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和离呢? 第三章 新婚夜谈条件 作者 : 田芝蔓

城里流传消息,宋艾儿突生重病,被送去城外的庄子休养,但只有宋府的人知道,她是被送去家庙思过了。

而唐曦在宋府里发生的事的确没传开,但另一个让她困扰的流言却传开了,说是在诗会上有一对男女几乎只露了个面就再不见踪影,流言说得绘声绘影的,好像他们离开宴会就是为了私会似的。

当然,这个流言并没有指名是唐曦及韦少坤,但唐曦在僻静处不小心掉进水里是很多人看见的,韦少坤几乎整场诗会都不在也不是秘密,于是开始有人怀疑唐曦为什么出现在那么偏僻的地方,间接为她与韦少坤的私会做了左证。

唐曦知道她被阴了,不知道是宋府不甘心做的,还是宋艾儿还有那个本事害她,但她是作者,她有上帝视角,知道许多设定,所以她心中也对一个人起疑,那就是韦少坤的继母韦夫人。

韦少坤两年前可不是这样的,曾经他是那么意气风发的疏阔男儿,人长得俊又有文采,还能纵马草场、英姿飒爽,相比之下韦少楠根本就只是个陪衬,然而这一切风光全断送在那场坠马意外里。

那场意外就是韦夫人所安排的,只是现如今他们所有人都还不知道,得等剧情走到后半段的时候韦少坤才会发现,但那时他的腿已经落下永久性的伤害,终身得拄拐杖行走了。

书中原主会嫁给韦少坤,少不了韦夫人的推波助澜,一边是担心养女与儿子之间禁忌情的唐家父母、一边是想省彩礼的韦家后母,两边都急着给孩子定亲事,这不就干脆送作堆了?

现在她担心,她避了又避,这场亲事最后还是会跟书里一样,落在她的头上。

小翠端着茶水进账房的时候,就看见小姐又看着窗外发呆了。

“小姐,您若无心看账本,要不咱们就回府吧,这里黑黑脏脏的,吸几口气鼻孔里就都是黑墨呢!”

唐曦被小翠拉回了注意力,这才把账本阖上,倒不是她无心看账本,她已经把账本看完了,只是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处处碰壁,这才想着想着失了神。

这里是藏墨坊,是唐家二老给唐曦的体己,唐曦在唐家每月拿到的分例已然不少,藏墨坊的收益虽然只是锦上添花,但看着小翠记的账本她才发现藏墨坊的营收时高时低,不知是不是订单不稳定的问题,这才会到藏墨坊里看看情况。

结果,藏墨坊的订单很稳定,可各项支出却时高时低,才会造成营收不稳定的情况,她问管事原因,怎知藏墨坊的高管事是个混吃等死的,查问原因说不知,问有没有办法开拓客源,他说他是管事,不管客源,气得唐曦险些要把高管事辞退了。

她既然已来到这个世界,就得想办法活下去,她是不婚主义者,压根不想嫁人,既然这样就得有本钱养活自己,好在她并不是一无所有,假设有朝一日她会因为不嫁人而与家人决裂,藏墨坊就是她的依靠,所以她得好好经营。

“小翠,妳说得对,账房不能放在这里,除了另外设置账房,我还得再开设一个样品室,这样客人来的时候才不会弄得一身黑。”

“什么叫……样品室?”小翠一脸困惑。

“就是放样品的地方,以后妳就知道了。现在我得先了解一下产品的定位,妳去拿几个墨坊制作出来的成品,跟我再去一趟玉绂阁。”

玉绂阁里,韦少坤正一脸愁容的与石秋亭喝着茶,石秋亭还让人准备了不少茶点。

“就你这脸,茶喝起来都不香了。”石秋亭看韦少坤的模样,知晓他是为了最近的传闻烦恼。

宋府诗会他也是去了的,怎么会不知道传闻指的人是谁?

