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悬疑探险 > 下南洋 > 第十五章 小试身手

下南洋 第十五章 小试身手 作者 : 南派三叔

    第十五章小试身手

    这一番话听得全叔额头冒汗,连连点头答应,一句也不敢狡辩。我正暗自叫好,又想把那天看见他们和宋宗德商量的事告诉蛟爷,没想到蛟爷侧过身子,厌恶地看着我,冷冷地道:“下米药当拍花子,米奸人家黄花闺女,卖家药独害人,既然你干了这么多坏事,人家就算要打死你,也没什么不对吧?”

    看来连蛟爷也误会我了,我辩解道:“我不是拍花的,我真的是郎中。”

    但是蛟爷根本不听,反而斜睨着我道:“你拍花也好,祸害人家的闺女也好,给人吃假药也罢,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老子不管,总之你不要在我的船上乱搞!”

    看来自己这屎盆子是被扣定了,我受不得冤枉,直着嗓子道:“我真的不是坏人!是全叔他们拍花不成反而诬陷我!”

    “不可能!”蛟爷一口打断我的话:“你是好人?哈哈,这个年辰,好人早就死光死绝了,要不然怎么会让小日本欺负到家里来呢?你如果不是坏人,早他niang死跷跷了,怎么可能还好好的活到现在?”

    我被蛟爷的一番歪理邪说弄得做声不得,只能再次辩解道:“我真是一个郎中,我家是泉州城里出了名的泉涌堂,号称程一针的就是我的亲叔父,好多淘海客都找我叔父治过风湿腰痛症的。”

    蛟爷不屑地笑了笑,冲着旁边的奎哥道:“既然敢号称程一针的高徒,那就让他看看我这是什么病症。”说着挽起他那条只有船老大才能穿的,蓝色底上绣着八仙过海图的十字裆龙裤裤脚,“囝仔,你来瞧瞧我这条腿,几十年老风湿,难倒了不知道多少大大小小的名医,你说的这个敢叫程一针的人我确实没有听说过,但名师肯定出高徒嘛!”

    我被他说得脸一红,倒像自己真是冒牌货一样,但这时候也不能退缩,只好走过去,仔细去摸蛟爷那肿大的膝盖,还有上下相关的经脉穴位,分别按住了问他这些穴位和经脉哪些地方痛以及痛的程度。了解清楚后,我心里已经有了比较准确的诊断,倒不是太慌,慢慢道:“蛟爷,您这不是老风湿,而是黑寒症,难怪总也治不好。”

    蛟爷愣了一愣,看了看奎哥,奎哥哈哈大笑起来:“丢你姥母,你也就只有睡人家婆娘的本事了,蛟爷明明就是多年的风湿病,你偏偏要冒充高明说什么听都没听过的黑寒病,囝仔,你懂就懂,不懂就不要当庸医害人。”

    “不对。”我摇摇头坚持说:“风湿虽然是南方跑海的淘海客们常患的疾病,但也因为海上的冬天湿冷透骨,有个别的人就容易患上黑寒病,看上去表面的症状和风湿病差不多,但是它们的病理却是两回事,如果诊断错了,按风湿病来治黑寒病肯定是没有疗效的,所以蛟爷才会怎么也治不好。”

    奎哥看了看将信将疑的蛟爷:“蛟爷,听他说得好像也有几分道理,要不,让他试试?”

    蛟爷用手捶着膝盖不动声色,奎哥便对我道:“听说你下午在舱里给人治过病?”

    于是我原原本本把事情讲了一遍,先简单地从不小心撞破全叔他们的骗局开始,指了指身后的受害者阿惠,然后说他们不停地报复我,接着重点讲了在船上发现雷嫂的儿子犯病,我扎针治好了他的羊癫疯,别的乘客也来找我治病,结果全叔和黑皮蔡串通了陈水妹等人,诬陷我是假郎中。

    “雷嫂?是不是就是以前咱们船上头纤雷海宁的娘儿们?”蛟爷问道,见奎哥点头,才点头说:“她那个独苗儿子倒确实有抽羊角疯的毛病,如果你真把他扎好了,那好,今天我就让你个囝仔帮我看看这个所谓的黑寒病!”

