算帳。

“你知道你說的話代表著什麼承諾嗎?”奚辰若有深意的說。“這可是比做你的情郎還要多得多了。”

“我……我一直都對你很好啊,我也一直都陪著你啊……”靈心被他看得心頭小鹿亂撞,一時也想不清自己的話里究竟多了什麼東西。

不過不待她多想,奚辰已經下了決斷。“很好,等本皇子恢復之後,或許很快就會要你履行你的承諾了,你——要一輩子對本皇子好,一輩子都和本皇子在一起!”

這個承諾,代表著她也願意做他的妻妾,奚辰突然覺得,方才受到的那些背叛反而不算什麼了。

“可你現在無法回魂怎麼辦?”靈心的心情越來越沉重。她也想一直和他在一起,可是眼下還有最急迫的問題等著他們解決。

“別急。”有了她的承諾,奚辰的心反而定了下來。“生魂回到肉體似乎沒那麼容易,或許我們少了什麼步驟。”

靈心也是恍然大悟。“對啊!我們立刻去問武仕書!”

“不急,這些日子都等了,還差這麼一天嗎?你立刻離宮,保證還沒出宮就被抓起來。你明日到司禮監告假,循正常程序出宮較好。”

“嗯嗯嗯,就這麼辦。”靈心點頭如搗蒜。

“還有……”奚辰若有所思地看著她,“你千萬別忘了自己今晚所說過的話。”

遵循著正常程序,在趙公公的刁難,而且又加扣了一個月的月俸後,靈心向宮里告了假,終于能帶著奚辰前往長眉道長的道觀。

道觀所在的鵲山,恰好位于京城與樸月鎮之間,靈心盤算著由京城這頭前往,就算直去直回,也要七到十日的時間,便考慮雇一輛馬車。當然她一個家底普通的女子,雇用馬車這麼多天,花的銀子也夠叫人肉痛的。而這筆款項,自然得先算在奚辰頭上,等他醒來後,一定要叫他連本帶利吐出來。

然而靈心才剛走到馬車行外,卻像看到鬼似的停下了腳步,嘴巴張得大大的,久久無法回神。

“你怎麼……”奚辰正想問她,但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他也意外的住了口。

原來,武仕書便站在對街,笑吟吟地看著靈心,而他的後頭站了一個長眉白須,仙風道骨的道人,便是他的師父長眉道長。

“武仕書!”靈心終于清醒,連忙跑到他的身邊,驚喜地問道︰“你怎麼知道我要找你?”

武仕書神色古怪的搖了搖頭,但卻又點了點頭。“是京城有人請我師父過來做一趟法事,所以我才會和師父來的。不過師父說做法事之前,一定要先來這里,這趟法事才會圓滿,所以我們就來了,想不到等的人竟是你們。”

他默默的望向靈心身後神色有異的奚辰,後者也是大為意外,故而沉默地听著他的解釋。

靈心馬上轉向了長眉道長,笑吟吟地福了福身,“道長果然神機妙算,連我們會到這里都料得這麼準。”

長眉道長受了她的禮,拂了拂長須,慈祥地笑道︰“好說、好說。”

然而她的下一句話,卻差點讓長眉道長一把將自己的胡子扯了下來。

“道長這麼一出現,讓我省了好多銀兩啊,這下不用花錢雇馬車了!”靈心討到了小便宜,喜孜孜地道。

長眉道長聞言一楞,不禁苦笑了起來,他這般高人對她而言只有這點價值嗎?

而武仕書則是捂著臉,覺得這個小丫頭實在不給他面子,虧他還多次在師父面前夸贊她;奚辰更是揉著額際,她到底搞不搞得清楚重點在哪里啊?

“你們的事,貧道已經知道了。”長眉道長清了清喉嚨,直入重點。“二皇子殿下無法回到他的肉身之中,對吧?”

“對對對!”靈心對長眉道長更佩服了,只差沒整個人巴上去。“道長,你怎麼知道?”

听到靈心的問題,奚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長是高人,自然洞察萬物,他怎麼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事如何解決。”

“沒錯沒錯。”靈心猛點頭,又巴向長眉道長,雙眼亮晶晶的像在看什麼偶像。“道長,請問奚辰的事要怎麼解決啊?”

終于有比較受到尊重的感覺了,長眉道長微微頷首道︰“二皇子回不去他的肉身,是因為冤氣太重,只要化解掉他的冤氣即可。”

“那他的冤氣要怎麼化解?”靈心苦惱地看著奚辰。“對他灑糯米?黑狗血?還是在他嘴里塞黑驢蹄子?”

