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君子伴天涯 > 第五章

君子伴天涯 第五章 作者 : 月岚

    【第三章】

    琴音伴剑响,成了季家院子里的独特景象。

    季家院里,凉亭伴着适合练功的大片空地,以往总见季琰华独自弹琴,偶尔可见季爷在旁练剑强身,而如今,身影却换了个人。

    受邀住下的封久扬镇日伴着几乎不间断的琴音,一遍遍地反复演练御琴剑法,除去吃饭睡觉的时间之外,可说是未曾中断过。

    而季琰华亦同,封久扬练多久,她便弹多久,两人像是忘了时间的流逝一般,总要有人唤他们一声,喊着该休息、该用膳了,才会停手。

    这样的景象持续了一整天,他们不烦,可同样留住在季家宅院内,偶经长廊时总会看见他们这模样的封日远,却是诧异连连。

    他早上去见季爷,便看见封久扬与季琰华在练剑练琴,现在是傍晚了,他们还是没变……

    “还真是练不累。”封日远不禁摇头。

    大哥到底有没有想过啊?他是习武之人,体力自然好,但季琰华却不然,这样陪着大哥弹了整天琴,双手岂不酸疼了?

    他虽对琴艺亦有兴致,却不像季琰华这般爱琴成痴,可以弹上一整日而不卷。

    “怎么会累?”坐在一旁栏柱上,一样坐了一整天的封易军,突然开口打岔,只是双眼仍没从封久扬的剑上移开。

    “二哥,这可是稀世武学,过去我们兄弟学会的剑法,没有一套比得上大哥的御琴剑法,所以大哥当然会想练熟,免得自己给忘了,那多浪费?”封易军边说,视线还不停地跟着剑锋移动。

    他也想学会御琴剑法,却没耐性等到大哥练熟了再教他,因此大哥从什么时候开始练剑,他就什么时候跟着过来看,所以大哥练了整日下来,他也就一看整天。

    “你是武痴,当然不累。”封日远不怎么赞同地反驳道:“今天练剑的人若换作是你,我可不觉得怪,但大哥从没这么沉迷过剑法的修习。”

    “是吗?”封易军随口应了声,心里却不这么觉得。

    “你自己想想,大哥曾经亲手埋葬过绝世武学清流剑法,平时在家虽会练剑,却从不强求绝世武功,所以我不觉得大哥会因为自创了稀世武学而耗上一整天狂练。”摇摇头,封日远又续道:“大哥不像你,他可是相当知分寸的,他处事从不过度妄为。”

    “二哥!你是在拐个弯训我不知分寸吗?”封易忍不住皱起眉头。

    要不是他正在看大哥练剑,肯定回头给二哥一记白眼。

    “我只是觉得,大哥或许是别有居心。”封日远将声音压得稍低了些。

    “什么居心?”封易军微勾眉梢,不甚理解。不过二哥的脑袋原就比他细心灵光,也许他注意到什么了。

    “剑法不是叫御琴吗?”封日远挨近封易军,悄声道。

    “嗯,御剑欲琴,想使剑就得先听琴,很合理不是吗?”封易军还记得,那天大哥是因为听了季琰华的琴声,所以才开始舞剑的。

    “依我看,与其说是御剑欲琴,不如说是……御剑问情。”封日远说着,忍不住勾起一抹带些暧昧的笑意。

    “问情?”封易军这下总算把注意力从剑上移开。

    他看看院子里练琴练剑正起劲的两人,突然回头往封日远问道:“二哥,你该不是在说,大哥对琰华有意思吧?”

    这事倒鲜了,因为大哥至今毫无半点想娶亲的意思,就连对象也无,所以他还以为大哥要出家当和尚了,哪晓得……

    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游走了下,封易军深表赞同地点头。

    嗯,贤静文雅,过去确实少见,如果大哥喜欢这一型的姑娘,那就怪不得大哥从来没看上过哪家的姑娘了。

    “记不记得那天大哥头一次看见琰华的表情?都行出神了。”封口远悄声应道。他向来心细,这身边兄弟有什么反应,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

    “哦,怪不得呢,那天大哥应该先你一步出声招呼,却那么迟钝。”原来是魂魄给大姑娘勾走了啊!

    “所以你跟我走吧,易军。”拍拍封易军的肩,封日远下了结论。

    “走什么?我还要看剑法啊!”封易军纳闷道。

    “看什么?你想破坏大哥找机会『御剑问情』?”封日远扯了封易,将他拉了便走。“走吧,反正等大哥真娶了琰华,这御琴剑法就一定练得成,到时候你天天都能找大哥习剑了,不差这一时半刻的!”

