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掌勺玩家 > 第三章 一展厨艺

掌勺玩家 第三章 一展厨艺 作者 : 宇凌

    天翻地覆的变化,指的就是纪岚卖身为奴那一天起的生活。

    根据桂永良的说法,相宇之觉得纪家人太麻烦,他不想日后生事,所以才要纪德、樊氏将纪岚出祖籍,这样一来双方再也无关。

    再来为免夜长梦多,所以当日桂永良才赶着骡车去接人,为的是在接走纪岚后便将合同直接送交官府盖印生效。

    虽说是卖身为奴,但就如同当日桂永良保证过的,在相家庄子里干活,可是有衣服可替换的。

    当日除了把合同送交官府,桂永良还领了纪岚去成衣铺子,替她添了两套现成棉衣,虽因纪岚太过瘦小,使衣裳显得过大,但请方兰改改尺寸便成。

    除此之外,鞋袜也是两套,另外再添了个小镜台,据说是因为空房只有桌椅床铺,所以额外添购了。

    林林总总算下来,除了把她买走的二十两,相家还另外支出了六两银子,光是这笔开销,其实就足够一般人家吃好穿好过上一年半载了。

    而且就桂永良私下透露,这银两当中有一部分是相宇之的私房,其中二两银子是来自方兰私心想给她添点行头,剩余的则是每个月从相家城中的老家送来的月银支付。

    可想而知,相家田庄这位三公子,不管过去如何意气风发,现下都是得紧着银两过日子的。

    在得知这些内情后,纪岚对于相宇之的好感度瞬间从负分变成六十分。

    贵人!真是贵人啊!

    虽不知道方兰在相宇之面前说了她多少好话,但能够点头就代表他还不坏,愿意出手救她,既是如此,她就好好照顾这位挑嘴又坏脾气的三公子吧。

    一边回想着近几日来的变化,纪岚一边抱着柴火往厨房跑,脚步甚是轻快。

    自从脱离纪家,她天天吃得饱、穿得暖,有水洗浴,整个人打理得极为清爽,枯黄干裂的长发也让方兰替她梳理得整齐,绑成了两边小麻花辫子还系上一根旧丝带。

    从来没想过,原来遇上个好主子,卖身为奴都比当个自由人好。

    说真的相宇之这人还挺放任下人的,除了刚入庄子那日她去拜见过他,被吩咐了一些规矩以外,之后她就是镇日忙活厨房各式菜肴,目标便是放在让相宇之可以餐餐吃饱饱。

    尽避相宇之有点挑嘴,同样的味道尝过两、三次后就不太爱吃,但只是应付个挑食孩子,纪岚自认难不倒她。

    更何况,只要菜煮得好吃,她连主子都不用去拜见!

    这样的安排让她乐陶陶了许久,过上了几天穿越以来最逍遥的日子。

    今儿个午饭她打算来弄个烤鸡腿,家里长工在田间逮到一只野鸡,油水不多,但给主子补补倒是还不错,剩余的据说他们几个人都能分到一点,所以纪岚打算弄个鸡肉串烤,一想到那油香与肉香混合的滋味,她觉得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站住!”

    咦,这声音好耳熟。纪岚停下脚步,缓缓回头,果然,是相宇之啊!可他怎么一副看陌生人的眼神在打量她?

    “见过三公子。”纪岚摸不着头绪,但几日下来也晓得相宇之脾气不好,因此只得先行问安。

    “妳是谁?”

    相宇之今日一袭素雅的柳叶纹窄袖衫,青白色调衬得他一头乌发如幽夜,那出色的长相让他看来颇有几分仙气,不过冰山脸把仙气硬生生折半了。

    是说,这对话怎么好生熟悉,啊……对了,她刚遇上相宇之时也是一样的情况,只是之前在正房,现在是在正院。

    纪岚眨眨眼,纳闷道:“我……奴婢是纪岚啊。”

    啧,穿来这么久了,她还是不习惯这个自称词。不过现在是怎么回事啊?她前几日不是才拜见过相宇之?

    “妳……”相宇之的眼神明显愣了三秒钟,“妳是纪岚?”

    几天前他见到的明明是个干巴巴的瘦丫头,浑身上下只剩骨头的那种,头发又干又枯,像极一束稻草,说她是殭尸他也会信,还一度怀疑自己鬼迷心窍,干什么买个养不活又会跟自己顶嘴的大麻烦回来。

    但此刻这个一身活力、脚步轻快,表情也开心至极的小泵娘,居然就是纪岚?这前后会不会相差太多?

