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郡主 第二章 烤鸡牵起的缘分 作者 : 莳萝

愈往山里走,树上的蝉鸣鸟叫与蛰伏在草丛里那些不知名的夏虫的叫声就愈响亮,宋婧灵停下脚步,欣赏森林里的大自然欢乐颂,凉风迎面吹拂的同时,也将她一身暑气扫去,她忍不住舒服的大口深呼吸。

现在虽是盛夏,但清风带来阵阵舒爽的凉意,让人感觉十分舒适,等身上热气散去,宋婧灵要抬脚继续走时,隐隐约约听到潺潺流水的声音。

难怪吹来的清风带着一丝丝的凉意,看来这附近有溪水。她循着水声走去,果不其然,有条在太阳下闪闪发亮的蜿蜒小溪。

野菜找了半天没找着,又忘了带水,干脆先到溪边喝口水解渴再来想法子,看是要继续找野菜还是抓点溪鱼螃蟹虾子,她记得螃蟹虾子这类都躲在石缝中,只要她动作轻点,应是能抓到的,对了,还要编个篓子,放在溪水中静待一段时间,也可以抓到一些鱼虾的。

她拔了生长在溪边的不知名长条草叶,随手编了两个一大一小、上窄下宽的草篓子,将大的放在溪水中用石头稍微固定,便拎着小的在水中寻找起溪虾或是螃蟹的踪影。

约莫两刻钟后,宋婧灵直起腰仰颈吁了口长气,自己腰间挂着的这个小草篓子里已经有不少的螃蟹跟溪虾。看着里头这些虾子跟螃蟹,她突然庆幸自己学生时期有被闺蜜拖去报名参加野外求生夏令营了。

当时闺蜜的理由是什么要预防哪天一不小心穿越到农家女身上,所以要先学会这些野外求生技巧,重点是知道怎么用木柴生火,就不怕饿死。其中有一堂课就是教他们如何编草篓子和抓鱼虾螃蟹,还好她没将这一门技巧给忘了,否则现在真的要饿肚子了。

当时她还嘲笑闺蜜穿越剧中毒太深,结果……唉,反正现在她是很感激闺蜜硬将她拖去参加夏令营的,让她学会怎么生火、怎么捕鱼虾,只是当时夏令营怎么就没有教他们认识野菜呢!

就在她忍不住感叹时,迎风飘来阵阵的烤肉香气,她忍不住嗅了嗅,暗忖,好香啊,是谁在烤肉?这诱人的香气让她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干扁的肚子也很配合的咕噜了两声,她有些生无可恋的抚着自己干巴巴的肚皮。

“我可以教妳怎么捕捉猎物,届时妳就可以吃上烤野鸡、烤野兔了。”

白儒的声音突然又在她耳边响起,把她吓得不轻,差点跌坐在水里,要不是眼捷手快赶忙扶住一旁的大石,这下肯定弄得一身湿。

她摸了下额头上的疤痕,看着飘在半空中的白儒,怒斥,“你闭嘴,跟只阿飘一样神出鬼没,给我滚远一点,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白儒一脸委屈的瞅着她,“什么阿飘,我是鬼,本来就用飘的啊,何况我还是一只千年老鬼。”

或许因为知道白儒没恶意,宋婧灵的态度也随意了起来,她被白儒的话噎了下,嘴角抽了抽,不耐烦的搧了搧,“你快消失,不要来烦我!”

真是讨厌,跟白儒这只老鬼抬杠间她感觉肚子又更饿了。

好香啊,肉肉肉,她多久没吃肉了?何况她穿越过来后根本没吃过一天饱饭!

受不了诱惑的她下意识循着烤肉的香气,沿着不断往小溪下游飘香的上游走,拨开茂密的层层草丛,总算在溪边一处空旷的地方看到一只正架在火上烤的鸡,可周围并没有人。

盯着那只油亮亮又香气诱人的烤鸡,她忍不住又咽了咽口水,朝四周喊了下,“有人吗?有人吗?”

