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总裁好色 > 第六章

总裁好色 第六章 作者 : 恬蜜

    【第五章】

    号外!号外!

    郎氏集团第三代总裁从自己的船下来,还买了只“鸡”回家!

    隔天,台北市各大便利商店最新一期的“麻辣周刊”,封面就是郎俊邵和方蜜满脸错愕的亲昵照。

    标题耸动,内容极尽旖旎,很快的,电视萤光幕也打上了跑马灯,但都是翻自“麻辣周刊”的内文与照片,造成“麻辣周刊”被抢购一空。

    一时之间,郎俊邵成了最火红的话题人物。

    方蜜没想到居然被对手周刊抢先一步,所有辛苦付诸流水不说,自己也成了封面人物。

    “搞什么!”一本“麻辣周刊”砸向墙壁,殷浩的火气飘得有台北一零一大楼那么高。

    对手动作这么快,显见早已有备而来,让他们连应对的时间都没有!

    “怎么可能?”方蜜也大呼不可思议。

    周刊还列出许多邮轮上的精采演出画面。

    “怎么不可能?”她不出声还好,一出声更提醒了殷浩,自己的手下被对手周刊登上封面的糗事。“他们空下版面,就等你这个笨蛋入镜,然后抢印一批,现在的媒体本领之强,新闻二十四小时播放,还有一种叫SNG连线,这里才死了人,立刻家喻户晓!”

    “总、总编……”方蜜自知理亏,平日大刺黥的嗓门顿时成了小猫叫。

    “你很行嘛,我要你去主跑封面,你就给我跑去上敌对周刊的封面。”殷浩阴森的冷笑,让人头皮直发麻。

    “总、总编,你还是不要笑好了。”笑得她毛骨悚然。

    “给我滚!”不要他笑,那他就发狠赶人。

    “总编……”她无辜的大眼眨巴、眨巴地望着他。

    “滚回去!”现在使出纯情这招也没有用啦!明眼人都看得出她上船前和上船后有什么不同!

    那张小脸明显流露出一丝小女人娇态,分明印证“麻辣周刊”的封面照不假,她确实让郎俊邵给吃了。

    “我是教你上船,可没教你上床去!”工作期间给他发情,好,很好!

    “总编!”圆瞳顿时浮上水气,方蜜涨红了脸,又没脸为自己争辩。

    她搞砸了工作是事实,和郎俊邵之间也不是空穴来风,她不禁又羞又气,最后咬紧下唇,扭头冲出办公室。

    “总编,那个……”一旁,同事小刘实在于心不忍。

    “做什么?”殷浩的口气仍像吞了火药,心里则叹口气。傻瓜,再下走,“麻辣周刊”找上这里,就来不及啦!

    “你对方蜜太凶了。”小刘想仗义执言。

    “会吗?”殷浩咆哮了句。

    “嗯……不会。”小刘没有骨气,识时务地噤声。

    来到郎氏集团的大楼前,方蜜错愕地看着记者像人墙似的,一早就将大门团团堵住。

    “郎俊邵先生要不要为‘麻辣周刊’的报导说几句话?”

    “郎总裁对于‘麻辣周刊’的报导,认为有不实的地方吗?”

    各路兵马齐聚,郎氏集团大门外像极了百货公司的拍卖会场。

    “请问郎总裁买的那只鸡好不好吃?现在在哪里?”有人出言不逊,瞹昧的话逗笑了在场所有的记者。

    方蜜不敢现身,远远躲在电线杆后,娇小的身子紧紧贴着那根水泥柱,似乎把它当成了护身符。

    她很难再向前一步,更遑论见到郎俊邵本人。

    “抱歉,各位记者先生小姐,我们总裁并不想对于‘麻辣周刊’上的报导发表任何意见。”胡恩威代郎俊邵出面,和警卫一同勉强维持着秩序。

    他的话未带来劝阻的效果,记者不但不离开,还更往里头推挤。

    “请大家离开,我们还有工作要做。”胡恩威板起脸道。

    “我们也在工作啊!”记者群中有人挺身应了句。“我们是维护社会大众知的权利,郎先生不能一直保持缄默,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对!”像是接力赛,一波又一波的质疑声浪源源不绝。“听说‘海神号’隶属的洋扬国际旅游正是郎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请问郎总裁对自己的观光邮轮有何看法?”

