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來自惡魔的你 > 第二章

來自惡魔的你 第二章 作者 ︰ 米琪

    她換了手機號碼,並打算從此忘了金世杰。

    隔天,她的二叔楊廣宏正好從大陸趕回台灣。

    二叔是她父親的親兄弟,在大陸經營制衣廠,早在得知她父親公司財務困難時,就已經積極地幫忙找尋願意接手寶萊紡織的人,後來父親突然病逝,二叔便專程趕回台灣幫忙處理後事。

    當二叔協助她處理完父親的後事,便和二嬸的佷子柯鴻華——也就是發哥,取得了聯系,發哥表示願意買下紡織廠。

    短短半個月內,父親安葬了,房子和公司全賣掉了,債務得以清償,但她也已是身無分文,一無所有了。

    「以諾,到上海來發展吧!妳專長是服裝設計,二叔可以在生產線、通路還有資金上幫助妳,等妳以後賺到錢再還我就行了。」楊廣宏建議。

    「我去。」她當時正想遠離台灣,不想繼續陷在被金世杰背叛的陰霾中,因此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之後便和媽媽一起搬到上海,租了間公寓當住家和工作室,開始埋首工作。

    她創立了自有品牌,設計的時裝及家飾商品,推出後極受市場歡迎。

    但兩個月後,她一度因過度疲勞昏倒送醫院,檢查後才發現她竟已懷孕五個月了。

    她以為是自己心情不佳所以月信才遲遲不來,原來是懷了金世杰的孩子,照時間推算,她懷孕的日子應該是在金世杰出發到法國的前一天。

    那是他們最後一次……在一起。

    「拿掉吧!以後妳若遇到喜歡的人,這孩子會是累贅,若生下了,金世杰又不會認賬,不管怎麼想,對妳或對寶寶都不好,不如不要了。」母親梁秀月握著她的手,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她,不忍她被羞辱還懷了金家的骨肉,從多方面為她著想。

    「媽,我這輩子都不會嫁人,寶寶也不需要金世杰承認,我只想留住肚子里的孩子,他總是生命,不能不要,我相信我養得起這孩子。」她冰涼的淚順著蒼白的臉滑到枕頭上,她根本不想讓金世杰知道她懷有寶寶,他既然不要她,就沒有資格要這孩子。

    她已經不愛金世杰了。

    她恨透他了。

    「哎!這……要是妳真拿定主意的話,就由妳吧,我能說什麼呢?就像妳說的,寶寶總是個生命。」母親不再阻止她。

    就這樣,她留下了腹中的寶寶,一邊養胎,一邊工作,直到順利生下小男嬰。

    她為他取了個好听的名字,叫楊少桐,小名「桐桐」。

    如今桐桐已經四歲,正是活潑好動、好奇心旺盛的年紀,而她的事業也很成功,讓她存了一筆錢。唯一的遺憾是母親後來發現罹患了癌癥末期,已在去年辭世,留下她和桐桐相依為命。

    在經歷了這麼多事之後她早已成長,也學會獨立,她有信心,這次和發哥的合作一定能成功。

    接下來她不但會舉辦夏季服裝及家飾發表會,還會在北中南各找一個據點設立品牌專櫃,她得先把新居打理好,讓桐桐有個舒適的家,她也好安心工作去。

    「以諾姐,妳有看見桐桐嗎?我剛剛把桐桐留在二樓房里,才離開一會兒下樓來拿牛奶,上樓就沒見到他了。」專職的保母小梅慌張地跑來告訴她。

    「什麼?我沒看見桐桐下樓來啊!而且工人剛走,大門是關著的,快去別的房間找找看。」楊以諾心慌了下,但她立刻鎮定地判斷桐桐並沒有跑出家門,趕緊上樓找尋,揚聲問︰「桐桐你在哪里?」