    没再理会封易军的咕哝抱怨,封日远半推半拉地,两兄弟的身影,就这么慢慢消失在长廊的末端……

    封易军的离去,让封久扬有些诧异,也因此停下了练剑的动作。

    还记得小时候,在爹开始教他练剑时,易军因为年纪尚幼,所以只能待在一旁观看,但因为一心尚武,所以不管他练多久,易军就会看多久。

    因此,也可以说他已经习惯了吧,在他练剑时,每当他转头,总会见到易军的身影。

    可今天,易军却放下他最爱的习剑机会,跟着日远走掉了?

    这还真是稀奇,天要下红雨了吗?

    “你累了?”注意到封久扬停下练剑的动作,让李琰华跟着停了弹琴的手指。

    “不,我……”封久扬微顿,才走向了亭子,“只是稍作休憩。”

    “累了便歇息吧,虽然爹要我弹琴,好让你练剑,不过我向来爱琴,一弹便停不下来,就算弹上一整天也是自然,你不用因为我一直弹琴,就跟着练剑,不然的话,镇日跟着我这么练,你会累过头的。”季琰华轻声应道。“当然了,爹虽然力劝你一定要把剑法练熟,可也别累着自己。”她很清楚爹也是个习武成痴的人,只是如今退隐江湖,难免把希望都放在年轻才俊身上。可是若封久扬因此而不好意思停手不练,反倒累坏身子,她与爹都要过意不去了。

    “不,我倒不是因为季爷力劝,才埋头苦练。”封久扬轻声一笑,没想到季琰华竟会反过来劝自己。“其实会跟着你练上一整日,是因为我喜欢听你弹琴,这琴音勾动我许多感触,才会不知不觉地挥动剑柄。”

    抚过手里跟随自己十来年的长剑,封久扬不禁露出珍惜而满足的笑容,“所以你用不着担心我累不累,我倒是比较担心你为了陪我练剑而弹得太久,累着了。”

    毕竟季爷曾提过,要季琰华弹琴辅他练剑,而他又相当欣赏这首曲子,所以也舍不得要季琰华停手别弹,因此就这么一路练至黄昏,真要说起来的话,是他这客人感到抱歉了。

    “这倒真是少见了。”季琰华听着封久扬的心声,眸子里不由得透露出些许讶异神情,“你是因为我的琴音勾动了思绪才练剑的?不是因为要练剑所以需要琴声辅助?”

    这倒是与她听爹亲说起的不同呢!

    当时爹要她弹琴时,可是明白说着要她弹些适合练剑比试的曲子,好让封久扬这南侠一展身手的。

    “这……”封久扬微一沉思,才缓缓将事实道出:“其实,不瞒你说,我是因为听见你在山里练琴的琴声,才让自己的思绪跟着被琴音牵引,所以创出了御琴剑法。”

    说起来,这御琴剑法与其说是他武学造诣高深而自我独创,倒不如说是季琰华的琴艺高明,才能够引得他领悟自然之理。

    因此,他才将琴字冠入剑法之名,多少是作为对季琰华的谢意。

    “真的?你是听见琴声,才领悟到剑法的?”季琰华听着,不由得绽开了春花似的灿笑,相较于她原先的文静娴雅,有着更多细腻动人的魅力,亦令封久扬为着她这一笑,再度失了神。

    若说之前季琰华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莲花的纯净,那么如今这一笑,便是盛春的繁华锦花,教人心怡神醉了吧!

    “我就是喜欢山里清静少人烟的感觉,才在清晨入山弹琴,没想到竟能意外与你的剑法巧遇呢!”琴音勾剑意,这可真是让她这爱琴成痴的人不由得雀跃起来的好答案。

    “与剑法巧遇……你的说法倒是特别,只是……为何听得琴音而悟出剑法会令你如此开心?”封久扬敛了敛心神,细细地琢磨起她唇畔的笑容,那带着纯净的气息令他兴起了眷恋的感觉。

    虽然他与季琰华分明就是两个陌生人,可望着她的笑容,却令他有股怀念感。

    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何怀念季琰华的笑,亦在心中寻不出解答,但是他知道,只要待在季琰华身边,听着她弹琴、瞧着她的笑意漫开,他便能感受到宛若身处宽敞绿野、晴蓝朗空下,那种既无止尽边际,又毫无限制的广阔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君子伴天涯最新章节 | 君子伴天涯全文阅读 | 君子伴天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