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郡主 第一章 大白天活见鬼 作者 : 莳萝

月色清华,夜色如墨,山腰上一座古色古香的尼姑庵突然间爆出熊熊火光,一眨眼,百年古剎便被狰狞恐怖的烈焰吞噬。

尼姑庵后方其中一间火势较小的小院门板突然被用力撞开,一名姑娘用着最后的气力,跌跌撞撞地冲出浓烟密布的院子,在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空气后便昏了过去……

三日后,宋婧灵看着稻草铺就而成的天花板,四面用黄土砖砌成的泥墙,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每每看到周遭的一切她就有想再死一次的心,此刻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她堂堂一个法医,平日看得最多的就是推理小说跟刑事案件改编的电视剧,最不爱看的就是那些情啊爱啊,不切实际天马行空,回到古代跟王爷贝勒谈场风花雪月恋爱的穿越小说和电视剧,可现在竟然让她碰上了穿越事件,她想哭都哭不出来。

可恶!会碰上穿越这种乌龙鸟事,都怪那个女鬼,根本就是恩将仇报!

上个月她解剖了一具凶杀案女尸,靠着她解剖后的资料和分析,帮忙侦破了这件案子。

她自小就有灵异体质,常常会看到灵体,小时候不懂,看到时常常会大哭,于是奶奶便请一位法力高强的师父将她的能力封了。不过当她开始从事法医工作,就不时会听到由她负责验尸的死者在耳边跟她说话,或者是梦到死者。

自然死亡没有冤情的死者,她通常不会梦到,会梦到的大部分都是有冤情的。这些鬼魂会跟她说他们是如何身亡好让她协助破案,或是来跟她道谢,感激她的解剖为他们申冤。

可是上个月的那个女鬼说要送她一份大礼,却是让她的方向盘失灵,眼睁睁看着失速的大卡车撞上她,然后发生大爆炸,接着她就穿越到这个从未在历史上出现的璃靖国,成了一个被尼姑养大、叫金灵儿的十六岁姑娘。

从金灵儿的记忆中得知,她是京城广义侯家的嫡长女,出生时老广义侯重病,几房少爷接连发生意外,金老夫人四处求神问卜,最后一名道士铁口直断,广义侯府会祸事不断的原因,就是因为金灵儿这个刚出生不久的女娃,她命中带煞,上克长辈下克兄弟姊妹,左克邻居右克亲朋好友,就是一个衰星克星灾星。

灾星入门,要是让金灵儿继续留在侯府定会家破人亡,金老夫人大怒,最后决定将金灵儿送进尼姑庵从此不闻不问。

宋婧灵想了几天怎么也想不透为何会穿越到金灵儿身上,将整个前因后果理顺了之后,她想最有可能的原因应该是跟爆炸有关系。

这尼姑庵会爆炸起火是因为已经近一个月没有下雨十分干燥,而大殿油灯里的油当天下午才刚全部添加过,整个沉闷的大殿充满油气,加上为了粉刷墙壁,大殿中堆了不少泥灰,当小尼姑摸黑拿火石准备点燃熄灭的油灯时,不小心踢翻了装在袋子中的灰泥,是以点火的瞬间,那些油气和粉尘就引发了爆炸。

金灵儿十二岁后便住到尼姑庵后面的其中一间小院,没有跟尼姑们继续一起住在庵里,不过很不幸的,她虽然没被大火烧成焦尸,却在睡梦中被浓烟呛死了。

暗夜大火很快引起附近村人们的注意,纷纷赶来救火,他们发现倒在外头的金灵儿,遂赶紧将她抬到安全的地方,完全不知宋婧灵已经穿越到了金灵儿身上。

这场大火一直燃烧到翌日清晨,除了一片焦土和仍冒着烟的废墟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而除了尼姑庵那些不幸被火烧死的尼姑对自小看到大的金灵儿比较熟悉,村人们对只见过几面的她其实并不熟悉,因此金灵儿的芯子成了宋婧灵,也不会有人发现异样,让宋婧灵安心了不少。

京城,皇宫。

御书房里气氛凝重,坐在龙案后的皇帝目眦尽裂的看着手中刚接到的线报,从他微瞇的眼眸不时流泄出的冷戾寒光,便可知道此刻他的心情非常不好,且接近暴怒边缘。

陆宁宇面无表情,目光平视前方,不去揣摩皇帝现在的心情,或是猜测哪个大臣又上了什么会让皇帝大怒的奏折,就只是沉默地待在原处。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皇帝重拍龙案,“啪”的一声,将御书房里当值的小太监给吓得哆嗦了下,连忙退了两步,避免自己成为皇帝愤怒下的牺牲品。

皇帝怒喝一声,“混账!”

