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和离呢? 第二章 误入陷阱遇男主 作者 : 田芝蔓

文人喜竹,多是因为竹子坚韧挺拔、虚心有节,韦少坤亦是如此,因此他为自己取了“墨竹”二字,做为画作落款之用。

他看着侍仆阿襄捧着钱袋开心的样子,清冷的面孔上终于也露出了些许笑意。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不过五十两银子就让你这么开心了。”

“大少爷都几天没吃顿好吃的了,有了银子,我明天就能去买些菜肉,在咱们院落里的小厨房给大少爷做几道菜。”

韦少坤看着自小跟在身边的侍仆,难免一阵感伤,若非自己无能,阿襄这样的一等侍仆怎么可能需要自己下厨给主子做吃的,就算不凭借着主子狐假虎威,至少也是走路有风。

到了韦府,阿襄利落的跳下马车,立刻为韦少坤推来轮椅,将韦少坤扶下马车后,再扶他坐到轮椅上。

眼前是韦府的侧门,因为只有侧门的门前阶梯铺设了坡道,能够让韦少坤的轮椅通行,韦老爷不喜欢人人经过韦府正门时看着坡道指指点点,说韦府出了个残废的儿子。

阿襄刚推了韦少坤进门,就有仆人告知老爷已经回府。

这是韦家的规矩,只要韦老爷外出回来,家里的人都得在厅里迎接他,像韦少坤这样刚巧不在家的,也得在回家后去请安。

大厅里,韦老爷看着面前的两个儿子,分别是元配所生的长子韦少坤,及继室所生的二子韦少楠。

韦少楠今年十八岁,容貌虽然不及他大哥俊朗,但胜在笑容满面,所以韦老爷一向更为疼爱次子。

韦老爷瞥了韦少坤的轮椅一眼,问道:“刚才去医馆了?”

“是。”

韦少坤两年前意外坠马,从此落下残疾,但他并没有认命,每日积极复健,终于从一开始的双腿没有知觉到现在已能拄着拐杖行走。

每三日去一次医馆行针是他的例行治疗,只是每回行针完双腿都会有短暂的麻痹,让他当日无法拄拐杖行走,只能乘坐轮椅。

韦少坤知道父亲不喜欢看见他坐轮椅的丑态,所以他来请安时都会拄拐杖,而韦老爷只要看见韦少坤坐着轮椅,就知道他当天去医馆针灸了。

请安过后,韦夫人让韦少楠先离开,留下了韦少坤,韦少坤不解,韦老爷也是,韦夫人只是笑了笑,招手让身后一名侍女走上前。

“老爷,嫣儿自小是我看着长大的,生得聪明伶俐,眉清目秀,老爷觉得……她跟少坤相不相配?”

韦老爷皱眉看了嫣儿一眼,容貌的确生得不错,只是……夫人这是打算给少坤找一个通房?

“妳有什么打算?”

“少坤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你前阵子不是说了,再不给少坤找个媳妇,咱们这做爹娘的都要给人戳穿脊梁骨了,所以我想作主把嫣儿嫁给少坤。”

“嫣儿不过是个侍女……”

“嫣儿虽自幼跟在我身边,但签的并不是死契,我已经与我大哥说好了,大哥会收嫣儿做义女,抬一抬她的身分,那么嫣儿也算是个小姐,不再是奴婢了。”

韦老爷皱着眉,他的确烦恼长子的婚事,如今他们韦家的家底已经大不如前,再加上韦少坤的腿伤,几乎所有大户人家的千金都看不上韦少坤,可小户人家的女儿他也看不上,才将韦少坤的亲事一拖再拖。

既然小户人家他都看不上了,一个侍女他又怎么看得上?

“这个主意是不错,但要做正室……”韦老爷沉吟了一会儿,“嫣儿,即使妳让舅老爷收做义女,要做正室终究身分不合,若我作主让妳做大少爷的妾室,妳可愿意?”