    “他还有什么看法?他自己都玩得不亦乐乎!”人群中冒出嘲讽的话。

    “哈哈哈……”所有记者哄堂大笑。

    胡恩威的脸色更加难看,他低头对警卫附耳交代了几句,待警卫离开后再转向记者们。

    “请各位注意自己的言行,我们将保留所有的法律追诉权,我已请附近的警局支援,请各位即刻离开!”虽不想得罪媒体记者,可是胡恩威已别无他法。

    “什么嘛,找警察赶我们?”

    “哼,杀人的喊救人!”

    记者轮流抗议了几句,才快快不悦的离开。

    方蜜直到人群散去,才敢探出头。

    不敢轻忽大意的胡恩威,直守到最后一名记者离开,视线梭巡了一圈,恰巧发现方蜜。

    “方小姐。”

    “嗨,你好。”唉,真是糗弊了!方蜜讪讪地现身。

    “总裁见到你一定很高兴,他从早上就担心你了。”胡恩威领着她,为她挡住旁人好奇的眼神,走入直达电梯。

    “是吗?”担心个鬼啦!明明有她的电话号码,不会打给她吗?当初还说得这么好听。方蜜想来就有气。

    电梯门一开启,就听见郎俊邵焦急的声音传来。

    “恩威,楼下的情况如何?”

    “都是你害的啦!”好不容易出现了出气筒,方蜜自然逮住机会发难。

    “方蜜!你来了?”郎俊邵又惊又喜。“但你太不小心了,怎么这个时候来?现在大门外挤满了记者,你不怕被他们发现围剿你?”

    “你还会关心我啊,郎总裁?”只会满嘴甜言蜜语,一早也不见他关心问候。

    “我当然关心你啊,我一早就忙着应付四面八方的关切,担心你有没有事,却没有时间打给你,心里着急死了。”郎俊邵急忙上前,担忧全写在脸上。

    见状,胡恩威悄悄地离开,将空间留给两位。

    “你说呢?我都被你害死了!”方蜜手中的“麻辣周刊”随即朝他丢去,接着双手掩面。“我还要不要做人啊?”

    “方蜜,对不起。”他完全不想再看那本周刊一眼。上面用极耸动、不堪入目的字眼,揣写两人之间的激情,把原本美好的情事写成了三流小说。

    “算了!”见他眼中流露的内疚之情,方蜜气也消了。本来嘛!那个狗仔又不是他安排的,他有何过错?

    心里的担忧让郎俊邵迫不及待的拥她入怀,确定怀中温暖的身子安然无恙,他才安心。

    “我又何尝不担心你?”抵着他厚实的胸膛,方蜜闷闷的说,一颗心早就融化了。

    “方蜜!”她诚实无讳的告白,让郎俊邵开心得像飞上天,薄唇绽出笑容,柔和了原本紧绷的脸部线条。他俯首寻找着思念的红唇。“天啊!才和你分开一天,却恍如隔了一世纪!”他觉得永远吻不够、要不够她。

    她在他密实的吻下嘤咛一声,随即学着他的技巧回吻着他,

    隐约中,似有道咆哮声传来,可是郎俊邵充耳不闻,与方蜜一同沉醉在**的世界里,直到一阵冰凉的感觉贴上他的太阳穴。

    “你死定了!”一道冷冽的声音宣判他的死期。

    郎俊邵发现自己被一把黑色枪管抵住,感到全身血液似乎褪尽。

    “爸!”方蜜察觉到异状,迅速恢复理智,匆匆忙忙地想自郎俊邵的怀中挣开,发现来人居然是她老爸,后头则是来不及出声警告的胡恩威。

    方蜜的父亲方大同从派出所员警的手中抢来“麻辣周刊”,立刻查明郎氏集团的地址,火速赶来,没想到竟然会撞见这一幕,脸色当场黑了一大半。

    郎俊邵虽被手枪抵着,还是先想到方蜜。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紧紧护着她,用身体挡住她。

    这动作更是惹火了方大同,他只知道女儿被轻薄了,差一点扳机就扣下,直接送郎俊邵上西天。

    “爸!爸!你别冲动!”方蜜急忙拉好上衣,同时劝阻老爸。“爸,你误会了,俊邵他不是坏人。”

    “气死我了!”这下他真不知该先毙了谁?女儿是他的命,可是她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和这死小子苟且,还为他说话。

    情急之下,郎俊邵灵机一动。“爸!你真的误会了。”

    这下不仅方大同惊诧,连方蜜也愣住了。

    见他成功转移了注意力,额际的枪管暂时失去了准头,郎俊邵大着胆子,将那把吓人的枪稍稍挪开。“爸,您先听我解释。”

    “你叫谁爸?”如雷般的吼声响起,手枪再次瞄准郎俊邵的眉心。

    “爸!不行啊!”方蜜一跃而起,直想冲到郎俊邵面前,但还是被郎俊邵扣在身后。

    他誓死护着她的模样,让她感动得想哭。

    一股怒气又从方大同胸口冒出来,忍不住训了方蜜一顿,“我是怎么教你的?从小教你们做人要守规矩,可是看看你做了什么?你先是当狗,后是当鸡,把我的话都当戍耳边风了!”

