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來自惡魔的你 > 第三章

來自惡魔的你 第三章 作者 ︰ 米琪

    【第二章】

    楊以諾牽著桐桐,小梅手上端著一只竹籃,里頭裝有楊以諾親手做的小過干,三個人歡歡喜喜的走出陽台,要把餅干送給隔壁的帥氣叔叔。

    楊以諾听了桐桐和小梅的轉述,得知那位叔叔親切地抱著桐桐看海,她覺得有必要謝謝這位好鄰居。

    「好像沒人耶?」楊以諾望向相連的陽台,隔壁的休閑椅上空空如也。

    「咦!他會不會是下樓了啊?剛剛明明在這里的啊!」桐桐抽出被媽咪握著的小手,跑向休閑椅看了看,猜測道。

    「應該是。沒關系,你先和小梅去畫畫,待會兒媽咪下樓再把餅干送去他家吧!」楊以諾走向桐桐,傾下身輕聲細語的對他說。

    「哦!就只好醬了。」桐桐听話的點頭,其實他比較想再見見那位叔叔,不想上畫畫課。

    「那我們下樓去嘍!」楊以諾牽起桐桐的小手說。

    桐桐順從的對媽咪笑了笑,下去二樓的書房跟小梅畫畫去了。

    楊以諾見桐桐專心地畫畫,她端著餅干籃子悄然退出書房,走到樓下客廳,此時佣人小青正在拖地。

    環顧新家,所有的家具都就定位了,以米色系為主調的大客廳充滿溫馨,她自己很滿意,幸好這些年她存下不少錢,加上和發哥合作的簽約金,讓她足以負擔這一切。

    她信步走向大門,在玄關換上鞋子,準備帶著餅干去拜訪鄰居。

    「叮當!」繞過院子,她站在鄰居門前的階梯上按了電鈴。

    等了一會兒,大門打開了。

    驀然間,錯愕在她美麗的雙眼里凝聚,她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英俊的男人,他英氣十足的濃眉、炯然有神的雙眼、寬而有型的唇一點也沒有變,只是多了男人成熟的魅力,她萬萬想不到前來應門的竟是當年拋棄她的前未婚夫——金世杰。

    天啊!怎麼會是他?

    他竟是她的……好鄰居?桐桐口中的親切叔叔?

    「你……」她無法叫出他的名字,許多被深深壓抑的感觸,心碎、痛楚、怨懟……還有曾經相戀的情景,那些她拚命遺忘的東西瞬間全浮上心頭,排山倒海襲來。

    金世杰也震撼著,犀利的雙眼幾要化成兩團火焰,難以置信按下他家電鈴的女人竟是她——楊以諾。

    她樣子沒什麼變,一如往昔的縴楚動人,眉眼間卻增添了些許成熟的女人味。

    但她的悔婚以及不告而別,那可惡至極的行徑教他一輩子也難忘。

    「楊以諾。」他從齒縫逼出了她的名字。

    在這一瞬間,時空像是凍結了。

    昔日的愛恨情仇在兩人的心底拉扯,彌漫在空氣中的種種情緒已到達臨界點。

    「你來做什麼?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金世杰深沉地問道,冷鷙的目光將她從頭到腳打量過一回,他注意到她手中拿著一籃令人起疑的餅干。

    她是為當年的悔婚來道歉嗎?

    他心底的傷痕可不是區區一籃餅干就能撫平的!

    「我……」楊以諾臉突然脹紅了,雙手握緊手上的竹籃,他質問的模樣令她覺得好像是她自動送上門來倒貼他似的。

    她咬咬唇,不想面對他,也不想跟他說話,他們之間再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她才不想理他這個負心漢!

    既然倒霉做了鄰居,今後她出門都會戴上墨鏡,避免不小心看見他傷眼楮!

