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下床怎能不认帐 > 第六章

下床怎能不认帐 第六章 作者 : 石秀

    【第四章】

    过了一个充实而有意义的暑假,方梦琪被林爸爸动用关系转到了台北最好的私立

    高中,她成绩本来就好,所以在新的班级里面名列前茅,是老师眼中最出色的学生。

    为了考上理想的大学,接下来这一年的时间她付出很多努力,最终如愿以偿,期间林致谦只是偶尔给她打个越洋电话,因为他在美国课业也忙,还和朋友投资生意,很少回来。

    这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她早早就回到林家,林家父母要给她庆生,因为过了这个生日,她就成年了。

    蛋糕是林妈妈做的,是她最喜欢的巧克力口味,她已经馋了一晚上了。

    林爸爸难得高兴,开了一瓶珍藏的红酒,还给方梦琪倒了小半杯,笑着说道:“今天我们梦琪满十八岁了,是个大人了,过阵子开学,就是一名大学生,我也可以跟你爸爸、妈妈做一个交代了。”

    方梦琪对林爸爸甜甜一笑,说道:“谢谢林爸爸,还有谢谢林妈妈,是你们的照顾,我才可以实现自己的心愿。你们这份恩情,我会一辈子记住的,我也会一直孝顺你们。”

    林妈妈搂住方梦琪的肩膀,一只手轻点一下她鼻尖,说道:“你啊,嘴巴真甜!林爸爸、林妈妈不需要你记住我们的恩情,只要你开开心心就好。其实我们也特别感谢你陪在我们身边,毕竟你致谦哥一直在纽约,没有你在,我们该有多闷,所以听到你考上台大,我们心里很高兴!”

    “对啊,梦琪太棒了!考上理想的大学,我们都替你高兴,相信天上你爸爸、妈妈看着,也会很欣慰。”林爸爸感慨道。

    方梦琪望向窗外的夜空,那一刻,她真的很希望林爸爸说的是真的,她的爸爸、妈妈看着她每一个进步,每一分努力。

    她喝了点红酒,酒至微醺,她话特别多,说了很多开心的事情。

    正高兴,门开了,林致谦走了进来。

    一时之间,在谈笑喝酒的三个人都愣住。

    林妈妈迎上去,在儿子脸上掐了一把,说道:“儿子,真的是你?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林致谦微笑看着他妈,很快又与他爸点点头,最后目光落在方梦琪身上,看她面泛桃花,绯红醉人的样子,他忍不住说道:“怎么还是那么傻的样子?”

    林妈妈一拍儿子脑袋,说道:“胡说什么?梦琪可厉害了好不好?已经考上台大了,很快就是一名大学生了。”

    方梦琪太久没见林致谦,发现他比之前又成熟了些,个子又高了许多,幸好,她也长高了,不然他一定又会绞尽脑汁攻击她,她对他甜甜一笑,说道:“致谦哥,来吃块蛋糕。”

    林致谦不爰吃甜食,可是看到方梦琪乖巧可人地给他递蛋糕,他接过,吃了。一年多不见,方梦琪变化不小,不像以前的青涩,她褪去婴儿肥,脸上瘦了些,但五官更精致了。身上不再是校服,而是一件白色连身裙,让她显得清纯动人,也勾勒出她身材的曲线。

    林爸爸对儿子是寄予厚望的,儿子这一年多没回家,父子俩有很多事情想谈,就去书房了。

    林妈妈以为儿子口味变了喜欢吃甜食了,很是高兴,和方梦琪坐在沙发上聊了很久。不过白天忙一天实在太累,给方梦琪庆生过了,她也就回房准备休息了。

    方梦琪看一眼书房,便踱上楼,准备洗个澡,再看看书就睡觉。她白天在育幼院,院长妈妈和孩子们帮她庆生一次,晚上林爸爸、林妈妈又为她庆生一次,被那么多的爱包围着,她感觉很幸福。

    她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完了后哼着歌走出客厅,猝不及防被坐在沙发上的林致谦吓一跳,花颜失色。

    毕竟,他实在太久没回来,她都不习惯三楼会有另一个人出现。

    “怎么,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吗?”林致谦说完,端起啤酒喝了一口,视线仍锁在她身上,看她穿一件吊带睡裙,心想出水芙蓉,原来就是这样子。

    方梦琪忙摆手,“没有啦,我以为你和林爸爸谈完事情,就会约朋友出去玩,没有料到你在家。”

    “嗯,知道我回来,约的人不少,我推掉了。”林致谦把一旁方梦琪的手机递给她,道:“响好几遍了,要不要回一下电话?”