    刚才我讲述的过程中,全叔一直面如猪肝,但应该是碍于蛟爷在场,没敢造次,现在我马上要给蛟爷看病了,他终于忍不住道:“蛟爷,这个小白脸不可靠,小心着了他的道!”

    蛟爷不耐烦地挥手:“你们往常干的那些事我又不是不知道,以后不许在我的船上搞三搞四。你们都先回舱里去。”

    全叔终于满脸不情愿地推着黑皮蔡离开,我通过刚才的讲述理出了思路,犹疑了一下,说道:“蛟爷,我忽然发现,好像全叔他们并不是想陷害我,或者说,他们并不是想害死我,而是想逼我到底舱去。”

    蛟爷眉头一跳,阴沉地看了我一眼,奎哥立刻在一旁道:“拍花子,你不用想太多,蛟爷自有主意。”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也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用意,那底舱似乎是怪声的源头,我早从好奇变成了敬而远之。当即,我开始给蛟爷摸脉,做起熟悉的事情,我渐渐平静了下来,细心感受着手上的脉象,诊断蛟爷黑寒病的病情。

    当我准确的说出蛟爷的腿总在午后发痛,以及风雨过后湿气重的时候症状也加重时,被我示意坐下来伸直腿的蛟爷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从随身口袋里取出银针盒,看准了蛟爷腿上的穴位,一手虚按着穴位周围,另一手轻而快地旋转着将针扎下。这样行针,既不会让患者觉得疼痛,也不会刺偏穴位,叔父曾经手把手教了我五年针灸,现在捏着叔父传给我的温润的针盒,就总是想起叔父捉着我的手教我行针时的情景。

    被他这么大声训斥后,那个淘海客悻悻的闭上了嘴。另一个淘海客本来上前了一步,也准备说什么,迟疑了一下,忽然猛地跪倒在蛟爷面前。

    我上了福昌号后,对那些淘海客最深的印象就是都很粗鲁、凶狠,而且浑身透出那种对生死毫不在乎的劲头,但此时那个跪在地上的家伙,声音发颤,显然心里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他简直是带着哭腔道:“蛟爷,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虾仔我跟着您出海十几年,从没遇到过像现在这么急的风暴啊,这一次咱们可能扛不住了,蛟爷您得想想这船上有两百多条人命啊!蛟爷!蛟爷!”

    一时间淘海客们都跪在了船板上,就连钟灿富也抱着蛟爷的腿道:“蛟爷,这样下去是压不住的啊!风暴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要翻船,看在我们跟了您十多年的分上,给大家一条活路吧。”

    随着他乞求的话,其他淘海客也都眼巴巴望着蛟爷:“是啊,蛟爷!”

    站在角落里的我心里惊疑不定,看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隐隐猜到他们在求蛟爷做一种什么决定。而这个决定和这风浪似乎有着什么联系。

    这种出乎意料的局面,让我有些紧张,身子不由自主的靠向舱壁,警惕的注意着事态的发展,企图让自己的存在感越少越好。这些人虽然态度卑微,但态度看起来很坚决,上船之后的经历让我知道,越少开口,越少麻烦,

    蛟爷看起来非常的生气,我站在他的侧后方,能明显的看到他脸颊下的肌肉一阵滚动,看起来是咬着牙控制着怒火。他来回扫视着瞪着跪在面前的淘海客们,那些跪在地上的家伙头深深的埋下去,我猜也许他们也很害怕看见蛟爷眼神中的怒火。

    蛟爷重重地哼了两声,我正好奇他会怎么处置,他突然转头看向我,冲我招招手。

    我头皮一麻,知道已经躲不过去,果然喊我跟下来就没好事。也许真是我命格不好,已经尽量低调不惹事,麻烦事却还是找上门来。

    看样子蛟爷早有打算,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蛟爷拍拍我的肩膀,然后用平静的语气对面前跪倒的淘海客们说道:“行了,你们都起来吧。这个小伙子有套家传的针灸绝学,刚才他帮我治腿效果很不错。现在我就叫他看一下,如果不能治再说!”

