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咱来和离 第十一章 作者 : 青微

【第八章】

完美回击对方,唐鱼很得意,又忍不住看韩子川表情,想看看他是不是也很难受,毕竟对方是他的心爱之人。

唐鱼想好了,只要韩子川敢替玉娘说一句话她就把今天的事情闹大,到时候藉着这件事逼他和离,哼,看他还敢不答应。

不过她很快就失望了,因为韩子川脸上非但没有心疼,还有些强忍的笑意,他压根没看玉娘一眼,始终盯着自己。

四目相对,唐鱼狠狠瞪他。

韩子川轻咳一声,笑意更浓,却没有打断两个女人的对话。

玉娘泪珠滑落脸颊,她哽咽,忍着心头的剧痛说道:“都是玉娘的错,不该喊你唐小姐,你是子川的夫人,唤你夫人才是应该的,夫人……”

她语气突然急促起来,看样子要站起来。

唐鱼骤然开口,“哎哎哎,有话说话,别站起来,我不喜欢人家居高临下看我,你坐着说,我给你作主,是不是韩子川欺负你了?”

玉娘不尴不尬地坐稳,心头却是松了一口气,她一时想不明白唐鱼的用意,到底是太笨还是故意给自己下套,可这个女人给了自己制造误会的机会她不能放过,干脆不多想直接利用。

“夫人别误会,我和子川之间一直是清白的,我只是心底倾慕子川,可他对我并没有半分男女私情。”

她哭得几乎哽咽,韩子川表情却冷淡。

唐鱼看得兴致盎然,似乎完全不介意,挥挥手大方说道:“别哭了,我帮你作主,这事你也就是经历的少了,哭能改变什么,我才嫁给他三个月,你这样的人已经见了十多个,这算什么,还有带着孩子上门要认爹的。”

玉娘愣住了,这些事她从来没听过,韩子川愣了,四个丫头也都目瞪口呆。

唐鱼一人控制了全场,她笑叹,“其实这事也正常,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常事吗,再说这世道如此,我也只好接受,别管你是妓女还是歌姬,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韩子川口味就是如此,身边来来回回就没一个良家妇女,我唐鱼在这里给你保证,他糟蹋了你们不负责没系,只要你们跟着他的时候只专情于他一人,我就作主纳妾。”

玉娘一喜。

唐鱼又说道:“别先高兴,你身世可得清白点,人也得好,毕竟上次那个滴血认亲的孩子还在府里,娶进来个狠毒的大家都不好过,我只喜欢乖巧可人的。”

“我绝不会做出伤害子川子嗣的事情。”尽管知道有可能是陷阱,玉娘还是忍不住想要抓住这次机会。

“那就好,我看你长得好又温柔体贴,那我作主了,寻个好日子把你们几个都接进府,反正府里地方大,人多也热闹。”

“我们几个……”玉娘有些迟疑。

“那当然,毕竟是妾室,办得太热闹也不好,就你们几个人一起接进来好了。”唐鱼笑意盎然,心里却冷笑。哼,臭男人不是喜欢青楼女子吗,她就把府里给他塞满,反正自己和离书拿到手立刻走人,管他死活。

丹青暗地里发抖,完了完了,小姐真的生气了,这都好几年没看过小姐怒气这么大了。

“好,谢夫人成全。”玉娘头有点晕,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眼前的情况,明明应该是自己装委屈,唐鱼仗势欺人,为什么变成唐鱼上演大度,再看韩子川表情,无奈已经完全不掩饰,可却没有半点不耐烦和恼怒。

玉娘心里突然很凉。

唐鱼说得痛快了,突然站起来,“好了我要走了,你们继续聊。”最后一句话不自觉加重语气,她笑着看男人,“子川,我先走了哦,你们好好聊。”

子川突然皱眉,想伸出手似乎是想抓唐鱼的手,可又被唐鱼的眼神一瞪就没动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唐鱼来得干脆利索,走得风风火火。

主仆五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留下玉娘看着男人不知所措。

子川没心情去顾忌玉娘的想法,他甚至没去看她,反倒低头看脚下。

就在他的鞋上,一个清晰的脚印印在上面,不知道唐鱼使了多大的力气踩他,自己的脚火辣辣的胀疼。

韩子川失笑。

唐鱼上了马车才沉下脸,吓得几个丫头都不敢说话,她不说话车夫也不敢走,就这么停顿了一会她终于开口。

“回去吧。”

“好。”车夫应诺。

等到马车稳稳地跑起来唐鱼表情才好了一点,她掐着掌心。

好,很好,混蛋男人竟然真的没追出来,这一笔她给韩子川记下了!

