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悬疑探险 > 下南洋 > 第十四章 龙王发威

下南洋 第十四章 龙王发威 作者 : 南派三叔

    第十四章龙王发威

    钟灿富大声呼喊下着各种命令,淘海客们顶着大雨在外边拼命干活,好像就是眨眼的工夫,他们一个个冒了出来,有人在大声喊:“阿根,你不要命啦,还站在望斗上,赶紧下来啊。”

    蛟爷暴戾的吼叫响起:“摔不死你个王八蛋,你们这些王八蛋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吃白饭!”

    蛟爷的表情前所未有的狰狞,他抬着大脚板啪啪啪地走向钟灿富,这时呻吟声突然高亢起来,海浪随之掀起小山一样的波涛,向着福昌号劈头盖脑的砸落下来。

    我不由自主地趔趄了一下,倒向旁边的舱壁,下意识用手撑住才没倒下,再看蛟爷已经走到了钟灿富身边对他说着什么。乘客更加恐慌起来,大声念着佛经求妈祖,有人在惊恐地哭泣发出变了声的怪叫,在一片混乱中,那个令人害怕的呻吟声竟然无比清晰地钻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猛地打了个冷战,简直快被那呻吟声逼疯,我生起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想要冲向蛟爷向他问个明白。就在跑向蛟爷的过程中,一个孩子突然对着我翻了一下白眼,身体拼命抽搐起来,嘴里慢慢流出了白沫。

    这是什么情况?中邪?羊癫疯!

    我赶忙蹲下来贴着船舱稳住身体,向那正在抽风的孩子爬了过去。

    我从随身的口袋里取出银针盒,想要替孩子治疗,却不料那个雷嫂突然一把将孩子抢了过去,紧紧抱在怀中,惊恐地看着我大声哭喊道:“你要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

    “我是郎中,这孩子可能得了羊癫疯,你放心,让我看看。”说着我很快就把银针盒掏出来打开,耐心道,“你相信我,我学了十几年医术,这个不难治。”

    雷嫂望着我将信将疑,我诚恳地看着她伸出手去,她终于松了手把孩子递过来。我赶紧接过,稍微把脉心里有了主意,立刻找准穴位,轻轻的旋转着银针扎下,针尖刺破皮肤后快速扎到了位置。这种轻、稳、快的针灸手法,我学了足足五年,这样扎既不会痛也不会偏离穴位。银针扎进穴位后,不出片刻,我马上看见孩子僵直的手脚猛然一松,抽搐终于停止了。

    我松了一口气,拔出银针,随着我的动作,雷嫂却马上发出一声尖利的哭号:“天啊,你这个挨千刀的人贩子,你把我的小强怎么样了?你害死了我的小强!小强,我可怜的小强啊……”

    她的孩子睁大眼睛抬起头来,茫然的说道:“娘,你怎么哭了?”

    “别出声,”看到孩子出声,雷嫂却没有喜出望外,反倒吩咐道,“小强,你别怕,看妈打这个人贩子给你出气……”话音未落,一个耳光照着我脸上扇了过来,毫无防备下我被打得眼冒金星,一**坐在了地上。

    她居然还真的下死手打人啊,我完全没料到帮她把孩子治好了却还要挨耳光,马上喊道:“你怎么打人?”雷嫂警惕地看着我:“拍花子,你拿针扎我儿子,你说我干吗打人?”回头看见她的儿子不再抽搐了,好像清醒过来,复又转怒为喜:“小强啊,我的乖儿子,你没事就好。”

    我瞠目结舌,几乎气极反笑,没再继续说话,把银针收起来扭头就走。这艘船和这些人太他娘邪门,在这里实在没有道理可讲,只能是以后少管闲事。我气愤地想着,又去听周围的动静,才发现不经意间呻吟声似乎消失了,风浪也平息了很多。但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找蛟爷问话了,大踏步往舱里走,全叔和黑皮蔡和一群人在一起嘀嘀咕咕,看见我路过,还恨恨地瞪了我一眼。

    回到舱里见到阿惠面色苍白地坐在那里,我靠着她坐下来,刚想和她说话,那个土财主往我这边爬了过来,问道:“拍花子,你真会给人看病?”