    “喔,当然要了。”方梦琪接过手机,还没拨回去,又有来电了。

    林致谦若有所思的样子看她一眼,说道:“找得还很急。”

    “是同学。”方梦琪对他说话,走到阳台去,顺手把落地窗给关上,接通了电话。

    林致谦又喝几口啤酒,很快就见底了,他又开了一瓶,转过脸,方梦琪还在聊电话,很开心的样子。他有点心浮气躁,打一阵电玩,很快就没了兴致,把游戏手把往茶几上一扔,脸色有点不好看。

    半个小时后,方梦琪终于打完了电话回来,他示意她坐在他身边的位置,她听话地从茶几那边绕过来,坐了下来。

    “刚刚谁打来的电话,还聊那么久。”他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我同学。”方梦琪大方地答道。

    “男的女的?”他又追问道。

    “男的。”方梦琪没隐瞒,觉得这是平常不过的事情。

    林致谦有点不淡定了,“交了男朋友?”

    “没有。”方梦琪笑着否认,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

    看到方梦琪脸上娇羞的笑容,林致谦笃定是,他吃醋很厉害,很严肃认真地对她说道:“以后不要和那男同学走太近。”

    “为什么?”方梦琪偏着脑袋,一脸困惑地看着他问道。

    “还用问为什么吗?”林致谦知道她今天生日,专门回来想要陪陪她,可是她除了递给他一块蛋糕外,已经冷落他一晩上了,他很不爽。

    “你干嘛凶我?我哪里得罪你了吗?”方梦琪一脸无辜,机场送他那次,可是有女生陪着他走的,她可记得清清楚楚,凭什么他可以交女生朋友,她就不能交男生朋友?

    “我没有凶你,只是让你学聪明点,不要和那些男的交往过密!”林致谦很不高兴方梦琪这样说他。

    “什么叫交往过密?我跟他就单纯同学!”方梦琪认真地给自己辩解。

    “单纯同学聊什么能聊那么久的电话?我看他对你就是别有用心!”林致谦话说出口,感觉特别地酸。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吃什么干醋,可他这趟回来,就是一心想给她庆生的。

    方梦琪看着莫名其妙对她说出一堆酸话的林致谦,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着,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她感觉有点晕乎乎的,想去找水喝,可是

    一转身,林致谦却一把抱住了她。

    林致谦下巴轻搁在方梦琪头顶,轻轻地摩挲了下,抱她入怀里,是他这一年多以来,在异国他乡最渴望的事情,这一刻,他终于如愿以偿。

    一年不见,怀里的女孩已经褪去以往的青涩稚气,身体软软的,暖暖的,抱起来很舒服,他发出一声吗叹。

    方梦琪吓一大跳,脑子里轰地一下,身体紧绷着,在林致谦怀抱里,她感觉害怕,她只把他当哥哥,何况,他还有女朋友!

    “放开!”她意识这样子是不对的,用力挣扎,声音却轻颤着,怕到不行。

    林致谦将她重重推到墙边,看着她绯红的脸颊,感觉她脸蛋嫩得能掐出水来,还有她又懂乱又无辜的眼神,实在太惹人怜爱,他轻捏她下巴抬起,狠狠地吻了下去。

    方梦琪瞪大双眼,那一瞬间,她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双手虽紧攥着林致谦衣袖,却做不出任何反抗的动作。

    “不要!”方梦琪终于反应过来,忙用力攥着襟前,不让他继续。

    他意识到自己有点操之过急,微弯下腰把脸埋在方梦琪的颈窝,他喘着气缓声道:“不要就别动,让我缓缓……”

    方梦琪快要被吓死,一颗心脏剧烈跳动,感觉到林致谦唿吸的时候滚烫的气息喷在她颈窝,她好想推开他就逃,可是,他勒在她腰后的手臂那么用力,她根本逃不了。

    这一夜,方梦琪坐在床上,抱着双膝迟迟不敢进睡,房间的门虽然从里面反锁上了,可是她很怕林致谦会突然打开进来……

    她晈晈嘴唇,有点痛,指尖轻轻碰了一下,才发现刚刚林致谦吻她,弄伤她嘴唇了。

    她明明一直把林致谦当哥哥的,可是他……

    想到这里,她很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致谦哥跟女朋友分手了,不开心才这样。要知道这一年以来,她是经常跟致谦哥联结的,两人视频聊天的时候,没有任何拘束,很要好。

    不经意又回想起那个吻来,他很用力,吻得她很痛。她无法想像林爸爸、林妈妈要知道这件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能做的,就是瞒着他们,还有,远远地躲着致谦哥。

