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离婚无效 > 第四章 商业人生的第一步

娘子,离婚无效 第四章 商业人生的第一步 作者 : 简薰

    顾老太太当然没那样干脆把东西交出来,但只能说宗亲还是顾念孩子的,约莫半个月后,曾伯祖父写了信过来给顾老太太,虽然没人知道那信上说什么,但顾老太太终究把船只经营权力还回来了。

    帐本,印章,船契,一样不少。

    这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当然要关起门来乐一乐。

    夏念申笑咪咪的,“这下可好,总算把东西拿回来。”

    顾行梅看她孩子一样,莞尔,“这么高兴。”

    “当然,那个胡范天送来的书不是好几本是讲船舶船运的,南货北运,北货南运,你可都看了?”

    “自然看了。”

    “我们有现代人的知识,现在又有古代的论述,肯定可以发财。”

    顾行梅笑说:“是要发财,等钱攒够了,再来提分家,一步一步慢慢来,既然已经要在这边安身立命,总得让自己活得舒服痛快。”

    夏念申翻弄着那些印章,“你说我们要先来做什么?往北方卖南方的蔬菜水果,还是往南方卖北方的木材?”

    “都先不要,既然这三十艘船只现在都只是代运,然后收取运费,我们就暂时这样做,不宜一下更动太多,我们毕竟对这行业不了解,总得先知道厉害才能做出改变,贸然行事只怕不太好。”

    “你说的也是。”

    夏念申翻起帐本——总共两大箱。

    当然,太旧的就不看了,只看新的,“一季赚四百两,真的赚很多,可是那老太婆一个月却只给你十两,给我五两,再加上部分的抽红,难怪怎么样也不肯把船交出来,简直是自己的小金库。老先生指明要给孙子的,她倒好,当成自己的,一季收四百两,给孙子一两百两,剩下的不用想也知道拿去给顾行春,顾行宗,顾行着,以及顾行帛。”

    这几人的亲爹都还在,自然是不会给儿子的,那么顾行春当时受骗买画的那两百两哪来?当然是祖母给的零花,那祖母给的零花又哪来呢,当然就是二房原本的收入。

    顾老太太就是这样偏心,大房的归大房,三房的归三房,只有二房的还要分给其他几个孙子。

    夏念申忿忿不平。

    顾行梅倒是稍微讲点道理,“孙子年幼代管,那是无可厚非,可是十四岁时就应该归还,这顾老太却每季只给一两百两当红利,大抵也是金钱拿在手上舒服,舒服久了,自然不愿意松手,毕竟金银用处太大。”

    “金银太迷人了,想想我们前生上班,早出晚归,每天回到家还在回厂商的信,不都为了金银嘛。要说穿越有什么好处,就是我终于不用再加班了,加班就算了,还没加班费,想到就呕。”

    顾行梅只是微笑——对他来说,穿越最大的好处就是能跟夏念申好好相处。

    前生的问题他始终没解决好,但在这里没有秦素妮会掐着他的内疚,他可以好好的对夏念申,既然大一时他能追她一次,穿越后就能追第二次。

    而且自从他不讨论前生,只说今世后,她的态度明显转好很多。

    他忍不住会想,自己上辈子真的伤害她很大吧,他知道夏念申还爱他,但爱却不愿意一起生活,那他的问题得多大。

    这次,他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叩,叩。

    “二少爷。”伍大敲门进来,“胡家那边的表少爷送信了。”

    “快点进来。”

    顾行梅接过信,很快打开看,夏念申也凑过来一起读——只说已经决定小暑出发北上,会带他拜访几个药农和药商中盘,若他执意要带妻子,那就带吧。

    夏念申看到胡范天同意她一起,忍不住心花怒放,“你跟他提要带我去啊?”

    “是啊,你不是一直想出去走走?”

    夏念申摇了摇他的肩膀,“你真是我的好伙伴。”

    “有我这种小伙伴互相照应,不吃亏吧?”

    “超赚。”夏念申伸出两个拇指,“我们一定要好好照顾彼此,在这边快乐的活下去,等以后发了,买个有温泉的院子,我要天天泡温泉。”

    顾行梅敏锐地问:“怎么?腿还没好?”