韦少坤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父亲竟是问一个侍女愿不愿做他的妾室,而不是问他这个做儿子的愿不愿意纳妾。

嫣儿是因为被许了正妻之位,才愿意嫁给残废又不得宠的大少爷,如今一下子被打成了妾室,她又怎会愿意,更何况她跟了夫人这么久,哪里不知道夫人打算让大少爷一无所有。

“老爷这话问差了,她若不愿意,我怎么会跟老爷提这事呢?”

听了夫人的话,嫣儿知道她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她若敢说个不字,怕是往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于是她只能应道:“奴婢全凭老爷、夫人安排。”

然而韦少坤并不打算沉默,他抬眸迎视父亲,“父亲,少坤还没有娶妻的打算,当然也没打算纳妾。”

“你已经二十二岁了,亲事还没个着落怎行,难道不打算给我添个孙子?”

韦少坤不会把自己的家人想得多么美好,他比谁都知道父亲这么说不是因为慈爱,而是因为他至今未娶丢了韦府的脸面。

“父亲,嫣儿服侍母亲这么多年,少了她总不是习惯的,我自然不能给母亲造成困扰,娶妻纳妾的事还是另议吧!”

韦夫人闻言只是掩嘴轻笑,表面是慈眉善目,说的却是暗带贬抑,“怎么会?嫣儿嫁给你后仍居住在府中,所以她依然可以像往常一样侍奉我,有什么不便的?”

言下之意是他这个韦家长子的妻子或妾室,必须像奴婢一样在她身边服侍吗?

韦少坤藏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努力压下不悦的情绪,“父亲,纳妾一事暂且按下吧,父亲日前说的宋府诗会,我决定去了。”

韦老爷当然希望韦少坤能别走到纳侍女为妾的地步,且先前让他去诗会他不肯,韦老爷还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如今他同意了,韦老爷终于满意。

自己的长子虽然不合他心意又双腿残废,但那张脸还是上得了台面的,那些千金小姐们可能只是被传闻吓着了,若诗会当日见他身材结实、容貌俊朗,再配合他的文采,或许真能让一些千金小姐改变主意也不一定。

“好,就这么说定了,你去参加诗会,纳妾的事暂且按下。”韦老爷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记住,那日你拄拐杖出门,让人看你还能行走。”

“是,父亲。”

见父亲满意了,韦少坤才招手示意阿襄推他离开,在转过身前,他捕捉到了继母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闪现了一抹厌恶及愤怒。

阿襄推着韦少坤回院落时,忍不住为自家少爷抱不平。“夫人让大少爷娶一名侍女,是要让人看大少爷的笑话吗?”

“你跟了我这么久,看着母亲用了那么多手段,你还不明白吗?”

“可您是大少爷啊!”

“大少爷又如何?”韦少坤冷笑。

他幼年丧母,本来就与父亲不甚亲近,三岁那年继母入门,不到一年韦少楠出生,韦少楠有母亲帮忙,自襁褓时就与父亲十分亲近,再加上继母没少在父亲耳边说他的坏话,让父亲是越来越不喜欢他这个长子,直到他摔马致残之后彻底受到冷落。

阿襄依旧气愤,“大少爷的月钱夫人总是克扣,院落里该有的用度也常有缺失,就连下人都不把大少爷放在眼里,这是一个主母该做的事吗?这样的冷待还不够,现在竟还打算让大少爷娶个侍女为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韦少坤明白继母的心思,他是前妻之子,而韦少楠是她的骨血,待遇当然不同。

“前几日父亲说起宋府诗会,曾说让我在诗会上相看一位小姐,就算要把彩礼加倍,也得快快为我谈好亲事,想来母亲并不想把银子浪费在我身上,就想着让我娶一名侍女,还是自己家的侍女,彩礼可以省下不少吧。”

“夫人竟连大少爷娶妻的彩礼都要克扣?”阿襄简直不敢相信。

“她若没有儿子便罢了,但她既然生了少楠,怎能不为自己儿子着想?就算韦家如今还如往日荣华,金银财宝也没人嫌多的,何况韦家的家底已不如前几代,做为一个母亲,她想为自己儿子留下更多家产并不意外。”

“这家产有一半是大少爷您的啊!”

