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福气小算仙 > 第十三章 送走两孤魂

福气小算仙 第十三章 送走两孤魂 作者 : 千寻

    没在皇太后寿诞出现,皇后被打入冷宫也不见踪影的岳云芃,如今终于现身。

    他依旧是一派温和,看见予菲,脸上的笑容抑制不住。

    每回见面,他总是笑得良善可亲,再加上他模样长得好,这样的男人让人很难生出恶感。

    “问二皇子安。”

    “还了钱就不喊师兄?真现实!”

    “现实?我不否认。”

    目光微转,他笑意盎然,看看左右,问:“为什么住到陈国公府?和陈曜好上了?”她笑而不答。“二皇子今日找我有事?”

    “有,是关于大理寺的那几件案子。”

    她才想要说此事与自己无关,没想到他抢快一步道:“别说你不知情,最近你频频出入大理寺,不会是去看风景的吧?”

    “二皇子想告诉我什么?”

    “我知道谁是凶手。”

    这两天予菲和欧阳曜马不停蹄,一一探遍大理寺给的名单上头的道士,过滤筛选掉和慧明大师一样的骗子,试过几个有道行的,可截至目前为止,予菲都不认为他们有能力布下七煞阵或引魄阵。

    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很担心七个胎尸集齐之后,阵法启动,“陆予菲”的三魂七魄聚合,就算她没拿回自己的身体,也会找上另一名无辜女子,占据别人的人生。

    “你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我是二皇子,我想知道什么事就会知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大理寺?死去的那些人可全都是你的百姓。”

    岳云芃轻浅一笑,那些人……与他何干?

    他无心朝廷、不恋栈权力,当初唆使皇后娘娘弄死岳云曜,不过是因为他长得太像大师兄,他可不希望找回师妹之后,她再度爱上大师兄,再度让他数百年的爱恋成为虚妄。他笑道:“我不在乎他们。”

    “也不在乎皇太后、皇后?”

    “对。”

    “那你在乎什么?”

    “你,我只在乎你。予菲……跟我走吧,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通通告诉你。”

    “好吧!”犹豫片刻后,予菲终于点了头,她始终认为岳云芃对她没有坏心眼。

    马车上,两人面对面坐着,予菲一语不发地听着岳云芃说故事。

    “乔筝是师父收的第一个徒弟,也是皇上的亲弟弟。乔筝两岁时,先皇过世,他与他母妃被送到偏远的封地,原本该平平静静地过一辈子,不料六岁时,觉明大师遇见乔筝,铁口直断说他『天生帝命』。

    “此话一出,麻烦层出不穷,皇帝怕帝位被人取而代之,命暗卫刺杀他,从此,师父带着乔筝五湖四海到处躲藏。那时朝政不稳,烽烟四起,民不聊生,到处有人插草标卖身,无数孤儿流落街头,师父带着乔筝,又收容了郑华和许娇,大师兄、二师兄、小师妹,失怙失恃的三个人成了相依相护的兄妹。

    “师父带着他们寻到一片世外净土,四人结庐为家。那里的云很美、树很美、水也很美,在那个地方修炼道法,是所有修道者最大的梦想。而在当过两年的乞丐之后,能过上这样的生活,郑华觉得老天爷终于开眼。

    “他尊敬乔筝,疼爱许娇,发誓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爱护他的新家人。尤其是许娇,他对她的疼爱远远超过一切,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爱了她一辈子、宠了她一辈子,直到……直到师兄妹之间的感情变质。

    “小师妹爱上大师兄,看着小师妹眼底的爱恋,郑华痛彻心扉,但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在许娇身边守护。日复一日,因爱生恨,郑华悄悄地将乔筝的行踪泄露给皇帝,皇帝如获至宝,派三千人围攻他们的桃花源。

    “乔筝死了、师父死了,临死前师父要他好好保护许娇,他做到了,他和许娇藏身在洞穴里,直到所有的事情结束。他亲手埋葬师兄和师父,虽对他们感到抱歉,却不后悔做出这一切。他以为这样,从此许娇就是他一个人的,他们将会幸福地在这块乐土继续生活,没想到到师妹竟然趁他不注意时,跑到师兄坟前自杀。

    “郑华失去所有亲人,他再度孑然一生,转而开始疯狂修道,开启天眼,想闯入地府抢回师妹的魂魄。他整整活到一百五十七岁,鬼差始终没有能力将他拘回,最后他与阎王定下盟约,间王助他鬼修,让他拥有更高强的道法,能在云云众生中寻回他的师妹,并让他随意在阳寿已尽的尸体中获得重生,而他帮助阎王,在阳间办鬼差做不到的事。