    “不太好。”夏念申敲敲自己的右大腿,“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能活命已经是奇迹,这后遗症只能忍着。只是这疫痛实在不舒服,能有温泉泡应该会好些的,我已经天天泡热水了,不过热水跟温泉毕竟不同。”

    顾行梅安慰道:“放心,船只已经拿回来,我们会发财的,到时候给你买一座有疗伤效果的温泉,你这腿得趁年轻时医好,不然怕老了麻烦。”

    “我也担心这个,古代又没复健科。”夏念申又敲敲腿,“但还能走我已经很感谢了,别恶化就好。”

    两人又聊了一下,便说起小暑出门的事情。

    要出远门,带的人跟东西都不能少,顾行梅决定带伍大跟伍二去,夏念申则决定带林嬷嬷跟桐月,当然出发前得把一些东西藏好,怕顾老太太趁机发难——万一趁他们不在,又把帐本跟船契拿回去,开始代运,开始收费,那可怎么办,难不成又要让那位九十几岁的曾伯祖父出面吗?退后一步说,连这点东西都保管不好,岂不是很没用。

    想了想,与其夜长梦多,还不如早点处理。

    于是隔天,顾行梅就出门请了宗主顾锦宝跟从伯祖顾明镜当见证人,拿着船契去官府改了名字,从此这三十艘船在律法上就属于顾行梅。那日念分红,顾家众人亲眼看到他跟祖母要回船只,所以这三十艘船以后的所属倒是不用特别通知了。

    船契很重要,与其出门放在家中不安全,倒不如另外放置。

    于是顾行梅在青草巷租了间宅子,契约打三年,预付三年的租金,然后把装了船契的匣子直接埋在后院里。

    回到府中,又跟夏念申说了自己的安排,然后让她把青草巷的租屋契约放好,夏念申想想,把那契约用油纸包起来贴身收藏,这样总不会掉。

    可她忍不住又奇怪,这船只都已经在官府改名字了,何必这样紧张船契?

    顾行梅说,如果都是跟老熟人合作,自然不用船契,但是以后若是有商家要签约长运,那为了保险,一定是要看船契的,付运费前总得确认是真正的船东吧,不然口说无凭啊——

    因此船契如果又被顾老太太拿走,他就只能选择跟老熟人做生意而不能开拓新的领域。

    夏念申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层学问。

    话说回来,顾行梅学得不错啊,已经完全进入古代状况了,希望他加油加油再加油,毕竟自己是女子,出门不便,要力争上游这种事只能靠他了。

    我的小伙伴,冲哪!

    就在夏念申的期待下,小暑来了——终于可以出门啦。

    顾老太太当然表示了不赞成,不过夏念申不想管她,反正自己也不会在这顾宅一辈子,不用去讨好一个无法讨好的人。

    经过这阵子,她完全明白了,不管自己怎么做,顾老太太最喜欢的都是大房的大太太叶氏跟三房的四少奶奶房氏,这两者都属于很能生孩子的类型,而且舌粲莲花,娘家还给力,至于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入眼。

    还有比她更不讨喜的孙媳妇吗?嫁给了顾老太太不喜欢的顾行梅,然后入门都快三年了还不生孩子,也不张罗妾室。

    因为这样,夏念申也只是“禀告”顾老太太说自己要出门,而不是征求意见。

    顾老太太当然很不悦,冷言冷语的嘲讽了一顿,夏念申乖乖听训,但绝对不退缩——开玩笑,来到这边四个月了,除了端午祭祖没出过门,她都快闷出病来,这回不但能出门,还要出门十几天,不管顾老太太怎么臭脸,她都要把计划坚持到底。

    小暑那日,胡范天过来接人了。

    夏念申对胡范天这个人的存在是有印象的,她在夏四娘的记忆中看过,但当时胡范天没胡子,现在却有,导致她一下认不出来。

    胡范天对她态度还不错,“表弟妹不记得我了?”

    “我……你……”是谁?

    顾行梅连忙过来解围,“是胡家的表哥。”

    他们来到这边的大贵人!

    夏念申嗷的一声,“表哥。”

    “表弟妹若是大好,也写写信给念玉,念玉很常说起你。”

    夏念申这下真傻眼了,念玉?这名字的人应该跟她有关,但到底是谁啊,怎么样都想不起来。

    夏四娘,救救人啊!她没在记忆中看到念玉这号人物哪。

    顾行梅见她面如土色,连忙道:“表哥见谅,我们夫妻摔下山崖都撞倒了头,有些事情真记不得了。”

    胡范天有点惊讶,“连念玉你都忘了?”夏念申尴尬无比,“我真不记得了。”应该是自己的姊姊,还是妹妹?