“一半?若父亲在世时愿分家,碍于面子,可能我还能由父亲手上拿到一些家产,但等父亲不在了,怕是这韦府的一切都没有我的份了,我们已经沦落到要偷偷卖画维持生计了,难道你还没看明白?”

阿襄怎么会不明白,虽然先夫人死得早,但大少爷也不是一开始就过这样的日子,早几年老太爷还在,夫人还不敢妄为,后来老太爷走了,夫人开始克扣大少爷的用度,但也不至于明目张胆,直到大少爷摔马成残,老爷彻底冷落了大少爷,他们才走至这吃不饱、穿不暖的境地。

大少爷眼见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才与大少爷的好友,也就是玉绂阁的石公子商议寄卖画作,日子才好过了些。

“所以大少爷决定去诗会了?”

“能不去吗?”韦少坤脸上有笑,但不见笑意,不管是拄拐杖还是坐轮椅,他知道在那些公子小姐的眼中,都带着同情及讥讽。

“说来都要怪那个沈家小姐……”

“嗯?”韦少坤换上了一脸阴冷,一声低哼。

阿襄住了嘴,“小的多嘴。”

“知道多嘴就好,推我回房吧!”

宋府诗会既然已是不成文的相亲宴,自然有不少公子小姐想在诗会上好好表现,藉以吸引他人注意,宋府的二小姐宋艾儿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她的情况更复杂一些,她除了得让自己吸引某人的注意,还得让某人不去注意另一个人。

“二小姐,打听到了。”一名侍女附耳宋艾儿,“前几日唐家小姐去了玉绂阁,高价买了一幅字画,与石公子相谈甚欢。”

“狐媚子!”宋艾儿一听,当下扫落了几上茶杯泄愤。

那名侍女也颇会察言观色,见自家二小姐这表情又深知她的脾气,立刻屈身在一旁不敢再多说。

一知道唐曦会来参加诗会,宋艾儿就有了危机意识,没想到真让她打听到了意外的消息。

宋艾儿心仪石秋亭已久,怎奈石秋亭对她总是不冷不热,倒是对唐曦颇有好感,唐曦这人是出了名的刁蛮任性,对石秋亭也并没有什么好脸色,怎么前阵子大病一场之后,居然会与石秋亭相谈甚欢了?

这个唐曦处处与她比较就算了,还勾引她的心上人,更是让她气不打一处来,若是石公子被一个长得貌美且气质俱佳的姑娘给吸引也就罢了,但让唐曦这个刁蛮千金吸引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忍!

唐曦自小受宠,她的爹娘什么好衣裳、好首饰都往她的身上安,看在宋艾儿的眼里就是招摇,宋艾儿想,唐曦既然那么爱出风头、那么爱招蜂引蝶,那么她就让她好好的出一次名。

她让侍女喊来了一个侍仆,是被安排在今天的诗会接待男客的,她交代了一些事情后,给了两人封口费,侍女及侍仆收下银子,领命而去。

宋艾儿的脸上也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唐曦在原本的世界里就是一个宅女,跟古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差不多,本来就不善交际,更何况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她都不认识,她也未曾在书中给原主安排闺蜜还是什么的。