    “一年、十年、百年……他始终找不到师妹,直到他在岳云芃身上重生,直到他看到岳云曜。他不知道岳云曜身子里住的是不是乔筝的灵魂,但他狂喜,因为他在、大师兄在,那么小师妹肯定也会在。

    “在小师妹还没遇见岳云曜、还没爱上他之前,郑华唆使皇后害死岳云曜,他以为阻碍已除,只要找到小师妹就能重新圆满他们的爱情。”

    予菲惊愕,原来阿曜的死也有他的手笔?还以为只是皇后娘娘……

    “整整五年,无论他用什么方法都找不到小师妹,他没法子、也没耐心了,不想一等再等,于是他找到灵秋道长收为徒弟,教会他锁魂阵、七煞阵,让灵秋替他养出七个阴胎,他做足准备打算布下引魄阵,将师妹的魂魄带回来。

    “没想到七煞阵竟然为人所破——他很想知道是谁有这个本领,于是他去到吴州城、透过孙老爷,看见他的……小师妹。是的,他认真相信她是他的小师妹,可这个小师妹钻进钱袋子里了,口口声声都要钱,前辈子的她可不是这样的。无妨,歴经过几代交替,人不可能不变,但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是他最宠爱的小师妹。

    “他花一万两银票换得她一声师兄,事情到这里走入圆满,可圆满离他们那么近,却又离他们远去。小师妹好像爱上欧阳曜了,怎么办?弄死他吗?可前世小师妹追随大师兄而亡,如果他再做一次同样的事,师妹会不会再度为情自戕?

    “他没有把握,不敢动作,他想也许多在师妹跟前晃晃,能用真诚感动她,也或许用更多的银两收买……他想过一百种方式,认为也许这辈子自己有机会得到小师妹,直到阎王找上门,告诉他,师妹的魂魄还在世间游荡。

    “陆予菲不是他的小师妹吗?她们长得一模一样,她们都有一身高强法术,她怎么可能不是师妹?郑华想不透,他迫切想要找到答案,然后……他摆出引魄阵,寻来七个阴胎,一魂一魄慢慢地收集,终于,师妹的三魂七魄全数收拢了。

    “她告诉师兄,她这辈子叫做陆予菲,被继姊所害,掉入海里溺毙。所以郑华没看错,陆予菲真的是他的小师妹,而你……是占据师妹身体的一抹灵魂,对吗?”

    岳云芃的故事很长,听得予菲心惊胆颤。

    故事说完,一双漂亮的眼睛紧紧盯住她。她很清楚,在聚合许娇的魂魄之后,他将要做的是什么。

    他会捞出泡在血水中的尸块、会割破她的血管,让她的血与那些血水融合,之后将她摆进木盆里,直到她的血流尽、死亡,然后许娇重新回到身体里。

    马车停下,岳云芃不再对着她温柔微笑,拉起她的手,道:“走吧,从别人手上夺走的东西,早晚要归还的。”

    予菲甩开他的手,企图引阴煞上他的身,但岳云芃不是慧明、也不是灵秋,他是曾歴经数百年的鬼修,她怎会是他的对手?

    微哂,岳云芃道:“小师妹,别在师兄面前班门弄斧,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就算不是,她也不愿意束手就擒,举指在半空中画符,可符还没画出,他笑着出指、东点西点,轻易将她的符篆化去。

    “别浪费力气。”他打横抱起她跳下马车。

    抬眼望去,那是几天前予菲和欧阳曜来过的豪宅,他敲三下门,立刻有人上前打开,将两人迎进去。

    他抱着她快步走到后院的凉亭前,对着坐在里头的许娇说:“师妹,我把人带来了,很快你就可以获得重生。”

    许娇怯怯地看着师兄,点头微笑,飘到予菲面前,绕着她走两圈,说道:“你这个小偷,把身体还给我。”

    “你已经死了,这身体不再是你的。”予菲道。

    “你说的没错,但现在我打算活啦。”她笑咪咪地伸手摸摸予菲的脸,活过那么多辈子,她最喜欢这一世的容貌呢。

    “师兄不会让师妹等太久的。”岳云芃放下予菲,亲手到木盆里把那些尸块捞起来。

    见状,予菲拔腿就跑。

    岳云芃看着她狼狈的身影,噗哧笑出来。

    “师兄,你还不快去追她,要是她跑了怎么办?”