唐鱼一走房间里温度彷佛又下降许多,只因韩子川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玉娘不自觉站起来,不敢与男人对坐,她知道自己犯了大忌,可想到唐鱼的承诺又忍不住喜悦,只要那个傻瓜能让自己嫁进去,哪怕男人恨自己也没关系。当初韩子川和唐鱼也关系不好不是吗,现在两个人还不是亲亲热热。

只要让她有嫁进去的机会,她就有自信早晚一日能得到男人的心,何况她如今……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让她没办法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哪怕知道刚才的做法会触怒男人也忍不住去做。

只希望唐鱼说的是真的,这是她唯一的自救机会,如果再回到原来的日子,她怕自己真的会忍不住走了绝路。

这些话没办法对韩子川说,只能用眼泪去化解男人的怒气。

可让她意外的是,韩子川并没有发火,只是冷冷看着她,“她已经走了,这戏就别再演了。”

“公子?”

“玉娘,你知道我不是唐鱼。”

“玉娘当然知道,可我知道您没变,一直在关心着我。”

韩子川表情变得很复杂,“不,我关心过的那个玉娘,已经死了。”那位不幸沦落青楼三番两次寻死却没成功,始终高贵文雅的女子在被卖了身子后就没了,哪怕找到她之后,努力让她忘记那些恶梦逃离那里,那位玉娘也已经消失。

话一出口,房间里寂静下来,玉娘神色绝望,“不,她没死。”

她摇头,不肯承认曾经的玉娘死了,也不肯承认韩子川已经变心。不,他没有变心,因为这个男人始终不曾爱过自己。

可他关心自己,在她沦落青楼的日子里屡次伸出援手,他怜悯自己,是那段日子里唯一把她当成普通女子看待的人。

在所有男人都想爬上她床时,只有韩子川对她彬彬有礼……这样的男人,她怎么会不动心。可那时她满心悲愤,恨所有的一切,怎么会想要他的帮助。

关于两人间的往事,传言确实没错,两家却有一些来往,韩子川奉父命寻找玉娘,遇到后有一段日子的确想为她赎身,可那时的玉娘经历破身已经性情大变,不肯离开青楼。

这都是命,韩子川出现得太晚了,被卖出的那夜彻底杀了曾经那个大家闺秀。

玉娘突然闭眼,满脸痛苦,可片刻后又像是变了一个人,媚态横生,“公子,玉娘求您留下我,不然我无路可退,只能求死。”

韩子川面色极冷,“寻死觅活的办法也不是第一次对我用,我上当一次绝不会再有第二次,你最好想清楚。”

“我没有,我没有骗公子的意思,玉娘怎么再敢骗您,是您答应过我,要为我赎身。”

想到上次骗韩子川的事情,玉娘也是出了一身冷汘。那次骗人并非她蓄意妄为,一开始,她只是不能接受唐鱼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所以在打听到韩子川陪着唐鱼回唐家的时候想出一条毒计,只为给唐鱼添堵。

那计策是曾经的官家小姐玉娘绝不会去做的事,可对已经沦落青楼性情大变的花魁玉娘来说,这些阴谋诡计已经成了习惯。

她知道自己没办法阻拦韩子川娶别人,却不甘心抢走自己心爱之人的女子过得开心,所以她利用了韩子川的不忍,也利用了赵成平。赵成平那是城里有名的浪荡子,手段阴毒,别人都说他喜欢强迫女人,可却对玉娘始终温柔,所以她那时候想也不想就利用了赵成平,让自己的婢女带着一把带血的刀去找韩子川。

就说她被赵成平囚禁侮辱,要毁容寻死,大概是姓赵的名声真的太差,韩子川竟然没有怀疑,如她所愿……后来,一切却没有让她满意,开始失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公咱来和离最新章节 | 相公咱来和离全文阅读 | 相公咱来和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