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下床怎能不认帐 > 第七章

下床怎能不认帐 第七章 作者 : 石秀

    【第五章】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房间里绵软的大床上,在床上恬睡的两个人也沐浴着阳光。

    方梦琪嘟哝一声,翻了个身,她感觉身上很不舒服,蓦然睁大双眼,窗外阳光明亮得刺眼,她抬手挡住扁线,突然胸前一根手臂紧了紧,她缓缓地低下头,看到勒在胸前一只手臂,她啊地惊叫一声,回过头,便看到林致谦无比放大的一张脸。

    前一夜发现的一幕幕在她脑海里闪现,她挣扎起身,薄毯从她身上滑落,她忙抓起薄毯捂在胸前。

    林致谦其实早就醒了,只不过在装睡,闭着眼睛寻思着要怎么把怀里的女人再啃一遍。感觉到她一点点地拖拽着薄毯似乎想要逃,他睁开双眼,长臂搂住她的腰硬是把已经下了床的她给抓了回来。

    他一脸戏嚯的样子轻捏起她的下巴道:“想走可以,可是得先陪我晨练完。”

    “晨练?”方梦琪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薄毯已经被扯开,她脸上瞬间滚烫起来。

    “我们开始了。”

    ……

    持续一个小时的晨练过后,林致谦起身下地,毕竟他还没有当爸的打算,只能到洗手间去解决。

    方梦琪身上像散架一般,她挣扎着坐起,捡起地板上散乱的衣物迅速逃离,躲回房里的她,看到身上遍布的红痕,又惊又怕,可她知道,这件事她跟谁都不能说。

    早餐时间一家人难得在一起,林致谦神态自若地吃着他的早点,目光不时地落在坐在对面的方梦琪身上。

    自从她落座,就一直避开他视线,低头吃早点,而且吃得很急,似乎是想尽早吃完逃跑。林致谦知道,他应该在离开之前,给她提醒提醒,免得她一不小心就把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给抖出来。

    想到这里,他故意地伸长腿,在饭桌底下踢一下她的脚。

    方梦琪缩了一缩,没看他。

    哪有他达不到目的的情况,所以他又故意地踢了一下。

    方梦琪杏目圆睁,恼怒地望向他,因为林爸爸、林妈妈在,她没出声。

    林致谦得意地笑了一下,此时此刻的他,真的是身心舒畅,她的人他得到了,至于她的心……想得到也不难。总之,他要她从身到心只属于他一个人。

    “致谦,你下午的飞机,爸妈又没办法送你了,你自己注意些。”林妈妈对这个儿子总有亏欠,毕竟她跟丈夫的工作都太忙了。

    “没关系,到时梦琪来送我就好。”林致谦说完,轻瞥方梦琪一眼,故意刁难她。

    “我下午……”有事二字还没说完,方梦琪的话就被打断。

    “我等一下有事情要忙,你吃完早餐后来帮我整理一下行李。”林致谦对方梦琪说完这番话,起身对父母道:“我吃完了,先上去了。”

    林爸爸、林妈妈点头,儿子总是来去匆匆,但看到他这趟回来,成熟懂事了许多,他们很欣慰。

    林致谦离席后,林爸爸、林妈妈很快出门,方梦琪惴惴不安地上楼,怕林致谦又对她乱来。可让她得以松一口气的是,他在电脑前忙他的事情,没理她。

    她站在床尾,手脚麻利,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帮他整理好行李,然后躲他远远的。

    就在她弯着腰把最后一件衬衫放进行李箱时,身后一个身体贴了上来,一双有力的手臂环抱住她的腰,不知道他接下来又要对她做什么,她的身体开始颤抖。

    “怕什么?”林致谦嘴唇贴近她耳朵,说话时,温热的气息灌进她耳朵里面。

    “行李我整理好了,放手。”方梦琪双手开始用力去拉林致谦抱在她腹部的手,却不想他抱她更紧,她整个后背,乃至整个身体,都陷入他结实的怀抱里。

    “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最好谁都不要说,还有,我不在的时候,不许跟任何异性接触,你知道的,我随时可以回来……”

    方梦琪近乎绝望地闭上双眼,缓了缓,她开口问道:“为什么?你身边不缺女生,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子?”