    他不由分说的拉着我,一直走到底舱中间,那些淘海客们赶紧起身,两三下移开中间那块贴着禁符的压舱石,又向上提起翻开两块方正的舱板,露出下面的木梯。做完这一切以后,他们也不说话,很恭敬的就走出了货舱。估计他们是在门口守住,其他人是不用想进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基本上已经猜出下面可能是个病人了。虽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要搞的这么神秘,但从对话中,可以看出这个病人和风浪确实是有所联系的。

    我有些紧张。这艘诡异的福昌号,神秘的底舱里一定装着什么答案,而我马上就能知道了。我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问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只是险恶的大海上,船上的人举动都奇怪神秘,如果什么都不知道,我又怎么能够保证自己能生存下去。

    蛟爷率先顺着木梯走了下去,我紧跟其后,马上闻见一股刺鼻的药味扑面而来,立即分辨出药味中含有马钱子、茯苓、三星草等药草,心想既然是在用药,肯定是个活人,至少不会是什么鬼怪之类,心里稍稍放松一些,接着我就听到了现在已经微弱下去,但又熟悉得要命的申吟声。

    我心神一振,不知自己马上要看见怎样的人物,怀着忐忑紧张的心情爬下最后一格木梯,转过身去甫一抬眼,就看到了一个躺在天蓝色床(√)单上的小女子。

    仅仅是这一眼就已经勾魂夺魄,在我的心里掀起了涛天巨浪,就好比眼前这个小女子,有着通神的魔力一样。我没料到自己竟然会看见一个这样的小女子,而且她连看都没看我一下,偏偏就紧紧牢牢地抓住了我的心神,迫使我的注意力必须全部集中在她身上。

    事先我的想象中,所有人提到底舱都是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这个病人一定是已经病入膏肓,形容枯槁,甚至有可能是满身溃烂,流淌脓水的那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眼前的这个病人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这是一个身材纤瘦的小女孩,乍一眼看去,不过是十六岁的模样。她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过膝高领对襟√衫,衣√襟、领口和袖边都镶着天蓝色的布花边,黑长浓密的头发可能和她的衣衫一样长,一绺一绺地顺着她的身体曲线流淌婉转,就像是盛开在天蓝色床√单上的一朵黑色大花,紧紧地裹缠着她一身素衣的身体,在那张毫无血色几近透明的脸上,有一对弯弯的黑色浓眉,和一双大得惊人的眼睛。虽然看上去有些没精神,但如果我是在其他地方看到她,一定不会觉得她有什么大病在身,最多也就是下个体质柔弱的判断。

    还有一个稀奇的是,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有谁有这么大的眼睛,就像她的整张脸,被这双眼睛占据了一半。那望向我的目光飘忽不定,幽深得好似遥不可达,就像那双眼睛里有一个秘密而美丽的大海。

    我失神地望着她那双似睡非睡的大眼睛,直到蛟爷闷哼一声,一巴掌拍在我的肩膀上,才听见他道:“拍花的,赶紧瞧瞧她的病。”

    我这才醒悟过来,赶紧上前一步放下藤箱,对大眼睛女孩说:“这位姑娘,麻烦你把手腕伸给我,我好帮你√摸脉诊病。”

    说话的同时我也注意到,这个女孩单手紧紧地抓着一只匣子,虽是匣子隐在衣袖之内看不清全貌,但单就我能见到的一角来看,那精致的雕工和光滑内敛的木纹却已显露出那一定是华丽非常。

    大眼睛女孩好似没看见我一样,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很快眼神又转向了别处。我这才发现,她的眼睛虽然很大,但却没有什么神采,就像是两颗没有生命的宝石。甚至我再细看,陡然就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她的眼里根本就没有看到船舱里的任何东西,她的心思,好像根本就不在这里,或者,根本不在这个世界里?

