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老相思 > 第三章

老相思 第三章 作者 : 艾思

    【第二章】

    言铠然的胃口比季恩洁预料中的还要好。

    他点了二十颗饺子,一碗酸辣汤,还有一份卷葱酥饼,再配上“老相思”特制的几盘卤味小菜。

    这些平民小吃对言铠然来说应该是粗茶淡饭,没想到他却也吃得津津有味。

    他似乎不觉得,他那一身西装革履的商业菁英形象,与这里朴素简洁,不,甚至可说是简陋的摆设,彻底格格不入。

    眼前言铠然脱去西装外套,卷起淡蓝色衬衫袖子,修长大手握着铁筷,一颗接一颗夬起水饺的神态,反而有股怡然自得的慵懒。

    这是季恩洁从未见过的景象,她觉得这个言铠然好陌生。

    送上最后一盘小菜时,季恩洁忍不住停顿一下,多看了正在进食中的言铠然几眼。言铠然的视线正好扬起,与季恩洁四目相接,两人视线触碰的那一刻,时间仿佛跟着静止。

    他那双深邃的凤眼,还是一样深不可测,黝黑的眼瞳像两颗磁石,散发着美丽的光辉。

    他似乎一点也没变,还是一样这么冷静,仿佛世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季恩洁看见言铠然慢悠悠的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她的心跳悄然快了几拍,一个闪神,差点把手里的托盘打翻。

    她凛了凛心神,站直纤细的身子,收回放在他脸上的视线,表情略带一丝局促地问:“小菜还合言先生的胃口吗?”

    “不管是饺子,还是小菜,都十分合我的胃口。”

    言铠然浅浅微笑,毫不吝啬的给予赞赏。

    季恩洁不禁看得直发愣,只因为她熟知的那个言铠然,不会轻易对人笑,更不随便赞美别人。

    她收回先前的话,言铠然已经变了——抑或者,不是变了,而是他忘了。

    “言总他……失忆了。”

    刚才进屋之前,曹秘书喊住她,一开口便是这么一句震撼人心的话。

    这种难以置信的事,竟然发生在言铠然的身上!当时的季恩洁,整个人僵在原地,只能瞪着曹秘书那一脸为难的表情,刹那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失忆?”

    沉默良久,她才吐出这句干涩的疑问。

    “季小姐,你应该还记得,三年前你和言总准备协议离婚的时候,言总到美国进行投资勘査?”

    看见季恩洁十分艰难地点了点头,曹秘书才又继续接着说。

    “其实……那一次的勘察,言总在路上发生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他在医院躺了好几个月才康复。”

    闻言,季恩洁登时震惊得脸色发白。

    她竟然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再怎么说,她也是言铠然的前妻,为何没人告诉她这件事?

    “为什么那时没人通知我?”

    曹秘书神情复杂的觑了觑一脸震惊的季恩洁,说:“那时季小姐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是言董娘下了封口令,不让外界知道这场车祸,为防走漏风声,所以才没有人通知季小姐。”

    原来如此。

    听见昔日婆婆的称谓被抬出来,季恩洁顿时觉得身子一阵发凉。那个严谨而不苟言笑的高贵妇人,总是用着鄙夷的目光看待她……一想起昔日婆婆的神态,她胃部紧缩,竟然有点作呕。

    四年前,她和言铠然在一场慈善晚会上结缘,当时她不过是帮忙看顾恩师委托主办单位拍卖的字画,而言铠然刚巧买下了那幅字画。

    将字画送至他住所的过程中,他们两人结识了,之后是一连串步调快得让人目眩神迷的相爱过程。

    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季恩洁仍然感到不可思议。

    当初交往几个月后,她与言铠然就闪婚了。

    在不被各方祝福的情况下,他们私下举办了一场低调的婚礼,言董娘气得一度住院休养,更是不计一切代价,动用集团资源向外界封锁消息,仿佛他们的婚姻是一件天大的丑闻。

    现在回想起来,封锁消息已经不是头一遭,言董娘早已用惯这招应变措施。

    “言铠然……真的不记得我了?”

    当季恩洁从震惊中冋过神,她依然想向曹秘书求证。

    “对,现在的言总已经不记得季小姐,他也忘了自己过去曾经有一段婚姻。”曹秘书一脸尴尬的解释着。

    季恩洁闻言僵了僵。

    原来,他谁也没忘,独独忘了她,更忘了两人过去的点点滴滴。那段婚姻对他来说,真有如此不堪?

    竟然让他在遭受重大冲击时,选择性的忘了他们有过的酸甜苫辣。

    “季小姐,请你别介意,言总他——”

    看着亟欲替上司解释的曹秘书,季恩洁将苫涩藏起,笑笑地打断他的话。

    “我不会介意的,我们已经离婚,既然他已经忘了我,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避开那些不必要的尴尬。”

    “所以……不是季小姐找言总过来的?”曹秘书斟字酌句的问清楚状况。

    “当然不是。”

    季恩洁不晓得为何曹秘书会产生这种误会,她板起脸孔,义正词严的否认。

    一听见她斩钉截铁的否认,曹秘书的表情明显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季恩洁总觉得曹秘书的反应有些古怪,但又不方便问太多。

    毕竟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言太太,哪里有资格过问言铠然的私人秘书。

    “我原本以为,言铠然是发现我在这里开了店,所以才会过来见我,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原来一切真是偶然。”

    季恩洁笑笑地说,内心却有点悲哀。

    原本她还以为,言铠然是特意来找她,并且假装不认识她,好借此刺激她。没想到,他根本不是伪装,而是真的已经不认得她。

    “不瞒季小姐,言总失忆之后,很多喜好有些改变。”曹秘书说道,“言总会来季小姐的店里用餐,我相信纯属偶然,希望季小姐别误会。”

    听出曹秘书话里强烈的暗示,季恩洁脸上的笑容不减,一派淡然地回应。

    “曹秘书可以尽避放心,我不会对言铠然有任何误会,我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季恩洁转身就往屋内走。

    “那个……季小姐。”曹秘书又追上她,脸色变得更加古怪。

    季恩洁不解地转过身,曹秘书跟在言铠然身边多年,个性沉着稳重,今天怎么会看起来这么浮躁?