    他是知道纪家刻薄了纪岚,所以把一个小丫头残害得几近皮包骨,根本像只饿过头的小猴崽子,但现下站在他眼前的小泵娘,发丝梳理有型,活泼中透露着一点儿娇柔,眼神明亮有神采,皮肤虽然稍黑了些,身板也瘦了点,但看起来就是个半大不小的姑娘家了,跟之前根本判若两人!

    “是啊,怎么了?”纪岚不解。

    “没事。”相宇之飞快地敛起过分外露的惊讶情绪,改口道:“今晚菜色是什么?”

    “我想想……”纪岚也不意外,来这儿工作几日后,她深深感觉到,相宇之的胃袋跟她那些吃货同学差不多,只是脾气差了点、态度傲了点,不过老板最大,她这小小员工只要福利好,什么都能妥协的。“嗯——我准备了香菇煎角子……”

    “前日吃过。”

    “那野菇烩羮加面片儿……”

    “太热。”

    “不然炒菇配蛋丝凉面吧!”真挑欸,偏偏她今天主要准备的就是野菇跟面粉类,古代可没冰箱,这儿冰窖又小,所以她多半当天有啥便煮啥。

    至于那个鸡肉串烤,她打算给他个惊喜,暂时不想说出来,所以这家伙能不能别再一直问啊?

    “妳尾音挑这么高是不高兴?”相宇之挑眉。这丫头,才来多少天,不只养出点肉,还把胆子养肥了?

    “我是快变不出花样了。”纪岚微微噘嘴,“三公子比皇帝老爷还挑食呢。”

    “就算我要妳餐餐变花样妳也得变出来。”相宇之冷了脸。居然敢说他挑嘴?奴才挑剔主子的不是,找死吗?

    “欸,我哪回不是餐餐换菜色,至少一天下来三餐是不同的。”纪岚深深觉得自己好无辜,她很尽心耶,偏偏相宇之还不够满意?

    “妳倒会顶嘴。”相宇之有些恼了。

    “没……没没没这事,三公子不要多心,这样吧,凉面您三天前也吃过了嘛,所以今天我给您弄上野菇鸡肉披萨,然后再来个串烤!”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纪岚可是有把方兰的交代仔细听进去的,卖身为奴的她今后任凭主家作主人生,打骂卖掉都是行的。

    所以就算相宇之再恶霸她都忍了!毕竟他也只是挑嘴罢了,问题还小、真的很小。

    她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和他在对话间又不自觉的用了“我”自称,也没注意到相宇之并没有因此而挑剔责难她。

    “披萨?串烤?”相宇之听着来了兴趣,冷若冰霜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些。

    “三公子没吃过吧。”纪岚暗自松了口气。算了,他这么恶霸,她还藏什么惊喜给他?

    只是,刚才真不该一时情急就冒出披萨来,待会儿得去揉面皮、找铁板了。不过除非相宇之也是穿越来的啦,否则百分之一千不会知道什么是披萨!

    “没有。”相宇之肯定自己连听都没听过,或者该说,这个据说一直生长在小凉村的丫头,怎会知道这许多连他这个住饼城里的人都不晓得的吃食?

    “那今天吃这个,行吗?”纪岚挤出一抹干笑。

    “行。”相宇之惜字如金地点头,表示同意了。

    “多谢三公子,那我先去生火揉面了!”

    纪岚松了口气,连忙行了个礼,继续抱了柴火想开溜,不料相宇之又出声了。

    “慢着。”

    听见这命令,纪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男人,多讲几个字要他命吗?“三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替我唤良叔来。”

    哦,找人啊,这倒还轻松。“三公子有什么事要找良叔?要不要我顺道带话,如果是拿东西,良叔用不着先跑过来,直接取来便是。”

    “不必。”莫名的,相宇之原本稍变轻松的语气又低沉起来。

    “欸,可是……”

    “我说了不必!”毫无前兆的,相宇之突然暴怒,一巴掌拍在石桌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练家子,居然能震得那沉重的石桌晃了晃,看起来怪吓人的。

    纪岚被他这一吓,身子不由得抖了抖,脸色跟着刷白。

    她又说错什么了啊?不懂,她一没提脚伤的问题,二没再吐槽他的挑食啊!

    “奴婢知错了。”虽然莫名被台风尾扫到,纪岚还是乖乖闭嘴,把头垂低道了歉。

    “滚!”相宇之别过脸去,语气堪比千年寒冰。

    喔哦,真的生气了,走为上策!

