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总裁好骚 > 第四章

总裁好骚 第四章 作者 : 恬蜜

    【第三章】

    晚餐时刻,何敏慧一见到伍宇烈,立刻又缠住他不放。

    “阿烈哥,我好无聊,晚上我们一起打桌球好吗?”

    她拼命撒娇,众目睽睽之下送上自己的娇躯,想在伍宇烈身上磨蹭,未料伍宇烈故意起身添饭,害她差点跌个狗吃屎。

    这种情形早已司空见惯,连她父亲何庆勇都懒得上前斥责。

    可恶!何敏慧心里暗骂一句,但仍不放弃,一会儿又像小狈般摇着尾巴走上去。

    黄馨云就坐在伍宇烈身旁的位子,她一直埋头吃着饭,头也不抬,心想抬头会看到不想看的画面,不如不看。

    伍宇烈被何敏慧缠得烦了,瞟了黄馨云一眼。原本打算待会儿和她在月光下漫步,偏偏出现个程咬金。

    也罢。“馨云,你会打桌球吗?”他添好饭,回到位子上,问向身边默不作声的小女人。

    “啊?”是在叫她吗?黄馨云赶紧回神。

    好啊!她又神游太虚去了,竟不管他被别人缠住。

    “这里晚上节目不多,因为离市区太远,电视频道又没有几台,晚上无聊的话,厂里有视听室,可以欣赏影片或唱卡拉OK,还有一间桌球室。待会儿我们吃完饭休息一下,去打场桌球好吗?”

    “可是我不会打。”黄馨云瞟到他身后那张臭脸。

    “阿烈哥,明明是我找你打球,为何你要约馨云姐?”鼻子喷着气,何敏慧此刻就像头好斗的狮子。

    “馨云初来此地,自然要照顾她。”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公开自己才刚萌芽的恋情,怕它夭折。

    “那三个人怎么打?”先到先赢,她早就在阿烈哥的生命里,是这个黄馨云无故闯入,她死也不退让。

    “我们可以双打。皓杰!”伍宇烈扬声,唤着对桌一直未出声的张皓杰。

    一名长相颇有书卷气息的男子被叫到名,迅速起身。

    张皓杰生得唇红齿白,脸皮又薄,此刻更像女人般染上两抹红晕,眼镜镜片后的瞳眸溜向何敏慧,却被她狠狠瞪了一眼,立刻手足无措。

    “你是娘炮啊!动不动就脸红。”何敏慧看见他就有气,他是生来存心气她的。

    “皓杰,要不要一起打球?”伍宇烈有空就给张皓杰制造机会,不然以他害羞的个性,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追得到何敏慧。

    “好。”只要有关何敏慧的事,他一律没问题。

    “好你个头啦!”气死了,这家伙真是她的克星,老像个女人般羞答答,一遇有事又冲第一。

    “那一个小时后桌球室集合。”伍宇烈举起手,制止了她的争论。

    三家欢乐,一家哭丧着脸,这情形,好比打麻将光何敏慧一个人放炮。

    而她的表情,比输钱还难看。

    “来,我告诉你,手要这样握着,球来的时候,你就这样拍打回去,不用急,稳稳地打就可以了。”伍宇烈手覆于黄馨云的柔指上。身子和她没有多少空隙,说是指导桌球的打法,可是又嫌亲昵了些。

    太过分了,她是约阿烈哥来打球的,不是来看他们卿卿我我!何敏慧气得要命。

    真令人羡慕!为什么他永远无法像这样近距离地接近敏慧呢?张皓杰一脸向往,心里作着美梦。

    “到底好了没有?等你们搞定,都已经半夜了!”何敏慧虽气,又不愿丢下球拍走人,走了好让他们更亲密吗?门都没有。

    “差不多了,我只能先教你基础,你不用怕,待会儿大部分的球我来接,你尽力就好。”伍宇烈依依不舍地松开手。

    “嗯。”有他在,黄馨云放心多了。

    “可恶!”何敏慧气不过,没待对手站定就一个快速发球,且直冲着黄馨云而来。

    “敏慧!”伍宇烈眼明手快,急冲过去为黄馨云挡下。“小心点!馨云是生手,你速度不用太快。”

    咬咬牙,何敏慧心里更是大大不悦。黄馨云才来两天,竟远比自己在他身边二十年还来得重要吗?