    “念玉是你庶妹,也是我房中贵妾。当初还是你嫁给行梅后,夏家看在顾胡两家姻亲的分上,这才把多人求娶的念玉给我。念玉知道你遭难,也是想来见你的,不过她身分是贵妾,不好出门,你的身分是二少奶奶,也不好让人知道你跟个贵妾往来……”胡范天还是不可思议,“弟妹真不记得?”

    夏念申有点愧疚的摇摇头,“不记得了……原来我还有个妹妹叫做念玉,念玉可好?”

    “念玉过门两年多,已经替我生了两个儿子。”说起儿子,胡范天一脸得意,“我无嫡子,这两个儿子已经由正妻记在名下,以后我胡家的一切就是这两儿子的,老实说吧,我原本对行梅很失望,要不是看在他退回了汪家那两奸人,一边是父亲的交代,一边是念玉的苦苦哀求,我也不想踵这浑水。”

    顾行梅是“看”过自己一生的,完全知道原主有多没用,多令人失望,听到胡范天这么说,马上敛起神色,“我是真心改过,多谢表哥。”

    “是啊。”夏念申连忙帮腔,“我们夫妻生死一遭,对人生有了大体悟,胡家表哥要是还是不高兴,尽避说,但行梅真的跟以前不同了,会好好学习的。”

    胡范天倒是没继续责骂下去,只是苦口婆心,“你我既是表兄弟,我自然不会隐藏。行梅,你一定要好好振作起来,我听说你在端午祭祖上已经把船只契约要了回来是不是,那很好,姑父大好男儿,姑姑也不是寻常女子,他们的儿子应该要有一番大作为才是。”

    夏念申拍拍顾行梅的胸,“是这样没错。”

    三人又说了一会话,这才上车。

    车上,胡范天就考校起顾行梅,自己送去的那些书可有阅读,就见他们表兄弟一问一答,十分流畅,胡范天的脸色也越来越好看,终于笑了。

    “看来你都有读进去,太好了,醒悟不嫌晚,你现在还不到二十,还能有大作为。”

    “我船只都已经要回来,现在打算先守成,还是收运费。至于做生意这条路,还请表哥指点我了。”

    胡范天马上称赞他,“先守成这个主意很正确,不能一口气吃成大胖子,得慢慢来。你的船就放着收运费,以后我每趟出门都带上你,你一定要仔细看,认真学,姑姑自小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你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绝对不会差。”

    马车辘辘,到了河口,一行人大包小包的下船,换了小船只东行出海后,接着上了三层大船,航行北上。

    顾行梅跟胡范天一直在说话,夏念申也不去打扰他们,自行照着胡家人的指示进舱房休息。

    他们要在这船上度过好几天,林嬷嬷跟桐月连忙把箱笼放置起来。

    夏念申坐了一整天的马车,河船又小,现在好不容易上了海船,还进舱房,简直是愉快小天地,马上就在床铺上躺下了。

    背好痛,躺下舒服多了。

    唉,不对,她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床好窄啊——他们是夫妻,自然得同床,但景朗院的床很大,两人躺下还能稍微动一动,翻一翻,不会碰到对方,但现在这张床是怎么回事,也太窄了,这得抱着一起睡才不会掉下去吧。

    这这这,这可怎么办?

    夏念申想了一个下午,直到晚上要就寝了还想不出方法。

    他们是夫妻,分房睡很怪,不能让人看出端倪,可是靠这么近,她又不太愿意贴着他睡觉……

    没想到夜深后,顾行梅把负责守夜的下人都赶了出去,自己去睡小榻,就这样自然的解决了床小的问题。

    夏念申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于是轻声道:“谢谢你啦。”

    “没事,快点睡吧。”

    “那……晚安。”

    “晚安。”

    就这样船行几日,终于到了北方海口。

    一行人在胡范天所有的山庄休息了一日,小厮又来跟顾行梅禀告,说胡大爷请他下午准备好,要带他出去见朋友。

    夏念申一下就蹦起来,“来了。”

    “是来了。”

    “小伙伴,你要加油。”

    顾行梅含笑,“我会加油的。”

    有一句话没说,前生没机会为你努力,这辈子一定会做到让你看进眼中。

    顾行梅深深体会到,“说”是最不值钱的,就像自己,以前说着多在乎她,却一直在伤害她,“做”才值钱,从前哪怕有几次,自己不接秦素妮的电话,他们之间都不一定会走到离婚的地步。

