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欺皇子 > 第六章

欺皇子 第六章 作者 ︰ 丹甯

    景城畢竟是戰事不斷的邊關要地,李熙平安穩的日子才過一個月,先前被穆可清重創的夷軍便已重新整頓好,再度來襲。

    此次敵軍來得突然,人數更是前所未有的多,頓時全城上下全都戒備起來。

    夜晚的將軍府燈火通明,幾位軍中將領在議事廳中討論如何御敵,分作兩派主張,一時間爭論不休。

    只是不管怎麼吵,有一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卻誰也沒說出口——這回在敵方人數的絕對優勢之下,他們無論用何種戰術,都勢必是場惡斗。

    他們想守住景城,恐怕得付出極大代價。

    穆可清坐在主位上听著雙方的爭執,一語不發,待眾人已說得口干舌燥,她才道︰「好了,我心中已有想法,如今也晚了,大家都先回去休息吧。」

    「將軍……」這個答案顯然令在場的眾人皆不滿意,紛紛皺眉。

    李熙平覷了一眼,只見穆可清面露倦意的說︰「又不是第一次打仗了,這麼緊張做什麼?我累了,有事明天再說。」

    說完,便獨自踏出了議事廳,留下面面相覷的部屬。

    「將軍是怎麼了啊?」其中一名將領嘀咕著,「軍情如此緊急,他怎麼還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

    副將韓靖甫轉頭望向李熙平,「殿下既然是來暫代軍務,可有什麼想法?」

    「穆將軍都說心中已有想法了,你們難道還信不過他?」目光掃過在場的人,他慢條斯理的反問。

    「這……也是啦,將軍向來足智多謀、用兵如神,或許真的已有妙計……」一人附和道。

    大家這才安了心,分別離去。

    然而眼見被自己勸動的眾人一一離去,李熙平卻未因此放心,反而擰起眉。

    雖然起初有點疑惑,但他轉念一想,隨即明白可清剛才為何是那樣的反應。

    可清並不是真的累了,而是不願在不知奸細身分的情況下討論戰術,讓細作有機會回報。

    想來前次遇襲一事,令可清不敢再輕信軍中任何人。

    但這次情況凶險,還是先和他商量一下對策比較好,若僅是他們兩人私下討論便無須擔心軍機被泄。

    想定後,李熙平便自然的直接往穆可清住的院落走去。

    穆可清生活過得簡樸,將軍府中下人本來就不多,因此李熙平雖然沒特地隱匿行蹤,仍無人發現他的到來,讓他順利的直直走至穆可清的廂房外。

    房中的燈是亮的,他上前正想敲門,卻听到里面傳來交談的聲音。

    「可清,你這將軍到底打算繼續做到哪時?」

    腳步一頓,這才想到穆可清是有妻子的。他過去隨便闖二哥家闖習慣了,差點忘記這樣亂走,可能會不小心撞見或听到什麼不該看、不該听的。

    正猶豫著該不該回頭找個下人替自己通報一下,卻听見可清淡淡的說——

    「能做到幾時便幾時吧。」

    「你這笨蛋怎麼這麼死腦筋啊?」柳嫣的聲音听起來頗有恨鐵不成鋼的味道,「李燦璃那混蛋都把你當棄子了,你又何必繼續幫他?」

    穆可清過了好一會,才答道︰「他不過是娶了左相的女兒,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而且,我們也從未互許過什麼承諾。」

    他們之間的阻礙何其多,李燦璃又是想事情想得很遠的人,兩人漸行漸遠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剛听到消息時固然難過,但想通後也就不覺得怎麼樣了,或許她心里早隱約明白,李燦璃最終還是會娶個在他爭奪皇位時有利的女人吧。

    柳嫣冷哼,「那李熙平你又怎麼說!」

    ……怎會突然扯到他?李熙平忍不住皺眉。

    顯然穆可清也有同樣的疑惑,「什麼意思?」

    「你不會真的蠢到相信李熙平是李燦璃因體恤你,而派來暫代軍務,讓你好好休養的吧?哼,說什麼助你抵御關外夷族,真要助你,何不直接調個十萬大軍來?李熙平只身前來,不帶一兵一卒,講好听是暫代軍務,講難听呢,就是要不動聲色的架空你的權力!」

    李熙平聞言,心微微一動。

    其實這些日子以來,他不是沒想過這件事。雖然當初二哥確實拜托他幫可清,然而他一人又能幫得上什麼忙?因此他曾懷疑,是不是二哥擔心可清在得知他納妃之後,會因愛生恨做出什麼不妥的事,因此才派他前來,表面上說是要幫忙,實際上卻是讓他來盯著他。

    但莫說他根本不想奪什麼兵權,可清顯然也沒有打算報復或是造反的意思。

    可清的心里只有百姓和軍隊,或許再加上個柳嫣,其他什麼都不在乎,包括他自己……

    又隔了半晌,才听見穆可清出聲,「你說的我何嘗不知?只是我當初之所以成為穆將軍,主要是為了這國家的百姓,而不是為了李燦璃,在皇上革了我的職前,我都不能負了景城里信賴我的士兵和百姓……」她頓了頓,有些猶豫的續道︰「更何況,我瞧熙平沒有想和我爭權的意思。」

    熙平為人隨和沒什麼架子,雖說暫代她的職務,但目前軍中的大小事仍幾乎都由她定奪,他僅偶爾提出建議,而那些話也往往相當中肯實際。

    不管當初李燦璃是基于什麼理由將人弄過來,熙平在這里,對她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再說……

