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老相思 > 第四章

老相思 第四章 作者 : 艾思

    季恩洁发觉自己的体温正在在攀升,自从离婚后,她不曾与异性有过这样的肢体接触,一时之间实在不习惯。

    况且……对象还是言铠然,她的前夫,她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她很难强迫自己用平常心看待。

    “言先生,请你放手。”她不着痕迹的深呼吸,试着将手腕抽回来。

    “你有一双很美丽的手。”他的目光专注地集中在她手上。

    倘若不是知道他失忆,完全忘了她,季恩洁差点产生幻觉,以为自己仍然处在四年前的那一夜——

    “季小姐,你有一双美丽的手。”

    当时,从她手中接过字画的言铠然,用着令她浑身发烫的炽热眼神,与一记英俊的微笑,夺走了她的呼吸。

    以及她的心。想不到四年后,岁月匆匆,而他们两人也从夫妻,变成了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惊觉自己竟然望着言铠然的脸走了神,季恩洁心慌意乱的使力将手抽冋来,并且仓皇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见状,言铠然哑然失笑,“我有这么可怕吗?”

    “言先生,你该离开了。”季恩洁努力抑下失速的心跳,佯装冷静的说。

    “你这个老板可真特别,我从来没听过老板开口赶客人走。”

    言铠然挑起一道浓眉,眼神充满玩味的质疑。

    “两点半到四点半是本店的休息时间。”她不为所动的迎上他的目光。

    “季恩洁。”

    他突如其来的轻喊出她名字。

    一股热流忽然从心头涌出,她全身不由自主地轻颤。

    既然言铠然已经彻底忘记她,那他怎会知道她的名字?

    季恩洁恍然间忽然有了答案。

    小雅!

    肯定是小雅带路的那一天,叽哩呱啦说个不停时,向言铠然透露了她的名字。“言先生,你是个大忙人,没时间浪费在我们这样的小店。”还有她这个陌生人身上。

    他眸光深湛,颇具深意的望着她,说:“你似乎很了解我?”

    “不,我一点也不了解。”她恢复冷静的否认。

    “你怎么会知道我很忙?”

    “你是大集团总裁,用常理推测也该知道,像你这样的大人物,平常一定很忙。”

    言铠然自我解嘲的说:“我还以为,外界对我这种富二代的看法,普遍认为我们这样的人只懂得享乐,不然就是跟女明星闹绯闻的败家子。”

    季恩洁不以为意的扯了扯嘴角,“言先生的个性这么正经严肃,一看就知道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能如此肯定我不是那种人?”

    言铠然一直在抓她的语病,让她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

    “言总,时间不早了,您该回公司开会了,而且季小姐店里的休息时间也到了。”

    蓦地,曹秘书出现在庭院里,神情紧张地打断两人的谈话。

    看来曹秘书真的很担心她会说溜嘴,季恩洁不由得在心底苫笑。她不喜欢被人怀疑的滋味,一如当初言董娘认定她是个耍心机的女人,打定主意要将她逐出言家大门。

    言铠然若有所思的看了曹秘书一眼,然后又将目光转回她脸上,扯唇一笑。

    “季小姐?你说不认识我,但是你却认识我的秘书?”

    季恩洁与曹秘书同时脸色微变。

    “言总——”曹秘书心急的想解释。

    “没错,我认识曹秘书。”

    季恩洁出乎意料的大方坦承,引来曹秘书一脸错愕的瞪视。

    言铠然挑高好看的浓眉,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我和曹秘书是朋友,但是我不认识你,我之所以会知道你,也是因为曹秘书帮你工作,所以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我会知道言先生是大忙人,又为什么我能肯定言先生不是败家的富二代。”

