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愛情 第十一章 作者 ︰ 攸齊

李盛妍總算明白他為什麼在告知要走一段路後,會接著問她那句「你可以嗎?」因為這科隆大教堂真的相當大。瞧,那據說是歐洲最高聳的兩大尖塔,還有無數的小尖塔,就這麼矗立在面前,如此恢宏雄偉。

「這教堂……真的好大。而且整棟建築看上去好黑。」別說教堂本身建築主體佔地廣,就連前頭的廣場也是佔地廣大,還聚集了不少街頭藝人在這里表演,只是不知為何,教堂外觀看上去就是黑壓壓一片。

「它是世界第三大的哥德式教堂。至于外觀黑的原因很多,除去背光不說,像石材風化、空氣污染,還有鴿子糞便造成的化學變化等,都是造成教堂外觀變黑的原因。」葉是禎站在她身側,看她拿著自個兒的相機認真地拍照,各角度都要拍到似的。

「你來過嗎?」她是跟著他從旅館走路過來的,大約走了二十分鐘。她想既然他知道怎麼過來,應當是來過。

「第一次參展時就來看過了。」他兩手放在褲袋,偏著俊臉看她仰著臉,很努力地要拍到那兩根尖塔。她脖子不酸嗎?可偏偏,她這姿態就是好可愛,像好奇的孩童努力搭上桌沿,想勾桌上食物的樣子。

「那又陪我來一次,會不會無聊?」她盯著螢幕,調整畫面距離。

「不會。」葉是禎拿起掛在胸前的數位單眼相機,連拍了好幾張照片。他目光柔軟,快速瀏覽方才拍下的照片,低柔開口︰「和不同的人過來,會有不一樣的心情。」

她听見他說了什麼,可廣場上的街頭藝人彈奏風琴的音量蓋過了他的,她側眸,笑問︰「你剛說什麼?」

葉是禎只是輕搖頭。「沒有。」

「啊,原來你也在拍照啊,拍了什麼?」見他手里拿著相機,她好奇地問。

「拍美麗的風景。」他目光深深地看著她。

可她現在一心都是身後那座雄偉的大教堂,根本沒看見他眼底的溫柔,她皺了皺鼻,說︰「你這答案感覺好敷衍啊,有誰會去拍不美麗的風景……噯,好像也該幫自己拍一張才對。」最後一句是對自己說。

李盛妍將相機轉個方向,眼楮看著鏡頭,隨意拍了幾張,瀏覽後覺得不滿意,又試著換了不同角度的教堂背景再拍了幾張,如此反復幾回後,突有一位看上去應該已是爺爺年紀、頭發眉毛灰白、戴副眼鏡、身材微胖的西方男人走了過來。

「美麗的女孩,我來幫你們拍。」老爺爺精神很好,說著流利的英語。

「你要幫我拍嗎?」他長得好像肯德基爺爺,超可愛!

「是呀,我看你這樣拍也很累,我幫你們拍,你可以把你的相機交給我。」肯德基爺爺在一旁注意這對東方人很久了,男的俊俏女的美麗,怎不引人注目?

他見那東方女孩拍著建築物,可那東方男人又拍著正在拍建築物的女孩,他想那女孩是男人的愛人吧,否則怎會只記錄那女孩的每一個舉止?而女孩自拍時,男人也是站得遠遠的,拿著相機拍著女孩自拍的樣子,要說這對東方男女不是愛人關系,他還真不相信。

「啊,真是太感謝你了。」她笑著把手中那台粉紅色相機遞出,指著某個鍵。「按這里就可以了。那就拜托了!」

肯德基爺爺研究幾秒後,眼眸尋著東方男人。「你男朋友呢?」

李盛妍還納悶他的問題時,就見肯德基爺爺對距離她約莫十步的男人招手。她看著她家那位大老板,困惑著他哪時跑到那邊去啦?