    用不着回头,郎俊邵也知道方蜜眼眶一定红了。

    “爸,您别怪方蜜,一切都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方大同怒气狂飘,口水飞溅到郎俊邵脸上。“你知道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名节,杂志登成这样,你要我女儿在街坊邻居面前怎么拾得起头来?”咆哮之后,方大同顿了顿,眼里满是狐疑。“还有,你为什么一直叫我爸?”

    “因为我和方蜜已经决定要结婚了。”郎俊邵脸不红气不喘,坚定的说。

    “什么!”在场其余三个人的抽气声同时响起。

    方蜜从没听郎俊邵提及结婚的事,胡恩威对此事更是感到诧异。

    “是,我们早就决定要结婚,只等登门请求您的同意,没想到这次上船查访‘海神号’的真相,却让两个人的关系提前曝光。”郎俊邵直达刚才想到的说词。

    “你是说,你们早就认识了?”对方爽快的表示要娶他的宝贝女儿,看来并不是薄幸的花花公子,可是方大同还是有几分质疑,眸光如刀,有如讯问重大案件的要犯。

    “是。”郎俊邵从容不迫,与生俱来的优雅自信,为他加了不少分。

    “方蜜,他说的是真的?”方大同转而问向女儿。

    对方将他女儿护在身后,(更多好书加一六四五五六三七二)他不是没有看到。说实在的,他在警界服务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他看过太多为了利益急着把女人撇到一旁的坏胚,但这个郎俊邵,明明死到临头,仍不忘保护方蜜,着实让他另眼相看。

    方蜜探出头来,点点头。她太了解老爸的个性,这时不赶紧安抚他,郎俊邵真的会没命。

    “你爱这家伙吗?”方大同又问。

    “嗯。”方蜜点点头,害臊的应了声。但这回她可不是敷衍老爸,而是发自内心。

    闻言,一阵笑意立刻涌入郎俊邵眼里,他握了握掌中的柔荑,若没有旁人在场,他早就冲动地搂她入怀。

    “好吧!你说个日期。”这些小细节自然没有逃过方大同精锐的双目。既然生米都煮成了熟饭,他再当个老顽固,只怕会毁了女儿一生的幸福。

    “啥?”这会儿换方蜜吃惊。老爸这么快就被摆平啦?

    “你什么时候把我女儿娶回家?”没结婚,少不了闲言闲语,他可不要女儿躲躲藏藏,像见不得人似的。

    “爸,你说什么?”她是不是听错了?老爸在问郎俊邵何时把她娶回家?

    她和郎俊邵又认识不久。

    “你们都这样了,不结婚怎么行?”方大同的眼里再次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呃,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又没有这么急,有必要今天就决定日期吗?”谁规定做了那档事就一定要嫁?但为了顾及在场所有人的生命安全,方蜜只好打哈哈。

    “你懂什么?我可不准这家伙打马虎眼,现在不把日期定下来,我怕这家伙事后反悔。”想吃干抹净定人,门都没有!先吃他一颗子弹再说!

    “爸觉得什么时间妥当?三个月后好吗?”小表灵精又不想“负责任”了!看在郎俊邵眼里很不是滋味,于是忙着和未来的岳夫确定日期。

    方大同眉头深皱,显然不太满意。

    “那两个月?”早一点也好,把方蜜娶回家,他才能安心。

    “喂!”方蜜紧张地大喊。奇怪,他们现在讨论的是她的婚事吗?她又没说要结婚。

    方大同根本不打算先问过她,直接否定。“太久了,你要方蜜这段期间躲在家里不能出门吗?”

    “谁说我不能出门,我不介意好吗?”过个几天就没事了,她才懒得管别人的看法。

    但没有人理她。

    “那就一个月,婚期订在一个月后,爸觉得如何?”郎俊邵左一声爸,右一声爸,愈叫愈顺口。

    “好,就一个月后。”方大同眉宇渐渐舒展。虽然仓卒了点,但给女儿一个名分最重要。

    “天啊!”一个月,一个月后她就要嫁人?有没有搞错?“为什么没有人问问我的意见?”方蜜只能无语问苍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好色最新章节 | 总裁好色全文阅读 | 总裁好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