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膽忘了我 第二章 作者 ︰ 梁心

「我從下午就看到你坐在郵局了,現在我們店都打烊了,你怎麼還沒走?是被放鴿子了,還是沒地方去呀?」一道軟軟嚅嚅的聲音打破了靜謐。

他抬起頭來,狠瞪著打擾他安靜的人,不管對方是女生,還穿著國中運動服,態度絲毫沒有放軟。「關妳屁事。」

「唔……是不關我的事啦,只是你看起來很可憐,我沒辦法不管你……啊!還是你錢包掉了?你要不要來我家打電話,請你家人或朋友來接你?現在已經快十點了,還是你要搭末班公交車?」

「吵死了,妳可以不要煩我嗎?」石弈站起來就想離開,可能是坐太久了,加上半天沒吃東西,血糖有點低,一陣暈眩讓他得抓住一旁欄桿,才不至于摔下階梯。

「小心!」她很緊張地湊上前去想扶他,卻被他一掌拍開。她看著被打紅的手,很無辜地癟嘴眨眼楮。「你應該餓很久了吧?要不要來我家吃東西,就是對面的鍋貼店。」

石弈有些愧疚,但拉不下臉道歉,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是家鐵門拉到一半、招牌已經熄燈的鍋貼店,但不妨礙他看店名——

蕭好呷鍋貼店。

石弈的嘴角都抽搐了。

當年他因為跟老爸觀念不合,大吵一架後就離家出走,青春期唯一一次大規模的叛逆行為,卻因為什麼都沒有準備,第一天就不知道何去何從,拉不下臉回家的他遇上了雞婆的蕭旭慈,陰錯陽差就在蕭家住了兩個月。

想起蕭旭慈陌生的眼神、疏離的態度,他就一肚子火沒地方噴,虧他看到她的照片就馬上想起她是誰,還把她的履歷從人事部的資源回收桶里救出來,沒想到這顆存在他腦海里面的肉丸只有食量沒有腦容量,早把他忘到十萬八千里外了。

他像腳踩風火輪一樣,腳步又急又猛,從內貿部走到外貿部,像揚起遍地沙,等走進他獨立的辦公室,掩上霧面玻璃門,埋首在計算機前、連呼吸都不敢大聲的員工們,才敢抬起頭來,接續方才的交談。

關進辦公室里的石弈才不管外面有什麼風吹草動,氣呼呼地坐到辦公桌前,把計算機屏幕上的窗口通通縮小,打開他自制的網頁小游戲——搶救肉丸公主。

故事內容很簡單,主角負責殺怪、收集怪物掉下來的肉丸,到市場上跟NPC換取道具及公主的消息。故事里面有兩名大魔王,主角打敗魔王之後,還得完成公主開出的條件,收到一千個肉丸,公主才願意離開囚禁她的高塔,因為公主是個吃貨,是被魔王用肉丸誘騙過來的。

他操作著三頭身的主角奮力打怪泄恨,其實他現在最想打的是肉丸公王的。

自從他在國中接觸人生第一款在線游戲後,就想往游戲工程師這條路走。要不是回來繼承家業,照他規劃的人生藍圖,現在應該在韓國或是上海發展。

雖然對人生低頭,他仍然沒忘記孩提時的夢想,一個人做不出繁復的游戲,簡單的APP跟網頁小游戲還不至于難倒他,只是他天性龜毛,策劃好的小游戲從人物、道具、怪物項目跟場景,無一不雕琢,加上他工作忙、時間少,從設定、編寫程序到竣工,前後也花了五、六年的時間。

因此,對于制作游戲有興趣的他,目前完成的作品只有搶救肉丸公主。

他本來想用鍋貼的,只是暫住蕭家的那段時間,他吃到怕了,連帶水餃都成了不舒服的食物,因為蕭家兩兄弟都不想理蕭旭慈那小白痴,而他這個含食宿的工讀生自然而然就成了下手的目標,陪那顆肉丸試了一大堆新口味的鍋貼,例如像香蕉、巧克力之類的……

陷入回憶之中的石弈停了動作,連帶著屏幕中揮著大刀砍怪的Q版人物也靜止下來,在怪物的群攻下,頭頂不斷冒出負十、負二十的紅字。

他定定地看著擱在右前方的相框,照片里共有四個人,三男一女,模樣青澀,各有風格,由左至右呈現出來的感覺分別是霸氣、倨傲、憨呆跟淡然,背景是花蓮的七星潭,相框前方還擺著從七星潭撿回來的石頭。

