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总裁好骚 > 第三章

总裁好骚 第三章 作者 : 恬蜜

    【第二章】

    隔日,黄馨云在窗外的鸟叫声中醒来。

    从昨夜不断的蛙鸣到今晨的鸟啼,沐浴在大自然的乐章中,心情想不好也难。

    此地较为空旷,夜里颇凉,不必开冷气,微敞的窗子徐徐的吹进自然的风,由于她身子偏寒,还要加床薄被才行。

    闻着小屋原木的味道,加上窗外传来的阵阵花草香,黄馨云深吸口气,感觉身心舒畅。

    这样的轻松感一直维持到梳洗完毕、换好衣裳。

    打开门,她便瞧见有张粉饰过的热情俏脸在楼下喊着她。

    “馨云姊,早啊!”

    园里只剩这栋两层楼的木屋空着,这栋建筑通往二楼的楼梯设在屋外,未与一楼相通。黄馨云选择住在楼上,可以远眺风景。

    “早。”未见伍宇烈,黄馨云的好心情大打折扣。

    昨晚用餐时也没见着他,听何敏慧说,他有事要忙。

    何敏慧就像伍宇烈的行动秘书,对他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她更毫不矜持地说,从她懂事以来就打定主意要嫁给他,众人也已听到熟烂。

    而黄馨云一顿饭下来,更听她宣誓过好几次,同时在走回木屋的路上,她已听完他们两小无猜的童年往事。

    今早何敏慧又刻意来等她,想必是打定了主意不肯让伍宇烈有接近她的机会。

    唉!黄馨云无声地叹口气。算了,反正她也不知道能在这儿待多久。

    “昨晚睡得好吗?”何敏慧笑嘻嘻地问。能够杜绝一位情敌,她心情好得不得了。

    “嗯。”黄馨云略微点头,淡淡地一笑。

    “那你还算习惯的,之前还有人嫌吵咧,说那些青蛙一直吵得他们睡不着,还说这里没有HBO,隔天就打包行李回家了。”

    黄馨云仍淡笑不语,和何敏慧在一起,她只有聆听的份。

    “昨晚我可是很晚才睡的,因为陪阿烈哥吃完饭,都已经快十二点了。”

    听见何敏慧提起伍宇烈,黄馨云心跳漏了一拍。“他这么晚才吃饭?”

    “是啊!他有时一忙,都会忘了吃饭时间,我呢,就会像小妻子叮咛他,阿烈哥,要记得吃饭喔!阿烈哥,别太忙了。”何敏慧刻意强调自己的身分。

    黄馨云未吭一声,默默地往前走。

    瞧她这么安静,何敏慧更得意了。幸好这女人不会跟她争,不像阿烈哥的前女友那般强势。

    餐厅里充满了人声,二十几名员工聚在一起用餐,但就是没瞧见伍宇烈的身影。

    一位看来亲切、打扮中性的女子走近黄馨云。“你好,我是张雁容,是品管部门的主管,总裁吩咐我待会儿带你进办公室。”

    不是他本人来带她吗?黄馨云心里失落更大。

    “雁容姊,那阿烈哥人呢?”何敏慧可高兴了,唇眉笑得弯弯的。

    “他一早用过餐就去忙了。”

    “嗯,还记得用餐,很好,那我就不找他的碴了。”何敏慧作势叉腰,一副妻管严的模样。

    “敏慧,你真像阿烈的管家婆。”张雁容笑着打趣。

    “那可不,我就是当定阿烈哥的老婆。”

    唉!她一天到晚把这个当口头禅挂在嘴边,烦不烦哪?

    黄馨云默默吃着饭,未觉自己拧起了秀眉。她不懂自己为什么要生闷气,伍宇烈是总裁,带小职员原就不需要劳驾他,而她也不是他的责任,她有什么好生气的?

