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十三章 作者 ︰ 風光

靈心心慌意亂,想抄近路回到自己的位置,竟忘了自己是個天生的大路痴,和太廟的隊伍隔開距離後,因為看不到隊伍的尾巴,憑著直覺一陣胡走,結果居然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庭園里。

“這什麼鬼地方啊?怎麼到處都長得一樣?鬼打牆嗎……啊!對了,我還可以問鬼!”靈心原本欲哭無淚,突然想起自己明明有個好向導在身後,干麼自作聰明抄近路,然後沒頭沒腦的狂沖?于是連忙回頭,朝著奚辰就要發問。

想不到奚辰臉色凝重,對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目光就望向庭園之中。

靈心也好奇地看了過去,庭園里站著幾個人,為首的赫然是剛才在大典上看到的三皇子奚英。

這就奇怪了,所有人都該在太廟祭拜的時候,奚英在這里做什麼?

不待她多想,奚英等人的說話聲就落入了她的耳中。

“該死!該死!憑什麼太子會是他?憑什麼本皇子就要看著他得意?全紫淵國都知道他棄文從武,根本不關心政事,難道只因為他是長子,太子之位就要讓給他嗎?”

奚英氣得將手上的文書往地上一攢,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大皇子奚陽了。

听他暴怒,身旁一位老太監馬上安撫他道︰“三皇子息怒,如今事已至此,三皇子千萬不能泄露了您的怒氣,更要韜光養晦,靜待時機到來。”

“還有什麼時機?”奚英憤怒地雙手都握成拳了。“原本父皇看好二皇兄,現在二皇兄變成那樣子……本皇子以為機會終于來了,這下太子之位必是本皇子囊中之物,結果居然給了大皇兄?”

靈心听得張大嘴,差一點就叫了出來。這個三太子……啊不,是三皇子,似乎知道奚辰的情況?

一旁奚辰的目光也凝重了起來,雖然他也懷疑奚英,但以奚英的魯莽,不太可能做出這麼天衣無縫的事,最後還賠上了太子之位。如果真是奚英,那還真是笨到賠了夫人又折兵。

“三皇子,您既然提到了二皇子,何不考慮考慮,也許奪得這太子之位的契機,就落在二皇子身上呢?”老太監原本就是三皇子的智囊,一切都幫他想得很周到,任何可以利用的機會都不放過。

“哼!二皇兄現在只是個活死人……等一下,你的意思是?”奚英眼楮一亮。

“沒錯!”老太監陰陰一笑。“二皇子的病體被大皇子妃給藏了起來,這件事並沒有人知道,如果能利用好時機,說不定能把二皇子身上發生的事,栽贓到大皇子頭上……”

“不只這樣,大皇兄那種好武勇、瞻前不顧後的個性,本皇子也可以好好利用一番……”奚英也陰陰笑了起來。“一次去了兩個勁敵,太子之位就一定是本皇子的了!”

听著他們主僕奸笑,靈心只覺一陣寒意由腰椎通到了頭頂。她知道自己听到了不得了的大事,再不跑只有人頭落地的分,連忙踮起腳尖,轉身就要溜。

沒想到她好死不死踩到了一根枯枝,發出了些微的聲響。這個庭園原本在宮里就算隱密,少有人來,三皇子等人在此又是討論重要之事,自然反應敏銳,一听到異響就連忙過來查看。

不管了!靈心這下也顧不得隱藏身形,連忙拔腿就跑,不一會兒,便听到後頭追來的腳步聲。

死了!這次她死定了!她好不容易穿越到古代,還沒活夠就要毀在這里了嗎?

就在死亡的陰影籠罩住她整個人的時候,庭園里突然狂風大起,刮起了片片落葉石塵,打得三皇子等人一頭一臉,等他們好不容易從大風中睜開眼楮,靈心已逃得無影無蹤。

“居然是個宮女?給本皇子查!今日誰沒有在冊封大典隊伍里的,全給我查一遍!”

冊封大典才過了一天,那種喜慶的感覺都還沒過去,隔日皇宮便發生了一件幾乎壓過太子冊封的大事。

二皇子結束微服出巡了,卻是被人抬回來的,因為二皇子不知受了什麼傷還是中了什麼毒,居然是昏迷的,讓皇帝又驚又怒,誓言追查凶手。

于是,深怕被三皇子查出來的靈心,就在這種烏雲密布之中低調了起來,希望那天追她的人沒有看得太清楚,免得她什麼都還沒查清,就先被三皇子做掉了。

不過既然奚辰的肉體出現了,靈心也沒有道理不過去看看。由于這一切都見不得光,所以她只能在晚上進行,趁著深夜,她便與奚辰潛入寢宮,有個熟門熟路的人帶路,自然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雖說這個時間大部分人都睡下了,不過奚辰身邊也應該有隨侍的宮女太監才是,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偌大的宮殿里什麼人都沒有,倒是為靈心兩人行了個方便。

站在大床旁,靈心呆看著床上的人,久久不語,好半晌才喘出一口大氣。“哇塞!本人就是不一樣,真的好帥喔!”