    “她跑不出去的,这院子里有几十个人呢。”他慢条斯理地做着手边的事,半点不着急,只是……心头涌上说不出口的不舍,说不出口的感伤,他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口口声声要着钱,且会对花粉过敏的陆予菲……

    果然,予菲跑没几步就被埋伏在后院的侍卫给挡回来。

    她看看身后的岳云芃,看看身前的侍卫,紧张得几乎喘不过气。

    怎么办?她要是还拥有前世的身手,肯定放手一搏,但眼下法术不及鬼修的岳云芃、武术不及眼前的武人,她进退不得。

    就在被逼得节节退后,回到凉亭时,她深吸气,一个闪身躲进空间里。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中,她消失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连岳云芃也不敢置信,她用隐身术吗?就算她用隐身术也遮挡不住自己的眼睛,那么,人呢?

    他放下尸块,快步走到她消失的地方,从侍卫手中抢过刀剑,到处砍杀。

    但是,没有……她消失了,真的不见了?

    “陆予菲,我知道你在这里,快出来,你不能躲一辈子。”他不断对着空中叫嚣恐吓,口气愤怒。

    躲在空间里的予菲听见了,低声嘟囔。“叫我出去我就出去吗?我就非要躲一辈子,你能奈我何?”

    在旁边逍遥地喝着灵泉的蛟吻捧腹大笑。“你这样子哪里像个大师?”

    予菲叹息,大师啊……那是年代久远的事了……

    欧阳曜从宇文将军那里调走一支百人队伍,因为大理寺传出最新消息,凶手在昨晚又杀死两名孕妇,夺走两个胎儿。

    得到消息——他急忙返家,却听说予菲被岳云芃带走,于是他派人查找他们的下落,得到线索后,调集军队,直往几天前去过的宅院。

    遇神杀神、遇魔斩魔,他才不管里头那个是不是皇子。

    欧阳曜提剑快奔,宋易禾跟在他身后,满面惊讶,这家伙……打仗都没这么拼命。一路砍、一路杀,侍卫哪里敌得了上过战场的军队,更别说欧阳曜这方有人数上的优势。

    欧阳曜用最快的速度冲到后院,冷眼看着亭子里面的岳云芃。

    他高举湛卢,寒声问:“予菲在哪里?”

    “怎么?陈世子家里丢了人?”

    不同他废话,欧阳曜再问:“予菲在哪里?”

    “你搜啊,我也想知道她在哪里。”

    岳云芃想不透,怎么可能转眼就消失不见?他认定予菲施展的是障眼法,但方才他已试过各种破解法,都无法找到她。

    他当然找不到,那是予菲用前世累积的福分换取的灵泉空间,不是法术,更不是障眼法。

    “二皇子以为我不敢动手吗?”

    “既然知道我的身分,相信你不敢轻易动手。”

    眼下皇帝就他这么一个可以继承帝位的皇子,他敢动手,就要有以命易命的打算,重点是……他动手,自己就会死吗?那可不会呀。

    岳云芃带着挑衅的眼光看向他。

    躲在空间里面的予菲听见欧阳曜的声音,立马跳起来。“救星来了,蛟吻,跟我出去吧!”

    他叹气,怎么就跟了这么个没出息的主子,还得有帮手才敢现身?

    无奈归无奈,他还是乖乖跳进予菲手里。

    “曜哥哥,我在这里。”她闪身从空间里跳出来,这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岳云芃和欧阳曜身上,根本没人注意到她从哪里出来。

    看见她,欧阳曜松口气,拉过她问:“没事吗?”

    “没事,我躲得快,要不就要被他放血了。”

    宋易禾抢身上前,急问:“你怎么会惹上二皇子的?”

    没想到予菲大喊。“他不是二皇子,真正的二皇子早在五年前就死了,他是附身在二皇子身上的魔鬼!”

    听她这一说,所有人都惊呆了。

    欧阳曜皱眉,若照她说的,他们……全都是“魔鬼附身”?

    予菲见大家不信,立刻补充。“不相信吗?他为什么要杀那么多女人,还要剖妇人孕肚取胎?他这是要作法,帮更多的人附身啊,如果让他施法成功,往后他可以把地府里的鬼魂

    一个个引到人的身上,到时……国之将亡啊!”