    还没开学,方梦琪第二天一早就出了门,只是白天能躲到育幼院,晩上她总得回林家。她想到林致谦回来,他的朋友一定会约他出去玩,所以她决定晚点再回去,错开与他见面的时间就好了。

    林致谦哪里不知道方梦琪打的主意,白天在育幼院说要帮忙,晚上又跟家里说不回来吃饭,会有人送她回家。他是请假回来的,就两天假,很快就要回去。方梦琪这样躲着他,让他心情极之不爽。

    他这人做事很有手段,和朋友在纽约做投资赚不少钱,不出意外,这笔钱会是他毕业回台创办自己的公司的资金。方梦琪的人,他已经亲过,感觉很好,比他以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刺激,让他上瘾。喜欢就霸占,没有道理可说。

    白天因为他爸让他到公司去帮忙走不开,可晚上他把朋友的邀约都推掉了。

    黑暗之中,他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喝酒,他倒是要看看方梦琪躲到什么时候才回来!

    一阵亮光,紧接着一辆机车停在别墅门外,一个娇小身影下了车,脱下安全帽,隐隐约约听到一道男声说着些什么,然后那辆机车驶离,客厅门打开,方梦琪走了进来。

    林致谦双眼腥红,捏在手里的啤酒罐已经凹进去,她果然交了男朋友,可那又怎样,只要他喜欢,就没有他得不到的!

    开门进屋,屋子里面静悄悄的,想着林爸爸、林妈妈可能已经睡了,方梦琪蹑手蹑脚地进门,经过林致谦的房门时,没有亮灯,她彻底松了口气,可下一刻看到坐在二楼小客厅沙发上的身影,她的心脏瞬间漏跳半拍。

    “舍得回来了?”林致谦声音透着不爽,缓缓地传来。

    方梦琪嗯了一声,感觉到林致谦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她好怕他又来亲她,于是想迅速逃回房里。

    “站住!”林致谦站起身来,似乎她已经是志在必得的猎物,根本不担心她会逃跑。

    方梦琪有些脚软,可是她还是鼓起勇气,转过身看着林致谦,有些事情,她要和他说明白。

    林致谦看着方梦琪那双清冽的大眼睛,冷冷一笑,走到她跟前,质问的口吻问道:“晩上去哪了?”

    “育幼院。”方梦琪坦白作答。

    林致谦听她这么坦荡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着窗外说道:“我明明看到一个男的送你回来,你们在育幼院约会?”

    方梦琪真的烦透林致谦那质问的语气,还有他的不信任,她声音也高了几分贝,反驳道:“男的送我回来就是约会了吗?好,就算我约会,又与你何干?你不也有女朋友吗?”

    “谁说我有女朋友?”林致谦晈牙切齿地吼道,他发现方梦琪这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那你凭什么就认为我有男朋友,就因为子俊扮送我回家?他是和我一同在育幼院长大的哥哥,晚上吃饭的时候说顺路到时送我回来,我才没让司机来接的!”方梦琪气唿唿地为自己澄清。

    听了方梦琪说的,林致谦知道自己误会了,一把拉住她的手寻思着要不要给她道个歉,可对不起这三个字始终无法从他嘴里说出来。

    方梦琪正在气头上,一把甩掉他的手转身就要走,她最讨厌不相信她的人了!

    林致谦知道这一放手,他们的关系便很难回到以前,患得患失的感觉,让他一把抱住方梦琪。方梦琪在他怀里挣扎,动静有点大,他怕惊动楼下的父母,便迅速把她抱入房里,反锁上门。

    黑暗中,方梦琪感觉全身都在颤抖,因为今天晚上的致谦哥比前一天晚上还要吓人,她用力地挣扎几下,对在身后抱住她的林致谦生气道:“你要干嘛?再这样我就告诉林爸爸、林妈妈!”

    林致谦捏住方梦琪的下巴,压抑着声音道:“会威胁我了?”他的唇凑到她耳边,低沉着嗓音道:“昨天你十八岁生日,已经是成年人了,自然,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不可以,不过经过今晚,我希望你以后都乖乖的,知道什么事情在我爸妈面前可以说,什么事情不可以……”

    方梦琪蹙起眉头,回过头想问清楚林致谦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可下一刻,她的嘴唇便被堵住,所有想要说的话都无法说出口。

    如果初吻是脑子一片空白,这一次,她却是怕得要死,双手紧紧攥着林致谦睡袍的领口,她只感觉到腰被勒得很紧,嘴唇被吻得很用力,很快,她感觉呼吸不过来,简直快要死掉。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床怎能不认帐最新章节 | 下床怎能不认帐全文阅读 | 下床怎能不认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