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掌勺玩家 > 第二章 卖身为妓不如卖身为奴

掌勺玩家 第二章 卖身为妓不如卖身为奴 作者 : 宇凌

    纪岚完全没想到,好运会来得如此突然。

    原本她还在苦恼鬼屋不是鬼屋,这样她不能躲在这边避荒年、躲过被卖的命运,哪晓得居然还惹火了屋主,但最后竟得到个堪称圆满的结局——

    相宇之同意雇用她在田庄里工作。

    事实上这也是她临时想到的主意。

    既然相宇之有意补偿她,那她自然要抓紧大好机会。依她推测,即使相家田庄看来不怎么样,但家底还是有的,至于相宇之,瞧他一身华服质地不错,想来手头应该有些余钱才是,所以她便大着胆子开口了。

    说实在话,这真的很冒险,一来她对相宇之这人完全不熟悉,二来即使方兰、桂永良待她不错,但毕竟是头一回相见,也不清楚对方究竟是何脾性,但总之她是豁出去了。

    重生数回,她太清楚荒年什么时候会来,一旦荒年迹象出现,她就会被卖到妓馆了。

    可这回,如果她能在被卖之前先跟相宇之签了合同,言明要到庄子里工作十年,那至少在这段期间内,纪家爹娘都动她不得。

    反正那对豺狼爹娘就想着卖她换钱,但如果让她去工作能赚得更多,她肯定这对夫妻不会反对。

    当然,等十年一过,她也不会回家,立刻离小凉村远远的再也不回来!

    还记得早先她曾想过要逃出去找出嫁的姊姊,但却辗转得知,姊姊虽生下男娃,却因为调养不了身子而虚弱死了,提起此事时,纪德与樊氏还一脸姊姊相当靠不住、没办法替他们从婆家挖钱回来孝敬一事感到气恼,让她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这到底是什么样无良的父母啊!

    不过也因此她对于感化这对夫妻已不抱期望,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毕竟连原主都变成怨灵想对纪家人报复了,她还指望啥呢?

    “纪姑娘,咱们到小凉村了,妳家是哪间?”在相宇之的吩咐下,桂永良带着纪岚回到了小凉村。

    既然承诺要帮纪岚,相宇之也不推拖,当天便让桂永良把这事辨妥,反正也不过就是走一趟村子言明要纪岚这丫头到庄子工作,再签个合同送交官府盖印罢了。

    “就这间。”纪岚指着村口第三间土胚屋应道。

    “好,妳爹娘此时可在家中?”

    “应该在。”纪岚瞄了眼天色。

    她知道樊氏大半时候在家里转来转去,指使她忙这做那的,但自己却鲜少动手,而纪希这时间应该是离了学堂,以念书为由躲房里看他的话本。

    至于纪德,虽然会下田,但他可是个惯会躲懒的家伙,锄头翻没两下子土便会喊累回家喝茶休息,所以纪家的田地产量一直不怎么好。

    总之就是好吃懒做又妄想飞黄腾达的一家人。

    纪岚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推开家门,正好对上樊氏从厨房转出来,身后还跟着纪希,他手中正拿着颗白煮蛋,已经咬了一口,见她回家,立刻把蛋一口气塞进嘴里吞掉。

    而樊氏一见到半天找不着人的纪岚,立刻破口大骂。“好妳个讨债鬼!大半天不见人影是死哪去了!柴火呢?水又没挑!鸡也没喂!还没去田里帮忙!妳皮痒了是不是!今天休想吃饭!”

    听见樊氏连珠炮的痛骂,纪岚回过头对着桂永良干笑一声,没多说什么。

    可桂永良听着却是错愕不已。他大略打量了下纪家,看起来是挺穷没错,屋子破旧,院内也泥泞又脏乱,不过听起来可是有田地能侍弄的,而这个明显就是纪姑娘母亲的妇人,还有她身边那个半大小子,身上衣料虽不是什么精细棉衣,可都没半点补丁,更别提这少年看来根本精气十足,皮肤养得白细,一见即知从未干过粗活,与纪岚的落差一目了然。

    虽然明白许多人是望子成龙,女儿被认定是赔钱货,可这样重男轻女的压榨女儿,这也太过火了些……

    怪不得纪岚想去相家田庄工作,确实,就樊氏这偏心的样子,他便能理解纪岚想离家的缘由。

    “娘,有客人。”纪岚让开路给桂永良。

    樊氏一愣,跟着便往屋内扯开嗓子高喊起来,“当家的!有客人!”