“皇上息怒,龙体要紧。”一旁的心腹富公公连忙向前一步安抚盛怒的皇帝。

“息怒,叫朕怎么息怒?这掺了铅的假铜币跟银子充斥,严重影响财政民生,你叫朕怎么息怒!”皇帝朝着富公公怒咆。

“皇上,正如您说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出这私铸假币的地方以及主谋加以严惩,这才有办法力挽狂澜,否则再这样下去我国财政民生真会大乱。”富公公连忙安抚皇帝,“这不也是皇上您找陆统领进宫的原因吗?”

皇帝怒哼了声,没好气瞪他一眼,“哼,你这老小子,年纪一把了,脑子倒还很好使,动得挺快的!”

富公公低眉顺眼奉承一番,“是皇上您体恤奴才,常赏奴才那些补脑的好药材,奴才这脑子才能动得快。”

皇帝敛下所有怒气,严肃地看着进入御书房已经有一会儿的陆宁宇,“宁宇,你知道今天朕找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微臣不知,还请皇上明示。”陆宁宇抱拳恭敬说道。

“朕要你前往琅琊山秘密调查两件事,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皇帝目光炯炯看着他。

“皇上请吩咐。”

皇帝将刚接到的线报交给一旁的富公公,示意他拿给陆宁宇过目。“最近几日朕不断接到有大量假币流通的奏折,方才又接到辛慕雪给朕的线报,据说有人在琅琊山上私铸假币。他那些产业也收到不少假币,急得跳脚,你应该清楚他手中那些产业对朕的重要性,朕要你亲自前往调查,一网打尽。

“另外这件事也很重要,你一定要仔细调查,那便是失踪六年的辰妃和当年还在她腹中的皇子,可能流落到琅琊山附近的城镇,你循线追查假币的同时,一并寻找他们母子。”

“辰妃?”陆宁宇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皇帝,惊见皇帝脸上闪过一抹而逝的痛楚。

“是的,你也知道,六年前朕御驾亲征时,辰妃所住的紫宸宫发生大火,怀有身孕的辰妃跟若干的宫人全烧死在里头,但近日富贵从一个将死的老宫人口中得到一个消息—— 辰妃并未死在那场大火之中,大火发生当下,辰妃被紫辰宫里的一名太监救出,那太监护着辰妃从连接宫外的水道出逃,如今隐姓埋名流落民间。

“救辰妃出宫的太监他老家就在琅琊山下,我不放心派他人前去调查此事,朕只信任你,只有你亲自前去调查朕才能放心。”皇帝定定的看着他。

当年他御驾亲征清罗国却受困屠龙坡,是这个名满京城的小恶霸、京城第一纨裤、忠国公家的宝贝金蛋陆宁宇,跟牛犊子一样什么都不怕,单枪匹马闯进战区将他救回,并且领军杀回清罗国。清罗国从此成为璃靖国的属地,自此之后他对陆宁宇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有着无比的信任。

陆宁宇淡然地看着皇帝那平静无波的脸庞,却从皇帝锐利的眼眸中看到难掩的伤恸,更有一丝愤恨的怒火,顿时了解皇帝为何会将这任务交给他。

辰妃与当年还是太子的皇帝在一场诗会中一见钟情,遗憾的是,辰妃家世不高,皇帝费了一番功夫才让先皇同意他迎娶辰妃进东宫为侧妃。

而先皇同意的先决条件便是要当时还是太子的皇帝同时迎娶右相卢士诚的嫡长女为太子妃,也就是现在的卢皇后。

皇帝当年对辰妃这心上人十分宠爱,即使新婚之夜也是在她的新房里度过,并未踏进太子妃房里。

堂堂右相嫡长女刚嫁进东宫成为太子妃就独守空闺成为京城笑柄,卢皇后就此怨恨上了辰妃,但在东宫时辰妃因为有皇帝的护佑,她不敢明目张胆找辰妃麻烦,只能表面上维持好形象,私下耍些不入流的手段。