葉是禎見有陌生人靠近她,快步移了過來,還未開口,先听她有些興奮地說︰「肯德雞爺爺說要幫我拍照。」

肯德基爺爺?他微微挑眉,看向一側等著的微笑男子,還真的頗像。

「嘿,美麗的女孩,靠過去一點。」肯德基爺爺拿起相機對著他們,笑得憨實,很認真地看著畫面,一面指揮著︰「對,兩人再站近一點……來來,看這里,一、二……」將相機轉個方向,對著自己的臉自拍了張。

肯德基爺爺的幽默讓兩人都愣了幾秒,李盛妍先笑出聲來,露出貝齒,那可愛的模樣,再自然不過,肯德基爺爺抓住這一刻,按下快門。

「呵呵呵……」笑呵呵地走了過去,把相機遞給小姐,肯德基爺爺又說︰「你英文說得真好。跟男朋友來旅行?」

接過相機,打算點出檔案看照片的李盛妍抬起臉蛋,笑顏燦爛地說︰「我是外文系的,以前在學校和很多外籍老師——」她倏然止聲,因為想起後面那句問話,她臉腮微熱,稍側眸想看身側男人的反應,卻不期然對上他柔軟的目光。

她像做壞事被逮到的孩子,匆匆轉過頭,看著肯德基爺爺,紅著臉笑︰「謝謝。我想照片一定很好看。」

「呵呵!那是當然!快進去看看,里頭比外面更好看!」肯德基爺爺熱情地抱了下她,轉身往前頭樂團走去。

李盛妍見那身影先和樂團的三位團員打了招呼後,拿起低音號,不多久,就和團員們演奏起來了。「原來他是街頭藝人。」她看了葉是禎一眼,又轉頭去看老爺爺的表演,停留一會,她笑咪咪地說︰「我可以進去教堂看一看嗎?」

葉是禎輕點下頷,隨即就見她興奮地往教堂正門口方向大步走去;他不自覺地笑著,然後跟上她。他拿著相機,她人在哪,鏡頭就跟到哪。

「咦!你又在拍什麼?」李盛妍發現前頭牆上懸掛著一個好大好大的、她從未見過的、不知道是什麼作用的物品,正想回頭問問他是否知道,卻看見他低著臉在調整相機,似乎在拍照。

「發現鏡頭好像有點髒,擦一擦。」他淡淡地說。

「喔。你知道那是什麼嗎?」她指著牆上。

葉是禎抬眸。「管風琴。」

「為什麼掛在牆上?」她仰臉看著那一根一根長長短短的管子,很是好奇。

「宗教方面來說,音樂是在幫助禮拜的,那麼司琴者就要盡量減低表演的性質。在禮拜中如果看不到演奏者,就能將表演性質降低,所以就把它掛在那里;如果是以音樂方面來說的話,管風琴放在那里,音色會比較柔和。」

她點點頭。「你信教嗎?」

葉是禎搖頭,徐聲說︰「我沒有信仰。會知道是因為第一次過來時是跟幾個廠商一道的,我們找了個導游帶我們到幾個景點繞一繞,導游有說明。」

「我以為你有信教,才這麼了解。」她微微笑,往前走著。

「那你有信仰嗎?」

「我?」她瞠眸,搖頭笑說︰「我是人家拜什麼我就跟著拜,算是一般的民間信仰而已。」見游客不少,她問︰「這里都這麼多觀光客?」

「大概是。上次來也是很多游客,不比今日少。」

「好可惜。」她仰頭看著那優美的哥德式建築拱頂。「這麼壯觀的教堂,如果人少一點的話,應該會覺得這里更神聖,也會有更深刻的感動吧……你看,那個彩繪花窗玻璃好精致,好像每一個圖案都不一樣。還有外牆那些雕工,不知道花了多少功夫和時間。」