    可是他也不怪秦素妮,要怪就怪自己,他把对阿磊的愧疚都补偿在秦素妮身上,自己是好过了,却让妻子难过了。

    这辈子,绝对不能重蹈覆辙,他要做一个最好的丈夫,总有一天要让她觉得在这地方虽然没有手机,没有电视,但比一切都好。

    顾行梅出门前又交代,“我听胡范天说,这附近可以单日来回的名胜不少,你自己找几个在地大娘子陪着去玩,注意安全就行。”

    “好,你也是,好好学习。我是女子,古代的女子连买房子的资格都没有,真是什么都不能做,能靠的只有你啦。”

    顾行梅摸摸她的头,“我出门了。”

    夏念申笑笑,没拒绝他的摸头——两人最近的气氛不错,她也不打算破坏气氛,总之,顺其自然就是了。

    如果自己心软了,那就不用揪着过去不放,但如果自己还是忘不了那些伤害,也不用强迫自己接受他。

    想想,还是该庆幸他跟自己一起穿越的。

    因为只有一个现代人才能了解她这个现代人的灵魂,夏四娘即便贵为名门二少奶奶,夏念申也没办法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只有当顾行梅是尹方旭的时候,她的丈夫才会鼓励她出去走一走,让她恣意生长,而不是要求琴棋书画。

    顾行梅出去后,夏念申又倒回床上哼着泰勒丝的歌,心里盘算着好不容易出来,当然要出去玩一圈,不然枉费她坐了几天船,晕得不知道天南地北。她是一个急性子的人,想到就要做,于是命人去喊了管家娘子来。管家娘子很快过来,“奴婢张娘子,见过顾二少奶奶。”

    “这附近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张娘子原本以为是自己招呼不周——胡大爷一年来五六趟,总是自己一人,下人也只会维持胡大爷的房间干净,没想到今日来了客人,这房间临时清理的,只算勉强能住,但仔细说来,枕头跟被子的绣花不成套,屏风用的也只是一般的花鸟图案,不够精致,甚至妆台上的黄铜镜都因为年代久远而有点看不清……原以为是顾二少奶奶住得不舒服,要找她过来责问,没想到是问起玩乐的问题。

    张娘子松了一口气,“附近有座求子观音庙,最灵验不过,那儿的风景也好,湖光山色,美不胜收。现在夏日时分,开满了月季跟翠菊,最有名的就是那里的素菜,一个席面只要五百文,美味的程度附近闻名,可是我们定天府的一绝,而且距离这里近,一趟不用半个时辰,也不用受舟车劳顿之苦。”

    夏念申对求子没兴趣,但对吃的很有兴趣,“那请张娘子帮我张罗马车。”

    “是,若顾二少奶奶没其他吩咐,奴婢下去张罗了。”

    “辛苦你啦。”

    张娘子受宠若惊,“不敢不敢,是奴婢应该做的。”

    张娘子的动作实在很快,夏念申不过洗了个脸,把头发重新梳过,已经有小丫头来说马车已经备好。

    夏念申笑说:“胡家表哥管束人还真厉害,一个管事娘子动作都这样快速。”

    林嬷嬷笑说:“老奴以前听人说,北方人性子急,没想到这辈子有机会亲眼见到。”

    求子观音庙真不愧是名胜,香客众多,放眼望去都是婆婆妈妈,拿着燃香口中念念有词,也有不少年轻少妇跪着拜观音,满脸虔诚。

    那绵绵延延的月季真是开得好极了,粉红色的花朵,层层花瓣,就这样堆叠成一片锦衣花园。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片月季,心情真的好了不少。

    很少有寺庙会种这种花,夏菊也开得不错,白色跟紫色的花相间,争奇斗艳。

    林嬷嬷笑说:“小姐真是三太太亲生的没错,三太太最爱的也是月季。”

    夏念申知道林嬷嬷口中的“三太太”,指的是夏四娘的亲生母亲,一时间脱口而出,“真的?”

    林嬷嬷一脸爱怜,“小姐连这都不记得了?”

    “我,唉,我就不记得……”

    “不记得就算了。”林嬷嬷连忙劝慰,“小姐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老天爷开恩,后脑伤得那样严重,自然是有影响的,小姐别懊恼,以后会慢慢想起的。”

    “我娘……最喜欢月季?”

    “是啊,三太太喜欢种花,我们的院子就算是冬天也花团锦簇,什么长寿花、鹤望兰、水仙,一盆一盆摆着都不知道多好看。四太太老往我们院子来,也想学,但她就是手不巧,每回给四太太什么就种死什么,不像三太太心灵手巧,就算干枯的姜荷花都能种得起死回生。”

    “我娘很疼我吧?”

