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离婚无效 > 第三章 靠山们现身

娘子,离婚无效 第三章 靠山们现身 作者 : 简薰

    一回到景朗院,夏念申便拉着顾行梅进房,然后又关上门窗,直拉到最里面,确定没人可以偷听后,这才开口,“你看账本啦?”

    顾行梅莞尔,“是。”

    “那两个姓汪的奸人,怎么肯给你?”

    “哪有什么肯不肯,就放在案头,那姓汪的兄弟大概吃定顾行梅没用才这样胆大,用两百两买了一百两的铺子,赚了一百两,然后又用五十两卖给自己的母亲,等于他们汪家白得一座铺子,还净赚五十两。”

    夏念申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今日见顾若涓看了裙子就理所当然的讨,一个王姨娘都能跟我说『名门规矩』,还能教唆你要教训我,一个大房姨娘都能欺负到头上,这顾行梅跟夏四娘以前到底怎么存活的啊……”

    “不管他以前怎么存活,都是过去,现在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存活。”

    “也是,老太太对我们还真不好。”

    “『得饶人处且饶人』。”

    听见顾行梅模仿顾老太太的语气,夏念申笑了,但也只是心情好一点,想想实在奇怪,“顾行梅一个嫡出的嫡孙,老太太居然这样不待见,实在奇怪。”

    顾行梅也觉得这点不合常理,“也可能是太疼爱顾别温,所以看到顾行梅时觉得心情不好。”

    “或许。”就像有人意外丧偶后,对孩子特别看不顺眼,不是谁的错,是太想念逝去的那个人了,“我觉得自己徒有现代知识,但却派不上用场。你看,我的外语能力,我的文书能力,我还能跑马拉松,放在这里一点用都没有。今日看王姨娘讨饶还马上就心软,事实上证明有些人真的只是嘴上认错,心里还是埋怨,这种人根本不要理才对。”

    顾行梅安慰,“以后会好的。”

    夏念申皱了皱鼻子—— 她真讨厌听到这几个字。

    以前秦素妮缠尹方旭缠得紧的时候,尹方旭总说,她刚失去哥哥,难免会投射情感,对他比较依恋,以后会好的。

    事实证明,以后根本没好,反而变本加厉。

    唉。

    为什么不能让她跟别人一起穿越,譬如说夏威夷那个帅哥游泳教练啊,他们可以在古代共谱罗曼史,那不是挺好的,居然跟前夫……有没有这么孽缘啊。

    虽然说她也知道这个顾宅只有他们是彼此的自己人,关起门来也只有他能知道她的秘密,但想想就觉得不太甘愿,她当初离婚可是搞了一年多,尹方旭舍不得拒绝干妹妹,又不想离婚,呵呵,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占便宜的是他,他才会说“妳怎么都不体谅我”,如果今天是她搞出一个“男闺蜜”,他肯定是会抓狂的,体谅?啧。

    “对了,妳可得记得自己手受伤,别忘了。”

    “我的手没伤啊,很好。”为了表示没问题,夏念申马上拉拉手臂,又转转手腕,动动手指,“看,好得很。”

    “妳确定?”

    “确定。”

    “好,那妳现在弹一首《迎春曲》给我听。”

    夏念申怪叫起来,“我哪会弹琴?”

    “那不就结了,夏四娘琴棋书画皆擅长,妳是琴棋书画都不会,现在除了手受伤,还有更好的理由吗?”

    夏念申无言以对。

    也没错啦,要说夏四娘人生有什么不好的,就是三年多前在喜莲寺放琉璃灯时被土匪掳走—— 被掳走的还有朱家,罗家,童家的姑娘,其实古代重男轻女,这些家族并没有这样希罕一个女儿,只不过不赎回来会被指指点点,说狠毒没用,或者说家门连五百两都拿不出来,害怕门风受损,这才不得不花钱赎人。

    想来,顾老太太确实古怪,就算顾行梅没用,那也是名门子弟,没必要娶夏四娘,妻子在土匪窝待过几日,这古代男人谁不膈应?

