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前妻富二嫁 > 第十一章 言家里那堆破事

前妻富二嫁 第十一章 言家里那堆破事 作者 : 简薰

    成亲次日起床——同样的事情经历第二次,但心情却是大大的不同。

    卓正俏梳上了妇人发式,丈夫跟自己一起吃早饭。

    言萧眉眼都带着笑意,卓正俏看得又高兴,又脸红,心里喜孜孜的,照他们昨晚那种程度,孩子一定很快就来。

    言家的早饭是两荤两素,素的是石榴素鸭,黄瓜银耳,荤的是芦笋鸡球,清蒸鱼片,配上一碗葱花瘦肉粥。

    饱当然吃得饱,只是想起等一下要见言家人,觉得有点紧张。

    言萧看出她的不安,安慰道:“不用怕,我在。”

    真神奇,只要想到他在,突然间也就没那样紧张。

    两人用完早饭,又稍微整理过后,这便朝大厅前进——新嫁娘以后要在这里生活,得认识一下言家的人。

    言萧跟卓正俏进入大厅,两个少女立刻围上来,笑咪咪的异口同声,“见过大嫂。”言萧笑着给她介绍,“这是我两个妹妹,言林,言梅。”

    卓正俏连忙回礼,“两位妹妹好。”

    身为言家人,自然早知道哥哥跟这嫂子奇妙的缘分,此刻就见言林一脸向往,“二哥跟二嫂的缘分真注定,说书的都不敢这样讲。”

    言梅戳戳姊姊的脸,“想嫁啦?”

    “胡说八道些什么?”

    言梅笑嘻嘻的,“二哥我跟你说,刘家公子对姊姊有意思呢。”

    “那个刘家?”

    “就是做布匹生意的那个——”

    “二哥你别听言梅胡说,没有的事情。”言林虽然否认,但脸颊却是有点红,神色也是含羞带怯,看样子事情是有的,只是小泵娘害羞。

    言萧问道:“母亲可知道?”

    言林忘了自己才刚刚否认过,现在听到二哥问起,又回道:“母亲不晓得。”

    “二哥过几天找那刘公子见见。”

    言林也知道嫡母对自己不上心,二哥既然要插手,总比自己干着急要好,自己已经十六了,那刘公子品貌也可以,可以的话,她想一两年内出嫁。

    卓正俏就看着言林跟言梅同二哥玩闹撒娇,内心想,可真是好哥哥,言家这样的高门大户,嫡兄能爱护庶妹也是不容易的。

    就见一个小娃蹬着脚步过来,一把抱住言萧的腿,甜甜的喊,“叔父。”

    言萧摸摸孩子的头,“桐月又长大了。”

    那个叫做桐月的小女娃嘻嘻一笑,“奶娘也说桐月长大了。”

    “叔父。”又一个小女娃进来,也是一般抱着言萧的腿,态度亲热。

    “伏月怎么穿这样多,还没到冷天,棉衣就穿起来了。”

    跟在后面的奶娘说:“三小姐昨日受了寒,所以给她多穿些。”

    言萧便对伏月说:“有没有乖乖喝药?”

    “药坏坏,药苦苦。”

    “苦了才会好,要乖乖喝药,叔父下次还给你带好玩的东西回来。”

    “打勾勾。”

    言萧煞有其事的跟侄女打了勾勾。

    此刻就见言祝带着孟氏,还有一堆女儿进来,最大的就是言桐月跟言伏月,小的还抱在奶娘怀里,后面跟着的三个姨娘中,有一个又怀上了,肚子极大,看样子倒很像怀上双生,孟氏的肚子也明显,约莫五六个月。

    言萧点头招呼,“大哥,大嫂。”

    卓正俏也连忙道:“大哥,大嫂。”

    就见孟氏过来笑说:“弟妹越来越美了。”

    “大嫂过奖了,大嫂才是美人。”