“我就只剩你一个朋友了,你活该认识了我,就得看我这张臭脸。”

石秋亭不难猜出韦少坤发愁的原因,他夸张地叹了口气,“欸,若我是那传闻中的主角,我定立刻前往唐家求亲。”

韦少坤闻言一愣,这才想起石秋亭心仪唐曦一事,“秋亭……”

“打住。”石秋亭与韦少坤相交至笃,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朋友妻,不可戏,我是给你建议,不是我有其他心思。”

“她不是我的妻。”

“难不成你想娶那个侍女?”石秋亭再为韦少坤斟了杯茶,塞进了韦少坤的手里,“你慢慢品、慢慢想。”

今天他为韦少坤备的是韦少坤喜欢的祁门红茶。

韦少坤端起茶杯,闻着茶香,冷静理着思绪,“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能透露那天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向你保证,我与唐姑娘清清白白,秋亭,你若真心悦于她,我定不负你。”

石秋亭笑了笑,摇摇头,“少坤,我真不是因为这传言才改变心意,就跟我那天说的一样,唐姑娘……她变了,我不知道她是装出来的或是真变了心性,但我就只喜欢唐姑娘那任性刁蛮的可爱模样,若她会装,她就不是我心里的她,她若变了,那就更不是我喜欢的她了。”

“我看是你原先就不够爱她。”韦少坤白了石秋亭一眼,这男人真是够狠,自己不爱了就把人家姑娘推入火坑,可真不是良配啊!

“我不否认,毕竟我也没真的开始追求她,就只是喜欢她那娇俏模样。”

“你这是在劝我娶了她?”

“你如今坐困愁城,打算卖字画卖多久,娶了她对你有帮助。”

“我不想利用一个女子脱身。”

“你不要负她不就好了,就算来日你有了真正喜欢的女子,娶做平妻或纳为妾室也已经给足唐姑娘体面,你再拖下去,你家那个『母亲』可要把侍女送进你房里了。”

韦少坤凝眸望着石秋亭,认真考虑他的提议,“我并不是因为侍女的身分而看不起一名女子,而是她是母亲的侍女,娶了她就等于是在我床上放了一个眼线,让我浑身不痛快。”

屏风外,玉绂阁的管事来报,说是唐曦来找。

石秋亭看了韦少坤一眼,笑了,“我说你们这默契、这缘分啊!”

“闭嘴!这里到底是笔墨庄还是青楼?你是老板还是鸨母?你那文质彬彬的形象碎光了。”韦少坤气得牙痒痒。

石秋亭也不气,吩咐把人带到隔壁客座后便走出去了。

不一会儿,唐曦便带着她那个贴身侍女进了隔壁。

韦少坤倒不是有意偷听,只是原先这格局就遮得了视线、阻了不声音。

“石公子,我也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帮忙,只得来找你,正好,这也是你的专业,这是我藏墨坊所生产的样品,我想知道这样的墨进得了你这样规模的笔墨庄吗?”

“这……”石秋亭不知道唐曦的来意,并没有立刻回答她。

唐曦也看出了他的为难,她带着微笑,不想给石秋亭任何压力,毕竟她想听的是实话,不是奉承,“石公子,我今天不是来谈生意的,我也不敢只凭我这三分薄面就让自家的商品进你的铺子贩卖,我实话告诉你,我想自己经营藏墨坊,所以我必须了解自家商品到底上不上得了台面。”

“唐姑娘想自己经营?这……唐姑娘,朋友一场,妳听在下一句劝,女子从商虽然不是没有,但并不容易,向来未出嫁前都靠父兄出面,出嫁了就靠夫婿……”石秋亭说话有所犹豫,担心以唐曦的脾气,她随时会拍桌而起。

唐曦的笑容未变,态度有礼,但说出来的话可不容反对,“石公子言下之意,是这世间只有男子能成事?”

石秋亭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来,回过神来只余唇边一抹淡笑……是啊,都说她已经变了,可没见到她拍桌,他还真有些失望啊!

“唐姑娘误会在下的意思了,在下只是劝妳,这路并不好走……”

“罢了,若石公子不愿助我,我再找别家就是。”

“等等。”石秋亭挂着讨好的笑,眼前情势,唐曦是助好友脱离困境的最佳选择,若她有朝一日真嫁给好友,他可不想与她交恶,“在下帮唐姑娘便是。”

听到石秋亭的回答,唐曦这才又坐了下来,将几块墨排放在桌上。“这是近六个月来所产出的六块墨。”

石秋亭拿起墨看了看,正要开口,随即又有了点子,“唐姑娘,字画我在行,墨嘛……我有一位至交好友对墨十分了解,他也正在铺子里做客,或许他可帮妳。”

“那便太感谢石公子了。”

那头的韦少坤听了,立刻就明白石秋亭的打算,果然,不一会儿他就走了过来,端着一脸让韦少坤想给他一拳的笑意。

“好友,可别辜负了我的心思。”

韦少坤白了石秋亭一眼,他知道石秋亭是想帮他,但他可还没决定要采用这法子啊!