    保母小梅也跟著快步上樓,分頭去找孩子。

    這時,在頂樓的陽台上,出現了一抹可愛的小小身影。

    桐桐穿著牛仔吊帶褲,一臉好奇地在陽台的圍牆前跳啊跳。

    他听媽咪說在這里可以看到大海,他很想看看,就趁著保母小梅不在,一個人溜了上來,幸好門沒關,他一推就開了。

    可是他太小了,這牆比他還高,他根本什麼也看不到。

    他掃興地看了看四周,雙眼再度發亮,他發現陽台好大,有漂亮的花園,隔壁相連的陽台上有位看起來很帥的「叔叔」躺在休閑椅上看書。

    「叔叔,那牆外面真的可以看到大海嗎?」桐桐跑向那叔叔,好奇地問。

    「你說什麼?」金世杰挪開眼前的書,冷淡地睨了身畔的小男孩一眼。

    剛才他就發現男孩在圍牆旁跳動的樣子,沒想到他長得這麼可愛,嘟嘟的小嘴、圓滾滾的大眼楮,很像電視廣告上的小童星。

    他覺得這孩子好像有點眼熟,像在哪兒見過……

    但這怎麼可能,在他的世界里很難遇見小孩,唯一見過的是他表弟的孩子,那孩子光是看著他就放聲大哭了。

    他長得很恐怖嗎?

    外傳他是個惡魔總裁,對任何人都冷漠無情,做任何事都不講情面,但他發誓他並沒有對那小孩做什麼,只是四目相接,那小孩就一臉驚嚇的哭了。

    他對小孩的哭聲感到不耐煩,反正他沒有興趣,甚至討厭小孩,也就懶得研究他在哭什麼。

    不過眼前這孩子,難道不怕他嗎?

    想必他就是隔壁新搬來的鄰居之一。

    難得的周休二日,一早卻听見隔壁在搬東西,挺吵人的,因此他到陽台上來想圖個清靜,沒想到才安靜一會兒,就見工人把休閑椅搬上來,離開時門只是半掩著沒關,而這小孩就出現了。

    「我媽咪說在陽台上可以看見大海,你見過嗎?」桐桐彎起小嘴笑了笑,指著圍牆外再問一次。

    「噢。」金世杰冷淡地吐出這個字,盯著小孩醉人的笑臉,目光居然難以從他逗人的表情上移開。

    他終于知道他在牆邊跳是因為他想看海,平常若有人問這種問題他會覺得很蠢,但問這問題的是個小孩,他還真不知要怎麼回答,就算回答「見過」他也會覺得自己很驢。

    他並不擅長和小孩打交道。

    「你沒見過大海?」金世杰放下手中的書問他。

    「有呵!上海旁邊就是海嘍,但我想看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桐桐想了想,聳聳小小的肩說。

    「上海?你住上海?」金世杰納悶著他怎麼會說出這地名,是真懂還是假懂?

    「嗯!我從那里搬來這里,搭飛機來的。」桐桐根據自己的經驗,老實地告訴這叔叔。

    「你幾歲了?」金世杰問。

    「我已經四歲了哦!」桐桐說。

    金世杰這才知道原來四歲的孩子是這般大小,而且他挺聰明的,表達能力也很清晰,讓他忍不住試著問他。「你不怕我嗎?」

    「你長得好帥哦!有什麼好怕的。」桐桐搖頭,睜著水靈靈的大眼楮,表情帶著崇拜,認真地說。

    「哦!」很帥?

    金世杰不禁牽動唇角一笑,若是大人這麼說他會當拍馬屁,但這孩子並沒有目的,也沒必要恭維他,這反而讓他覺得很有趣。

    他這一笑才驚覺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笑過了。

    有多久?

    自從得知楊以諾悔婚的那一刻直到現在,他時常用工作麻痹自己,避免想起她。

    可惡,那女人不提也罷。

    「我抱你看大海吧!」話一出口金世杰也很驚訝,想不透自己怎麼會突然這麼熱心,但他已經說了就不能食言。

    他立起身,傾身抱起小男孩走向圍牆。

    「哇!看到了耶!好寬哦!我覺得這里的海也很好看,而且叔叔你比我媽咪高,所以抱著我,我就變好高哦!原來我可以這麼高耶!我好喜歡抱高高的感覺哦!」桐桐童言童語的歡呼著,看著大海又看著抱他的叔叔,開心地拍著小手。

    「你爸爸沒抱過你嗎?」金世杰看著他天真又慧黠的樣子,他還是第一次抱孩子。

    這孩子有點柔軟,有點重,身上充滿奶香味,抱著他竟教他心頭漾起一股溫暖的感覺,奇怪的是他並不排斥。

    「爸爸是什麼?」桐桐嘟起紅紅的小嘴,歪著可愛的小臉看著他。

    「爸爸就是……爸爸。」金世杰答得有點卡,他不懂為何還得向這孩子費力地解釋?