喊了半天没有人应声,她本想问看看这烤鸡的主人愿不愿意让她用草篓子里的溪虾跟螃蟹换一只鸡腿,结果半天都没有人出声。

她早上没吃饭就出门,更别说家里早就揭不开锅,这香味馋得她肚皮直打鼓,既然烤鸡的主人不在,烤鸡再烤下去就太老了,她只能发挥日行一善精神,帮忙吃了这烤鸡,否则好好一只烤鸡烤成黑炭多可惜,糟蹋粮食会遭雷劈的。

前世她当法医后因为常常解剖尸体,几乎不碰肉类了,加上穿越后靠村人救济度日,能分她一口吃的就不错,还妄想吃什么肉,因此当她吃到第一口肉时,激动得几乎掉泪。

天啊,好好吃,是肉耶,肉,她怀念的肉,她彷佛有两辈子没有吃肉了,好怀念啊!

老天爷啊,这烤鸡也太好吃了,简直让她停不下手,顾不得烫,一口接一口。

转眼间那只诱人的烤鸡已经被她吃掉一大半,只剩下鸡头、鸡脖子、鸡爪。宋婧灵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这么能吃,可以吃下一整只鸡,除了那些没有肉的地方,其余的几乎被她吃得一乾二净,就剩下骨头架子。

宋婧灵继续啃着鸡脖子,只要是有肉的地方都不放过,边啃着鸡脖子嘴里边咕哝着,“好好吃、好好吃……”

陆宁宇愕然的看着蹲在火堆前,大快朵颐他烤的烤鸡的姑娘——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过是去探查了下,他的烤鸡就被这个瘦得跟个骷髅架子一样的姑娘给吃得一乾二净?

连鸡脚都啃干净后,宋婧灵这才终于感觉到饱了,忍不住打了个饱嗝,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畔的油渍,就在她抬手准备用手背擦拭吃得满是油光的嘴巴时,好像瞄到一个墨绿色身影,她眼角抽了抽,老天,那个,该不会就是这烤鸡的主人吧……

她嘴角抖着抖着,侧过头满脸尴尬的看着那个已经朝她走来,穿着利落墨绿短打,尽管发型有些凌乱,却掩盖不住一张充满英气、过分好看的脸庞,手上还提着两只野鸡,身形高大挺拔的男子。

她头皮发麻的咬了咬下唇,指着那只剩下骨头架子的烤鸡,嗫嚅地问道:“这烤鸡……是大爷你的?”

“没错。”陆宁宇点点下颚。

被烤鸡的主人抓个现行,宋婧灵满脸纠结尴尬,不知该怎么道歉,“呃,我吃了你的烤鸡……”

“我看到了。”他平静无波的脸庞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我肚子饿,又发现这只烤鸡,我方才喊了又没人回话,所以……没有忍住,很抱歉……”她用力咽了下口水吞下所有尴尬,厚脸皮的继续说:“我知道我吃了你的烤鸡是我不对,不过我这是在做善事。”

“做善事?”

“你知道的,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吃不饱,你的烤鸡一直放在火上烤,等你回来烤鸡都烤焦了,肯定也不能吃了,你一定会把它丢了,为了避免你浪费食物,我才发挥日行一善的精神,帮你把它吃了,你不用太感谢我。”

陆宁宇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宋婧灵,这个姑娘脸皮还真不是普通的厚,未经他同意吃了他的东西,还一副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日行一善,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他真是长见识了!

“所以,妳觉得我应该感谢妳这么为我着想?”他狭长的冷眸射出一记寒光,沉声反问。

“呃……”他眼神锐利得就像两把利刃,要将她身上的肉片下来做涮涮锅,好恐怖!