    “这美有什么用啊,生不出儿子哪,女儿又不听话,看到叔父就急忙跑过来,说来还是我没教好,二弟每次回来都给这些丫头带礼物,这些丫头就这样被收买去,知道叔父在家,跑得比什么都快。”

    卓正俏有点傻眼,原来孟氏是这种个性,“孩子个性活泼,自然是好事,说来也是大嫂教得好,一家人就该亲亲热热的。”

    “哎喔,夫君你看看,这弟妹多会讲话,难怪哄得二弟不惜跟祖母杠上也要娶为妻子。”孟氏笑笑,“我就没这本事了,从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婚事也是爹娘作主就嫁了,丈夫对我不冷不热我也认了,说来我真羡慕弟妹呢,得到二弟这样看重。”

    卧草,这孟氏好阴阳怪气。

    卓正俏还是端着笑脸,“大嫂这胎肯定是男孩。”

    “我听说江南有个医生,他开的转胎药很有用的,偏偏二弟每次去都说没找着,我又不像有些人可以女扮男装到江南,只能认了。”

    啊哟,孟氏,我对你客气你不要蹬鼻子上脸啊。

    卓正俏这下也不笑了,“大嫂可知道皇上前几个月喜得贵妃生下的一对小鲍主?”

    “这谁不知道,皇上宠爱贵妃,还让僧人进宫去替小鲍主们念经祈福,就连去年皇后生子都没这待遇。”

    “这要江南真有那奇人,真有那转胎药,皇上会不给贵妃找来吗?皇上都找不着的人,言萧怎么可能找得到。”

    孟氏噎住了,但又找不出话来反驳,毕竟贵妃生女是事实,贵妃无儿也是事实,不管是奇人或者转胎药,皇上都没能找到。

    就见言祝一个巴掌就朝孟氏后脑杓巴过去,“看看人家,夫妻一心呢,要你在这边多嘴,是怕人家不知道我娶了个连儿子都生不出来的废物吗!”

    孟氏被打,也不敢说,转身就拧了一个小女娃的腿,骂奶娘说:“好好哄着八小姐,别让一直哭,听得人心烦。”

    小女娃被拧,哭得更大声。

    就见后面一个微胖的姨娘战战兢兢的问道:“大少奶奶,奴婢带八小姐出去透透气吧,不然八小姐在这边吵着了,也不好。”

    孟氏挥挥手,“去吧。”

    那微胖的姨娘小心翼翼从奶娘手中接过才几个月大的娃娃,一脸心疼慈爱,小心翼翼抱着往外头去了。

    卓正俏心想,这些都是什么人哪,老公打老婆,老婆拧庶女,最可怕的是大家都司空见惯的样子,也没人惊讶,那个微胖的姨娘肯定是八小姐的亲生母亲,看到女儿无故被拧,心里不知道要有多疼。

    虽然孟氏阴阳怪气,但那言祝又是什么东西,什么叫生不出儿子的废物,要说废物也是他自己好吧,都二十岁了,还什么事情都做不来……喔,有啦,“拖弟弟后腿”这件事情倒是做得很上手。

    那言林跟言梅显然也不太喜欢这对大哥大嫂,两人一进来就没怎么说笑了,不过对言桐月跟言伏月倒是挺喜欢的。

    小小的孩子,红扑扑的脸蛋,看到人就黏,这么可爱,谁不喜欢。言萧摸摸两孩子的头,带着卓正俏落坐。

    才坐下就走出来几个人,是言老爷、言太太,几个丫头仆妇,当然还有汪娇宁一脸的生气。

    卓正俏想着自己已经是言萧的妻子,自然不会把一个寄居表妹放在眼底,跟汪娇宁杠,就算赢了,但面子上也输了。

    厅上一众人都起来,“见过父亲,母亲。”

    言老爷十分开心,“都乖,都乖。”

    言太太虽然笑不太出来,但还是维持着神色如常。

    她虽然被儿子磨得答应了婚事,但内心着实不喜欢卓正俏,原本想着这女子去了江南一趟,新婚之夜肯定拿不出元帕,为了怕儿子傻气袒护她,还特别派了自己贴心的毛嬷嬷去放帕子,收帕子,怎么也没想到卓正俏独身在外半年,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看到帕子的瞬间,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落。

    此刻见得儿子一脸春风得意,又想,还是顺着儿子吧,毕竟他从小到大都没这样开心,可是转头看到侄女娇宁,又觉得,难不成她这样的身分还护不住弟弟唯一的女儿一世周全吗?