這張照片,是他跟蕭家三兄妹唯一的合照,他跟蕭旭慈站在正中間,左邊是蕭旭強,右邊是蕭旭書,整張照片只有肉丸一個人比Yeah,笑到眼楮只剩兩條線,蠢死了。

他拿起相框,仔細端詳,最後忍不住彈了照片中的蕭旭慈,有點嫌棄又有點懷念地低喃︰「眼楮還是這麼小。」

會叫她肉丸,是因為她臉頰肉肉的,笑起來不僅會露出標準的八顆牙齒,還會在她顴骨上擠出兩顆滑女敕的肉丸子。

她笑起來很可愛,純淨靦,是婆婆媽媽喜歡的那種,只可惜她的眼楮是細長的單眼皮,笑起來像月底的下弦月,彎彎的只剩下一條縫。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一點變化也沒有,只是留長了頭發,從清湯掛面變成馬尾。今天重逢,他自報了兩次姓名,她完全沒有任何熟悉感,氣得他在面試的時候刻意刁難,沒讓她笑出下弦月。

本來還想多留她一陣子,要不是看她快氣哭,他也不會收手虐她。

這家伙就是欠虐!

希望她兩位哥哥知道今天的面試經過後,會記起他來,好好地點醒下這顆肉丸!

他把相框擱回原處,計算機屏幕已經暗了下去,大大紅字寫了GAMEOVER。

石弈心不甘情不願地走近鍋貼店,半掩的鐵門、不甚明亮的燈光由店里流出,混著清潔白沫的水沖刷到了他腳邊,令他嫌惡地皺起眉頭來。

「進來吧,小心不要撞到頭。」蕭旭慈半貓著腰,在穿過拉下一半的鐵門前,不忘回頭確定石弈有沒有跟上,見到他呆站在原地,好像沒有移動的意思,想他可能不適應陌生環境,便笑著緩解他的窘境。「里面就我兩個哥哥,他們人很好,你不用怕。」

「誰怕了?」石弈冷冷地回瞪一眼,見她鑽進店里後,實在很想掉頭離開,就在他這個念頭跑出來時,鐵門下方就蹲了個人,雙眼睜得像頭無辜小鹿,兩手支在頰邊看著他。

「你真的怕了?」蕭旭慈這句話的肯定成分比較高,就像她所預期的,石弈像吃了火藥一樣,炸開了。

「誰說我怕了?妳擋在這里我怎麼進去?」他哼了聲,在她站起來退後數步,只剩一雙腳留在他的視線內時,才不情願地貓腰進了鍋貼店。

一站了起來,對上的不是瘦弱的蕭旭慈,而是一頭像熊的年輕男子。

年紀不大,大約二十歲出頭,頭發留得比蕭旭慈還長,用橡皮筋扎了半頭,看上去很瀟灑,皮膚黝黑但滑亮,眼楮細長,鼻子高挺,臉龐稜線明顯但偏瘦長,雙唇很有個性地抿著,散發出介于男人跟少年之間、成熟與青澀交融的味道,吸引著旁人的眼球,就連身為同性的石弈都無法否認他長得很有型。

只是他的身材跟長相真的不搭,高頭大馬,目測至少有一八五以上,頸部以下全是賁起的肌肉,汗濕的吊嘎清楚地印出胸肌、腹肌的線條,又是石弈羨慕的身材。

「小慈,他是誰?」熊很不客氣地指著石弈,手上還拿著刷煎台的菜瓜布。

「哥……」蕭旭慈搓手笑著,語氣中帶著小心與討好。「其實是這樣子啦,我下午就看見他坐在對面郵局,到我們打烊了都沒移動半步,想說他是不是遇上麻煩需要幫忙,就把他帶回來了……」她回頭對石弈介紹︰「他是我大哥,叫蕭旭強。」

「你好。」石弈朝他點頭,態度稱不上熱絡。

「哥,家里還有東西吃嗎?」蕭旭慈開始翻箱倒櫃,看到湯鍋已經洗起來,倒扣在爐子上,煎台也冒著白泡泡,顯示正在清洗中,頗為失望,看來前台是沒吃的了,就走進客座區,貓腰看著冰箱。

「阿書,把廚房里的鍋貼端出來,小慈撿……小慈帶朋友回來了。」蕭旭強大喊,向里面洗碗的弟弟蕭旭書傳遞信息,額角一突一突的,好像怕妹妹不開心似的,還特地修飾了用詞。

他斜眼瞪了石弈,貌似在警告他不準亂來的樣子。

石弈覺得可笑,怕他亂來,干麼不在蕭旭慈帶他回來的時候趕他出去?還順著他妹妹的話,拿鍋貼出來招待他?