等皇帝登基,他对辰妃的宠爱依旧不减,卢皇后对辰妃只能继续隐忍,或是借他人之手算计辰妃,无法亲自动手是她最恨的事。因此当皇帝出征不在宫中,将朝政委托给左右相时,朝官管不到后宫,整个后宫就是卢皇后天下,更是下手的好机会,她终于不再隐忍。

等皇帝御驾亲征两个月左右,就接到宫中传来的消息—— 紫宸宫大火,辰妃命丧火海。皇帝差点疯掉,也才有后面受困屠龙坡这事。

紫宸宫大火究竟是不是卢皇后下的毒手,至今六年过去依旧是个谜,不,应该说大家心知肚明是谁下令放火烧死宸妃,但没有证据,卢皇后更将自己摘得一乾二净,身上没有任何一丝疑点,加上强大的母族在背后支撑她,皇帝即使想为宸妃母子报仇也没有办法。

陆宁宇将前因后果想了一番,体会到皇帝的心情,旋即抱拳躬身领命,“微臣遵旨。”

穿越到金灵儿身上的宋婧灵经过这一阵子的调养,终于恢复健康,不再走两步就像要断气一样的喘个不停,也比较适应古代生活的节奏,今天,她决定走进后面的大山寻找食物。

大火后一些同情她遭遇的村人们纷纷送给她一些粮食,只是村人的家境都不是很好,也没有太多的粮食可以继续接济她,她再不出门寻找食物恐怕就要饿死在这里了。

宋婧灵对着水缸里的倒影用手整理了下一头长发,让自己看起来整齐一些,然后背起放在门边那个破旧的竹篓子,带着一把生锈的柴刀出门。

她从那些来探望她的村人口中得知,这村子叫山西村,位在琅琊山下的西边,琅琊山位在三个州中间,也因此成了三不管地带,她之前住的尼姑庵就在琅琊山的山腰上。

因为尼姑庵整个烧毁,连带旁边那片树林也烧掉一大片,而她现在住的屋子是以前用来关做错事情的小尼姑们禁闭的,距离尼姑庵有些距离才没有被烧毁。

加上这里的村人防火工作做得很好,每年都会集体上山开辟防火道,以防发生森林大火将整片林子烧光,所以那天那场暗夜大火才会只烧掉尼姑庵旁边的那片树林。

她住的地方有些偏僻,若要到山上找食物,就必须先经过她现在住的小屋下方那户人家,绕上一大段路从另一边过去,才有办法沿着小径上山。

虽然麻烦,但走这段路就当作散步好了,反正身体也好多了。宋婧灵便不疾不徐的朝通往后山的小径走去。这算是她穿越以来第一次去后山,对眼前的一切感觉很新奇,随手采了朵野花边走边哼歌,心情好得不要不要。

古代的生活步调比较悠闲慢活,工作那么久她从未好好休个长假,现在穿越了,身心灵倒是整个放松下来。

就在她四处张望时,忽地看到不远处水潭边的草丛里走出几只水鸭,隐约间好像还看到里头有几只水鸭坐在草堆上,不一会儿也跟着走出来了。

该不会那几只水鸭正在孵蛋吧,如果是这样就有鸭蛋吃了,鸭子她抓不到,鸭蛋应该捡得到才是。

她扒开有她半个人高的草丛,蹑手蹑脚的往水鸭刚离开的草丛走去,果不其然,她发现了三窝鸭蛋。每一窝都有六七个蛋,她拿起其中一个,还是温的,应该是刚下的蛋,她小心翼翼从每一个窝里捡了三颗蛋,剩下的就留着让鸭妈妈们继续孵。

一出门就有收获这真是个好兆头,相信今天会大丰收的!

捡完鸭蛋,宋婧灵开心的哼着歌继续往后山的方向走,她刚弯进村人自行开辟的菜园旁边的小路,有一对母子正好从菜园里提着菜走出来,她愣了下,发现是陈氏母子。

从金灵儿的记忆中得知,陈氏母子也住在尼姑庵附近,他们也是个可怜的,尤其是陈氏五岁的儿子阿离。阿离脸上有个黑色大胎记很是吓人,没有同年龄的孩子敢跟他玩,十分孤单,村人们又都认为是陈氏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报应到孩子身上,因此没什么人肯跟他们打交道,就怕被他们连累。

陈氏跟阿离被村人排挤,孤儿寡母的生活又十分困苦,只能种些青菜果腹。

金灵儿虽然也相信因果报应,不过她没有因为那些流言而避着陈氏母子,偶尔会跟阿离说说话,或是偷偷拿尼姑们做的或是信众留下来的糕点给阿离吃。

“灵儿姊姊。”阿离一看到她便松开母亲的手开心朝她跑来,“太好了,妳没事了,我想去看妳,可是娘说妳受伤了还在休养,不准我去打扰妳,妳好点了没有?”

