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相公咱来和离 > 第十章

相公咱来和离 第十章 作者 : 青微

    韩子川前脚走,后面就有一个十二三岁模样还没长成的小丫头缩手缩脚跑进来找巧月,让所有人都知道了真相,她是前院服侍的丫头,也是巧月收买的线人。

    自从知道自己要被安排在后院夫人身边的时候巧月就开始做这件事,为了以后能帮着夫人站稳脚跟,顺便也竖立自己的地位,她费了不少心,安排不少间谍,只为了注意前院的动静。自己好不容易成了大丫头,若是前院哪个不要脸想爬上主子床攀高枝的浪蹄子她也能知道,提前作防备。

    唐鱼能被宠爱就是她们这院子所有丫头的底气,主子不上心她们丫头才更要小心谨慎。

    所以这次客人一来那个小丫头就找借口来报信。

    她说:“巧月姐,外面有人找公子,赖着不走非要见主子一面。是个女的,长得妖里妖气的像个狐媚子,两个人坐一辆马车走了,说是要去谈事。”

    话一出口,房间里一片寂静,巧月给了小丫头好处把她送走,几个丫摩拳擦掌,好不容易看到自己的主子开始得宠,绝不能让公子被其它女人勾走。

    巧月大怒,“听到没,那女人妖里妖气,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倒是唐鱼很冷静。

    “夫人,您怎么半点都不担心?”经过相处巧月也熟悉了唐鱼的性子,开始敢说什么话,“要不要奴婢跟过去,去帮您打听清楚到底是谁。”

    唐鱼斜睨她,“我为什么要好奇,与我有什么关系?”

    “小姐你别这么说,姑爷被勾引走了怎么办,你没听说那女人长得像狐媚子,我们去捉她吧,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

    丹青着急,“知道了我们就找大公子去,到时候把她打一顿解气。”

    “人要走拦也拦不住,随便好了,再说我大哥不打女人。”唐鱼站起来,“我累了要去睡,你们都出去吧。”

    “小姐咱们真的不去吗?”

    唐鱼微笑,“不去。”

    难怪爹爹总说岳阳酒楼不是个谈事的好地方,这里太雅又贵,人还多,城里半数有头有脸的人家谈事都来这里,整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多几次也都脸熟。

    所以如果要谈什么私事最好别来这里,一不小心被人看到什么秘密,闲话可会传的到处都是。

    所以唐鱼和丹青几个都想不明白,那女人为什么邀请韩子川来这里,还光明正大地包下了二楼叫风月无边的雅间,孤男寡女加上这么个旖旎暧昧的包厢,这是生怕别人不往歪处想。

    唐鱼这会儿坐在红尘仗剑,也是岳阳酒楼的一间雅间,身边带着四个丫头。

    很巧的是,红尘仗剑与风月无边紧紧挨着。

    此刻她慢悠悠喝着茶,彷佛什么都不在乎,可丫头们就没她这么喜欢伪装,一个个趴在墙上去听隔壁的动静,反正夫人的意思已经透过行为表现的很明显,一开始言之凿凿不想知道那女人是谁,也不会跟出去,可现在还不是坐在这里。

    丹青自觉要为小姐解围,所以坐马车来的路上一直嘀咕要是被人看到就说是我们逼着小姐来的,小姐其实根本不想来。

    几个大丫头连连点头,然后一行人就都出现在红尘仗剑雅间里,贴着墙去听隔壁动静。

    要说这酒楼就是酒楼,别管再好都没自己府里好,盖得再好,名字起得再妙,也只是个酒楼,隔音根本不好。这不,对面说话的人略微激动些,声音高了一点,她们这边就听得八九不离十。

    这边房间安静下来,声音更加明显,风月无边房里正在上演一场好戏。

    玉娘想抱男人没成功,她踉跄两步右手捂胸,彷佛被男人的无情打击得站不稳,“公子,你当真厌恶玉娘了吗?”

    韩子川表情平静,半点情绪也无,“你何事找我?”