到了这个诗会上,男女客席分左右,连唐司也不在身边,唐曦自然也少了能说话的对象,空档时觉得无趣,便在这宋家的园子里逛了起来。

其他的不说,这宋家的园子还真是一步一景,漂亮极了,她逛着逛着,也没注意到自己竟然越走越偏僻,来到了一座池子前。

池子里芙蕖盛开,唐曦驻足不走了,望着美景兴叹,由原主的处境想到了自己。

原主其实长得很美、家境还算富有,说来条件不错,参加了这富二代齐聚的诗会,诗会上竟然一个朋友也没有,实在跟她一样惨。

这年头人若爆红,黑子就跟着上门了,大概就是这样黑红参半的名声,她那部影视化的作品才会选角困难吧,尤其男主角的选角更是波折重重,制作公司其实问过她,有没有觉得适合书中男主外型的演员类型,唐曦当下就把自己心中的男神拱上去了。

人称韦老师的新任影帝自然是高人气的,制作公司评估之后决定与对方洽谈,然而消息一出,黑子即来。

什么韦老师在片场摔了原著,大骂这种烂作品也敢找他演啦,什么她会爆红是自己花钱买的点击量,还想花钱潜规则韦老师。

拜托,韦老师她是亲眼见过的,端的是温文儒雅,就算真看不上她的作品,也不可能在片场摔她的书。再说了,她家是有一点点小钱,但远远不到可以把人家大牌演员潜规则的地步好吗?

或许是负面消息太多,对方的工作室评估之后觉得不利,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刚接到制作公司传来的消息说对方拒绝了。

然而刚才在诗会上,唐曦算是重新感受一次被人霸凌的体验了,只是这辈子是真真实实的看见别人眼带鄙夷,或是看着她的窃窃私语,这原主的名声……看来是真的差。

可当唐曦感觉到有人在她背后推了一把时,她才真正的意识到,她面临的不再是网络暴力,而是真实的暴力。

唐曦被推入了池子里,一开始因为受了惊吓而吃了几口水,但求生的本能很快让她在水里划起水来,她本人可是会游泳的。

唉,依照书中的剧情,原主本是不会来参加诗会的,自然也没有这一段,就算她是作者也没办法通灵,预料到有人会下毒手啊!

宋府的景色本是一绝,诗会上的人自然不会错过,宋艾儿领着一些人在园子里游赏,唐曦落水的动静实在太大,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当唐曦自己由池子里起来的时候,宋府大小姐宋容儿交代侍女拿来的斗篷也已经到了,她拿着斗篷上前就覆在了唐曦的身上,遮掩住了唐曦的狼狈,还有湿透的衣衫沾黏在她身上所显出的身材曲线。

“唐小姐,妳怎么落水了?”宋容儿关心地问。

“我正在赏芙蕖,不知怎么就被推下水了。”

听到有人刻意推唐曦入水,宋容儿皱起眉头,幸好唐大小姐会泅水,否则在这种地方落水无人施救,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竟有这种事,唐大小姐放心,这事发生在我宋府,我一定查清楚给妳一个交代。”

一直在一旁左右张望,不知道在找着什么的宋艾儿,直到听了这句话才像被拉回注意力,对唐曦十分不友善的说:“我们来的时候这里就妳一个人,谁推妳啊!怕是妳自己走路不看路掉进池子里不好意思说吧!”

“二妹妹!”宋容儿厉声斥责。

今天的诗会宋府长辈并不出面,就交给宋家的两个姑娘操办,以宋容儿为主、宋艾儿为辅。

宋艾儿被斥,这才不甘心的低头,“大姊姊。”

“为唐小姐安排一间房更衣。”

宋艾儿本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后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对身后的侍女交代了几句,那侍女点头,就领着唐曦去更衣了。

唐曦离开后,骚乱也告一段落,众人又继续赏景而去。

唐曦被领进一间房,侍女说这里是客厢,这客厢占地不小,还以屏风隔开了左右室,她被领进了右室后,侍女说已经交代了不许人打扰,她可以安心更衣,便放下一套衣裳走了出去。

唐曦拿起衣裳,刚才宋艾儿对她并不友善,虽说唐曦不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她就是觉得宋艾儿不会这么好心,给她准备一套好衣裳。