    不等我说话,阿惠正色回答道:“他不是拍花子,他是真郎中。”

    面色蜡黄、两眼无神的土财主噢了一声,把脑袋缩了回去,往外看了看雷嫂他们,又拿胳膊碰了碰我:“我不管你是拍花子还是真郎中,你那里有没有能治疝气的药?我老毛病又犯了,他娘的没事就疼,你不用号什么脉,随便给点药就行,老毛病我自己知道。”

    “药当然有,”我打开放在阿惠身边的藤木药箱,取出一盒药丸数出四个递过去,“这是丁香导气丸,你找点热水,先把两枚药丸送下去,明天晚上睡觉前再服两枚,去不了你的病谤,但总可以少受痛楚。”

    土财主接了过去,立刻问我要给多少钱,我看他警惕的模样,心知他担心我多要银钱,就笑着说不用了,大家有缘坐一条船,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们学医人应该做的事情。于是他放松下来,千恩万谢的接过药丸,从身边掏出个小水壶,好像去外面找淘海客要热水去了。

    马上一个瘦得像皮猴的乘客也凑近前来,对我道:“郎中,自打我上了这条船,就总感到全身发冷,有气无力,还有就是,全身上下哪儿都不舒服,你能不能给拿点药吃?”

    我看着他的气色想了想,给了瘦皮猴一剂家传的补益丸,他的病看上去就像因为过于恐惧导致邪气入侵,说明白点就是吓的,吃点补药,恢复恢复精神应该就好了。

    又有人凑了过来:“囝仔,我晕船晕得厉害,上船以后就不停的吐啊吐,五脏六腑都快要吐出来了,你有没有什么现成的药给我一点?”

    ……

    船上的乘客,居然有许多患病者,再加上许多人是第一次出海,不习惯海船摇晃,原本是好端端的身体,这时全都疾病百出。我精神大为振作,像是回到了泉涌堂病人排队等着自己看病时,开始地专心给他们诊病抓药。

    中间七哥下来了一次,我很开心的招呼他,他看着我面前拍的长队却皱起了眉头。走道我身边,低声对我说道:“闽生,你搞什么!”

    我惊愕的回答:“在给船上的人看病啊,七哥,你是不是在怀疑我的医术?放心吧,我在泉涌堂都已经出师了……”

    七哥挥挥手,打断我得意的诉说,表情怪异的看着我:“你是傻了吗?别搞了,这样会出事的。”

    我不太理解他的意思,因为看他的表情,仿佛我正在做一件不可思议的傻事,努力辩解道:“七哥,这些病症都是些小问题,反正我闲着也没事,帮大家看看病,也是做善事啊。”

    七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自顾自走了。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七哥非常不满意我给船客们看病,但心想这总不是坏事吧,也就懒得再去想了。

    等我空闲下来,才发现福昌号的摇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彻底停止了,太阳也落到了海平面上。等到金灿灿的夕阳光线一暗,那个通红的大太阳已经从平静的海面上落了下去。

    我稍微休息了一会儿,黑暗很快降临,吃过船上发的咸鱼,一个淘海客提着气死风灯走了进来,打量了一圈,又整理了一下遮波板,没多久就转身走了。风灯随着船只的摇摆来回晃动,映照出舱内人们忽明忽暗的脸,我活动着身体,有人拍了我一把,瓮声瓮气道:“我后背和腰上又酸又疼,有没有大力丸膏药给我贴一贴?”

    我回头一看,一个瘦得像猴子一样的家伙,面冲向我,嘴里吐出臭气,露着几颗歪曲发黑的门牙。

    怎么又是这个瘦皮猴?我很是吃惊,隐隐感觉到不妥,问道:“我不是已经给过你一次药吗?”

