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來自惡魔的你 > 第八章

來自惡魔的你 第八章 作者 ︰ 米琪

    「絕對沒有那回事。」金世杰瞠目瞅著她眼底的控訴,心湖恍若投下了一顆巨石,掀起層層巨浪。

    他從來不知道這些事,這和他所知道的出入頗大,原來她真的認為悔婚的人是他。

    他仔細回想當時的情形,若照她說的,他父母早就知道楊家出事,而在那時候他一直攜帶著的手機突然不見,天天得用的筆電也中毒無法開機,難道這些都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在背後操縱嗎?

    他當時只是副總經理,大權仍在父親身上,就連與他隨行到法國去的秘書也是公司的元老,還曾任父親的秘書。

    以諾打到辦公室的電話一定都由秘書接听,而秘書卻從來沒有告訴過他,甚至連她打來飯店他也不知道,她的來電全都被過濾掉了。

    事實已經很明顯,原因就出在他爸媽身上,他們是始作俑者。

    他實在無法想象他的父母竟處心積慮要他和楊以諾分開,無論如何,他一定會向他們問個明白。

    「相信我,我沒有要他們退婚,我只在發現你有事時要他們去協助你,我真的不知道我爸媽會那麼做,他們應該知道我最愛的人是你,就算後來娶了林晶玉,那也是因為我以為你有了別人不再……要我。」金世杰說出內心的煎熬和傷痛,得知真相後他已無法再恨她。

    楊以諾別開眼,他那聲「最愛的人」使她心口一陣緊窒。

    他竟然聲聲否認悔婚,說他曾經找過她,說他最愛的人是她,說他以為她不要他……

    而她相信他說的是真的,他沒有必要對她這「已婚女子」編派一堆謊話。

    這麼說來,他們都沒有背棄那個婚約,反對他們結婚的人是他的父母。

    他們耍了些手段,制造這天大的誤會,只因他們認為媳婦應是更好的人選。

    這的確很可惡,但他們也是為了金世杰著想,所以她被迫出局。

    無論如何遺憾已鑄成,無法改變,即使他將恢復單身那又如何?她也讓他以為她嫁給了別人,她替自己貼上已婚的標簽,他們之間還會有任何的可能嗎?

    不過如今她的心頭像是少了恨意的烏雲,清明多了,也好過多了。

    「別再說了,那些對我來說都沒意義了,都過去了。」她只能這麼告訴他,其他的她會留在心里慢慢消融。

    「不,也許還沒有過去。」金世杰听見自己的心聲,他不想放棄,他們也許還有機會重新來過。

    她仍是單身,而他即將是。

    「告訴我這些年你到底去了哪里?桐桐說過他以前住上海,你一定也是,那個男人對你好嗎?你愛他嗎?」他低啞地問。

    楊以諾喉頭緊縮,心底翻攪著,她可以告訴他這些年她在上海,但其他的她答不上來。

    「媽咪,你在哪里?嗚……」陽台敞開的門內,傳來樓下童稚的哭泣聲,打斷了他們。

    「桐桐醒了,他一定是作了惡夢,我要下去看看他,快放開我。」她抹去臉上的淚,心急的對他說。

    金世杰終于不得不放手,他眼睜睜地看著楊以諾一溜煙頭也不回的跑進門內,隨後傳來關門上鎖的聲音。

    他心底渴望的聲浪更強烈了,他想追回她,只要她願意,他仍然會把心給她,過去的錯誤已然造成,他希望她能給他彌補的機會。

    恨有多深,愛就有多深。

    還恨著,其實就表示還愛著。

    他終于無法不承認,其實他的心里還有她。

    他還愛著她。

    「桐桐,乖,怎麼了?媽咪在這里。」楊以諾下樓來,見到身穿卡通圖案睡衣的桐桐獨自站在她的書房門口哭泣,她立刻上前,傾身抱起他。

    「媽咪!我夢到恐龍在追我。」桐桐依偎著楊以諾,兩只小手緊緊抱在楊以諾的肩頭。

    「不怕,夢都是假的,你是不是看過跟恐龍有關的電視節目呢?」楊以諾細心地問,通常小孩子容易把影片里的印象當成真實,才會作這樣的夢。

    「嗯!我和小梅一起看侏羅紀公園,有恐龍在追小朋友,好可怕。」桐桐回想著說。

    「你不要當真了,這世界上早就沒有恐龍嘍!影片里演的只是一個想象的故事而已。」楊以諾解釋著,看來也得跟小梅說一聲,當桐桐在看那些影片時,應該跟他解說一下那不是真實的情況才行。