唐曦仔细的检查衣裳,确定缝线什么的都很牢靠,不会穿在身上一下子就裂开来,这才放心准备更衣。

既然左右室都以屏风相隔,自然是看不见对面的一切,在唐曦不知情的情况下,左室那边却有了动静。

左室与右室隔局相仿,但左室这头的床帐是放下来的,床边靠放着一副拐杖,亦是不该出现在空房里的物品。

放下来的床帐通常代表着床上有人,而床上的人正是韦少坤。

他的腿实在撑不住长久站立及行走,再说这诗会他本就没有兴趣参加,既然不能露个面就回去,那么他便借口身子不适,跟宋府的人要求了一间厢房休息。

侍仆本想向宋容儿禀报,不巧她抽不开身,便转而向宋艾儿禀报,宋艾儿便安排侍仆领着韦少坤来到了这间房。

韦少坤本想稍事歇息,不想却真的睡着了,方才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浅眠的他立刻醒了过来,掀开床帐系好,慢慢把腿放下床,拿过靠放在床边的拐杖站了起来,走近了右室,就看见屏风之后似乎有个身影。

大概是今天与宴的客人多,宋家才会在一间客厢里安排了两个人休息,既然是相隔开的,倒也没什么不方便。

韦少坤才刚这么想,就看见了屏风之上映着的身影,他眼神一凝……那是女子正在更衣的身影。

这女子怎么会进了这一间客厢更衣?是主人家忙中有错给他们安排了同一间,还是这是针对他而来的女子?

韦少坤想了想,马上自嘲了一番,他不否认过去这样纠缠他的豪放女子不少,但如今他这模样……他低头看着拄拐杖的自己,若不是再无人喜欢他这个瘸子,他的父亲会逼着他来参加这诗会?

那么就只剩一个可能,这位姑娘是被主人家忙中有错给安排了这间房的,虽然这房里再无第三人,但若让对方知道他这个男子在场,不被当成登徒子也会感到羞辱,韦少坤想他得在双方碰面之前尽快离开。

于是,他放轻脚步,当他好不容易拉开客厢门正准备跨出去时,他听见不远处传来骚动,接着就看见一名容貌俊俏的翩翩公子挽着袖子揪着一个人,并在宋家侍女的带路下往这里走来。

不巧,这时换好衣裳的唐曦也听见了骚动声,走出屏风后就看见房里不是只有她,还有另一名男子正要离去的背影。

唐曦想起了刚才她在房里做的事,抱着自己尖叫起来,“有!”

唐司听见妹妹的喊声,丢下刚刚还揪着的人,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来,指挥着人把韦少坤摁住,立刻冲进房里护住了妹妹。

“曦儿,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我更衣完听到外头有吵闹声,走出内室就看见这人站在了房门口……”唐曦指向了韦少坤,同时看清了他的真面目,顿时瞪大眼。

她发誓绝不是因为这男人长得比她哥哥还帅而发花痴,而是这个人长得居然和那位天菜男神韦老师一模模一样样!

这本书的角色外貌设定完全是她的菜啊……不,不对,这本书是她写的,角色当然是她的菜,那么在一本小说里,能长得比男二还帅的人是谁?

唐曦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念头,一个很疯狂但可能性非常大的念头。

“韦大公子、唐公子,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宋容儿听了下人禀报,说是唐司押了周家公子周泰安,让侍仆去把主人找来,他要讨个公道,没想到她来到客厢,会看见这混乱的场面。

唐曦一听,还指着男人的手指颤抖了起来,她果然没有猜错,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书中女配那个冷心冷情的夫婿,韦少坤。

