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刀疤爷 > 第十章

刀疤爷 第十章 作者 : 元柔

    一个月后

    唢呐锣鼓喧天,今儿个的皇城特别的热闹,因为今天是勋亲王府的大日子。一个多月前,皇上下旨将晴旸格格指给勋亲王世子,并在两人成亲的这一日,赐勋亲王世子承袭其父之爵位,正式成为勋亲王。

    成亲队伍自宫内绵延,开道的长长仪仗队伍,让锣鼓声震天作响。仪队后是拿着牡丹花烛轻舞的宫女及几十名太监,过后则是一队骑兵护送着迎亲队伍,而在这些威风凛凛的骑兵之中,有一匹白马特别的显眼。

    白马上乘着个身穿红蟒袍的男子,俊逸的脸庞上虽有两道疤,却不损他与生俱来的气质。凤眼剑眉,抬头挺胸,比起前面几位压阵的将军,气势上毫不逊色。

    再后方,就是顶十六人抬的花轿,花轿金雕玉砌,华丽的程度非同一般,这么大排场的婚庆仪式,唯有公主或皇子大婚才能见到。

    迎亲队伍欢天喜地地走进大门敞开的勋亲王府,今日红灯红彩挂满府邸,完全不复见往日的沉寂萧瑟,而是喜气洋洋、热闹滚滚的,就像是要洗去皇城里人们记忆中的形象,为它换披上一件金缕衣般的耀眼夺人,就如圣上对它的期待,希冀以后幸福能常驻在此府中。

    麒格虽是亲王世子,但血脉相连的同胞兄弟都已离世,因此皇上特地派出几名阿哥,协助这次的大婚事宜。

    麒格离京许久,对这些紧文褥节实在有许多不习惯的地方,好四阿哥——胤稹,心细如发,贴心地吆喝几个小辈,帮他全权处理婚宴上的事情,让他能无后顾之忧的回到后殿,与新婚妻子过这浪漫的一夜。

    喝了点酒,麒格双颊染上酒气微微晕红着。这一夜,许是美梦成真吧,他特别的开心,待人接物也不似往常般冷淡疏离,反而笑口常开,喜形于色。

    胤稹扶着他回到后殿,经过弯桥时,他们已经可以看见喜房。喜房外,嬷嬷们和宫女们都静静的等待着。

    “麒格,为兄鲜少见你如此高兴,能娶得晴旸格格,真令你如此开心?”胤稹难掩心底的好奇。在他的印象中,这位堂弟少年得志,与他同上战场,上阵杀敌。

    不料后来勋亲王府遭逢巨变,他那意气风发的自信模样再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心灰意冷,远走他乡。

    没想到七年后,有了爱情的滋润,麒格又能像往常一样笑得那么开心,眼底不再是一片黯然。

    麒格看着他,由心底荡漾出一抹柔情的笑意,黑色的眼瞳落在不远处的喜房,“四哥,当有一天你遇见了,你就会懂的。”

    胤稹顿了下,耸耸肩。“你早点休息吧。”对他来说,儿女私情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国家。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麒格笑着摇头。他这位四哥当真是都没变,从年少时,他就看得出他野心勃勃,当其他阿哥忙于玩乐,他想的却是建立战功,在圣上面前求表现,对于男女情爱,更是漠不关心。罢了,这也不关他的事,他该在意的是……

    泛柔的目光温润盈水,唇边荡漾的笑意是那么的温柔,凝睇着那扇通往他未来的房门,他怀着满心的欢喜迈步向前。

    高坐在喜床上,晴旸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直瞪着捧在手心的苹果,忍不住的丁香小舌轻恬过唇办,口水都快滴下来了,一副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一口的模样。

    咕噜咕噜……咕噜……

    房里,回荡着一阵又一阵诡异的声音,喜娘们你看我、我看你的,一脸忍俊不住的笑意。那些年岁较长的嬷嬷有些尴尬,其中一个忍不住对站在新娘子旁的丫鬟使眼色。

    水儿原本笑咧的嘴赶紧抿紧,悄悄的靠到床边,用着气音对发出诡异声响的主子道:“格格,你稍微控制一下。”

    晴旸下意识抬眸瞪她,但是眼前所见就是一片红幕。她撇撇嘴,“我肚子饿不行吗?”

