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总裁好色 > 第五章

总裁好色 第五章 作者 : 恬蜜

    【第三章】

    汽笛声响起,载满乘客的“海神号”由基隆佰出航。

    “海神号”长一百六十二公尺,宽二十二公尺,载客量最多可达七百名,客房数一共为三百五十间,拥有的设施如同容纳了数间五星级大饭店。

    上百名工作人员有着最亲切的服务,加上蓝天白云,无垠的海洋,乘客可以尽情放松,无拘无束,怎么说都是令人向往的假期。

    如果再加上船上有“司贝秀”,那就更划算了。

    这里的美食几乎是二十四小时提供,菜色更综合了各国口味,台式清粥小菜、日式料理、韩国美食……应有尽有。

    不必等到午夜,甲板上还艳阳高照,在这里,豪华的酒吧已经展开激情之夜,一盏盏的霓虹灯,预告着即将上演的表演秀。

    “来喔,掌声热烈一点,我们的小姐也会回报更多的热情,这里除了不能摄影拍照,做什么都可以啦!”主持人大力放送,观众也回以一阵鼓噪欢呼。

    音乐响起,穿着比基尼,露出姣好身材的妙龄女郎妖娆地走了出来。

    “好耶!赞耶!”呼喊声和口哨声明显传达观众的热情。

    在场者清一色是男性,除了舞台上挑逗众人的是女人之外,只见少数一、两个女服务生,方蜜亦是其中一名,她在线人的安排之下混进了这趟旅程。

    她抓紧手中事先藏好的迷你数位相机,小心地对准舞台还有那些大流口水的观众,拍下不少精采画面。

    男人们被逗得全身热了起来,莫下更用力地鼓噪。

    女郎随着强烈的节拍劲舞,之后,像蛇一样盘绕住冰冷的钢管,带动男人更加热血沸腾。

    “掌声再大一点!”主持人嘶声呐喊。

    天啊,她都快聋了!方蜜揉揉耳朵,没多久,又让叫声震得耳膜都快破了。

    “死殷浩,回去找你算帐,要是我耳朵聋了,一定申请职业伤害赔偿!”

    忽然看见儿童不宜的画面,她心里惊呼一声。

    方蜜至此忽然想到殷浩曾说过的话——

    你放心,我教线人务必安排你做跑堂的。

    “算了,还是放你一马,幸亏你没教我去表演脱衣秀。”她的小嘴这才不情不愿地低喃。

    “嘻嘻,真的好大喔,不知道是天然的还是加工过的?”方蜜一时也兴致勃勃,想多拍点特写镜头回去造福男同事们。

    在她忙碌的同时,没注意到角落有个咬牙切齿的男人。

    “可恶!”郎俊邵隐身于人群中,强忍着内心的愤怒,青筋浮额,脸色难看。“到底是谁把父亲旗下的邮轮变得如此不堪?”

    他发现舞台上的女郎开始宽衣解带,于是忿忿地把头撇向一旁。

    “嘿嘿,小费准备好喔!”主持人宣告着另一波的高潮。

    妙龄女郎步下舞台,走向观众。

    众男客满足又忘情的纷纷呐喊着。

    “嘿嘿,觉得不过瘾的人还可以去隔壁的卡拉OK,那里会有更大胆的等着你喔!”主持人又火上加油,还不停扬扬扬。

    “卡拉OK怎么走?”郎俊邵决定一次查个清楚,于是向服务生询问道。

    “出去之后左转就看得到了。”服务生亲切地说明。

    他大步一迈,仍没注意到另一个角落里娇小的方蜜。

    转到卡拉OK是明智还是不智的选择?郎俊邵一坐定在U字型的沙发里,就发觉自己脱身无望。

    “先生,你好俊。”女人开口,完全不是本地的口音。

    郎俊邵心中更是充满问号。这些女人来自对岸?

    “有没有更进一步的服务?”他要找个人好好地套问清楚。

    “有,当然有了。”服务生笑嘻嘻地说。男人最懂男人了,这时候还没反应就不是男人。

    领着郎俊邵来到特定的房间,服务生请他暂候一下。

    “我立刻带一位最新鲜的进来。”

    才退出套房,就见一位女子正从走道另一侧走来,服务生连忙出声。

    “喂,你!”