    毛嬷嬷道:“老太太身子不舒服,得休息,所以不过来了,二公子跟二少奶奶同老爷太太敬茶就好。”

    孟氏一哼,“我就说嘛,有人去年刚刚进门,我们家的茶就出了问题,今年第二次进门,祖母又身体不舒服,不知道八字是不是跟我们家犯冲呢。”

    卓正俏就想,好啊,你这个孟氏,我不收拾你我就不叫卓正俏——

    正欲开口,却听得言萧道:“想必大嫂是不需要我再替孟家牵线做生意了?”

    “二弟说什么呢,孟家才刚刚起来,孟家言家一家亲,我那不成材的哥哥还得请二弟多多照顾。”

    “既要我照顾,又给我妻子难堪,大嫂看我可像个傻子?”

    孟氏无奈,“弟妹,算我错了,不好意思。”

    言萧却是不说话,还是看着孟氏,表情不是太满意。

    孟氏想起爹娘,想起没用的哥哥,只好起身,一个屈膝,“弟妹饶了大嫂这回,大嫂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

    言萧这才算了。

    卓正俏心里又因为孟氏生气,但想到言萧明明知道母亲偏心,却还是在母亲面前替她争——她以后要在这宅子生存,若人人都能欺负于她,日子根本不用过,他此举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只要让二少奶奶不喜欢,哪怕是他大嫂,他都会逼着她道歉。

    卓正俏又想,这言老太太跟言太太到底怎么搞的,言祝不成材又打老婆,言萧成材又护老婆,怎么想都应该是偏心言萧啊,怎么会颠倒过来呢?

    言萧牵着卓正俏到父亲面前,丫头连忙放下蒲团,捧着茶盘在旁边等,卓正俏这便跪下,磕了头,“媳妇见过父亲。”

    “好好好,都乖,都乖。”言老爷笑咪咪的喝了媳妇茶,然后给了一个匣子。

    全嬷嬷连忙接过手。

    言老爷看着卓正俏,一脸笑意,“好孩子,这兜了一圈,还是成了我们家的人,这样我也放了心,不然我总担心我爹云游回来后看到孙媳妇不是他定下的,要跟我发脾气,以后好好过日子,我也没什么要求,只有一点,快点给我们言家生个儿子,你们也看到了,祝儿膝下八个女儿,一个儿子都没有,为了这后代的问题,每次宗亲见面都要起争执,可我明明有两个儿子,所以媳妇,你肚子一定要争气。”

    这不是争不争气的问题啊,但卓正俏还是乖巧的说:“媳妇一定好好抄祈子经。”

    “这就对了,以后有事没事都抄上一遍,菩萨肯定会把儿子送过来。”

    卓正俏起身,然后到言太太面前,丫头放上蒲团,她跪下奉茶。

    言太太的嘴角有点下垂,显示着不是太满意,但是儿子总是亲儿子,这样的口子她也不想让亲生儿子为难,于是喝了茶,“我跟你们爹一样,也没什么特别要交代的,快点给我们言家生儿子就是了。”

    卓正俏连忙回复,“是,媳妇尽力。”

    两人这才回到座位坐下。

    卓正俏小声问:“怎么宗亲也要管言家的事情?”太平洋的警察吗?管这么宽。

    言萧神色就有点沉,“我的伯祖、叔祖,眼见大哥都只生女儿,我又迟迟不成婚,于是想把自己家里的曾孙过继到我们家,过继一个给大哥,过继一个给我,说是有了养子,养子就会带来亲儿子,可是你知道哪怕是养子,律法上都是我们这脉的人,将来家产是可以拿到一份的。”

    卓正俏错愕,“这是想让曾孙来分我们言家的财产?”