    瘦皮猴诡谲地冲我一笑,扬声说道:“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让你看看有什么不行的?你到底是不是郎中?”

    我诧异起来,把手按在药箱上,看了看满脸挑衅的瘦皮猴,这才发现他后头还有几个人,好像白天都跟全叔和黑皮蔡一起闲聊过。我也回想起来,除了全叔和黑皮蔡,眼前这几个人都曾经让我给他们看病傍药,而且一说病情就是半天。

    ——原来他们根本不是什么病人,而是装病,故意把我缠在船舱里,等到天黑。

    我的心顿时往下一沉,止不住地愤怒起来:“你们想干什么?”

    黑皮蔡的阴腔阳调在人群后面响起:“还能干什么?别人就是一个生了病的人,以为你是郎中,所以才找你看病,你到底是不是郎中啊,可千万别是什么拍花子跑到船上来贩卖mi药啊!”我想要找到隐藏在人群后的黑皮蔡,却看不见他,因为瘦皮猴那伙人挡在了我面前,并且有人开始起哄。我焦躁起来,冲着黑皮蔡说话的方向大喝一声:“黑皮蔡,你少在这里煽风点火,你们这两个人贩子骗人不成就害人,你们在泉州这些年干的坏事还嫌少了吗?”黑皮蔡没有吭声,反倒是那个土财主挤了进来,满脸怒气冲我吼叫道:“拍花子,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药?”他的声音很大,尤其是故意叫我“拍花子”这三个字,叫得犹为响亮。他分明是在提醒船舱里的乘客,我是一个拍花子,而不是治病救人的大夫我一下怒气冲天,咬牙吼着:“你说你疝气发作了,是因为船上太湿太潮、邪气入浸导致的,我给你丁香导气丸,就是理气缓痛的,有什么不妥?”“不对,不对,”土财主用力摇着头:“我以前发病的时候,吃了药从来就没有这么不舒服过,你的药,吃了就肚子痛,你给我的药有问题,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对我下了毒?”全叔阴腔阳调的说话了:“早就告诉过你们,药不能乱吃,也不看看是什么人给你们的药,现在好了吧?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说不定你们吃下去的全都是mi药和毒药呢。”听全叔又在挑拨离间,阿惠也火了,质问道:“你这个仙人党,你想骗我,被闽生拆穿了,现在就跑来报复,你在胡说些什么?这药哪里不对?”全叔阴笑道:“他的药对不对,大概只有你最清楚了,是不是?”说完,咯咯怪笑起来阿惠气得面色煞白,站起来还要再说,不想那个陈水妹忽然跳出来,质问道:“要是他的药对症,那你怎么就不吃呢?”阿惠呆了一呆:“莫名其妙,我的身体好好的又没有病痛,吃药干什么?”我面前的几个人全都哈哈笑了起来,黑皮蔡的声音尤其刺耳:“看见了没有?这个拍花子的mi药就是厉害,这个婆娘吃了mi药,现在连脑子都糊涂了。可惜啊,这么漂亮的女人,却被这个小白脸哄骗得如此痴迷,等船到了马尼拉,小白脸把你往窑子里一卖,到时候你就算清醒也晚了!”黑皮蔡这番话,起到了极大的效果,陈水妹突然就跳到我面前,将手中的药丸照我脸上扔了过来:“还你的MI魂药,老娘不吃,想用mi药拐骗老娘,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随后冲上来的是土财主,他也将药丸照我的脸上重重一甩,大声骂道:“难怪你不要钱!一对狗男女,都不是好东西。”“你们,好心救治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不分清红皂白?”我气得发抖,他们打在我身上最后滚落在地的药丸都是我费时费力亲自炮制的,现在被他们白白糟蹋不说,还要串通起来诬陷我!我为什么就那么容易相信他们说的话,而不先号一下脉呢我还是太大意了,以为全叔和黑皮蔡害怕蛟爷的规矩,不敢在船上再对我下手,所以放松了警惕。可谁料得到,他们竟然会煽动这些陷入疯狂的乘客们,想借乘客之手除掉我。

    这时候他们的情绪已经被撩拨起来,就听雷嫂大喊道:“把这个拍花子丢下海去!”