石秋亭明白韦少坤的犹豫,伸手将他拉起身,附耳说:“我又没逼着你一定要立刻决定这么做,就当帮人家小姑娘一把,才十五岁的小姑娘说要自己经营铺子,你不心疼?”

“有什么好心疼的,她又不会饿死,我听说唐家人对她十足溺爱。”

“或许有什么苦衷呢?”

“我帮不上忙,但打消她这可笑的念头还是行的。”

石秋亭看见韦少坤拄着拐杖走了出去,暗自腹诽韦少坤一句,嘴硬心软!

唐曦看见韦少坤时不能说没有惊讶,她竟不知道这两人是好友,至少在书中她并没有提到过,石秋亭就是个工具人,只活在宋艾儿的台词里,甚至后期韦少坤在发展自己的事业时他都没有出现过。

唐曦好奇的打量起两人,难不成……是后来韦少坤娶了原主,这两人吵架绝交了?

“唐姑娘为何如此看我们两人?”石秋亭与韦少坤坐定后,不解地问。

“你们真是好友?”

“至交好友。”石秋亭边说边为韦少坤及唐曦斟了新茶。

三人同时端起茶杯,却各有所思,直到唐曦问了一句话——

“既然是至交好友,你们不要为我吵架,我不会嫁韦少坤的。”

石秋亭的一口茶不雅地喷了出来。

唐曦急急忙忙收拾起桌上的墨,她可不想去改变韦少坤的人生,只想改变自己的,韦少坤不娶她就能缩短不少时间,赶快与他的白月光开始新的人生,而知道他与石秋亭是好友,或许石秋亭也能帮他,所以她不能再与石秋亭有交集。

“我知道我今天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先告辞了,我不会再来打扰。”

“欸……唐姑娘!”石秋亭还想喊住唐曦,但她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一走,韦少坤倒是笑了出来,而且是哈哈大笑的那种。

“人家说她不想嫁你还急冲冲的走了,你还笑得出来?”

“秋亭,我现在觉得你的提议太好了,我应该娶了唐姑娘。”

“你之前还笑话我,说唐姑娘越刁蛮我越喜欢,说我有被虐的嗜好,现在呢?人家说不嫁你,你倒想娶了?”

“她手上有一个墨坊,却连自家的商品好或不好都不懂,不正是我最好的合作对象?做一个合作伙伴总是行的吧!”

石秋亭看着韦少坤的双眸,见他下定决心,倒是很为好友开心,韦少坤过得太苦,是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

尽管那日在宋府,韦老爷并不喜欢自己做他的儿媳,但在得知韦家派人来说亲后,唐曦并不觉得意外,毕竟韦老爷若不是这样一个耳根子软的男人,也不会被继室给影响得如此不喜长子,连长子被继室无端克扣也不知道。

“那韦少坤除了有腿疾,人生得俊、肚子里也有墨水,到底哪里配不上妳了?”唐老爷虽然十分疼宠唐曦,但也不到溺爱的程度,看事情还是很客观的。

韦少坤的条件并不差,要不是腿残了,怕是这样的亲事也轮不到唐曦头上。

“我不想嫁!”她得站稳她的立场,不是不想嫁他,是不想嫁所有人,“爹爹,我才十五岁,至少……至少可以等哥哥成亲之后再嫁,哥哥今年已经十八岁了,他的亲事更急。”

自从唐曦放下畸恋之后,唐家人倒不是真的那么急着把她嫁出去,相看嘛,总得挑到好的,可城里流言蜚语传成这样,唐曦哪里能再说得好亲事?

“都怪妳诗会上不好好坐着,没事离开宴席做什么,如今有了这种传闻,不嫁怎么办?剃了头发当姑子?”

“爹,您舍得把女儿送去庵堂吗?”

“妳若嫁了,那私会的传闻还可以当成是你们两情相悦,但若不是,妳名声尽毁,妳可知道往后的日子可是比去了庵堂还难过?”