    “是。”

    “好不要脸。”

    言萧看她这样义愤填膺,露出一点笑意,“是。”

    “你大哥还年轻,你也才十九,那些宗亲就急成这样,嘴脸也太难看了。”

    “但我爹耳根子软,所以听多了也有点扛不住,不是我重男轻女,但如果我们生了儿子,的确可以解决言家在宗亲会上遇到的这种窘境。”

    “知道啦,我不会怪你重男轻女的。”

    天哪,真是有钱人家问题多,人家家里有两个男孙,男孙还都很年轻,居然就肖想要把自家男娃分过来,脸皮也太厚了。

    也难怪孟氏明明年纪不大,就给言祝收了几个姨娘开枝散叶。

    话说回来,会不会自己也会被逼收姨娘?不不不,怎么想都不行,言萧答应过她,应该不会食言而肥。

    虽然言家有个到现在都不愿意露面的老太太,以及对她不甚满意,但看在儿子分上没发作的言太太,还有那个古里古怪的孟氏,但是她有言萧,什么都不怕。

    现在只能祈祷自己能快点怀上,并不是为了想要孩子在后宅站稳脚跟,而是孩子这小东西太可爱了,真想多来几个呀。

    回到言萧住的柏清院,两边的下人要拜过新主人,也得互相认识,毕竟以后侍奉同一对主人家,总不能想找人却不知道要找谁吧。

    卓家不过小户人家,因此卓正俏只带了花好,月圆,全嬷嬷跟女儿一家共五口。

    言萧这边就多了,远志,平安,佑全三个贴身小厮,黄嬷嬷一家十二口,还有二等丫头共四人。

    卓正俏心想,二十六人伺候自己夫妻俩,皇商家果然厉害。

    稍微休息一下,言萧就说要带她外出。

    卓正俏一下高兴起来,女子成了亲,除非跟着长辈或者丈夫,不然不能外出,现在趁着言萧还在京城,能玩一趟是一趟。

    外出嘛,自然不用打扮得这样慎重,于是拔下了雕花水晶钗跟红宝耳环,换上比较普通的玫瑰金钗,简单的小金坠,衣服颜色偏素,还行,不要太张扬就好。

    两人正预备出门,小丫头匆匆进来,“二公子,二少奶奶,表小姐来了。”

    言萧想也不想,“不见。”

    “可、可是是太太让表小姐来的,毛嬷嬷陪着呢。”府里都知道,毛嬷嬷是言太太的身边人。

    夫妻互看一眼,都看出了无奈,卓正俏不愿让言萧为难,主动说:“让她进来吧。”小丫头去了。

    夫妇也不回屋子,就站在前庭的青砖地,好让汪娇宁知道他们要出去,有话快说,别耽搁人家时间。

    不一会,汪娇宁袅袅婷婷进来,“二表哥,二……表嫂。”

    喊表哥当然诚心诚意,这表嫂可喊得十分为难,但是卓正俏也不可能去跟她计较这个,说实话,汪娇宁喊她一声,她都有点意外呢。

    “什么事情?快点说,我还要带你表嫂出去。”言萧很直接。

    “娇宁也想一起去。”

    言萧想都不想,“不行。”

    汪娇宁转而对卓正俏,“表嫂,你带我一起去吧,姑姑说了我们是一家人,你应当好好爱护我这个表妹。”

    卓正俏气笑,“表妹哪,我跟你说,我心眼最小了,你以前言语羞辱我,还拿杯子砸我,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呢,看在你表哥的分上,我不追究,但是别想我好好待你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若你没事,我们要走了。”

    卓正俏说完,内心又想,这汪娇宁是傻子“小蹄子”,她可不会忘记。

    汪娇宁一下眼圈就红了,“表哥有了表嫂,就不管娇宁了,以前明明对娇宁很好。”

    言萧好笑,“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你表嫂可不是那种糊涂的个性,不会轻易上当的。”

    汪娇宁一看卓正俏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知道她没被骗到,实在很生气,恨不得上去暴打她一顿,但又不能这样做。

    知道表哥要成亲,她也伤心了很久,知道表哥要娶的居然又是卓正俏,除了伤心,还有愤怒,那种女人有哪里好,能有她貌美吗,能有她知书达礼吗?能饤她跟表哥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情分吗?