    我有些愣住,弄不懂雷嫂为什么这么激动,我明明救了她的小孩,她不感恩也就算了,这么还一副恨我入骨的样子?

    黑皮蔡马上阴笑道:“雷嫂,你没听船上有规矩吗?随便扔人下海怎么行,万一触犯了龙王爷,一船的人都要遭殃。不如把他扔到底舱单独关着,免得一不留神他又给人下药!”

    听了他的话,那些被煽动的人们,眼神中充满疑惑和仇视,就在下午,我给他们看病时他们还都是一脸良善,有的还拉着我道谢。不过半天工夫,就起了这样大的反差,一股苦涩涌到了心头,我挥手大声申辩道:“你们不要听这几个骗子乱讲,我叫程闽生,泉州城里羊公巷以针灸出名的泉涌堂就是我们程家开的,你们之中肯定有谁认识我的叔父和我,麻烦出来帮我给他们作个见证,小弟在这里拜谢了。”

    然而话音落下,全无反应,乘客们反而大声谩骂起来,黑皮蔡又站出来指着阿惠道:“大家请看,拍花子后面那个穿旗袍的漂亮娘儿们,就是被他在上船前下了米药的,她现在已经被他迷得神智不清神魂颠倒了,还在帮他说好话。真是可笑啊,她可不知道小白脸卖过的漂亮女人数都数不清。”

    这下大家的注意力又转到了正在为我辩白的阿惠身上,陈水妹愤怒地叫起来:“这个拍花子的心思太歹毒了,卖了别人还让别人给他数钱,大家一起上,打死他!”

    简直是她话才说完,船舱里的乘客们就一窝蜂的怪叫起来,群拥而上,把我围在当中,数不清的手脚往我的身体上招呼。我躲闪不及,气怒之下反倒感觉不到什么疼痛,只是觉得头皮快要裂开了。我身边的阿惠曾努力想把推打我的人推开,然而她力气太小了,被挤出去后再也挤不进来,反倒是有好几只手趁乱摸向她,我也只能眼睁睁地干看着无能为力。

    混乱之中,全叔又挤了进来拦在我面前,一边挡住那些疯狂的乘客们,一边用忠厚善意的声调说道:“大家不要闹,也不要吵,咱们这是在船上,不像在岸上的时候,可以将这个拍花子扭送到官府去,在船上嘛,咱们就要遵守人家淘海客的规矩。”

    “对!”黑皮蔡在外围振臂呼道:“大家一起上,先好好教训他一顿,然后把他扔到底舱,不能让他再祸害大家!”

    全叔顺势点了点头,对大家说道:“这个办法好,大家先把他拖出去打一顿,出出气,一会我去把他弄到底舱去。”

    马上几个身强力壮的乘客涌过来,拖手拖脚的把我拉出舱,几下把我****在甲板上,我死死蜷住身体,只感到无数拳头和脚砸在我身上,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几乎要跳出胸腔。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这就要被打死了,心里万念俱灰,索性闭上了眼睛。

    死就死吧,我心里狠狠的想着:来世不要做好人了!

    在这生死关头,忽然身上的打击停了下来,接着听着有人怒气冲冲地喝道:“大半夜的吵什么吵!怎么回事?你们不老老实实地在舱里呆着睡觉,是不是着急想见龙王爷?!”