「那些花窗玻璃上的圖案並不是彩繪。」葉是禎抬臂,指著花窗玻璃。「那些圖案是燒制的,不會褪色。」

「看上去好像彩繪……」李盛妍拿起相機,取了角度,按下快門。

「我第一次見到時也以為是玻璃彩繪。」他退了幾步,拿起相機。

這里的建築都很高,也很精致細膩,就連屋頂都有彩繪,雖說整個看上去相當有氣勢,可她一路仰著頸項,次數多了、時間久了,也是吃不消。

李盛妍突然放下朝著屋頂的相機,大大地嘆口氣。

「怎麼了?」從相機螢幕看見她停下拍照的舉動,葉是禎靠了過來。

她搖搖頭,指指屋頂。「什麼都好高,一直仰著臉,覺得快要中風了。」目光挪動間,不意瞧見樓梯,陸陸續續有游客沿著樓梯上去,她好奇地問︰「那個樓梯可以到哪里?」

「上面可以看風景,站在上面可以看見萊茵河,很漂亮。」

「真的啊……我想上去看看,好不好?」

「你確定要上去?」他眉微挑。問是問,可也開始掏錢,登塔是要付費的。

「既然來了,當然要上去看看。」話音方落,腳步已跨了出去。她一階一階地走著,愈走就愈能體會他為什麼問她是否確定要上來;因為這樓梯狹窄,沿路牆面和門都是游客的涂鴉,畫得密密麻麻的,她看了眼花,加上這是螺旋梯,而且游客不少,感覺自己腳步不能停,她愈走愈喘,也愈走愈覺得頭發暈。

感覺自己好像就要走不動了,卻突然有人將手掌貼上她腰背,還輕輕推了她一下,那樣的力道不像催,倒像是鼓勵,她隨即就听見身後有男人用中文說︰「小妍,加油,再幾步就可以休息了。」

所以貼在她後腰上的,是他的手嗎?她臉腮微微熱著,深吸口氣,努力地向上走,果不其然,不過才爬幾階,就見到了中繼站。

她喘著氣,看了眼身側那只是呼息較快了點的男人,問︰「還要走很久嗎?」

「嗯。不過比你從第一個階梯到目前這里的距離要短。」葉是禎半垂深眸看著她因為走動而泛著紅澤的兩頰,道︰「要放棄嗎?」

李盛妍搖搖頭。「都走到這里了,怎麼能放棄。」說話的同時,不經意間讓她看見一旁的窗稜剪影,她拿出相機,又連拍了好幾張。她站在窗後,雖無法將外頭的風光一眼盡收,但透過窗稜剪影,卻也別有另一番風情,她幽幽嘆了聲。

听見了她的嘆息聲,站在她身後的葉是禎低聲問︰「怎麼了?」

「沒有啦。」她轉過頭看他,笑得眼眸彎彎,新月般。「就是覺得很漂亮,所以一定要贊嘆的。不過好可惜的是,牆面上都是游客留下的涂鴉,我以為像那種事都是發生在台灣,想不到德國也有這種情況……」

「德國人是比較守法,不過也沒有那麼完美,就像也不是每個台灣人都會在一些景點涂鴉一樣。每個國家都有守法的人民,也一定有不守法的。」

她想了想,道︰「說得也是。」眼眸轉了圈,覷見他手中拿著數位相機,好奇心又起。「你是不是拍了什麼?有拍那個窗稜剪影嗎?用那種單眼拍出來的,一定很漂亮吧?我看看。」她靠了過去。

「我沒拍。」他放下相機,讓它垂掛在胸腹間。「剛上來時,不小心踫了牆壁一下,我檢查看看有沒有撞壞。」

「原來是這樣……」可……不對呀。這一路過來,就見他時常去擺弄他掛在胸腹前的相機,既然會把相機帶出來,一定是想拍照,那為什麼問他兩次,他一次說是鏡頭髒,一次又說是撞到?