    可是表哥就是中了邪,她也没办法。

    去求姑姑让自己当平妻,一向很疼爱自己的姑姑很为难,说表哥性子倔,他如果不同意,硬塞过去,那也只得一个名分,什么都不会有,表哥连房门也不会踏进一步,只会让她在院中自生自灭。

    姑姑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让她自己去求,也许表哥会看在她服软的分上,给她一个名分,不过不是平妻,是妾室。

    她堂堂一个汪家小姐愿意当妾室,表哥总不能再拒绝她。

    只要是表哥亲自允下的,除了姨娘名分,他也会进房,那么就会冇孩子,她汪娇宁在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个依靠。

    她想来想去,也只能同意了,谁让自己父亡母改嫁,她得给自己找依靠,而二表哥又比大表哥要好得多。

    所以今天姑姑特地让毛嬷嬷陪她来,其实也有点帮忙的意思,表哥若是想拒绝,好歹想一想这是母亲所希望的结果。

    “表哥,娇宁有话想单独跟你说。”

    卓正俏心想,这算啥,这汪娇宁是当她的面叫板啊,我要跟你老公说话,你走远点……笑话,凭什么,她可是言萧明媒正娶的妻子,于是只装作没听见,继续看着汪娇宁还有什么招可出。

    “表哥,你让她……让表嫂走远点。”

    言萧脸色不是很好看,“她是我的妻子,我什么事情都不会瞒她,你要讲的事情若是不方便让她听,那也不用跟我说。”

    汪娇宁眼圈一红,“表哥。”

    “要说就说,不说我们要走了。”

    汪娇宁心一横,直接跪下,“娇宁在这世间无依无靠,还请表哥给我一个妾室名分,让我能安心住在言家。”

    卓正俏真没想到结果是这个,忍不住在内心哇了一声。一下跪,眼泪,无依脆弱……厉害。

    就见言萧一脸无奈,“毛嬷嬷,扶表小姐起来。”

    汪娇宁紧紧抓住言萧的袖子,一脸企盼,“那表哥是答应我了?”果然,只要自己哭,表哥一定于心不忍,她知道自己长得很美,每次宴会,言家的旁支

    子弟都会对她人献殷勤,可是旁支哪有本家好,何况二表哥年纪轻轻就掌了家,大表哥那样废物又没儿子,这个家将来还是二表哥的。

    她有一个秘方,是几年前花了重金买来的,那郎中保证一定能生儿子,到时候只要自己先生出儿子,有了二表哥的重视,再慢慢把二表哥的心夺过来。

    言萧无奈,“我不会答应你,你若想找依靠,可以请母亲替你找合适的人家,爹说过会帮你出一笔嫁妆,我也会给你添妆,但妾室之事不用再提。”

    汪娇宁简直不敢相信,她都委屈成道样了,把脸丢成这样了,二表哥居然还不答应,“二表哥!”

    “你若还把我当成二表哥,那就听我一言,找个合适的人嫁了,不用浪费心思在我身上,我已经有妻子,这辈子不会再看其他人了,包括你在内。”

    卓正俏一路窃喜,心想白己真有眼光,言萧真的很不错的,汪娇宁那样的美人哭求成那样,他也没晕船。

    两人在马车上,你看我,我看你,都带着笑意——要说,肯定离个开说汪娇宁,但言萧厚道,不愿意再继续说表妹蠢事,卓正俏便也依着他,说些天气之类的,早秋舒爽,天气好得不行。

    卓正俏心有所感,“我以前不信缘分的,但我现在信了,我去年秋天入言家,今年秋天居然又入了言家,你说厉不厉害?”