    听见大胡子钟灿富的吼骂声,没来由地,我内心松了一口气,虽然并不指望钟灿富这些淘海客救我。边上的邱守雄急忙气愤地道:“这人是个拍花子,他在船上给我们吃独药丸,被我们捉到了。”

    紧跟着,他老婆陈水妹迎向淘海客,笑了一笑:“大哥,这个小白脸是个人贩子,拍花卖假药,把好人家的黄花大闺女拐骗了卖到窑子里去,甚至就连人家吃奶的娃娃也不放过。”

    “好大的狗胆,竟敢在蛟爷的船上胡来!”淘海客大声说着,把灯提高一些照了一下这边,我看见钟灿富一脸厌恶地看了我一眼,马上皱起眉头道:“怎么又是你?”转而问陈水妹:“他把谁家的黄花大闺女卖到窑子里去了?”

    陈水妹登时语塞,土财主急忙说道:“听说他卖的女人多了去了,有名有姓的就有几十个——我从不骗人,我们家在花县乡下可是足足有三百亩好水田啊!”

    钟灿富摇了摇头:“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年头,有几个是正经人?卖个大姑娘进窑子算什么事,值得你们这么大惊小敝,我先前就吩咐虾仔警告你们别再找他的麻烦了,你们现在这是干什么?”

    阿惠这时抢上一步,着急地道:“他们要打闽生一顿然后关到底舱去!大哥快救救他!”

    邱守雄呸了一声,跑过来推开阿惠,又对钟灿富点头哈腰道:“我们是按船上的规矩办事的。”

    钟灿富咦了一声,往前走了两步,吼道:“什么规矩我不知道?船上什么时候有这种规矩?福昌号,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乡下土鳖来吆三喝四?”

    邱守雄张着嘴眨了眨眼睛,顿时气馁了:“不关我事,这是大家的意思……”

    “少他娘废话!”钟灿富晃了晃手里锋利的鱼棱,冷冰冰的道:“这个人,我不管他是拍花子还是卖假药的,我只知道他是给了钱上船的乘客,你们如果把他打死,等船到了南洋,他的家人找我们福昌号要人,我拿什么交?”

    众人还是心有不甘,望着钟灿富结结巴巴地道:“可这个人是个骗子,毒郎中,拍花子……”

    “够了!”钟灿富高声喝道:“你他niang的,在福昌号上,规矩只有一条,那就是蛟爷的规矩,没有蛟爷发话,你们这些杂碎趁早给我把人放下,不然,老子把你们一个一个全都请去喂鲨鱼!”

    “你这人,还讲不讲道理了?”有人冲上去想和钟灿富理论,却听一声喝叫,没等他冲到钟灿富身边,蓝幽幽的弧扁一闪,就听他尖叫一声,已经被钟灿富一鱼棱挑得翻飞起来,黑暗之中也看不到人影,然后咕咚一声,接着传来痛苦的惨叫和呻吟。我吓了一跳,心说不妙,不过再一看,他只是被挑翻撞到了后面的遮波板上,还好没有掉进海里。

    这么一来,刚才还坚决拖着我的那些乘客们,忽然一哄而散,丢下我掉头就往鱼舱里跑,只剩下黑皮蔡和全叔两个人,看着钟灿富欲言又止。

    钟灿富冷冷地看向我道:“你他niang的能不能少给老子惹麻烦?”

    我呼呼喘着粗气,心有余悸地道:“是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我是本分人。”

    钟灿富一脸鄙夷的打断了我:“什么皂白皂黑的,刚才要不是我帮你主持公道,你他niang都变成鱼饵了。你如果没什么可以孝敬老子的,好听的总该讲几句吧,现在还和我装孙子,也不看看你现在的熊包样。你还本分人,从你一上船就和那个娘儿们明铺暗盖勾勾搭搭,难道这事还是别人错怪你了?”