    纪德从里头转了出来,见到桂永良,视线不由得往他一身衣裳扫去。这陌生来客的衣裳虽不是顶新的,但却是上好的细棉布,不似他们家穿的是便宜耐磨的粗棉布跟细麻衣,而且对方腰上还挂了块玉佩,明显不是什么农户人家而是小有来头。

    “丫头,他是谁?”纪德用质疑的眼神扫向纪岚,不懂这丫头怎会跟个看来有油水可捞的中年男人搭在一块儿。

    “两位,在下桂永良,称呼我一声桂老便好,今日上门是有个不情之请。”桂永良只当没看见纪德打量的眼光,简单说明来意,表示要找纪岚去庄子工作。

    “桂老是要我家丫头去帮佣?”纪德不得不说自己很意外,因为在他看来,这小女儿根本做不了多少活计,所以他老早就盘算着要把她卖进妓馆了。

    “什么?就凭她?”樊氏跟着扫了纪岚一眼。

    “是,不知二位意下如何?”桂永良搬出与外人谈正事的正经态度,不再像面对纪岚或方兰那样和颜悦色。

    “这……”纪德琢磨了下,嘴角扬起一抹诡笑,“我家丫头确实是个能干活的,家里活计都靠她操持,若她离家去工作……”

    “是呀!她去工作,那么下地喂鸡挑水的活儿谁干呀!这不划算。”樊氏一想到那些活儿都得落到自己身上,立刻很没眼色地驳回。

    “娘,我要上学堂还要念书呢,可没空做那些活。”一旁偷听的纪希深怕小妹离家后,重活落到自己头上来,连忙出声求自保。

    “闭嘴,我自有分寸。”纪德给一大一小甩了白眼,要他们闭嘴,然后才转头对桂永良笑道:“妇道人家跟小孩子胡乱说话,桂老别计较。”

    “不会。”桂永良表面不介意,心理却为纪岚感到不值,虽然刚认识,可纪家人这种差别待遇着实教他感到不齿。

    “咳,我说白了呢,少个帮手我家里下田干活都麻烦,所以若这银钱补贴不了的话,我实在没法儿让她出门干活啊。”纪德估摸着城里那些大户人家的丫鬟,听说一个月至少也有二两月银,若能够拿到这个数,他们可就能凉快过日子了。

    当然他不会满足只有二两银子,怎么说都得抬高价码,那他连卖女儿都用不着。想来桂永良会特地找到这儿来,一定是纪岚这丫头取悦了他吧,如此自然要多捞点了。

    桂永良听着微微扬高眉梢,他哪会听不出来,这是要狮子大开口的前兆。

    “所以……桂老若是能一个月拿出三两银来,还包吃住,那我家丫头随你使唤。”纪德舔了下唇瓣,语带暧昧地暗示着。

    “三两?”桂永良忍不住皱眉。

    这纪德还真有胆子如此开口!城里富户的大丫鬟都没有这般高的月银,而且纪德这语气实在太下流,分明就是觉得他与纪岚有什么不清白之处,所以才漫天喊价吧,这完全就是卖女求荣啊!真是个无耻的男人,完全不配当个爹!

    “这位怕是不知城里雇人的行情吧?”桂永良可没打算当肥羊给人宰。

    “桂老,话不是这么说,若不是要供儿子上学堂,我又怎么忍心送丫头出门干活,哪知道她在外头是不是吃好穿暖?所以若桂老出得起这月银,就表示她在那儿绝不会吃苦受委屈……”

    听着纪德的狡辩,纪岚简直想吐。这恶心的男人,要钱真是要得理直气壮!还关心她是不是吃饱穿暖咧!不管是原主还是她,从来没吃饱穿暖过!