宋婧灵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低下头嗫嚅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未经你的允许偷吃了你的食物,我实在是因为肚子太饿,而且我从未尝过肉味,就想尝尝看肉的滋味……”

“没尝过肉味?”再怎么穷苦的人家过年时也还是能吃上一块肉的,就算没有肉也有肉末或是油渣子,陆宁宇实在不太相信。

“是的,我自小在尼姑庵长大,因此没有尝过肉味,半个月前尼姑庵失火,师太跟师姊们不幸葬身火海,我因为住得远所以逃过一劫,休养了大半个月才能下床,这阵子都是靠村人们接济的,现在身体已经好了,就上山来采野菜,然后闻到你的烤鸡香味……因为从来没有尝过肉味,所以……对不起……”

她学着电视上的悲情演员,把自己说得好不可怜,不忘挤出两滴眼泪博取同情,末了还跪在满是石头的地上向他道歉。

尼姑庵发生大火,只有一名俗家弟子获救这事陆宁宇是知道的,没有想到就是她,也怪可怜的。不过就是一只烤鸡,没必要跟一个可怜的姑娘计较,且那烤鸡只是他用来做做样子的,吃了就吃了,反正等他回来那烤焦的鸡也是会被他丢了的,倒不如给她吃。

不过,他也挺佩服她,这般瘦小纤细的身形竟然能够一口气啃光一整只烤鸡。

“妳起来吧,妳虽然做错了事,但也不要随便向人下跪,即使是女子,也要有自己的自尊与骨气。”

“这位大爷,谢谢你、谢谢你!”她喜出望外地看着他,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放过她,还告诉她姑娘家也要有自己的骨气跟自尊,想来是个好人,于是边连声道谢边站起身。

“妳从未尝过肉味?”

“是的。”她用力点头,以为他不相信她说的,连忙举手做发誓状,“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大爷你不相信可以到村子里问。”

“不用。”他将手上提的一只野鸡丢到她脚边,“给妳带回去吃。”

宋婧灵瞪大眼看着脚边这只色彩斑斓的野鸡,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给我?真的?!”想再次确定他说的是真还假。

不管是什么肉,对生活在偏乡山村里的百姓来说,只有在过年时才能吃上一次,就算是猎户,猎到的肉也是要卖钱的,这位大爷竟然将这只鸡免费送她,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我从不说假话。”

“不,我的意思是……你难道不将这野鸡拿到镇上去卖吗?”

“不用,这只是我用来充饥的食物。”猎户的身分只是个幌子,这些日子他若是吃厌了野味,也会随手将自己猎到的猎物丢到路过的某户人家的院子。

想来这位猛男帅哥不是靠打猎维生,这样她就放心多了。她看向他手上另外一只野鸡,察觉他似乎兴趣缺缺的样子,灵机一动,问道:“这位大爷,你是不是已经吃腻了烤肉?”

“怎么,有什么问题?”

“不如,你把你手上那只野鸡也交给我,我用不同的法子来烤,既简单方便,烤出来的肉还又香又嫩。”

“不同的法子?”

“是的,你吃过后保证爱上,这样你以后就多了另一种吃法。”

陆宁宇二话不说将剩下的这只野鸡丢到她脚边,同时将腰上挂的皮袋子跟一把小匕首一起丢给她,“这里头有盐,那把匕首是我用来料理野味的。”

“好,我肯定做出你一吃就会上瘾的烤鸡。”

“我一个时辰后再过来。”陆宁宇随**代了句便转身离去。

一吃就会上瘾的烤鸡?这个姑娘还真是大言不惭,难道她方才说的话都忘了吗?她这辈子可是没尝过肉味的,那又如何会料理肉?

“好,到时候应该也可以吃了。”宋婧灵没发现自己的破绽,在他身后大声说道。

这两只野鸡她打算做成叫化鸡,她小时候看的《射雕英雄传》里黄蓉曾做过叫化鸡,书中对这道菜的叙述是“鸡毛随泥而落,鸡肉白嫩,浓香扑鼻”,也因为这叫化鸡,郭靖学会了洪七公独步天下的降龙十八掌,可见这道菜非常好吃,当时她就十分向往,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可以试试。