    一张嘴信口雌黄,她夸大再夸大,非要把岳云芃打回地狱才甘愿。

    予菲是谁?那是连皇帝都称赞过的大师啊,被她看过风水、看过相的人,还没有说不准的,皇上喝过她施咒的茶水,龙体立刻安泰康健,而皇后……

    皇后那事儿听说过吧?她说皇后作恶太多,有阴灵跟在身后讨命,果然,皇后就疯啦!报应、肯定是报应,皇后作恶太多,亲生儿子才会被魔鬼附身。

    予菲低声对欧阳曜道:“岳云芃以皇子之身保命,虽然不能杀他,但他身边的女鬼却可以杀。看到那团黑色人形吗?那是他最在乎的女人。”

    “好。”刚应下,欧阳曜举起湛卢飞奔往前。

    眼看他的长剑指的不是自己,而是许娇,岳云芃心头一震,连忙举剑朝他刺去。

    欧阳曜闪身躲开岳云芃的攻击,继续朝黑色的人形砍去。

    欧阳曜武功极佳,岳云芃几次都差点着了道,他知道光凭武功自己胜不了,便施起咒法。

    他口中喃喃念着咒语,一声斥喝。“起!”

    这时,七个方位、七个阴胎同时从泥土里拔地而起,这情景……就算大家都是打过仗的,也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事,有人吓得张嘴说不了话,有人提着剑却连连惊呼着后退。只见予菲举起“蛟吻”,划破中指,在半空中画出五雷符,朝阴胎丢过去。

    砰地、半空中扬起火花,在火花熄灭后,阴胎坠地,再画、再丢,再画、再丢,她将阴胎纷纷打落地面。

    婴儿的啼哭声顿时响彻云霄,百人军队的耳膜震得轰轰作响。

    有反应快的人抢先过去,将掉在地上、早已经干枯的褐色胎尸一劈为二,婴儿的哭声这才渐渐停下来。

    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狂风,吹得军队站不住脚。

    有人被吹飞、撞到屋墙,有人抱紧树干、稳住身子,屋瓦一片片被吹起、掉落,瞬间院子满地狼藉。

    予菲的头发被吹得乱七八糟,掩住眉目,风鼓动她的衣衫,她必须抱紧梁柱才能站稳。而欧阳曜身体周遭却像有一道防护墙似的,头发不飞、衣衫不扬,他稳稳地追杀着许娇。

    岳云芃心急不已,一面念起咒语,一面咬破舌头,从口中喷出一支血箭,朝欧阳曜射去。

    他在等待,等着鲜血落在欧阳曜身上,将他的肌肉慢慢腐蚀。

    只是……怎么可能?他的法术竟然对欧阳曜没用?他也是修炼之人?他的法术比自己更高深?

    欧阳曜无视喷溅在身上的鲜血,一剑剑全往许娇身上招呼。

    予菲看见这一幕,她想捧腹、她想骄傲,原来不是只有她的法术对阿曜没用,就连岳云芃这历经数百年的鬼修,拥有高超法术也弄不了他呀。

    欧阳曜对许娇紧追不放,让岳云芃不得不贴身保护,他必须对付欧阳曜,又必须朝予菲施法。

    “蛟吻,去吧!”予菲娇声斥喝。

    瞬地,弯刀飞到半空中,一只蛟龙从刀身飞出来,散发出金色光芒,光芒照耀处,狂风骤然停止。

    百人军队张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惊得说不出话。

    予菲知道自己的法术远远不及岳云芃,但她并没有停手,她画咒、施法、立结界,终于……许娇的魂魄被逼到角落。

    这时蛟吻缠上岳云芃的腿,欧阳曜趁隙将湛卢朝许娇砍去,岳云芃来不及救她,大喝一声,使尽力气想飞身上前,蛟吻却死死缠住他、不肯放开。

    眼看许娇要在欧阳曜的剑下魂飞魄散,岳云芃心念一起,魂魄脱离躯体,抱住许娇腾地窜上天。

    郑华的魂魄离开,岳云芃的身体瞬间瘫倒在地。

    予菲快步走到欧阳曜身边,对着飘在半空中的郑华说:“你们去吧,重新投胎、重新圆满你们的前世爱情,再不要用这种阴毒的手段屠杀无辜百姓。”

    郑华看着予菲,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而予菲扬眉对上他的眼,半点不惧。

    予菲心知肚明,倘若两人重入轮回,郑华今日做过的事必会一桩桩、一件件记录在阎王爷的生死簿里,到时该如何惩戒,自有老天作主。

    数百年的等待,只差最后一步……郑华不甘心,口中念起咒语,伸手对予菲施法。

    予菲连忙把欧阳曜拉出来当盾牌,真的不是她坏心肠,而是法术对欧阳曜无用,这种情况下,难道有盾牌不用,非要用肉身来挡吗?