    “就算如此,你这要求恕难接受,月银一两银子是基本的,其他包吃包住,一年包两套衣裳,再多没有了,你若同意,咱们就打个契约。”桂永艮干脆地摇头。

    “一两?桂老开玩笑吧。”纪德摇了摇头,说什么他都得把价码拉高些,毕竟谁晓得桂永良啥时会腻了纪岚,不想让她在庄子里“干活”了?所以当然得早点多捞些钱回来,不然像长女那样嫁过去没多久就死了,一点都不划算。

    “一两二百文钱。”桂永良耐着脾气加了点。

    “二两五百文钱。”纪德自认吃点亏还行。

    “不成!三两!一文都别少!希儿要上学堂啊!”樊氏一心只惦记着纪希的束修,也顾不得纪德瞪人的眼光,连忙出声。

    瞧双方你来我往的议价,纪岚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啧,她真是低估纪家人的无耻程度,瞧桂永良那反应,纪德肯定是要得太多了。不晓得相宇之肯花多少钱让她去当厨娘?万一谈判破裂,她岂不是得看着到手的好机会飞了?

    “桂老,我实话实说吧,这年头不好讨生活,我还要养个婆娘、儿子上要学堂,让小丫头出去干活也是情非得已,若她月银不足以补贴我家用,就只能把她卖了。”

    瞧桂永良咬定一两四百文钱不肯退让,樊氏又在旁吵吵闹闹,纪德揉揉眉心,吐出了略带要挟的回应。

    听见纪德的回答,纪岚打了个寒颤。

    不成,她不想放弃这个脱离纪家的机会!

    心思一转,纪岚索性重重往桂永良面前一跪,磕头喊道:“承蒙良叔看得起我,愿意让我去工作,但家中贫苦急需用钱,又有兄长需要束修不能断了科考之路,纪岚不想自己成了家里负担,倘若良叔愿意,就将我直接买回庄子吧,也好给爹娘一笔急用银子度日,待得日后兄长赴试高中,纪岚这牺牲便值得了。”

    紧跟着,一个唯有纪岚才听得见的笑音在厅里响起,还格外响亮。

    “好、好极了,妳也太会演,算妳聪明。”

    向来没多少情绪波动的杨禁忍俊不住地大笑出声,让纪岚听了很想丢给他白眼。

    “纪岚晓得良叔也是个小避事作不了主,但还是恳求良叔回庄子里询问主子一声,考虑一番。”

    桂永良的眉梢微微挑了下。纪岚这话听来就是在拜托他,能不能先回去问过三公子的意思,从雇人改成买人吧?

    好个聪明的小丫头,这番话能哄住她爹娘又能暗地里传讯给他,意思便是想直接卖身入奴籍,从此与纪家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既然纪岚有如此觉悟,他这个跑腿的也方便传话,如今问题就只剩下……

    “你们有个不错的女儿,但不知若直接买下她,二位想开价多少?”桂永良话题一转,直接问起了价码。

    纪德与樊氏没料到会有这突发状况,心里尚没个底,不禁面面相觑。

    “这……毕竟事关女儿将来,我们夫妻俩要考虑一下。”

    “好,不过庄子还有事忙,只能再待一刻钟不能再多。”桂永良没打算给这对夫妻太多时间作怪,直接转被动为主动。

    纪德朝樊氏使了个眼色,两人到一旁商议起来。

    先前两人从鸨母那儿谈的价码是十二两银子,图的自然是纪岚的年岁还算可以调教,再多便没有了,可原本纪德是盼着能卖到二十两的。

    樊氏为了儿子,自然不想退让,力劝纪德得从桂永良那儿拿到二十两银子。

    纪德盘算了下,纪岚若去了庄子,月银一两四百文的话,一年不过十六两八百文钱,但谁能保证桂永良会对纪岚有多久的兴趣?

    至少就他看起来,这干巴巴的女儿没半点讨男人欢心的地方,说不准半年不到就腻了,那他岂不是亏大了?