    「哦!我知道那只是故事,可是還是怕怕的,媽咪,你陪我睡,不要走好不好?」桐桐聲音軟軟的,哀求著楊以諾。

    「好。」楊以諾安撫的親吻他,答應他。

    她將他抱回他的房間,和他一起窩在單人床上,為他蓋上小夠被,在他耳邊輕輕地哼著催眠曲,哄他入眠。

    桐桐倚在媽咪的懷里很有安全感,心安穩了便逐漸沉入夢鄉。

    楊以諾看著桐桐天使般的小臉,她心里多愛他呵!這麼多年來她所有的愛都傾注在他身上。

    其實他長得有點像金世杰,每當她在夜里這樣靜靜的看著他可愛的睡顏,她心里就有說不出的甜蜜和幸福感。

    她借著把愛轉移到桐桐身上,以彌補自己內心的缺憾。

    「哎!」直到今天她才曉得金世杰沒有悔婚,她回想著剛才他的表現,以及他說的話……

    誤會解開之後,他整個人態度都變了,和之前帶刺的模樣相比反差很大。

    他為她撫去眼淚的手指那麼溫柔,看著她的眼神是那麼熱烈,他的余溫似乎還殘留在她身上,在她心里蕩漾。

    難道他還愛著她嗎?他對她還有感情?

    不,她在想什麼!

    他有老婆,即便分居中卻也還沒真的離婚,或許還有挽回的余地,畢竟曾是夫妻,何況金世杰應該也是愛上了林晶玉才會娶她進門,所以縱使她接受了金世杰的說法,他們之間也無法再回頭了。

    遺憾又怎麼樣?失落又怎麼樣?她只能放在自己心底,像她自己說的,都過去了。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放下以往的恨,真心的祝福他了。

    「你就那麼偉大,肯原諒他,不再恨他了嗎?」她在心里問自己,同時也給了自己一個答案。「是恨不下去了,反過來祝福他是人之常情。」

    她相信她會慢慢的釋懷。

    只是,桐桐的事要告訴他嗎?

    還是暫且不要吧!他還有婚姻纏身,她不能讓桐桐卷入大人復雜的世界里。

    她得保護孩子,看來最好還是避免桐桐跟他接觸了。

    上午八點,楊以諾在寶萊紡織公司廠房二樓的設計師工作室里,表情專注的和助理在工作台旁裁剪她所設計的居家服。

    這個工作室是發哥為了公司開闢出的新路線而特別設置的,算是公司新成立的獨立部門,負責推出居家服飾及家飾用品。

    部門由她主導,旗下還有兩名助理,這里設備完善,除了辦公桌椅,還有設計制版需要的工作台、工具、人體模型等一應俱全,可見發哥極為看重這項帶領公司轉型的發展計劃。

    「以諾,在忙啊?」發哥柯鴻華推開工作室的門,手上拿著一只文件朝她走來。

    他身著白襯衫、黑長褲,長袖率性的卷起,高大挺拔的他俊朗的臉上總是帶著笑容,看起來是個好好先生。

    但其實他並非對任何人都那麼好,他是投資專家,所有付出都是經過審慎評估和精算的。

    他是真心喜歡楊以諾,所以才會對她特別好。

    她堅強、樂觀、獨立自主,同時又擁有優雅的氣質和女性溫柔的美,他一直都很欣賞她。

    可惜他的父母不同意他娶一個有小孩的女人,他也不想養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孩子,那還得費力扮演繼父的角色。