這次換武仕書哭笑不得。“靈心,你這些怪招哪里听來的?那是針對殭尸的!對生魂沒有用。”

長眉道長也是一臉古怪的表情,不過他很有禮貌地憋住了笑,“原本二皇子只要待在你身邊,那冤氣便會逐日消退,只是他的肉體可等不了那麼久。”

長眉道長自然也知道,靈心的折紙有化解鬼魂冤氣的作用,雖然要花一段不短的時間,只是現在時機未到,他不好說得太明白,免得泄露天機。“欲解決此事,說不得你們今日需與貧道走一趟。”

“道長此行欲何往?”奚辰難得地帶著敬意問道。長眉道長雖然不顯山不顯水,還看不出有多厲害,但光看他未問先知自己的問題,又帶著徒弟在這里堵人,就知道應該是有兩把刷子的。

長眉道長拂了拂長須,篤定地道︰“洛王府!”

听到這個地方,奚辰與靈心都微微變了臉色,面面相覷。洛王府便是曲如雪的娘家,而武仕書剛才說長眉道長是應邀來京城作法,難道是曲如雪的手筆?洛王府有什麼事,需要動用到世俗之外的力量?

這趟洛王府,確實非走不可,而且奚辰隱隱覺得,此事與他一定有關。他忍不住深深地望了長眉道長一眼,這老道越發令人看不清了。

“不過,你們就這麼去可不成。”長眉道長突然說道,分別看了看靈心與奚辰兩人。“靈心,你暫且打扮成貧道的小道童。至于二皇子殿下……”

長眉道長取出了一個葫蘆,接著口中念念有辭,做了幾個手勢,奚辰的生魂居然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收進了葫蘆里。

靈心倒抽了一口氣,連忙把葫蘆搶了過來,拚命的往外倒。“道長!你把他怎麼了?他怎麼跑到葫蘆里了?出不來怎麼辦?”

武仕書止住了她的動作,溫和地勸道︰“別急,靈心,是這回二皇子不宜現身,師父暫時將他收進葫蘆里,不會有事的,這葫蘆有溫養靈體的效果呢!”

听到奚辰沒事,靈心才松了口氣。“所以奚辰沒事?”

瞧她那副心慌意亂的模樣,武仕書頓時百感交集,但仍是勉力一笑。“自然沒事,而且他還能透過葫蘆察覺到外界的情況,這葫蘆目前就等于他的本體。”

他的本體?靈心詫異地舉起葫蘆,左瞄右看之後,忽地伸指住萌蘆一彈。

“痛嗎?”她試探性地問。

葫蘆很不客氣地上下晃了兩下,像在回答她的問題。

靈心又不信邪地打量了下葫蘆,居然又拿起來,雙手在上頭摩挲了好幾下。

“爽嗎?”她大剌剌地再問。

葫蘆沉默了一陣,驀地飛了起來,往她的額頭重重的敲下去,讓她痛呼一聲,可憐兮兮地摸著額頭。

“我不過是做個實驗嘛!現在我知道了,確實可以代替你的本體……”靈心委屈地咕噥著,不依地對著葫蘆又彈了幾下。“讓你欺負我!我也要欺負回來!”

這到底是誰欺負誰啊?!

一旁的長眉道長及武仕書看得已經不知該生氣還是該大笑了,尤其是長眉道長,他祭煉這葫蘆都不知道多少年了,沒想到有一天居然被拿來這麼用。

他有些同情地看了眼葫蘆。“靈心,這葫蘆你要好好收著,此行必有收獲。”

“沒問題!道長!”靈心連忙小心翼翼地收起了葫蘆,穩妥的收在衣襟里,原本還不覺得如何,但幾個呼吸之後,她突然滿臉通紅,又飛快的把葫蘆取了出來。

這感覺跟直接接觸奚辰沒什麼兩樣……又是在這麼敏感的地方……

雖然兩人的關系是情侶了,可是這麼“真槍實彈”的接觸,她可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武仕書雙眼幾乎要冒出火來,眼捷手快的要將葫蘆取過來。“放我這里好了,我幫你保管!”

奚辰才不可能就範,就見葫蘆滴溜溜的轉了個圈,乖覺的溜進了她的袖袋之中,再無聲息。

武仕書拿他沒辦法,氣呼呼的瞪著葫蘆,一人一物居然就這麼對峙起來,而夾在其中的靈心一臉無辜,不知道武仕書與奚辰沒事怎麼對杠了起來。

長眉道長見狀,也只能無奈長嘆。

“到底是孽緣,還是良緣呢?天賜良緣,是貧道也無法主導的,唉……”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節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閱讀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