    “当然疼了,三太太只有小姐一个女儿,不疼你疼谁,虽然说几个少爷跟小姐都算孝顺,但毕竟是别人肚子出来的,怎么会亲。”

    “对了,嬷嬷,我有件事情想问你——你知不知道为什么顾家当时会跟我们家说亲?我是说,我在喜莲寺被抓,名声应该不太好了,你说跟我一起被抓的几个小姐有的出家,有的低嫁,只有我没事,顾家当初上门是怎么说的?”

    “小姐别想这些了,喜莲寺的事情已经过去,姑爷待你好,那就好了。”

    夏念申却不能接受这种答案,“嬷嬷就跟我讲了吧,我这样什么都不记得真的太痛苦了,胡家表哥跟我说起念玉,我连念玉都忘了。”

    林嬷嬷拿她没办法,“顾老太太不喜欢顾二少爷,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怎么说顾家面子也要顾,总不能因为不喜欢这孙子便乱娶而损害了顾家声誉。就算她愿意,顾家宗亲也饶她不得,所以才找上我们夏家——我们夏家的女子是出了名的会生儿子,几乎都是头胎得男,就算头胎是女娃,第二胎也一定是男娃,可以说得上是百家相求,小姐别因为喜莲寺的事情看轻自己,当时上门说亲的可不少,都是急着想要传宗接代的家族呢。”

    “我在喜莲寺被抓了,还有顾家以外的人上门?”夏念申颇为意外。

    “是啊,金家、许家、刘家,都是三代单传的儿子,也不介意其他问题,就是想要赶紧开枝散叶,小姐的名声虽然因为喜莲寺之事而被连累了不少,但还是很多人想求娶的对象。三老爷跟三太太是因为顾家二房这边人口简单,这才挑中顾家,不然金家门楣更高呢。”

    孺慕之情是天生,夏念申听到这里,忍不住靶动,“爹娘对我真好。”

    “那是当然,当时可是打听了又打听,顾二少爷不是长房长孙,这样妻子的责任就会少很多,加上顾二少爷房中无人,一样是要人伺候,与其在家中养几个狐狸精闹事,不如让男人上花街,眼不见为净。再者,虽说顾二少爷个性上比较温吞,但温吞有温吞的好,温吞就不会打女人。”

    夏念申点点头,“这么说也有道理,与其院中放几个女人争宠,还真觉得不如让他去外头。”

    而原本的顾行梅那样没用,想必也绝对不可能打夏四娘。

    想想实在很荒唐,放在现代那样处处都不可以的人,以古代的眼光来看居然是不错的人选。

    林嬷嬷给她理理头发,“就是因为小姐嫁入了顾家,所以胡家上门求纳念玉小姐为贵妾时,三太太才点头,就是为了亲上加亲。念玉小姐是三太太亲手养大的,最听三太太的话,三太太让念玉小姐劝胡大爷帮顾家,念玉小姐就会劝,说来说去,三太太都是为了你。”

    夏念申豁然开朗,原来是这样。

    对胡范天来说,顾行梅不只是表弟,还是受宠贵妾的姊夫,一边是亲爹的殷殷交代,一边是贵妾的苦苦恳求,难怪顾行梅才开始端正言行,胡范天就出现了。

    她想起胡范天说念玉给他生了两个儿子时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唉,果然,心爱的女人说话威力大。

    想自己以前完全驾驭不动尹方旭,将来有机会遇见念玉,还得跟她学习学习。

    夏念申就这样一边赏月季、夏菊,一边与林嬷嬷说着关于夏家的一切。

    越听越是觉得该找机会回夏家一趟,自己既然受到了夏四娘这身子的恩惠,总要替夏四娘孝顺父母亲。

    走入内殿,夏念申原本想双手合十,意思意思就好,没想到林嬷嬷拉住了她,“小姐不如也求一个。”

    “我?”