    她从天未亮就被挖起来梳装打扮,折腾到现在天都黑了,一整天下来一口饭都没吃到,肚子怎么可能不会饿?既然还要她肚子不准出声抗议!太没天理了吧?

    不行!晴旸不停的咽口水。她真的好饿,她手上的苹果闻起来好香喔……红红的果皮、香甜的气味……她好饿、好饿……

    看着主子捧在手心的苹果越来越靠近红巾盖头,水儿紧张的伸手挡,“格格,这是吉祥物,吃不得……啊!”话还没说完,就换成惨叫声。

    人肉咸咸!

    “呸呸呸!你没事伸手过来干么?”晴旸气呼呼的扯开头上的累赘物。现在敢挡她吃东西者一一杀无赦!

    “福晋,这红盖头不能掀啊!”嬷嬷们紧张的跑了过来。

    “我肚子好饿。”不论在古代还是现代,成亲真是件折磨人的事,她饿到头晕眼花,胃都拼命的抗议要进食了,却偏得乖乖坐在喜床上,等那位王爷回来宠幸她才行。

    “格格,再忍耐一下嘛。”水儿呼呼手背。她的手背上,清晰可见一圈小巧的牙印。哇……格格真狠,要是再使点劲,只怕都要流血了。

    “王爷吉祥!”

    里头正吵吵闹闹时,门外的喜娘和嬷嬷跪了一地,同时扬声高喊。

    晴旸、水儿还有一堆嬷嬷和喜娘同时愣了一下,最后还是经验老到的嬷嬷厉害,一反手,先将晴旸压回喜床上坐好,顺道扯起被扔在地上踩的红盖头盖回去,再推一下还愣着的水儿,同时一回身,对众人快速摆几个手势,喜娘和嬷嬷们各自归位,这些动作全在眨眼间完成。

    “咿一一”喜房的门也正好打开。

    “王爷吉祥。”嬷嬷们得意的笑了笑,福身行礼。

    “起来吧。”

    听到麒格的声音之后,晴旸的心开始卜通、卜通急速的跳动,捧着苹果的双手微微紧握,直到这一刻,她才有了新嫁娘的紧张感。

    “都下去领赏吧。”

    “是!奴婢告退。”嬷嬷、喜娘们鱼贯的退出。

    脚步声缓慢的靠近,晴旸垂眸,感受到红盖头正让人挑去,她小小的喘气,睫羽颤了颤,又徐缓的扬起,对上一双布满情感的温润眼眸,红霞轻洒,淡淡的红晕不受控制的浮在双颊。

    不知怎的,她突然觉得羞怯,一瞬间竟不敢直视麒格的眼,有些慌乱的避开,手心的苹果捏得死紧。

    麒格温柔一笑,伸手轻轻牵住她的柔荑,“累了一天,你饿坏了吧?”拉着她走到花桌旁坐下,桌上早已摆满琳琅满目的美味佳肴,他顺手取下她头顶上沉重的凤冠,放到一旁。

    晴旸原就微红的脸蛋,听他这么一说,连耳朵都红成一片,她羞窘的低着头,“你听到啦?”还以为他在门外没听见,没想到她在房里大声嚷嚷到外头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笑着没回话,坐回她身边,举起桌上的镶金象牙箸,夹了几道菜放到碗里,“快吃吧。”他怎么好意思再戳破他福晋的薄脸皮。

    晴旸笑了笑,满脸的甜意,举箸开心的吃着。她也真饿了,小嘴里塞满、菜肴,旁边还有个贴心的夫婿帮忙布菜,一脸心疼又不舍,让她吃得更高兴了,小嘴油腻腻的啃着鸡腿。

    她吃得开心,麒格也看得开心。看样子他正往宠妻的这一条路上走。

    晴旸正撩开袖子,手伸得长长的夹菜。目光不经意的扫过,麒格的黑眸陡地一黯,直盯着她手腕上那些难看的小疤痕。

    这些疤痕都是让泯嘉绑走时所留下的。那些粗绳磨破她柔嫩的皮肤,有些部位因为衣物阻挡,不至于留下永久性的伤痕,抹上有生肌之效的药膏很快就复元,但手腕处的就……

    每每看到这些疤,麒格的心都忍不住怞痛,总会再回想起,要不是他灵机一动,突然猜中泯嘉的心思,恐怕他就要跟那个男人一样痛失所爱了。

    麒格心底微微泛冷,眼底扫过一道冷芒。他不敢想像,要是失去晴旸,他会疯狂到什么地步,或许……泯嘉那样根本就不算什么。

    晴旸一回眸,正笑着要对他说话,就瞧见他复杂的目光,微微一愣,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手腕上的伤,她心里一软,怜惜的看着他。

    放下手中的碗筷,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嘴,晴旸静静的思索了下,想着该怎么解开他心里的结?

