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來自惡魔的你 > 第九章

來自惡魔的你 第九章 作者 ︰ 米琪

    【第五章】

    帝國集團總部位在信義區的精華地帶,氣派的新式摩天建築共有五十層樓。

    其中規劃出地下三樓到地上十樓是詩若華百貨公司;十一樓到十五樓是各式餐廳;十五樓以上則是五星級旅館;而總裁辦公室就設立在五十樓,金世杰坐鎮其中,負責管理旗下的連鎖百貨和連鎖旅館。

    今早金世杰正在辦公室里的大型會議廳主持一場綱貨公司的季報會議,相關各部門主管全部列席。

    「總裁,六月起將有新專櫃進駐八樓的家飾寢具區,佔地二十坪,專櫃名稱是『以諾』,販賣居家精品服飾,這是由寶萊紡織公司推出的自有品牌,掛的是設計師的名字,同時他們也另外申請了場地想舉辦發表會,目前已經核準,地點就在八樓,可以預期會是一場活潑生動的服裝走秀。」八樓的部門經理報告了這項新簽訂的合約。

    「你說那個專櫃叫什麼?」金世杰在會議上听取龔告,他以為自己听到了楊以諾的名字。

    從昨晚開始,他心底滿是她的影子,她的控訴、她的恨,還有她的淚。

    今天一大早六點他就返回老家,美其名探視父母,主要卻是想當面詢問他們四年前的事。

    父母終于坦承一切,他們趁著他人在法國,迫使楊家退婚,還暗地里促成他娶林晶玉,只因他們嫌棄楊家沒落了。

    而父親也迫不得已的承認,是他指使秘書動了手腳,擋下所有楊以諾的電話以及信件,就是要切斷他們所有聯系。

    楊以諾確實沒有悔婚。

    他的父母也說了,他們真的十分後悔讓林晶玉那不負責任的女人成了金家的媳婦。

    金世杰心底雖然對父母的舉動感到痛心,但他又能如何?

    如今他只想了解楊以諾這些年是怎麼度過的?沒有老公,一個人帶孩子肯定相當辛苦。

    他心底一直惦著她,一定是想到出神了,才會誤以為自己在會議上听到她的名字。

    「報告總裁,這專櫃的名稱叫以諾,是直接以設計師楊以諾小姐為名。」經理趕緊翻閱手頭的資料答道。

    「哦!」金世杰心頭閃動,居然真的是她。

    沒想到楊以諾要來他的百貨公司設櫃,他心底十分驚喜。

    「你說這是寶萊紡織旗下的品牌?」這些年他听說寶萊紡織已經易主了,楊以諾又怎會和寶萊合作?

    「是的,根據我的深入了解,是寶萊紡織向楊小姐提出合作,她之前在上海還算小有名氣,有家成衣廠專門生產她的作品,走中價位路線,設計新穎時尚,商品通路遍及亞洲各地,我想她的作品在我們櫃上應該也能取得好成績。」經理強調她是經過嚴選才允諾對方進駐。

    「上海……」金世杰沉默了下,陷入思潮,原來一直有人支持著楊以諾,而且她的工作發展還挺有成就。

    他對于探知她的工作以及人脈極有興趣,最重要的是,他想知道那些是否和她老公有關。他對那男人仍然耿耿于懷,他想弄明白楊以諾是否還和那男人的家人有聯絡。

    「寶萊的現任老板是誰?」他若有所思的問。

    「應該就是柯鴻華。」經理再翻看了一下文件上對方公司蓋的負責人章,說道。

    金世杰對這名字很陌生,原來收購寶萊的人叫柯鴻華。

    柯鴻華和楊以諾是什麼關系?他為何請得動她,讓她願意從上海返回台灣為寶萊紡織推出自有品牌?

    沒關系,他終究會知道的,只要給他一點時間。

    「你剛剛提到的那場發表會時間已經敲定了嗎?」金世杰再問。

    「報告總裁,決定在六月初和新專櫃同時登場。」經理答道。

    「嗯!我想在專櫃及發表會的場地費上給他們最優惠的折扣,畢竟是新專櫃,希望雙方的合作能有個好的開始。」金世杰做出決議。

    這是他對楊以諾的一份心意。

    不管在生活或是工作上他都想協助她,而這是絕佳的機會,適時的釋出善意,也許他們之間的關系能漸漸好轉。

    「啊!是……是,總裁。」經理一臉不可思議,但她假裝淡定。

    參與會議的主管們也都大感意外,但所有人都噤聲不敢多說什麼。

    因為金世杰從來不會這麼做。

    詩若華百貨的營運是業界首屈一指,年營業額總能上看百億,向來是廠商們擠破頭想卡位進駐的百貨公司,金世杰根本不需要在費用上退讓,以往即便有人想議價也全都免談。

    沒想到他竟然會主動給新來的廠商折扣,大家都搞不懂這是為什麼?