    “厉害。”言萧夸了她,“最厉害的是带着两个丫头就去江南了。”

    “就是趁着爹娘心疼我才求得来,不然只怕没这样容易,我当初跟爹娘说,邻居都知道我出嫁,我若一直在卓家会显得怪异,也会耽误弟弟妹妹婚事,我娘前阵子跟我说,当时被我唬住了,是后来才想起,明明可以租一个房子让我住就好,怎么会同意让我到江南,但都已经出发好几天,来不及了。”

    言萧想想,也觉得命运好神奇,“我当日是因为在馨州船要开时,有个商人醉酒大闹,请了差役来把他抓下去,这样耽搁了时间,才会在晚上进入梅花府,若是一切如常,那便遇不上你。”

    “命中注定呢。”

    “嗯,命中注定。”言萧含笑,“你当时听到我的名字,很惊讶吧?”

    卓正俏噗嗤一笑,“差点吓死,但想着花好那小妞还烧着,不管什么天大的事情,都没她的小命来得要紧,别说前夫,就算仇人的车子也得上。”

    “我现在不是前夫,是你的丈夫啦。”

    卓正俏撒娇,“相公。”

    言萧很是受用,“娘子。”

    “相公。”

    “娘子。”

    两人相视,小小的车上满是喜悦的氛围。

    卓正俏道:“我现在知道了,这就是心心相映。”

    “你要是早点跟我说你是女子,我们就可以早点成亲了。”

    “现在这样也不错啊,我觉得一切都是老天爷的意思,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巧,跟珊瑚都去了静心山,珊瑚还刚好跟祁家少爷在一块——啊,对了,我表妹许蕊,还有舅娘那边的表妹珊瑚都是年后成亲,两人现在都怀上好几个月了,我们小时候都玩在一起,我觉得我说不定也会很快有。”

    言萧的大手摸上她的肚子,“也许现在已经有了呢。”

    “真这么快就好了。”想到小人儿,还是高兴的,只是难免担心,“可是看你大哥连生八女,我也担心,万一我生的是女孩——”

    “那也是我的女儿,我一定如珠如宝的对待。”

    卓正俏靠在他的肩膀上,“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刚好,马车也在这时候停下来,远志在前头喊着,“二公子,牡丹胡同到了。”

    两人下得马车,卓正俏一看,是一条幽静的胡同,左右延伸出去,路颇宽,至少马车进来没问题。

    马车停在一座宅子前,蓝瓦白墙,还有不少绿色树枝往外伸了出来,从漏窗中隐隐可看出庭院颇大。

    红色大门黄色铜环,门口左右还有两座石狮子,公狮扑腾,母狮脚边还有一只小狮子,看起来十分恢弘气派。

    里面的人似乎一直在等人到,马车一停,这就开了大门。

    言萧牵着卓正俏的手,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宅子前庭是南方式的山水庭院,有水池,有拱桥,沿着墙壁是一片假山,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居然还有潺潺水流而下。

    不过早秋,院子还是一片绿色盎然,地面铺的是石砖,没什么花,但树木种得多,秋风吹过树叶,传出的沙沙响声,替院子增添了几分雅致。

    就见平安从里面走出来,“二公子,二少奶奶。”

    卓正俏奇怪,平安怎么会从里面出来?早上明明还见到的,比他们早一步过来吗?这宅子又是谁的宅子?

    仔细想想,刚刚进来时没看到有匾额。

    言萧牵着她,“这是我的宅子。”

    “你的?为什么么另外置了宅子?”