    见她临危不乱,面对给人巨大压迫感的他,也能不疾不徐地沉着应对,言铠然几乎要在心中拍掌叫好,

    一个普通的餐馆老板,居然能有这般气势……她,绝对不平凡。

    “言总?”曹秘书不安地觑着言铠然。

    言铠然不理会曹秘书,他径自朝着季恩洁面露微笑。“我很喜欢这里,也喜欢你的手艺,希望你不会因为我的身分,而排斥我来光顾。”

    季恩洁按捺下乱了套的心跳,回了抹恬然自在的笑,说:“我是做小本生意的,当然欢迎客人再次光临。”

    “那很好。”言铠然深深的望了她一眼才转身离开。

    曹秘书尾随在言铠然身后,刻意放慢了速度,趁着上司不注意时,回头给了季恩洁一抹尴尬又感激的笑。

    季恩洁微笑点了点头,逼自己将视线收回来,别再停留在某人的高大背影身上。

    都已经过去了。

    昔日两人的甜蜜与情分,早在三年前签下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便跟着烟消云散。

    “季姊,你好像心情不好?”

    看着站在货架前方发呆近五分钟的季恩洁,小雅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季恩洁蓦然回过神,赶紧从货架上取下清单所列的用品,有丝慌乱地丢进推车里。

    小雅狐疑地瞅了一眼推车。“刮胡水?季姊,你帮谁买的呀?”

    季恩洁一愣,惊觉自己一时恍神,竟然下意识按照过去的习惯,买了某人惯用的刮胡水。

    她一凛,立刻将推车里的刮胡水放回货架上。

    “没有,我拿错了。”说着,季恩洁迅速推着推车离开男士用品区。

    “拿错了?可是刚才我看你拿得可顺手了,还站在哪里盯着整排的刮胡水好久,怎么看都不像是拿错耶!”

    向来没什么心机,说话很直白的小雅,当场很不给面子的戳破了季恩洁的谎言。

    “我以前常替我爸买。”季恩洁只好脑筋急转弯,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

    “喔,我懂了。季姊,你想家了?”小雅笑嘻嘻的问。

    “……或许吧。”

    其实方才季恩洁所想的,是与言铠然在一起的甜蜜日子……她已经很久没想起那段日子,今天怎么会如此反常?

    一定是因为言铠然毫无预警出现在她面前的缘故吧!季恩洁心不在焉的推着推车,身旁的小雅一路叽叽喳喳,然而说了些什么她全然无心听,她的脑海一直不受控制的想起言铠然。

    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将他赶出她的脑海。

    如同四年前,两人初识的时候,打从两人第一次交手起,她就很难掌握自己的心,她的喜怒哀乐就这么被他左右着。

    “季姊,你又在发呆了,你最近真的很怪耶!”

    两人并肩走出生鲜超市,小雅看着身旁忽然停下脚步,两眼直视前方却一脸恍惚的季恩洁,重重地叹了口气。

    经小雅这一声叫唤,季恩洁瞬间回神,对小雅报以一抹赧然的笑。

    她提起两大袋生活用品,低着头走下台阶,笔直走向停车场,打开后车厢,将那两大袋生活用品依序放入。

    季恩洁开车载着小雅返回“老相思”,然而这一路上季恩洁恍神得更厉害。

    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那不过是一段偶然的插曲,言铠然已经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老相思”,只不过是老天爷的恶作剧。

    她不能让一场恶作剧,毁了她重新来过的人生。

    她必须振作,必须将言铠然赶出她的脑海,不能再让他的人或是幻影干扰她的生活!……非常可惜的,季恩洁的振作,只短暂维持了二十分钟。

    “季姊,你看,是那个禁欲系西装美男耶!”