    但總裁既然裁定了,只要他說一,他們可不敢有第二句話,總之照做就是了。

    「還有什麼要報告,快說吧!」金世杰察覺了主管們小小的騷動,但他一派冷靜,並不以為意。

    「是,總裁。關于今年的周年慶企劃是……」企劃部主管接著報告。

    會議持續進行中。

    金世杰聆听著,心卻始終牽記著楊以諾,他想著,不知下次再見到她會是什麼時候?

    金世杰下班回到家,緩緩地將休旅車停進停車格內,下了車見到桐桐小小的身影跟在小梅身畔,兩人拿著花灑在庭院里澆花。

    「是叔叔耶!叔叔、叔叔!」桐桐听見隔壁傳來的車聲,轉身正好看到金世杰提著公文包下車,熱情地叫他。

    「小家伙。」金世杰響應,他走到兩家之間相隔的矮牆旁,昂昂下巴對桐桐友善一笑。

    他們好幾天沒見了,這是他頭一次以不同的眼光看待桐桐。

    得知楊以諾老公已過世,他心憐這孩子自幼便沒有了爸爸,而他是楊以諾的小孩,他也會特別善待他。

    他不禁想起他在頂樓抱他的時候,桐桐說他從來沒有被抱得那麼高,他還記得那時他的表情有多開心。

    若有機會他仍願意抱抱他,只要桐桐開口要求他絕不會拒絕。

    「金先生你好。」小梅見到金世杰,禮貌的點頭問好,心里有點害羞,她發現他不但英俊,笑起來更是迷死人了,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就是這一型啊!

    「你好。」金世杰也點了頭,正走上台階。

    「叔叔,你要吃小熊餅干嗎?我媽咪自己烤的哦!我去拿給你好不好?」桐桐叫住他,心血來潮的對金世杰說。

    「這……好啊!」金世杰從不吃那些小玩意兒,但這孩子釋出的善意,他不想拒絕。

    「你等我一下哦!我去拿。」桐桐把隔壁的叔叔當成偶像般看待,叔叔的響應讓他覺得自己被接受了。

    他小小的身軀欣喜地跑上台階,進了家里,趕緊去拿小熊餅干。

    金世杰就站在矮牆前等待。

    小梅也站在原地,覺得四下無人只剩兩人「獨處」,她怪不好意思的,便想借故去接水來澆花。

    「小梅。」金世杰叫住她,心想她身為桐桐的保母應該知道桐桐父親,也就是楊以諾老公的事,他不妨探問看看。

    「什麼事金先生?」小梅眨著眼楮問,年輕的心小小飛揚著,沒想到金先生記得她的名字耶!

    「請問桐桐的爸爸離開人世多久了?」金世杰斟酌著,用含蓄的字眼詢問。

    「什麼?」小梅愣了一下,覺得他完全誤會了,下一秒便毫無心機的將實情全盤托出。「金先生怎麼會這麼問?桐桐一生下來就沒有爸爸,並不是爸爸離開人世!」

    「嗄?」這下換成金世杰怔住,思緒整個被搞混了。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小梅說的和楊以諾說的完全不同。

    「為什麼他生下來就沒有爸爸?」

    「這……其實據我所知,以諾姐她並沒有結婚!這是以前老太太在世的時候說的,實際情形我也不太了解。」小梅心想金先生是個好鄰居,他對桐桐不錯,以諾姐還曾送餅干給他,他有所誤會就該跟他說清楚才對。

    「哦!」金世杰心底詫異到極點。

    小梅指的老太太應該是楊以諾的母親,但楊以諾要是沒結婚,那孩子是從哪兒來的?

    前提也要有個男人才會有那孩子吧。

    可對照小梅此刻所說的,桐桐生下來就沒有爸爸並不是秘密,連楊以諾的家人和幫佣都知情,那就表示楊以諾昨晚說她老公死了是存心對他瞎說的,她一定是想瞞著他什麼。

    難道……孩子根本是他的?她不想讓他知道嗎?