    她知道麒格年少经历的生离死别,让他很害怕失去,这也是当初他却步不敢爱她的原因之一。而前些日子她受到袭击之事,又引起他那深藏在心底的恐惧。

    他俩回到京城之后,就开始准备大婚之事,两人也依照旧习礼法,在大婚之前不见面,她虽然留在尚书府里休养身体,但夜里却常常感受到有人站在床边看她。

    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多想了,没想到有天装睡,还真让她发现,半夜床头多了个人,而那人自然就是麒格。

    她明白他的不安,却不知道如何替他排解,尤其每次看他盯着她手腕上的伤发愣,心痛又自责的模样,她就好不舍。唉,其实会发生这些事,都是注定的,避也避不开。

    若是没了泯嘉这个人,只怕她也不会出现在这时代,但是这些话,她又不可能跟麒格说清楚。

    “怎了?”麒格望着她,一手不自觉的抚向她垂落在一侧的手,指腹轻柔的沿过她腕上的伤。

    “我在你身边。”回凝着他的眼,她轻柔说道。

    目光一沉,麒格动作顿了一下,“我知道。”他知道,只是他的心依旧放不开。

    “那你就别老用那种目光看我,我会心疼的。”她真的心疼,一颗心为他隐隐作痛。她不想看见他眼底的愧疚和自责,还有那深藏的恐惧,仿佛下一秒,她就要消失了一样。

    “我……”展臂抱紧她,感受到她的体温,那股暖意渐渐的窜向四肢百骸,沁入他的心。

    柔柔情意蔓延,晴旸满足的轻叹口气,小脸磨蹭他的胸口,一时心有所感,开口道:“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疼你的……”轻笑几声,睫羽扬了扬,她缓缓抬眸,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会。

    灿亮亮的眸子里,盛载的都是对他的情意,那是不容错认的爱恋,红艳的唇绽放一朵美丽笑花,双办轻启,“以后……你病了,我会喂你吃药;你累了,我会抱着你,让你静静的靠在我怀里,好好的休息。

    “等到有一天,我们都老了,我会牵着你的手一起去看夕阳,回忆我们的往事,诉说年少的你,是多么俊美得令我倾心。等我们儿孙都长大了,我们可以一起坐在摇椅上,告诉他们,你我的相遇是多么美丽的一段佳话。

    “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不让自己比你早离开。我想要陪伴你到最后,让你在尘世中的最后一眼,还是看着我。我会让你先走,因为,我舍不得把你留下来承受失去我的伤痛,所以,这份悲伤就让我来承接吧。

    “记住你离开之后,在黄泉路上,别走得太快,因为,我会很快来陪你,不让你感到一丝孤独。”

    眼眶一片热辣辣的,内心因为她倾吐的爱语而激荡翻腾,一时之间,麒格没办法再有其他的反应,只能用力的抱紧怀中娇小的身躯。好一会儿,他的声音才又响起一一

    “谢谢你……”

    晴旸跟着红了眼眶,回手将他抱得更紧,整张脸埋入他的怀里,“不客气。”

    婚后的生活,与先前的模式并没有两样,只是两人之间除了原本的倾心爱慕之外,又添了一种深沉的情感羁绊。

    勋亲王府的花园里,一纤柔、一颀长的身影紧紧相依,不论那纤柔的身影走到哪,那颀长的身影总是伴在她身后,寸步不离。

    这样鹣鲽情深的夫妻,在权贵之家实属难得,王府中所有的下人出府莫不对人称道。于是皇城中人对麒格的评价不再是负面的,相反的,许多格格千金都羡慕起晴旸能够嫁给一个视她如珍宝的良婿。

    “啊!”晴旸懒洋洋的打个呵欠,眼儿半闭,一副半睡半醒的模样,她柔柔眼儿,再张嘴打个呵欠。

    跟在她身边的麒格不舍的解下披风罩上她,“累了,就回房睡吧。太医不是让你多歇息吗?”