    当季恩洁停好她的丰田小车,准备解开安全带时,冷不防地听见已经跳下车的小雅对着车内大喊。

    她稳住失控的心跳,透过后照镜,看见那抹包裹在笔挺西装中的高大人影。

    这一次言铠然没有带曹秘书一起过来,他是独自一人来到“老相思”。

    季恩洁推开车门,才刚站稳脚步,言铠然已经来到她面前,像一座坚不可催的铁山。

    她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小步,尽可能以平静的表情面对他,尽避这对她来说并不容易。

    “言先生,不好意思,本店今日公休。”

    言铠然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他在等人这方面,一向没什么耐性,此时眼神明显流露出几分不耐烦,但又被他的好修养隐藏起来。

    恐怕只有真正了解他性子的人,才能察觉出他这份不耐。

    季恩洁不知该笑还是该皱眉头,她竟然能这么轻易地察觉出他的喜怒,这代表她对他的了解丝毫没有减少。

    “我想吃你包的饺子。”

    言铠然几乎是霸道而不讲理的提出要求。“季姊,你包饺子的功夫,已经好到让人魂牵梦萦,非吃不可的地步。”

    小雅拎着两大袋生活用品,来到两人身旁,笑容暧昧地嚷嚷。

    季恩洁不随之起舞,只是淡淡使了个眼色,接收到她警告意味浓厚的眼神,小雅虽然仍是嗤嗤笑着,却也不敢再瞎起哄,吐了吐舌就往屋里钻。

    “季姊,那我先进去啰!”

    很好,这里只剩下她跟言铠然,而且天色已黑,现在是晚上七点半,依她对这个男人的理解,他肯定还没吃晚饭。

    “言先生,你想吃饺子,欢迎你明天过来,本店今日公休。”

    季恩洁再次重申立场,努力忽略他正饿着肚子这件事……他肯定经常忙于工作而三餐不正常,但这不关她的事,犯不着她来担心。

    见她态度强硬,不肯退让,言铠然习惯性的抬手揉起太阳穴,眉间的折痕逐渐加深。

    “我知道今天公休,但是我必须吃到你包的饺子。”

    常常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女人嗓音,一整天都干扰着他的思绪,好几次他甚至兴起前往精神科看诊的冲动,他开始怀疑自己有某些精神疾病。

    慢慢地,女人的嗓音竟然与季恩洁有些重叠,听着那道娇脆的声音忽远忽近,愉悦地描述着包饺子的过程,以及传神地形容起饺子泡进沸水中,散发出怎生的香气。那温柔似水的声音,令他情不自禁的想起那个女人……那个有着艺术家气质的小餐馆老板,季恩洁。

    于是他又再一次推掉与母亲的聚会,独自开车来到“老相思”,只因为他发现,自己只要吃下她的饺子,脑海里的女人嗓音便会停止骚扰他。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

    三年了,那个女人的声音不断在脑海浮现,或者在某些重要时刻,回荡在他的耳边,他努力想忽略,情况却只是更糟,“她”出现的次数更加频繁。

    直到他踏进“老相思”,那道声音才会停止纠缠。

    “……言先生,很抱歉,这里不是全年无休的便利商店,本店不能配合客人的心情与时间营业,你必须讲道理。”

    铠,你太爱讲理了,难道没人告诉过你,讲理之前要先讲情。

    言铠然缓缓停下揉着太阳穴的手,紧皱眉头看向正在据理力争的季恩洁。

    “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我没有任何义务招呼你,希望你能理解……”

    滔滔不绝的嗓音倏然中止,季恩洁小脸刷白,两眼直瞪着前方,只因为那个本该掉头离开的男人,没由来的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柔软的身子被他抱得好紧,紧得没有一丝空隙,她震惊又错愕,这一刻完全无法反应。

    然而就在季恩洁终于找回力气,抬起双手准备推开言铠然时,他竟然靠在她脸旁,低沉的喊了她一声——“恩洁。”

    他喊她什么?

    恩洁?!

    难道……他已经记起她了?

    正欲推开那具强壮胸膛的双手狠狠一顿,听见那句耳熟而且亲昵的称呼,季恩洁当场禁不住的热泪盈眶。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相思最新章节 | 老相思全文阅读 | 老相思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