    一来纪岚已非处子之身,鸨母肯定会把价码再压低,二来就算要找人嫁也嫁不出去,所以无论如何非得推给桂永良不可,这样日后纪岚被抛弃了想回老家赖吃赖喝也不成。

    “好,我们俩谈妥了,桂老,就二十两,这丫头便归你。”纪德对着桂永良伸出两根手指,一脸“我吃亏你占便宜”的表情。

    “二十两,你还真敢开口,外边健健康康的好人家女儿卖身为奴也不过十两,顶多十四两银。”桂永良当然没办法直接答应,但从相家送来的月银是他经手的,他再清楚不过目前三公子手边能动用的钱有多少了,自是不能让纪德白白占便宜。

    “桂老,你我心知肚明,我这女儿……不跟你能跟谁呢?你就算是付个封口费吧。”纪德露出一脸的暧昧表情。

    桂永良气极,他一拍扶手站了起来。“休要胡说八道!”

    简直下流至极!方才的暗示已够令他感到不齿了,现下居然直接说出口。

    “良叔,麻烦你替我问问看。”纪岚听了也觉得恶心,但眼下情况不容她发飙。

    忍耐、再忍耐一下,若相宇之点了头,她便能逃出这个家,到时候别说是原主的冀望,就连她都会找机会把这些旧帐一笔笔清算!

    “这价码我作不了主,待我回禀主子再决断。”桂永良真没想到纪家人居然是如此的恶劣无耻。

    “二十两,没得讲价,我养她这么大也花了不少银子的!”樊氏气焰高张道。

    “妳闭嘴。”纪德恨恨地瞪了樊氏一眼,低声用气音训道:“真惹火这管事,咱们女儿可卖不到好价码了,再说将她卖去当奴婢不会落人口实,将来希儿当官也不会被人非议咱们卖女养他,所以别硬杠!”一转回头,纪德露出略带为难的神情对桂永良应道:“麻烦桂老问问了。”

    这其实已比鸨母出的价码高了,而且还能让他们一家快活个几年。

    “等我消息。”桂永良已经不想再跟这没脸没皮的纪家人说下去,他这话与其说是给纪德的响应,倒不如说是讲给纪岚听的。

    “多谢良叔。”此刻,纪岚也只能冀望远在田庄的相宇之了!

    “竟有这等卑劣的爹娘!”庄子里,相宇之听了桂永良的详细禀告后,向来冷静的神情也不禁染上一抹怒色。

    一旁跟来听情况的方兰一脸愁容,她本以为纪家不过就是太穷才让纪岚养得如此瘦小,哪晓得竟是给爹娘虐待的孩子!

    “老奴虽同情纪姑娘,却无法自作主张,还请三公子定夺。”桂永良重重叹了一声。

    “三公子……求您帮帮小岚吧,虽然今天刚认识,但奴婢晓得她是个好孩子,奴婢愿意把月银减半,但求三公子把小岚买回来。”方兰忍不住出声。

    相宇之自是明白方兰如此决定的缘由,因为到纪家当厨娘前,方兰原本也有丈夫女儿的,但一场疫病带走她两个挚爱,从此才一心照料着自己,想必方兰是将纪岚当成女儿的替身了。

    蹙了蹙眉心,相宇之稍稍冷静下来后沉思半晌,冷声道:“那丫头是自个儿提出的?”

    他怎么看都觉得纪岚不过十来岁年纪,这样半大不小的孩子即使让爹娘虐待了,也不见得愿意离家,可听桂永良的描述,纪岚似乎是铁了心。

    “是呀,我也是吃了一惊,毕竟入奴籍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虽然以纪岚的情况,除了这条路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但为奴便失去一辈子自由,跟只是签契约暂且工作数年那样的奴仆可完全不同。

    “如果她真的别无二心……倒可以考虑。”