    方蜜刚从酒吧悄悄摸了出来,再移向舱房区,听见有人喊她,一时还搞不清楚状况,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走道上就只有她一人。

    “别看了,就是你。”服务生上前握住她的手腕。“你是新来的吧?好好伺候里头的贵客,知道吗?”

    什、什么?贵客?

    “你弄错了,我不是鸡!”她小脸涨红,恼怒的大喊。

    “什么鸡、鸭,快进去啦!”大陆妹也知道鸡?嗟!没时间和她闲扯,服务生急忙准备把她送进房间。

    “不、不行!”方蜜死扳着门,就是不愿。

    但转念一想,要当封面新闻,就需要更有说服力的画面。

    “好,我去!”这么重要的任务,舍我其谁!到时候拍下那名贵客的嘴脸,再来想办法逃吧!

    怀着忐忑的心,方蜜进了套房,全身打着哆嗦,来到床边。

    “你、你好。”她小手抓紧相机,随时准备动作。

    “你好。”贵客转头过来。

    “是你!”

    “是你!”两人同时大喊。

    “郎俊邵!”罪证确凿,她总算抓住了他的小辫子!

    “拜托,我是为了调查事情的真相才会假装客人上船的。”没想到服务生带进来的女人会是方蜜,郎俊邵不仅诧异,一时之间,他以为她又转行了。

    “搞不好就是为你自己准备的。”方蜜满脸不以为然。

    “那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上床来?”他火冒三丈,想到方蜜可能luo身在别的男人怀中低吟:心中莫名一阵恼怒。

    “拜托你发音标准一点,是船不是床。”方蜜很下屑地纠正他。

    “我是因为太震怒了,你竟敢质疑我的品德操守。”他堂堂总裁,竟被她抹黑成饥不择食。

    “你还有什么品德操守?”她又用鼻孔看他。

    “不准你用朝天鼻指向我!”郎俊邵简直气炸了,什么鼻孔有个性?他是疯了才曾经觉得她可爱。

    高大的身子霍地从床上弹起,俯首怒视着她。

    “谁教你人高,我只能‘瞻仰’你嘛,你可不能怪我喔!”方蜜藏不住得意的笑容,咧着嘴道,两颊有着深深的酒窝。

    “你……”该死,即使震怒时都觉得她的酒窝好可爱,他现在不止是疯了,还病人膏肓!

    “我说‘狼’总裁,您就笑一个,我给您拍个照,作个纪念。”方蜜忽然觉得逗他很有趣,更想逮住他来张特写。

    “不许拍!”他气急攻心,想夺定她的相机。

    “来嘛,笑一个,快!”她抬高双手,扭动纤腰,想从不同的角度拍他。

    方蜜笑嘻嘻,郎俊邵却怒腾腾。

    “不准拍!”

    “来嘛!”她不怕死的一直逗他。

    砰砰砰,突然传来连迭的敲门声。

    “抱歉,听说有记者混进来,我们要开门检查一下。”服务生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不会吧?”方蜜全身一僵。“死了、死了,这次真的死定了。”封面新闻还没到手,她倒要捐躯了。在陆地还有处可逃,但这里是海上耶,莫非她真的要跳海?

    “冷静。”郎俊邵也不免紧张,但他毕竟身为一个集团的领导人,危机中尚能保持冷静。

    情势逼人,他别无选择,抓住方蜜的身子往床上一倒,

    她深深爱上了这种感觉,叹口气,偎向他怀中。

    深夜,海面风平浪静,邮轮平稳地行驶在深蓝色的大海上。

    方蜜却溜了出来,步上甲板,吸口清新微凉的空气。

    她发现夜空就像一大块黑色的丝绒,上面铺满璀璨晶莹、大大小小的钻石,忍不住赞叹。“好美喔!”