    “祖母一直偏心大哥,母亲因为父亲对我信赖,把家里大小事情交由我打理,所以内心也会比较疼惜大哥,觉得他身为长子,却没得到应该有的地位跟尊重,我觉得自己跟大哥不可能一直处在一个屋檐下,所以四年多前置办了这宅子,其实我回京时,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这,言家已经很少回去了……不过家里人不知道这事,他们只以为我太忙。”

    “你跟你大哥,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一个十五岁的人,知道要自己置办一间屋子,免得将来有什么,临时找不到好住所。

    “大哥今日已经算客气,不然按照平曰,恐怕也不会给你好脸色,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也不会没事到我那去,所以过自己的日子就行,只是我自己有感觉,我们兄弟一个屋檐下大概也就这几年的时间了。”

    卓正俏听得心里疼,“辛苦你了。”

    言老太太跟言太太真是太不讲道理了。

    说来说去,是言老爷太懒,懒得管家。

    说来说去,是言祝太废,管不着家。

    所以这重责大任落在十四岁的言萧身上,十四岁,放在现代都还在上学呢,言萧已经要南来北往的跑了,这样辛苦维持皇商的面子,维持家中的开销,维持中馈的充足,但是没人感谢他。

    老太太觉得他抢了长孙的东西。

    言太太觉得他太强势,让哥哥没面子。

    言老爷当然会知道有多辛苦,但他生性懒惰,火没烧到他身上,大概也懒得管。

    所以言萧十五岁就置办了另一间宅子,因为知道言家总有一天容不下他。

    于是卓正俏扳过言萧的肩膀,正视他的眼睛,“你放心,以后我站在你身边,好也一起,坏也一起,你不是一个人了,你有我。”

    言萧没想到她会说这个,言语简单,语气真诚,内心只觉得受到冲击,是的,他有她啊,虽然一直很辛苦,还被误会,可是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他有了卓正俏,“是,我有你,那些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说完,两人都觉得彼此更靠近了些,忍不住斑兴,又有点害羞,想到人生才刚刚开始,又充满期待。

    言萧带着卓正俏在宅子绕了一圈,两进的宅子,一共九间大屋,一个小跨院,后面有罩房,下人可以居住,以后伺候方便点。

    最棒的地方是院子大,前庭后院都不小,以后若是有孩子,那可热闹了。

    看完外面,言萧又带着她往书房,然后关起门——卓正俏就觉得有点神秘,接下来果然让她大开眼界。

    就见言萧转了转了烛台,左转右转的,接着那排书架就移动了,出现一个房间。

    言萧对她招招手,“过来。”

    卓正俏心想,哇,原来古代的机关是真的。

    自己亲眼看到,转转烛台,书架后面的墙壁就移动了。

    房间不大,但宛如来到珍宝屋——四面架子上放满了各种宝物,碧玺做的花瓶,天哪,碧玺通常用来做手串已经价格惊人,居然做成花瓶?还有一尊一尺多高的翡翠佛像,通体油绿,成色好得不行,夜明珠,传说中的夜明珠居然真实存在,拳头大小,在没有烛火的暗房发出幽幽光芒,七八颗散在红绸上。

    一件件,一样样,都是难得的珍品,随便一样拿出去就能买一间小宅子了。

    架子上还有一叠东西,言萧拿给她看,总共一百多张,都是铺子房契。

    此外还有一千两一张的银票,大概二十几张。

    卓正俏有点傻眼,“你的小库房也太夸张了。”

    “祖父给了一部分,父亲也给了一些,言家规矩,掌家人可以从净利扣两成作为小库房,若是有朝一日我们真出了言家,你也不用担心。”

    “祖父跟父亲也知道?”

    “知道,但祖父祖母当年起家不过一座茶园,祖母一个大小姐,跟着摘茶,烘茶,做着茶女的事情,全力支持丈夫,祖父总觉得亏欠,所以不好说祖母偏心,父亲则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母亲,我在外面置宅子,当初也是跟祖父商量过的,他很赞成。”

    “没关系,我也偏心。”卓正俏笑着安慰他,“不过我只偏心你,你说,这样好不好啊?”

    言萧莞尔,“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妻富二嫁最新章节 | 前妻富二嫁全文阅读 | 前妻富二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