    “是。”纪岚这回不敢多吐一个字,脚下抹油似地溜了。

    她风也似地奔回厨房,把柴火往地上一摆,整个人瘫软在一张长板凳上。

    “小岚?妳怎么啦?一脸见了鬼似的样子。”跟着她后脚进门的是桂永良,手上还提着小油瓮,进了门后便转到柜子那端,替她摆进橱柜里。

    “是见了鬼啊。”还是地狱来的修罗恶鬼,相较之下,杨禁这正牌鬼反倒一点都不可怕。

    “啥?”桂永良疑惑地转头看她。

    “没有啦,就是……”纪岚简略地将方才的事说了遍。

    “听起来,三公子大概是要我拿拐杖过去。”桂永良哭笑不得地摇头,“妳呀,莫不是天生与三公子犯冲吧,才几天而已便吵了两回?”

    “我哪知道啊。”纪岚鼓着腮帮子,没好气地应道:“拿个拐杖罢了,有什么不好直说。”

    而且既然腿脚不便,拐杖干啥不放身边备用,还要人拿过去?

    “这妳就不懂了,刚开始的时候,三公子别说是让我帮忙拿拐杖了,连需要人扶都不肯开口,常跌得一身青紫。”桂永良叹气道:“他就是这么个倔脾气,从前走南闯北谈生意时,即使再累他都未喊过一声苦,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所以现在变得什么时候都要他人扶持,才会如此暴怒吧。”

    “哦,就是所谓优点变缺点了。”纪岚理解地点头。

    “对三公子来说,妳才进庄子工作没几日,他自是不会轻易信妳的,对他来说,让人见到曾经意气风发的他成了瘸子,那可是一大污辱。”桂永良苦笑着劝慰道:“所以妳就多忍忍吧,过些日子,等三公子发现妳真心待他好,他便也会真心待妳好了。”

    “欸——我天天烧脑子替他换菜色,还不够真心哪?皇帝都比他好伺候呢。”纪岚哭笑不得地点头,“好啦,我知道他心里还没调适过来,多让让他就是了。”

    说起来她也是个粗神经的个性,过去身边的同学们个个身强体壮,有些人去露营时还能两手抱着一个大帐篷飞奔跑步,她自然不会多注意这些,可现在她身边的主子就是腿脚不便又很是敏感的,所以她真的该反省一下,不要老是这么没神经的去刺激到他。

    看来他不是故意不把拐杖带着,而是压根接受不了自己得一直拄着拐杖,才不想把拐杖放身边吧!

    “好!看我来大展身手!”纪岚重振精神,从板凳上跳了起来。

    “呵呵,好、好,我就期待妳今天做什么好菜色了。”

    “不过我需要一块能放在火上烤的平铁板,要干净的,良叔能替我找吗?”古代的铁锅都是碗状,没有平底锅,这样可做不出披萨。

    “要平的是有,仓库里有几把平铲子,收着没用过,就是小了点,能用吗?”

    桂永良也好奇纪岚想做什么,于是匆匆前去取来,一共有三柄,每柄都比巴掌略大,还算干净。

    “是也成啦,做成小披萨就是了。”纪岚想了想,死马当活马医吧,于是接过铲子洗好便开始准备了。

    桂永良离去后,她小心地揉起面皮,尽避知道披萨要窑烤最好吃,还有炭火香,但这古代哪来的窑能烤?所以等会儿用小铲子架在炉火上烤就是了。

    至于酱料跟干酪,反正他们野炊时都是有什么丢什么,披萨根本是清箱底的料理,所以没有也没关系,调味好就成,就当成是烤有馅的面包吧!

    没多久她利落地将面团丢入锅里发酵,然后开始炒起馅料,洋葱、野菇被切碎扔进锅里炒,就在此时,方兰拿着处理好的野鸡肉进来了。

    两个女人分工合作,整只鸡很快的骨肉分离变成几大块,她们把最嫩的腿肉切片微烤过后闷在锅里,然后把面团分成铲子大小擀平为底,铺上香味四溢的酱料先上火烘烤一遍。

    为了让正上方也能受热,纪岚还用炒菜舀汤的汤勺覆在迷你披萨上面,这么一来热气就比较不会散掉。

    把酱料层略微烤过后,她将不同部位的鸡肉一一放上去,刷了一层咸咸甜甜的酱汁再烤一遍。

    这回才烤没多久,整个厨房里便香味四溢,连方兰都忍不住吞起口水来。

    “这实在太香了,小岚妳这手艺都能去开铺子了。”

    “我也只是试试看,没想到似乎能行。”纪岚小心地将迷你披萨盛到盘子里,看面皮被烤得金黄酥脆,底部也没有过焦,她连忙拿了刀子来,把小披萨切成三片。

    “试看看,好吃才能端给三公子。”不然那个挑食鬼又要数落她了。

    方兰在纪岚的怂恿下咬了一口,那说不出的新鲜滋味令她又惊又喜。

    纪岚也大口地咬起披萨,除了没蕃茄酱、没干酪以外,这味儿是真的不错,她放心了。

    “剩一片给良叔,至于这盘是放了腿肉的,就留给三公子吧,我接着来弄串烤。”

    “串烤是什么?”