客厢出了大事,宋老爷及宋夫人不出面也不行,毕竟他们那两个年纪尚轻的女儿可镇不住这样的场面,韦家及唐家的老爷夫人也都被请了过来。

宋老爷虽不知详情,但也立刻命人封锁所有消息,诗会交给总管来主持,总算没更多人发现客厢发生了大事,而宋老爷在知道来龙去脉后,也大大庆幸他二话不说就让下人封了口。

唐司跟唐曦不同,他可是有不少朋友的,今天也都来参加了诗会,大多数来参加诗会的人都不会带着自家侍仆、侍女,至多就一个车夫等在马车上而已。

而唐司一名好友来告诉他,说他的车夫在僻静处听到了宋府一名侍仆与周泰安的对话,说是已经帮他安排好了可以亲近唐大小姐的机会,还得了周泰安好大一份赏钱。

因此,当唐司看见妹妹离席,周泰安也跟了上去时,他便偷偷跟在周泰安的身后,看见了他鬼鬼祟祟的样子,确定了自己所得到的消息。

但要给他教训并让宋府给一个交代,总不能闹得人尽皆知,妹妹还得说亲呢,可不能让这种事坏了名节,于是他便跟到了渺无人烟的地方后,再上前好好教训了周泰安一顿。

可别看唐司一副温文儒雅的样子,就以为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他可是学过一点拳脚做为强身健体之用的。

抓住了周泰安,他便让人去找宋老爷,要他给个交代,不料路上就见到妹妹与另一个男人共处一室,而且妹妹才刚更衣完,这下唐司更是气得不轻,直接让人回府请自家爹娘来讨公道了。

周泰安不仅长得猥琐,做人也不讲道义,很快就把那个找上他的侍仆供了出来。“是宋府的侍仆告诉我,让我跟着唐小姐,会有人伺机把唐小姐推入池子里,我只要救了唐小姐,到时我就可以如愿娶到她了。”

唐司险些上前再踹周泰安一脚,一回头看见被周泰安供出来的侍仆,对着宋老爷说:“宋老爷,这是你府上的侍仆,我不便越俎代庖,想必你能给我唐家一个交代。”

“这种事绝不能宽容,送官严办吧!”

一听到送官,那名侍仆怎么可能保持沉默,立刻把自家二小姐供了出来,说这一切都是二小姐的计谋。

本来就在一旁捏了把冷汗的宋艾儿脸色大变,指着那名侍仆厉声骂了起来,“你胡说什么?胡乱攀咬主子,你是不要命了吗?”

“宋二小姐,我倒觉得这侍仆说的是事实。”韦少坤冷声打断她的责骂。他虽然不像周泰安被摁在一旁,但那也是因为他的伤腿,不代表唐家人没打算找他算账,只是还没轮到他而已,所以今天不管他的猜测是否为真,他都得坐实宋艾儿的罪,否则要承担的人就成他了。

“我在客厢休息,是妳让人安排的厢房,唐小姐更衣也是妳让人安排的厢房,我们会被安排在同一间厢房,应不是忙中有错而已吧?”

宋艾儿这下是真的慌了,当时看见唐曦落水,周泰安没有如安排一样救她上岸时,她以为周泰安没来得及跟上唐曦错过了,想着一计不成就再来一计,让人把唐曦引到了韦少坤休息的厢房。

这韦少坤虽然长得比周泰安体面百倍,但终究是个瘸子,让唐曦的名节坏在韦少坤手上同样解气,最主要也是因为宋艾儿眼下也只有这个方法能让唐曦出糗,并阻止石秋亭在她面前表现。

怎知周泰安不是没跟上唐曦,而是被唐司打了,本来把一男一女安排在同一间客厢她的确能以忙中有错脱罪,就算有人怀疑也不能明说她设计了唐曦,可如今两件事加在一起,倒坐实了她要陷害唐曦。

唐老爷冷着一张脸,不明白宋二小姐为什么要害自家女儿,又看着躲在夫人怀中的女儿,一股怒气立时发作了出来。

“宋老爷,你女儿犯的事,你可得给我一个交代。”

宋老爷膝下就两名女儿,他一直以为二女儿只是骄纵了些,可如今做了这种恶毒的事,若传出去别说她自己的名声毁了,也会害了他的大女儿,家里出了这样一个手段狠毒的闺女,那其他闺女还怎么谈亲事?