“名声毁了,那我终身不嫁不就好了,自己一个人多自在啊!”

唐夫人也听不下去了,她一个好好的女儿,怎可终身不嫁,“傻孩子,终身不嫁看似自在,但妳可知这背后苦楚?”

“苦楚又如何?万一所嫁之人并非良配,那不是一生磨难?”

“孩子,我们怎么会不替妳着想,那韦少坤除了腿疾,其他条件都是不错的,若他是个纨裤子弟,怕是妳想嫁我们都不会答应。”

“娘,为什么曦儿就一定要嫁人?”唐曦很无奈,虽然她没像原主一样失了清白最后被韦少坤所厌弃,但不讨厌不代表爱啊!

韦少坤心里可是有他的白月光的,而且书中的韦少坤利用藏墨坊得到初步的利益之后,又放任其倒闭,她可不想落得那样的下场。

“再说了,家世好又如何?家世好的男子都喜欢三妻四妾,娘,曦儿这么傻,这后宅之中的明争暗斗哪里是我应付得了的。”

唐老爷都要气笑了,都还没嫁已经想到后宅斗争了,“韦少坤因为腿疾担误了亲事,现如今都二十二岁了,没纳妾更没听说有通房,妳不用担心。”

唐曦看得出来爹娘的坚持,也知道身在这封建的古代,她的话无足轻重,根本没有力量去对抗这种事。

但唐曦知道韦少坤不可能娶她,只是没有理由拒绝罢了,既然如此,她就给韦少坤一个理由!

“要我嫁可以,但……我希望韦少坤去做一次婚前健康检查。”

“什么是婚前健康检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唐老爷想了想,“妳是希望大夫给韦少坤诊治诊治,看看是否有隐疾?我看那年轻人坠马重残都养到如今能拄拐杖行走,身子肯定是极好的,没有这个必要。”

“爹、娘,那个韦少坤伤了腿,谁知道他有没有……其他问题,难道爹娘要曦儿一嫁过去就守活寡吗?”被女方要求做这种检查,男人的面子哪里挂得住,韦少坤便有了合理的理由拒绝。

唐夫人一听是这理由,即便是自己女儿提的,都难免觉得脸红。

唐老爷更是气得拍桌,“妳一个姑娘家,说出这种话害不害臊?”

“我不管!爹、娘,为了我的幸福,我不得不这么说,难道爹娘舍得我受苦吗?”

唐家二老本来并没有多想,但女儿的话的确提醒了他们,韦少坤腿残了,不知是否影响了他“那方面”的能力,万一不能让曦儿有孕,那曦儿在韦家的处境可想而知。

“罢了,这事我去跟韦家提。”

唐曦在心里欢呼一声,古代男人都是大男人主义,她就不信韦少坤忍得了。

听到这要求,韦夫人怎么可能不促成此事,何况让大夫做这方面的诊治,不管结果如何对她来说都是好事。

如果身子健康,那么唐家就愿意答应亲事;若是韦少坤没了行房的能力,那么没有子嗣的他就对少楠构成不了威胁,连带着韦少坤也会更入不了老爷的眼,所以这个检查怎么能不做?

韦老爷自然觉得挂不住脸面,马上就要回绝这门亲事,于是韦夫人故做一脸愁容的让他设身处地想想,要是自己有女儿并遇到了此事,怕也会有这样的疑虑。

“老爷,不如我们就让大夫给少坤看看,毕竟少坤那方面有没有问题,咱们也得知道才好应付啊。”

韦少坤是最后一个得知唐家有这要求的人,知道父亲及继母根本不管他的面子应承了唐家,他气得差点呕出一口鲜血,险些把桌上的杯壶都砸了,手要挥出去之前才硬生生的收起手。

不行!继母克扣他的用度,摔破了还得他自己花钱买。

这个唐曦,他真是小看她了。

然而,应了给大夫检查还不够,当大夫检查过后确保了他连“那方面”都没问题后,唐大小姐又有新的要求了,说是要他跟一般男子一样,骑着高头大马来迎娶她。

本来这是礼俗,就算不会骑马的新郎官都是坐在马上,让人牵着马去女方家迎娶,这要求再普通不过,但对韦少坤来说却是一个十分艰难的任务。

韦少坤乘坐马车没问题,但让他骑在马上,难免会想到使他伤残的意外,所以自从受伤之后,韦少坤就没再骑过马。

唐曦自然也是故意的,她很意外韦家居然同意了健康检查如此羞辱人的条件,想来韦夫人为了促成这婚事没少费心思,这才又提出这个要求。

她知道摔马之后韦少坤就得了PTSD,书中他再也没骑过马,她提出这个条件,总能阻止亲事了吧!