    那么,是这个女孩和风暴之间有什么关系?这个问题让我回过神来,重新打量起这个女孩和这间密室。

    这间屋子的外面用古怪的压舱石和道符压住,但屋子里却没有什么道符之类的东西,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女孩住的屋子,除了一张不大的窗外,就是一个柜子还有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放着一盅药水,旁边还放着些药丸。虽然简单了些,在这样的海船上有这么一间安静的小屋子算不错了。整个屋子显得非常干净整洁,比我们住的鱼舱显然好太多了。

    这个女孩呆在船上似乎已经很久了,我甚至怀疑她有没有下过船。因为她看我的眼神,是带着好奇和新鲜,给我一种感觉,那就是她很少见到生人。她的头发很长,又黑又密,因为蜷在身上,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整个人都被裹在黑发里。

    头发从头到脚缠得满身都是,露出来的脸和手腕都白得接近透明,甚至能清楚的看见一股股青红的血脉。她浓黑的眉毛如同弯月,一直弯到了两边的鬓角,嘴唇却和苍白的面色相反,显出肝火旺盛的鲜红样子。

    我又轻轻喊了两声,她依然好奇的看着我,却还是没有做声。我犹豫再三,只好自己伸出手去,从缠裹她身体的头发里,寻找到她的手腕并轻轻拉了过来。这一下轻轻接触,入手就是一阵冰冷,我好似摸到了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好似冬天吃雪咽下冰水一样,一股浓得化不开的寒意一直泌入到我的心里面。

    我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强自压下寒意,把食指搭在她的脉搏上。这时我听到她发出一声叹息似的轻微的呻吟声,顿时我的手一抖,我确信了那个和风暴相呼应、搅得整条船心神不宁的呻吟声,果然就是她发出来的!

    这时她也有了反应,那对大眼睛里,闪过一丝询问的神情。接着一抹红潮慢慢在她的脸颊上泛滥起来,我感受到她的脉搏弹跳突然加快,她的体温也开始迅速发热升高,不出片刻,就烫的吓人。

    这突然之间产生的古怪变故,让我差一点叫出声,手下意识的自己缩了回来。大眼睛女孩似乎是觉得冒犯了我,对我笑了一笑,我忍住心里的惊疑,试探着又搭上她柔软无力的手腕,继续感觉脉象。这次虽然感觉她的体温有些高,但是在可以忍耐的范围内,刚刚应该是自己太过紧张的错觉吧。

    我闭上眼,静下心感觉,发现这个女孩的脉象极度紊乱,但却不是一般重病患者那种细若游丝的感觉,脉象时而有力,时而微弱,完全找不到任何规律。

    我从未遇见过这种奇怪的脉象,正在苦思这到底是什么病症,女孩红艳的嘴唇翕动了一下,像要说什么却没说出来,只是又发出一声听起来很不舒服的呻吟声,身体慢慢的扭动着换了一个姿势。看着她缓缓翻身,我发现,这女孩的身体姿势僵硬怪异,似乎控制自己的身体都有些费劲。

    年来我在药铺里所见识过的种种病患,回忆着叔父讲过的症状以及教给我的诊断医诀,却是越想越没有头绪,找不出完全对症的先例。

    这时候,身后传来蛟爷的声音:“到底能不能治?”

    蛟爷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我听出了他压制着的疑惑和怒气,看样子如果我告诉他,自己对此束手无策的话,之前好容易得来的一点信任就会失去,在船上的日子恐怕就难过的紧了。

    按照我能想出来的药方子,无非不过是马钱子、茯苓、三星草等清心宁神的常用药,这样的草药,我已经看见密舱的角落里堆了满满一大竹篮,恐怕这个女孩是不止找过一两个大夫看过病的。

    估算起来,此前那些医生开的药方,无非都是按照形神合一的原理来抓的药,照竹篮中的药材来看,他们应该开的都是一些养神宁神静心静气的药。这说明,这些医生也都看出这个女孩心绪不宁,气郁火旺,失眠急躁,扰动心神,神不安宁,所以一般来说应该都是安神养心的结论,看上去好像是对的,但是为什么会没有疗效呢?

    这个女孩的病因,照现在的症状分析,可能是非常严重的焦虑引起的,为什么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会产生这样严重的焦虑感呢?

    想到这里,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瞬间衡量了下后,有了一个想法。

    转过身来,我低声向蛟爷问道:“蛟爷,你之前也应该请过不少的医生郎中了吧?估计他们说的也是需要安神养心之类的,对吧?”