    原本的顾行梅恐怕也是不想娶,但他天生没用,不敢忤逆祖母,只好硬着头皮娶了,这才会导致成亲两年多,夫妻感情一直好不起来,不是夏念申自夸,她可是长着一张足以令人一见钟情的脸啊,盲婚哑嫁的能娶到个美女,那根本捡到宝了好吗,那个顾行梅对妻子一直不咸不淡,恐怕也是自己心里过不去。

    “妳若无事,就跟林嬷嬷学一些大户奶奶需要知道的事情。既然已经过来了,眼下也不可能回去,还是要尽量融入这里的生活才行。”

    “我有林嬷嬷就好,什么都不用学,也不想学。”

    顾行梅被她气笑,“别这么懒。”

    “学了又不能怎么样,没目标我没动力。”

    “谁说不能怎么样,以后我们要分家,到时候妳要当大太太,怎么可以什么都不会。林嬷嬷将来老了,也会回去让儿子奉养,如何陪妳一辈子。”

    夏念申一下来了精神,“分家?”

    “妳总不会想在这边住一辈子吧。”

    “当然不想,想到外出会遇到大房跟三房,我宁愿就这样窝在景朗院,但老实说,这也不到一个月而已,我已经有点受不了了。”

    “我们会分家的。”顾行梅说得很有把握。

    “真的?”

    “我答应妳。”

    夏念申笑得瞇起眼,“这可是我穿越过来听到最好的消息了。”

    数日后。

    顾行梅正在看东瑞国的《水土方志》,这时候伍大拿了一封信进来,“二少爷,胡家那边有信来。”

    胡家,乃顾行梅生母的娘家,说来就是他外祖那边。

    大抵是知道他大好了,所以写信来慰问。

    打开信签,里面也很简短,若有空,约他明天临湖茶楼见,一起吃顿午饭,落款是:胡范天。

    顾行梅知道这胡范天是自己的表哥,在他看到的情景中,跟顾行梅不算太亲,就是见面打招呼的关系而已。

    怎么会写信来?

    于是放下信纸,问伍大道:“你对胡家表少爷可有印象?”

    “有的。”

    “跟我说说。”

    “是。”

    经过这阵子,顾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二少爷跟二少奶奶有点不太记得以前的事情,毕竟陈院判说了,两人都摔了头,不记得一些事情也不奇怪。

    伍大恭恭敬敬的答了,“胡家表少爷能言善道,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他对二少爷也很关怀,只不过……”

    “但说无妨。”

    “是,只不过二少爷以前听不进劝。”

    顾行梅抓到关键词,“劝?他劝我什么了?”

    “表少爷总劝二少爷得自己管理生意,不能由着老太太,让二少爷赶紧生孩子,这样才对得起二老爷跟二太太的在天之灵,又说如果二少爷不懂,自己可以从头教导,表少爷对二少爷真的像对亲弟弟那样的关怀,可是二少爷以前不太领情……”

    “这表哥对我倒挺好的。”

    伍大连忙点头,“那是,舅老爷就二太太这一个嫡亲妹子,表少爷会想照顾二少爷,恐怕也是舅老爷的吩咐,不然表少爷那么忙,怎么可能还管到顾家的事情。”

    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尊敬,但伍大真的觉得二少爷跟二少奶奶摔得好,二少爷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以前二少爷放着表少爷那样的人中龙凤不去结交,专交一些下三滥,去赌博、嫖妓,每年船租分红也有两三百两,有一半都散在养这些闲人身上,然后放着汪家那两奸人蚕食自己的财产也不敢跟顾老太太吭声。

    现在倒好,醒来后也不嫖,也不赌了,还把汪家那两奸人退回给顾老太太,说不要用,提拔了自己跟弟弟伍二。

    他伍大不敢说自己跟弟弟能力多好,但绝对是忠心的,也不会像汪家那两奸人那样侵吞主人家的钱财。

    汪家的人在背后都说,自己不缺钱。

    是啊,直通二少爷库房,怎么会缺钱。

    他就不懂了,顾老太太怎么会不知道这汪家有问题,还把人派给二少爷当管帐的?