    「誰知道這里住的是你,要是早知道我根本就不會搬來了。」她二話不說,後退一步想立即走人,卻忘了她身後是階梯。

    「啊!」她的腳踩在階梯的邊緣,驚呼之中往後跌去,手中的竹籃掉落,餅干撒了一地,而就在這瞬息之間,她被一股強悍的力量攔截住。

    金世杰彎下身子,單臂摟在她的腰間,及時解救了她,而她居然本能的伸出雙手環住他的脖子。

    她詫異的瞥著他凜冽的俊臉,他也眯起眼睨著她。

    時間像是又再度靜止了。

    這是分離四年來,他們首度這麼貼近彼此,而且是以極曖昧的姿勢纏抱在一起。

    她的心又糗又混亂,小臉迅速脹紅,他近在眼前的堅實胸膛、逼近的熟悉氣息,還有臂膀穩健的力量,霎時喚醒了她對他的記憶——

    他們曾經甜蜜的擁抱過。

    可是過去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感覺,如今卻隔著重重的簾幕,使她無法輕易向他靠近。

    當年他悔婚帶給她的羞辱,像道無形的傷痕還留在她心底。

    她還恨著他,而她從他冷冰冰的雙眼和漠然的表情中也能感受得到,他對她再也沒有感情。

    她急急放開自己的雙手,不再緊攀著他的脖子。

    下意識的看了看地上,她的雙腳就在階梯邊緣,距離底層還有五階。

    「放手。」她板著臉命令他,心卻失控的瘋狂跳動。

    「我要是放手,你立刻就會摔下去。」金世杰戲謔地說,目光冷然的瞪著懷里的女人,她竟然連句感謝的話都不說,開口就是命令他?

    這女人就算不道謝,也該為當年違背誓言向他深深鞠躬道歉。

    但看來她根本毫無悔意也毫無歉意,那她到底是為何而來?不是來負荊請罪的嗎?

    他實在不該上前救她,應該看她出糗,她跌倒干他什麼事?對一個狠心的女人,他不該待她這麼好。

    「你不怕摔嗎?」他不懷好意地問。

    「你少在這里假仁假義。」楊以諾嗤之以鼻,心雜亂又苦澀,他老早就不把她當一回事,還拋棄她另娶他人了,哪還會怕她跌倒?

    「你說什麼?」金世杰眯起雙眼,幾欲噴火的目光緊盯著她問。

    彷佛懲罰般,他就只是摟著她,讓她整個人懸在樓梯和他之間,沒有將她拉起。

    「放開我。」楊以諾使勁推開他,算準了距離站到下一層階梯後,立即隱住情緒站好,絲毫不透露心緒。

    金世杰瞥著她盛滿怒意的美麗雙眼,他的目光變得深不見底。無論他有多恨她,卻竟然還記得她曾是他的寶貝,他生命中的珍珠,他最疼惜的女孩……

    方才緊抱著她輕盈的身子,他想起過去兩人共有的幸福歲月,他們曾經luo裎相貼,彼此相愛,他甚至也想起了她天使般純淨無邪的美……那些沉睡在記憶里的過往,在此刻變得無比清晰,讓他不得不再提醒自己,那早已是過去的事了。

    「你到底來做什麼?」他沉聲問她,想解開心中的謎。

    「我……是來送餅干的,剛才我兒子說有個鄰居叔叔在陽台上抱他看海,我只是替他來答謝一下,誰知道會遇見你。」楊以諾心底雖又氣又惱,還是覺得把話說清楚,不要逃避比較好。

    「你說什麼?你就是新搬來的鄰居?那個小男孩是你的兒子?」金世杰愈听眉頭愈是攥得死緊,心底一片嘩然。

    「沒錯。」楊以諾故作鎮定,避免自己眼神閃爍。

    她不希望金世杰看出她心底的想法,也不希望他察覺桐桐的身世。

    桐桐是她一個人的。

    「你真的嫁人了?嫁給誰?」金世杰目光深沉的看著她問。

    楊以諾怔住了,沒想到他以為她結婚了。

    不過難怪他會這麼想了,畢竟結婚生子是順理成章的事,只是事實非他所想。

    但當務之急,她只想求個全身而退,她順水推舟成全他的想法,好轉移他對桐桐身世的注意力,不讓他有懷疑的機會。

    「我嫁誰干你什麼事?」她唇上浮起一絲苦笑。

    金世杰的臉色從鐵青轉成赤紅,她說得沒錯,她嫁誰干他什麼事呢?

