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君子伴天涯 > 第四章

君子伴天涯 第四章 作者 : 月岚

    “琰华,好久不见了。”封日远见大哥迟迟未曾开口招呼,索性代为出声。反正他俩也不算是陌生人,由他出面相互介绍也比较不会尴尬。

    “琰华姑娘。”封久扬拉回心神,跟着出声示意,“初次见面,在下秋叶山庄封久扬。”

    “我是秋叶山庄的封易军。”封易军也跟着接口。

    “久仰各位大名,我是琰华。”季琰华漾开笑容,轻应道。

    “琰华,爹叫你出来是想你给封家兄弟弹首适合比剑的曲子,因为爹想见识一下久扬的剑法。”季爷往季琰华开口道。

    “爹……”季琰华清雅的脸庞不由得露出为难神色,“琴音是听来怡情养性,哪有曲子是拿来给人比剑的?”

    “没有的话你自己编一曲吧。”季爷被泼了盆冷水,性子也拗了起来。

    “爹!”季琰华真是哭笑不得。

    “这……季爷,就不必为难琰华了吧。”封久扬不想因此而使季琰华为难,于是出声帮腔。

    毕竟季琰华原本并不需要出面跟他们一帮男子瞎搅和的,所以要叫她弹自适合比剑的曲子,好衬上日远为他编派的借口,着实令他过意不去。

    “总之季爷是想见识一下秋叶山庄的剑法,所以若不嫌弃的话,也不需比剑了,就请琰华弹首赞扬自然山景之美的曲子,然后由在下献丑,演练剑法约季爷看吧。”封久扬上前,提出了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会这么说,一来是因为在见过季琰华的清新气息后,让他不由得想听听季琰华所弹奏的曲子,二来是他着实没心情与易军比剑,倒不如演练一下剑招给季爷过瘾。

    “这倒是不错。那琰华,你就弹一首来吧。”季爷原就是想见识一下封久扬这南侠的身手,所以立刻吩咐一旁的侍女替小姐把古琴摆上。

    季琰华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爹亲的,只得乖乖坐下,开始弹起古琴。

    她的动作滑顺、琴音流畅,让封日远不由得赞叹起来。

    不过相较于他,封久扬却是显露出一脸讶异。

    “这曲子是……”封久扬有些惊讶,因为季琰华所弹的曲调,与他今早在山上听闻的琴曲可说是一模一样啊!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他今早在山上听闻的曲子,竟是季琰华所弹奏?

    他记得日远曾在闲谈之间与他提过,南方与北方的曲调略有不同,而秋叶山庄在南方,季爷家位置偏北,因此日远所弹过的曲子当中,没有他今早在山中听到的曲子也是自然,因为这或许是北方特有的琴曲,所以季琰华会弹出这首曲子,其实并不奇怪。

    问题出在所谓的琴音,除去原有的曲调之外,还会受到琴师心境的影响,表露出不同的气氛,所以就算是一样的曲子,若季琰华不是今早在山上弹琴的那名琴师,应该就无法表达出一样的气氛,而会是清静中带些柔性的曲调,就像她本人呈现出来的幽静感。

    但是偏偏……季琰华在弹奏这首曲子时,那股空灵的感觉,确实让他重新体会到清晨时分,在雾气环绕的山中挥剑时的感觉。

    凉风拂面、天宽地广,心思则如这一片辽阔,无止尽地远传、如流水般外流,奔放开来……

    “这曲子是琰华在我六十大寿时,为我编奏的曲子。”知道女儿一弹琴,其他的杂事就入不了耳,季爷索性代为回答。

    “是琰华编的?”封久扬微睁眸子,这下他几乎就要确定,那个在山上弹琴、引得他领悟新剑法的琴师便是季琰华了。

    “是啊!偶尔我早起练剑时,琰华总会弹给我听,不过我是个门外汉,不知道这曲子究竟好还是不好,只知道听起来相当舒服,而且听着它练剑时也格外顺手。”季爷一边欣赏着琴音,一边笑应:“往常我只知道这曲子很适合在练剑的时候听,倒没想到原来它是赞颂自然的曲调。

    “当初我还以为这是琰华为了孝顺我这老爹,专门编出来给我练剑用的,一直当曲子的涵义是在夸赞侠客见义勇为哪!”季爷自顾自地回忆起来。

    “那么……这首曲子除了琰华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会了?”这么说来,答案很明显了。

    再度望向专注弹琴的季琰华,封久扬不由得露出赞赏的神情。

    原来,他在山中听闻的琴音,是季琰华所弹奏啊……

    多亏她,让他领悟了新的剑法,原本他还以为自己大概无缘与高人相会,怎想得到,缘分竟是如此奇妙。

    “敢问季爷,琰华可曾习武?”一般武林名门的后代,不管男女多少会学习部分的自家武术,更别提季家的靖雷剑法在当年可有着响亮的名声,想来季爷应该多少会想把剑法传给子女才是。

    “唉,你说起这事,可要教我惋惜了,原本我想把靖雷剑法传给琰华的,无奈她这姑娘家没半点兴趣,怎么也不学。”季爷苦笑着摇头,又道:“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教了她轻功,所以琰华刀剑不行,轻功倒是了得,这附近的几座山林,她一天就能跑遍,所以常常天没亮就往山里跑,也不知道去那边做啥,老教我担心……”

    封久扬仅是迸露轻笑,倒没多言,因为依季爷所说,那个在清晨时分就入山弹琴的人,确实是季琰华没错了。

    毕竟那座山离季家并不远,对于他与封易军这种练武的人来说确实是相当短的距离,轻功一使,两个时辰便能到达。

    所以若非这回带着日远出门,半路得在山上休息,或许他也无缘听见季琰华的琴声吧!