    但是,她忆起他那特别温暖的笑容,那专注、闪耀着光芒的星眸,这顿原本香甜的早餐顿时失了味道。

    两个小时后,黄馨云已经正式开始工作,为即将包装的加工食品做抽样检验。

    当她全神贯注时,忽觉有人轻叩窗子,似叫唤着她。

    她回眸,瞧见那道高大熟悉的身影,和煦如常的笑容呼唤着她,口罩外的美目未加思索,立刻灿烂地笑开来。

    走出无尘室,她拉下帽子和口罩。

    “怎么样?工作还习惯吗?”一夜未见到她,伍宇烈难掩炽热的目光。

    原本欣喜若狂的神态,碍于张雁容在一旁,黄馨云只能收敛,仅浅浅地笑道:“嗯,很好。”

    张雁容是明眼人,一望即知这位从未对猪以外的人事物有浓厚兴趣的总裁,明显动了凡心。“总裁都特别交代了,我敢虐待她吗?”

    黄馨云听出她的调侃之意,忍不住红着脸,头垂了下去。

    “少来,不需要我交代,你待人就够和气的。”这些与他一同工作的人们,都是和他有着革命情感的好伙伴。

    “对呀,张姊人很好。”黄馨云连忙抬头附和。

    “好了,别拍马屁,你要做什么就快说吧!”知道他不会闲着没事来聊天,难得他会藉工作之便泡马子,张雁容乐观其成。

    “如果她手边工作不急,我要借她一用。”伍宇烈指指身旁娇小的身影。

    “快走、快走,她手上的工作我来就可以了。”张雁容挥挥手。最好两个人躲起来谈情说爱去,这公司合该有个总裁夫人。

    “要去哪里?”黄馨云愣愣地问。他来找她,她很高兴,可是现在是上班时间,他要带她上哪儿去?

    “抱歉,我忘了跟你说明,由于公司人手不足,你除了担任张姊的助理,有时还得兼任我的助手。”

    “你的助手?”她不解,眼神益加茫然。她做得来总裁助理的工作吗?

    “很简单,现在聘请兽医不易,所以当我兼做兽医的工作时,你就得在旁边协助我为猪仔做检查、打针等等。”

    “什么?”闻言,黄馨云差点晕厥。“你要我……靠近猪只?”

    他见她脸色发白,声音轻颤,只当她是对陌生的工作质疑。“你放心,那些猪很听话的,而且你只是在一旁帮忙而已。”

    “我……我不要,我能不能拒绝这份工作?”这简直是场恶梦。

    “如果你只是害怕猪只接近,那刚开始时你远远看着也无妨。”只要日渐熟悉猪只的可爱,伍宇烈相信没有人会不喜欢它们。

    “她不做,我做!”闻声而来的何敏慧,恰恰听到这个好消息。“阿烈哥,我不是一直要你让我当你的助手?”

    伤脑筋,来了这个搅局的,伍宇烈皱眉。“我不是跟你说过,你没有符合的学历,厂里一切管理都要按着规矩来,有些工作你不能做。”

    讨厌,她就是对读书没兴趣嘛!

    何敏慧气得直跺脚。自从厂区通过什么国际认证,她就不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她真怀念以前和伍宇烈穿梭在猪寮里的快乐时光。

    “我不去!”见伍宇烈把眼神转回来,黄馨云立刻疾声道,强烈的拒绝。

    他呆了呆,一旁的何敏慧和张雁容也愕然。

    这是黄馨云吗?

    她双手握拳,脸上像凝了一层寒霜,罕见的冷硬姿态令人难以置信。

    “我讨厌猪,我对它们一点兴趣都没有,你别期望我会靠近它们一步!”

    何敏慧率先回过神,且兴奋得像中了头彩。“阿烈哥,你听到没?她说她讨厌猪耶!她讨厌猪,是不是代表她也不适合在这里工作?我们是猪肉食品公司,所有的一切都和猪有关,她这么讨厌猪,怎么待下去啊?”

    没错,何敏慧说得对,她根本不适合这里,听到这里是猪肉食品公司,她早就该转头离开,只因为见到帅气英挺的他,她又留了下来。

    为何她就是学不乖,再一次重蹈覆辙?

