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膽忘了我 第三章 作者 ︰ 梁心

蕭旭慈像缺水的花朵般,就枯萎在三樓的飯桌上。

“小慈,今天的面試怎麼樣?”蕭旭書熱了杯牛奶,擱到她面前,坐到一旁,溫聲地問。

“糟透了。”她把臉埋進手臂里,不想讓二哥看到她哭成白兔的眼楮。

“怎麼了?”蕭旭書一听聲音就知道不對勁,摸著她已經放下的長發,泓水般的瞳眸染上擔憂,聲音卻沒有表現出緊張,依舊輕如春風。“告訴二哥好嗎?”

“……不要。”這麼丟臉的事,她才不想跟哥哥說。

她頭越埋越深,就快貼近桌面了。

“想悶死自己嗎?”蕭旭強剛洗完澡出來,濕發上罩著浴巾,看妹妹難過到像頭蝸牛似的,越縮越里面,就大步一跨走到飯桌旁,把對他來說沒幾兩重的妹妹,一把從椅子上抱起來。

“啊——”蕭旭慈放聲尖叫,紅通通的眼楮就露在二哥面前,兩手也被大哥抱住,根本沒辦法遮。“放我下來啦——我都幾歲了,哥哥你很討厭耶!”

“怎麼哭成這樣?”蕭旭書鏡片後方的眼楮摻入了心疼。“哥,把小慈放下來,我問問她。”

前有二哥,後有大哥,蕭旭慈腳沾地後沒地方躲,只能消極地低頭。

蕭旭書不忍心,摸著她的頭,輕輕地嘆了口氣。“是不是受委屈了,嗯?”

一听到這句話,蕭旭慈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淚嘩地又沖了出來。她搖搖頭,手臂上滴了幾滴眼淚。“是我自己能力不夠,抗壓性不好,哥哥你們讓我哭一下,明天睡醒就沒事了。”

“什麼沒事?哪個王八蛋敢惹妳哭——”蕭旭強正要發飆,蕭旭書就抬起一只手,收住了他接下來的話。

“大哥,你先冷靜一下,這事我來處理。”他把蕭旭慈帶到椅子上坐好,有蕭旭強在,她不敢再當蝸牛。蕭旭書推了推眼鏡,聲音輕柔依舊。“面試官問了什麼問題,讓妳覺得自己能力不夠、抗壓性不好,甚至有被羞辱的感覺,才會難過到哭?”

他們蕭家不敢說經過了什麼大風大浪,但遭遇過的難關也不少,在逆境中砥礪出來的心智,豈會抗壓性不好?能讓小慈哭成這樣,這其中一定有貓膩。

“二哥……”蕭旭慈可憐兮兮地瞅了蕭旭書一眼。“一定要說嗎?”

“當然,我們要找出問題根源,從根本解決,才能避免重復犯錯。妳一定也不想下次面試時,被挑出同樣的毛病吧?”他微笑以對,鏡片後方的瞳眸閃過算計。

“其實是這樣的啦——”蕭旭慈把面試的情形說過一遍,越說越心虛,認真去面對這件事後,赫然發現根本沒什麼,一點都不值得她哭鼻子。她抓了抓頭,有點不好意思。“我好像小題大作了呴。”

“怎麼會?”他還不了解她嗎?“妳難過的是對方說妳投履歷像亂槍打鳥一樣,對不對?”

“……嗯。”她是透過人力銀行的網站找工作,不是住家附近有職缺就投,投過什麼公司她都會用筆記本記下來,再上網找該家公司的資料。

不過……她還是沒做好,就像石弈說的,她只是把網絡的訊息背下來而已,沒有去想那份工作可能會遇到什麼情形,而她又會如何處理。

“反正家里不缺妳一份收入,妳再好好復習一下英文,參加近期的英文檢定,我再幫妳找找基礎計算機應用的檢定項目,就算是雞肋的證書,我們也別放棄。”蕭旭書有點後悔,當初小妹大學畢業時,他應該跟大哥堅持,讓她先到民企上班,而不是順從她的想法,讓她留在家里幫忙。

帳是他在管的,店里每月盈余就算要請五個人都不是問題,不過蕭旭強很怕請外面的人來,因為出過太多讓他們傻眼的例子。

他們的遭遇在外人眼里看來是一段多麼可歌可泣的故事,所以請來幫忙的媽媽們,總會不小心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小孩,開始關心他們的生活起居、感情生活等等,雖然是出于好意,但可能他們天生反骨又早獨立,實在不能習慣別人指手畫腳。

更別提最早請過的工讀生還拐了小慈的心,雖然是她單相思,做哥哥的哪忍心見她難過,還為了對方病了一段時間?