“唐老爷,我知小女罪孽深重,无法开脱,可这事闹大了终究对唐大小姐也不好,我会将小女送去家庙思过,并严令下人封口,若有泄露就发卖去做最苦的活儿,请唐老爷看在我另一个闺女无辜的分上,饶了我宋府一回吧!”

无辜?难道他的曦儿就不无辜?唐老爷不是没想过把一干人等送官,可宋老爷说对了一件事,这事若闹大了对唐曦并没有好处,他再望向被摁在地上的周泰安,他已经被唐司痛打了一顿,也算是受了教训。

“宋老爷,今日之事我可以依你所说的处置,但我希望今后你能管好自己的女儿,我不想再看见这种事发生第二次。”

“一定,今日之事,就当我宋家欠你唐家一回。”

唐老爷挥了挥手,他不需要宋府什么人情,更不想用女儿去换这个人情,他接着又对周泰安说了,“周公子,我希望周公子自己知道,这事闹大了你也没有好处,今日你让我儿打了一顿,我们不再追究,你也得识时务,这事希望别传出这个门。”

周泰安被放开之后,冷哼一声,转身离去了。

唐司看一件事处理完,就得处理第二件了,“父亲,韦少坤呢?他要怎么处置?”

韦老爷方才一直沉默着,实在是因为他觉得他们韦家就是被无端卷入的,这事与他们何干?

“我儿与唐小姐一样是被设计的,怎么你们还想处置我儿?”

“韦老爷,今日之事终究是小女吃了亏,要你韦府付出代价也是使得的。”

“你……”韦老爷知道这事终究是女子吃得亏多些,只得忍耐,“你欲如何?”

“今日这事,我希望同样不能由你韦府传出,至于令公子所犯下的事,也得给小女一个交代,至少是一个真诚的道歉。”

韦老爷可不觉得需要什么交代,当下就绷起了一张脸。

然而韦夫人却不是这个想法,事实上,当她知道了宋二小姐做下这等荒唐事后,她反而觉得遇上大好的机会。

韦少坤两年前还是众女眼中的香饽饽,一朝成了残废,谁也不愿把自家闺女嫁给他,连韦少坤那个准备议亲的青梅竹马都从此消失无踪。

知道老爷要将彩礼加倍,韦夫人自是不肯的,安排了嫣儿又被拒绝,如今有了一个自己送上门的唐曦,正是好机会。

韦少坤知道终究是人家姑娘家吃得亏大些,本想就致个歉,从此与这种污糟事划清界线,怎知他正要开口,却听见继母抢先开口。

“老爷,这事再怎么压也难保不会有风声传出去,到时传出去了,不仅唐小姐的名声有损,就连咱们家少坤也会被冠上登徒子的罪名。”

韦老爷脸色凝肃,总觉得夫人要说的话他肯定不爱听,“妳想说什么?”

“咱们少坤生得俊,唐大小姐长得俏,男未娶女未嫁,又都是正要说亲的年纪,不如……”

“我不同意!”韦少坤及唐曦异口同声拒绝,说出口后还互相望了对方一眼。

韦少坤想,唐大小姐骄纵任性可是出了名的,竟敢嫌弃他?

而唐曦想的是韦少坤光有一张脸,其实就是一个冷冰冰的冰山,只有遇上他的白月光才会融化,这样一个无趣的男人居然也敢嫌弃她?

韦老爷自然也不同意,一个正经人家的闺女怎么可能引得周泰安想坏了她的名节,肯定是这女子平日里招蜂引蝶,才会引来周泰安这样的登徒子。

韦夫人才不会放弃,继续说道:“今天刚发生了这事,大家都在气头上,不如我们先各自回府好好考虑我方才的提议,能把坏事转换成一段良缘,或许是更好的安排也不一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说好的和离呢?最新章节 | 说好的和离呢?全文阅读 | 说好的和离呢?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