    他問得如此迫切好像他心里還有她,這教他非常難堪。

    「你滾吧!最好別再讓我見到你。」他斥令她。

    「我才不想見到你。」楊以諾一個轉身,恨不得馬上就走。

    「慢著。」金世杰扯住她,指著一地的餅干說︰「把這收拾好,我不喜歡螞蟻四處爬。」

    「這……」楊以諾看向地上,又看看金世杰,他氣勢冷傲,像把她當女佣般使喚,讓她實在不想當著他的面蹲下身去收拾殘局。

    「我待會兒叫我家的佣人來收拾。」她甩開他的手,昂起小巧的下巴調頭走人。

    「限你三分鐘之內派人來弄干淨。」金世杰也撂下話,瞪著她縴細嬌媚的身影像風一般走出他的院子,再踅進緊鄰的庭院,步上台階,打開家門,消失在他眼前。

    他久久無法收回視線,動蕩的心也久久無法平復,只要一想到楊以諾成為他的鄰居,今後他得看著她和她老公出雙入對,他的心就如同有岩漿在滾沸。

    恨有多深,愛就有多深。

    他心頭突然浮起這句話。

    「呿!」他惱怒,對此嗤之以鼻,繃著臉進屋里去。

    楊以諾一進家門後趕緊將門上鎖,背貼在門上喘個不停,心全然混亂了。

    剛才她並沒有回頭,可她卻能感覺到金世杰那烈焰般的目光一路瞪著她,害她的背彷佛著火似的難受。

    不過說也奇怪,當年明明是他對不起她,怎麼他剛才的態度反倒像是她對不起他似的,真是莫名其妙。

    這下可糟了,她才剛落腳,還以為這里是居住首選,沒想到他這惡魔就住在隔壁。

    噢!怎麼會這樣?誰來當鄰居都可以,為何偏偏是他?難道她得為了他再搬一次家嗎?

    不,那會讓他覺得她還在乎他,她絕不搬,但他若想搬走,她絕對贊成。

    「以諾姐,你怎麼了?不是去隔壁送餅干嗎?」正在客廳拖地的佣人小青見楊以諾臉色不太對,好意詢問。

    「我沒事,你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先去幫忙把隔壁台階上的餅干收拾干淨,我剛剛不小心打翻了。」楊以諾吩咐小青,徑自走向大型落地窗前。

    「是。」

    小青趕緊放下拖把,到工具間拿了掃把和畚箕,出門前楊以諾喚住她。

    「對了,你要是遇到鄰居要有禮貌,但記得不要多話。」

    「是,以諾姐,我知道了。」小青點了頭,立刻就到隔壁清掃。

    楊以諾從落地窗探頭往隔壁看去,發現金世杰已不在家門口,看來他也進屋去了。

    對了,他老婆呢?剛剛怎麼不見她來探看出了什麼事?

    當年他悔婚時,他父母提過他和一個叫林晶玉的女子在法國約會,因此她也留意過他們倆結婚的消息,那再次證實他確實背叛了他們的婚約。

    他既然有老婆,那她也就不用怕了,他絕對不敢踰越雷池一步。她得穩住自己,不應該因為遇到他就心煩意亂,他早已從她的人生中退出,她不能再受他影響。

    「他早已經是個不存在的人了。」她低喃,任憑蕭瑟在心里回蕩。

    她走進廚房為自己倒一杯冰開水,倚在窗口徐徐喝下,盼情緒能盡快恢復平靜。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來自惡魔的你最新章節 | 來自惡魔的你全文閱讀 | 來自惡魔的你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