    林致谦低沉地笑,轻晈她耳垂,对她说道:“因为……你特别能满足我的胃口。”

    方梦琪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步伐沉重地回房,又是怎样熬过这一天,直到下午送林致谦到机场,目送他离开,她才得以喘口气,可是以后会怎样,她无法想像。

    林致谦离开后那一个多月,方梦琪每天都过得很不安,担心自己会怀孕,担心她跟林致谦发生关系让林爸爸、林妈妈发现,说她是个不检点的女生。

    林爸爸、林妈妈对她的帮助,她满心感激,她不想让他们失望,所以每天她都过得很愧疚。

    平时很准时的生理期竟然没来,她一连几夜作恶梦,直到生理期来了,她才彻底放下心来。

    开学后,她选择住宿,因为林致谦说过的那句他随时可以回来。

    因为知道机会来之不易,她很用功,每天都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不让自己去想跟林致谦之间发生的事情,因为她知道跟他没有可能。

    幸好,林致谦课程紧凑,还要应对频繁的考试,他说的随时可以回来最终没有实现,甚至春节也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回来。

    方梦琪自然是很高兴听到这消息,不过在思念儿子的林爸爸、林妈妈面前没敢表现出来。

    她不知道,因为课业忙,要应对考试,林致谦不能抽身回台,在美国过得一点都不好。大概是这辈子第一次不挑剔一个女人,夜夜都睡得不好,想她想到发狂,特别睡她的那一夜,每一个细节他都回味。

    明明周围不少女人想要对他投怀送抱,可他就是想要方梦琪那青涩的身体,他能忍。他做人做事很有原则,不会因为沉迷就荒废学业,他只盼着假期早点到来,让他能回去,毫无顾虑地夜夜睡她。

    随着林致谦的假期逼近,方梦琪越来越不安,她知道,林致谦接下来会有一个漫长的假期,以前他会充分利用这假期,比如回台一个月陪陪父母,和朋友小聚。其余时间则在美国,利用一切资源为他的未来巩固基础。

    她不知道林致谦会不会改变计划,但他回来,就意味着之前的事情还会有可能发生,她想逃,却逃不了。但离林致谦回来的日期越近,她就越害怕,恶梦不断。

    最终她想到了一个方法,以要在学校复习为名,尽量不回林家,放假后,她就去做兼职,只要不和林致谦单独在一起,就能够避免事情发生。

    晚上六点,林宅偌大的饭厅里面,林致谦坐在饭桌前,脸色阴沉地吃着饭,味同嚼蜡。他没想到,好不容易等来假期回家,吃的第一顿饭连个陪他的人都没有。父母要应酬,而方梦琪竟然一直在校住宿很少回来!

    在飞机上,他就想着接下来每个晩上都要和那又甜又软的人儿睡在一起,没想到事与愿违,他连见她一面都难,他没有联络她,没通知她他回来了。

    反正周末要到了,他会让他妈给方梦琪打个电话,把她叫回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周末方梦琪没有回林家,她在宿舍里面复习,准备迎接接下来的考试。

    好不容易完成一道难题,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起,看到是林妈妈的来电,她接通了电话。

    “梦琪,今天的晩饭要回来吃哦,我已经吩咐厨师做你喜欢吃的菜,还炖你最爰暍的汤。”

    “林妈妈不用那么麻烦的,就做平时做的家常菜好了。”方梦琪实在不想太麻烦别人,何况因为林致谦,她对林妈妈的那份愧疚还在。

    “傻瓜,你叫我林妈妈,我们就是母女,哪有麻烦不麻烦的?我现在要去厨房帮忙一下,你记得回来。”林妈妈叮瞩道。

    “好,我还要复习,差不多吃饭时间再回去。”方梦琪答应了,她想着林妈妈没有在电话里面提林致谦,他应该是还没回来,想到这里,她轻松许多。

    电话另一头,林妈妈刚挂断电话,便对坐在沙发上的儿子坏坏一笑,说道:“梦琪答应回来了,儿子,你就非得这样给梦琪惊喜吗?要吓到她怎么办?我想想,她也快一年没见你了,看到你一定很高兴,她现在更漂亮了,听说学校不少男生追她。”

    “所以她现在都不回家里住了?你们也不管管她?”林致谦听到他最不想听到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却又不好对自己的妈妈发作,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夹枪带棒的。

    林妈妈没听出什么端倪来,毕竟她这儿子从小到大说话都是这样,她只当他是关心妹妹,所以她对儿子笑道:“她长大了,也轮不到我们管,我可盼着她找到一个高大帅气的男朋友,什么时候让我们看看。”

    林致谦听到他妈这么一说,脸上更加难看,心里在想,他是不会让方梦琪在外面找任何一个男人的,她的男人只能是他!