可最终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朝向唐曦希望的方向走。

阿襄扶着韦少坤往新房走的路上,实在为大少爷感到委屈,其实一开始大少爷虽说是想利用唐家小姐,却也是真心想好好待她的,只是大少爷知道他若爽快应了,夫人反倒会怀疑起大少爷的心思,所以才故做拒绝,让夫人毫不起疑的去撮合这场婚事。

但自从唐家提起“婚前健康检查”一事,大少爷就气得打从心底想拒绝婚事了,但大少爷哪里拒绝得了,也难怪大少爷会在大喜之日把自己喝得这么醉。

韦少坤被阿襄扶进来的时候带着一身酒气,唐曦拨开了凤冠的珠帘,看着韦少坤因为酒醉而潮红的脸,皱了皱眉,“把他放在暖阁吧。”

“少夫人,大少爷喝醉酒,暖阁里的榻子硬,少爷躺着不舒服。”

“你将他放下便是,我会照顾他,也不知他开心什么,竟喝这么多酒。”

是啊!韦少坤是该开心,毕竟他的目标是夺了她的藏墨坊不是吗?唐曦这么腹诽着。

阿襄听了只想冷笑,他将韦少坤放在了暖阁榻上,说:“开心?少夫人可能有所误解,为了成这个亲,大少爷丢尽了脸面,小的可不觉得大少爷开心,该说藉酒浇愁才是。”

唐曦被阿襄堵得无言以对,有些心虚的遣走阿襄。

其实她并不真的那么狠心,更何况对着这一张脸,这可是她男神的脸啊!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为了自己可以活得更好,不得不这么做。

她的藏墨坊营收并不好,也知道韦少坤最后能凭着他的能力经营好,可她并不想做那个被他利用的人,才狠心提出这样的要求,这能怪她吗?

在这书中她就是炮灰女配,韦少坤又是另有官配,这场婚姻肯定不会幸福,她想破坏这门亲事又能怪她吗?

“小姐……”小翠刚喊出声,就想到了韦家嬷嬷的纠正改了口,“少夫人,要不要给大少爷拿床被子来?”

“先帮我把他扶上床吧,终究是我对不住他,他既然醉了,又有腿伤,床让他睡,我去睡暖阁。”

“少夫人,您自幼就没吃过苦头,睡暖阁太辛苦了。”

“要不然呢?真让他睡暖阁?”

“少夫人不打算跟大少爷同床吗?”

虽然被迫成了亲,但谁也不能逼她再退一步了!

“叫妳帮忙就帮忙,别多嘴。”

把韦少坤放上床后,唐曦让小翠退下,自己坐在床边看着韦少坤,其实在知道推拒不了这个婚约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打算,要跟韦少坤谈个交易,就等着今晚向他提出来,可现下他醉成这样,怕也是谈不了的。

在书中,原主被迫出嫁后伪装落红,怎知却被韦少坤发现,韦少坤本就不喜欢原主,就算没把她浸猪笼也打算休弃了她,可继母从中做梗,说与其闹得两家面上无光,不如借着这个机会跟唐家索要赔偿。

韦夫人想的很简单,她的枕头风已经让韦老爷不喜韦少坤这个儿子了,若再娶了一个讨人厌的媳妇,那么韦少坤这一房可算是永无翻身之日,而藉此向唐家要来的赔偿还能充实韦家的产业,最后也会被韦夫人想办法弄到儿子的手上。

丢脸的是韦少坤,得利的是韦少楠,这种损人利己的事韦夫人自然不会放过,于是韦少坤便更怨恨原主,还从此把她软禁起来。

现在她不是原主了,没有不是处子之身的危机,但也不可能就这样跟他洞房,所以她才打算跟韦少坤谈个交易。

小翠退出去后,床上的韦少坤突然睁开了眼,他的脸是红的没错,但眼神清明得可没有一点酒醉的样子。

“妳有这么等不及?”韦少坤指了指唐曦凤冠上本该遮住脸庞的珠帘。

唐曦连忙要再把珠帘放下,被韦少坤制止了,“不用忙。”

反正都是要拨开的,何需再多此一举,韦少坤把唐曦的凤冠拿下,便伸手要解唐曦的衣衫。

“等等!你真能对我做这种事?”