    不,她绝不接受这种事,她要为爱开战!

    其余两人在这场战事中几乎无用武之地,张皓杰在何敏慧身旁,连发球的机会都没有;至于黄馨云,她是头一回打球,只能任伍宇烈为她排除万难,自己一点忙都帮不上。

    “敏慧,你不要光顾着自己打,也给皓杰发球!”

    伍宇烈这么一喝,何敏慧这才不情不愿的把球递给身边一直受她漠视的人。

    张皓杰球技并不差,且是个好球伴,力道使得刚好,让球弹过球网,在对方球台上弹了两下。

    “馨云,你将它打回去。”伍宇烈在一旁指导,把机会让给黄馨云。

    “嗯,我试试看。”黄馨云及时接住这颗为初学者量身而发的球。“我打到了,阿烈!”她兴奋地道,像个天真的孩子。

    “对,你真棒!”伍宇烈也咧开了嘴,因她的表情而开心。

    白痴,接到这种球有什么值得高兴?何敏慧心里冷哼,又将张皓杰挤了开去,取回主控权。

    “你想玩吗?好,那我就陪你玩个痛快!”眼底有抹恶意,何敏慧故意笑道,一开始也送她几颗平稳的好球。

    “谢谢你,敏慧。”黄馨云如愿顺利的对打,笑眯了双眼。

    哼!等会儿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何敏慧心里狞笑,猝不及防,又是一个快狠准的杀球。

    “小心!”两个男人同时喊出声。

    “啊!”黄馨云眼见这颗球直冲着她的脸而来,情急之下,她头一撇,却仍逃不过强劲的球凤,那颗球就这样擦过耳际。“好痛。”

    “馨云!”伍宇烈只来得及接她入怀。“你还好吗?我看看。”他心头狂跳,几乎急白了脸,见她痛苦的皱眉,他只觉心也被拧疼了。

    “没关系的,我不要紧。”黄馨云紧咬住牙,耳上一阵火辣,但她不敢痛呼出声。

    “我看看。”他像捧着易碎的琉璃,小心翼翼地拂开她的发丝,露出她白玉般的耳朵,看见上头有着沭目惊心的淤红。“还说没事,你耳朵都红了。”

    他心疼入骨。

    “拜托,有这么严重吗?比赛谁不会受伤?”何敏慧实在看不下去,他只担心黄馨云会受伤,可曾问过她心里是不是遭受打击?

    “敏慧,你太过分了,我已经警告过你,你还刻意攻击馨云,快向她道歉。”伍宇烈下颚绷紧,两道浓眉也拧了起来。

    “阿烈哥!”何敏慧一惊。过去他从没对她如此严厉过!

    “快!你是小孩子吗?这样子实在不像你。”他所认识的何敏慧虽然谓皮,爱缠着他,但还不至于恶劣伤人。

    “你、你曾经好好看过我吗?”她眼眶里逐渐蓄满了泪。黄馨云仅耳边擦伤,但她的心都碎了,他知道吗?

    “即使再怎么不高兴,也不可以伤人啊!”伍宇烈说得义正词严。

    “是,全都是我的错,我走,你高兴了吧!”声音破碎,何敏慧眼底容不下他对别人的好,泪水像断线的珍珠,但她个性倔强,因此高抬着脸,飞身夺门而出。

    张皓杰自然跟着冲出去。

    “阿烈,你别一直怪她。”黄馨云不忍伍宇烈苛责何敏慧,同为女人,她能体会何敏慧的感受。

    “傻妞,只知道关心别人。”伍宇烈宠溺地骂道。她这种老实的性格,到哪都吃亏,还好她来到了他身边。

    但是,他很懊恼自己没有保护好她。

    “我去跟敏慧说明白吧。”还是坦白告诉敏慧,他已经爱上了馨云,免得后头有更多无谓的伤害发生。

    “阿烈,”黄馨云急急伸出小手拉住他。“你现在说,只会更加伤害她的自尊心,等过阵子较合适的时候,再婉言告诉她吧。”

    “唉!”伍宇烈叹口气。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他该如何让敏慧明白?