「我在後面早就听到動靜了,剛才在熱鍋貼。」一名年紀跟石弈差不多的年輕人,端著兩大盤鍋貼走出來。他把鍋貼放到桌上,將置于長盤上的筷子對著座位,分別放了四個方向,動作優雅從容,又不會過于女氣。「小慈,請妳朋友過來吃飯。」

他抬起頭來,笑著對石弈說︰「你好,我叫蕭旭書,九日旭,漢書的書。」

「你好。」石弈僵硬地點頭回禮,不知為何,他對年紀與他相仿的蕭旭書,有種莫名的防備心。

蕭旭書頭發修剪得很干淨,眉毛也是三兄妹中最細致的,一樣單眼皮。若說大哥的眼楮像嵌了花崗岩,堅硬不可摧,小妹的眼楮反映出來的是天真及不諳世事,蕭旭書的眼楮就是盛滿了流動的水一樣,是那種在太陽照射下、閃閃發亮的溪水,以為水溫溫潤,實際觸模,才知道冰涼透骨得很。

「就知道二哥最好了。」蕭旭慈只差沒飛撲蕭旭書,有時候她真覺得爸媽把她跟二哥的性別生錯了。

「好了,妳招待妳朋友,我出去幫大哥。」蕭旭書模模她的頭,走了出去。

看她笑得跟傻瓜一樣,石弈嫌惡地皺了皺眉頭,能笑得如此純淨無芥蒂,肯定是受盡案母跟兄長的寵溺疼愛、當小鮑主呵護大的,不像他雖然是家中獨子,父親卻忙于工作,見到他只問學習成績跟班級排名,好像除了跟數據掛鉤之外,他沒有其他的價值與存在的必要性。

「快點過來,我哥哥包的鍋貼是世上最好吃的東西喔!」蕭旭慈站在蕭旭書的旁邊,無視石弈鐵青的臉色,不受影響地笑開一張圓圓的臉蛋。

石弈拖著腳步,踱到桌子旁,還沒坐下,手里就被塞了雙筷子,對上笑成下弦月的單眼皮,怒氣值暴增的他差點徒手握斷筷子。

她難道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對心情不好的人來說很諷刺嗎?

一氣之下,石弈本來餓過頭而麻木的腸胃突然復活,決定把氣出在鍋貼上,大吃特吃一番。

他隨意挾了顆鍋貼入口,原本半斂的眼眸瞬間瞠大。

面衣酥脆,內餡飽滿多汁,豬肉鮮甜且富有嚼勁,高麗菜清脆不爛,肉餡混合得相當均勻,豬肉帶出了青菜的清爽,青菜則揉合了豬肉的味道,口感層次分明且扎實。更教他意外的是,這還是重新熱過的鍋貼,他本來還以為會吃到滿嘴的豬肉腥騷味。

「怎麼樣?很好吃吧?」蕭旭慈笑得更開懷了。

「……馬馬虎虎。」石弈別扭地低下頭,刻意放慢咀嚼的速度,就是不想讓她太得意。

「好吃就好吃,什麼馬馬虎虎?」蕭旭強哼了聲,扭著脖子走了進來,坐到石弈面前,蹺著二郎腿,拿起筷子,兩口一個鍋貼往嘴里塞著,挑釁地對石弈說︰「本大爺的鍋貼從沒讓人嫌難吃過。」

跟在他身後的蕭旭書笑了笑,坐到了石弈旁邊,吃相優雅許多。

「……」石弈無言,他長這樣子,誰敢在他面前嫌鍋貼難吃?

「哥,你別嚇他。」蕭旭慈跳出來打圓場,就怕她大哥哼哼哼哼,出來都沒好話。「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呀?」

蕭旭強跟蕭旭書同時抬頭,互相交換了個不可置信的眼神,怎麼不知道名字就往家里帶?連名字都不知道,其他更不用說了吧。

還以為小妹是問清楚對方情形,一時同情心大作,才把人帶回來的,這下……

蕭家兩兄弟徹底無言了。

氣氛頓時凝結成冰,石弈在一道期待、兩道質疑且等著讓他好看的眼神中,咽下了嘴里的食物,假裝鎮定地自我介紹。

「我叫石弈。」

「十億?」蕭旭強挑眉。「你爸是很缺錢嗎?」

「……是石頭的石,松下對弈的弈。」石弈的青筋開始跳了。長這麼大,還沒有人把他的名字往這方面解讀的。

「喔。」蕭旭強隨口應了聲,天曉得他哪里知道松下對弈是哪個弈?「十億,等下吃完,打電話請你家人來接你回去。」他指了指冰箱旁邊的電話。

「……」石弈轉頭過去看,有些為難,嘴里也泛出了苦味,正想說不用了,就看到隔開前台跟客座區的壓克力板上,貼了征人啟事。他靈光一閃,回頭跟蕭旭強說︰「我要應征。」

「啊?!」蕭旭強筷子一頓,要不是蕭旭書跟蕭旭慈都露出了訝異的神色,他真以為自己耳朵有毛病。他抬頭看了眼牆上時鐘,晚上十一點應征,他媽的也太神奇了!「你幾歲啦?不用念書嗎?四點前應該趕不過來吧?」

「我大一,不過休學了。」他語氣中有些憤恨,表情倒是很平和。「我需要一個地方去,最好能夠供食宿,如果你們覺得劃不來,我可以打工換宿。」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好膽忘了我最新章節 | 好膽忘了我全文閱讀 | 好膽忘了我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