“那麼麻煩干麼?”蕭旭強擦著濕發,皺眉給高見。“小慈缺的是經驗,多讓她面試幾場就抓到感覺了,到時候洋洋灑灑講五分鐘都不用換氣。”

“我又不是魚,最好不用換氣。”大哥講的雖然有道理,但就是壞在太夸張。“我就按部就班來吧,膽量跟見識總能訓練出來的,只要對方不要臨時換成總經理來面試我就行了。”

“總經理來面試妳?”蕭旭書面露些許訝異,這並不尋常。“妳今天面試的公司規模不小,不過是請一名業務助理,怎麼會驚動到高層?”

“我也覺得奇怪,而且那個總經理一進會議室,就到我面前自我介紹,說他叫石弈,還講了兩次。”她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莫名其妙,好奇怪的一個人。

蕭旭書更吃驚了,抬頭看向臉色同樣古怪的蕭旭強。“會是同一個人嗎?”

“會嗎?總經理耶,他不過才大你一歲。”蕭旭強像吃到蒼蠅一樣。

“我們那時候不是猜他出身不錯嗎?說不定回家繼承家業了。”

“如果真的是他,干麼刁難小慈?還把她逼到哭?”管他是不是,氣哭他妹妹的都不是好東西。

蕭旭慈听得頭昏腦脹。“哥,你們在說什麼?”

“小慈,妳還記得在妳國三那一年,來我們家打工的十億嗎?”蕭旭書不認為蕭旭慈把他忘了,只是沒聯想起來而已。

“記得呀。”蕭旭慈一點就通了,詭異地看著二哥。“你該不會以為石弈是十億吧?不可能啦,石總經理長得跟哥哥一樣壯耶,十億明明薄得像張紙,又不高,不可能是同一個人啦,而且十億不是綽號嗎?”

至于十億的本名,她真的想不起來了,從認識他那天起就一直叫他十億。

“……原來是綽號啊。”蕭旭書看向蕭旭強,兩人在彼此的眼中讀到共識,決定讓這誤會繼續美麗下去。

十年了,十億如果有心,不曉得已經回來看過他們多少回,不可能一點音訊都沒有,既然兩人生活沒有交集,沒必要多添煩惱,甚至讓小慈再難過一次。

“好啦,沒事早點睡。我快累死了。”蕭旭強伸了個懶腰,大大地打了個哈欠,跟河馬有得拚。

就在他搥腰準備走進臥室時,蕭旭慈放在櫃子上充電的手機響了,剛好蕭旭強站得最近,就拔下來遞給她。

是不知名的電話。

蕭旭慈愣了下後才接起。“喂。”

“妳好,請問是蕭旭慈蕭小姐嗎?”對方是男的,中音帶點煙嗓,在電話那頭低回著,很好听。

“是的,請問你是?”她沒被這聲音迷得昏頭轉向,直覺對方是來推銷產品的,而起了防備之心。

“我是石弈。”他深吸了一口氣,電話這頭的蕭旭慈都明顯感受到了。“還記得嗎?”

“記得,您是石總經理。”她報出這名字後,兩位哥哥凌厲到能殺雞的目光就射了過來,直對她耳邊的手機。她怯怯地問︰“請問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嗯,確實有點晚了,不過我這時才忙完,請見諒。”對面傳來紙張翻動的聲音,似乎人還在辦公室的樣子。“我下午跟人事室評估過了,根據我們多年來用人的經驗,經歷多的老手不如誠實的生手,與其帶著舊公司的文化過來,不如我們重新培養一名符合我們公司風格的員工。”

“所、所以?”蕭旭慈的心情像煮水一樣,就卡在沸騰的前一刻。

“如果妳現在還沒有找到滿意的工作,我們誠摯邀請妳下周一正式上班,待遇及福利我們當天談,好嗎?”他聲音相當友好,與白天時截然不同。

蕭旭慈暈乎乎的,像被餡餅砸傻了一樣,但沒真的傻到把餡餅往外推。“好的,謝謝石總經理的通知,我下周一會去報到的。”

“好,到時妳找外貿部的張惠茹張小姐報到。”他低低地笑了,好像拿葵瓜子誘捕了只楓葉鼠。“晚了,不打擾妳了,周一見。”

“周一見。”對方已經掛上電話,蕭旭慈還傻乎乎地舉著手機,雙眼失神,過了很久才聚焦,對著放不下緊張的哥哥們說︰“我……我錄取了。”

“錄取了?!”蕭旭強看向牆上時鐘。“晚上快十一點通知錄取?”

他跟蕭旭書互看一眼,怎麼跟十億那家伙說要應征時相去不遠,這既視感也太重了吧?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好膽忘了我最新章節 | 好膽忘了我全文閱讀 | 好膽忘了我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