    “这明明是两码事!”我一时语塞,本来我是出于好心免费坐诊,还白送人医药,却没料到是这样的下场。

    正想说什么,全叔抢先开口说道:“灿富头纤啊,你听我说,别被这小白脸可怜样给骗了,船上的人都恨不得把他扔下海呢。依我的意思,他在舱里总是搞事,不如把他关到底舱去,大家眼不见心不烦……”

    钟灿富听到这里,厉声打断他的话道:“你个杂碎是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你到底是想干什么?为什么老想着把他丢到底舱去,你们昨天夜里就想摸进下面去,我还没找你算账!”说着揪住他的衣领就往船边拖,边骂道:“看来老子不发威,你们以为我说话是不算话的!”

    黑皮蔡一看忙上前阻挡,但被钟灿富身边的淘海客给拦住。全叔顿时慌了神,鬼哭狼嚎扯着嗓子叫了起来:“蛟爷,救命啊,蛟爷,你老人家救救我啊~~”

    我看着他们这副狼狈的样子,心中着实有些解气,全叔那死胖子居然中气十足,死死的抓住桅杆,一刻不停的高声喊叫着。很快,从上面的舱房走下来一个举着灯笼的淘海客,对钟灿富说:“蛟爷问你们在搞什么?”目光打量了一下周围,指了指我们:“蛟爷吩咐了,把这些人都带上去。他要看看是谁把下面舱里搞得乌烟瘴气的。”

    说完,举灯的淘海客掉头顺着木梯上去,钟灿富悻悻的松开全叔,也跟着走了上去。这时阿惠从旁边冲了过来,我拉着她的手跟上钟灿富。我们从舵盘室旁边的一把木梯直接走了上去了,之后到了主舱室。门口有两个粗壮的汉子环着胸守着,我拉着阿惠,硬着头皮走门去,迎面就看到了蛟爷。

    出于意料的是,白天总是一脸镇定的蛟爷,此时正面色铁青抱着一条腿坐在船板上,手捏成拳头锤着腿,一副老年人腿疼病犯了时的模样,见我们进来抬起头,只这一眼,我就由感觉到那种压迫的气势。

    蛟爷平静的问道:“怎么回事?”

    我强作镇静到:“他们,他们要打死我扔我到底舱。”

    “哦?哪个要这么干?”蛟爷顿时眼皮一抬,放出精光,全叔这时也进来了,一进门就满脸堆笑,冲着蛟爷点头哈腰道:“蛟爷,多时不见,您身体可好?”

    我一看他们还接上头了,这两个家伙居然的和蛟爷有交情!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但再看蛟爷,面色依旧淡淡的,看样子交情恐怕是谈不上了。果然,蛟爷板着脸问道:“你们怎么回事?想搞什么鬼?”

    全叔嘿嘿了一声,说道:“蛟爷,这个小白脸是拍花子、假郎中,刚刚下药差点要了几个人的命,大家只是要扔他喂鱼。”

    “你胡说!”随着他的话音落地,阿惠着急道:“你才是人贩子,想骗我结果被闽生撞破了,就想把闽生丢到底舱去!”

    我拉拉阿惠,示意她不必多说,在这个世道,道理是讲不清的,在这条船上,更是没有道理可言,否则怎么会遇见那么多怪事。随着我的动作,蛟爷喝了一声:“闭嘴!照以前的规矩,女人是不准上渔船的,要不是世道太乱逼不得已,本来也不需要咱们的渔船载人去南洋。虽然收了你们的船钱,但在这条船上,还轮不到你们娘儿们来指手画脚,没你说话的份儿,你要是再嚷嚷,我把你们统统喂鱼!”

    一通话下来,阿惠当即噤了声,然后蛟爷转头问全叔:“他是拍花子,那你们不是正好同行?难道他抢了你的生意?”

    全叔摆了摆手,讪笑道:“没有没有,蛟爷,我们早就改邪归正做生意,不干这种事情了。”

    蛟爷不置可否,想了想,对全叔说道:“我懒得管你做什么,听说你们鬼鬼祟祟的老想往底舱下面钻,别的我不多说了,再发现一次,直接扔海里,到时候别说我不念一点旧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南洋最新章节 | 下南洋全文阅读 | 下南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