    同时间,何敏慧奔到不远处的大榕树下。她向来如花朵般盛开的娇颜,如今却像大雨来袭,脸上布满泪水。

    “呜呜……”

    后方一道执意守候的身影,只敢默默远望,不敢靠近半步。

    “走开!”她知道他始终在那里,就如同自己永远等候阿烈哥一样。

    “我不走。”重要关头,张皓杰方能克服胆怯,勇敢的为爱情发声。

    “你走!你走!”她不要看到他,看到他,等同看见自己。

    “敏慧,你可以不理我,但永远别教我走,就让我陪着你吧!”他哑声道出满腔的关爱。

    “呜呜……”她哭得更凶、更急了。为什么他要这么傻?而她自己呢?又比他聪明多少?

    “你没亲眼看见他心疼那个黄馨云像什么似的,呜呜……”何敏慧对着手机大吐委屈,说到伤心处,眼泪落得更凶。

    “嗳,就我所知,阿烈哥对人就是这样,你若受伤了,他也一样关心你啊!”手机另一端,是何敏慧高中的同窗好友依洁。

    何敏慧住进园区里之后,和她见面的时间就少了,但姐妹淘的情谊不变。

    “我怎么比得上她啊!阿烈哥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何敏慧没想到电视剧里的烂桥段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想来更觉伤心。“我都等了他这么多年,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喜欢上另一个人?呜呜……”

    “唉!”听她哭得惨兮兮,依洁心里也难过。“会不会是因为你一直在他身边,所以他感受不到你的可贵?”

    “什么意思?”哭声倏地停住,何敏慧不解地扬起羽睫。

    “你想嘛,就像糟糠之妻,天天看都成了黄脸婆,突然外面出现一朵野花,他当然觉得特别漂亮。”好友有难,依洁决定替她出点主意,平日看多了韩剧,这日正可以派上用场。

    嗯,依洁说得似乎不无道理。

    “还有啊,你从来不掩饰对阿烈哥的好感,说白一点就是太主动积极,你有没有听过“风筝说”?”

    “什么风筝说?风筝又不会说话。”何敏慧被她弄胡涂了,但也因此止住狂落的泪雨。

    “哎,教你多看书你不听,“风筝说”是一种理论,就是指你把风筝的线抓紧了,风筝反而飞不起来,要懂得适时松手,风筝才会飞得又远又高,但还是掌握在你手里。”真不想承认自己是她的同学,这个敏慧聪明机伶,可是脑袋瓜只塞满了伍宇烈,其他的东西都装不下。

    “所以你的意思是……”

    “人都是要经过比较才知道好不好的,你就暂时来我家玩个几天,让他找不到你,就会察觉你的重要性,等他对那个女的新鲜感过了,就会觉得还是他的敏慧妹妹最好。”

    “对,有道理。”何敏慧一高兴,忍不住眉开眼笑。“那我马上连夜赶去找你!”

    “嗳嗳嗳!”这女人,说风是风,说雨是雨。“但有一点我还是得提醒你,倘若使出这一招后,你的阿烈哥还是没反应,那么你干脆就和张皓杰在一起算了。”

    凡是深陷爱情泥淖的人,都盲目的看不见真相,依洁不得不提点她。

    “什么?你这个损友,到底要我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那个张皓杰一点感觉都没有!”何敏慧气呼呼地道。还敢自称是她的好朋友,连她的心思都摸不透。

    “不是嘛!我是看你追阿烈哥追了那么多年也没有结果,何况你也说过,那个张皓杰对你好得没话说。”依洁是就事论事,也担心她一再受伤。

    “我不管,我就是喜欢阿烈哥。”何敏慧带着半赌气的口吻。从小到大,她要的东西,哪一样不能到手?“不跟你多说,我要准备出发了。”

    收拾好简单的行李,何敏慧当晚就离开,准备印证那个风筝理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好骚最新章节 | 总裁好骚全文阅读 | 总裁好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