    蛟爷眼神一动,点头道:“确实如此。”紧接着面色一板:“不要废话,继续说。”

    我看他的反应,心知猜对了一半,我顿了顿,继续说道:“心病还得心药医。蛟爷,我不知道这个小泵娘为什么小小年纪,却有如此重的心思。她这是有很重的心病,虽然表面上的症状不明显,但您应该看得出,这姑娘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表面上的原因是气血不畅,实际上还是因为过于焦虑。请恕我说句你老人家不爱听的,这么柔弱的身体,像这样内火焚心,烧不了多久,就会熬干她的心力。”

    蛟爷听了我的分析,先是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板起了脸。我心中大定,看来他一定知道她的病因,只是不愿意告诉我,于是继续说道:“我现在只知道她焦虑异常,神不守舍,唯有守神全形回归自然才行。首先,病人需要清心寡欲以宁神,怡情益性以畅神,这就需要非常安静和没人打扰的环境,把她放在这个秘舱里看似对的,但蛟爷,这空间太过狭小,而且通风不太好,加上这里又只有她一个人。这样的环境会更让她心浮气躁,加重病情的。她现在表现出来的症状是忽冷忽热,失眠燥热,如果还有别的症状就需要您告诉我了。”

    这些话一口气说完,忽然想到自己语言里对蛟爷的处置颇有指责,心里有些忐忑。还好蛟爷没注意,而是叹了口气,想了想说:“你说的那些我听不懂,她的病基本上也就是你说的那些,整天茶饭不思,三两天才喝半碗粥,无神无力,躺着却又睡不着,头脑昏。”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对了,还有白天总犯迷糊,晚上老是失眠,另外就是像你说的那样,一会儿身体冰冷,一会又烫得吓人,发病严重的时候,还痛得满床打滚,可是问起来,也说不出来具体是哪里疼,只说浑身不舒服。等难受那阵过去之后,却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就和现在一样。没犯病的时候,郎中来看,都说不像有病的样子……”

    我听着蛟爷努力边回想边讲述的样子,忽然有些恍惚,他这样絮絮叨叨的讲着话,样子像极了原来药堂里那些来给儿女看病的普通父亲们,这时候,他身上没有了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只是一个普通为女儿的病着急操心的老人。

    但听到后面,我越来越觉得诡异,特别是关于关键发病时的叙述。

    我最早跟叔父学医时,他就告诉我,中医的望、闻、问、切,都是为了先发现病灶,然后找到病谤所在。而病谤和病灶有时候联系并不是很直接,比如有些患者视力会忽然变得越来越差,甚至很快就会瞎掉。但其实很可能并不是眼睛本身出了问题,而是得了消渴症。

    叔父严苛的教导下,我对自己的医术是有信心的,这姑娘的病症奇怪,和熟知的病例不符,如果说我是行医经验还不够多,但众多医生都没有看出个所以然,看来是有其他的原因了。

    虽然现在还是不能完全肯定这个女孩的症状,但现在我已经能大概猜到问题的关键:这不像是身体上有什么问题,更像是精神上出了问题,我甚至怀疑她是邪风入体,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沾上了。

    我想,之前那些医生的判断应该都和我差不多,但不知道为什么,看样子他们都没有把这个可能说出来,而只是开了一些治疗气血淤积、安心宁神的药物,现在看来,疗效实在是有限。

    念头转到这,我忽然想起一个关键的问题,向问蛟爷:“这姑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问题的?”

    蛟爷脸色有些难看,半晌才答道:“大概三年前。”

    我大为吃惊:“这样的症状已经有三年了?”

    蛟爷摇摇头道:“不是,她本来不严重,症状就像伤风感冒,但总是不能根除,好一阵病一阵,最近几年病的越来越重,犯病的间隔越来越短。今年开春以来,就熬成了这样。也许真是逃不掉的……”说道这里,蛟爷意识到了什么,打住话头:“你到底能不能治?”话里重又透出海老大的那种威势,语气里明显带着不耐烦。

    我越听越觉得疑惑,不知道他话里的“逃不掉了”是指什么,直觉他在这女孩的病情上还有所隐瞒,不过既然他不想告诉我,我再多问只会触怒他。

    可是我既然已经到了最接近秘密的时候,总不能就此打住,还是希望利用这个机会知道福昌号和这女孩的古怪,于是我换了个话题,装作不在意的问道:“既然如此,那应该找个地方让她静养,海上风大浪大,又……”

    蛟爷冷冷的打断我:“小白脸,不要在这和我耍心眼,问你的话没有听见吗?能不能治?”