    少了光害和建筑物的遮蔽,夜幕得以完整呈现眼前,让她有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她转而来到高级套房区,瞧着房门上的房号,忆起下午郎俊邵特别的叮嘱。

    “记得,我的房号是VA-3,晚上一定要来找我。”

    他们分头进行采证的工作。

    郎俊邵得知她的身份后,并不像一般人对周刊记者嗤之以鼻,完全尊重她的专业,再度提升她对他的好感。这趟邮轮之行,让她扭转了对郎俊邵的偏见。

    “你要记住,安全第一。”郎俊邵不厌其烦的叮咛。他其实还是担心方蜜,只是看出她对这份工作的认真和重视,所以尊重她的选择。

    “知道啦!”方蜜从小被爸妈叨念惯了,随口应道,但心里感受到郎俊邵和她父母一样的关心,顿时心中充满感动。

    “记得晚上要到我房间来,否则我就广播找你。”堂堂总裁也干起了恐吓的勾当,威胁她。

    “是,收到!”她双腿并拢,向他行了个军礼,俏皮的姿态逗笑了他。

    收回思绪,方蜜轻把门板。

    “是我。”她压低声量,虽然四下无人,她仍不敢大喊,以免引来注意。

    无人应门,她又低喊一声。

    “喂,郎俊邵。”

    门倏地被拉开,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拖了进去。

    接着门迅速地关上,室内一片黑暗,她被抱得密不透风,双唇更被狠狠的吻住,

    唇印上她香汗淋漓的短发,沙哑地低喃道:“蜜,我爱你。”

    爱,悄悄来到,快如闪电,让他毫无招架之力。

    方蜜听到了,唇角高高扬起,眼睛眯成一条细缝。

    郎俊邵看到的就是她这副笑得贼兮兮的模样。“喂,当男人告白时,是不希望得到这样的笑容的。”

    方蜜眸光灿亮的瞅着他。“我在想,下次谁敢再笑我没有女人味,我一定把你介绍给他们,让大家跌破眼镜,最好眼珠子都掉出来。”

    真是败给她了!不过,她这么说也等同认了他。郎俊邵从没遇过这么特别的女人,看来他往后的生命会更加精采。

    结束了四天三夜的航行,方蜜怀疑自己吃了郎俊邵的口水,被他同化了。

    白天,她为了报导而忙碌:夜里,她则迫不及待投入他的怀里,她觉得自己也快成了好色之徒!

    不行、不行,怎可丢了使命感?别忘了,她可是正义小先锋!

    她答应过郎俊邵,在事情的真相尚未明朗之前,报导的角度会客观、公正,力求对郎氏集团的伤害减至最低。

    “那我们就循着原来上船的方式,各自下船,回去以后有空再联络啰!”

    方蜜穿上衣服,随手扒了扒头发,一心只想快点回杂志社进行下一阶段的工作。

    郎俊邵纳闷,他的魅力似乎对她丝毫没有影响!多少风情万种的女人等着他青睬,她却“利用”完他之后,就想走人?

    他将她拉入怀中,忿忿不平地咬嚼她柔软的唇办,带着惩罚的意味。

    “谁准你有空才联络?你回去写完报导立刻打电话给我!”他语气中有丝霸道,懊恼不能再像这几天夜夜拥她入眠,她却表现得不痛不痒。“你的手机呢?”

    方蜜被他狂风似的吻搞得昏头转向,迷蒙中听见他问话,乖乖的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只见郎俊邵顺手接去,长指在按键上飞舞,没多久,他的手机响了。

    “你的电话。”她傻傻地道。

    他并未急着接听,只把手机还给她。“现在,我们的手机里都有彼此的电话,任何时候我打电话给你,你都不准不接。”

    郎俊邵其实不是这么专制的男人,但看见她急着甩掉他,让他心里大大的不悦。

    方蜜愣了好一会儿,悟出其中道理,浅浅的笑容逐渐漾开,像不断扩大的涟漪。“这是不是表示你很在乎我?”

    “是,没错!”他好气又好笑,这小妮子,占尽他的便宜!眸光探索着那双盈盈大眼,指尖忍不住磨挲她的香腮。“快走吧!”他也没忘了正事。

    “嗯。”方蜜上前将头凑到他的胸前磨蹭了两下,像只顽皮的小狈跟主人撒娇。“那我走啰!”