    按照顾老太爷留下的遗书跟遗产,二少爷十四岁起就可以收租,就算顾老太太管着帐,只给一部分的分红,但那也有三四百两啊。每年都花得干净,嫖啊,赌啊,还有去年花两百两买了大少爷的假画,他就不懂了,大少爷想找人顶锅,二少爷何必就顶了,干么怕大少爷生气,大少爷自己眼光不好却要弟弟承担,哪有这种哥哥。

    大少爷占了弟弟便宜,还得意洋洋的说自己爱惜弟弟,把好东西让了出去,然后最气人的是顾老太太还当着众人的面夸了大少爷,然后骂二少爷不懂事,从小不知道练练眼力,只知道捡哥哥的便宜,然后为了奖赏大少爷的友爱兄弟,顾老太太当场决定,来年把二房分红的百分之十给大少爷当私房当作奖励。

    这件事情说来谁都生气,但却是没办法—— 大老爷顾别擎还在,大房的分红自然由他独得,大少爷能拿的只有例银,实在没多少,饶是顾老太太再喜欢大少爷,也不能把二房的东西给大少爷啊。

    明明应该据理力争,甚至找宗亲都可以,可是二少爷却只是说知道了。

    二少爷人不坏,但就是很怯懦没用,明明没有要做生意,却被汪氏家那两奸人唆使买了铺子,两百两购入,五十两卖出,真不知道想干么,看在下人眼中实在是很心痛,明明一表人才,却偏偏不成材。

    可是现在好像都变了,二少爷醒了。

    如果二少爷能去结交表少爷就好了,表少爷真的是天生好手,帮着舅老爷让胡家发扬光大了不少。

    “帮我传个口信,说我明天会去临湖茶楼。”

    临湖茶楼如其名,临在波光湖边的两层建物,二楼靠着湖面的是五间雅间,就算只喝茶水也得付上一两银子,更别说叫上菜肴,没花个三五两是不可能结账的,但京城富户多,雅间倒是长年有一半的时间有客人。

    此边风景极好,波光湖上渔女摇着桨,载着雅客泛舟,一望无际的湖面辽阔至极,将望过去,湖光水色,一派舒爽景象。

    春天,正是赏湖的好季节。

    顾行梅一进雅间,就知道在等着的人是自己的表哥胡范天了—— 比自己大两岁,已经娶妻生子,大概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成熟稳重点,二十一岁的年轻脸上留着胡子,看起来倒是大了几岁。

    顾行梅开口,“表哥。”

    胡范天看到他,笑了笑,“恢复得倒不错。”

    “肃王妃请来了陈院判,托了陈院判妙手回春的福,不然恐怕也不会这样快。”

    “我想也是,能当上太医院的院判,自然有本事。陈院判听说专精外科,他老人家怎么说,你照着做就是了,你跟弟妹还年轻,可别留下后遗症,也别仗着自己年轻,总之,大夫说的话一定有道理。”

    顾行梅忍不住一笑—— 这表哥是真的关心他。

    小二见上了碧罗春,笑嘻嘻的问:“两位爷要几两的席面?”

    胡范天道:“开五两的上来。”

    “好咧。”小二一乐,“今日春暖,两位爷可要来点酒?”

    胡范天原本想要白酒,又想着自己这表弟大病初愈,不好喝太烈的东西,于是问道:“有什么比较补身的酒?”

    小二马上回答,“肯定是茱萸酒,老师傅都说茱萸酒可以暖腹辟恶。”

    “那就拿上来吧。”