    “公子……”玉娘眼泪来得很快,却又强忍着不落下,泫然欲泣的模样出现在倾国倾城的脸上,凡见到的男人都会为之倾倒。

    可惜韩子川是个例外,他淡淡地没什么情绪。

    玉娘哽咽,“子川,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一次可好。”

    “事情都已经过去。”

    男人冷漠的口气让玉娘几欲昏厥,可身子摇摇欲坠就是不倒,她缓步靠近男人,还要试探着不能过度逾越,招来厌恶,“这几月来玉娘对公子日夜思念,几乎不能成眠,可我知道子川身边有了新夫人,新夫人必然不喜玉娘的存在,所以我始终没敢打扰公子,可、可是……子川,玉娘思你太甚,恨不得死去。”

    一个死字说出口,韩子川脸色略微有些变化,他盯着哭得极美的女人,冷冷说道:“你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

    “子川,我……”

    “那日你遣来的人也说你决意寻死保全清白,可你眼下还好好的,我家夫人却躺在床上半个月才醒。”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子川原谅我一可好。”玉娘不想再提这件事,聪慧地岔开话题,“这件事是玉娘最后悔的,公子若真的不肯原谅我,我这就从岳阳酒楼跳下去赔罪可好。”

    韩子川再冷漠也不至于逼人寻死,没有继续深究,“那你不如直说找我何事。”

    “玉娘无事,只是思念公子思念得厉害,这才不顾身分去您府前等着,子川若一日不见我,我就等一日,如果一直不见,我就等一辈子。”

    他这边痛快地放过了女人,红尘仗剑里面却是兵荒马乱,因为听到大消息不小心撞到了花盆的丹青紧张的脸都红了,“哎,我不是故意的。”

    “闭嘴!”巧月也紧张地怕被发现,示意大家都别说话。

    真的是,为什么在这种键时刻停止交谈,继续说呀,这两个人的对话似乎有什么秘密,关键是这秘密还和唐鱼有关。

    几个丫头紧张到不行,唐鱼表情却也变了,这一次她再也无法掩饰自己毫不在意,目光紧紧盯着墙,似乎想穿过那堵墙看透对面的人。

    原来这女子就是玉娘,那个让自己出事的罪魁祸首之一,也是在她醒后完全消失的女人。她醒后一开始是懒得问,反正要和离了,后来是忘了问,反正人消失了,她还以为是自己出事,哥哥频频给韩子川施加压分开了那一对痴男怨女。此刻她又为什么出现?

    寻死,自己生病,原谅……这一切里面到底有什么关联,韩子川和这个女人有什么秘密。

    一连串的疑惑冒出脑海,唐鱼想得都有点头疼,可那边人似乎不想再谈这个事情,没了声音,她也没机会再听下去。

    很快唐鱼就知道了没声音的原因了,因为门外传来韩子川和店小二的对话,他声音很冷静,“红尘仗剑里面也有客人?”

    小二早被丹青嘱咐过不能乱说,可看韩子川锐利的眼神又吓得不行,垂垂开口,“有、有的。”

    “是谁?”

    “就是几个普通客人。”

    “去敲门送酒一壶,说是我请的。”

    “公子别为难小的,人家、人家未必要喝酒。”

    店小二有点顶不住,就在他几乎要落荒而逃的时候,红尘仗剑的房门倏然被打开,唐鱼没好气地走出来,身后跟着低头弯腰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的几个丫头。

    她斜睨男人,“别为难小二,想说什么干脆点。”

    韩子川的神色在片刻间就软下来,透出几分哭笑不得,“以后若想跟踪人就少用些香粉,你身上的味道与别人都不同。”

    “谁跟踪你了,哼!”唐鱼瞪他,“再说本姑娘从来不用香粉,这味道是天生的。”

    韩子川蓦地笑了,“很好闻。”

    玉娘没想到自己会在此刻见到唐鱼,尽避她并没有见过这个让她嫉得发疯的女人,可看到她与韩子川并肩走进来的时候就明白了对方的身分。难怪刚才男人在听到隔壁动静后突然离开,原来是因为她。