    “对不起,我的确不适合在这里工作,待会儿我收拾好行李就离开。”黄馨云强忍心头似要崩裂的痛,拼命忍住悬睫的泪珠,点了下头,垂首往外走。

    “等一下。”伍宇烈开口喊住她。“我能知道是什么原因吗?”他心里十分懊悔,她轻颤的肩膀像是压抑着极大的痛苦,他为何一直没有瞧出来?

    他太粗心大意了,昨日她见到满货车的迷你猪,并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得说不出话来。

    张雁容亦满是诧异,一般人没道理这么痛恨猪啊!

    “好。”黄馨云下定决心道。反正她就要走了。

    她抬起头,苍白的脸上,一双大大的黑瞳虽亮却无神,思绪飘至远方。“我和你一样,家里从小就养猪,但我没有办法和你一样感谢它们,甚至喜欢它们。”

    回忆起过往,她的脸上布满阴郁,眸底的酸楚让人看了心疼。

    “反之,它像是诅咒一样,害我度过了凄惨的童年,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被和养猪的画上等号。我每天用力洗刷我的身体,几乎快刷下一层皮,但仍洗不掉全身的猪味,同学都笑我臭,笑我全身都是猪骚味。”

    真是过分!伍宇烈听到这里,恨不得把她那些同学抓起来狠狠教训一番。

    “太可恶了,这群无知的小孩。”张雁容立即发挥正义感。

    连何敏慧也张大着嘴,心想她怎么这么惨啊?“你是白痴啊,要是我,就把他们骂回去。”说完,她连忙闭嘴,为自己竟帮情敌出头而有些气恼。

    黄馨云苦笑。是啊!若换作何敏慧,绝对不会乖乖任人欺负。她叹息,将泪水眨了回去。“说完了,我走了。”

    “不!”一只强壮有力的臂膀挡住她的去路。

    “你……”黄馨云抬头,见他笑容坚定,目光灼灼,融化了她心里长久以来被冰冻的一角。

    “我不能任你走出这里,躲回那个看似安全的壳,那不过是逃避而已,相信我,让我帮你挥去那片阴霾好吗?”

    伍宇烈说要帮黄馨云,也立即付诸行动,但自有他循序渐进的一套方式。

    何敏慧被张雁容找理由留住,心不甘情不愿臭着一张脸,眼巴巴望着伍宇烈带着黄馨云离开。

    此际,黄馨云隔着明亮光洁的窗,看着伍宇烈为一只猪仔做身体检查。

    适才她真是开足了眼界,瞧伍宇烈走进猪室前先量耳温,而且像进入无尘室前一般先消毒,冲洗一番,才换上工作服入场。

    “把猪仔当作一般动物就好,你见过刚出生的小狈吧?或者小婴儿,他们看起来是不是都很可爱?”

    她以眼神质疑,为什么他能为小猪们做检查?

    “我在出国念书前是就读兽医系,当初只单纯的想做一名兽医。”那是他最初的梦想。

    “后来呢?”

    伍宇烈挑挑眉,脸上掠过一道极淡的阴影,随即像拨云见日,扬起笑容。

    “和你的遭遇一样,我的前女友知道我家里养猪后,不由分说就将我甩了,所以我才下定决心,要扭转一般人对猪的看法,去国外念了行销管理。”

    “不,我们不一样。”黄馨云摇头苦笑。“你有勇气改变一切,而我没有。”

    伍宇烈握住她略显冰冷的手。“那我把勇气分一点给你,和你一起披荆斩棘,砍掉过去种种不快。”

    黄馨云回想着刚才两人的那席谈话,脑中浮现伍宇烈身披盔甲,像王子般高举着宝剑,英姿焕发的画面。但引人发噱的是,他的坐骑不是引颈嘶鸣、浑身充满力量的骏马,而是一头猪……

    “嘻嘻!”银铃般的笑声不禁响起。

    伍宇烈在室内瞧见了,正好检查告一段落,他忍不住被那天使般的笑颜吸引,走了出来,“你在笑什么?”