    不怪相宇之如此谨慎,实在是听过桂永良的描述后,他很难相信那样的家里能养出正直的女儿来。

    “三公子是担心那不过是作戏吗?”方兰讶道。

    “兰婶,狡狯之徒甚多,妳鲜少与这般人物打交道,自是觉得人人皆心善。”相宇之在与人生意往来之际,少不得要面对一些狡猾商贾,是故戒心也比一般人强。

    那丫头确实有一手好厨艺,但他可不想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给自己添麻烦。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挺喜欢她煮的菜肴。唔嗯,对,真的……真的就一丁点儿罢了,犯不着给自己添事。

    “三公子,奴婢知道自己见识不多,但看人还是有几分准确的,小岚那孩子若是想骗我们,犯不着今天还跟您起冲突不是吗?”方兰踌躇半晌,还是替纪岚说了好话。

    相宇之听着也沉默下来。老实说,以他目前的情况,实在不宜再搅和旁人的事,更何况老家送来的月银可没多少。

    “若是三公子还有疑虑……奴婢愿意替小岚担保,将来若她真出了什么问题,就请三公子连奴婢一块儿罚吧。”方兰跪在相宇之面前,诚恳地请求道:“三公子也知奴婢家里情况,奴婢就这么孤身一人,平日里又素得三公子照顾,存了点银子,虽然不多,还请三公子莫要嫌弃,就当是奴婢一份心意,请三公子出面买下她吧,小岚她实在太可怜了。”

    “兰婶,快起来。”相宇之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叹道:“妳这是让我没路可退。”

    “三公子,那个……老奴说句不中听的话,倘若她爹娘有心唆使女儿往大户人家骗钱偷盗,其实用不着找上咱们的,毕竟这田庄外表看起来实在不怎么……”好歹与方兰共事多年,加上亲眼见过纪家嘴脸,桂永良心里头多少往纪岚偏了些,忍不住苞着出声帮腔。

    只是这话着实有些冒犯相宇之了,他也是踌躇半晌才敢开口。

    果然相宇之一听脸便黑了一半。蹙了蹙紧绷的眉心,他咬牙迸声,“良叔,我念在你尽心尽力多年,这话就当没听过。”

    “是老奴踰越了。”桂永良慌忙硊了下去。

    瞧两个原本一心向着自己的忠仆,如今都在为纪岚求情,相宇之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不管那丫头是否有心使诈,至少她收买人心的本事真是一流,这才见面一天,居然就让两个忠仆都向着她?

    “起来吧。”摆摆手,相宇之冷声道:“既然你们都认定那小泵娘诚心,我就信了你们,这事交给良叔去办,细节我等会交代给你。”

    方兰听得大喜,连忙起身行礼。

    “多谢三公子!”两人不约而同地说道。

    “不必了,日后你们多盯着那丫头便是。”若纪岚真心脱离纪家,他出手便有价值,倘若她心里藏鬼,他也不会轻饶!

    相宇之暗下决心后,便唤来桂永良,着他吩咐了些细节,让他去将人买回来。

    桂永良得了指示后,取了银两便匆匆回头,然后赶着骡车来到小凉村。

    时已正午,樊氏正在厨房忙炒菜,纪岚则是顶着太阳在田里浇水。

    看着干裂得越来越严重的土地,即使舀了水浇下去,也是立刻被吸干,秧苗更是病恹恹的,纪岚忍不住在心里叹息。

    瞧这情况,荒年到来的时机最慢顶多再一到两个月吧,水位降低、无雨落地,这些都还是小事,她记得最可怕的一次经历是半座村子的人为求生存,不是大打出手抢吃的跟水,就是因此离开,小凉村成了大半荒芜的村落。

    那一回,盗贼四窜,到处劫掠村子里剩下的物资,纪德与樊氏夫妻俩卖了她后便带着纪希想逃到樊氏娘家去,至于后来的事,因为她已死,也就未曾得知下场了……

    “讨债鬼!妳过来!”

    樊氏的大嗓门打断了纪岚的回忆,她抹抹汗水,拖着锄头往家里走。

    一进门她就闻到饭菜香,虽然只是粗粮馒头,但她整日未吃正餐,都饿得头昏了。

    “站这儿!”樊氏伸手把纪岚往墙边推。

    果然不是大发善心想给她食物,纪岚无神地扫过厅里,没想到居然见着了桂永良正跟纪德在商议着。

    良叔居然又回来了?那么说……相宇之才花不到一个时辰而已就决定要买下她了吗?