    临湖茶楼的大师傅动作很快,不到一刻钟就把菜肴全上了,共十菜两汤,鲜果四品。

    菜色是:鸡米牛筋,玉兔白菜,芋香狮子头,桃花泛,银牙河虾,八宝素烩,芙蓉鱼排,生炒明蚝,随上荷叶卷,山珍刺五加。

    另有汤品:龙井竹荪,长春鹿鞭汤

    鲜果则是苹果,杨梅,枇杷,桃子。

    春日融融,微风袭面,波光湖上渔女荡桨,将看过去彷佛进入古人诗词中,在这种情景下吃着美食,喝着茱萸酒,说不出的惬意。

    胡范天完全不提什么,只说着景色,这波光湖看不到尽头,大得像海,又品起菜肴,大厨用的时间虽然不多,但这鸡米牛筋却煮得入口即化,桃花泛中的玉兰片居然还能品出甜味,真是不错,接着又道生炒明蚝补身,让顾行梅多吃一点,顾行梅也耐着性子—— 他知道胡范天这种人,他们很有耐心,所以自己也得有耐心。

    酒足饭饱,店小二撤下席面,把桌子擦得干干净净,又上了消化的山楂茶。

    胡范天没喝茶,问道:“我听说,你把汪家那两奸人退回给顾老太太了?”

    “是。”

    “为什么?”

    “我发现他们手脚不老实。”

    胡范天审视他,“怎么开始看起账本了?”

    “我想着这样浑浑噩噩过日子也不行,这次一脚踏进鬼门关后有了很大的体悟,我打算以后好好过日子。”

    “那你现在身边是谁在伺候?”

    “伍大跟伍二。”

    “他俩不错,伍嬷嬷的哥哥弟弟现在也还在胡家做事,一家人都很老实,下人也不求精明,老实最重要。”

    “顾家可信之人不多,但伍大跟伍二还是可以的,我病了那么久,他们也没一次偷懒,总是服侍周到,如果不是忠心,也做不到这样无微不至。”

    “你能醒悟过来就好。”胡范天长吁一口气,“以前让你提拔伍大跟伍二,你还嫌他们扫兴,现在能自己想起来这两人的好,我想姑母姑父在天之灵也能稍微放下心来。”

    “是我不争气,让表哥跟舅舅担心了。”

    “你以前那样说不听,我本是不想再管你了,可是我爹疼爱姑姑,所以也舍不得你,总是让我多帮衬着些,这回我是听说你退回了汪家那两奸人,才想问问你是不是真的愿意好好改过,开始学习靠自己,你若愿意,我自然会看在姑姑的分上尽力教你,但你若还只是想着赌钱嫖妓,那就当我没说过。”

    顾行梅立刻站起来,一揖,“我是真的醒悟,还请表哥提携。”

    他跟夏念申来到这里,伍嬷嬷一家,林嬷嬷一家,虽然忠心,但无法成为依靠,他想在这个时代展开手脚一定要有可靠的人帮忙,胡范天几乎是老天爷送给他跟夏念申的礼物。

    胡范天是生意上的一把好手,跟自己有血缘关系,这样的人愿意教自己,那绝对是不会藏私的,他等着吸收古代知识就是。

    “那好,我端午过后要北上,你跟我一道吧,我回去会送一批书过去顾家,这些日子你便好好学习,或者你有什么想法也尽可问我,我看在姑姑的分上,总不能不管你。”

    顾行梅知道这是遇上大大贵人,于是又行了一礼,“多谢表哥。”

    胡范天说到做到,隔日果然派了人送许多商业读本过来,讲的都是历代成功商人的人生,或者行商要注意什么,另外还有几本药材书,居然绘有彩色,顾行梅这才知道这回北上是要采买药材。

    这一次肯定没问题,有胡范天可以指导,可是总不能一直依靠别人,他还是要自己能辨识才不会被骗。

    夏念申听他说起,自然十分兴奋,想了又想,“我怎么觉得胡范天这三字有点熟悉……”

    “伍二说了,胡范天以前对顾行梅夫妻着实不错,奈何顾行梅不争气。”

    “唉,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再说。”

    夏念申抗议,“我都还没讲呢。”

    “是不是想说,要跟我们一道北上?”