虽然现代也有类似叫化鸡的菜,但在现代不拔鸡毛直接裹泥,她想恐怕没有几个人敢吃,穿越到这里倒是可以来试试最原汁原味的作法。

其实她觉得叫化鸡有些像土窑鸡,只是土窑鸡包裹鸡只的材料是铝箔纸,在台湾乡村,冬天作物都收割完进入休耕期,就会有人举办焢窑活动,让大家体验野炊的乐趣。

在空旷的农地上用土块堆栈出一座塔状的窑,中间空心好放柴火烧烤,等把土块彻彻底底烧得焦红,就放进准备好的食物,大部分都是鸡只、鸡蛋、地瓜等等。

用铝箔纸或是湿报纸包裹好食材后放进烧得焦红的土窑里,再把土窑弄塌盖住所有食材,再盖上一些土防止热气跑掉,还要记得夯实,否则温度一降低,里头有些食物可能会半生不熟,而若是放鸡只进去闷熟,那就是土窑鸡了。

高中时她有幸体验了一次这种野炊的乐趣,真的很有趣,闷烤出来的食物没有过多的调味,只有食材的原汁原味,浓郁单纯,香甜又好吃。

她找了根粗木棍将方才的篝火坑再稍微挖大些,又添了木柴让火烧得更旺,并迭了些土块围着篝火好保温,这才把野鸡身上漂亮又色彩斑斓的羽毛拔下来,打算带回去做装饰。

接着她准备挖泥土加水调成黏稠的泥浆,便提着野鸡到溪边处理,运气不错,她眼尖的发现溪边不远处的一株腐木上有一些可食用的菇类,虽然野菜她不认识,但可食用的菇类她还是认得的。

她一口气将这些菇类全摘了,清洗过后洒点盐,一起塞进处理好的鸡肚子里,再将泥浆涂到野鸡身上,等两只野鸡都均匀的裹上泥浆后就丢进篝火坑里。

看着篝火坑里的两只叫化鸡,她突然想到自己方才在溪里忙了大半晌抓到的溪虾螃蟹,还有她放在溪中的那个草篓子里头应该也有鱼了吧?

“不用怀疑,妳那草篓子里有几条鱼还满大的。”

白儒的声音传进她耳里,她眼尾抽了抽,很想骂他可不可以不要神出鬼没得像个鬼一样,又猛然想起白儒本来就是鬼,还是只千年老鬼,话在嘴里转了两圈就吞下去了。

摸了下额头的疤痕找准位置狠狠瞪他一眼,宋婧灵便往自己放草篓子的地方走去,不想理会这个阴魂不散的老鬼。

片刻后她将草篓子取回,又割了几片野姜花叶子,将那几尾溪鱼跟虾蟹处理好,抹上一些盐,然后用野姜花叶子包好,外头同样裹了泥浆,放到篝火坑中,接着用烧热的土块盖好。

等待的时间,她回到溪边附近闲晃,看还能不能找到一些可以吃的东西。

好吃的东西没发现,倒让她发现了不少的笔头草。笔头草又名木贼,可疏散风热,治角膜云翳,多用于目赤翳障多泪,利尿,清热,消炎,可治疗关节炎、骨骼疾病、支气管炎、心血管疾病等,还可减少出血和加速烧烫伤的痊愈。

笔头草生长在水边的沙壤或黏土等半阴湿的地方,既然这里有笔头草,沿着溪畔走应该还有不少,也不知道药铺收不收?如果肯收,那她就可以藉此小赚一笔。

想了下,宋婧灵决定先采些回去,明天到镇上的药铺问问就知道了。

她埋头将这附近的笔头草都采了,直到一股隐隐约约的香气顺着风飘来,才停下动作。闻着香气,叫化鸡应该已经熟了,她扭头看了眼背后已经满到不能再满的竹篓,这才放弃继续采草。正准备回到篝火处,她却在站起来的瞬间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

忽地,她的身体被人一拽,有些耳熟的浑厚男性嗓音传来——

“妳没事吧?”