    “就像这样啊。”纪岚拿出数根预备好的长竹枝,把切块的肉穿上去,间杂着一些洋葱、马铃薯、玉米、栉瓜等等,看起来色彩多样很是讨喜。

    接着她取了两个大碗,拿掉锅子,把碗一边一个放好,再将串了料的竹枝架在两个大碗中间,就着下边旺盛的炉火开始烤起来。

    瞧她一边刷酱一边烤,方兰讶异得不得了。“我说小岚……妳这脑袋瓜子真是生错性别了,妳要是个男人,包准能开间饭馆啊!”

    “可惜我不是男人,只好当个小厨娘啦。”纪岚边抹汗边涂着事先调好的酱汁,烤好的串烤全盛到盘子上。

    “我的天哪,这香味是怎么回事?”桂永良不知何时也踏进厨房,见到桌上样子稀奇的菜肴,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良叔,桌上那片给你尝尝,已经盛好的是要端去给三公子的。”纪岚头也没回地应道。

    桂永良讶异地吃了披萨,那热呼呼的饼皮吸收了酱汁,变得更加香浓好吃,更别说上头的鸡肉了,经过调酱的洗礼后根本像是城中馆子里端上桌的佳肴。

    “妳这丫头,手艺真是太好了,要我说,三公子买了妳也是给我们添口福呢。”不是桂永良夸张,而是自从纪岚来了之后,因为相宇之挑嘴,所以她得时常换花样,因此他们底下奴仆自然也有好处分。

    “呵呵,但愿他也这么想。”纪岚重复地擀着面皮、涂酱汁,因着铲子平面小,所以披萨自然得多做几份了,时间也花得长。

    “我这就去送菜,妳们辛苦了。另外,方娘子妳记着汤药啊!”说罢,桂永良端着盛好的披萨、串烤匆匆前往主屋去。

    都说民以食为天,尤其一个人没什么事能干的时候,那股子空虚感更是不停地往外冒。

    相宇之正是如此,过去的他其实也没多挑嘴,但自从伤了腿后,他心情郁闷,对吃食自是更提不起兴趣,自然而然也就挑剔起来。

    尤其他的腿伤总是时不时的发作,一疼起来就让他浑身有如针刺般的痛,每每总要忍痛逼出一身的汗,然后又得让人伺候更衣,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心情会舒坦才有鬼……

    “三公子!傍您送饭菜来了,今天小岚又变新花样了。”

    桂永良脚步匆匆地迈过门坎,正好打断了相宇之的忧愁心情。

    “她不是嫌我比皇上还难伺候?”相宇之轻哼。

    “这……她嘴是不甜,但心地是好的,您瞧瞧,她为了这个叫披萨的东西,今天在厨房可是累得满头汗呢!”

    相宇之看着托盘上的新菜肴,那巴掌大的圆饼上放了不少香气四溢的好料,一串串的鸡肉蔬菜更是烤得香味四溢,令他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

    “还行。”相宇之扯动嘴唇,丢出一句略嫌吝啬的夸奖。

    “您尝尝,味道保证好。”

    桂永良热切地替相宇之分切披萨,正想替他把串烤上的肉跟蔬菜剔下来放盘子,身后却冒出阻止声。

    “等等!我就知道良叔你一定会这样做,这么一来就失去串烤的意义了啦。”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纪岚出声喊停,她指着串烤续道:“所谓串烤就是要拿着整串吃,这样才有意思,吃起来才香。”

    “咦……但这实在是……”桂永良望着手里的串烤,这都有半截手臂长了,这么厚实的一串拿着吃,有些不够斯文哪。

    “怎么了吗?”

    “这太粗鲁了吧?”

    纪岚听着嘴角抽动。

    “这里又没外人在,吃个东西还那么讲究,不累啊?”纪岚双手扠着腰,反问道:“三公子,我问你啊,你是想吃得香,还是想吃得斯文有礼?”