“阿离,谢谢你的关心,我好得差不多了。”她蹲下身子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阿离。

“真的?”

“当然,要不是好得差不多,我怎么会出门呢?你说对不对。”她摸着阿离粉嫩的脸颊笑咪咪的要他放心。

阿离用力的点着头,“嗯。”

“灵儿姑娘,妳身体好些了吗?”陈氏提着一个装得满满的菜篮有些吃力的走过来。

“陈婶子,我好多了,我想到山上去摘些野菜。”

“好多了就好,对了,要是妳不嫌弃,这些菜妳拿回去煮。”陈氏自菜篮里拿出一些青菜要给她。

“不了,陈婶子,我自己去山上采点野菜就成,这些菜妳拿回去跟阿离一起吃。”据她所知,他们母子就只靠着这菜园的蔬菜生活,她可不敢从他们手里抢口粮。

“灵儿姑娘,妳是跟婶子见外吗?”陈氏露出难过的表情。

“当然不是,婶子我怎么会跟妳见外?我拿便是。”她放下竹篓子接过青菜,打算放进去,看到里头的鸭蛋时拍了下头,“瞧我这记性,怎么转头就忘了?阿离,来来,你瞧我捡到什么好东西?”她兴奋的从里头拿出五颗鸭蛋,“来,这鸭蛋给你跟婶子吃,快放到篮子里去。”

“这怎么可以?灵儿姑娘,我可不是为了跟妳交换才……”陈氏连忙尴尬地拒绝。

“婶子,妳拿着吧,这也是我刚捡的,妳拿回去煮了跟阿离一起吃,阿离这孩子正在长身子也需要营养。”她看阿离不敢收下鸭蛋,索性将鸭蛋直接放到陈氏的菜篮里。“婶子,阿离要是瘦了,我可舍不得。”说着,还不忘摸摸阿离的脸颊。她有些心疼的看着阿离,要是这张可爱的小脸没有这一大片的黑色胎记,应该是个人见人爱的可爱小孩。

“他这不是胎记唷,是娘胎带出来的毒素。”

忽地,她的耳边传来一记幽幽的声音,宋婧灵怔愣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妳可以救他,帮他消除毒素,否则这孩子活不过六岁。”

那深幽的声音继续在她耳边响起,这下真的把她吓了一跳,眼角微微抽了两下,不动声色的左右瞄着。

她刚刚听到什么?是鬼在说话?还说阿离活不过六岁,她应该没有听错吧?

她大白天见鬼了,听见鬼在说话?!不是吧,别跟她说她的灵异体质也跟着她一起穿越了,不然怎么会听到鬼说话?

“妳现在这样是看不到我的,只能听到我说话,但妳摸一下额头上的疤痕,就可以在一段时间内看到我了。”

额头?她下意识摸了摸额头上一小块因为被火星喷到造成的水滴状疤痕,蓦地,她看到一个身穿白袍、年纪不小的鬼魂就蹲在阿离身边,摆出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瞧着她笑。

大白天见鬼,说没有吓到是骗人的,但她仍立马当作没有看到,将陈氏给她的青菜放好,摸摸阿离的头,“陈婶子,妳这些青菜我就不客气收下了,那些鸭蛋是我刚捡的,不花我一毛钱,妳也别客气就收下吧,我还赶着上山,不跟你们多聊了。阿离,等姊姊事情都忙完就过去找你玩。”她拧拧阿离的一边脸颊,对他们母子挥挥手,往山上走去。

未经开发的古代山林里物产丰富,只要认识植物种类,肯定可以满载而归,然而要是遇上一个葱跟蒜都分不清的人,即使可口的野菜在面前也会把它当野草,偏偏宋婧灵就是这种人。

宋婧灵进山走了半天,看到满山遍野的绿色植物,就是不知道哪一种是野菜、哪一种是野草,唯一认识的只有草药,她转了半天没有找到食物,不过却采了不少草药。

能采到那些草药,还得拜当年选修中医之赐,要不是上过认识草药的课,她脑子里记了不少,这儿的草药又跟她所学的一样,她今天连草药也采不到。

“喂,我说妳这个姑娘怎么这么没有礼貌?我都跟妳说话说了大半天,妳一句话也不回答,不觉得失礼吗?”