    夏念申嘟起嘴,嘟囔着,“这也猜得出来。”

    “我一人还能应付胡范天,他看着我跟以前不同,只会想着生死一遭有了改变,但一旦我俩都出现,又都那样奇怪,他难免会有别的想法。”

    “不会啦,古代男女之防这样严重,他跟夏四娘肯定不熟的,当然就更不可能观察了,谁会观察表弟媳妇啊,那样很没礼貌,拜托啦,求你啦,我想出去,我快闷死了……”

    顾行梅看她求成这样,内心又无奈又动摇,他拿她的撒娇最没办法,她肯定也知道,屡试不爽,“那妳得尽量避着他。”

    “行行行。”夏念申连忙点头,“我平常一定躲得远远的,他休息了才出来透透气,他要跟我说话,我就马上讲身体不舒服,绝对不会让他看出端倪。”

    顾行梅莞尔,拿她没办法。

    看着眼前那一大箱的书,忍不住逗她,“要不要分一点过去看?”

    “不用了,这么珍贵的东西,当然要由你独享才行。我呢,是君子,君子不夺人所好。”说完,还挺了挺胸。

    “歪理。”

    “我真的不行,古代的书没有标点符号,我不会看。”

    “没标点符号有什么难的,妳哪不会看了?”

    “真不会,没标点我一看就头痛。”

    不过讲到没标点,就想起秦素妮。

    秦素妮很喜欢在脸书发那种落落长的心情抒发文,一发就是几百字,而且都没标点,夏念申一刚开始还勉强会看,就是一些无病呻吟,什么“风太大了穿过我的心破了一个洞”,“太阳彷佛知道我内心灰暗想照得我明亮一点”,“那些雨点是我流不出的眼泪我的爱情蒸发在空气里成了雨水”,总是看得她啧啧称奇,不管晴天雨天都可以扯上几百字,后来她就懒得看了,觉得秦素妮吃饱太闲。

    然后夏念申忍不住又想,顾行梅你古文看得顺,想必是因为看秦素妮那些没标点的文章练出来的。

    啧。

    夏念申突然觉得酸了。

    女人果然还是年轻的好,自己年纪大上许多,当初尹方旭就觉得她应该让让小妹妹,拜托,秦素妮也不小了,堂堂女大生,已经出落成出类拔萃的绿茶了呢。

    顾行梅见她突然出神,摸了摸她的头,“在想什么?”

    夏念申原本想挖苦他的,直接说“我想到秦素妮”,但讲起秦素妮,一定会扯到秦磊,他又会觉得是自己的错。

    伤害他是这样轻而易举,但是她不想。

    离婚前一两年,她已经看够了他的自责。

    当然,她不是心疼他—— 离婚夫妻有啥好心疼。

    她只是不想把气氛弄僵,不然尴尬起来,自己也不好过啊。

    于是笑笑,“我就是想,我们运气还不坏,手足无措时,老天爷派了一个胡范天来,有人带可比自己摸索快上一百倍都不止。”

    “我也是这样想的,说来也奇怪,我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他,却觉得熟悉跟亲切,虽然是替代顾行梅而生,想必还是承袭了他的感情。”

    “这倒是,我看林嬷嬷、桐月、临月都很有好感,反而是原先伺候的两个大丫头,过来磕头我心里也不喜欢,想必这两个大丫头以前也不贴心,所以夏四娘没什么感情,我说不用她们服侍,让她们回大管家那边等发派,她们居然也很高兴—— 这对夫妻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连个下人都不把他们放在眼底。”

    “那些都不用管了,重点是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就行。”

    “你是我唯一的小伙伴了……”虽然有点尴尬,但有人能跟她聊聊泰勒丝还是欧普拉,还是值得感谢的。

    “我是妳的丈夫。”顾行梅纠正她。

    “你是夏四娘的丈夫,不是我的。”

    “是妳的。”

    “我们离婚了。”夏念申提醒他,“我们过不去这才分开的,只能当朋友,不能当夫妻。等我把古代规则再弄清楚一点,我会给你找个合法小老婆,你跟合法小老婆过日子吧,我不能跟你过。”

    顾行梅拉住她的手,“念念,妳知道我是喜欢妳的—— ”

    夏念申挣脱,心想:喜欢又不值钱,你喜欢我,但没把我放在第一的位置,你还不如小爱,小爱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我如果跟霏霏吵架,她一定站在我这边。

    每次秦素妮作恶梦打电话来,不管多晚他都会马上开车出去,她吵也没用,那样的日子真的很疲倦。

    小爱就好了,盲目的护着她这个闺蜜,知道她离婚沮丧,还马上买了火辣的红色比基尼送她,好让她能在夏威夷展开一段异国恋曲。

    顾行梅一脸真诚的开口,“这里没有其他人,只有我们俩,我会做得很好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没了秦素妮,你才能对我好吗?你当着秦素妮的面,就不能对我好,是吗?”