    我顿时哑巴了,暗想这老狐狸果然不好惹,忙道:“药到病除不敢包票,但缓解症状应该没问题。我给她针灸一下。”

    看着蛟爷疑惑的表情,我正色解释道:“我叔父曾经说针灸包治百病,虽然具体操作起来没有那么神,但是我想,应该能做到百病皆缓。她现在这种状况,光靠吃药是没什么效果的。我会运针刺激她的内关、劳宫、神门、合谷、足三里、三阴交这几个穴位,这样至少会让她恢复几分神气,气血充足了睡眠正常了,身体应该就不会那样虚弱了。”

    听我这么说,蛟爷的神色缓和了一些,但还是将信将疑:“我听人说,针灸不是谁都可以,我这丫头的身子本来就弱,会不会扎出问题?”

    见蛟爷还是不相信,我耐心解释道:“内关为手厥阴心包经络穴,通于阴维脉,有良好的宁心安神、解郁除烦、宽胸降逆、和胃止呕的作用;劳宫安神定志、有明显的镇痛、镇静作用。神门为心经原穴,可宁心安神、镇静除烦、清火凉营;合谷为大肠原穴,能疏风固表、镇静除烦、通调气血、调理脏腑。足三里和三阴交为肝经、肾经与脾经的交会穴,具有健脾益气、养阴安神、滋补肝肾、养肝平肝、行气活血的作用……”

    一说到医术,我的信心就自然足了起来,也管不上蛟爷听不听得懂,越说越顺,蛟爷听到后来干脆摆摆手打断我:“就按你说的办,出了问题小心你的狗命。”

    蛟爷出去让手下把我的药箱给拿进来,这段不长的时候里,我心情很复杂,脑中转过了无数的念头。我已经有把握能够了解到这艘船背后的秘密,但前提是接下来的治疗是否成功,这关系到我在这艘怪船上今后的生存。

    而福昌号一切反常的根源——这个神秘的女孩,刚刚在我和蛟爷说话的时候,就这样俯躺在床上,好像已经睡了过去。我看着她的侧脸,这时候只是觉得清秀而已,没有第一眼见到时的那种震惊。不由又想到她的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叹了口气,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却得了如此奇怪的病。

    蛟爷很快把我的药箱带来,我取出针。轻轻的把女孩摆正,开始给她针灸。

    这种程度的施针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后头站着个虎视眈眈的蛟爷,我听到他因为屏住呼吸而发出的沉闷呼吸声,额头不免有些冒汗。如果这时候出了问题,哪怕是那女孩因为疼痛大喊大叫起来,估计蛟爷都会毫不客气的对付我。我深吸一口气,把这些杂念暂时都强行摒除,回复到心如止水的心境,拿起女孩的一只手臂,稳定的扎下了第一针。

    整个过程很顺利,这个女孩在第一针时应该就已经醒了,但对此并不抗拒,不像往常我针灸时,有些病人会害怕的大喊大叫。

    只有在针将要扎进去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她全身的肌肉会紧绷着,扎进去的一瞬间,她的身体还会不由自主的轻微打颤。而且在我旋转扎在她穴位上的那些针时,明明她已经酸麻得轻轻颤抖,也咬紧了牙关不吭一声。

    我有些佩服她的忍耐力,针刺进穴位里的酸麻感觉其实比一般的疼痛更难忍耐。不过这也许是她每次犯病时的痛苦可能都远超于此。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对这个大眼睛的漂亮女孩产生了同情之心。

    将最后一根针拔出来,我擦了擦头上的汗,深深出了一口气。蛟爷在身后,虽然没有说话,可给我的压力实在不小。

    那女孩似乎也感觉到扎针结束了,扭动了两下身体,猛地转过身。只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就能看出和比肢体僵硬的状况好了许多。她睁开那双大眼睛眨了几下,眼神不再像之前那般无神,好像是猜测我们刚刚在玩了什么游戏一样,嘴角翘起,带着一丝笑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南洋最新章节 | 下南洋全文阅读 | 下南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