    她和自己想象中实在有些不同,她听说过关于唐鱼倾慕韩子川的传闻,也知道他们当初成婚其中部份是因为这个女人逼迫的,自然也听说她为了讨好男人努力让自己温柔贤淑,可眼前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她漂亮,却不是大家闺秀的温婉,唐鱼的美很有攻击性,再加上那双顾盼生辉灵动的眸子,眼前的唐鱼张扬自信的美让她瞬间有点愣神。

    玉娘一直有点瞧不起唐鱼,并没有把这个女人当作对手。一个不懂感情只会硬来的小丫头有什么本事,可此刻她意识到自己错了,眼下她大刺刺地走进来,还时不时地瞪向男人,可韩子川却没恼怒,眼神还透露着宠溺。

    她的美是最少见的那种,并非不能吸引到男人。起码此刻韩子川的眼睛里就只有她,哪怕隐藏得再深还是被混迹青楼阅人无数的玉娘看透。

    自己的美是武器,可她从来不敢仗着美貌横行,流落青楼后,她明白的第一个道理就是红颜易老。所以面对所有男人都温柔体贴,把眼泪当武器。可唐鱼不同,她的美是横行霸道的,在哪里都耀眼,无法忽视这一刻,玉娘的嫉妡达到从未有过的浓烈。

    可她越是嫉越要收敛起自己的心思,更要显示柔弱,这是她多年在青楼学的,所以唐鱼进来之后,玉娘下意识就泪盈于眶,怯生生瞧着她,“子川,这位姑娘是……”

    子川两个字一出口,房间里温度瞬间下降许多。

    韩子川锐利眸光射向玉娘,却又碍于唐鱼在侧不能多说什么,“这是我的妻子。”

    “啊!”玉娘一脸被抓菱在床的惊慌,“原来是夫人,玉娘不知道夫人在这里,真的很对不起。”

    韩子川刚想说什么,可唐鱼却抢先开口,她笑眯眯地,“你对不起我什么了?”

    玉娘没想到她问得这么直接,一时愣住,“我……”

    “说不出来,那就是没对不起我的事,那这个道歉我就不收下了。”唐鱼优哉游哉地寻了凳子坐下,“你们都不坐,不累吗?”

    韩子川眼底里有点笑意,又在唐鱼瞪过来的时候收起,寻了她旁边坐下,“好。”

    不同于唐鱼的平静,四个丫头如临大敌,看样子只要唐鱼一声令下她们就能冲上去生吃了玉娘。

    玉娘喜欢处于劣势,经验告诉她,自己越可怜,男人越心疼,可这次她失策了。

    看着对面坐在一起的男女,她知道自己装委屈没用,只能也坐下,“玉娘失礼了。”不想把话题岔开,她努力想制造她与韩子川之间的误会,柔声说道:“方才不知唐小姐早在隔壁,没请你过来,请小姐见谅,我和子川……韩公子之间什么事也没有,你不要误会。”

    她刻意改了称呼,唤了唐鱼为唐小姐。

    唐鱼不傻,可她也不喜欢吃亏的感觉,所以满脸得意的笑容,“我真喜欢你,好久没听人喊我唐小姐了,听着真舒服,在府里她们都是夫人、夫人地喊,听着都烦,韩子川倒是喊我鱼儿,可听着腻歪,也没意思,还是唐小姐听着亲切,真是的,一个韩子川夫人的身分很稀罕吗,总要这么提醒我嫁给了他,真没劲。”

    玉娘心头剧痛,像是被千万根针扎住。

    唐鱼好狠,这个女人故意这样说,不就是嘲笑自己永远坐不上这个位置吗?玉娘有些想哭,上天曾经给了她一切,却又生生夺去,她曾经比唐鱼还幸运、骄傲,如今却是云泥之别。

    沦为青楼女子,这辈子都不会有大家公子娶她为妻。别管对方多么爱她,一个妾室的位置就已经是妄想。她曾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也没想过独占韩子川,只要一个爱妾的位置足以,可此刻听到唐鱼云淡风轻的口气,还是心痛得想死。

    玉娘再也没办法掩饰痛苦,脸上露出痕迹。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公咱来和离最新章节 | 相公咱来和离全文阅读 | 相公咱来和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