    “当然不是,妳知道我不想离婚的。”

    夏念申突然来气,“你当然不想啊,有我这么貌美如花的老婆帮你做家务,还有一个青春洋溢的大奶妹备胎跟你谈心,这么爽的日子,怎么会想离婚。”

    “素妮不是我的备胎,我没有备胎,我只有妳。”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继续讨论这话题了,我就算得了老人痴呆症,也不会忘记你在我们结婚纪念日选择飞车去安慰她,这已经够了。如果有机会回现代,你可以去『靠北老公』问问这问题,我保证你会被口水淹死。”

    顾行梅还想说些什么,夏念申阻止了他,“我知道你还爱我,可是两人相处,光有爱没用,你就是一边说爱我,一边伤害我而已。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跟你一起穿越过来,但既然是老天爷的意思,可以的话我还是想好好相处的,我已经跟你当过夫妻了,事实证明我们不能当夫妻,所以这一次,让我们当室友就好,这样我们都会轻松一点。”

    时序过得很快,转眼端午到了。

    顾家在京城已经一百多年,人口现在两百多人,每到清明、端午、重阳,都必须到城郊的顾家祠堂。

    马车上,顾行梅跟夏念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经过上次的半吵半谈,顾行梅现在采取了新方法—— 对夏念申好,但不过分的好,尽量当一个让她觉得舒服的人。

    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他伤害了她,然后又一厢情愿的想重新开始,人心哪有这样容易修补呢?

    所以他现在只当个“好相处的人”。

    在这里,他们只有彼此了,只要自己耐心够,总能再融化她一次。

    他跟夏念申谈药材,谈胡范天送来的这些书。

    夏念申自己不想看,但如果听的话却是有兴趣的—— 两人都是用草药救回来的,现在可再也不敢看不起这些草药,真的能救命啊。

    马车摇摇晃晃的,不多时停了下来。

    下了马车,一眼见到顾氏祠堂,两扇木门大开着,中庭摆放着好几张拼起来的大桌,上面满满是鸡鸭鱼肉,当令鲜果,还有鲜花数盆,偌大的院子已经有七八十人在了。

    顾家这支由顾老太太带队,浩浩荡荡二十几口人。

    一跨进门,一个宗妇模样的太太就过来招呼,见到顾老太太,笑容满面的迎上,“再从三婶娘可来了,唉呦,连坚哥儿跟霄哥儿都来啦,这么小的娃娃出门可辛苦了,再从三婶娘四代同堂,好大的福气。”

    顾老太太道:“再辛苦也得来。”

    那宗妇看到顾行梅跟夏念申又过来亲热,“行梅跟四娘可大好了?听见消息可吓了一跳,所幸没事,一定是祖宗保佑。”

    顾行梅笑说:“那是自然。”

    “赶紧去见见你从叔跟四伯祖,八叔祖,他们刚刚都还挂念着你今日能不能来,看到你健康如昔,一定高兴。”

    顾家实在是大家族,光是见人就见很久,夏念申这才知道顾家还有一个年纪最大的曾伯祖父,已经快九十岁,眼神锐利,说起话来还是很精神。

    吉时到,由宗主顾锦宝跟身为宗妇的妻子领头,两百多人拈完香,又烧了百来担的纸钱,这才算完。

    让香烧着,众人到偏厅喝茶。

    宗主顾锦宝说起今年的船例分红比去年好,大伙都是很高兴的,顾家本家旁支,几乎囊括了东瑞国三分之一的河运,每一季的分红都是三百两起跳。

    至于“念船例分红”,是让彼此了解财务状况,要合作时内心有个底,不要自己人坑了自己人。

    很快,念到了顾行梅这支了。

    顾锦宝微笑,“弟妹,你们这户的船只,这一季比起来有点起色,我便念出来让大家一起同乐高兴。”