奚辰原本看到自己的肉體奄奄一息,情緒十分復雜,听她這麼一說,不由得意地一笑。

“哼!本皇子雖從不恃外貌行事,不過要讓你這等沒見過世面的女子驚艷,還是綽綽有余的。”表面上很謙虛,言下之意卻是自滿到了骨子里。

這麼囂張的話,在他口中說來卻似順理成章,靈心的心思卻不在這里,只是連忙說道︰“那你快回你的身體里吧!”她羞澀地看了他一眼。“我想看我的情郎真正的站起來,希望你能主動抱抱我,我從來沒感受過異性的懷抱呢……”

奚辰心頭一動,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本皇子明白了,本皇子會做得比你所希望的更多,屆時……你可別逃了。”

靈心滿臉通紅,她已經想到那種限制級的畫面,听說古人雖保守,但房門關起來花樣可是不少,她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奚辰似乎很明白她在想什麼,朝著她曖昧地一笑,很快地飄近了自己的肉體,躺了上去,幾乎與他的肉體重合。

然而靈心看著看著,就是覺得不太對勁,果然沒一會兒,奚辰的生魂居然又坐了起來,一臉沉重。

“本皇子……沒有辦法回到本皇子的身體里!”

靈心倒抽了口氣。“那怎麼辦?”這下,她真的手足無措了,原以為一切水到渠成,居然在這最後關頭出了差錯?

她眼眶一紅,連忙察看起奚辰的肉體,但她這半調子的靈異體質哪能看出什麼?眼看著她的手將他的五官捏成各種可笑的形狀,接著又摸摸他的胸膛,再捏捏他手臂的肉,然後又往他的腹部探去……

“住手!你這笨丫頭!”奚辰連忙阻止她,這具肉體雖然沒了意識,但本能還是有的,再摸下去他怕自己出糗。“本皇子知道你覬覦本皇子這副玉樹臨風的肉體,但現在這時機並不適宜……”

靈心這才反應過來她做了什麼,小臉不由漲紅,訥訥地解釋道︰“我我我……我沒有要吃你豆腐,我只是想看看究竟哪里不對。”

奚辰瞧她又羞又驚又緊張,在這種情況下,居然覺得好笑。“你放心,既然找到了我的肉體,那回魂一定有辦法的!屆時本皇子可不介意你隨便摸,如果你害羞,那換成本皇子摸你也成。瞧你那白暫軟嫩的肌膚,本皇子可是好奇了很久,很想知道手感是不是跟看起來一樣那麼好……”

這時候他居然有空和她調情,靈心知道他在安慰她,免得她被他無法回魂的事實給急哭了,一時心中感動莫名。

他真的……很重視她啊!把她的心情都放在心上,雖然他驕傲又難搞,但她真的有著被這個情郎疼寵的感覺。

她目光朦朧地看著他,兩人視線交纏著,相信如果奚辰現在已回到肉體,可能巳經進展到肌膚之親的階段了,她在他眼神之中看到了一股說不清的欲望,讓靈心覺得他仿佛要將她吃下去。

此時外頭突然傳來腳步聲,打破了這一室曖昧,靈心嚇了一大跳,但此時要躲已經來不及了,她索性一個箭步鑽到奚辰的被窩里,再飛速地把被褥整平。

幸好,那群人只是經過,並沒有進門,邊走還邊罵著,聲音傳進了房里——

“太過分了!要不是二皇子得了怪病,躺在床上起不來,他一定會當上太子,哪容得大皇子宮里的那些太監囂張?”

“就是嘛!連個奴才都敢對我們不敬!居然連太子舉辦的宴會都不讓我們參加。”

“唉,二皇子要死不活的,不怪別人將我們瞧低了。御醫都說二皇子醒不過來了,萬一他有個差池,我們也全都會被遣散歸家,難怪那些下人不當我們是一回事了。”

“這日子過得還真是窩囊,都是二皇子那個活死人害的!還以為在他身邊後勢可期呢……”

幾個人說著說著,聲音遠去,直到腳步聲听不到了,靈心才悄悄地由被窩里探出頭來,吐了口長氣後跳了出來。

“剛才那些是什麼人呀?說話好不客氣……”靈心正想詢問,卻見奚辰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沉痛。

“她們是你的親人嗎?”靈心回想了一句方才那群女人說的話,確實很傷人,要是她的親人這麼說,她也會很傷心的。

一向同情心泛濫的靈心,極為心疼他都已經被毒害了還要受這些風言風語,于是她真誠地看著他道︰“如果是我,一定不會那樣對你的!我會對你很好,會一直陪著你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節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閱讀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