    瞧這孩子的表情和眼神竟是疑惑的。

    不過他想有的孩子會昵稱爸爸為爸比或爹地之類的,也許這孩子也有自己習慣的叫法。

    「桐桐?天啊!你怎麼會在這里?我和你媽咪一直在找你,嚇壞我們了。」保母小梅心急如焚地大叫。

    她到處找不到桐桐,想說到頂樓來看看,沒想到桐桐真的在這兒,而且被一個高大的陌生男子抱在懷里,但他應該是鄰居吧!

    不管如何,幸好她總算找到小孩了,否則她會自責死的。

    她從幼保科畢業就到上海工作,後來被同是台灣人的以諾姐相中,受雇照顧桐桐已有兩年之久,楊以諾給她的待遇很好,待她也像自家人,她實在不想讓她失望。

    聞言,金世杰和桐桐同時回頭,看到一臉慌張的小梅正朝他們走來。

    「不好了。」桐桐局促的低呼,心想他好像闖禍了,不然小梅怎麼會尖叫?

    每次他做錯事小梅都會這樣,但這次他是做了什麼?他得想想。

    「先生不好意思,我得抱桐桐回去了。」小梅邊喘息邊說,一走近才看清金世杰的長相,他鬼斧神工般的五官像明星一樣出色,她沒想到這位鄰居長得那麼帥氣。

    光是看著他,她就感到莫名的害羞,臉都紅了。

    「妳是這孩子的誰?」金世杰問,把桐桐交給小梅。

    「我是保母,桐桐的媽咪也在找他。」小梅忍著害臊,抱過桐桐。

    金世杰點了點頭,看來這孩子是沒有經過許可就擅自偷跑上來的。

    「你叫桐桐是吧!最好乖乖待在屋里別亂跑,免得讓大家擔心,還要到處找你,知道嗎?」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揉揉桐桐的小腦袋吩咐他,說完他才驚訝自己怎麼竟會這般的關心他呢?!

    「哦!」桐桐表情有點無辜,嘟起小嘴,終于知道自己大概是做錯什麼了,他不該上樓來,讓媽咪擔心。

    「先生,謝謝你。」小梅欠了欠身,便抱著桐桐離去。

    桐桐像趴趴熊般依偎在小梅懷里,下巴抵在小梅肩上,朝金世杰揮揮小手,那種被抱高高的威風感覺還令他意猶未盡。

    但是除此之外,好像還有種很安全、很堅固,他很依戀卻又說不上來的感覺存在。

    他好想再體驗一次,去確認那是什麼哦!

    金世杰沒有揮手,他看著桐桐的小臉,那好像還想留在他懷里的樣子,令他的心冷不防地像被敲了一下。

    很快的,桐桐的小小身影消失在他的眼前,陽台上通往隔壁的門被關上了,他隱約听見上鎖的聲音。

    他坐回休閑椅上,心中糾結不已,他為什麼能感覺得到那孩子在想什麼?而那孩子的表情竟能觸動他的心。

    是他多心了吧!

    也許他曾是個熱情、有心、願意無條件付出的人,但自從楊以諾離開他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跟著封閉了。

    該死的楊以諾,她改變了他的一切。

    她讓他渾身染上了霜雪,連心也隨之結凍,從此他對這個世界再也無法付出真情。他情願當一個無心無情的人,那這世上就再也沒有誰能讓他心碎。

    天知道,這些年來他絕口不提楊以諾,想方設法阻止自己去憶起她,但他心底的恨仍難以抹滅。

    有人說愛恨是一體的兩面,還恨著其實就表示還愛著,他才不信那種鬼話,恨就是恨,哪來的愛?

    沒有愛,再也沒有。

    金世杰拿起躺椅上的書,一臉剛冷的走進屋內,而就在他關上陽台門的時候,隔壁的門再度被打開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來自惡魔的你最新章節 | 來自惡魔的你全文閱讀 | 來自惡魔的你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