韦少坤脸上有一抹笑,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嘲讽唐曦,“等什么?洞房不就是要做这件事吗?妳不是担心我的腿疾影响了行房的能力?想来妳是喜欢做这件事的。”

唐曦抓着自己的领口不放,韦少坤也没打算把手放开。

他能不能行男女之事,唐曦最清楚不过,在书中,她可是描述了新婚之夜这段火热旖旎的桥段。

想起那段情节,唐曦的脸红了,她有些结巴的说:“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不是有你的白月光吗?怎么能对我做这种事?”

“什么叫白月光?”

“青梅竹马的初恋啊!”

韦少坤闻言动了怒,他扣住了唐曦的手腕,语气凶狠,“妳知道了什么?”

他与沈玉舒的事并没有公诸于世,青梅竹马的情分是有,但知道他们互相爱慕的只限于两家人,并没有传开。

虽然他腿残之后,沈玉舒就被她的父亲送走了,但他知道那只是沈老爷看不上他做沈家的女婿,而不是沈玉舒嫌弃他,所以他更不能让他们之间的过去破坏沈玉舒的名声。

唐曦皱眉撇嘴,“你放心,这事没有传开,我是不小心知道的,也没打算四处去说破坏她的名声,我自己吃过什么苦头我不知道吗?难道还会让其他女子承受同样的事情?”

这话倒让韦少坤愣了愣,那个传闻中刁蛮任性的唐大小姐也会替人着想?

他松开了唐曦的手,就见唐曦抱着自己的手腕暗自揉着,没有藉此搏取同情,但也不委曲求全,而是倔强地挺直背脊,以双眸控诉着他。

“我知道逼你去做婚前健检是我的错,但我是女子,我拒绝不了这个亲事,我以为如此羞辱你能逼你拒绝。”

“不甘心嫁给我?怎么?觉得我腿残配不上妳?”

“韦少坤,你有没有发现自从我们认识以来,我一句话都没提过你腿疾的事,但你呢?进新房才多长时间,你提到几次了?”

韦少坤被这句话噎住,几乎是瞪视着唐曦,没想到后者根本也不怕他。

“再说了,你不是一直在做复健吗?从原本的双腿没有知觉到现在都能拄拐杖而行了,或许持续复健总有一天会恢复,你有必要如此自卑吗?过去那个你到哪里去了?”

韦少坤被气笑了,这种振奋人心的话人人会说,但只有当事人知道这样的努力有多辛苦,辛苦有代价也就罢了,偏偏有时却不一定有相对应的回报。

“我的腿……持续复健不是因为有复原的希望,事实上,大夫已经宣判我的腿至多只能复原到这个程度,是我自己想坚持下去,因为我知道不去动它们,它们会持续萎缩,到时我连拄拐杖行走都不行了。”

唐曦被这话提醒了,那个大夫!对,那个大夫也是韦夫人安排的,他对韦少坤的针灸根本不是治疗,相反的还是在麻痹他的神经,要阻止他复原。

唐曦想了想,她真是一个恶人,把男主角虐得也太惨了,试想有哪本书的男主遇到同样的事情不是识破了诡计然后双腿复原的,她居然让他拄着拐杖一辈子。

“呃……那个,韦少坤……”

韦少坤望向她,不知为何,他竟在唐曦的眸中看见了求和之意,“什么?”

“我……其实一直在想一件事,不过我想这个提议对你来说不是坏事,你可以考虑一下。”

“什么提议?”

“我们和离。”

虽然在古代,和离只比休妻好一些,这样的失婚女子名声虽然还是不好,可比起被韦少坤利用完丢掉,不如她自己提出和离。

虽然这男人的长相的确是她的菜,但她可不是那种明知道人家心里有真正喜欢的人,还要纠缠着不放的女人,她嫁进韦家是带着不少嫁妆过来的,和离了自然也可以带走,只要她好好经营,和离后还是能过日子的。

“我们今日才成亲,妳就与我说和离?”