    这几天,晴旸特别嗜睡,常常一睡睡到正午都还没起床,他担心是她身体有恙,昨儿个请太医过府诊治,没想到却把出喜脉,他欣喜若狂,但也不免担心怀孕可能为她身体带来负担。

    懒懒的靠在他的胸膛上,晴旸极困的闭上眼,“人家想多陪你一会儿嘛。”皇上虽然给了两个月的婚假,但承袭王爷之头衔,麒格身上的责任也变多了。他常常进宫去,宗人府那里也有一堆事待办,她这几天又睡得跟小猪一样,能见到他的时间,只有半夜饿醒的时候。

    唉……她好怀念那位留着白胡子的老爷爷啊,她嘴好馋,好想吃炸鸡……好想喝可乐……呜呜!为什么这时代什么都没有啦!

    “近儿个厨娘说你食欲总不太好,想吃什么?我买回来给你吃。”人家说怀孕的女子会变胖,晴旸却是相反,什么都不爱吃,人还因此消瘦些许。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怀里的人出声,麒格低头一看,轻笑了声,原来是睡着了。他正想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却没想到她突然开口。

    “我要吃炸鸡……”睁眼看着他。

    “炸鸡?你想吃炸的鸡吗?”

    歪着头,她瘪嘴赏他一记白眼,“没事,当我没说。”此炸鸡非彼炸鸡,只是眼前这个家伙肯定不懂,那她也不用浪费口水了。

    “回房里睡吧。”麒格摸摸她的脸蛋,想她睡,又想有她陪着。皇上交办了他一些事,四哥也分明有意笼络他,会刻意找他商议国事,所以这阵子他很忙,能见她的时间实在不多。

    “不要,你下午不是还要出门去找四阿哥?”晴旸闭着眼在脑海中回想清朝的历史。那个胤稹就是后来的雍亲王,也就是雍正。隐约记得那是个疑心病很重的皇帝,她并不乐见麒格跟他太亲近,但这些她不能干预。世上的事,老天自有安排,一切就顺其自然。

    “不去了。”他放不下心有孕又胃口奇差的她。

    “这样好吗?”她是不希望他太接近权力的中心,毕竟伴君如伴虎,但也怕他因此得罪人惹来杀机。

    “不打紧,四哥肯定能体谅我还在新婚,我等等差人去跟他说一声就好。”他其实也无意卷入阿哥们的皇位之中。

    紧闭的眼眸掀开其中一只,瞟了他一眼后,又盖了回去,“嗯。”磨蹭他的胸口,满意的笑了。

    麒格突地伸手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晴旸没吓到,只是睁着有些惺忪的眼睛傻愣愣的看着他,努力的和睡神拔河。

    命令一个下人要府内总管跑一趟四阿哥那里,麒格自个儿则抱着她走向石亭,下人早在亭中放了一张铺着羊毛毡的躺椅。石桌上摆放着可口的糕点和热茶。他将怀中人轻柔的放在躺椅上,顺手为她覆上薄被。

    “你睡一会儿,我在这陪你。”这是他的福晋呢。麒格目光专注的望着她的肚腹。他俩的孩子正在那里孕育成长,他既舍不得她受苦,但又有种为人父的喜悦在心中荡漾。

    晴旸抵挡不住周公再三的呼唤,不再挣扎,随意的点个头就闭上眼睡了。

    麒格抿唇一笑,转个身坐在躺椅旁的石椅上,拿起一旁的书籍,悠闲自在的享受这段时光,目光不时飘向睡梦中的人。看见她的睡颜,他的目光才又安心的移回书上。

    时光就这么静静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府总管的声音在石亭外响起一一

    “王爷。”

    麒格下意识的抬眸,而后微微一愣,倏地起身,“皇上?”讶异的瞪大眸。皇上居然来了?怎么都没有人通报一声?