    “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想伤害你,而是因为言董娘的关系……季小姐,你也知道言董娘的个性。”

    “曹秘书想说什么,就直说吧,我不介意。”

    只要是与言董娘有关的话题,通常代表着不愉快,季恩洁对此早有各种惨痛的经验与教训。

    “最近言董娘正在帮言总安排相亲,她不希望言总出什么岔子……季小姐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曹秘书几乎是望着地板,表情艰难的说出这席话,他内疚得什至无法直视她的双眼。季恩洁怔了下,立刻会意过来。

    曹秘书这是在担心她会告诉言铠然,他们过去曾经是夫妻,有过感情牵扯?

    “我明白曹秘书的意思,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向言先生透露任何事。”

    弄清楚曹秘书的用意后,季恩洁口气平静的给出保证。

    “季小姐,对不起,我……”

    “你是个很尽责的秘书,我很敬佩你对言家的忠心,放心吧,我不会坏了言董娘的计画,毕竟,天底下有谁胆敢违抗言董娘呢?”

    季恩洁自我解嘲的微笑着,把话说完后,旋即转身入屋。

    曹秘书却没有立刻跟进屋内,只是一脸古怪的杵在门外,目送着季恩洁离去的背影。

    “我可以再来一碗馄饨汤吗?”

    如同中音提琴般醇厚的嗓音,忽然从顶上飘落,正坐在庭院里晒太阳,手边娴熟地忙着包馄饨的季恩洁,愣了一下才抬眼看向那张熟悉的脸庞。时光对这个男人非常宽容,只是为他添上更加成熟的男性魅力,那张英俊的脸庞上,除了眉心有两道淡淡的折痕,除此之外,找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

    看来那场车祸没伤到他的俊脸,老天爷果真特别眷顾这个男人。

    言铠然兴致盎然地看着季恩洁,见她熟练地拿起薄如白膜的馄饨皮,再从大瓷碗里挖了一勺鲜嫩的肉馅,手势敏捷的包成一朵白胖馄饨,最后搁在干净的大瓷盘上排列整齐。

    那一个个拖着鱼尾巴似的白胖馄饨,大小整齐画一,看上去新鲜可口,让人食指大动。

    言铠然将目光移到季恩洁的那双巧手上,她的指节纤细修长,看起来像是一双艺术家的手,没想到却是一双能施展味蕾魔法的厨师之手。

    铠,我的手指头可不是吃的,你别再啃了,好痒呵……

    蓦地,那道令他感觉无比熟悉的女人声音,又在耳旁响起。

    季恩洁不意然的抬起眼,瞥见言铠然的神色有异,高壮身躯僵硬在原地,她顿时心生不安地紧盯着他。

    “你……还好吗?”

    看着他不对劲的模样,她仍然做不到无动于衷。

    即使已经过了那么久,即使……他对她曾经是那样的冷酷无情。

    言铠然抬手揉着太阳穴,在她身旁的空椅凳坐下,一双有型的浓眉深深皱起,见状,她赶忙起身,入屋倒了杯温水给他。“不舒服吗?喝点水吧。”

    季恩洁将马克杯交到言铠然的手里,却反被他一把圈住手腕,她吓得一震,当场愣住。

    言铠然抬起异常锐利的眼神,口气急切而激动地问:“我是不是认识你?!”

    “言先生,你弄痛我了,请你放手。”

    季恩洁强装镇定的瞪着他,这个男人却没有放开她手腕的打算。

    “你认识我。”言铠然笃定的说。

    “对,我认识你,你可是言慎集团的大总裁,全台湾有很多人都认识你。”

    “我说的不是那种认识,而是像朋友一样的,或者更深入的认识。”

    她听完笑了笑,平静的迎上他犀利的审度目光。

    “不,我不认识你,如果我让你觉得熟悉,那大概是我刚好长着一张大众脸,所以让你错认了,或者,我正好跟你某位朋友长相神似,所以你才会误以为我们曾经认识。”

    “不是你的脸,而是你的声音,还有你的……饺子。”

    说着,言铠然下意识望向盘子里那一颗颗白胖的馄饨。

    季恩洁忽然低声笑了起来,说:“我的声音更大众,言先生应该是把我认成别人了。至于饺子嘛,毕竟是祖传的老口味,也许言先生曾经在别的地方吃过类似的口味,所以混淆了。”

    她明明认识他,为何要一再装成陌生人?

    言铠然不解的凝视着她,然后又看向被他紧紧握住的白皙手腕。

    她的手腕如此纤细,仿佛轻轻一折就碎,肌肤雪白如纸,与肌肤上沾附的面粉几乎快融为一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相思最新章节 | 老相思全文阅读 | 老相思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