“自然不是立刻,才刚成亲就和离,于你、于我来说都不是好事,我们可以暂时维持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直到适当的时机再和离。”

韦少坤挑眉,“我为何要同意与妳和离?厌弃妳把妳丢在后宅不管就好了,和离了多少得受人闲言。”

唐曦就知道条件没这么容易谈,她也可以适当的做些退让,不过藏墨坊不行,有了藏墨坊才能钱生钱。

“我有银子,可以资助你拥有自己的事业,只要你先写好和离书,一年之后我们和离,我就资助你。”

“我韦家家世虽不如妳唐家,但到底也是不差的,我何需妳的嫁妆来补贴?”

“韦少坤,外人不知你的情况,但我知道,你就别逞强了,我的条件对你来说十分有利。”

唐曦的确给了韦少坤一个很好的提议,而且这提议也是他原先的打算,如今谁先提出合作,谁就站在了弱势的那一方,对他来说是很好的开始。

韦少坤凝眸看着她,虽然唐曦率先提出和离让他不太愉快,但结果于他来说是好的,似乎没有反对的必要。

唐曦看着韦少坤神色的变化,发现过去她文笔真的太差了,她笔下那个冷心冷情的韦少坤并不是面瘫,事实上,就算是个“冷”字也有很多情绪,她可以看见韦少坤脸上的表情表现出了他在思考、他在衡量、他做下决定。

可即便知道这个条件对韦少坤来说很诱人,她仍担心韦少坤不愿意接受,毕竟和不和离他都有本事夺走她的藏墨坊,差别只在于现在的韦少坤心里是不是有强抢藏墨坊的主意。

书中的韦少坤是因为发现妻子不贞和父亲继母的决定而心冷,遂而起了夺走妻子嫁妆的念头,希望现在的韦少坤心里还没做这种阴暗的打算。

唐曦等得有些忐忑。

韦少坤终于有了动作,他伸出手扣住了唐曦的下颚,“妳这是嫌弃我?”

唐曦挥开了韦少坤的手,“韦少坤,这不是嫌弃,而是对我来说你不是我的良人,我想要的夫君只能爱我一个,通房不能有、纳妾也不行,甚至心中有白月光都不容许,但你犯了我心中的禁忌,你心中有其他女子。”

韦少坤笑了,唐曦这想法实在天真,她身为正妻,没有她的同意妾室通房的确不能有,但若男人的心不在她身上,她能怎么办?

韦少坤突然意会了过来,是啊,她方才不是说了,她想和离吗?

唐曦的想法如此特殊,倒叫他意外了。

“我同意这个提议。”

唐曦先是愣了愣,而后便笑开了,“真的?”

“真的!”韦少坤说完,自顾自的褪去外衫,然后穿着中衣就倒回床上去了,“我的确不喜欢这门亲事,只是我们的事闹得太大,我爹为了我韦家的名声,不想我做那登徒子才逼我娶了妳,若在适当时机你我和离了,于我来说是好事,再说了,我的确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

唐曦松了口气,她的第一步计划算是完成了,不过……韦少坤怎么就躺上床了?

“韦少坤。”

“嗯?”

“既然你同意了,那你是不是该另外找间屋子睡?”

韦少坤睁开眼睛,看着坐在床沿的唐曦,“要假扮夫妻不是妳的意思吗?我们分房就露馅了,所以我们不但不能分房,还得装得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那……我去睡暖阁。”

“睡暖阁跟分房睡有什么不一样?就算妳带来的侍女是亲信不会说出去,但我韦家的下人可都是母亲的眼线。妳放心,我不会碰妳,这床很大,够我们两个人睡。”韦少坤侧过身子面向床内侧,“我今天喝了不少酒,有些醉意,又拄着拐杖站了许久,双腿累了,妳自便,我先歇息了。”

“你……”唐曦真的无话可说,这男人也太不体贴了。

想是这么想,看着他通红的脸,她又觉得她方才以为他没醉是错的,而他的脚会有多不舒服她也是知道的,在她书中的描述,他是勉强自己拄拐杖行走的。

唐曦叹了口气,就算对路人她都有着同情心,更何况是这个“合作伙伴”呢?他们如今就像是一场戏里的男女主角,要合演一出名为婚姻的戏码,应是比路人的关系还要更深一些吧!