    關于有孩子這點確實是個問題,這也是先前他想追求她,卻遲遲沒有表態的原因之一。

    但自從她遭退婚後已過了這麼多年,他卻沒遇到比她更好的女人,甚至直到現在他還是想追求她,為了日後讓他的爸媽接受楊以諾,他在邀請她回台灣合作的同時也做了一個實驗——

    他推薦她買下淡海小區的房子,而隔壁鄰居就是孩子的父親金世杰。

    他並沒有見過金世杰本人,但他听他的姑姑,也就是楊以諾的二嬸提過,帝國集團的總裁金世杰就是當初和楊以諾訂婚又悔婚的男人,可想而知那孩子肯定是他的。

    所以他特地打探金世杰的住處,還主動替楊以諾物色房子,只要將楊以諾和那孩子放到金世杰的視線範圍內,那金世杰便有機會察覺孩子是他親生的。

    孩子是男孩,金家應該會要回去,到時楊以諾就沒有孩子這個包袱了。

    就他了解,金世杰已經結婚,有家庭、有老婆;楊以諾恨透了金家,以她的個性絕不可能介入別人的家庭,他一點也不擔心兩人會舊情復燃。

    只要那孩子被領回,他就可以毫無顧忌的追求楊以諾,他的爸媽想必也不會再阻攔。

    就當作是場投資,事情若成了他就追求她,沒成,至少她也幫助了寶萊拓展事業版圖,他不至于血本無歸。

    雖然目前為止,他都還沒有從楊以諾口中得知這方面的事。

    但他也不是沒有辦法,他已有了絕妙的對策。

    「我還好啊!發哥,你找我有什麼事?」楊以諾放下手邊的工作,對他報以微笑。

    今早的她精神很好,穿著貼身船領上衣搭配黑色高腰長褲,看來利落又優雅動人。

    「我之前向你提過的發表會地點,詩若華百貨和悅來飯店你想好要哪一家了嗎?雖然六月才推出,但現在就得去洽談場地租約了,你要是決定好了我今天就派人去談。」柯鴻華眼神炯亮的看著楊以諾問。

    「一定要在那些地方嗎?」楊以諾苦笑,那都是帝國集團經營的相關企業,金世杰應該早已從他父親那里接下總裁的職務,成為現任老板了吧!

    雖然她決定要祝福他,但這並不代表她想和他再有任何關聯。

    「當然也要你覺得可行,只是我認為既然我們將在詩若華全省桿家百貨公司設置專櫃,要是選在詩若華百貨舉辦發表會,宣傳的效果加倍,還可以借著百貨公司人潮來刺激買氣,可以說是相得益彰。」發哥解釋自己評估後的想法,暗地觀察著楊以諾的表情,想看出她對他這項「策略」的態度。

    「果真是投資高手,眼光很正確,想得也很周到。」發哥說的很有道理,楊以諾不得不對他的見解感到心悅誠服。

    「要不是這樣,你怎會願意回台灣來跟我合作呢?大設計師。」發哥笑著說,暗暗竊喜她不排斥他的提議。

    「那就詩若華百貨好了,你放心,我會全力配合。」楊以諾不再堅持,決定以大局為重。

    她也想測試自己,當她把自己的舞台搬到金世杰的地盤,她是否真能泰然自若,若是可以,那她才能算是真的從過去解脫。

    「那就說定了,我待會兒派人去百貨公司洽談。」發哥說道。

    「好的。」楊以諾點了頭,繼續認真工作。

    發哥瞥了眼楊以諾埋首工作的樣子,欣然地踅回自己的辦公室,吩咐他的秘書立刻著手處理這項事務。

    選在詩若華設櫃和辦發表會,當然一是因為那里地點合適,二來這等于將楊以諾推到台面上,讓金世杰無論如何都會注意到她。

    總之這些都是他經過精打細算、沙盤推演的。

    他絕不會做吃虧的事。

    他可是投資高手。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來自惡魔的你最新章節 | 來自惡魔的你全文閱讀 | 來自惡魔的你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