「你——」想到了什麼,李盛妍瞠圓一雙秀眸。「大老板,你是不是想幫自己拍照片?」她想也許他是不好意思請她幫他拍,依他性子,他若要自拍,可能也不大好意思讓誰看見。

「不然我幫你拍好了。」她拿起自己的相機,將鏡頭對著他。

「不用。」葉是禎擺擺手。

「沒關系,我用我的幫你拍,回去再把檔案給你就好了呀。」她看著螢幕里的他,又說︰「不要動,這樣子很好看,我要拍了哦?」

「別拍。」葉是禎別過臉。「小妍,我不喜歡拍照。」

「不喜歡沒關系,就當是一個紀念就好,你也不可能沒事就跑來這里,難得來了就拍幾張紀念。」

「小妍,我是真的……不喜歡。」說罷,他竟是轉過身去。

李盛妍看著螢幕里的背影,錯愕幾秒後,拿著相機走到他面前,看見那張俊顏染上淺淺的薄紅色,似是很不自在,又像是不好意思。

當葉是禎看見她繞到自己眼前來時,還以為她是來拍他的,忙又轉開臉,那別扭的姿態教她看了有趣,她笑了聲,再次繞了過去,看著他說︰「我沒有拍,你別緊張。」

怕他不相信,她點出相片集。「你看,我沒騙你,真的都沒有拍到你。」她一張一張點給他看,一直到下一頁再無新照片。「我真的沒騙——」她掀唇想說話,臉一側,才覺兩人不知何時已如此靠近;他站在她右側,手臂輕貼著她的,他微側臉龐,深眸凝著她。

不知怎地,明明兩人都穿著外套,她卻感覺自己右臂被他左手貼住的地方有難以忽略的熱度,教她心口不住怦跳,臉腮也熱了起來。

他的眼眸太深邃,只看一會兒就覺得自己像要被吸入那兩汪潭眸底。李盛妍先別開眼,熱紅著小臉說︰「那個……我們繼續往上走吧。」她故作無事,但加快的步伐卻泄露了她的心慌。

她走得好快,即使呼吸紊促,圓形的螺旋梯也讓她走得腦發昏,她仍是未停下腳步,因為那人就跟在身後。

她一路往塔頂走去,在兩條腿酸得就要走不動時,終于見到鐘。她心一喜,才想大口呼吸時,一陣突如其來的巨大聲響讓她嚇得叫了出來,那震耳欲聾的鐘聲讓她摀住耳;這刻她根本沒辦法多想,直接往身側男人懷里躲去。

「嚇到了?」葉是禎抬高右臂,猶豫幾秒後,將掌心輕輕貼上她背脊。

男人低低的聲音傳來,可她沒听清楚,她抬眸問︰「你說什麼?」

他勾著淡淡的笑弧,只是說︰「鐘聲而已,不用怕。」

「我知道。可是它突然就響了,還那麼大聲……」她看了眼周遭,似乎也有不少游客被鐘聲嚇到,臉色都還帶著些微的驚愕。「你感覺看看,地面都還在震動。有沒有?」她兩手還貼在他胸口,緊抓他外套衣襟,半垂眼眸地看著地板;她秀目瞠得圓滾滾的,好像非得要他認同這鐘聲響得不是時候的表情。

葉是禎沒見過她這種驚慌失措、甚至可說是大驚小怪的模樣,可是他覺得她這樣好可愛,女兒家的嬌憨甜甜地裹了他的心。他想笑,笑思源腳腫得好,笑鐘聲響得妙,他才有機會見到她這一面。

未听見男人回應,李盛妍揚睫看他,他一臉似笑又非笑,像在隱忍什麼,表情古古怪怪的。打算開口問他,才發現自個兒的手心還捏著人家的衣物,想起好像是自己跑到人家懷里,她急忙松手,指著另一側的鐵梯,訥訥道︰「那個……我看大家還往那里走,我……我也上去看看好了。」

他來過這里,當然知道再上去就是塔頂了。在那里,萊茵河畔的風光、科隆的市容,還有壯觀的火車鐵橋等等畫面都盡收眼底,他怎能錯過與她共賞萊茵河畔的機會?他抿唇微笑,跟了上去。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研磨愛情最新章節 | 研磨愛情全文閱讀 | 研磨愛情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