“你很不舒服吧?我有办法帮你,你就歇着,累了就睡,我会照顾你。”

侧身向内的韦少坤内心因这话的善意而震动,他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善意了?

受伤后的这段日子,所有人面对他就算不是嫌弃,那也是包装着善意外皮的同情,没有一个人如唐曦这般温柔。

他翻身躺平,就看见唐曦站起身,走到门边打开门,新婚夜向来会有两名婆子站在新房外守着,见她拉开门立刻上前。

“大少夫人,有什么需要吗?”

“帮我打盆热水来,我要帮大少爷梳洗,另外再寻盒百草霜来。”

“百草霜?”

“没有吗?”

“自然是有的,但大少夫人……您要百草霜做什么?”

“当然是帮大少爷准备,是滋润用的,否则太干涩会不舒服。”

两婆子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采,可惜唐曦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话带给人多大的误解。

唐曦交代完后就关门回房,在屏风后换下衣裳,当婆子敲门而入送进热水、帕子及百草霜后,唐曦来到床边,就看见了韦少坤莫测高深的眼神。

“你做什么这么看我?”唐曦上了床跪坐着,不解问他。

“妳戏演得真足,不过……这些话应该由我来交代,妳一个新嫁娘说这些不合适。”

“啊?”唐曦一脸像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韦少坤,“看来你是真醉了,连说话都不会了,你在说什么啊?”

唐曦说完,就拧了巾帕,开始擦拭韦少坤的脸。

“妳在做什么?”

“照顾你啊!你不是说醉了,不舒服?”唐曦也不是不懂得反省的,成这个亲韦少坤受的委屈没有比她少,她明白,就算她欠他的,不过下不为例,“我告诉你,今天是例外,你以后可别再喝醉了,我不喜欢照顾醉鬼。”

韦少坤傻愣愣的看着唐曦,方才说要与他维持有名无实的婚姻的她,现在居然在照顾他?

而后,他看见唐曦拿过了那盒百草霜……

“等等,百草霜不需要用吧!”

“不行!不用你不舒服?”

“我们没要做什么事,不需要这种玩意,再说了,百草霜是凉膏,我不知道妳会不会舒服,但我肯定不会。”

“你又在说什么啊?”

“那妳又在做什么?”

“你不是腿不舒服吗?我要帮你推拿啊!你放心,我手法可纯熟了,以前常帮我爸妈……我爹娘推拿的。”

“推、推拿吗?”

“是啊!要不然百草霜能做什么?”

韦少坤的脸红了,偏过脸不再说,推拿就说推拿,什么滋润用、什么太干涩不舒服,这位大小姐完全不知自己的话有多引人遐想吗?

过一会儿,韦少坤便因为唐曦的手法而感到惊奇了,他觉得眼前这个唐曦和他想象中的太不一样了,是传闻有误还是谣言误人?

“很舒服,谢谢妳。”

“说什么谢,我们才刚达成协议,不是合作伙伴也该是朋友吧!”

韦少坤看着唐曦认真的神情,缓缓露出了一个笑容,可惜唐曦太认真在帮韦少坤按摩,并没有发现。

“欸!韦少坤。”

“嗯?”

“我这手法其实不比针灸差,如果大夫看那么久都没有起色,不如咱们别看了,让我每天帮你推拿就好,如何?”

她有上帝视角,知道那大夫与韦夫人合谋,可没有证据左证她的话,贸然把这事告诉韦少坤也起不了作用,更何况韦少坤还不一定会相信她,不如先想办法阻止他继续做那无用的针灸治疗。

“虽然没有起色,但若我不继续治疗反而恶化了呢?”

韦少坤考虑的也是。唐曦点头,决定想办法让他换大夫,“是我太轻率了,要不……我多打听打听,有更好的方法再告诉你。”

若是稍早之前,韦少坤可能会回答无须她多费心思,可如今看着她一边为他推拿一边为他打算,倒说不出那么冷漠的话了。

“好,妳费心了。”

唐曦回给了韦少坤一个大大的笑容,彷佛阳光温暖了大地。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说好的和离呢?最新章节 | 说好的和离呢?全文阅读 | 说好的和离呢?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