    她想起初三那夜和他的交談,這樣的男人,她不相信他會做出任何對自己不利的事。

    「也對,對于權勢,他和他二哥的想法倒是相差挺多的……」柳嫣也不得不承認。

    雖然穆可清替他說話令李熙平有些高興,但站在這兒听別人討論自己的感覺又奇怪又尷尬,只得悄悄先返回較遠處,再放重腳步重新走過來。

    「誰在外頭?」他才走了兩步,穆可清的聲音便立即從屋內傳來。

    「是我。」他出聲,在還有數十步遠處站定。

    咿呀的一聲,廂房的門很快被人推開。

    穆可清走了過去,衣著整齊,顯然尚未更衣就寢,腳邊還突兀的跟著一只胖白兔。

    「你有事讓人傳話一聲就好,怎麼特地自己過來了?」她淡然說著,並沒有特別驚訝的樣子。

    「你知道我會來找你?」李熙平微微挑眉。

    她偏頭想了下,「不是完全肯定,不過總覺得以你的聰明才智,應當能夠理解我方才為何不願多說。」因此她有預感他會來找她,而他也真的來了。

    很奇妙,明明與他相識沒多久,她卻覺得他們之間似乎有種默契,有些話不用說出口,便已知對方的心意。

    這麼多年來能與她有這等默契的,只有嫣嫣而已,連李燦璃都沒有。

    因此要她不對他推心置腹,好難。

    「是因你怕我軍的對策會被奸細透露給夷軍吧?」李熙平挑眉問。

    穆可清微微一笑,默認了。

    果然。他眼中閃過一抹光彩,「那麼想必你心底已有萬全之計了?」

    「幾分把握是有的,萬全卻不敢說,你來了也好,我正想問問你的意見。」她把兔子趕回屋內,明眸望向他詢問︰「今晚天氣不錯,在院里邊走邊說?」

    「有何不可?」李熙平勾唇。

    不愧是鎮守景城三年,從沒讓夷人在這里討到好處的穆將軍,面對人數是他們三、四倍的敵軍,他依舊從容不迫,不急不躁。

    他很好奇,可清究竟有何把握、又打算如何解這困局。

    兩人並肩著,穆可清同時簡略的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他。

    「這樣似乎太冒險了。」听完,他不禁皺眉。

    「不如虎穴,焉得虎子。」她平靜的說道,「民間傳聞我三年來以五萬兵力對抗數十萬夷軍,其實是夸大了,事實上,過去夷軍幾乎不曾同時派超過十五萬人的軍隊攻城。但此次夷族皇帝不但派出猛將薛玄,還出動了近二十萬大軍,對景城顯然是志在必得,我軍只有五萬兵馬,硬踫硬是絕對討不了好處的。」

    李熙平心知這話說的是事實,可想了半天仍是搖頭,「就算真要用此計,也不能讓你親身赴險,你是我夏軍主將,景城更少不了你。」

    可清早已是這座城的主心骨,若出了什麼意外,景城怕是直接不攻自破。

    「非我自傲,但軍中除了我,誰還有這份能耐?」穆可清的語氣很平靜,「以我一人安危換整座景城,很劃算。況且守景城的將領又不是非我不可,以景王殿下的才干,也能將景城守得很好……」

    「穆可清!」李熙平沉下臉,有些動怒了,「你明知我從無自你手中奪下兵權之意。」

    他剛跟柳嫣說話時明明就很清楚此事,怎麼現在竟說這種渾話?而且還不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他是要氣死他不成

    「對不起,是我失言了,我曉得你不是那樣的人。」她瞧了他一眼,苦笑道︰「但你也不能否認,這險很值得冒。你放心,以我的身手,即使失敗了也不見得會有事。」

    李熙平咬牙不語。

    可清說的都對,就是因為太對了,才令他更感挫折。

    五萬大軍要對抗二十萬大軍的猛攻,雖不是不可能,卻也得付出龐大的代價。此一戰既然已是避無可避,那麼能夠利用的機會、能減少傷亡的方法,都不該輕易放過。

    這道理他理智上能懂,情感上卻難以接受讓可清親自犯險。

    不願他出事的念頭太過強烈,甚至強過擔心這座城的安危。

    許久,他煩躁的吐了口氣,「反正只要武功高強的人便成了吧?那我去也是一樣的,而且單論內力和輕功,你還不及我。」

    穆可清先是一愣,隨即大驚,急得語無倫次的阻攔,「你是皇子,還是燦……我是說,毅王殿下的弟弟,我不能讓你冒這個險!」

    這是她的職責,怎麼能讓他去?何況此次行動有多凶險,她自是心里有數,更不希望他因此出事。

    她一心想阻止他,連不相干的李燦璃都提起了。

    可听穆可清突然提起二哥,李熙平的心情莫名的更加煩亂。

    他以為經過那一夜談心,可清已經把自己當朋友了,可原來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在他心中,自己仍只是「李燦璃的弟弟」。

    他很不開心,卻又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不開心。

    是氣他對二哥的死心眼,還是惱二哥對可清的負心薄情?他不知道。

    這一刻,李熙平幾乎忘了穆可清是「男兒身」,與自己二哥本不可能有結果。

    他深呼吸了幾下,才勉強抑下想咆哮的沖動,腦中快速轉過幾個念頭。

    「那改個方式,同樣的計畫,但讓我和你一起去,那麼成功且全身而退的可能更高。」既然非這麼做不可,那麼也只能盡量降低危險了。

    她想了想,有幾分猶豫,「這法子好是好,只是如此一來,你也得冒險……」

    「你只能選擇依我,或是放棄。」這是他頭一回以如此強硬又沒得商量的口氣對可清說話。

    穆可清本還想爭辯,但見他擺出了王爺的架式,也明白這事肯定沒有轉圜的余地了,她咬咬唇,掙扎了半天才回答,「我知道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欺皇子最新章節 | 欺皇子全文閱讀 | 欺皇子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