宋婧灵用力眨了眨眼睛,待那股晕眩感退去,才摇头道:“没事,我蹲在地上太久,起身太急,谢谢你拉住我,不然我恐怕得摔倒了。”

心头暗忖了句,吼,金灵儿这副身子实在太差了,就蹲这么一点时间,站起来竟然会头昏眼花,要不是送她野鸡的帅哥大爷扶住她,现在她恐怕摔得鼻青脸肿了,看来她得先彻底调养好身体才行。

“妳不要觉得我唐突便行。”陆宁宇确定她已恢复,这才退开,与她保持三步的距离避嫌。

“怎么会,我还要谢谢你及时扶住我,我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诱人的香气隐隐约约传来,她指着不远处的篝火,“好香,你有闻到吗?我想鸡应该已经烤好了,我们过去看看吧。”她率先往篝火的方向走去。

陆宁宇有些不解的看着只剩下零星火星子的土堆,什么也没看到,更别提看到烤鸡,但却有阵阵的烤鸡香气飘出,这个小姑娘究竟把鸡放到哪里烤了?埋起来了吗?

只见她拿了一根粗木棍往冒着烟的土堆里挖,不一会儿挖出了一个泥团,这让陆宁宇眉头不由得拧起,狐疑的看着那个被火烤得漆黑焦红的结实泥团。

“妳可别跟我说,这就是妳说的烤鸡。”用泥土包着,能吃吗?

宋婧灵继续挖出另外一个泥团,现在正值夏日,天气本来就炎热,又待在火堆旁,一下子便满头大汗。她卷着衣袖擦拭额头上冒出的热汗,朝他比个赞,“没错,这样子闷烤出来的烤鸡就叫叫化鸡!”

“叫化鸡?”这下子陆宁宇那对英气的眉宇蹙得更紧了。

“大爷,你可别因为它叫叫化鸡就鄙视它,这叫化鸡可好吃了,你吃了后保证你会恨不得将舌头吞下去。会叫这名字是因为它是一个叫化子无意间做出来的吃食,所以才叫叫化鸡。”看到他眉头拧起,宋婧灵赶紧解释。

“是吗?”看着那团冒烟的泥团,他真的很怀疑,这泥巴烤出来的鸡肉,真的会如她所说的好吃?

“你不信,我敲开给你看。”她拨拉过一个泥团,用石头敲了敲,再用两根小树枝当成筷子,将还冒着烟的干泥剥去,鸡毛也随着剥落的干泥一起扯落。

不一会儿,一整只味道香浓扑鼻、油亮白嫩的烤鸡出现在两人面前,让陆宁宇心底有不小的震撼,他自认吃过不少大江南北的美食,连宫中的御膳也没少吃,却从来没有吃过一道用泥巴烤出来、叫叫化鸡的菜。

宋婧灵拿过洗好的野姜花叶子铺在一颗大石上,将整只已经去毛的叫化鸡放在上头,又把烤好的鱼跟虾蟹也摆放好,朝他招招手,“好了,大爷,你快过来尝尝看,保证你一吃就上瘾,说不定连舌头都吞下了。”

他收敛有些小小震撼的心神,点头,走了过去。

“大爷,这些溪虾鱼蟹是我刚刚抓的,你也尝尝,还有鸡肚子里我放了菇类一起闷烤,你搭配着吃,有肉有菜对身体才健康,你放心,这些菇类是无毒的。”她一边说一边将那只还未敲开的叫化鸡用她随手编的草绳绑了起来。

一个陌生的姑娘竟然会提醒他注意饮食、关心他的身体健康,这倒是让他有些诧异。

“我知道了。”光闻这气味就让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时间不早,那我先回去了,我还要赶回去处理这些草药。”她背起竹篓子、提起叫化鸡,“大爷,我走了,还有今天真的很感激你。”她朝他挥了挥手后,开心的带着自己的烤鸡离去。

陆宁宇嘴角微勾露出难得的笑容,看了眼她消失在草丛后的纤细身影,开始品尝起这别具一格的叫化鸡,果然如她所形容的恨不得将舌头也一起吞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品郡主最新章节 | 医品郡主全文阅读 | 医品郡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