    康熙漾着笑意徐步地走进亭内,看一眼沉睡中的晴旸,笑了笑,“朕听老四抱怨你有了福晋不要兄弟,所以特地到王府来瞧瞧,最近皇城里人人欣羡的神仙眷侣呢。”

    “微臣参见……”麒格正要甩袖跪下请安,康熙已经先一步扶住他。

    “用不着多礼,朕只是想来瞧瞧你而已。”他很满意眼前所见到的。这孩子失去太多,如今能够与相爱之人厮守,他真心为他高兴,也愿倾尽心力为他守护住这份幸福。

    曾经他周身散发的冷漠气息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足和幸福。康熙不由得感慨的轻叹口气,在心底暗暗说着:四弟,朕总算是对得起你了。

    麒格淡淡一笑,“多谢皇上关心。”瞧见皇上的目光停驻在晴旸身上,他转个身,正想唤醒她。

    “别扰她歇息了。朕昨儿个自太医那里得知,你的福晋已经有了身孕。朕很高兴,特别命一位太医长住勋亲王府,直到你的福晋平安生产。”

    “谢皇上恩典。”

    康熙落坐后,麒格才跟着在一旁坐下,两人看着睡梦中的晴旸,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不时扬声轻笑。

    原本睡沉的晴旸眉头忽皱,不满意的嘟起嘴。耳旁的声音吵得她不能好好睡觉。

    孩子气的柔柔眼睛,她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还一片迷蒙的眼珠有些呆滞,一会儿才回过神。四周瞄了下,却见麒格背对着她而坐,而他身前还坐着一个穿着锦黄衣袍的贵气男子,那容貌好生眼熟哩。

    背对她的麒格不知道她醒了,反倒是康熙,瞧见她呆呆愣愣的看着自己,忍俊不住的笑了。

    晴旸有些尴尬的回以一笑,“嘿”笑完,觉得不对劲,那身锦黄衣袍……

    喝!双眼倏地瞠大,她吓得倒吸一口气,从躺椅上弹坐起来。

    “皇、皇、皇上?”顾不得思索这万万人之上的皇帝老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心底一急,晴旸掀开身上的薄被正想跪地行礼,麒格却先一步搀住她。

    “小心,别急。”他扶住她的两臂,就怕她慌乱之间伤了自己跟孩子。

    “免礼。”看着麒格紧张的神情,康熙笑着说。

    “谢皇上。”晴旸尴尬的起身。看样子皇上来了有段时间了。那么,自己方才睡得跟小猪似的模样不都让皇上给瞧光了?

    一想到这,她有些抱怨的觑一眼身边的丈夫。

    “你怎么不叫醒我?”

    “皇上体恤你有身孕,没让我扰你歇息。”麒格有些促狭的对她眨眨眼。他可都是遵从圣上的指示,没半点坏心眼。

    晴旸好气又好笑的瞪他一眼,“你少来。”笑睨着他,两人一起坐到椅上,陪着康熙闲聊。

    直到宫里派人来催促,康熙才依依不舍的起身。离去之前,他回头望着晴旸,深深一笑。

    “孩子,朕的侄子曾受过很多苦难,一度忘记怎么去爱人,如今你让笑容重新回到他的脸上,让他敞开心房,朕由衷的感谢你,朕希塑,你能让他永远都像现在一样幸福。”

    晴旸的心激荡了下,有些感动。她没想到,皇上是用这么真的一颗心在对待麒格,定定的回望康熙,给他一抹坚定的笑容。

    “臣妾……遵旨。”

    康熙满意的笑着,这才转身离去。石亭外,隐藏的大内高手还有大批的太监、宫女,这才一一走到他身前身后。

    望着他远离的身影,晴旸看着身边的人,轻轻一笑,偎入他怀里,“皇上,要我别负了你呢。”

    麒格抱紧她一笑,“放心,我不会让你有机会负我。我爱新觉罗?麒格,此生永远只会有一位福晋,也只会爱这位福晋。”他给予她一生的承诺。

    晴旸对他眨眨眼,眼眸灿亮如星,“是你说的喔,我可没逼你,呵呵……”他的承诺,惹得她欢喜的大笑。

    银铃般的笑声响遍王府的每个角落,抚去曾经留在这座府邸中的悲伤,将满满的幸福洒落。关于他们相爱的故事,还将在皇城中流传许久……

    【全书完】

    欲知同样穿越时空来到清朝的皇刚珍,是否也在这里找到她的真爱,敬请期待天降使命之一一《恶娘子》/html2/94656/index.html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刀疤爷最新章节 | 刀疤爷全文阅读 | 刀疤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