    金世杰訝然,內心的震蕩巨大得難以形容,全身的血液狂奔似的使他渾身躁熱。

    他回想起他出發去法國前的那個晚上,他和楊以諾一起纏綿直到天亮,她或許是那時懷孕的。

    後來她被告知他悔婚要另娶他人,那她很有可能因太過傷心,即使知道懷有孩子也不願告訴他,寧可遠走他鄉,獨自扶養孩子長大。

    他拼湊著各種可能性,盡其所能的推理,愈想內心的沖擊愈劇烈,劇烈到令他真的感到疼痛了。

    究竟真相是什麼?

    「叔叔,小熊餅干來了!」桐桐兩只小手捧著裝滿小熊餅干的竹籃跑出門,走到矮牆邊高高舉起要給金世杰。「媽咪把它冰在冰箱里,我剛剛因為在找籃子裝,所以動作比較慢。」

    金世杰灼熱的雙眸定定的盯著桐桐紅撲撲的可愛小臉,久久無法移開視線。

    起初他見到這孩子時隱約感覺似曾相識,此刻他明白為什麼了,桐桐的模樣根本像極了自己年幼時的樣子。

    但會不會是心理的投射作用?

    因為他認為桐桐有可能是他的孩子,所以才會愈看愈像。

    他不想猜,他要真正的答案。

    他一定要弄明白。

    「桐桐,你要不要來我家?我們可以一起吃小熊餅干,我樓上的書房里有Wii,有很多運動游戲可以玩,像網球、棒球那種球類游戲通通都有,我還可以教你打保齡球,很好玩哦!」金世杰傾下身接過桐桐手上的餅干,和悅的對桐桐說。

    他意欲拐走他,一來他是真想陪他玩,二來這樣楊以諾回來後便會自動上門來找孩子,那時他就有機會好好的盤問她了。

    「好啊好啊!我想和叔叔一起玩。」桐桐漾出大大的笑容,整天和小梅在一起不是畫畫就是寫一二三,太無聊了。

    他立刻轉身問小梅。「我可以去嗎?」

    「這……」小梅想了想,有點拿不定主意。

    「就在隔壁而已,我家很安全,你可以放心,要不你也一起過來。」金世杰大方的對小梅說。

    「啊!」小梅怪害羞的,她怎能說好呢?太不矜持了!但把桐桐一個人托給他照顧,她又覺得不好意思。

    她考慮了好久,看著桐桐期待的樣子,再看看金先生,他已經大方邀請桐桐,而且他人其實不錯……在多方斟酌之後她決定了。

    「金先生,桐桐去你家應該沒關系,就在隔壁而已,可是金先生你能照顧得了桐桐嗎?他很好動哦!」小梅覺得還是要先問清楚。

    「沒問題的,對嗎小家伙?」金世杰目光堅定的看著桐桐。

    「嗯!我會守規矩的。」桐桐感受到金世杰眼中的信任,立刻表現出自己很乖又很懂事的一面保證著。

    「好吧,你就去一下下吧!我在屋子里等你回來,不要打擾人家太久哦!」小梅交代桐桐,經過百般思量後她允許了桐桐去鄰居家交流一下。

    「耶!太好了。」桐桐迫不及待的想直接爬過矮牆。

    「桐桐,怎麼可以這樣!」小梅驚叫,跑上前要制止他。

    「沒關系的。」金世杰放下手中的公文包和一籃餅干,傾身伸出強而有力的雙手將桐桐高高舉起,並把他抱到他的懷里。

    「哇!我好高哦!耶!」桐桐歡呼,天真爛漫的笑著。

    「要不要再高一點?」金世杰問。

    「嗯嗯,好啊!」桐桐用力點頭,很贊成。

    「走嘍!」金世杰單臂將他舉在肩頭上。

    「哇!」桐桐樂不可支的笑著,能從這麼高的地方往下看是他夢寐以求的事。

    「來,這給你拿。」金世杰把小熊餅干交給桐桐負責。

    桐桐小心翼翼地捧住籃子。

    金世杰則提起公文包,穩穩的扛著桐桐,在桐桐的歡笑聲中走向自家大門,按了密碼鎖,開門入內。

    金世杰直接走上二樓書房,打開書桌正前方的六十寸大屏幕和游戲機。

    他教桐桐怎麼玩保齡球,桐桐一學就會了,隨後他再教他打網球,桐桐更是玩得不亦樂乎。

    金世杰發現這孩子活力充沛,一舉一動都強烈地吸引著他的心。

    他絕對要弄清楚這孩子是否是自己的,他要听楊以諾親口告訴他。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來自惡魔的你最新章節 | 來自惡魔的你全文閱讀 | 來自惡魔的你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