    顾老太太笑说:“三老爷去世得早,我一个妇人能有什么用处,还是因为别擎跟别书有担当,我才有今日的悠闲岁月。”

    顾锦宝点点头,“是这样没错,那我开始念了。大房顾别擎,商船五十艘,这一季赚六百七十两,二房顾行梅,你的商船三十艘,赚四百两,三房顾别书,你的商船三十艘,赚两百五十两。”

    顾三老爷过去得很早,病逝前也给家产做了分派,大房五十艘船,二房跟三房都是三十艘,顾家商船有一点不同,既合又分。

    合,便是一起进货,压低成本,所以宗主会念各家收入状况,好让彼此有个底。

    分,则是分开经营,互不干涉,能卖出去是本事,卖不出去也别怪别人。

    顾家这支已经连续几年收入垫底,没人敢跟他们一起合作进货,今年难得变成倒数第二,也算进步,宗主顾锦宝于是出言夸奖了一番,然后又想起一个问题。

    “行梅,虽然是老问题了,我还是得开口,你的船还是要交由祖母打理吗?”

    顾氏的船有些会自己经营,有些交由宗主帮忙,不一定。

    顾家这支,顾三老爷过世后,顾别擎跟顾别书都是自己负责,唯当年顾行梅丧父又年幼,所以由祖母打理,就这样一年又一年,顾行梅长大了,但顾老太太没有归还权力的意思,顾行梅也不敢要。

    顾锦宝问起,也是惯例了,他这宗主不能不问,但也知道行梅一定没胆子跟自己祖母争,这孩子懦弱怕事,他从小看到大,可惜顾别温那样堂堂一个大好男儿,唯一的儿子居然这般没用。

    却见得顾行梅起身,“行梅已经劳烦祖母多年,不敢不孝,这次便将船舶要回来,想跟伯父跟叔父一样,自己经营。”

    顾锦宝意外,“哦?”又想,天要下红雨了吗?

    顾行梅继续道:“行梅已经十九岁,应该担当起责任了,不能像个孩子一样还依靠着祖母,委实不像个男子汉。”

    就见顾老太太笑吟吟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你是我的亲孙,难不成我还贪这点悠闲。船舶嘛,还是我管着就好,你跟四娘就跟以前一样,赏赏花,游游船,看你们过得自在,老太婆也就高兴了。”

    “祖母慈爱,孙儿不能不孝,劳累祖母。”

    “这怎么会累,不过小事情,我做惯了,用来打发时间也不错,不然整日闲着都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言下之意,竟是不肯还回去。

    顾锦宝有点傻眼,现在怎么办?一个想要,一个不给,但他不想管啊,他只想耍威风当个宗主,并不想断家务事。

    就见那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曾伯祖父开口了,“侄媳妇,这船只是我们顾家的,理应由顾家人管理,妳年纪也大了,享享清福吧,别跟孙子争,难看。”

    顾二老太爷也道:“是啊,三弟妹,行梅都这么大了,理当开始担起责任,三弟妹虽然是我们顾家人,但终究不姓顾,这船只还是得让行梅自己打理,不然恐怕三弟知道了,内心也会不愿意。”

    顾老太太这下也不好坚持了,只能笑说:“行梅啊,祖母可要跟你说,这经营没这么好玩,这一来一回都是几百两的本钱,几百两的进出帐,可不是过家家唷。”

    “行梅懂,谢祖母疼爱,行梅大好男儿,不能再躲在祖母的背后享受了。”

    顾老太太也无法,伯父说话了,二哥也说话了,内心虽然恨,但表面上却是不显露,“那好吧,晚点我就把账本、印章跟船契送过去景朗院。”

    “多谢祖母。”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离婚无效最新章节 | 娘子,离婚无效全文阅读 | 娘子,离婚无效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