那只鬼又飘到宋婧灵眼前,跟她喳喳呼呼叨念个不停,她依旧采取不理会的态度,装作没看到白袍鬼,转头继续翻动草丛,找寻野菜或是药材。

“我说妳这个从未来飘来的小姑娘,妳的老师是这么教妳的吗?”

白袍鬼正想好好训训她,没想到他刚开口,宋婧灵又无视他转身离去,继续翻动草丛。

“欸,我说妳这姑娘怎么这样咧……嗯,妳是不是在找野菜?”方才好像有听到她说要上山摘野菜。

宋婧灵继续无视这只跟在她身边飘啊飘的白袍鬼,心里暗忖,大白天出门撞鬼也太倒霉了,看来得去找间庙宇请里头的师父帮她把这异能封了。

“我说宋婧灵啊,妳是不是在找野菜,妳不认识野菜吼,我可以教妳认识野菜,告诉妳山里哪些植物是可以吃的,还可以教妳认识更多药材还有医术。”

这只白袍鬼像个唠叨的老头一样,不断在她耳边碎碎念。

宋婧灵猛地停下脚步,凶狠的瞪住他,“你给我老实说,你为何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甚至知道我真正的名字,你一直缠着我是不是想要抓我交替,你给我老实说!”

乖乖不得了,她记得她从未透露过她的身家数据,这只白袍鬼却知道,也太诡异了吧!万一她穿越者的身分曝光,她不分分钟被烧死啊?比起再死一次,宋婧灵就一点都不害怕这个鬼了,何况她本能察觉,白袍鬼对她似乎没有恶意。

“冤枉啊,我对妳哪里能有什么目的,我抓妳交替做什么,我不做那没格调的事!”白袍鬼瞪大眼,一脸惊骇模样的看着她。

“不是要抓交替,那你一直缠着我做什么?”她才不相信他的鬼话连篇。

白袍鬼飘到她面前,一脸和蔼可亲的自我介绍起来,“我真的不是来抓交替的,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儒,我会找上妳是因为任务需要。”

“任务,你该不会是干掉了白无常取代他的地位,需要勾人回地府做任务吧?”

“不是不是,我对白无常的位置没有兴趣,我来找妳是有事要妳帮忙。”白儒赶紧解释。

“有事要我帮忙,帮什么忙?”她都穿越到这里了鬼还要找她帮忙?“你死不瞑目要我帮你开棺验尸吗?”

“我的尸体现在恐怕连骨头都找不到了,还开棺验尸呢。”

“那我想不出来你要找我帮你什么忙,要我烧纸钱给你也没办法,我现在是个穷人。”

“我不要妳烧纸钱给我,我找妳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这姑娘可以不要乱插话吗,害他都讲不到重点。

“那你究竟要我帮你什么?”

“是这样的,我生前是个救人无数的大夫,死后还欠缺一点功德便可以升天当神仙,好不容易阎王开恩让我到凡间来找妳帮助我,只要妳愿意将自己救人的功德给我,我累积到足够功德就可以升天。”

“这就是你缠着我的目的?”

白儒点着头,一脸期待的望着她,“妳会帮我对吧!”

“我拒绝!”她很无情的直接拒绝转身走人。

疯了,她最讨厌的就是当医生,穿越了还要她当大夫,她才不干!前世她出生在医生世家,可她十分喜欢烹饪,本想到法国攻读烹饪学校,却被逼着去考医学院当医生。

被逼着当了医生的她,十分讨厌跟病人及家属打交道,于是她在当了一年的总医师后就跑去考法医,反正都有个医,只是改跟尸体打交道罢了,也算是对家族沉默的抗议,现在穿越了还要她重操旧业,傻了不成!

“喂,妳别走啊,宋婧灵,妳听我说啊……”白儒连忙追她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品郡主最新章节 | 医品郡主全文阅读 | 医品郡主TXT下载