    傍晩时分,方梦琪从学校回来,玄关处换鞋的时候,她无意中一瞥鞋柜,看到是一双限量款运动鞋,不甶得心下一沉。

    “我回来了!”她话音刚落,猛看到斜靠在客厅沙发上,一脸冷峻的林致谦,忙抬手揉揉眼睛,希望是错觉。

    林致谦冷冷的眼神看着方梦琪,他妈说的没错,一年不见,她出落得更好看了,虽然穿的是普通不过的白T恤和紧身牛仔裤,但纤细柔软的身材曲线掩饰不住,天知道他抱着对她身体每一个细节的回忆是怎样熬过那么长的时间的。

    “梦琪,你回来了?快洗手准备吃饭!对了,你致谦哥也回来了,吃过饭你们得好好聚聚。”林妈妈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大汤勺,她正在盛汤。

    “林妈妈,我来帮你。”方梦琪选择无视林致谦,忙向厨房走去。背对着林致谦,她感觉背后他盯着她看的眼神,似乎是要一口吃掉她。她不知道林妈妈电话里为什么没有提他,如果提到,她一定会找借口不回来。

    林致谦就这样冷冷看着在厨房里帮忙的身影,不管她眼下怎么躲,她今夜都注定逃不出他掌心。

    晚饭后,方梦琪本想要帮忙收餐具,可是林妈妈说佣人会做的,她又想帮忙洗刷餐具,可是林妈妈不让。

    林妈妈从她身后搂着她双肩,把她推出厨房,对她说道:“你好好和你哥哥聚一下,你们好久没见,不要生分了。”

    方梦琪走出厨房,看到林致谦双臂环胸倚在墙边,似乎一直等着她。

    “上楼。”林致谦道出了一整个晚上与她的第一句话。

    方梦琪轻轻摇摇头,可是他却一把握住她手腕,把她拉上楼去。

    三楼楼梯转角处,林致谦迫不及待地把方梦琪按到墙边,低头盯着她的脸,极之不满地问她道:“怎么,怕我?”

    方梦琪怯怯地摇摇头,又扭动一下手腕,想挣脱林致谦大手的箝制。

    “那么久没回来,你是不是很高兴?”林致谦不顾方梦琪的挣扎,轻托起她下巴,想要她一个明确的回答。

    方梦琪仍然是怯怯地摇头,她哪里敢说实话?

    “没有?”林致谦捏着方梦琪下巴,指腹轻轻摩挲她红润的唇瓣,“所以,你不高兴我那么长时间没回来看你,对吗?”

    方梦琪还想摇头,可是林致谦却猛低下头,吮住她的唇……

    方梦琪微仰着头迎合林致谦的吻,心脏像要从嗓子眼跳出来,她惊慌失措地看着林致谦近在咫尺的眉眼,害怕他们这层关系被发现。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方梦琪猛地想推开林致谦,林致谦却搂住她腰身稍加用力,把她带进一旁的杂物间里面。

    “不行……”方梦琪用低得只有彼此能听到的声音哀求着。

    “没事。”林致谦说完抱住她脑后,更加疯狂地吮吻她柔软的唇瓣。

    “致谦,梦琪,你们到哪去了?”林妈妈的声音传来。

    昏暗中,方梦琪慌乱地睁大双眼。

    “别出声。”林致谦手指抵在方梦琪嘴唇,很快他便开了杂物间的灯,回过头看一眼衣衫凌乱的方梦琪,他示意她整理好衣物,他便走了出去。

    灯光下,方梦琪低下头,看到身上的狼狈,她忙慌乱地整理。

    “妈,我让梦琪给我找机车的手套,不知道你上来了。”林致谦说话声渐渐逼近。

    “梦琪哪里知道,她又不会乱碰你东西,你就会欺负她,乱差使她帮你做事……”

    林妈妈责备的声音传来。

    两人出现在杂物间门口,林致谦看方梦琪头发没整理好,皱了皱眉头。

    林妈妈一看反倒笑了,“梦琪,不要帮他,看,头发都弄乱了。”说完,林妈妈帮方梦琪整理一下头发。

    手套不找了,林妈妈拉着方梦琪聊天,而林致谦坐在一旁,目光不时落在方梦琪身上,只想重温那一夜。

    方梦琪努力找话题,就是不想林妈妈离开,可是时候不早了,林妈妈让他们早点洗澡休息,便下了楼。

    林致谦哪里不知道方梦琪那点小心思,总算等到他妈去休息,眼看方梦琪准备回房,他抓住她手腕就往浴室走。

    “你干嘛?”方梦琪怕惊动楼下,压低声音问道。

    “不洗澡就睡吗?”林致谦根本没有顾忌,硬是把她拉进浴室。

    “你在这里,我怎么洗?”方梦琪抱紧自己,一脸防备地看着他。

    “就是要一起洗。”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床怎能不认帐最新章节 | 下床怎能不认帐全文阅读 | 下床怎能不认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