    倏地,几个鬼差凭空出现。

    许是知道郑华身怀绝技,鬼差们不敢掉以轻心,他们团团将郑华围在中间。

    “你做的事阎王已经知道,同事一场,我们不想对你动手……安分跟我们走吧。”

    说着手中锁链一扬,他们奈何不了郑华,却能轻易地将许娇锁住。

    “二师兄,救我!”许娇求救地望向郑华。

    还是功亏一篑……郑华垂眉,安抚地望向许娇——柔声道:“不怕,有师兄在,师兄会护着你。”

    没有人看到这幕,但欧阳曜发现半空中出现的黑色人影逐渐消失。

    “解决了吗?”他问。

    “解决了,回去我再把整件事情的经过告诉你。”

    予菲终于松下一口气,把蛟吻收进怀里。

    她整理着思绪,想把事情完完整整告诉欧阳曜,只是……如果他知道皇后是因为岳云芃的唆使才弄死他,其理由不是争夺皇位,而是因为他长得很像前世的大师兄,他会不会觉得很冤?

    “啊!”一声尖叫,众人同时转头看向宋易禾。

    “你、你们看!”他指着躺在地上的岳云芃。

    那是令人无法置信的一幕,像是影片快转般,岳云芃的肉身以最快的速度腐烂、生蛆,没有多久就只剩下一副枯骨。

    所有人全吓坏了,予菲不得不站出来,以大师身分喊话。“没什么好惊讶的,他在五年前就死去,离世五年的尸身本来就长这样。”

    听见她的话,众人对她更加崇拜。

    陆大师啊,你会不会是下一届的国师?

    然后民间的赌盘开一赔十,赌陆予菲将会顺利当国师。

    然后她把自己所有的身家都投进去,赌自己不会当国师。

    然后的然后,她的身家在最短的时间内翻涨十倍。

    五年后。

    予菲看着到处跑的四个儿子,无声叹息。

    她还是很讨厌小屁孩,因为他们不讲道理,因为他们比火星人更火星,但是没办法,亲生的嘛,再不喜欢也得疼。

    谁让欧阳曜那么有战斗力,几下就搞大她的肚子。

    这样很好,这一世的她有丈夫、有孩子,再也不会孤独。

    而她办的善堂越开越大,在大岳朝遍地开花,收养数千名儿童,在有计划的教育培养下,他们早晚会成为国家朝堂的助力。

    义诊的事持续在各地继续,她对皇帝说:“生而为人,有生存的权利,百姓不该因为穷困而失去救治的机会。”

    善堂及义诊让予菲的善名满天下,有许多人排着队想拜她为师。

    但、也得她有空啊,眼看肚子刚消下去、家里刚添新人口,才没多久时间,肚子又肿了起来,在肿肿消消之间,她哪有时间收徒弟,更何况还有四个萝卜头需要教养。

    什么?阿曜帮忙带?

    指望他,还不如指望陈国公呢,他现在可是兵部尚书,眼下没有仗可以打,他还得不时到京畿军队里面帮忙训练……

    对了,现在掌管京畿大营的是宋易禾,他已经从情伤里走出来,娶了一个妻子、生两个小孩,一男一女。他与妻子之间虽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却有着平淡夫妻的幸福。

    在皇后和岳云芃死后,欧阳曜把欧阳羲接回京城,揭露当年狸猫换太子,将真皇子偷出宫门,为皇帝保住一丝血脉的过程。

    父子重逢,自然是感慨万千,欧阳羲也因此正名为岳云羲。

    而皇帝的身体虽然在喝下许多“陆大师施法水”后,健壮许多,却再也没有生下过任何皇子龙孙。

    予菲道:“皇上此生只有三子命,再多的?没啦!”

    这话让皇帝对后宫淡了心思,没天天往女人身上使力,精气神更好上几分。

    欧阳曜亲自负责岳云羲的武功养成,两兄弟天天见面,感情比旁人更好,岳云羲也经常溜出宫往陈国公府跑。

    理由不光是他热爱嫂嫂,还因为他也热爱另一对、常往陈国公府跑的双胞胎姊妹花。欧阳羲说:“我说话算话,等我当皇帝,就立你们当长公主。”

    予念满心欢喜地应了,大喊一声。“羲哥哥!”