    如今,他琴师也寻得了,剑法也悟得了,甚至还能在如此近的地方再度欣赏,可说是再幸运不过。

    握着手中的长剑,封久扬一边专心聆听季琰华的琴声,一边在心里回忆着早上刚领悟的剑法,霎时间那股熟悉的感觉再度攀上他的四肢,令他不自觉地起身。

    运气、拔剑,而后挥舞——

    那一瞬间,封久扬忘了这剑法不该给封易军知晓,却是一心一意地想配合这一曲好音色,将只能在脑海里反复演练的剑法再一次地呈现。

    宽阔的厅里,一身月牙白的季琰华,纤指在琴弦上不断地弹落,而一身皂青的封久扬,则是身手利落地挥动长剑,将剑招一一重现。

    琴音攀爬,若剑锋高扬,转低为沉,犹如剑身横扫,这一曲自然之调与招招流畅自然的剑法,一来一往、相衬得宛如要合而为一,几乎让一旁观看的封易军和季爷看得出了神。

    直到悠悠琴音停下,封久扬才跟着收剑,在长剑入鞘的同时,他不自觉地转身往季琰华望去,只见她亦张着明日美眸往自己打量,随后露出翩然一笑。

    封久扬下意识地觉得自己真该向季琰华道谢,于是双手一拱,朝她示意。

    虽是不着痕迹,能当面谢恩,也算达成他一点心愿……

    “好剑法!”季爷自是不知封久扬的心声,他只是一心专注在封久扬使出的新剑法上。

    “久扬,这是哪一派的剑法?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这么精湛的招式!”季爷连声夸赞道。

    “大哥!你什么时候学了这一招?跟谁学来的?”封扬军时常找封久扬比剑,却从来没见过这一套剑法,自是大为震惊,“该不是老爹偷藏这一手,教你不教我吧!”

    面对爱武成凝、一老一少的问题攻势,封久扬可真是招架不住。

    不过他也很清楚,不给个交代的话他们一定会追问个不停,只好把自己今早在山上自创新剑式的事说了出来,却独藏了他是因为琴音才领悟剑招的。

    “什么?你这剑法是自己领悟出来的?”季爷听了大为讶异,“不愧是南侠!真是个武学奇才啊!”

    “大哥你真是高手!回去后你一定要教我!”封易军大为兴奋,眼神活像是见着了稀世珍宝。

    “剑法刚创,我也不熟,要不是因为听了琰华的琴音而勾动记忆,刚才也不会演练得如此自然,这样要我怎么教你?”封久扬忍不住苦笑。

    要不是有幸与季琰华碰上,说不准他回家时就给忘了。

    “这怎么成?你这剑式,习武之人都晓得是好剑法,没流传下去太可惜了。”季爷向来爱才,一听见封久扬如此回应,立刻转向季琰华说道:“我说琰华,既然你的琴音能勾动久扬练剑,那么在寿宴到来前这四天,你就天天弹给久扬听吧?”

    “这会不会太麻烦琰华了?”封久扬没想到季爷会这么同季琰华商量,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若论私心,他是欣喜的,因为这剑法,他亦是喜欢,若能得季琰华之助而熟练,确是好事。但是……他与季琰华毕竟不相熟,就这么突兀地提出请求,岂不是太过失礼了?

    “我日日都弹琴,若是久扬不嫌弃,随时都可以来听。”季琰华点了点头,算是允诺。

    虽然她与封家兄弟并不相熟,不过封爷她是识得的,与自家爹亲一样,都是正派人士,封日远平时与他们家又素有往来,名声亦好,这南侠既能博得参亲如此夸赞,她自是不排斥多个人听琴。

    “那我就先谢过了。”封久扬笑应。

    “久扬,既然有琴音帮着你练剑,这剑法就能流传了,不知道你给这剑法取了名没有?”季爷看着两人似乎也相谈甚欢,心瑞安了心,又往封久扬探问起来。

    “这名字……”封久扬看向季琰华手中的古琴,心想,若是季爷知道剑法是因为他听了季琰华的琴音才创的,不知会有什么反应?

    “是啊,大哥,没有名字不方便说,你既然自创了剑法,就连名字一起取吧。”封易军凑着热闹续道。

    “那么……”封久扬视线一转,定在季琰华带笑的面庞上,脑海里不自觉地闪过一丝灵光,“既然我使剑得靠琴音引导,所谓御剑欲琴,那么……就叫『御琴』剑法吧!”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君子伴天涯最新章节 | 君子伴天涯全文阅读 | 君子伴天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