    “不愧是桂老,多谢你了,替我们说得了二十两银子的好价码。”纪德两眼放光地瞄着桂永良手边的钱袋子。

    “这是有原因的。”桂永良推过去一纸契约,“我家三公子要求,纪岚卖到我主家、入奴籍后,从此与纪家一刀两断,再无任何关系,出祖籍、不得回,日后不管双方发达落败,都不得攀亲带故。”

    “这当然没问题。”纪德想也不想地点头。说白了,他是不相信一个奴才能够发达的,自家丫头能不回头赖着当然最好。

    “还是大户人家想得周到,这样万一这讨债鬼日后想回头赖着我们也不成了。”樊氏一想到从此便不必再担心儿子的束修,过两年纪希考上秀才、中了举人后,一家子风光离村,也不用带上女儿这拖油瓶,心情便大好。

    纪岚站在墙边,心里冷笑。

    呵,看来这三公子心思谨慎啊!或许真如方兰所言是个经商奇才也说不定,毕竟这契约明面上听来是纪希若当了官也不用认她这妹妹,他们相家不缺这点官场上的关系,但同时也有另一番意思,那就是若纪家人之后的日子过不下去,她这当女儿的也不必相认、不必照顾,更不会被人说三道四,因为她已出了祖籍、一刀两断。

    真聪明!看来桂永良没少在相宇之面前好好数落一番纪家人。

    “只要签了契约,我会请官府落印,这样便是正式合同,二十两银便是你们的。”知道纪德等人见钱眼开,桂永良刻意亮了下钱袋口。

    亮晃晃的银两在眼前闪啊闪的,教纪德连考虑都不再考虑,便与樊氏一块儿按了指印。

    “我这就去送交官府,这二十两是二位的了,纪姑娘跟我走吧。”事情没有再节外生枝,让桂永良松了口气,他朝纪岚招招手,示意她靠近。

    “去去去,总算少个人吃饭。”樊氏推了纪岚一把,接着便转头捱近丈夫算起银两。

    “娘,既然有银子了,我能买纸笔了吧?还有我那书袋子也破了个口子。”纪希丝毫没有卖了妹妹供自己读书的愧疚感,他只想着家里终于不用再省着花销了,日后说不定还能换件更好看的衣裳,不会被学堂的同窗笑他穷。

    “当然了!娘明日就带你进城买!”樊氏眉开眼笑地应声。

    纪岚在旁冷眼瞧着母子俩的互动,不由得在心里吐槽。秀才?最好你考得上啦!你连童生试都过不了吧!

    冷不防的,一阵咕噜声自纪岚腹中冒出,大声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地步。

    桂永良看向纪家人,桌上虽然馒头热汤都有,但纪家人听到女儿饿肚子的声音,却是露出嫌弃的表情。

    “都已经是别人家的奴才了,还不快回主子家去?家里这么穷,妳还想白吃几顿饭?”樊氏冷眼瞪向纪岚。

    “我想贵府一定备了上好的饭菜在等吧,那就不耽误你们了。”纪德说着便起身赶人。

    桂永良也没想跟这家人多啰唆,他起身领了纪岚出了大门,示意她上车。

    “我想妳应该没什么东西好带走吧?”

    “没有,我只想早些离开。”纪岚摇了摇头。即使有什么,那也都是原主的东西,于她来说毫无意义。

    “好,我们走吧。”桂永良见她急欲离去,压根不留恋,心里轻松许多。

    这表示纪岚不会再回头,如此就杜绝了她可能偷偷从庄子里偷东西送回家的疑虑。

    骡车缓缓动了起来,纪岚最后回头扫了眼纪家的土胚屋,然后跟桂永良一起望向了小路的前方。

    万岁——离开了!

    她终于脱离了被卖进妓馆的命运了!

    虽然一样是被卖,但与其卖身为妓,她宁愿卖身为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掌勺玩家最新章节 | 掌勺玩家全文阅读 | 掌勺玩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