    没见到郎俊邵深吸口气,压抑胸口急违高张的情愫,方蜜拉开房门,便像火车头般往前冲。

    她还没走到电梯,就撞上其他房客。

    “哎呀,对不起。”她摸摸撞疼的头,小嘴咕哝着道歉。

    “等等!”也准备下船的男客,本想破口大骂,待看清楚面前玲珑可爱的方蜜,立刻抓住她的手。

    只怪方蜜太可口了,被郎俊邵滋润得水水动人,两颊仿佛掐得出蜜汁来,红唇湿润诱人。

    任谁都看得出男人色迷迷的一双贼眼,方蜜气得想甩开他的手,无奈对方箝紧了她,力气更远在她之上。

    “放开我!”方蜜娇斥一声,拼命想甩开他。

    “别忙,让哥哥疼你。”男人垂涎的脸凑了过去,厚重难闻的鼻息直扑方蜜的小脸。

    “恶心!”方蜜强忍着想吐的感觉,脑筋迅速地转着。“你不放手可别后侮啊!”别怪她没警告他,她藉着男人抓紧她的手,借力使力地抬起右腿往他踢去。

    “啊——”男人惨呼出声。

    “放开她!”郎俊邵的斥喝亦同时响起。

    原来郎俊邵放不下心,打开门跟出来,看见方蜜受到骚扰,立刻火速冲上前。

    “方蜜!”他正想抓起眼前的男人痛打一顿,没想到对方却曲膝跪在地毯上,痛不欲生的样子。

    “痛、痛死我了,你这个女人……”抬起头,男人又痛又怒,五官扭绞成一团。

    “谁教你想对我非礼。”方蜜回敬他一句。呼!好险逃过一劫,但他刚才抓痛了她,害她的手腕红了一圈。

    “方蜜,你没事吧?”郎俊邵松口气,看来这个小表灵精给了那个男人重重的一击,让这家伙避过了在他的拳头下去掉半条命的机会。

    “呵!我当然没事啊!这种事我又不是第一次碰到。”发觉郎俊邵奔来,方蜜抬起得意的小脸,灿烂的笑着。她的工作可是水里来,火里去,不学点基本逃生技巧怎么成?

    郎俊邵却为她捏了把冷汗,细胞也死了一大堆。“不行,你还是跟我一起下船吧!我不能再让你冒相同的危险。”

    “可是……”方蜜才想抗议,服务生正好闻讯而来。

    “我非常中意这个女人,她把我服侍得很好,我想带她下船,包下她几个月。”郎俊邵先声夺人,拿出皮夹,将原本打算下船时才发的小费全数塞进服务生的手里。

    “喂!”干嘛平白无故给别人这么多钱啊?方蜜在一旁瞪大了眼。

    闭嘴!郎俊邵以眼神暗示她,又怕方蜜口无遮拦,忙用嘴堵住她。

    哇!这么猴急喔?英雄本“色”,服务生已见怪不怪,但公司有规定,这些女人大多没有居留权,不适合让客人带下船。他为难地看着手中厚厚的钞票。

    幸好殷浩事先布下的线人及时赶到。“没关系,有事我负责。”

    “是。”见有人顶着,服务生乐得有钱可以拿。

    “可恶,我要告你们这艘邮轮!”一旁痛得直惨叫的男客见无人搭理,气得脱口大骂。

    “先生,不好意思,我带你到医务室去。”那名线人边说着,边朝方蜜使个眼色。“你们快走吧。”

    “喔。”为免横生枝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方蜜只好点点头。

    她随着郎俊邵回到他的房间拿行李,然后一起离开。

    总算要上岸了,结束船上这几天来的种种刺激,接下来,他们还有更多事要忙。

    随着阶梯缓缓而下,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陆地。倏地,一道人影冲出来,对准方蜜和郎俊邵猛地按下快门。

    “哇,是狗仔!”方蜜很清楚,这完全是同行才会有的举动。

    猝不及防,两人就这样成了镜头下的猎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好色最新章节 | 总裁好色全文阅读 | 总裁好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