    “小姐过门都快三年了,女人家总不能没有子嗣。”

    “可我不想生啊。”

    林嬷嬷大惊失色,“小姐怎么糊涂了,女人不生孩子,那还能叫女人吗,小姐听嬷嬷的话,去求一个吧。”

    桐月也道:“这里婆妈这样多,可见灵验,小姐求一个,说不定回去就有了呢。二老爷跟二太太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

    夏念申吞吞口水,心想,也是,自己现在可是夏四娘,背负着夏家的命运跟名义啊——

    过了门又不生,还不给张罗妾室,然后也不愿意求神问卜,一点反省的意思都没有,这样传出去,夏家的妹妹们都不用成亲了,顾家娶她,不就为了生儿子嘛。

    于是过去捻了香,学着其他妇人一样跪在蒲团上,正想着胡说八道一番就好,但说来也奇怪,看到观音菩萨慈祥的脸庞,内心却突然柔软起来——自己本该死在夏威夷的,但却能再次重生,应该要好好生活,而不是只顾着生气啊。

    真不生孩子吗?老天给她第二次机会,应该要多多体验前辈子没体验过的……

    但她要生只能跟顾行梅生啊,他肯定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自己,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会记恨的那种普通人。

    生嘛,她内心又还没过那个坎。

    不生,好像又辜负了夏四娘。

    真是左右为难,怎么做她内心都不痛快。

    前生秦素妮在的时候,自己不能打败她,还得到古代这个没有秦素妮的地方才能夫妻和协生孩子?

    她怎么想就是觉得不舒服,就像那条裙子,她知道尹方旭送秦素妮裙子后大为光火,尹方旭连忙要送她一条,她更火了,她不要他因为自己生气而送她裙子,她要他主动的送她裙子,但男人好像不懂这其间的差别,根本不是裙子的问题。

    可是孩子这种小东西真的还挺可爱的,跟自己有血缘关系,在这边可以一起成长,想想一个小人儿扑过来喊娘,就觉得心花怒放。

    生,还是不生?

    唉,算了,好难解,就像那首英文老歌: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世事难料,顺其自然。

    那天晚上,夏念申准备上床睡觉时,顾行梅回来了,一脸喜色,夏念申很久没看到他这样高兴了,连忙问起都做了什么。

    原来胡范天先带他去见定天府商会的庞会长。

    庞会长很热情,留他们吃午饭,中间说起北方今年雨水不错,农业还算过得去,但最主要的还是药叶,那些药农都是大丰收。

    吃到一半,突然有人来访,是一户姓宋的,宋老爷带着两个儿子上门。

    既然遇到吃饭时间,那就添筷子,再让厨房加菜出来。

    很巧的,宋家是想来谈这一年度冬虫夏草的买卖——胡范天当然不肯让,他也是为了这个来的。

    那庞会长一时两难,顾行梅便道,自己有商船三十艘,可以马上出船,这样药农可以立刻拿到钱,宋家一听傻眼——他们提出的建议是,下定,囤货,等他们找到船只上货,再回来结算。

    能马上出船,那当然不同,冬虫夏草这样珍贵的药材,要是放一两个月潮湿了,要算谁的帐?

    当下会长就决定把今年的冬虫夏草给胡范天了,现在先给一批,六月末可以再来收一批。

    宋家父子三人虽然气得跳脚,但也没办法,能马上拿到钱,谁愿意等两个月,但船只这种事情又不是自己能作主的,只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从庞会长住处出来后,胡范天又带顾行梅到沿海边,找到老渔民问有没有好货,给现银,那老渔民马上说有,从船舱处拿出两大块龙涎香。

    夏念申听到这边奇怪,“抹香鲸那个龙涎香?”

    “我问了,应该是,渔民说是海上的大鱼,比篷车还大。”

    “他们要怎么取?”

    “这我没问,人家生财的方法,也不会告诉外人。”

    胡范天付了银票,带走了那两块龙涎香。

    接着上山去拜访猎人村,整个村子都是依靠猎物为生,胡范天买了一整车的人参、麝香、灵芝。

    顾行梅知道了,这一趟胡范天要给他看什么——现银交易。

    不管是龙涎香也好,麝香、灵芝、人参也好,都不愁没人买,可是胡范天有个好习惯,给现银,而不是等货物卖出了再来结款,所以人家更愿意卖给他。

    很简单的道理,但如果只是用说的,感觉不出那种有用程度,一定要亲眼看到才知道这么简单的道理是最有用的——商行会长当着宋家父子的面,直接承诺了这一年的冬虫夏草给胡范天。

    他在路上也想到了,胡家能把北方的药品翻百倍卖给京城跟南方,他当然也可以,不是卖药品,而是卖吃的,水果、蔬菜。

    有些水果例如葡萄,在东瑞国就只有北方的土壤种得出来,他打算先试着买葡萄进货到京城,慢慢开启商业人生的第一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离婚无效最新章节 | 娘子,离婚无效全文阅读 | 娘子,离婚无效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