    黄馨云笑得太开心,没发现伍宇烈已走出来,直至头顶一阵黑影笼罩,全身被他的男性气息所包围。

    “啊!”她轻呼一声,小手掩住红唇。

    “你躲在这里偷偷笑我喔?”他真想一手抓来那纤纤玉指,印在自己唇上。

    “谁、谁说的。”她的心跳宛如刚跑完百米竞赛,脸上充满热气,盈亮的双眼是掩不住面对他时的喜悦。

    “快告诉我你在笑什么,不然我就要罚你罗!”他离她极近,近到足以看清楚她蜜色的肌肤光滑细致,一点毛孔都没有。

    “才不要。”她教他紧迫亲密的眼神乱了方寸,可是不知哪来的胆子,她竟和他斗起嘴来,嗓音里漾满浓浓的笑意。

    “真的不说?”伍宇烈的眼神转而落在那娇美如玫瑰花瓣的唇上。

    “对。”他们的对话,就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毫无营养,却乐此不疲。

    “那,我就先给你一般性的惩罚。”话方落,他的唇便覆在那渴望已久的纤指上。

    “喔!”黄馨云惊呼一声,小手像烫着般收起。

    他立刻进而攫取那两片粉红的嫩唇。她的心陡地一跳,接着屏住气息。

    伍宇烈轻轻摩挲她的唇瓣,感受那柔嫩的触感,请求她为他开启芳香之门。

    她无法抗拒,芳唇微启。

    黄馨云不自觉仰起身子,踮起脚尖,怯怯地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

    伍宇烈将她拥进怀中,加深这个吻。她的嘴好甜,他几乎欲罢不能。

    记忆中,他可曾品尝过这般甜美的滋味?

    不是刻意拿她和前女友丁怡文相比,而是他从不知恋爱会使得一切变得更加美好。

    当年是丁怡文主动表示要和他交往,他只觉得无可无不可,因为那时身旁的友人都有了女朋友,只剩他孤家寡人一个,偶尔还被人消遣,故当资讯系的系花主动接近他时,他也不加以拒绝。

    但他现在明白了,唯有真爱才会丰富生命中的色彩,他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瑰丽而美好的。

    “唔……”黄馨云忍不住低吟。他如此热切的拥吻让她快喘不过气来了。

    当他终于松开她时,她立即大口大口的喘息。

    “你还好吧?”他忧心仲仲地问。是他吻技太差了吗?

    “嗯。”她点头,小脸不禁涨红,眼眶也红通通的。“对不起,是我自己忘了呼吸。”

    “呵!”伍宇烈喜不自胜地笑了,胸臆间亦充满了骄傲。是他的吻让她太投入了吗?“傻瓜,接吻也要记得呼吸啊!不然,我就得为你做人工呼吸了。”他捏捏她的鼻子。“虽然人工呼吸也是口对口,可是我比较喜欢有回应的那一种。”

    这么快,好吗?黄馨云为他们之间进展得太过神速而略感不安,但他单纯的笑容和无讳的感情,又让她稍稍放宽心。

    她清楚他对她是不同的,虽然两人相处得还不够久,但她看得出他待她和何敏慧的不同之处。何敏慧多半是自动黏上他,他虽未严厉的斥责,但总是会很快的避开何敏慧的碰触,可是,他对她却是那么自然投入。

    “来,我们多试几遍,免得你让自己窒息而死。”语毕,伍宇烈轻啄了一下刚被吻得红肿诱人的唇瓣。“要记得呼吸。”再叮咛一声,他又浅啄一口。

    “嗯。”这回反倒是黄馨云按捺不住了,她羞涩地扳住他的脸,让他专心地吻她。

    “呵!”他的笑声融入了甜蜜的吻中。

    这一日,天空晴朗无云,树阴下两道身影交缠着。魔咒于焉解开,王子终于释放了公主长久以来被禁锢的心灵。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好骚最新章节 | 总裁好骚全文阅读 | 总裁好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