    予心却眉目发愁,半天不说话。

    欧阳羲追问,她犹豫片刻后回答。“我不想当长公主,我想做你的妻子。”

    然后欧阳羲笑开怀,笑得像偷吃到鱼的猫,一把抱住予心的腰说:“行,我就让予心当我的皇后。”

    天呐,才几岁就会私订终生了?予菲想着,她没说错吧,小屁孩是很难搞的。

    陆青考过童试、乡试、会试、殿试成了二甲进士,有岳云羲和欧阳曜两个强大的后台在,他被留在京城当个小辟。

    官不大,但他胜在苦干实干,几年下来也做出一番成绩。

    然而,谁都没想到到他会和欧阳夫人……呃、不对,是翠吟姑姑……也不对……总之,陆青竟然和张翠吟看对眼,成了亲,不久后还生下第一个儿子和一对双胞胎儿子。

    陆家一下子多出三个儿子,姥姥可开心啦,成天含颐弄孙,身子越来越健壮。

    而予菲的事业在王叔王婶的努力下蒸蒸日上,养殖场越开越大,养的鸡鸭鹅加海鲜,足够提供周家上下几百个酒铺饭馆所需。

    予菲没把养殖场迁到京城,但每年都会回一趟老家,开蚌取珠、植珠核,并留下足够的灵泉。

    予菲的金色珍珠让周逸夫顺利当上周家家主,这些年呼风唤雨的,都快成为大岳首富。日子顺顺当当的过,予菲活得心满意足,只是,苦恼啊,早知道就不要看、不要想,更不要算,一切顺其自然才不会闹心,偏偏好奇害死猫,她替欧阳曜狠狠地卜了一次卦、算了一回命。

    “孙媳妇,你说真的,阿曜命中真的有七个儿子?”陈国公满目兴奋,控制不住。她叹气、点头,意思是她的肚子还得起伏三回,重点是……怎么生都生不出闺女,厚……

    “好媳妇,你实在太贤慧,阿曜能娶你进门,是陈家最大的福分。”

    她再叹口气,拍拍陈国公的肩膀。“祖父,咱们可不可以打个商量?”

    “什么打商量?这个家,你说了算。”

    “真的吗?那我可不可弄点药给阿曜吞吞?要不、我生孩子很累的。”

    她用的是商量的口吻,可陈国公听完后却立刻凋萎,他、他、他……想要七个曾孙啊,七个曾孙很好、七个曾孙很妙,他以后出门想要七个曾孙列队,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命有多

    好。

    “生孩子确实很累,要不、咱们去把颜家姑娘娶进来,剩下的三个让她来生,你觉得……”

    她没觉得怎样,但陈国公却突然感到毛骨悚然、汗毛一根根竖起,转头,果然……他家孙子正在院子门口瞪他。

    陈国公干笑两声,连忙抱起两个小的、招呼两个大的,扬声道:“走走走,去曾祖父房里,我有芝麻糖。”

    转眼,院子里的小屁孩走得一个不剩。

    欧阳曜走到予菲身边,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来。

    她勾住他的脖子,媚声道:“做啥啊,白日宣yin吗?”

    “我宣yin,从来不管黑夜或白日。”

    突地,她放声大笑,这话说得真实诚。

    确实啊,要不,她能一胎接一胎,下崽子堪比下蛋?

    他把她抱进房里,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

    予菲算了算,有五千六百两。

    “这是林家给的红包,我送两千四百两到善堂,今年那些孩子的冬衣有着落了。”还是老习惯,予菲用从祖师爷爷身上学来的本事赚钱都得送出三成。

    “瞧我这尽心尽力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感激我。”

    “都给你立长生牌位了,还不够感激?”

    “这样啊……这样倒是可以。”她嘻嘻一笑。

    “旁人都感激了,那你要怎么感激我?”

    她装模作样地长叹一声,道:“我感激的方式就这么一千零一式,你不腻吗?”

    欧阳曜笑开,一张俊脸更俊、一双俊眼更俊,在她眼里,他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俊的。

    “不腻,喜欢得紧。”说着,他覆上她的唇,在她身上汲取自己要的幸福泉源。

    幸福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而她愿意为他简单、为他复杂。

    她常想啊,只要两个人能够齐心齐力走下去,那么再大的风雨也困不住他们的爱情。反手圏住他的腰际,她在他唇舌间问:“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他在她唇间回答。“有。”

    “好,那我要说第三千次,阿曜,我爱你。”

    他只需要一次就能牢记她爱他,但他愿意听上三千次、三万次,听得自己胸口那颗心渐渐融化……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气小算仙最新章节 | 福气小算仙全文阅读 | 福气小算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