    相宇之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直接问起他这主子了,冷脸一摆,本欲开骂,可鼻尖嗅着那香气早就让肚里的馋虫活跃起来,最后他索性直接伸手,从桂永良手上拿走了鸡肉串烤。

    冷眼瞪了下纪岚,又瞧了瞧油光发亮的鸡肉跟蔬菜,他心一横便张口咬了下去。

    一入口,咸香美味直冲喉间,相宇之嚼了嚼便吞下去,又忍不住往另一块咬去,直到连吃了三块,他才回过神来。

    “好吃吗?”纪岚笑呵呵地凑近他,伸手递上一块干净的帕子。

    虽说是商人,与读书人相比身分不够高,但他们相家毕竟家大业大,所以相宇之礼仪是学得很周到的,何曾这般粗鲁吃饭?

    但他也不否认,这般吃法用不着在乎任何事,材料咬起来劲道十足,又香又甜有滋味,虽然沾了嘴角,吃起来却是爽快感十足。

    “不错。”相宇之抽走纪岚的帕子抹了抹嘴。

    “那你吃吃这盘,我跟方大娘烤得手都酸了,你一定要说好吃。”纪岚推了推放了披萨的盘子催促道。

    相宇之正要去拿筷子,纪岚却先一步抽走。

    “用手拿,滋味更好。”她笑咪咪地指指披萨。

    “妳……”相宇之蹙眉,正想斥责她自己并非野人,怎可如此失礼,但一想到方才拿着串烤啃咬时的自由感,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吃吃看,我酱料调得很用心的!”纪岚一个劲儿地邀功。

    相宇之迟疑了一瞬,伸手拿起切片的小披萨往嘴里送去。

    那烤得酥脆的面皮加上湿润的佐料以及喷香的鸡腿肉片,在他的嘴里交迭出无比美味,让他不由得吃得快了些。

    见他什么话都没说,就是伸手拿下一片,纪岚便预先替他切开另一片放妥,相宇之也没多说什么话,仅是安静地吃着。

    “怎么样?”纪岚歪着头往相宇之脸上瞧。这男人太会藏情绪,不细看很难分辨,真不知道他怎么养出这般冷酷的性情。

    “好吃。”一个没留神,相宇之脱口就说了句真心话。

    纪岚当下欣喜地跳了起来。

    “果然好吃吧!”纪岚喜孜孜地笑道:“你喜欢的话我还能做很多不一样的味道,要甜要咸都成!喜欢什么尽避说!”

    相宇之疑惑地瞟了纪岚一眼。先前还跟他回嘴呢,怎么一晃眼变得如此狗腿?“不嫌我挑嘴了?”

    “欸,挑嘴没什么不好啊,磨练磨练我的技艺,日后三公子少不了我自然不会卖了我嘛。”纪岚耸耸肩,搬出早就跟方兰琢磨好的台词来。

    原来只是怕被卖。相宇之冷笑两声,人都是现实的,他不是早就认清了?“妳老实自然不会被卖,不必刻意巴结。”

    听着这句略有嘲讽意味的回应,纪岚的笑容瞬间冻结在唇瓣。她是想让自己有点同理心,既然是人家买下的厨娘,又过着好日子,就不要跟主子起冲突,多点体谅对彼此都好不是吗,不过相宇之这话真的太欠揍了!

    “这……三公子,小岚她是真关心您,她不是刻意巴结的。”见纪岚脸色难看,桂永良忍不住上前打圆场。

    难得相宇之胃口被纪岚养得越来越好,原本削瘦下去的身子也稍稍恢复了点,怎么偏偏这两人如此不对盘呀!

    “人心隔肚皮。”相宇之哼了声,继续吃他的串烤,没理会纪岚一脸铁青。

    “好……好了,小岚,妳回厨房继续忙吧,方娘子一个人恐怕忙不过来。”桂永良试着把两人分开来。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纪岚没马上走,却是对着相宇之抛下八个字,然后才气呼呼地扭头离去。

    一句话噎得相宇之手一顿,再回头,纪岚已没了身影。

    这小丫头!竟拿话讽他!

    “三、三公子……”瞧相宇之气得都快把竹枝给折了,桂永良连忙劝慰着,“您别气,回头老奴替您说说她……”

    “不必。”相宇之果断拒绝了。

    纪岚这话摆明是在嘲笑他,说他疑心病太重,若让桂永良去说教,岂不是正落了她口实?

    左思右想,相宇之蹙眉道:“你去给我仔细查一查纪岚来历。”

    这样一个伶牙俐齿,甚至会一手不明好厨艺的丫头,怎么可能出自小凉村那样的泥巴村子?

    这绝对有鬼!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掌勺玩家最新章节 | 掌勺玩家全文阅读 | 掌勺玩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